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73 口水都吃过了,一碗面算什么?

    沈存希看见她来开门,俊脸上有着明显的笑意,嘴里却还抱怨着:“怎么这么慢?你家这什么破公寓,我到楼下就停电,害我爬十楼上来。累死我了。”

    宋依诺脑袋木木的,他这是在向她撒娇吗?可……唐佑南在里面,他们要是撞上了,应该比火星撞地球还恐怖吧。见他要往屋里走去,宋依诺下意识挡住他的去路。

    她望着他,为什么面对他时,她会有种藏了野男人在家的心虚感,明明唐佑南才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宋依诺紧张的舔了舔唇,“那个……”

    “依诺,是谁啊?”身后传来唐佑南询问的声音。

    宋依诺头皮发麻,看着面前的男人瞬间黑沉下来的俊脸。她心跳得很快,有种到了世界末日的恐慌。沈存希目光锐利地盯着她,沉声喝问:“不让我进去,是因为屋里藏了他?”

    宋依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无法解释,因为她听到唐佑南的脚步声渐渐朝这边移动,他很快就会走到门边,然后看见站在门外的沈存希,到时候她该怎么解释这一团混乱?

    她心跳得越来越快,目光哀求地望沈存希,小声道:“你走吧,被他看见你来这里不好。”

    沈存希攥紧了拳头。身高的优势,他看到客厅桌子上摆着两双筷子,他怒不可遏,上次的散伙饭没吃够。居然改家里继续吃了?这个满嘴谎话的小骗子!

    沈存希一声不吭,但是他的态度很明显。他要进去。他才不会给他们独处的机会。木叼长血。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沈存希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宋依诺心跳如擂鼓,她不怕沈存希误会她,她怕的是让唐佑南知道沈存希的存在,对沈存希很不利。

    她急中生智,忽然踮起脚,在沈存希脸颊上吻了一下,她克制着扑通扑通跳得格外欢畅的心跳,满脸哀求,“拜托。”

    沈存希脸颊一酥,他紧盯着她的小脸,没想到她会主动吻他。那一瞬间,他心软了,不想逼她。可是就这么离开,他到底不甘心。他微微俯下身来,含着她的唇,在她唇上重重咬了一口,低声道:“利息。”

    说完,他便转身往楼道走去。

    宋依诺心跳几欲成疯,唇上还残留着他留下的轻微刺痛,她耳根子瞬间红透。唐佑南走到她身后,望着空空的楼道,问道:“谁啊?”

    宋依诺刚才差点没被吓死,她缓了缓神,神情还有几分迷茫,她说:“敲错门了,应该是楼上的,进去吧。”

    站在楼梯上的沈存希听她这么说,气不打一处来。他突然折身回去,在宋依诺快要将门合上时,他一脚卡在了门边。

    黑影罩下,宋依诺惊慌失措的抬头,看到沈存希站在面前,她一时惊愣住,心跳都停止了。沈存希二话不说推开门,大步走进去。

    宋依诺见他如入自己家里一样随意,她吓得腿软,他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唐佑南看见沈存希走了进来,他微微蹙眉,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在悄然滋生,“四叔,你怎么会来这里?”

    沈存希大赤赤地走进去,连鞋也没换,拎着外卖径直进了厨房。微波炉正在运转,嗡嗡的发出声音,吵得他心烦气躁。他扯了扯领带,将外卖放在琉璃台上,然后一不小心,把唐佑南的外卖扫进了垃圾桶了。

    跟过去的唐佑南见状,无语到极点。

    “四叔,你为什么来依诺家?”唐佑南现在也管不了外卖了,他只想知道沈存希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刚才敲门的是他吗?

    宋依诺反应过来,连忙关上门,心惊胆颤地走过去,生怕沈存希说出什么惹唐佑南猜忌的话,她连忙道:“我们公司正在竞争沈总投资的项目,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沈总,沈总刚好在这附近,所以就请他上来坐坐。”

    唐佑南的目光在宋依诺与沈存希身上来回扫视,他望着沈存希自顾自的拿盘子装外卖,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是这样吗?”

