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77 怎么还会脸红?

    宋依诺站在浴室里十分捉狂,这个男人是把她家当成他家一样自在了?她一手叉腰,一手捂着额头,半晌才弯下腰,伸出一根手指头勾起裤子。扔进了一旁的盆子里。

    她走到洗脸盆前,拿牙刷重新挤好牙膏,慢条斯理的刷了起来。她看着镜子,不知怎么的,镜子里就浮现沈存希裹着她的草莓浴巾的妖孽模样,然后走着走着,浴巾掉了,再然后……

    宋依诺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她拍了拍发烫的脸颊,暗斥自己:宋依诺,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别想了,想想清心咒。大悲咒什么的。

    结果她努力的想清心咒时,沈存希裹着草莓浴巾的模样又浮现在她脑海里,这一次,他站在清心咒符上面,直接扯了浴巾,然后朝她扑来。

    “啊!”宋依诺低叫了一声,清醒过来,看着镜子里正在胡思乱想的自己,她捂住额头呻吟起来,再也淡定不下去。她迅速刷完牙,将牙刷扔回杯子里,却不知道刚才那牙刷,正好跟沈存希刚才用的是同一支。

    她走出洗手间,径直进了卧室。原本在餐厅里吃醒酒汤的沈存希,居然躺在她的床上,身上的浴巾被他扯掉。随意的挂在椅背上,他趴在枕头上,似乎正在补眠。

    宋依诺一看,肺都要气炸了,他腰间搭着她的薄被,露出结实有力的男性上半身,整个儿与她卧室的风格不搭,偏偏又奇异的很融洽。

    “沈存希,这是我的床,你给我起来!”宋依诺气急败坏的走过去,知道他什么也没穿。她不敢掀了薄被,让自己下不来台。

    沈存希从粉色kitty猫枕头上抬起头来,整个人都处于萌萌哒的状态,他凤眸半睁,还有些迷糊,“昨晚在沙发上睡了一晚,硌得我浑身好不舒服,让我睡一觉。乖啦,别吵!”

    “你要睡就回家去睡!”宋依诺气得要命,只要一想到他浑身不着一物的睡在她床上,她就心跳加速,这个妖孽,就不能给她安生一点吗?

    早知道昨晚把他带回家,会变成赶不走的牛皮糖,她就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沈存希掀了掀眼皮。没动,眼皮耷拉着,似乎又要睡过去了。

    宋依诺拽不动他,心里又羞又急,“沈存希,你快起来,我还要去上班,你留在我家不合适!”万一有人来,撞见他在她家,到时候她十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沈存希大手扣住她的手腕,微微使了力,宋依诺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床上,他另一手绕过她的脖子,将她拉下来,他抬起上半身,薄唇印在她唇上,吧唧了一口,迷迷糊糊道:“乖一点,别吵我!”

    说完,他又倒在床上,似乎真的睡过去了。

    宋依诺僵坐在床边,她呆呆地抚着发烫的唇瓣,看着他的睡颜,睡着的他五官都柔和下来,像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他看起来似乎很累,她心软了,不忍心再吵他,只得由着他去。

    她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直到他的呼吸声变得均匀绵长,她才站起身来,走到衣柜旁,找出她上次给他买的内裤,放在枕头旁,她转身出去了。

    卧室里,沈存希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睡得正沉——

    宋依诺来到厨房,沈存希在她家,她不可能真把他丢这里,然后放心去上班。她左思右想,转身出去,拿起手机,给李总打了个电话。

    “李总,我早上要去趟建材市场,恐怕没办法参加晨会了,我向您告个假,您看行吗?”宋依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内庭的景物,小区里有孩子在下面玩耍,十分热闹。

    李总最近将筹码全压在了宋依诺身上,上次的pk,博翼以一分之差输给业之峰,他就看到了宋依诺的实力。只要用心将她打磨,假以时日,她一定会成为装饰业界里的一匹黑马,“小宋,你尽管去忙,晨会的内容,我会让云云记录下来交给你,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专心准备第二次竞争的设计稿。”

    “谢谢李总,那我挂了。”宋依诺挂了电话,心里还是有点内疚,昨天她就没去公司,今天还是不去公司,只怕公司里的人又要说她恃宠而骄了。这都要怪卧室里的那个妖孽男,要不是因为她,她哪里需要撒这样的谎。再这么下去,恐怕她要回家吃自己了。

