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61 所以你要始乱终弃?

    沈存希看到宋依诺忽然朝他扑过来,心里还在欢喜她怎么突然间这么热情。随即他就感觉不对,她的神情不对劲,那是惊恐到极致。乃至整张俏脸都有点微微的扭曲。

    他顺着她的视线抬头望去,墙砖如雪花般坠落,速度极快,转眼即至。

    他脸色大变,一股巨大的冲力,将他推出去。眼看着锋锐的墙砖就要砸在那纤弱的身体上,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大掌牢牢扣住她的腰身,将她用力一转,严丝合缝的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墙砖砸在他背上,他痛得闷哼一声。抱着她就地滚了几个圈,才停下来。

    那端墙砖陆续砸落下来。工架上站着的工人看着下面一连串的变化,吓得愣住,半晌才反应过来,失声惊呼:“快来人,出事了,有人被砸伤了。”

    严城从临时搭建的工棚里冲出来,看见沈存希和宋依诺躺在地上,呼吸都要停止了,他拔腿就往那边奔去。

    宋依诺牢牢地闭着眼睛,右边手臂上一股麻痛袭来,瞬间疼得没了知觉。耳边传来“啪啪”的巨响以及一声轻微的闷哼。她连忙睁开眼睛,一阵天眩地转,她被人牢牢地护在怀里。在地上滚了几圈。

    停下来时,她趴在一副温暖的胸膛上,她连忙睁开眼睛,映入眼睑的是一张惨白的俊颜,他咬合着牙关,双目紧闭,额上冷汗密布。她连忙从他身上翻下来,颤抖地握住他的大掌,“沈存希,沈存希,你怎么样了?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

    宋依诺说这话绝对没有诅咒他的意思,她本来是想推开他的,结果他却为了保护她而出事,这让她良心怎么过意得去?

    严城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见沈存希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他连忙拿手机拨打120,打完120,他才蹲下来,轻声喊道:“沈总,沈总,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工人们听说工地上砸伤了人,都跑了过来,将沈存希团团围住,沈存希这辈子从来没有英雄救美救得这么狼狈过,透过微掀的眼睑看到那么多人将他团团围住,再加上掌中柔若无骨的小手,以及她那句“你死了我怎么办”,他决定装晕到底,省得丢人!

    120救护车很快到了,沈存希被人抬上了救护车,他后背上的白衬衣被鲜血染红,显得触目惊心。医生对他们说:“允许一位家属跟车,谁跟?”

    严城要留下来封锁消息,沈存希受伤,还是在自家工地受伤,这消息传出去,股市会受到很大的冲击,他对宋依诺道:“宋小姐,沈总就交给你了。”

    宋依诺愣愣地,随即明白了什么,她点了点头,“严秘书,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守着他等你来。”

    120救护车呼啸着离去了,严城神情严肃,立即着手调查这起事故的原因,然后严令工人们禁止谈论今天的事。

    救护车里,沈存希背部被墙砖砸伤,他趴在简易担架床上,硌得浑身的骨头都在叫嚣。医生拿剪刀剪掉他后背上的衬衣,轻轻揭开一角,衬衣下,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血液凝固的速度很快,布料粘在了伤口上,医生一扯,沈存希疼得额上青筋直跳,他闷哼一声,幽幽“醒转”。

    宋依诺坐在旁边,听到他的闷哼声,再看他后背上的伤,她眼眶湿热,连忙道:“医生,医生,你轻点儿,你弄疼他了。”

    医生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美女,你没看见他伤得这么重,不把布料弄下来,伤口感染是要出人命的。”

    宋依诺被他抢白得脸一阵青一阵白,沈存希伸手过去,柔声安抚:“我没事,不要打扰医生处理伤口。”

    宋依诺连忙握住他的手,心里愧疚不安,“对不起,沈存希,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

    一根手指贴在她唇边,堵住她未出口的自责,沈存希冲她微笑,温柔道:“不要紧,只要你没受伤就好。”

    宋依诺潸然泪下,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温柔?他知不知道,他这样很容易让她动心?可是她不能再动心了,不能再爱了。

    接下来的沈存希,唇边的笑意缓缓被僵硬所取代。处理伤口时所产生的痛苦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他咬紧牙关,痛得快要晕过去。

    宋依诺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看他疼得直皱眉,她就一个劲的说:“医生,你轻点儿,他很疼,你轻点啊。”

    她柔软的声音里夹杂着紧张与心疼,像四月的春风和煦而温柔,沈存希望着她,心里想着,能留她一时温存的目光,就算是被砸死了,他也甘之如饴。

    五年的寻寻觅觅,这一刻,她在身边,就好!