    宋依诺差点被沈存希自在的举动给吓死,她疾步走过去,从沈存希手里接过盘子,说:“我来吧,哪里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

    沈存希看她吓得小脸发白,拿盘子的手都在发抖,不由得冷哼一声,就她这胆子,也敢脚踏两条船?他转身盯着站在厨房门口,目光探究的望着他们的唐佑南,他目光讥诮,“不然你以为是怎样?我和她偷情么?”

    “啪”一声,宋依诺手里的盘子摔进了水槽里,沈存希这混蛋,他是故意的吧?她转过身去,颤巍巍道:“沈总真会开玩笑,厨房里很热,你们出去坐吧。”

    沈存希若是遮遮掩掩,唐佑南还会怀疑,听他这么光明磊落的质问,他反倒觉得不可能。沈存希眼高于顶,怎么会看上宋依诺?一定是他想多了。

    “四叔,出来坐吧。”唐佑南的态度,就像这个家的男主人。

    沈存希感觉十分刺眼,心里攥着股怒气,是咽不下去也发泄不得。他冷着脸走出厨房,来到餐厅,在宋依诺之前坐的位置上坐下,面前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他20岁后就不吃这种垃圾食品了,此刻看着碗边的唇印,他却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唐佑南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眼睁睁地看着沈存希吃宋依诺吃剩的方便面,他说:“四叔,那是依诺吃过的。”

    沈存希从面碗里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唐佑南,十分无辜道:“是么?”问完,他埋下头去继续吃。

    唐佑南心里那股怪异感变得越发强烈,沈存希会吃别人吃剩的东西?他记得小时候,他们被爷爷接回沈家,他比沈存希小两岁,却是叔侄关系。

    有一次,沈存希放学回家,在路上买了根冰淇淋回来,他看着馋得不行,就趁他不注意,扑过去咬了一口就跑。当时沈存希发了很大的脾气,追上他将他打得鼻血长淌,然后把剩下的冰淇淋砸他脸上,他说:“我才不吃别人吃过的东西。”

    他嫌弃的神情令他记忆犹新,可他现在却吃宋依诺吃剩的方便面,这一幕实在诡异得让他难以接受。

    宋依诺将热好的香辣蟹端出来,就看到沈存希在吃她的方便面,她吓得差点把一盆香辣蟹扣唐佑南身上,这个男人从进屋到现在,每一个举动都在提醒唐佑南,他和她的关系不寻常。

    这么下去,她迟早要被他吓出心脏病来。

    “沈总,这是我吃过的,您要喜欢,我重新给您泡一碗。”她将香辣蟹放在餐桌上,伸手欲端走方便面,下一秒,她的手被沈存希毫不留情的拍开。

    “我就喜欢吃这一碗。”沈存希捧着面碗,将面汤喝得一干二净,末了还回味似的咂了咂嘴。

    “……”

    唐佑南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从沈存希出现开始,宋依诺都是毕恭毕敬的喊他“沈总”,不是“四叔”,也不是“姐夫”。这样生疏的称呼,本来没什么,但是却像是刻意强调她和沈存希不熟。

    反观沈存希,似乎偏偏跟她作对,她越是表现他们之间不熟,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说明他们之间很熟。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四叔,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不喜欢吃别人吃过的东西。”唐佑南不动声色的发问。

    沈存希扫了宋依诺一眼,煞有介事道:“口水都吃过了,一碗面算什么?”

    宋依诺踉跄了一步,真的快要被他吓死了,她的心跳扑通扑通的狂跳,快要无力负荷了。她错了,错得太离谱了,她不该放唐佑南进来,不该放沈存希进来,特么好好一个晚上,她为什么要作死的把这两只招惹进家门,搞得自己现在跟偷了汉子一样狼狈。

    “沈……”

    “口水?”唐佑南目光幽幽地扫向站在一旁的宋依诺。

    宋依诺头皮一紧,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有些事情,越描越黑。反正从沈存希踏进她家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今晚是个令她惊心动魄的一晚。

    “你们慢慢聊,我去热菜。”宋依诺决定暂时离开风暴中心,免得一会儿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惹了那位爷,让他说出让人更浮想连翩的话来。

    唐佑南收回目光,看着餐桌对面的沈存希,直觉告诉他,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但是他又不肯相信。沈存希连宋子矜都看不上,又怎么看得上宋依诺?更何况宋依诺还是他老婆。

    宋依诺一离开,餐厅里的气氛就变回了正常,沈存希根本不屑向唐佑南解释什么,要不是顾忌宋依诺的感受,他分分钟就能灭了唐佑南,还容他在这里登堂入室,让他心塞!