    宋依诺回到厨房,粥已经熬好了,她就着泡菜吃完早餐。想到沈存希的衣服还在洗手间盆子里放着,他一会儿醒了没衣服穿,她只得认命的去给他洗衣服。

    衣服上的酒精味道很浓,还有一股独特的男性气息,她放了洗衣液,轻轻搓洗。轮到内裤时,她挣扎了许久,她还从来没有给男人洗过这么私密的东西,她瞪着内裤半晌,做了几数次心里建设,才闭上眼睛拿起来,速度搓洗干净。

    洗完衣服,她拿衣架挂起来,拿到客厅用风扇吹,以免他待会儿醒了没衣服穿。

    做完这一切,宋依诺走进卧室,看见沈存希还是刚才的姿势,将头埋进她的枕头里,露出轮廓鲜明的侧脸。她轻手轻脚走进去,来到书桌旁,抱起笔记本电脑出去了。

    第二次的pk,据说会请十一位专业的人员进行品评,从用料材质到设计稿,还有报价,要求都特别高。这一战,她没有把握能胜业之峰,毕竟摸透了业主的性格特征,还能迎合他们的喜好。但是这些专业人员却是从各个方面进行考量,想要投机取巧,却是不可能的。

    她抱着电脑,坐在地垫上,一边翻笔记,一边对着设计稿进行修改。她修改了一会儿,看着呼呼旋转的风扇,心思飘远了。

    沈存希这个妖孽不仅霸道,还很任性。昨天那么多人看着,他也不管不顾。跟他在一起,她迟早要吓出心脏病。可是明知道很危险,明知道不应该,她昨晚还是把他带回来了。

    唉,她叹息了一声,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她回过神来,看了看面前的设计稿,上面居然写了好多遍沈存希,她大惊失色。完蛋了,这是她的设计稿啊。她捂着额头呻吟,她真的快要疯了!

    宋依诺弄了一早上,终于将设计稿恢复了原状,她不敢再走神,以免一会儿又给自己找事做。时间如流水般,勿勿流走,宋依诺伸了个懒腰,抬腕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沈存希还在睡。

    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她走到衣服旁,伸手摸了摸,衬衣料子薄,已经快干了,但是裤子还是湿的,根本不能穿。她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给他买套新的,或是让严秘书送衣服过来。

    她突然想起楼下小区外面,新开了一家男装店,虽然比不上这意大利奢侈品牌尊贵,但是凑和一下应该还行,她拿起钱包出门。

    小区外面的男装店,是潮流前行的分店,宋依诺在里面转了一圈,挑了一套比较休闲的t恤与长裤,她付了钱,又去旁边的超市买了新鲜的蔬菜与肉类。

    回到公寓,沈存希还没醒,她将衣服放在床边的椅子上,然后拿起草莓浴巾转身出去了。关门的轻响,惊醒了沈存希。他揉了揉眼睛,撑身坐起来。他目光迷离的扫了一眼卧室,想起自己在哪里。

    呼吸里满是女人的身上的幽香,难怪他这一觉睡这么沉。他唇角微弯,掀开薄被起身下床。搭在椅子上的浴巾不见了,椅子上多了一套男装,看样子是新卖的。

    他的手指触碰到一个硬硬的盒子,他垂眸看去,一个黑色的盒子静静躺在枕边,是他常穿的牌子。他想起上次在万达的情形,唇角的笑意更明显。

    原来她真的去专柜里买了内裤,还一直保存到现在,是想着他哪天会来用得上吗?沈存希这么想着,顿时心花怒放起来。还说对他没感觉,这个口是心非的小骗子!

    沈存希拆开盒子,拿出短裤,子弹内裤十分性感,她倒是很有眼光。他穿上裤子,看了一眼搁在椅子上的男装,他直接视而不见,就这么起身出去了。

    厨房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沈存希光着脚晃进厨房,看她站在琉璃台前做午餐,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的腰,将下巴搁在她肩胛处,感觉到怀里的娇躯瞬间紧绷,他心情很好的问道:“中午做什么?”

