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72 你在我心里很重要

    会议室里,博翼与业之峰两家公司的职员都在紧张不安的等待中,董仪璇久经战场,看起来从容淡定,因为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影响她接下来的计划。

    反观李总,则频频擦拭额上冒出的汗,这是他第一次启用新人来竞争这么大的项目,而且对手还是业之峰,他心理上难免觉得压力大。

    时间一分一秒逝去,会议室里的气氛越来越凝滞。宋依诺坐在椅子上,频频转头看向门口。

    总裁办公室外面,严城拿着投票结果敲门进去,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闻声转过头来,看到严城脸上灿烂的笑意,他挑眉:“结果如何?”

    “宋小姐的设计全票通过。看来甚得业主们的欢心。”刚才在会议室里的讲解,连线了外场的业主们,他们在办公室里就能看到直播。会议结束,就发来了投票结果。

    沈存希接过单子,结果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刚才在会议室里,当宋依诺说“家是我们的港湾,是为我们遮风挡雨的地方”时,他在她眼里看到了渴望与伤感。

    “嘶”一声,沈存希将单子撕成两半。严城震惊地望着他。“沈总,这……”

    沈存希很快将单子撕成碎片,扔进了垃圾桶,他说:“去通知他们,业之峰的设计3比2通过了本次的PK。”

    闻言。严城瞪圆了眼睛,“沈总,这不合规矩。既然我们让业主自己投票选择,这样临时更改结果,只怕会惹业主们众怒啊。”

    “这件事我会亲自去跟业主沟通,你去通知他们。”沈存希凤眸微眯,董仪璇的底牌揭得太早,博翼若是被她收购,宋依诺在设计这方面的天赋与灵气,迟早会被她功利化,而他不愿意看到那个强烈渴望拥有家的傻丫头,最后变成赢利的工具,直至灵感枯竭。

    “可是……”严城迟疑,他心想,老板,您这么任性真的好吗?

    “叫你去你就去,废话怎么那么多!”沈存希俊脸微沉,瞪着严城。严城不敢再多话,转身快步走出办公室。沈存希转身看着落地窗外,静静立在那一隅的希塔,半晌,他转身走回办公桌旁,拿起车钥匙大步离开。

    会议室里,众人听了严城宣布的结果,全都震惊了。董仪璇眉心微蹙,她转头望着对面同样震惊的宋依诺,连她都感动于她设计里包含的情感,最后胜出的怎么会是业之峰?

    李总听了结果后,他跌坐在椅子上,再看宋依诺明显受打击的样子,他安慰她道:“小宋,没关系,3比2,咱们虽败犹荣。还有两场,继续努力。”

    宋依诺怔怔地看着李总,她知道她的设计比不上国际一流的首席设计师,这个结果已经比她预想的好太多了,但是为什么心里还是觉得失落?

    她摇了摇头,“李总,对不起,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期望。”

    “没事,博翼今天有机会在这里跟业之峰较量,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小宋,不要有负担,接下来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下午你就别回公司了,回去放松一下,去逛街购物,或者约上朋友去唱K,费用公司报销。”这次的比赛,虽然没能胜出,但是他已经看到了宋依诺的实力,他想好好栽培她。

    宋依诺点了点头,李总又安慰了她两句,然后起身朝董仪璇走去,祝贺业之峰胜出。男人,输了项目,也不能输了风度。

    董仪璇眼角余光扫到宋依诺拿起包准备离去,她对李总道:“李总,失陪一下。”

    宋依诺站在电梯前,情绪有点低落,她低头看着鞋尖,鞋上面镶着一个皇冠。皇冠里镶的水晶在灯光下夺目生辉,刺得她眼睛微疼。

    其实她不太喜欢皇冠类的饰品,她不是女王,更不是公主,所以她的首饰盒里从来没有这样张扬的饰品,但是沈存希却送了她这样一双鞋子。

    身后,有高跟鞋敲击在地面的声音传来,电梯到了,她正准备进电梯,忽然有人叫住了她,“宋小姐,我们能谈谈吗?”

