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68 给他买贴身衣物

    万达广场女装部,宋依诺被沈存希强行拽进一家意大利某知名品牌专柜,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半干了,头发微潮的披散在脑后,鞋子湿哒哒的。一走就在地毯上踩了两个水印子,她心里尴尬极了。

    刚才那场大雨泼的不止她一个人,沈存希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只不过他天生气质优雅,气势凌人,让人不敢逼视,反倒没她这么狼狈。

    沈存希将她拽进专柜,就松开了她,双手插进裤兜里,悠闲的在一排排衣架上挑选适合她的女装。时不时挑一件出来,问她的意见,见她摇头。他便放回去,又拿下一件。那模样十分专注,看起来很有爱。

    营业员本来见两个“落汤鸡”走进来,看到他们将地上的白色羊绒毯踩着深浅不一的水印子。就心疼得要命,刚想将两人轰出去,不经意间瞄到了沈存希手腕上的腕表,营业员眼里顿时放出金光,热情的迎上来。

    “先生,这条裙子是我们专柜刚到货的新款,很适合您太太哦,要不让您太太试穿一下,肯定非常漂亮!”

    沈存希唇边的笑意渐深,他睨向尴尬站在门口不动的宋依诺。他喜欢这个称呼,他扬了扬手里的淡紫色裙子,问她:“喜不喜欢?”

    宋依诺摇头,她内衣裤都被雨湿了,怎么试啊?“沈存希,现在时间还早,你还是送我回家吧,我家里有衣服……”

    沈存希收回视线,看着手里衣架上的裙子,忽然想起她是去跟他的情敌吃饭,他把她打扮得这么漂亮,万一他的情敌反悔了,不离了。他岂不是追悔莫及?

    想了想,他将裙子放回衣架上,还是等他们离了,再去亮瞎她前夫的狗眼!

    营业员期待的目光黯淡下来,她还试图推销,“先生,这条裙子真的很漂亮哦,全球限量版的。在桐城只有这么一条,穿出去还不会撞衫哦。”

    “……”沈存希拎了一件黑色的香奈风套装,左右打量了一下,嗯,不错,就这套了。他走到宋依诺面前,说:“刚才那条裙子不喜欢,去试试这套。”

    宋依诺看了营业员一眼,低声道:“沈存希,你别闹了,我衣服都湿透了,你让我怎么试,把别人的衣服弄湿了,指不定背后怎么骂我。”

    “你怕骂?”沈存希比她高很多,她的脑袋刚好到他肩头。身高的优势,他一眼就看到她胸前伟岸的风景,一股躁热袭了上来,他尴尬的移开视线。

    “不是怕被骂,是这样不太道德,而且里面的衣服也是湿的,换了外面的衣服也不舒服啊。”宋依诺急道,特别是胸前的两团海棉里还兜着水,刚才在车里她就想把水拧干,碍于他在,她才没敢动手。

    “那还不简单?你去试衣间先把湿衣服换下来,我马上回来。”沈存希将衣服塞进她怀里,转身走出专柜。

    宋依诺望着他的背影,无奈的咬了咬唇,营业员马上笑着过来请她进去试衣服,她只好走进试衣间里,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

    沈存希很快去而复返,他将手里的袋子交给营业员,让她拿给宋依诺,然后拎着另一个袋子在沙发旁坐下。

    营业员接过袋子,看了一眼袋子上的商标,是黛妮芬。她顿时冒星星眼,好体贴的男人啊,居然还会给老婆买内衣。

    营业员敲开门,宋依诺连忙拿衣服挡在胸前,问了一声谁,听到营业员的声音,她才将门开了一条缝,接过袋子,她迅速将门反锁上。

    她打开袋子,里面躺着一套粉色的内衣裤,看得出来是一个系列的。她想到沈存希一个大男人站在内衣店里挑选内衣的情形,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上次他向严城报她的尺寸时,她就够尴尬了,这回他亲自去买的,想想就让人脸红心跳。

    沈存希坐在沙发上等,几分钟后,试衣间的门打开了,宋依诺从里面走出来。沈存希偏头望去,目光瞬间炙热起来,被她惊艳了。宋依诺皮肤很白,黑色的小香风套装,衬得她的皮肤更是白皙,上衣是中腰的,下面的裙裤却是低腰的,露出一截小蛮腰。行走间,隐约能够看见小巧圆润的肚脐。

    明明是最简单的颜色,却让她穿出了一股性感的味道来。

    沈存希眼睛微眯,穿成这样,还不如穿刚才那条中规中矩的裙子。他皱紧眉头,俊脸黑了下来,“难看,换!”