    宋依诺浑身一僵,她想要从他怀里挣出来,“沈存希,你放开我,我要切菜。”

    “你切吧,我不打扰你。”话是这么说,可他一点都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你这样我怎么切啊?”宋依诺还没有发现沈存希就只穿了条内裤,否则这会儿头顶早就羞得直冒烟了。

    沈存希蹙了蹙眉头,依言放开了她,倒不是妥协了,只是怕她待会儿紧张切了手。腰上的力道一松,宋依诺顿时松了口气,她一边切菜一边道:“厨房里热,你出去看电视吧。”

    沈存希双手抱胸,没有出去,他说:“你中午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西红柿牛腩,还有一个宫爆鸡丁,还有一个素炒油麦菜。”宋依诺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轻松自然,视线却不敢触及身后的男人。

    “我很喜欢!”沈存希心里着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他穿上了她给他买的子弹内裤。

    宋依诺脸红了红,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他们是一对老夫老妻。这么一想,她就越发不自在了,她转身正要叫他出去,结果首先入目的便是他胸前的那两点凸起。木在农亡。

    她眨了眨眼睛,脑子有点懵,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时,她的脸迅速涨红,惊愣地瞪着他,她的目光迅速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看到他全身上下只有那一条子弹内裤时,她舌头打了结,“你……”

    “好看吗?”沈存希大大方方的站着,完全无视她震惊的模样,像只骄傲的孔雀,正开屏吸引着雌性孔雀的目光。

    宋依诺不得不承认,沈存希的身材相当完美,宽肩劲腰窄臀,性感得让人喷鼻血。这个妖孽,他一定是故意的,她明明把衣服放在椅子上,他不可能没看见。

    “……”宋依诺觉得头有点痛,他的高冷呢,为什么在她面前,他整个儿都变了一个人,她艰难的移开视线,说:“你去把衣服穿上吧,当心着凉。”

    这瓢冷水泼得沈存希脸上有点挂不住,他这样有着力与美的美男子,她居然视而不见!

    他上前一步,双手落在她肩上,将她的身体强硬的扳过来,眉宇间隐隐有了抹怒气,他质问道:“不好看吗?不好看那我脱了!”

    宋依诺快被他给逼疯了,他要脱了,身上不就什么都没有了。见他作势要扒掉裤子,她手忙脚乱的按住他的手,欲哭无泪道:“没有,好看好看,好看到爆,求你别脱了!”

    沈存希心情好转,他睥睨着她,又变成那个高冷腹黑的男人,他说:“早说嘛,非得让逼,真是不听话!”

    “……”宋依诺。

    沈存希满意的转身出去,在宋依诺这里碰了几次软钉子,他终于知道该怎么收拾她了。这丫头你越是软,她就越强,只有你比她更强了,她就屈服了。

    秀下限么?只要能抱得媳妇归,哪管什么下限!

    宋依诺靠在琉璃台上,脸红得快要滴血,她像是刚跑了八百米回来,精疲力竭。这个妖孽,她真的要被他逼疯了,他什么时候才会消停一点?

    沈存希回卧室穿上衣服,心情超级好,他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发型,转身出去了。

    睡了她的床,穿着她买回来的衣服,这些天的阴郁心情一扫而空。老大就是给力,怎么会想到把他扔到她家来?还是老大最了解他。

    来到客厅,宋依诺已经炒好了菜端出来,眼前黑影罩下,她抬头望去,就见沈存希已经穿上了衣服,她顿时松了口气,“吃饭吧。”

    沈存希接过她手里的盘子放在餐桌上,双手捧起她的脸,宋依诺躲闪不及,眼睁睁看着他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他满意的看到她的脸颊再度爆红,他温软的指腹揉着她的耳垂,调侃道:“吻了这么多次,怎么还会脸红?”

    宋依诺心里一悸,她狼狈的移开目光,刚要说话,唇上一麻,她垂眸看去,看到他修长漂亮的长指按在自己唇上,“去盛饭,好饿!”

    宋依诺呆呆地走进厨房,唇上被他手指按过的地方又麻又痒,她伸手抹了抹,耳根子又痒了起来。疯了,真是要疯了!

    盛好饭出来,沈存希已经椅子上坐下,看着桌上丰盛的午餐,他唇角微勾,端起豆芽汤喝了几口,暖暖的豆芽汤让空空的胃里舒服起来。

    以前宿醉,第二天起来一定会头疼,胃里也会难受,这次却完全没有那种要命的感觉。

    宋依诺将米饭放在他面前,然后拉开椅子坐下,自顾自的吃起来。沈存希一连喝汤,一边道:“你一个人住这么大间房子怕不怕?”

    “不怕,这里的物业很负责,来历不明的人不会乱放进来。”宋依诺说道。

    沈存希皱了皱眉头,“哪怎么还放那个渣男进来?”