    终于处理好伤口,不仅沈存希疼得出了一身大汗,连医生都是一身大汗,他收拾好医疗器械,斜睨着宋依诺,指了指担架床上闭上眼睛似乎昏睡过去的沈存希,说:“小姑娘,他是你男朋友吧,瞧你紧张得脸都发白了,你一定很爱他吧?”

    宋依诺尴尬地看了一眼沈存希,还好他睡着了,否则她就真的无地自容了,她小声道:“医生,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姐夫。”状团肠血。

    “哦,姐夫啊。”医生的目光显得意味深长起来,“这年头,姐夫和小姨子,是种很敏感的关系啊。”

    宋依诺看见沈存希还牢牢握着她的手,她顿时像被针扎了一般,猛地缩了回去,她无力的辩驳,“我跟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医生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

    救护车驶进医院,沈存希又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所幸只受了外伤,没有伤得内脏。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医生还是建议住院,观察几天。

    宋依诺将沈存希安顿好,拿起住院单子去缴费。这里是c市隐密性最高的私家医院,哪怕是在慌乱中,严城也第一时间将有可能产生的后患杜绝了,沈存希住院的消息,绝对不能流传出去。

    她刚走了两步,手腕就被人握住,一个黑色的皮夹塞进她手里,她怔了一下,说:“我有钱。”

    沈存希沉黑的凤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半晌,他说:“好男人不该让自己的女人受累,去吧。”

    宋依诺耳根子一烫,他现在俨然已经以她的男人自居。手里的钱包,如烫手山芋一般,她将钱包丢在床上,飞快走出去。

    沈存希望着她迅速逃走的背影,凤眸微睑,盯着静静躺在床单上的皮夹,他的神情落寞下来。

    宋依诺排队缴费,轮到她的时候,她把单子递过去,护士打了单,说:“请缴费12880元。”

    宋依诺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说:“多少呢?”

    “12880元,vvip病房一天两千元住院费,医生安排了五天,其余的是检查费、治疗费以及药费。”护士耐心的给她解释费用的产生来源。

    宋依诺眼前一黑,这是抢钱嘛!缴了费出来,她后悔得要命,刚才为什么要逞强说自己付医药费,她的一万三就这么没有了,好心痛!

    宋依诺在走廊上平复了心情,才推开门走进去。她的目光在病房里扫了一圈,没什么特别嘛,跟下面几个人一间的病房相比,就多了一张沙发一个小厨房,居然就要两千块一天。两千块,她都可以去住五星级酒店了。

    她越想越心痛,她三个月不吃不喝,还得业绩好,才能存到一万三,这眨眼就没有了,简直比割肉还让她难受,资本主义简直太黑了!

    沈存希打了破伤风针,昏昏沉沉时,感觉到眼前有人影晃动,他睁开眼睛,目力所及,宋依诺站在床尾,一脸心痛外加咬牙切齿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又能这么近的距离看见她,真好!

    “诺诺,你在想什么?”沈存希伤在背部,上半身没有穿衣服,后背被纱布与绑带缠着,露出结实的胸肌与有力的腹肌。他试着坐起来,一动,就扯到后背的伤口,疼得直吸气。

    宋依诺连忙绕过床尾,来到他身边,见他光着上半身,想扶他,又觉得尴尬,“你别乱动,一会儿伤口绽开,又得重新包扎了。”

    沈存希瞧她诸多顾忌的模样,心里一时来了气,睡都睡过了,她在避嫌什么?他不理她,吃力的想要坐起来。

    宋依诺没办法,只好伸手扶着他的胳臂。他突然松了力气,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她怕他摔到地上,只得伸手搂着他劲瘦的腰,终是无法避免,与他亲密接触。

    沈存希懒洋洋地靠在她左肩上,呼吸里充满她身上幽兰的清香,舒淡好闻,他闭上眼睛,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给了多少钱?”