    “……”宋依诺感觉现在的沈存希,又被那晚在礼服店里折腾她的男人附体了,她对着镜子照了照,说:“我觉得挺好啊,哪里难看了?”

    营业员也连忙点头,“对啊,我也觉得很好看,很少有人能把这套衣服穿出性感的味道来。”

    沈存希看着侧身站在镜子前的女人,宋依诺算不上美,但是那双丹凤眼却像会勾魂摄魄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黑色,性感神秘,竟将她身上那股子妩媚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样的她,更容易让人心猿意马。

    他站起来,沉着脸拿起刚才那条紫色裙子,走到她身边,将裙子塞进她怀里,恶声恶气道:“不要穿黑色,跟黑寡妇似的。”

    “……沈存希,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宋依诺无语到极点,他这是诅咒他侄儿早死么?

    沈存希的回答是,将她推进了试衣间。

    几分钟后,宋依诺穿着浅紫色的及膝连衣裙从试衣间里走出来,沈存希再次眼前一亮,看着中规中矩的裙子,穿在她身上又多了另一种韵味,高贵典雅。

    他黑眸炯炯有神地盯着她,突然不想让她去吃散伙饭了,想将她一辈子绑在身边,最好只有他才能欣赏她的美。

    “好漂亮啊,这条裙子真的很适合你,腰身收得很完美。人家都说衣服衬人,你这是人衬衣服啊。”营业员巧舌如簧,恨不得她把两套都买下来,那她这个月的提成就可观了。

    宋依诺安静地站在那里,等着沈存希毒舌的批判。

    沈存希朝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宋依诺不肯过去,她说:“不好看你直说,我去换就是。”

    “叫你过来,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沈存希眉头蹙起,语气微微不悦。

    宋依诺瞪着这个难侍候的大爷,最后忍了。她慢慢走过去,在距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来,不耐烦道:“你有话就说,我还要赶时间。”

    沈存希忽然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扯,宋依诺站立不稳,跌坐在他腿上。一股湿热从臀下传来,她意识到他身上还是湿的,连滚带爬的爬到旁边去,警惕地瞪着他,“沈存希,你别乱来,别人都看着呢。”

    沈存希心情舒畅,唇边染着一抹笑意,他忽然屈膝在她面前蹲下来,握住她的脚踝,伸手脱了她的鞋子。

    “你……”宋依诺惊愕地看着他,甚至忘了将自己的脚收回。

    沈存希将她的脚放在鞋盖上,然后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轻轻擦拭她脚上的污渍,动作温柔,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她的脚会把他的西裤踩脏。

    宋依诺惊得说不出话来,沈存希是什么人?高高在上、尊贵不凡的人物,他何时蹲在女人面前,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给女人擦脚了?

    可是他却一而再的,在她面前蹲下,这说明了什么?

    宋依诺不敢深想,怕一想就会万劫不复。她的脚往后缩了缩,就听他不悦的声音传来,“别乱动!”

    她僵着不敢乱动了,她撇开头不去看,感官却无限放大,握着她脚踝的大掌结实有力,熨烫着她的皮肤,冰蚕丝的手帕轻轻擦拭着她的脚趾,一股痒意刺激得她不自觉的蜷缩起脚趾。

    沈存希将她的双脚都擦干净,她的脚趾闷在鞋子里,指头边缘被雨水泡得发白,他拿起搁在茶几上的船袜,要给她穿上。

    “我、我自己来吧。”宋依诺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伸手去拿袜子。

    沈存希反应极快,手让到一边,另一手轻拍开她的手,说:“我不喜欢做事做一半,安静待着。”

    他拍得力度不重,宋依诺却感觉到他的拒绝,看他给她穿袜子,她总觉得现在的画风有点不对劲,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劲了。

    沈存希给她穿好袜子,从鞋盒里拿出一双白色的平底鞋,今年最流行的尖头皮鞋,鞋面上有一个精致的水晶皇冠,很漂亮,搭配她身上的裙子刚刚好。

    给她穿好鞋子,沈存希站起来,说:“去走一走,看看鞋合不合脚。”

