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79 她的一切都让他着迷

    客厅里的气氛突然多了种莫名的悲伤,宋依诺欲抬头看他,却被他按住,“别乱动,让我抱一会儿。”

    宋依诺不敢乱动了。她乖乖地靠在他怀里,耳边传来他沉稳的心跳声,他的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微露的胡茬扎着她的脸,有点痒,但是不会太难受。

    呼吸里满是他身上清爽的须后水味道,以及新鲜的烟草味,给她一种很成熟稳重踏实的感觉。她闭上眼睛,脑海里勾勒着他们现在相拥的画面,心中缓缓流淌着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

    这一刻,她什么都没想,没想他们之间尴尬的身份,没想盘桓在他们之间的伦理纲常。因为这一刻,她只是她,他也只是他。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咕噜噜”的响声,那声音越来越大,大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地步。宋依诺半睡半醒间,听到那声音,她以为是打雷了,她迷迷糊糊道:“打雷了吗?你快些回去吧,下雨天开车不安全。”

    沈存希脸色一黑。俊颜上有几分尴尬,他伸手将她推开,她的脸颊被他胸口的热气醺得红通通的,像樱桃一样,可爱得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沈存希拍了拍她的脸颊,说:“我饿了。去给我做点吃的。”

    宋依诺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她噗哧笑出了声。沈存希顿时尴尬起来,他拧眉,“再笑我就把你当下酒菜了。”

    宋依诺连忙捂住嘴,眼睛却弯了起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去做。”她站起来。刚要离开,手腕却被他的大掌扣住,他将她拉了下来,在她唇角亲了亲。宋依诺的脸瞬间红透。飘进了厨房。

    这个点,煮面条是最快的,宋依诺决定给他做肉杂擀面,家里还剩了些臊子,她拿了面粉出来,一边和面一边烧开水。水开了,面团也和好了。

    将擀面放进锅里,她看着还剩了些面团,她灵机一动,拿了蒸锅,将削好皮的土豆切成块,放进蒸锅里,一会儿做牛奶土豆煎饼。

    面条很快出锅了,她拿碗盛出来,然后放了些臊子在上面,又烫了几片青菜,一碗色香味俱全的臊子擀面就做好了。她拿托盘端了出去,看见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

    她没有打扰他,等他讲完电话转过身来,她才道:“面条做好了,过来吃吧。”

    沈存希走过来,步进餐厅,一股香味扑鼻而来,顿时食指大动。他拉开椅子坐下,拿起筷子吃起来。宋依诺手撑在餐桌上,笑盈盈的望着他,“味道怎么样?”

    “要不要尝尝?”沈存希偏头看她。

    宋依诺摇了摇头,“你吃吧,我晚上吃得很饱。”

    沈存希想起她晚上去见了谁,俊脸沉了下来,他夹了一片擀面放进嘴里,忽然伸手揽住她的脖子,将她往身边拉过来,薄唇吻住她的,将擀面渡进她嘴里,在她嘴里席卷了一圈,他才津津有味的放开她,说:“味道不错!”

    也不知道他指的是擀面味道不错,还是她的唇味道不错。

    宋依诺嘴里含着擀面,嚼也不是,吐也不是,俏脸涨得通红,皱眉道:“你脏不脏啊?”

    沈存希冷眉一划,不悦地瞪着她,“嫌我脏?是我的口水还没吃够?那我得多让你吃几次,你才能早点习惯。”再看她要将面条吐出来,他喝道:“不准吐!”

    宋依诺瘪着嘴,只能嚼烂了咽下去,这男人太霸道了!

    沈存希见她咽下去了,眉宇这才舒展开来,他低头继续吃面,手擀的面条很有劲道,越吃越有Q感,她的手艺不错。

    宋依诺站了一会儿,想起厨房里还蒸着土豆,她转身进去,继续做土豆煎饼。等热气腾腾的土豆煎饼做好后,她端着盘子出来,客厅里却不见沈存希的身影。

    宋依诺心里一空,以为他走了,却看到他的皮鞋还搁在玄关处。她将盘子放在餐厅里,转身往卧室方向走去,经过洗手间,移门突然从里面拉开,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转过头去,把里面正要出来的沈存希也给吓了一跳。

    宋依诺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的,也没注意到沈存希的异样,她说:“我还以为你走了,怎么也不出一声,吓我一跳。”

    沈存希静静地注视她,他要出声,只怕现在就让她赶出去了。他跨出浴室,因为才洗过澡,声音多了抹暗哑,“舍不得我走?”