    “什么?”宋依诺反应不及。

    “医药费。”沈存希思及她刚才的表情,声音里染了笑意。他知道,她20岁嫁给唐佑南后,一直半工半读供自己上完大学,她嫁给唐佑南五年,没有动用唐佑南给她的信用卡里一分钱。

    她是个倔强的女人,更是一个喜欢自力更生的女人,她不愿意用他的钱,是不想欠他的人情。这世上,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

    她,还是想跟他划清界限!

    宋依诺的心思被他看穿,她心里一阵窘然,尴尬的摇头,“其实也没多少,这些年我有存钱的习惯,所以还好啦。”

    瞧她说得勉强,心里只怕在泣血吧,沈存希坏心的想,他伸手从枕头下摸出皮夹,打开拿出一张黑卡,塞到她掌心,“以后用我的卡,这张卡全球通用。”

    宋依诺看着掌心里的卡片,她认得,这就是传说中的全球限量版vip金卡,据说无论走到哪个地方都能用,而且无上限,他就这么给了她,难道不怕她卷卡潜逃吗?

    宋依诺忽然觉得掌心沉甸甸的,她记得某一天,她听宋子矜跟宋夫人抱怨,说沈存希给她的信用卡额度上限每月50万,她很不开心。说明明嫁了个有钱老公,结果这么抠门。

    当时她想,每月50万的额度还嫌少,也真是够了,她知不知道有的人不吃不喝,一年也没一万的收入。虽然对于沈存希这种大财主来说,50万确实与他的身份不符。

    可是他给宋子矜每月50万额度的信用卡,却把象征身份的黑卡给了她,这份用心让她感觉到沉重。她将卡退了回去,“四叔姐夫,我不能……唔……”

    她的唇,忽然被他凉凉的薄唇压住,带着不容抗拒的力度,覆在了她的唇上。不给她任何的思考时间,霸道、蛮横,肆意掠夺。

    宋依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瞳孔微微放大,他的大掌握住她的下巴,另一手紧扣着她的后腰,将她往他怀里按,她甚至感觉到他在啃咬她的唇瓣,带着莫名的偏执与惩罚。

    宋依诺心跳几欲成疯,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招惹到他,他会突然这样对待自己。她的手掌撑在他结实的胸前,没了衣料的阻挡,他的胸肌结实,硬邦邦的,纠集着力量。她想要推开他,却被烫得缩回了手。

    “唔……”宋依诺感到窒息,不受控制的嘤咛了一声。唇上辗压的热度只增不减,新鲜的烟草味道渡进唇齿间,清冽的男性气息瞬间包围了她,她的身体微微战栗起来。

    房间里的温度逐渐飙升,宋依诺喘不过气来,她微微后扬了头,刚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他有力的薄唇再度霸道的覆过来,吞噬了着她的一切。

    几分钟后,他气喘吁吁地放开她,她缺氧似的微张着小嘴,用力呼吸。小嘴红肿,脸颊透着健康的红润,他的额头抵着她的,看着她起伏不定的胸口,他微微笑开,“我说过,叫错一次,就惩罚一次,诺诺,再有下次,时间翻倍!”

    宋依诺想起什么,脸颊爆红,她猛地从床边站起来,逃离他的势力范围之内。捂着红唇,一双丹凤眼警惕地瞪着他,“你……”

    男人心满意足,双手环胸,目光凉凉地盯着她,倒是很想让她多叫错几次,这样他便有借口“惩罚”她。

    宋依诺说不出话来,这个男人从不掩饰他对她的目的,哪怕那天她故意伤他自尊,他依然没有放弃。回想来时路,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他有交集的?

    似乎是唐佑南和宋子矜车震震河里那晚,在警局外面,她失误的吻上他的喉结,从那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开始乱了。

    她抓了抓头发,“沈存希,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子?”

    “这样子?哪样?”沈存希危险的眯起凤眸,明知故问。

    “我知道,那晚我吻了你的喉结,让你产生了误会,但是我说过了,我不是故意的,以后,我们不要再这样了。”宋依诺决定跟他说清楚,他这样的男人是她招惹不起的,越早说清楚越好。

    沈存希眸色幽深,倒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提起在警局外面那意外的一吻,他说:“所以你要始乱终弃?”

    掀桌!

    她什么时候始乱终弃了!!