    宋依诺愣愣地看着脚上的鞋子,鞋子不大不小,刚刚合脚。这个男人对她的一切似乎都了如指掌,可她对他,却知之甚少。

    喉咙里像堵着什么东西,让她说不出话来。

    沈存希见她坐着不动,又催促了一声,“起来走走,不合脚我拿去换。”

    宋依诺抬起头来,眼眶有点湿热,她静静地看着他,她不是铁石心肠,她感觉得到他对她的心意。但是这天下的男人谁都可以,就他不行,“沈存希,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说什么废话,快点起来。”沈存希皱起眉头,隐隐有发怒的征兆。

    宋依诺低下头去,过了几秒钟,在沈存希等得快不耐烦时,她站起来,在店里走了两圈,然后道:“合脚。”

    沈存希的眉头舒展开来,他拿出钱包,去柜台结衣服的账。买完女装出来,他直接把她拽到楼上的男装部,让她给他挑衣服。

    宋依诺抬腕看表,正在挑选衬衣的沈存希斜眼看她,不悦道:“反正都是吃散伙饭,早点晚点有什么关系?”

    “……”宋依诺觉得沈存希有时候真的幼稚的可以,情绪就跟小孩子一样,说闹就闹,说好就好。说得好听,那叫情绪化,说得不好听,那叫阴晴不定。

    而且这人嘴很毒,什么不好听的话都说得出口。

    宋依诺垂下手腕,认真的陪着他挑衬衣,衬衣的款式挑来挑去就那些,宋依诺相信,他家里的衣柜里不只一打这样的衬衣,于是她问道:“你晚上有应酬吗?”

    “为什么这么问,你决定不去吃散伙饭,跟我吃饭了?”沈存希挑眉看着她,问得随意,便是俊脸上却多了一抹期待。

    “……”宋依诺指了指另一边专柜上的POLO衫,说:“我觉得那件蓝色条纹的POLO衫很适合你,你要不要去试试?”

    沈存希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那件蓝白条纹的POLO衫,问道:“你喜欢我穿那种款式的衣服?”

    “我是觉得那样的穿在身上应该很显年轻。”宋依诺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身旁男人的俊脸黑了下来,随即她听到他问:“我很老吗?”

    “还是选衬衣吧。”宋依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敢火上浇油,默默的挑选衬衣。

    沈存希郁闷极了,她越是回避他的话题,他就越觉得她嫌他老。掀桌!他才30岁,老吗老吗?他这叫成熟好不好?

    “服务员,把那件蓝白条纹的POLO衫拿一件给我。”

    宋依诺挑选衣服的手一顿,听他声音里多了一抹咬牙切齿的味道,她无奈,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他了。为了搭配那件POLO衫,她去另一边选了一条浅色的裤子递给他,“一起试吧。”

    沈存希的衣柜里,找不出一条浅色的休闲裤,一般都是西装西裤,偶尔跟好友们去打高尔夫,也是深色的休闲套装。这样的颜色,只让他想到一个词,那就是年轻!

    她还真是不遗余力的嫌弃他老啊!

    沈存希夺过裤子,怒气冲冲的走进试衣间。宋依诺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试衣间后,终于松了口气。这男人太不好侍候了,他刚才骂她“黑寡妇”,她都没生气,她就说了一句显年轻,他就气成这样。

    “宋依诺,过来!”沈存希的声音忽然从试衣间那边传来,宋依诺连忙走过去,看他从门里探出半颗脑袋,她问道:“怎么了?”

    “我内裤湿了,你让我怎么试?”沈存希凶巴巴的瞪着她,就好像是她给他弄湿的。

    他的声音有点大,宋依诺的脸颊再度烧了起来,她朝四下里张望了一眼,见没人注意他们,她才松了口气,“你问问服务员这里有没有卖的呀?”

    “我不穿其他牌子的,刚才我们上来时,我看到前面有一家我常穿的牌子,你去给我买。”沈存希颐指气使道。

    “你刚才看见了怎么不买?”宋依诺觉得他是故意的。

    “我忘记了,你快去!”