    宋依诺转过身去,看到气华雍容的董仪璇就站在她身后,即便疾步而来,也不见她气息凌乱,她怔了怔,说:“董总,我们现在是对立的关系,恐怕不适合交谈。”

    董仪璇穿着一套朱红套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像女王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慑人的气场,她说:“宋小姐的设计别出新裁,让人耳目一新。业之峰有许多有经验的前辈,若能让他们稍加指点,你的前途会比在博翼更加宽广,宋小姐是否考虑一下,加入业之峰?”

    宋依诺没想到董仪璇想挖她,她还记得那天在酒会上,她一脸鄙夷,认为她是靠男人上位的女人,现在却来挖墙角,“董总,您是否对每个初见的人,都这么唐突?”

    董仪璇脸色微变,“宋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董总这么年轻,应该不至于见忘,我还记得上次在酒会上您教训我的话,您现在要挖一个在您眼里看来人品有问题的人去您公司,您不觉得是在打自己的脸吗?”宋依诺伶牙俐齿道,她始终没有忘记,那天她狼狈的跌倒在地,董仪璇看她的轻蔑的眼神。

    董仪璇这才认出,她就是那天站在沈存希身边的女人,她脸上没有被冒犯的愠怒,她轻笑道:“宋小姐肚量这么小,会错过很多机会。”

    “不好意思,有些机会本就不是我想要的,董总若是没有别的事,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宋依诺说完,转身走进电梯。她伸手按了楼层楼字,望着站在电梯外的董仪璇,电梯双门缓缓合上,董仪璇的身影逐渐消失在眼前。

    电梯下行,她浑身脱了力一般,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董仪璇会来挖她。曾经,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机会,但是现在,她却不想要了——

    沈存希大步走出办公室,刚来到电梯前,电梯门“叮”一声开启,电梯里站着沈老爷子与他的贴身管家,沈老爷子见他行色匆匆,不悦皱眉:“上班时间,你要去哪里?”

    沈存希静静地望着他,五年前,他夺了沈氏后,老爷子这是第一次跨进沈氏,看来真是被逼急了,“这是我的公司,是不是上班时间我说了算,倒是您,我还记得五年前您走出沈氏时说的话,您说您一辈子都不会踏进这里半步,现在怎么出尔反尔了?”

    沈老爷子让他激得老脸涨得通红,“你不肯回沈宅,我只好屈尊来这里,沈氏是我一手创办的,谁敢多嘴?”

    “您说的是,那您今天来是有何指教?”沈存希把玩着指间的车钥匙,漫不经心的问道。

    沈老爷子看他这样子就来气,他走出电梯,径直往办公室里走去。秘书室里的人早就不是沈老爷子在的原班人马了,全是沈存希提拔起来的自己人。

    这些年沈老爷子不是没有变着法子往总裁办公室塞自己的人,但是不到一个月,就被沈存希以各种借口辞退了。打脸的次数多了,沈老爷子也不再做这种事。

    秘书室里的职员见沈存希去而复返,连忙站起来行礼,却无人识得沈老爷子。沈老爷子一路走进总裁办公室,心里很不是滋味,他隐忍不发。

    沈存希吩咐助理小妹泡茶进来,然后进了总裁办公室。

    沈老爷子站在办公室中央,打量着办公室里的摆设,装修简单大气,隐隐透着矜贵的气息。沈存希站在他身后,看他怅然若失的模样,他讽刺道:“您这是在回味当年的风光吗?”

    沈老爷子气得一拐杖过去,沈存希早有防备,离他有一段距离,所以这一拐杖注定落空了。沈老爷子气得呼哧呼哧直喘气,阿威站在他旁边,看老爷子气成这样,他很不忍,“四少爷,老爷子最近身体很不好,前几天家庭医生才……”

    “阿威,你出去等。”沈老爷子忽然出声制止,老四恨他入骨,巴不得他两腿一蹬去见阎王,何必说出来让他痛快?

    阿威看向老爷子,半晌,他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助理小妹泡好茶送进来,然后悄悄出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沈老爷子与沈存希两人,沈存希大步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青烟袅袅的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老爷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他说:“老四,我听说你和子矜离婚了,为什么要离婚?”

    “我为什么离婚您不知道?”沈存希讥诮地望着他,别看沈老爷子现在一副不管事的样子,沈宅里沈宅外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了若指掌,否则一年前,他怎么会被他算计着娶了宋子矜。

    他以为这样就能阻挡他要宋依诺的决心,他简直在做梦!