    “我才没有,只是做好了土豆饼……”宋依诺声音忽然顿住,她瞠目结舌的瞪着他,因为她注意到沈存希的穿着,他的头发湿哒哒的,正在往下面滴水,而他上半身.裸.着,下半身只系了一条浴巾,是她的草莓浴巾。

    她后知后觉,他这是要在她家过夜的节奏?

    “沈存希,你干嘛?”

    沈存希拿着毛巾擦头发,他说:“洗澡,看不出来吗?”

    她当然看出来了,只是……“你不能在我家过夜,被人看到不好,而且美昕随时会回来……”

    “你觉得老大会让她这么晚回来?”沈存希打断她的话,径直往客厅里走去,土豆饼的香味飘过来,他直接进了餐厅,拿了一个土豆饼,边吃边走进客厅,比在自己家还要自在。

    宋依诺连忙跟过去,她看着墙上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十一点,她试图跟他讲道理:“你回去睡好不好?”

    沈存希打开电视,漫不经心的换台,说:“我裤子都脱了,你让我回家睡?”

    “……”宋依诺简直服了他了,这人脸皮能再厚一点吗?“你可以穿上,正好,你的衣服干了。”

    沈存希斜睨她一眼,不再吭声,那模样说明,他要留在这里睡的决定是铁板钉钉了。宋依诺不死心,她走过去,蹲在他腿边,仰头望着他,可怜兮兮的喊:“四哥,四哥,求你了,回家去睡,嗯?”

    宋依诺打滚卖萌,不想跟他硬碰硬,让他又不开心了。

    沈存希啃完了一个土豆饼,他伸手,宋依诺立即把纸巾递到他手上,他不动,凤眸一瞬不瞬的瞅着她。宋依诺连忙拿起纸巾,帮他把手指上的油渍擦干净,服务绝对算得上一流。

    擦完了手,她抬头望着他,说:“拜托拜托!”

    沈存希冷艳高贵的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来,径直进了卧室。宋依诺心头一喜,心里想着果然卖萌有效。她起身坐在沙发上,等了几分钟,没见沈存希出来,她又等了等,十分钟过去了,沈存希还是没出来。

    她终于坐不住了,起身往卧室走,刚走了两步,她险些被地上的东西绊倒,她低头望去,是她刚才给沈存希装衣服的袋子,她弯腰捡起来,看见衣服躺在袋子里,她满头黑线。

    这妖孽就没打算离开是么?

    她怒气冲冲的冲进卧室,晕黄的灯光下,沈存希上身未着一物,双眼紧闭躺在她床上,椅子上搭着草莓浴巾,这一幕与早上的情形何其相似。

    她站在床边,满腔的怒火慢慢消失,她轻叹一声,将衣服放在椅子上,然后把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转身走出卧室——

    翌日,宋依诺醒来时,发现自己没有睡在沙发上,她心里一惊,连忙坐起来,朝另一侧望去,那边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她抬头望向椅子,椅子上搭着草莓浴巾,但是放在上面的衣服却不见了。

    她起身下床,快步走出卧室,洗手间的门打开,里面没有人,她走进客厅,客厅没人,她走到玄关,摆在那里的男式皮鞋不见了。

    她走回客厅,心里一阵失落,若不是昨晚清晰的发生过,她会以为那只是她的一场梦。她站了一会儿,才失魂落魄地走进餐厅,盘子里的土豆饼不见了,盘子下面压了一张便签纸,她拿起便签纸,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

    “看你睡得沉,没有吵醒你,粥在锅里,记得起来吃。”

    很平淡的话语,像是寻常夫妻一样,宋依诺来来回回看了不下十遍,心里甜甜的。原来有时候大胆的往前冲一下,结果并不会你自己以为的那样不可收拾。

    她拿着便签纸,转身进了厨房,锅里焖着小米粥,很香,她心里跟抹了蜜一样,甜得化不开。沈存希绝对是个国民好男人,颜值高,身材棒,还会做饭,简直是新三好男人的表率。

    吃完早饭,她换了衣服出门。

    踏进公司,连云云都感觉到她的好心情,“宋姐,你今天好漂亮啊,我好久没看到你这样笑过了,什么事这么开心?”