    宋依诺咬了咬牙,想起他先前给她擦脚穿鞋的情形,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她转身,往店外走去。

    “回来!你知道我的尺寸吗?”沈存希喊了一声,这下店里的店员几乎都听见了。宋依诺的脸瞬间红得快要滴血,她飞快跑回去,真想拿臭袜子塞他嘴巴,她气急败坏道:“你小声点行不行,别人都听见了!”

    “我不是怕你听不见吗?”沈存希看她脸红的样子,心情就好转了,他伸手将她拽到自己面前,贴在她耳边说了一个尺寸,还指定了样式。

    宋依诺感觉自己头顶都快要着火了,她捂着脸飞快跑出专柜,跑出一段距离,她才停下来,回头瞪着那个专柜,什么?子、子弹内裤?这个绝逼闷骚的男人!

    前面不远处就是沈存希说的他常穿的那个牌子的专柜,宋依诺站在店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给男人买内裤,说不尴尬是假的。

    她在店外徘徊了几分钟,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走进去,专柜里挂着各式各样的短裤,她随便拿了一款递给服务员,报了尺寸和颜色给服务员。

    服务员一边给她拿货,一边说:“小姐,看你是第一次给男朋友买内裤吧,有很多客人都跟你一样觉得不好意思,其实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有一个人能让你给他买贴身衣服,这也是一种幸福啊。”

    “不是,他……”宋依诺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她却在给他买最贴身的东西,他们这样到底算什么呢?

    付了钱,宋依诺从专柜里出来,迎面看到唐佑南正往这个方向走来,她吓得心脏砰砰乱跳,意识到自己手里拿着什么,她连忙将盒子放进脏衣服里遮好。

    唐佑南刚才在楼下等钻戒,但是专柜的工作人员告诉他,钻戒还在送来的途中。他等了整整一个小时,钻戒都没有送过来,专柜人员不停向他道歉,他等得心浮气躁,索性离开专柜。

    他随意乱逛,就逛到男装部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宋依诺。

    “依诺,你怎么会在这里?”唐佑南快步走过来,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男士贴身衣物专柜,她刚才是从这里出来的吗?这个牌子是他常穿的牌子,难道她……

    唐佑南见她目光躲躲闪闪的样子,心里更加肯定这个想法,他约了她今晚见面,她却偷偷跑来给他买贴身衣物。他心里一喜,她对他还有感情的,否则怎么会听说他要请她吃饭,就来给他买贴身衣物?

    宋依诺不知道唐佑南误会了,她慌张地攥紧手中的衣服袋子往身后藏,生怕被唐佑南看到里面藏着的男士内裤,她干笑道:“那个,刚才淋了雨,衣服湿透了,没时间回去换,就来商场买了一身。”

    唐佑南明显有点失望,但是看她身上穿的衣服确实不是早上那一套,像是新买的,他才收回视线,“既然我们碰上了,那一起走吧。”

    “好。”警报解除,宋依诺松了口气,心跳慢慢稳下来,还好他没发现,否则她有十张嘴都说不清。她刚走了几步,身后有人追上来,“小姐,你忘记拿小票了。”

    “……”

    直到坐在一楼DR专柜的沙发上,宋依诺的心跳都还没有缓下来,她根本不敢看身边似笑非笑的唐佑南。老天一定是故意的,否则怎么会让她陷入这种境地。

    自从她接过专柜人员递过来的小票时,唐佑南就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样子说不出来的恐怖,他是不是怀疑什么了?

    “依诺,是给我买的吗?”唐佑南笑眯眯地望着她,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她给他买贴身衣服,是不是就说明她也舍不得他?想要跟他重归于好?

    宋依诺面对唐佑南时没有半点尴尬,只有心虚。这会儿听他发问,她愣了愣,“什么?”

    “那个,裤子,是给我买的吗?”唐佑南脸上的笑意更深,给男人买贴身衣物意味着什么,他想宋依诺并不是不懂,这会儿被他撞破,她害羞也是情理之中。

    宋依诺睁大双眼,没想到他误会了。晕,这样的误会简直让她百口莫辩,她真的快要被沈存希害死了,买什么不好,偏偏要叫她去给他买内裤!