    唐佑南心里一直膈应着沈存希说的那句“口水都吃过了,一碗面算什么”,口水,怎么吃的?他不会天真到以为,一对男女吃口水还能吃出接吻以外的新鲜吃法!

    可偏偏他又觉得沈存希不可能看上宋依诺,就只当他是在开玩笑。

    “四叔,我听说博翼在竞争你投资的那个项目,依诺还太年轻,看在我的面子,你多照顾照顾她,不要让她受委屈。”唐佑勉强忍下心里的疑虑,像个体贴的丈夫,殷切的希望沈存希照拂宋依诺。

    沈存希笑得凤眸都眯起来,他看向缩在厨房里不出来的宋依诺,说:“你不说,我都会好好照顾她。”

    照顾两个字的音,他咬得相当重,让人听不出来他是什么意思。

    宋依诺热好了菜,却不敢往外端,怕自己一出现在餐厅,沈存希就会把茅头对准她,把她射成一个筛子。可是她也不能一直躲在厨房里,她竖起耳朵,听外面的气氛似乎和谐起来,她才端上盘子出去。

    她把盘子摆放在桌上,说:“我吃饱了,你们慢用,我先回房了。”

    沈存希看着她匆匆逃离的背影,目光变得意味深长起来,他拿起筷子,反客为主道:“佑南,吃饭吧。”

    唐佑南回头望着紧闭的卧室门,他胃口全无,他站起来,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他说:“四叔,依诺累了,我们还是走吧。”

    沈存希搁下筷子,顺水推舟道:“也好。”

    他起身,往门口走去,唐佑南走到卧室门边,他敲了敲门,说:“依诺,我送四叔下楼,你不用出来了,早点休息吧。”

    宋依诺坐在床上,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儿,她听到防盗门被关上的声音,她顿时松了口气,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她差点被沈存希吓破胆。再来这么一次,她的心脏肯定会因为心力衰竭而提前报废。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依诺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她躺在床上没动,手机停了一下,又开始震动,她还是没有接听,第三遍响起的是短信提示音。

    她爬过去,拿起手机,点开短信,上面简单利落的三个字——接、电、话!

    她正要回短信,手机再度震动起来,她接通,那端就传来沈存希含怒的声音,“宋依诺,你下次再敢把野汉子放进家里,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宋依诺哭笑不得,被压迫了一晚,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胆上身,她忍不住反问道:“到底谁才是野汉子?”

    “你再说一遍!”

    隔着电话,宋依诺都能感觉到他浑身怒张的火气,她缩了缩脖子,很怂道:“我什么也没说,你不要对号入座。”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沈存希切齿道,真是气得不轻。

    “沈存希,你别得寸进尺啊。”宋依诺被他惹怒了,一晚上的心惊胆颤,让她这会儿都还没缓过气来,“你又不是我的谁,你管我放谁进我家。”

    那端传来沈存希阴恻恻的声音,“宋依诺,你有胆子给我开门,我让你知道我是你的谁!”

    大抵是气狠了,宋依诺听见他甩上车门的声音,看样子是要冲上楼来收拾她,她连忙求饶道:“爷,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回去吧,我向你保证,我再也不放任何野汉子进我家了。”

    沈存希站在车外,抬头望着小区里的万家灯火,他忽然软了语调,“诺诺,你乖一点。”

    宋依诺一怔,他很久没有喊她诺诺了,这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有种缠绵悱恻的味道,此刻却让她莫名心酸,“沈存希,你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电话那端沉默半晌,忽然挂了电话。

    宋依诺拿下手机,看着屏幕亮了一下,然后又黑了下去,她怅然若失。她将手机扔在床上,倒下去,在床上挺尸,过了一会儿,她坐起来,拿起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过去。

    等她意识到自己发了什么,想要挽救时,已经来不及,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屏幕上跳出“发送成功”四个字,她愣了三秒钟,然后扔了手机,扯过空调被捂住自己,“啊,不活了,丢死人了……”

    沈存希转身上了车,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点开来,短信箱里躺着一封未读短信,发信人诺,他点开,屏幕上写着:“四哥,我跟唐佑南真的没什么,你不要误会,好好开车,明天见!”