    “……”宋依诺抬头瞪他,“不也放你进来了吗?”

    “所以这里不安全,你搬去跟我一起住吧,我那边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沈存希没有动怒,顺着她的话说道。

    宋依诺终于明白他绕这么大个圈子的用意,她放下筷子,抬头看着他,“我在网上贴了合租的信息,很快就会有人跟我一起合租,所以这里绝对很安全。”

    闻言,沈存希难得的没有多言,他低头继续吃饭,凤眸里却掠过一抹精光,合租么?

    吃完饭,宋依诺洗完碗出来,墙上挂钟指针已经指向十二点,她回房换衣服,她下午必须回公司一趟。还有许多细节,她要跟小组成员沟通。

    她换好衣服出来,看见沈存希大赤赤地坐在沙发上,正在看她的设计稿。宋依诺连忙跑过去,将电脑合上,“沈存希,你不能看!”

    沈存希看她一脸防备,他气乐了,“我为什么不能看,难道你还怕我把你的设计稿泄露给业之峰?”

    宋依诺心里一阵窘迫,她才不是怕他会出卖她,而是怕他发现她刚才保存的有他名字的设计稿,她抱着电脑,说:“反正就是不能看,小心驶得万年船!”

    “……”沈存希真想敲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东西。别有用心的人她不防备,偏偏防备他。他要真想害她,分分钟就能让她声败名裂,需要玩这种阴险的把戏么?

    沈存希沉着脸站起来,看她宝贝似的将电脑放进电脑包里,他心里郁气更甚,这女人总有办法惹他不开心。走到门边,宋依诺叫住他,“等一下,我把衣服装好,你顺便带回去吧。”

    “我要去公司,你让我带去公司?”沈存希斜睨着她,一脸的不悦。

    “我已经洗干净了,你拿去公司,让严秘书给你晾起来就好了。”宋依诺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到他了,他的衣服放在她这里到底不妥,她才想要让他拿回去。

    “捂臭了怎么办?”沈存希沉着脸说。

    宋依诺想了想,现在天气热,衣服没干,确实容易捂臭,她说:“那这样吧,下午下班后,你让严秘书过来一趟,我把衣服送下楼去。”

    沈存希抿着唇不说话,他径直走到玄关处穿鞋。宋依诺背起电脑包,匆匆走到玄关处换鞋,看到沈存希伸手去开门,她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制止,“等等。”

    沈存希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他站在原地,看她越过他,站在防盗门边,透过猫眼,鬼鬼祟祟朝外面张望,他顿时无语。

    宋依诺确定门外没有人,这才迅速打开门,压低声音对沈存希道:“可以出来了,快点!”

    沈存希被她气笑了,他走过去,说:“宋依诺,你现在要不要去照照镜子,看看你是不是一脸偷了汉子的心虚。”

    “你胡说什么啊,快点出来,别磨蹭了。”宋依诺伸手去拽他,若是让人看见他从她公寓里出去,会出大事的。

    沈存希被她拉了出去,他顺势握住她的手,一脚踢上门,往电梯旁走去。他步子迈得大,她得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刚到电梯前,电梯“叮”一声,双门缓缓向两边开启,一位邻居从电梯里走出来,看见宋依诺和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手牵手,那人笑道:“宋小姐,你男朋友啊?长得好帅!”

    宋依诺脸色一僵,刚要说不是,就发现自己的手还被沈存希攥在掌心,她要是说不是,邻居指不定怎么想,她只得傻笑,以不变应万变。

    “我们先走了哈。”宋依诺拽着沈存希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她忙不迭的抽回手,站得离沈存希远远的,“等会儿你先走,我再出去。”

    沈存希怒火中烧,他瞪着她,缓缓逼近。宋依诺感觉到他的怒气,她吓得直往后退,直到背抵到电梯金属壁,她退无可退。

    沈存希双手撑在金属壁上,挡住她的去路,他怒声道:“就这么怕别人看见我们在一起?”

    宋依诺抬头,瞳孔里映着他含怒的俊脸,她叹息一声,“沈存希,我们这样名不正言不顺,何必落人口实,毁人毁己?”

    “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见不得人?”沈存希的手滑下去,紧紧圈住她的腰身,他忽然倾身,咬她的耳朵,对她说:“宋依诺,总有一天,我要你和我在一起时,再也无所顾忌,再也心无旁念,再也不怕被人看见。”

    宋依诺心跳得快要嗓子眼里蹦出来,她抬头看他,为什么他总是这么狂妄霸道?