    “那个,其实是帮美昕买的,她男朋友今天过生日,但是她有一个案子缠身,抽不出时间来买,听说我在万达广场,她就拜托我帮她买,你别误会啊。”宋依诺连忙解释道。

    唐佑南脸上的笑意有点僵,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似乎想要看出她撒谎的痕迹,但是没有,她的表情十分无辜,就好像在说叫他不要自作多情。

    他移开视线,恰好专柜人员拿着钻戒过来,说:“唐先生,钻戒到了,您看一看。”

    唐佑南接过钻戒,没有打开检查,直接在单子上签了字,将钻戒放进西服外套口袋里,对宋依诺道:“走吧。”

    “哦。”宋依诺站起来,跟在他身后走出DR专柜。她听说过这个专柜的理念是,男士一生只定制一枚钻戒,象征着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美好愿望。

    唐佑南来这里定制钻戒,是准备向宋子矜求婚了吧。呵呵,他们肯定是这世上最有趣的一对夫妻,明明心已经背道而驰了,偏偏还要装出一副还情深的样子,真是可笑啊!

    万达广场外面,唐佑南去取车了,宋依诺站在马路边上等,眼角余光瞟到袋子里的黑色盒子,她才想起,她把沈存希给忘了。

    她头皮一阵发麻,这位爷的脾气可不太好啊,她把他扔试衣间大半个小时,这时候只怕已经气得头顶冒烟了,她连忙拿出手机,手机上有好几通未接来电,都是沈存希打来的,她不敢给他回电话,她迅速发了条短信给他。木住见才。

    “不好意思啊,我有点急事先走了。”

    刚点了发送,她就看见唐佑南的车驶了过来,她连忙将手机放回包里,然后拿衣服将那个黑色盒子彻底遮严实。

    车子停在她面前,她弯腰坐进车里,关上门时,她似乎在后视镜里看到沈存希的身影。她连忙转头往后看去,只看到一道穿着蓝白条纹POLO衫的背影,往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去——

    沈存希在试衣间里等了十分钟,都不见宋依诺回来,他拿手机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接听,他不悦地蹙起眉头,让她去买条内裤,她是去淘金了吗?

    他身上的裤子,其实已经穿干了,让她去专柜里买,不过是为了看她脸红,戏弄她。他心里想着也许她害羞了,就再给她五分钟时间,等她买回来。

    结果五分钟过去了,外面始终没动静,他又给她打了通电话,还是没人接。他蹙眉,这丫头该不会跑了吧?想到这个可能,他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直接拉开试衣间的门大步走出去。

    他从钱包里抽出一沓粉红钞票搁在专柜台上,大步走出专柜。来到那家男士贴身衣物专柜外面,她果然不在里面。

    靠!

    她居然真的把他扔在试衣间里跑了!!

    沈存希气得不轻,他拿出手机再度拨通她的电话号码,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别让他逮到,否则他一定让她好看。他撑在栏杆上,不经意间瞟到楼下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他定睛望去,果然看见宋依诺和唐佑南甜甜蜜蜜地从珠宝店里出来。

    他们这样子是要离婚的样子?她这是要去吃散伙饭的样子?

    一股被欺骗的愠怒袭上心头,沈存希阴沉着脸,转身大步往电梯口走去,他倒要问问那个女人,她什么意思?他跑到一楼时,宋依诺已经不见了,他大步奔出大门,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边走边点开短信箱,看到短信内容时,他怒不可遏!

    然后,他看见她弯腰坐进了唐佑南的车子里。那一刻,看着车子驶离,他站在热辣辣的阳光下,只觉得透心凉。他不敢相信,他居然被她抛弃了!——

    希塔旋转餐厅里,优雅的钢琴曲飘荡在半空,宋依诺与唐佑南坐在靠窗的位置,将桐城的城市街景尽收眼底。此时太阳西落,红红的落日映红了半边天,晚霞绚丽多彩。

    唐佑南从菜单上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望着对面的宋依诺,她的脸颊被晚霞染红,很美很美。他一直都知道她的美,直到现在,才后悔自己没有珍惜。

    五年,如果当初他不那么在意,恐怕他们现在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宋依诺察觉到他的目光,她抬起头来,问道:“你点好餐了吗?我还没有,我再看看。”说完,她低下头去,继续看。

    唐佑南神色黯然,他招手叫来侍应生点餐。宋依诺不想麻烦侍应生再跑一次,她说:“给我一个A餐吧,不要冰激淋,我不喜欢吃冰的。”

    侍应生拿着菜单走了,唐佑南望着她,说:“你以前很喜欢吃冰激淋,现在怎么不吃了?”