    短信内容没什么特别,最特别的是“四哥”两个字,他没想到,她第一次喊他四哥,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用这种方式,他心口一阵激荡,真想听她亲口喊他一声四哥。

    他来来回回看了不下五十遍,越看唇边的笑意越深,心情也莫名变好了,最后他将手机放回橱物格里,驾车离去——

    唐佑南回到玉景苑,他的心情十分复杂,刚才他和沈存希一起下楼,他有种感觉,沈存希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否则他怎么会那么熟门熟路?

    然而沈存希的态度一直冷冷淡淡的,让他琢磨不透。直到他上车时,沈存希忽然叫住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佑南,做人不能太贪心,什么都想握在手里,最后什么都握不住。”

    沈存希看着他的目光似乎能洞悉一切,那一瞬间,他心虚的只想到了逃,他迅速上车,开车离去。当初和宋子矜上床,他都没有感到心虚,只有无限的快感与刺激。

    可是刚刚,他却心虚了。他这么拼命的纠缠宋依诺,仅仅是因为他还爱她吗?

    打开门,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去,这段时间他感到很累,那种由心而生的疲惫,让他无所适从。只有在宋依诺身边,他才能平静下来,重新审视自己。

    他没有开灯,径直走了进去。最近他回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多,人在即将失去时,总是下意识想抓住些什么,哪怕是缅怀过去,也比一无所有强。

    但是在这里,他回想起来的,只有他带着女人回来的糜乱生活,还有宋依诺收拾行李绝决离开的背影。

    他坐在沙发上,仰头望着天花板,眼前忽然出现一团黑影,还有长长的头发,他吓得不轻,倏地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心惊胆颤地瞪着黑暗中那道身影,“谁?谁在哪里?”

    宋子矜本来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的,没成想会把他吓成这样,自己也吓了一跳。忽然,客厅里灯光大作,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唐佑南看清客厅里的人是宋子矜,俊脸瞬间沉了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子矜听他质问,神情不悦,她绕到沙发上坐下,想起上次在这里,被唐佑南压在身上,她就忍不住心跳加速,她拂了拂头发,风情万种地望着他,“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佑南,最近为了避闲,我们好久没见面了,我很想你。”

    唐佑南刚从宋依诺家出来,这会儿他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宋子矜。看见她,他就会想起他这一年的荒唐。当初与她欢好的刺激与快感,此刻都成了控诉他不忠不孝的事实。

    他冷着脸,并不为宋子矜的搔首弄姿所惑,下逐客令,“宋子矜,我在沈家大宅说的话你当耳边风了吗?我说过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宋子矜只当他余怒未消,那天他强要她的时候那么勇猛,怎么会真的不想见他?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她和沈存希离婚后,狗仔队想要挖出内幕,在宋家外面盯梢,盯得很紧。她不敢轻举妄动,忍了好几天,今天趁记者不注意,她才逃了出来。

    她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唐佑南,想念他结实有力的怀抱,想念他身上独特的男性味道,更想念他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占有的力道。好多天了,她给他打电话他不接,发短信也不回,她很害怕他真的抛弃了她。如今她被沈存希净身出户,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他了,更何况她还怀了他的孩子。

    她站起来,缓缓朝他走去,“佑南,我要怎么做,你才会消气?”

    “从我眼前消失!”唐佑南勾起薄唇,冷冷道。

    宋子矜还是没有生气,她走到他身边,巧笑倩兮道:“欲求不满么?这么大的火气?人家好容易跑出来见你一面,你忍心这么对人家么?”

    唐佑南没想到自己的态度都这么冷漠了,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他退开几步,皱眉道:“宋子矜,你还有自尊吗?”

    宋子矜看着他,“佑南,当我决定躺在你身下那一刻开始,我的自尊就被狗吃了,否则我怎么会背着沈存希跟你偷情,现在还被他逼得净身出户的地步。佑南,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如今我离婚了,你马上也要跟宋依诺离婚了,我还怀了你的孩子,你不娶我你娶谁呢?”