    沈老爷子矍铄的双目里掠过一抹精光,他语重心长道:“子矜这孩子脾气虽然娇纵了些,但是心眼是好的,也很会讨人喜欢,你要是对她上点心,你们会很幸福的。”

    “老爷子,您比谁都清楚,我为什么娶她,又为什么离婚?当初我让严城去找五年前那个女孩,您早就知道她是宋依诺,才设下套让我往下跳吧,比心机,真的无人能及您啊。”沈存希不想再跟他打哑谜,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沈老爷子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两年前,他知道沈存希在找一个女孩,他派阿威去打听之后,才知道沈存希要找的那个女孩是唐佑南的老婆宋依诺。当时他就感到不安,以沈存希的个性,若让他知道宋依诺就是他要找的人,他会不顾一切得到她,就像他夺取沈氏一样。

    他绝不能坐视沈家出这么大的丑闻,就一点点放出线索,将沈存希的注意力转移到宋子矜身上。他的计划很成功,沈存希毫不怀疑,娶了宋子矜。

    这一年来相安无事,他以为可以松口气时,却听说佑南和宋子矜车震掉进河里了。当时他差点气晕过去,他一直担心沈存希和宋依诺会出问题,没想到先出问题的是佑南和宋子矜!

    “老四,宋依诺已经嫁给佑南了,她是你的侄媳妇,你一意孤行会毁了她,也会毁了你自己!”沈老爷子从西服内衬口袋里拿出一叠照片放在茶几上。

    沈存希垂眸看去,照片里的主角是他和宋依诺,有在C市他们一起走出酒店的照片,还在金域蓝湾公寓楼下他们拥吻的照片,甚至还有宋依诺被下药的第二天,从他别墅走出去的照片。

    他全身瞬间凉透,他们一直被跟踪,他居然一点都没发现,还把她置于这么危险的的境地,真是该死!

    他抬起头来,怒红了眼睛,“你派人跟踪我们?”

    “老四,停止吧,否则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她,也不会让她有机会毁了你。”沈老爷子苍目里掠过一抹狠戾,这些照片一经曝光,沈存希的名声尽毁,沈氏也会受到牵连,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呵呵!”沈存希冷笑起来,他拿起照片,眯眼打量,“照片拍得不错,我正愁没有合适的照片登报求爱,从这里面选一张,您意下如何?”

    “你!”沈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你枉顾伦理纲常,你就不怕你母亲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心吗?”

    “啪”一声,沈存希将照片摔在茶几上,他怒不可遏地盯着沈老爷子,说:“不要提我母亲,您不配!还有,枉顾伦理纲常的人可不是我,是您眼中的好孙儿和好媳妇,您要说教,去找他们!”

    沈老爷子看着面前桀骜不驯的沈存希,气得眼前一阵发晕,他的唇直哆嗦,“我说过,如果你一意孤行,我会先毁了她,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沈存希不为所动,他说:“您以为您还是五年前呼风唤雨人人敬畏的沈炀吗?如果您敢动她,我绝不会心慈手软,到时候我会加上十五年前逼死我母亲的那笔账一起算。”

    沈老爷子看着他,此刻的沈存希像是来自地狱的复仇撒旦,满目刻骨的仇恨,让他格外惊心。他以为十五年过去了,他已经放下,看来他从未放下过。

    沈老爷子脸色灰败的站起来,大概起得太急,他身形晃了晃,然后道:“都说红颜祸水,老四,你总有一天会栽在女人手上。”

    “那么您选的又是什么好货色?连侄子都敢勾引的女人,您也好意思塞给我?”沈存希刻薄的讽刺道。

    沈老爷子摇了摇头,起身离开。

    沈存希看着茶几上的照片,气得不轻,他无法原谅自己,竟在无形中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他不怕流言蜚语,不怕世人唾骂,却独独不愿意她因为这些而受到伤害。

    他拿起一张照片,那是在公寓楼下,他忽然抱住她吻了她,她的表情有点惊愕,微微瞪着眼,十分可爱。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照片上那张小脸,老头子以为威胁他,就能让他放弃她么?他只会激起他的反骨,这个女人,他用心对待,就一定会牢牢握在掌心,哪怕前面的路遍布荆棘,他也绝不会放弃她!——

    宋依诺走出沈氏大厦,外面阳光刺目,她却浑然不觉。她沿着马路向前走,其实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至少表示有两位业主是喜欢她的设计的,甚至连之前看不起她的董仪璇都想要挖墙角,为什么她还会这么失落?