    “你这是何必呢?”心里有太多的话想说,但是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有这么一句。他们之间,有太多的现实阻挡着,她跨不过去,便不能站在他身边。

    哪怕已经喜欢,却偏偏还要装作无情,拼命拒绝他的靠近,他可知,她也累?

    沈存希抱着她,剑眉微扬,眸色却淡了下来。身后电梯门开启,他骤然松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单元门“哐当”一声关上,宋依诺浑身力气像被抽干了,她无力地靠在电梯金属壁上,重重的喘了口气——

    宋依诺回到公司,云云慌慌张张地走过来,对她说:“宋姐,李总夫人来公司了,在你办公室里,她点名要见你。”

    宋依诺诧异地看着她,“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看起来有点不妙,早些时候有人传你跟李总……,我想是不是李总夫人误会了,跑来找你兴师问罪,你当心点!”云云提醒道,最近宋依诺风头太劲,难免惹人嫉妒。前段时间就有人谣传她被李总包养了,没想到今天李总夫人就找上门来了。

    宋依诺轻蹙眉头,目光扫向梦娜的办公室,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放心吧,我能应付。”宋依诺说完,径直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云云抬头望着她,心里狐疑,宋依诺听到李总夫人来公司,竟一点都不慌张,她佩服极了。宋依诺怎么可能跟李总有什么,她是唐佑南的妻子,沈家少奶奶,会看上肥头大耳的李总?

    宋依诺推开办公室门,就看到一位穿金戴银的贵妇人坐在她的办公椅上,她走进去,不卑不亢道:“李总夫人,您找我?”

    李总夫人看着面前年轻靓丽的女孩,心里的怨怼更加激烈,她站起来,手里拿着桌上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她15岁那年去拍的全家福。李总夫人睨着她,声音蔑冷道:“你就是宋依诺?”

    “是,我是宋依诺。”宋依诺盯着她手里的相框,心里在想,她会不会把相框砸她头上。

    李总夫人冷笑起来,“果然年轻漂亮一股子狐猸之气。”

    宋依诺眉心微蹙,“谢李总夫人夸奖!”

    李总夫人本来就恨她年轻貌美,再听她这么不知廉耻的回答,顿时气炸,她将手里的相框狠狠砸在地板上,玻璃碎了,四处乱溅。宋依诺早有防备,往后退了两步才没被碎玻璃渣伤了,她隐隐动怒,“李总夫人,请自重!”

    “呵呵,这世道简直越来越搞笑了,做小三的居然敢骑到正室头上,宋依诺,你以为你有几分姿色,就可以去勾引我的老公?”李总夫人怒骂道,办公室里传来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职员,众人纷纷趴在玻璃窗外张望。

    梦娜也在这些人当中,看到李总夫人教训宋依诺,她只觉得大快人心!

    宋依诺冷笑道:“请你说话放尊重点,如果有证据,麻烦你拿出证据来,否则我告你污蔑!”

    “告啊,你这个不要脸的小骚货,我今天就划花你的脸,省得你这么不知羞耻。”李总夫人弯腰捡起一块碎玻璃渣,就往宋依诺所站的方向扑去。

    宋依诺见李总夫人凶神恶煞的朝自己扑来,她心知她不是开玩笑,她一边闪躲,一边对门外的云云说:“云云,去请李总过来。”

    云云怕闹出人命,连忙要去总经理办公室请李总过来,刚转身,就被梦娜拽住了,梦娜说:“云云,你傻啊,你去请李总,你就变成李总夫人的眼中钉了,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啊。”

    云云挥开她的手,说:“我相信宋姐是清白的。”说完,她转身往总经理办公室跑去。

    梦娜气得直跺脚,她转头看着办公室里的激烈的战况,她推开门,站在门边,喊道:“李总夫人,千万不要手软,办公室里的员工都看见她和李总眉来眼去了。”

    司晨蹙眉,别的同事也不赞同的看着她,跟李总在晨会上勾勾搭搭的明明是她,她居然在这里落井下石,真是不作不会死!