    宋依诺觉得她没法跟他正常沟通了,否则她会被他气死。她必须冷静一下,想个能说服他的理由,再来跟他沟通,她转身就往病房外走去。

    “你去哪里?”身后忽然传来沈存希的声音。

    宋依诺脚步微顿,却没有停,她说:“我去楼下买点吃的东西还有日用品回来,你伤没有好,不要乱动,好好躺着养伤。”

    沈存希望着说完话,就消失在门后的身影,他唇边的笑肆意扩大,小丫头这是害羞了么?

    -----------------------

    宋依诺走出医院,她回头望着住院部的方向,心乱如麻。只要跟沈存希在一起,他吻她,她非但没有感到排斥,还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去迎合。

    那天在洗手间里,她可以归咎于是被宋夫人下了药,可是刚才呢?刚才她的态度分明就有所松动,否则怎么会任他吻了那么久?

    她捧着发烫的脸颊,宋依诺,你到底着了什么魔?

    宋依诺步下台阶,手机忽然响起来,她心神恍惚,没有看来电显示就顺手接起来了,“喂?”

    “依诺,你在哪里?”手机里传来熟悉的男声,宋依诺怔了怔。这是自那晚的争吵后,唐佑南第一次打电话过来,她差点都忘了他的存在了。

    “你决定在离婚协议书签字了吗?”宋依诺问道,语气很平静,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撕心裂肺了。

    唐佑南站在酒店前的花坛旁,硬生生的折断了一朵开得正好的太阳花,“你一定要这样跟我针锋相对么?”

    宋依诺叹了一声,“那么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话题可聊?佑南,我们之间走到今天这一步,姑且有我的责任,但是你就没有责任吗?离婚吧,也许等我们都心平气和了,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宋依诺,我说过,想离婚,除非我死。”

    “你为什么非得这样?在我想好好跟你过日子时,你不屑一顾,在我彻底绝望的时候,你又百般纠缠不肯放手。你看,我们总是不在一个频道上,为什么就不能好聚好散?”宋依诺不想去怨恨,怪只怪他们没有缘分。

    唐佑南死死攥紧手机,手机的棱角硌得他掌心生疼,他突然问道:“依诺,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你这么绝决的跟我离婚,是不是想跟他在一起?”

    宋依诺大脑一片空白,像是被人点中了死穴,她一动不动。手机从掌心滑落,“啪”一声摔成两半,电池蹦了出来,滚到她脚边,她像是从梦中惊醒,亦是想要掩饰什么,“不是,我没有!”

    唐佑南问完那句话后,静静地等着宋依诺回答。即便妈妈告诉他,那晚宋依诺没跟任何人发生关系,他依然不安。五年了,她都忍了过来,为什么在他回心转意的时候,她却如此绝决的要跟他离婚?

    手机里没传来宋依诺的回答,“嘟嘟”的忙音之后,就被挂断了。唐佑南再打过去,手机已经关机,他气得暴跳如雷。

    宋依诺弯腰捡起手机,将电池装回去后,却怎么也开不了机。她按了一阵,双手无力的垂下去。开了机,她能做什么呢,不管唐佑南如何认为,她要跟他离婚的决心不会变。

    她站起来,抬步往对街的超市里走去。

    宋依诺买好东西回来,刚走到病房外,就听里面传来严城的声音。

    “沈总,你被救护车接走后,我调查了这起事故的原因,工地上明文规定,一次运上去的墙砖不能超过50块,并且必须用竹篓装好,固定在工架上,以防发生事故。像今天这种情况,根本不被允许。我觉得不对劲,就派人去叫那位工人过来问话,结果人不见了。我一问包工头才知,那个人是临时工,昨天才来上工的,沈总,我怀疑这起事故,不是单纯的意外,而是有人想谋害你。”

    宋依诺听到“谋害”两个字,手一抖,手中的袋子掉落在地上,发出声音来。

    严城看了沈存希一眼,迅速走过来拉开门,就看到宋依诺呆呆站在门外,一脸的受到惊吓,“宋小姐?”

    宋依诺这才回过神来,她捡起地上的东西递给严城,朝他勉强笑了笑,“既然你们有事要谈,我待会儿再过来。”

    严城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传来沈存希低沉的声音,“你进来,不用回避!”