    她漫无目的向前走,热辣辣的阳光照射在她身上,很快她就汗流颊背。穿过马路,她来到商业街,停在了昨晚那家糖果铺前。

    她望着橱窗,突然发现她昨晚看见的星空棒棒糖都不见了,她连忙走进铺子,问老板:“老板,请问一下你们摆在橱窗里的棒棒糖卖了吗?怎么不见了?”

    老板是个女孩子,脸上有一对漂亮的小酒窝,“你说星空棒棒糖啊,昨晚有位长得很帅的先生将存货全买走了,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那么喜欢棒棒糖的。”

    “那你这里还有卖的吗?”宋依诺问道。

    “没有了哦,我早上打电话向厂家订货,厂家说已经停止生产了。你去前面的几家糖果铺问问,或许他们家有。”

    宋依诺连问了几家,都说没有货了,她失魂落魄的走出糖果铺。心情不好时,想吃颗糖都这么难。她走到马路旁,正准备打车,一辆白色宾利欧陆停在她面前,车窗降下,露出一张人神共愤的俊脸。

    沈存希微微探头,“宋依诺,上车!”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宋依诺朝四下里看了看,他派人跟踪她了吗?

    “心有灵犀懂不懂,这里不许停车,快上车!”沈存希不悦地皱眉。

    宋依诺哦了一声,连忙拉开车门坐进车里。车厢里冷气很足,她冷得打了个喷嚏,然后她就看见沈存希伸手将空调关小了一点。

    她诧异地望着他,然后面前递来一颗星空棒棒糖,“要吃糖吗?”

    宋依诺一愣,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兜里随时揣着一颗棒棒糖,那是什么感觉?宋依诺来不及细究,她接过棒棒糖,说:“谢谢,原来你就是把糖都买走的那个很帅很帅的男人。”

    “我很帅吗?”沈存希挑眉看她,眉眼间有种说不出来的自得。

    宋依诺一边拆糖,一边抿嘴笑,“明知故问,是想我夸你很帅吗?”

    前面红灯,车子缓缓停了下来,沈存希偏头看她,刚才他的心情明明阴云密布,看见她站在街边,他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他与她,不用去刻意的寻找,依然会在茫茫人海里遇见。不管迟了几年,他们注定了要相遇,连命运都把他们拆不散,老爷子又凭什么以为,他能拆散他们?

    “那你夸我一句?”沈存希笑盈盈地看着她。木状私扛。

    宋依诺抿了抿棒棒糖,然后一点不吝啬的赞美道:“沈总,您帅得人神共愤,您造吗?”

    沈存希大笑出声,这丫头愿意哄人的时候,说出的话就是这么动人。他看着她抿着棒棒糖,他目光幽深,“棒棒糖好吃吗?”

    “嗯,好甜。”宋依诺点了点头,甜得能驱走世上最苦涩的东西。

    “我也想吃。”沈存希盯着她的唇,忽然伸手将她拽过去,他的薄唇贴上来,在她唇上吮了两下,然后放开她。他眯起凤眸,伸出舌头舔了舔薄唇上的糖味,满意的点了点头,“确实很甜!”

    宋依诺俏脸通红,她轻抚着唇瓣,唇齿间还残留着他唇上淡淡的烟草味,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这么任性的为所欲为,“沈存希,你……”

    “刚才躲起来哭鼻子了?”沈存希打断她的话,不喜欢她说教的样子。

    宋依诺脸更红了,她别扭道:“我哪有哭鼻子?我才不会哭鼻子。”

    “是吗?那在C市酒店那晚,那个抱着我不停嚎没人爱她的女人不是你?”沈存希举例道。

    “我才没有!”宋依诺不承认,脑海里隐约闪过一个画面,一个醉得人事不醒的女人,抱着男人的腰,不准他走,还口口声声的说:“为什么没有人肯爱我,连你都抛弃我……”

    宋依诺打了个寒噤,不敢再回想那晚她到底做了多少丢人的事,她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喝酒误事啊。