    宋依诺抬头望着他,淡淡道:“人的口味总是会变的,不是吗?”

    “是吗?”唐佑南静静地看着她,她是从什么开始变的?结婚第一年,他们的感情很不好,几乎见面就吵架。她吵不过他,最后总是默默回房,然后第二天起来,会为他准备好早餐。虽然他从不肯吃一口,她依然每天坚持。

    直到有一天,他将女人带回了玉景苑,在他们的婚床上,被突然回家的她撞了个正着。

    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她看见他们时的震惊以及绝望。然后她迅速收拾好了行李,一句话没说搬出了玉景苑。她离开后,他才发现这个家空洞得可怕。

    他想过去挽回她,但是当时到底年轻气盛,认为少了她,地球一样会转,没有谁失去谁会活不下去。如果当年他知道自己现在会这么后悔,他不会放任她离去,不会放任他们之间越走越远。

    宋依诺偏头望着窗外,落日已经沉入地平线,那一方天慢慢由火红色变成了灰色,天黑了下来。侍应生陆陆续续的上菜上来,她收回视线,看着唐佑南面前五分熟的牛排,她说:“人是最善变的动物,今天喜欢这样,明天说不定就喜欢别的了,你以前喜欢吃七分熟的牛排,嫌五分熟的腥,如今不也喜欢五分熟的腥了吗?”

    唐佑南拿着刀叉,看着盘子里美味的牛排,顿时觉得有点食不下咽,他搁下刀叉,没有再动盘子里的牛排。

    宋依诺拿起刀叉,慢慢切着盘子里的鹅肝,不理会唐佑南阴沉的脸色,径直吃起来。唐佑南端着酒杯,静静地注视她,她带刺的挑衅,比以前的逆来顺受,看起来更加动人。

    他以为他已经习惯无视她的存在,是什么时候,又重燃对她的兴趣?是她执意离婚吧。这么多年,即使他在外面鬼混,心里始终都有一道影子,他知道,那个人是她。

    从前不愿意面对,现在回想起来,他从未放弃过她,否则多年前,他就会提出离婚。

    “依诺,有一首曲子我想送给你。”唐佑南起身,走到钢琴旁,对正在弹钢琴的美女说了句什么,美女笑着站起来,将琴凳让给了他。

    他对着麦克风,深情地望着看过来的宋依诺,满含爱意道:“老婆,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我爱你!一首蝶恋花,请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宋依诺手抖了一下,叉子上的鹅肝掉回盘子里,酱汁溅到她浅紫色的裙子上,她连忙拿纸巾去擦,结果越擦面积越大。

    刚才她试裙子时,瞄了一眼价格,这条裙子贵得要死,要被这几点酱汁毁了,她会心痛死的。她也顾不得别人投来的艳羡的目光,起身匆匆往洗手间走去。

    唐佑南低头起了个调,再抬起头来时,坐在那里的宋依诺竟不见了,他的俊脸黑沉下来,看到她匆匆往洗手间方向走去,他的脸色变得更难看。

    他选的什么好时间?

    可是他现在已经坐在台上了,他要这样下去,会更丢人。他只能硬着头皮弹奏下去,直到一曲蝶恋花弹完,宋依诺都没有回来。

    侍应生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站在他旁边,看着他黑下来的俊脸,有点害怕。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男主角精心设计的浪漫,女主角如此不配合的,居然尿遁到现在还没回来,换作是他,指不定也要气疯。

    想一想,他还是很同情他的。

    “唐先生,这束花……”

    唐佑南一把夺过花,气冲冲的向洗手间方向走去。该死的宋依诺,他这么精心设计的浪漫情节,她居然敢这么给他甩脸子,让他沦为笑柄,真是岂有此理!

    此时的宋依诺还在和裙子领口的污渍作战,怎么越洗越脏了?完了完了,这么漂亮的裙子就这么毁了,早知道她还不如买那套黑色的套装,这样就算溅了酱汁在上面也看不见。

    她累得头晕眼花,这么低头一直盯着领口,真不是人干的事。她抬起头来,就看到洗手间门口,站着一个神情阴恻恻的男人,她愣了一下,后知后觉才想起,刚才唐佑南好像去台上弹钢琴了。

    “你弹完了?”