    严城心里微微诧异,沈总对宋小姐的信任,似乎已经超出了男女情爱。他接过袋子,往旁边让了让,“宋小姐,进来吧。”

    宋依诺本来想离开,这虽然算不上商业机密,但是到底关系到沈存希的身家性命。她不想跟他牵扯不清,但是此刻,她却有点骑虎难下。

    沈存希坐在床上,凤眸沉沉地盯着她,宋依诺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了。她拿回严城手里的袋子,说:“你们继续谈吧,我去把东西放好。”

    她转身走进洗手间,新买的毛巾需要清洗一下,还有给沈存希买的牙刷牙膏,以及剃须刀和须后水,需要放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

    洗手间里传来潺潺的水声,沈存希示意严城继续,“沈总,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想应该从桐城调两名保镖过来,贴身保护你。”

    “不用这么紧张,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现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就是调一百个保镖也无际于事,他们要下手,总会找到机会。”沈存希倒不似严城那么凝重,神态反而很轻松。

    “沈总,除了你回国那年被人暗算后,五年了,这是第一次,如果不加以重视,我担心对方会更加嚣张。”严城不安道。

    “这件事我会看着办,不用太担心。他们会贸然出手,一定是狗急跳墙了,你叫人盯牢一点就好。”沈存希淡淡道,思及五年前,他的目光忍不住飘向洗手间,那里人影晃动,他无声轻笑。

    命运之手实在很奇妙,谁又能知道,五年后,他们会以这样的身份重逢?

    严城见沈存希不听劝,心里着急,却又拿他没办法。他望着他,见他看着洗手间方向无声轻笑,他忽然明白,沈存希不愿让保镖跟着他,是不想打扰到他和宋小姐独处吧。

    宋依诺出来的时候,严城已经走了,沈存希坐在床上看文件。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床前,在他脸上形成淡薄的光影,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变得更加深刻。

    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抬起头来,笑得很是自得,“这么看着我,是不是很喜欢?”

    宋依诺堪堪移开视线,俏脸一阵发烫,抿着嘴说:“不喜欢!”

    沈存希的俊脸瞬间黑沉下来,朝她勾了勾手指头,声音沉沉,命令道:“过来!”

    “不过去!”她又不傻,这一过去,他指不定对她做什么。有了前车之鉴,她还是离他远点。

    “不要让我说第三次。”沈存希凤眸微眯,作势要从床上下来,宋依诺吓得转身往门边跑,刚跑了两步,就听身后传来一声痛吟,她脚步猛地一滞,转过身去,就见他疼得俊脸皱成一团。

    她一下子紧张起来,连忙跑到病床边,着急的吼他,“都说了让你别乱动了,你偏偏不听话,伤口很疼吗?是不是又扯开了,我去叫医生。”

    她的手腕突然被一只灼热的大掌拽住,她转回身去,就看到他眉目间染着笑意,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还说不喜欢,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说罢,他低头在她手指上轻咬了一口,酥酥痒痒的,她全身都麻痹了。

    她急忙要缩回手去,脸上像染了胭脂一样。沈存希却不放手,手腕用力,她吃疼,被他轻易地拉坐在病床上,他笑意盈盈地盯着她,“都买了些什么?”

    宋依诺不敢与他对视,怕被他一眼就看穿她急于掩饰的心思,她垂下头,视线落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他的手指很长,指甲修剪得十分漂亮,牢牢覆盖着她的手背,将她的小手包裹在其中。

    她的手用了力,想要挣开,他也蓄了力,执着得不肯放。她眉心微蹙,右肩传来热辣辣的痛意,她恼怒地抬头,却听他说:“你再乱动,我就吻你了。”

    她的心跳漏跳了一拍,知道他言出必行,她不敢再乱动,又觉得他们这样很尴尬,应该说点什么来缓解,然后她就想到他刚才的问题,她如数家珍道:“给你买了新毛巾,还有牙刷牙膏,后来看到剃须刀打折,又买了剃须刀和须后水。我闻过的,须后水的味道跟你用的那一款,很相近,你应该用得惯。”

    听她柔柔的数着这些,他的心竟前所未有的满足,此刻的他们,俨然像一对寻常夫妻,和睦融洽。

    “没用我的卡?”沈存希哑声问道。

    宋依诺想过用他的卡,但是后来合计时,没有多少钱,她总觉得拿黑卡太大材小用,就没用,“钱不多,我付的现。”

    沈存希将下巴搁在她肩头,感觉她浑身轻颤了一下,他以为她是害羞,他轻声道:“下次,就算钱不多,也不要用自己的。”

    宋依诺不着痕迹的挪了挪肩,想了想,没有拒绝,“嗯,总会有机会的。”

    沈存希沉默了一瞬,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她:“我的须后水味道很好闻?你很喜欢?”