    “谁说我要跟依诺离婚?”唐佑南斜睨着她,面无表情的反问。

    “宋依诺要不是对这段婚姻已经彻底绝望,她会把你告上法庭?佑南,你心里清楚,你跟她不会有结果,你现在不肯放手,只是因为你不甘心。我可以等你,等你平复心情再娶我,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等,它马上就两个月了,再过一个月,我的肚子就遮不住了。”宋子矜了解宋依诺的个性,既然她那么绝决的把唐佑南告上法庭,她就绝不可能再回头。

    唐佑南冷笑:“只要我不放手,她赢不了。还有,去把孩子打掉,就算全世界的女人死绝了,我也不会娶你这种女人。”

    宋子矜终于被他激得动怒了,她说:“我好好跟你说话,你非得要跟我拧着来是不是?我这种女人怎么了?我这种女人也让你痴迷了一年,你现在用完就想丢?那也要看我答不答应。”

    “宋子矜,你还要不要脸?”唐佑南被她无耻的话给气笑了,当初他怎么会鬼迷心窍的跟宋子矜搞在一起了?

    宋子矜劈手指着沙发,说:“唐佑南,你记不记得,在这个沙发上,你占有了我的第一次,你告诉我,你会娶我,会给我幸福,你现在说翻脸就翻脸,既然不想娶我,当初为什么要承诺娶我,为什么要搞大我的肚子?你这样三心两意的男人,难怪宋依诺要跟你离婚!”

    “啪”唐佑南气极,一耳光甩了过去,宋子矜被他甩偏了头,她捂着脸,不敢相信他会动手打她,“你……”

    唐佑南垂下手,在身侧紧攥成拳,他冷血无情道:“你现在知道我是什么样的男人,就乖乖去把孩子打掉,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不会娶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他大步走向玄关,摔门而去。

    宋子矜捂着脸,满目怨恨地瞪着大门,唐佑南,你想甩掉我,没门!——

    门铃响起来时,宋依诺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与业之峰的第二轮PK马上就要开始,她正在整理这次参赛的业主信息,因为太累,就想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结果就被门铃吵醒了。

    她拿起书桌上的闹钟看了一眼,已经快十一点了,谁会来?

    门铃声响得急,显示着门外的人耐心全无,有了先前的教训,这次她打开猫眼先看看门外是什么人,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开门。

    当她看到站在门外的宋子矜,忍不住自嘲的笑了,她今天是有多受欢迎,一个二个都来找她。

    她下了锁,转身往卧室走去,刚走了两步,就听门外的宋子矜开始乱骂起来,“宋依诺你这个狐狸精,不要脸的小三,你给我开门,我今天要撕了你。”

    宋子矜砸得门板砰砰作响,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格外惊心。宋依诺心里一惊,下意识就想到宋子矜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和沈存希暧昧不清了。

    “宋依诺,你出来,你敢偷我老公,就别躲在屋里当缩头乌龟。”宋子矜尖锐的声音吵醒了左邻右舍,纷纷开门来骂,“哪里来的疯子,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宋依诺见邻居们都出来了,她也不好再关着门,让宋子矜闹得更难看。她打开门,看到外面泼妇一样的宋子矜,她忍无可忍,一耳光甩过去,“宋子矜,你给我清醒点!当小三当得你这么无耻,我也是醉得不清!”

    宋子矜刚被唐佑南甩了左脸,现在又被宋依诺甩了右脸,她气得抓狂,一耳光就朝宋依诺甩去,宋依诺眼疾手快,抓住她的手,她怒道:“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够么?半夜跑我这里来发什么疯?”

    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堵在楼道上,宋依诺和韩美昕在这里住了五年,跟邻里关系也很好,他们都很喜欢这对姐妹花,也从来没见她俩带什么乱七八糟的男人回来,这会儿有人挺身而出,说:“我说这位小姐,自己不要脸就算了,不要欺负宋小姐善良,宋小姐善良,不代表我们就是好欺负的。”

    “是啊是啊,宋小姐在这里住了五年,人品那是绝对没问题的,你就别在这里秀你的下限了。”

    附和的人越来越多,宋子矜被抢白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她甩开宋依诺的手,推开门走进屋里去。宋依诺没拦住,眼睁睁看她进去了。

    邻居们见状,有人怕宋子矜对宋依诺不利,要去把她抓出来扔出小区去,宋依诺怕把事情闹大,她连忙阻止,她向邻居们赔礼道歉,“对不起啊,我姐磕了药,脑子不清醒,吵到你们休息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两人是姐妹啊,妹妹看起来温柔善良,姐姐怎么这么极品?