    “想起来了?”前面红灯转绿,沈存希将车重新驶上路,看她一脸窘然,他笑眯眯的问她。

    “没有,完全不记得了。”宋依诺抿着糖,打死也不承认自己想起了一小丢丢。

    沈存希也不逼她,车子朝前驶去,他说:“今天的投票结果,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所以你不用难过,因为业主一片倒的全选择了你的设计。”

    “什么?”宋依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你没听错,你的设计全票通过了。”沈存希睨了她一眼,就知道她会为这事伤心,所以他才赶来安慰她。不管他要做什么,伤害她绝不是他的初衷。

    “那为什么?”宋依诺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既然全票通过了,为什么还是业之峰的设计胜出了?难道这里面有内幕?

    “业之峰打算收购博翼。”沈存希言简意赅,这是商业秘密,他却没有对她做任何隐瞒,对她的信任,也是不想让她难过。

    “你说业之峰打算收购博翼?为什么?业之峰已经是国内家装的一线品牌,没理由收购博翼啊。”宋依诺失声道。

    “正因为业之峰已经是国内家装的一线品牌,所以被声名所累,想要再往前发展很难,董仪璇决定收购博翼,是看中博翼这几年突飞猛进的发展速度,以博翼现在发展速度,假以时日,便能稳超业之峰在国内的地位。”沈存希解释道。

    宋依诺近几年一直有订阅业之峰的期刊,她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她没想到董仪璇会把主意打到博翼集团头上,“所以这次的公开竞争,其实是业之峰有意让博翼入局,然后测试博翼的实力?”

    “对。”沈存希点了点头,她比他想象中更聪明,一点就透。

    “那这跟今天的PK结果有什么关系?”宋依诺没有被沈存希绕晕,直指问题核心。

    沈存希笑了,“我打算收购博翼。”

    “什么?”宋依诺再度震惊,博翼这两年发展的速度确实很快,但是也没有到谁都想抢的香饽饽的地步,董仪璇感兴趣就算了,为什么沈存希还来凑热闹?

    “近几年,市面上流行拎包入住,而沈氏接下来有几个楼盘需要开发,主打精装房。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如果找外包公司,一是质量上不放心会累及沈氏的声誉,二是让家装公司从中再赚一笔,也不太划算。所以我思来想去,收购博翼,打造自己的家装品牌,才是上上策。”

    宋依诺望着他,此刻的沈存希意气风发,让人不敢逼视,“我还是不太明白,既然你打算收购博翼,不是更应该让博翼胜出吗?”

    “对,所以我这叫先抑后扬,夺得先机。”沈存希点了点头,博翼第一局胜出的话,董仪璇会立即着手收购方案,而他让业之峰胜一局,就是要赶在董仪璇下手前先下手为强,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血拼。

    “我懂了。”宋依诺点了点头,“难怪刚才董女士会来邀请我去业之峰,我拒绝了她也没有动怒。”

    “她挖你去业之峰?”沈存希挑了挑眉,他没想到董仪璇出手这么快。

    “对啊,不过我拒绝了,博翼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不想跳糟。再说业之峰肯定有超级多的首席设计师,我去了就变成打杂小妹了,我才不要。”宋依诺是那种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心态,在博翼崭露头角后,会迅速得到重用,但是在业之峰那种人才济济的公司,肯定要熬很久,才有出头之日。

    “聪明!”沈存希笑盈盈道。

    “那是当然。”宋依诺得意洋洋道,想到自己的设计全票通过,她心里那点失落也消失不见了,“沈总,你要收购博翼属于商业机密吧,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怕你胡思乱想。”沈存希淡淡道,就是因为担心她会胡思乱想,他才想要收购博翼。

    宋依诺侧身望着他,“我为什么要胡思乱想?”