    “……”宋依诺。

    --------------------

    宋依诺等沈存希睡着了,她才起身去护士站,刚才去超市的时候,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她才发现她右肩被砸伤了,大概是痛麻木了,她一直都没有发现。

    护士给她处理伤口时,上面的血迹已经凝固了,她今天穿的黑色t恤,所以谁都没有发现。护士给她处理好伤口,叮嘱她伤口不要碰到水,然后让她明天来换药。

    她从护士站出来,就看到严城站在走廊上,严城看她捂着右肩,诧异道:“宋小姐,你受伤了?”

    宋依诺没有瞒他,“嗯,擦破了一点皮,不碍事的,你别告诉他。”其实不只擦伤了一点皮,墙砖尖锐的棱角砸在肩膀上,砸了很大一个口子,所幸没有伤到骨头。

    严城知道她嘴里的“他”指的是谁,沈总受伤住院到现在也有六七个小时了,她东奔西跑的,居然连自己受伤了都不知道,他点了点头,说:“宋小姐,我送你回去。”

    这家私家医院与她住的酒店刚好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她本来不想让严城送,但是严城坚持,他的固执与他老板不相上下,最后她只能妥协。

    车厢里很安静,宋依诺坐在副驾驶座上,偏头望着窗外。c市很大,霓虹灯五光十色,夜景非常漂亮。她回过头来,望着严城,“严秘书,你刚才说有人要谋害四叔姐夫,他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严城看了她一眼,又注视着前面路况,“是以前的旧仇,安分了五年,现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生意上的敌人?”宋依诺知道,有些商业竞争并非良性竞争,重则是会杀人放火的。

    “不是。”严城显然有所顾忌,并没有多说。

    宋依诺见状,便也不再多问,知道有人对沈存希不利,她的心不由得不安起来,想到今天那些墙砖若砸在他头上,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宋小姐,你不用担心,沈总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严城瞧她担心的样子,忍不住安慰道。

    “每次?这种事他到底经历过几次?”

    严城自知失言,他说:“就一次,五年前,他被人暗算过,不过最后没什么事,就是……”

    “就是什么?”宋依诺追问。

    严城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说:“差点被人踢断命根子。”

    宋依诺:“……”

    难怪沈存希不能人道,原来真是被人伤了,可他为什么说是被一只小猫伤的?

    严城将宋依诺送回酒店,车停在路边,他目送她进了酒店,才开车驶离。

    宋依诺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酒店,刚进了旋转玻璃门,手腕就被人狠狠拽住,她抬起头,对上一双喷火的黑眸,唐佑南犹如困兽一般,厉声质问:“宋依诺,刚才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就是那个让你不顾一切跟我离婚的男人吗?”

    宋依诺心惊了惊,她没想到唐佑南会追来c市,听到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质问,她心里升起一股愠怒,“唐佑南,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是不是他?你说话啊!”唐佑南用力捏着她的手腕,似乎要将她的腕骨捏碎。

    宋依诺拧紧眉毛,心里觉得悲凉,一个人的心到底要被伤成什么样,才会真正变得铁石心肠?“唐佑南,如果我说是他,你是不是就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唐佑南气疯了,他双手罩在她肩头,像一头被激怒的狂狮,恨不得将她撕碎,“你承认了?你终于承认了是吗?”

    他的手刚好落在她的伤口上,宋依诺疼得直吸气,感觉伤口处一片湿濡,应该是鲜血涌了出来。她记得刚才的护士给她处理伤口时,还问她:“这么深的伤口,你不疼吗?”

    她不是疼,是疼麻木了。这会儿,她却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不仅是肩头上的,还有心上的。

    唐佑南感觉到掌心被一股温热的液体浸湿,他连忙拿开手,明亮的灯光下,他掌心一片刺目的血红,他瞳孔一阵紧缩,他错愕地看着她,“你受伤了?”