    她不问还好,一问唐佑南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他声音含怒,“宋依诺,你故意打我的脸吗?”

    宋依诺茫然地望着他,“你什么意思?”

    “不要跟我装傻,我弹琴给你听,你却躲到洗手间里来,你几个意思?”唐佑南肺都快气炸了,见过不懂风情的女人,没见过这么不懂风情的女人。

    “我在这里也一样能听见啊,你弹得不错,很好听。”宋依诺觉得,唐佑南看向她的目光,似乎要将她掐死,她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妙。

    唐佑南怒地瞪着她,她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他气得理智全失,举起玫瑰花向她砸去,宋依诺下意识抬手护着脸,结果玫瑰花迟迟没有砸下来,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唐佑南落寞与绝望的俊脸,“依诺,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了?”

    宋依诺的心莫名一疼,她垂下目光,看着那束火红的玫瑰花,她低声道:“佑南,对你来说,也许尽力弥补,我们就还有可能,但是对我来说,有些伤痛会铭记一辈子。当我提出离婚那一刻开始,我就不会再回头。吃饭,看电影,或者一起听音乐会,你想把我们没做过的那些浪漫的事再做一遍,我都可以配合,但是我对你,真的已经没有任何期待。”

    唐佑南踉跄着倒退了几步,玫瑰花从他手心里滑落,掉在地上,有什么东西滚了出来,一直滚到宋依诺的脚边。她低头看去,是一枚钻戒。

    她诧异地望着唐佑南,唐佑南却已经转身离去。

    宋依诺怔怔地站在原地,过了许久,她才蹲下来,捡起那颗钻戒,戒围里刻着DR的专属标志,还有一排小字,DR家一生只能定制一枚的钻戒,居然是送给她的?——

    宋依诺回到座位上,唐佑南已经离开了,她拿起包和衣服袋子,抱着那束火红的玫瑰花乘电梯下楼。刚出电梯,她就看见董仪璇和一个年轻女孩朝这边走来,她脚下一顿,停下步伐。

    冯贞贞亲密的挽着董仪璇的手臂,“姨妈,我不喜欢沈存希,我有喜欢的人了,您别给我牵红线了行不行?”

    “那你倒是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沈存希有什么不好?要钱有钱,颜值也高,虽然是二婚,配你也绰绰有余,他还没嫌弃你,你先嫌弃起他了,你知不知道像沈存希这样的男人,桐城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董仪璇不悦的斥道,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电梯旁的宋依诺,径直进了电梯。

    “姨妈,他再好也不是我的菜啊,而且离婚的男人,谁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冯贞贞的声音消失在缓缓合上的电梯里。

    宋依诺站在那里,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从刚才她们进门,到她们进电梯,董仪璇一眼都没有看过她,可她却因为她的出现,整个人都慌乱起来。

    她失魂落魄地走出希塔,外面天色已经黑尽,路灯亮了起来,她站在希塔下面,仰头望着灯火璀璨的希塔。曾经她无数次想象过,她与董仪璇见面的情形,也许她在人群里一眼就能认出她来。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即便她们擦肩而过,她的目光也不会多在她身上停留一秒。她可以循循善诱的教导那个年轻女孩,是否也曾想起,被她抛弃的她?

    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她敛了敛失落的情绪,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时,她皱了皱眉,一边往马路边走一边接听,“爸?”

    宋振业站在落地窗前,语气严厉,“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爸?我出来几天了,也没见你回来看看,在你心里,是不是当我已经死了?”

    “对不起,爸,我这几天很忙,等忙过了,我就回去看您。”

    “你给我马上回来,否则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宋振业说完,就挂了电话。他被调查小组关进去几天,没想到外面就天下大乱了。

    先是宋依诺和唐佑南闹离婚,再是子矜莫名其妙的被沈存希净身出户。如今宋家风雨飘摇,如果失去沈家的联姻,只怕大势已去。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宋依诺跟唐佑南离婚。

    宋依诺站在马路边,看了看怀里的玫瑰花,她直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然后打了辆车,往北三环的宋家驶去。

    车子停在宋宅门外,宋依诺仰头望着面前的高门大宅,半晌,才抬步迈了进去。

    刚走进花园,她就听到里面传来宋振业的怒吼声:“老子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把我们宋家的脸都丢干丢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