    “第一,我在追求你,你从我口中知道我要收购博翼,总比从有心人口中知道要好,免得你以为我接近你,就是为了收购博翼。”沈存希是个情商很高的人,他不会等产生了误会后,再去解除误会,而是要在误会产生前,杜绝误会。

    “我才不会这么想,我在博翼的地位还没有这么重要。”宋依诺脸微微的红了,因为沈存希话里毫不掩饰的直接。

    “你在我心里很重要!”沈存希认真地看着她,因为很重要,所以他容不得他们之间有一点误会存在。

    宋依诺被他看得脸颊开始发烫,心跳也像不是自己的一般,砰砰的跳动起来,她移开视线,看向窗外,无视他煽情的话语。

    沈存希接着说:“第二,我相信你。”

    “万一我出卖了你呢?”宋依诺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居然这么信任她。

    “你不会,还有就算你出卖我,也改变不了博翼被收购的命运,区别只是在于被谁收购而已。”沈存希收购博翼是因为她,不收购博翼也只有一个可能是因为她。

    为了她,他舍得砸钱,只要她高兴就好!

    宋依诺心里一阵激荡,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张狂,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她没有被情所伤,这样的他,分分钟就能让她动心,甚至是沦陷。

    车子停在金域蓝湾外面,沈存希偏头望着她,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察觉到她要收回,他微微用了些力,“依诺,无论董仪璇开出什么条件,都不要去业之峰,那个地方不适合你。”

    宋依诺盯着他攥着她的大掌,男女力量上的悬殊,有时候真的让人感到无力,“我不会去业之峰。”

    沈存希满意的点了点头,想吻她,随即又想起什么,他隐忍着心里的渴望,放开她的手,说:“下车吧,回去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

    宋依诺缩回手,推开车门,刚要下车,又被沈存希叫住,她回头望着他,“怎么了?”

    “依诺,我不会像之前那样急进,我会等,等你的心准备好接纳我。”沈存希深情款款道。

    宋依诺站在路边,目送白色宾利欧陆消失在路口的转角处,沈存希的声音还在她耳边徘徊不散。良久,她叹息一声,转身往小区里走去——

    薄慕年与韩美昕从民政局里出来,人手一本结婚证,韩美昕看着手里结婚证上的名字,还不敢相信,一夜之间,她的名字前已经多了一个薄字。

    薄慕年双手斜插在裤兜里,看她目不转睛的盯着结婚证,他说:“回去收拾行李,我会派司机过去接你。”

    韩美昕茫然地看着他,“收拾行李干什么?我在金域蓝湾住得好好的。”

    “薄太太,是否需要我提醒你,五分钟前,我们已经结为夫妇,你丈夫我身心健康,刚结婚也没有分居的打算。还有,协议你已经签了,违约的后果很严重。”薄慕年瞧她一脸的不在状态中,淡淡提醒道。

    韩美昕还没从闪婚中回过神来,“什么后果?”

    薄慕年俯下身去,贴在她耳边,一本正经道:“夫妻义务会从一周四次,变成一夜四次!”

    他喷出的气息烫着她的耳心,韩美昕浑身抖了一下,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她星急火燎的跳开,捂着发烫的耳朵骂道:“薄慕年,你不要脸!”

    薄慕年脸色顿时阴沉下去,目光危险地盯着她,“再骂一句,就从一夜四次变成一夜七次!”

    “……”韩美昕敢怒不敢言,她现在已经不是用生命在拼搏了,而是用婚姻在拼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脑抽答应嫁给他,反正最后就是签了协议领了证。

    薄慕年刚要说什么,他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说了句“我马上回去”,然后挂了电话,径直往停靠在路边的车走去。

    韩美昕看着他拉开车门上车,她连忙追过去,还没摸到车门,黑色轿车已经驶了出去,她气喘吁吁的瞪着渐行渐远的轿车,难以相信,他们刚结婚,薄慕年就把她丢在民政局外。

    她终于明白薄慕年为什么到现在都没结婚了,这么没有绅士风度,他不打光棍谁打!

    宋依诺回到公寓,看见门边的鞋子胡乱丢着,她弯腰将它们摆整齐,然后换了拖鞋进门,来到韩美昕房间外,她推开门,果然看见韩美昕在床上挺尸,她走进去,在床边坐下,“美昕,你没去上班?”

    韩美昕听见她的声音,从床上坐起来,双腿盘膝,一脸严肃道:“依诺,我跟你说一件事,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宋依诺瞧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她点了点头,“什么事,你快说。”

    韩美昕一脸讳莫如深,等把宋依诺的胃口吊起来了,她说:“依诺,我要搬家了,不能再跟你一起住了。”

    “什么,你要搬去哪里?之前怎么没听你说?”宋依诺震惊的看着她,她之前一点口风没露,突然要搬走,她根本没有心理准备。

    “我结婚了。”韩美昕再扔出一颗炸弹。

    “结婚,和谁啊?”宋依诺忽然想起一个人来,惊诧道:“薄慕年?是他吗?”