    宋依诺躲着李总夫人手里的碎玻璃块,生怕她真的划花她的脸。听到梦娜在那边喊,她气得不轻,她一边躲开李总夫人的攻击,一边朝门边靠去。

    李总夫人跟疯了似的,一直追着她不放,她的手臂被碎玻璃划了好长一条口子,疼得她眼泪都冒出来了。她跑到门边,一把拽住梦娜,将梦娜推向李总夫人,她说:“李总夫人,你要找的小三是她,不要找错人了。”

    宋依诺本来还顾忌着同事之间的情谊,没想到把梦娜供出来,是她落井下石在先,她没也没必要替她背这个黑锅。

    梦娜被她这一推,和李总夫人双双跌倒在地,李总夫人瞪着梦娜,梦娜连忙摇头,“不是,李总夫人,不是我,是她,她含血喷人,想转移你的注意力。”

    “你以为我那么好忽悠?小贱人,我跟你拼了。”李总夫人转头瞪着宋依诺,她从地上爬起来,也不顾忌自己的身份,向宋依诺扑去。

    “都给我住手!”李总及时赶到,看李总夫人拿着碎玻璃朝宋依诺扎去,他连忙将宋依诺推开,李总夫人手里的碎玻璃扎进了李总手臂里。

    众人都惊呆了,李总夫人也惊呆了,她踉跄着后退一步,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总手臂上的碎玻璃,她说:“你为了护着那个小贱人,居然肯替她挨这一下,我要跟你离婚,我要让你净身出户!”

    “胡闹什么,她是沈家的少奶奶,你伤了她,就是与整个沈家为敌,你有没有脑子?”李总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疼,厉喝道。

    李总夫人一呆,她自然知道沈家,哪怕博翼混到现在这个地位,仍然与沈家差之千里。她没想到宋依诺居然是沈家的人,顿时后怕起来。

    她转头瞪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梦娜,目眦欲裂道:“是你?勾引我老公的人是你!”

    梦娜害怕得直往李总身后缩,她本来也只是一时气盛,想让宋依诺受点教训,没想到会惹祸上身。宋依诺这个女人,可真不是省油的灯,居然敢把她推出来。

    李总将梦娜护在身后,他厉斥道:“还嫌不够丢人吗,给我回去!”

    李总夫人哪里肯就这么罢休,她往地上一坐,一哭二闹三上吊,说李总怎么对不起她,在外面养情妇。众人听得头大,梦娜气得够呛,让宋依诺这么一推,让李总夫人这么一闹,她脸皮再厚,也不能在博翼待下去了。她恨得咬牙切齿,宋依诺抢了她的项目,抢了她的总监位置,现在居然还要将她赶出博翼,真是好深的心计呐!

    最后,李总叫保安来将哭闹不休的李总夫人架出去,只觉得他的脸都被她丢干丢净了。

    办公室里终于又恢复了安静,李总叫云云陪宋依诺去医院包扎伤口,有什么事回来再谈。宋依诺看着李总,这个中年男人,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满脸的无可奈何。

    她心里内疚,低声道:“李总,对不起,我不该将梦娜推出来。”

    “小宋,这件事是我没处理好,不怪你,去吧,先处理伤口,感染了我难以向唐少交代。”李总摆了摆手,宋依诺嘴唇动了动,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对梦娜,她并不觉得愧疚,这么久以来,她一直造谣生事,好几次她说她坏话时,她都在洗手间。她一忍再忍,没有揭穿她,没想到她竟变本加利抹黑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

    沈存希回到公司,严城迎了上来,看见他时愣了一下,随即道:“沈总,老爷子过来了,在你办公室等你一上午了。”

    沈存希眉心微蹙,他点了点头,说:“知道了,通知高层,半个小时后到会议室开会。”

    说完,他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推开门进了总裁办公室。沈老爷子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的希塔,身后传来开门声,他转过头去,就见沈存希大步走了进来。

    他盯着他,目光严厉,质问道:“老四,你昨晚去哪里了?”

    沈存希径直走到办公桌后,在办公椅上坐下,他看着沈老爷子,冷声道:“我去哪里了还要向您汇报么?”

    “你当众带走宋依诺,可有顾忌过沈家的颜面?”沈老爷子虽然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但是到底还是不踏实,一早就来沈氏等他,结果他一早上都没有来公司。刚才看他如沐春风的走进来,神情完全不像昨夜在贺宅的盛怒,他心里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他把宋依诺带走,莫非已经……

    沈存希双手抱胸,薄唇冷冷的勾起,“我记得15年前,您亲口将我逐出沈家,现在又要我顾忌沈家的颜面,您不觉得您脸皮太厚了么?”