    送走邻居,宋依诺关上门,走进客厅,她双手抱胸,不耐烦地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宋子矜,“说吧,你跑这里来干什么?不会就是为了丢人来的吧。”

    宋依诺以为她还要发疯,结果半天都没动静,然后她看到她脸上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她震惊极了,宋子矜很少哭,她就是那种宁愿让别人哭,也不会让自己哭的女人。但是现在,她居然在她面前哭了。

    她垂下手,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到底怎么了?”

    宋子矜不说话,默默的擦眼泪。

    宋依诺这人最不好的一点就是心软,看宋子矜在她面前哭,她就没辙了,她站起来,努力让自己变得铁石心肠,她说:“你要哭就哭,我回房了,你哭够了就走吧,记得把门给我带上。”

    宋依诺刚转身,身后传来“扑通”一声,她转过头去,就看到了她这辈子从没想过会看到的一幕。向来趾高气昂的宋子矜,居然跪在了她面前。

    “宋子矜,你……”

    宋子矜笔直的跪着,她抬起头来望着宋依诺,她说:“依诺,你说得对,我做了这么多不可饶恕的事,下跪求饶都不为过。我现在向你跪下了,求你把佑南让给我。”

    宋依诺连退了几步,才稳住身体,她没有伸手去扶宋子矜。她想过有一天宋子矜会向她求饶,但是没想过她会真的向她下跪。可她不是请求她宽恕,而是请求她把唐佑南让给她。

    为了唐佑南,她居然愿意向她下跪!

    “你知道吗,依诺,沈存希让我净身出户,他早就知道我和佑南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他却一直隐忍不发。直到前些天,他提出跟我离婚,为了不让那些照片曝光,我只能答应净身出户。依诺,我现在除了佑南和这个孩子,已经一无所有了。你是这个孩子的小姨,你那么善良,你不会忍心看到他一出世就没有爸爸,对吗?”宋子矜的声音里没有半点做错事的悔恨,她一直都认为,她没有错!

    宋依诺瞳孔大张,“你说……姐夫早就知道你们……”

    “是的,他早就知道,比你知道的更早。依诺,求你答应我,不要跟我抢佑南,好不好?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要是失去佑南,我会死的。”

    宋子矜的声音渐渐远去,宋依诺震惊得无以复加,沈存希居然比她更早知道唐佑南和宋子矜在一起。不是他们车震掉进河里那晚,是比那晚更早,但是他没有阻止,反而由着他们肆意妄为,这说明了什么?

    宋依诺不敢去想,沈存希的城府深得有多可怕。她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如果这一切都在他算计中,如果……那么他刻意接近她,又是为了什么?

    宋依诺脑子里乱糟糟的,无数个想法在脑海里闪过,但是她一个都抓不住,她的心彻底乱了。

    “依诺,你答应我,跟佑南离婚,不要跟我抢佑南,好不好?”宋子矜看她摇头,以为她是在拒绝,她拼命哀求。妈妈说过,宋依诺心软念旧情,只要求她,她就一定会答应她,可是为什么她还是摇头,是她的哀求不管用吗?

    宋依诺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宋子矜,看她两边脸颊都肿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样子好不狼狈,她说:“不管有没有你,我和佑南都回不去了。你走吧,我不会跟你抢。”

    说完,她转身进了卧室。

    宋子矜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诺,她一秒钟都没有多待,拎着包离开了。

    门外传来防盗门被关上的声音,宋依诺无力的滑坐在地上,她撑着额头,耳边不停响起沈存希说的话。

    “吻也吻了,抱也抱了,睡也睡了,你让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痛就告诉我,别忍着!”

    “以后叫我四哥,叫错一次,就惩罚一次。”

    “诺诺,记住,以后我是你的男人,不是你的四叔姐夫!”

    “我喜不喜欢你,你不知道?”

    “你在我心里很重要!”