    “是啊,就是他。我们猜得没错,他让我拿身份证和户口簿是要和我结婚。”韩美昕也不知道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高富帅看中了。

    “天哪,没想到真的是他。”宋依诺为韩美昕感到高兴,薄慕年这个人几乎零绯闻,对自身的要求也极高,美昕嫁给他一定会幸福的。

    “依诺,怎么办?我舍不得你,我搬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办?”韩美昕倾身抱着她,她最不放心的还是宋依诺。

    “我这么大的人了,你不用担心我。对了,你结婚通知伯父伯母了吗?”宋依诺知道,韩美昕的父母都是很简单的人,他们只有美昕一个女儿,宝贝得很。

    “暂时还不打算告诉他们,我跟薄慕年又不是恋爱结婚,在现在这种闪婚闪离的时代,说不定过几天我就回来陪你了。”韩美昕说。

    “去你的,我才不要你陪,你还是去陪薄大少吧。”宋依诺戏谑道。

    韩美昕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她问宋依诺,“依诺,女人的第一次,是不是很痛啊?”

    宋依诺一愣,随即明白她问的是什么,她想起她莫名失去的第一次,整张脸瞬间变得惨白,她说:“很痛,痛不欲生!”

    韩美昕没有注意到她异样的神色,她跌坐在床上,完蛋了,早知道这么恐怖,她不应该答应跟薄慕年领证的——

    韩美昕搬走的第三天晚上,宋依诺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听见门铃响,她像往常一样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时,她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

    唐佑南站在门外,一手撑着门板,半个身体已经探进门里来。宋依诺见大势已去,她索性放开门,站在玄关处,警惕地盯着他,“你来做什么?”

    唐佑南手里拎着打包的外卖,径直在玄关处脱了鞋子,光着脚往厨房里走去,“我听说韩美昕搬走了,怕你一个人不好好吃饭,就打包了外卖过来陪你吃,你还没吃饭吧?”

    宋依诺抿着唇没说话,美昕搬走了,她一个人没做饭的欲.望,刚烧了开水准备泡碗方便面吃,门铃就响了。她以为是美昕又忘了带钥匙,如果她知道门外是唐佑南,她一定不会开门。

    唐佑南看见琉璃台上有袋拆开的方便面,他说:“你晚饭就打算吃这个?”

    宋依诺关上门,快步走过去,“我晚上吃什么不劳你操心,还有,还有五天就要开庭了,我希望你言而有信,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唐佑南眉心微蹙,“依诺,我只是想关心你,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难道我们见面,除了谈离婚的事,就没有别的话题可聊了吗?”

    “那你就签了离婚协议书,再来跟我聊别的话题。”宋依诺咄咄逼人道。

    唐佑南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看着面前倔强的宋依诺,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沉默地将外卖盒子里的东西装进盘子里,然后打开微波炉放进去,调好时间,他按了开始。

    宋依诺没有管他,径直泡她的方便面。泡好方便面,她端着碗走进餐厅。唐佑南听见餐厅里传来呼哧的吸溜面条的声音,脸色铁青。

    他站在厨房门口,望着埋头吃面的宋依诺,说:“依诺,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那天你走进病房,阳光洒落在你身上,你就像精灵一样闯进了我的世界,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那天的笑容。对不起,依诺,这五年,我剥夺了你的笑容。我会在离婚协议书签字,”

    宋依诺吃面的动作一顿,她抬起头来,看着灯光下的唐佑南,她轻叹一声,说:“吃饭吧,吃完你就离开,以后不要再来。”

    唐佑南见她不再像刚才那么抗拒,他顿时笑开,“我去端菜,我买了你最爱吃的香辣蟹,味道很不错的。”

    唐佑南转身进了厨房,宋依诺怔了怔。门铃忽然响了起来,她放下筷子,起身去开门,看到站在门外拎着外卖的沈存希,她想起还在厨房里的唐佑南,她莫名心虚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