    宋依诺疼得脸色发白,她退后一步,手臂上有液体滑落下来,她偏头看了一眼,不甚在意道:“你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唐佑南上前一步,拦住她的去路,“该死的,你受伤了,你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我送你去医院。”

    宋依诺忍耐着脾气,说:“不用,我自己会处理。”

    “依诺,不要跟我赌气,就算是法官给人定罪,也会给犯人一个上诉的机会,你不能就这样判了我的死刑,让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唐佑南声音里夹着着几分哀求。

    宋依诺看着这样的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叹了一声,不想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她转身往酒店外走去。

    唐佑南见状,知道她心软了,他心里一喜,急忙跟了上去。

    医院里,唐佑南跑前跑后,缴费拿药,表现得像个体贴的丈夫。宋依诺看见他这样,心里更是闷生生的疼。哪怕是一个月前,他这样对待她,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绝决。

    宋依诺重新上了药出来,唐佑南手里多了一个袋子,一个知名女装牌子,他将袋子递给她,“依诺,去换上吧,医生说了,你这几天最好不要穿t恤,以免穿脱衣服时碰到伤口。”

    宋依诺接过去,问道:“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唐佑南无奈地看着她,“依诺,你一定要跟我分得这么清吗?就算是朋友,你也不会这样伤对方的心不是吗?”

    宋依诺攥紧袋子,无声的转身,去了洗手间换衣服。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唐佑南正倚在对面的墙壁上,看着地面发呆。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抬起头来,咧着嘴笑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一时间,他与记忆里乐观开朗的大男孩重叠。

    那年夏天,学校组织采风,没想到天气突变,他们遭遇了泥石流。她和宋子矜同时被泥石流冲走,爸爸妈妈却枉顾她的性命,把宋子矜救起。

    绝望的时候,她被人轻轻托起,那人在她耳边说:“同学,你要振作,打起精神,我们一定会脱离险境。”

    那时候她已经意识模样,睁开眼睛,却看不清眼前的人长什么模样,只有他乐观的话语一再激励着她。后来她醒来,问了很多人,才知道救她的人是名大学生,刚好跟他同学去那里游玩。

    她找到他时,他头上缠着绷带,躺在病床上看书。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他整个人都融进了光晕里。看到她走进去,他笑得十分开心,他的笑容比窗外的阳光更温暖,他说:“你没事了吧,能下床了吗?怎么不好好躺着?”

    语气里有责怪,对她来说,却无疑是天簌,因为她有很久很久,没被人这样关怀过了。她僵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他,这么多年孤寂的心,却在那一刹那怦然心动。

    她一直记得他当时的笑容,记得他当时说过的话。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他曾给过她的温暖,成为长久以来支撑她坚持下去的力量。

    这些年来,哪怕再艰难,哪怕他再可恨,她都没想过要放弃他,可现在,又是为什么,她撑不下去了。

    唐佑南见她定定地望着自己,他挑了挑眉,“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宋依诺收回目光,她摇了摇头,“没有,走吧。”

    唐佑南狐疑地望着她,刚才那一瞬间,他似乎在她眼里看到了一抹似曾相识的东西,但是仅一瞬间,便又封闭在那双冷漠的眸子后面。

    然而就是这么一刹那,却让他明白,她心里还有他。

    走出医院,夜风拂面,带走了白天的炎热,唐佑南单手搁在西裤口袋里,偏头看着静静走在他身侧的宋依诺。白色衬衣,牛仔七分裤,头发扎起来束在脑后,随着她的步伐一甩一甩的,夜色里,她的身影看起来格外单薄。

    一路相顾无言,快到酒店外面时,唐佑南忽然道:“你肩上的伤怎么来的?”

    宋依诺怔了怔,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关心,第一次没有与他针锋相对,她淡淡道:“去工地的时候不小心伤的。”

    “工地?”唐佑南诧异地看着她,“我听说博翼要与业之峰公开竞争四叔投资的那个项目,你来c市出差,就是为了那个项目?”

    “对,李总把这个案子交给我了,要我全力以赴。”宋依诺点了点头。

    唐佑南皱眉,“博翼集团里那么多首席设计师,李总怎么会把这个项目交给你?”

    宋依诺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怎么就不能交给我了?你认为我没有这个能力?”

    “我不是这个意思,依诺,我只是想说,你身为唐太太,并不缺钱花,为什么不能试着依靠我一点,偏偏要出去外面抛头露面呢?”唐佑南不喜欢她在外面工作,受累不说,还会被人说他唐佑南养不活老婆,要老婆出去赚钱。

    “依靠你吗?那我早就饿死了。”宋依诺冷笑一声,刚才在医院里莫名对他产生的那抹不忍,顷刻间荡然无存。她转身,大步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