    “诺诺,你乖一点。”

    她的心砰砰直跳,她忽然站起来,拿起包和钥匙,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已经夜深了,她飞快往门外跑去——

    韩美昕搬进薄慕年位于清水湾的别墅那天下午,管家告诉她,薄慕年出差了,她顿时松了口气。嫁给他是一时冲动,但是她却要为她的冲动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们之间没有爱情,甚至连相互了解都谈不上。她答应嫁给他,除了因为公司续约的事,还有就是如他所说,错过了他,她不会再遇见比他条件更好的男人。

    可是当她冷静下来,她却开始后悔,特别是一周四次的夫妻义务,更让她紧张与害怕。听到薄慕年出差,她甚至希望他永远不要回来了。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三天后的早晨,管家告诉她,薄慕年今天回来,晚饭在家里吃,希望她准点回家。

    韩美昕一整天都在走神,薄慕年出差的第二天,就叫助理送来了他们律师事务所的续约合同,诚信十足。他这么守信,会不会回来的当天晚上,就要叫她履行义务?

    韩美昕看着时钟的指针不停逼向五点半,她恨不得钻进去把指针扳回去。可是最终,她还是不得不下班,不得不回清水湾别墅。

    她磨磨蹭蹭走进别墅,一眼就看到停在门前的劳斯莱斯幻影,她忍不住想叹息,看来她终难逃被啃的命运了。既然如此,她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接受现实。

    她来到玄关处,手机响起来,她抬头,就看到从二楼下来的薄慕年,他穿着黑色衬衣黑色西裤,灯光洒落在他身上,衬得他容颜似玉,帅气逼人。

    他衣袖挽起,听到手机声音在玄关处响起,他看过来,看到她时,他勾了勾薄唇,冷声道:“五点半下班,八点才到家,我还以为你逃跑了。”

    韩美昕垂下眸换鞋,然后力持镇定道:“我韩美昕的字典里没有逃跑两个字。”

    “希望待会儿回房,你还能保持这种心态。”薄慕年从楼梯上走下来,一句话就差点让韩美昕破功。她咬了咬唇,将手机与包放在客厅沙发上,跟在他身后进了餐厅。

    餐桌上的气氛,只能用安静得诡异来形容。韩美昕想说点什么来缓解尴尬,但是看薄慕年专心吃饭的样子,她只好忍了。比淡定是吧,我也能淡定。

    吃完饭,薄慕年起身回楼上,临走前,他瞥向正在喝汤的韩美昕,黑眸里掠过一抹精光,他说:“吃完饭就去洗澡,我九点半回房。”

    “咳咳咳”韩美昕被汤呛着了,她抬起头望着薄慕年,他已经转身往楼上走去。韩美昕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不淡定了——

    宋依诺打车来到依苑,付了车费,她站在别墅外面,此时已经十二点了。依苑所处的位置本来就比较僻静,此刻更是安宁。

    她的心跳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她站在铜门外,盯着墙上安装的门铃,她举起手,犹豫了很久,她忽然闭上眼睛,把心一横,按下门铃。

    门铃一声声响起,每一声都像是敲在她心上,让她忍不住想退缩想逃跑。

    门开了,她该问他什么呢?问他是不是早就知道宋子矜和唐佑南出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可是问这些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

    宋依诺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因为宋子矜说的那些话就跑来质问他,如果他回答是呢?她要怎么办?她越来越后悔,她不该来这里,因为她没有任何立场质问他。

    她倏地转身,正要离开,就看到站在枫树下的沈存希,他一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一手挽着西装,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看了多久。

    宋依诺忽然慌乱起来,看他一步步朝她走来,她慌得想逃,可双脚却像是定在原地了一般,让她移不开步伐。

    沈存希在她面前站定,清俊的容颜上有着显而易见的诧异与惊喜,“诺诺,你来找我?”

    他离得很近,近到她能够闻到他身上清冽的男性气息,她心慌极了,脑子里更是乱得一塌糊涂。

    沈存希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她半夜来这里找他,他很开心,但是他们不能一直站在门外,有了前车之鉴,他不能再把她暴露在危险中。

    他在门上按了密码,宋依诺看见,那数字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门开了,沈存希站在门边,看着她,说:“进去再说。”

    宋依诺站在门边没动,在沈存希挑眉望过来时,她突然问道:“沈存希,你和宋子矜离婚,是因为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