    15年前,他15岁,母亲被大火烧死,他还未从伤心中走出来,就被赶出了沈家。那日大雨倾盆,他在雨中发誓,必定要让害死他母亲的人血债血偿!

    沈老爷子气得捶胸顿足,沈存希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他逼出来的。他是他几个儿子里最有本事的,却也是最荒诞不羁的,他担心他再这么沉迷下去,迟早会毁在儿女情长上。

    他叹了一声,语重心长道:“老四,如果让你母亲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她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

    “不要提我母亲!”沈存希拍案而起,胸口隐隐作痛,“这世上,谁都有资格提她,就你没有!”

    “你还要恨我到什么时候?”沈老爷子眉目间刻满了苍桑,15年一错,他失去了最心爱的妻子,失去了最宝贝的儿子。

    沈存希薄唇凌冽,他一字一顿道:“不、死、不、休!”

    沈老爷子踉跄后退了一步,他抬头望着沈存希,他满目的怨恨让他难以负荷,他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时,他满眼狠决:“存希,你和宋依诺不会有结果,我拼死也会阻止你们在一起,不死不休!”

    沈存希怒得胸口起伏不定,他目光冰冷,他说:“纵使大开杀戒,我也要得到我想要的人!如果您想跟我两败俱伤,那我们就走着瞧,看谁能笑到最后!”

    沈老爷子摇了摇头,他最担心的就是沈存希要宋依诺的决心,越是如此,将来他受的伤害就越重,“我绝不允许她毁了你!”

    沈老爷子说完,转身离去。

    沈存希气怒不休,胸口一阵阵抽疼,他叉着腰在办公桌后走了一圈,心里那股狂躁依然没有减轻。他猛地伸手,用力一扫,桌面上的东西全被他扫到了地上,砰砰碰碰的一阵巨响。

    沈老爷子站在门外,他微偏头看了一眼沉褐色的木门,半晌,他大步离去。

    严城站起来,目送沈老爷子离开,他转头望着总裁办公室,脸上隐约有点担忧。沈总与老爷子的关系不好众所周之,以前还没僵到这种程度,现在竟然见一次吵一次。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时,总裁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拉开,沈存希从门里走出来,俊脸冷漠如冰,他说:“严城,通知企划部全力以赴收购博翼。”

    “是,沈总。”严城连忙跟上。

    沈存希眉目冷凝,从现在开始,他必须将宋依诺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掌心,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我听说你表妹马上要实习了,把她安插进博翼,还有宋依诺那边正在找合租的室友,让你表妹过去。”

    严城不知道刚才沈存希跟沈老爷子谈了什么,竟让他一连下了几个指令,都是关于宋依诺的,他连忙点头,“是,沈总,我马上去办。”——

    宋依诺从医院包扎完出来,迎面与宋子矜碰上,几天没见,她看起来憔悴了许多。宋夫人陪着她一起来的,看她手里拿着单子,她也知道她们是来干什么的。

    宋依诺什么话都没说,与她们擦肩而过。走出医院,她心里闷沉沉的,她抬头望着蓝天,对自己说:没事,我很好,不会难过!

    回到公司,宋依诺刚走进公司大门,就看到梦娜抱着一个纸箱,满脸灰败的走过来。她脚步微顿,继续向前走去。

    与梦娜擦肩而过时,梦娜忽然叫住她,“宋依诺。”

    宋依诺停下脚步,静静地望着梦娜,梦娜将纸箱放在地上,她风情万种的抚了抚头发,她说:“宋依诺,我不是被你打败的,我是输给了我自己。”

    “也许你会觉得我这么说很虚伪,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打败谁。如果这个项目的竞争对手不是业之峰,我不会跟你们抢。”宋依诺真诚道。

    “呵呵!”梦娜冷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我太天真,以为真的能和李总修成正果,我有今天的下场,是我咎由自取。”

    宋依诺看着她没说话,即便梦娜一再抹黑她,她都没有想过要以牙还牙。今天若不是气头上,她也不会把她推出来。她永远记得,当年是梦娜一手将她带进这个行业的。

    而梦娜与她针锋相对,也不过是因为李总许下的那个承诺,说到底她也是个可怜人。

    “你不用露出这种表情,对了,临走前,我还有一句话要跟你说。”梦娜倾身上前,凑到宋依诺耳边说了句什么,宋依诺倏地睁大眼睛,震惊地盯着她,整个人从头凉到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