    宋依诺抚了抚脸,“有吗?”

    “简直太有了,对了,沈氏那边打来电话,下午两点请您过去一趟,说是第二次的设计稿有新的要求。”云云说。

    提起沈氏,宋依诺就想起了沈存希,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宋姐,还有一件事,刚才有人送花过来哦,好大一束玫瑰,我数了数,刚好99朵。”云云羡慕道。

    宋依诺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她转身进了办公室,果然看见台面上摆着一束火红玫瑰,上面还插着一张卡片,这么浮夸的送花方式,其实她已经猜到是谁送的了。她放下包,走过去拿起卡片。

    打开卡片,卡片上写着:“老婆,我错了,原谅我一次!我爱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宋依诺一阵头疼,不知道唐佑南这回又是玩的哪一出。她将卡片丢进垃圾桶,然后抱着花出去了。来到助理台,她将花递给云云,“云云,我对玫瑰花过敏,送给你了。”

    云云开心的接过去,“谢谢宋姐,那我不客气了哈。”

    宋依诺笑了笑,转身回了办公室,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大抵是心情好,工作效率特别高,宋依诺花了一早上,终于将参赛的一套别墅的设计图稿画了出来。

    快到午饭时间,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没有看来电显示,直接接通,电话彼端传来老人威严的声音,“我在你公司楼下,你马上下来。”

    宋依诺蹙了蹙眉头,就算不情不愿,也只能拿起包下楼。刚走出公司,就看到大门口停着一辆林肯加长房车,她迟疑了一下,大步走过去。

    宋依诺站在车门边,望着坐在车里的沈老爷子,因为上次的教训,她不敢轻易上车,“爷爷,您有事吗?”

    沈老爷子冷哼一声,“上车,这么杵在这里,是生怕没人知道你嫁进沈家了?”

    “……”宋依诺觉得沈老爷子有点无理取闹,他自己来这里的,现在又这样说,“您要是真这么担心,您就不该纡尊降贵来这里。”

    “你反了不成?”沈老爷子皱眉斥道,“是不是要我给老四打电话,你才肯上车?”

    宋依诺心里一惊,前天沈存希在贺家闹了那么一出,说不定老爷子已经看出什么来。她犹豫了一下,弯腰坐上车。

    宋依诺坐在侧面的椅子上,心里很乱,不敢直视沈老爷子精光铄铄的目光。昨晚之前,她还能义正严辞的说她跟沈存希没关系,但是今天,她却再也无法坦然面对沈老爷子的审视。

    “前晚在贺家,你见到的那位贺允儿,你觉得她怎么样?”沈老爷子像是没看到她的不自在,忽然问道。

    宋依诺看了沈老爷子一眼,小心斟酌着用词,“贺小姐长得很漂亮,性格也活泼可爱,很讨人喜欢。”

    沈老爷子终于拿正眼看了她一眼,他说:“算你有眼光,贺允儿会成为老四的妻子,她是贺家的掌上明珠,从小接受西方的淑媛教育,身后有整个贺家为后盾。她性格活泼却不失优雅大方,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她站在老四身边,男才女貌,十分登对,更不失为一个贤内助。老四娶了她,对他的事业无疑锦上添花。”

    宋依诺抬头望着沈老爷子,当他说贺允儿会成为沈存希的妻子时,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抽痛起来。沈老爷子虽然没有言明,他已经知道她和沈存希的关系,但是从他这番话来看,他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沈老爷子斜睨着她,继续道:“贺允儿与老四门当户对,这样的婚姻才会幸福美满。依诺啊,人最重要的是认清楚自己的份量,不要妄图去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因为到头来你会发现,你要不起!”

    宋依诺僵坐在座椅上,搁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她听懂了沈老爷子话里的意思。沈老爷子什么都知道,他不点破,却用这种方式让她知难而退。

    宋家与贺家相比,她与贺允儿相比,谁优谁劣,一眼就能明了。她刚刚下定的决心,又开始动摇了。沈老爷子说得对,沈存希她要不起!

    车子停在一家酒店外面,沈老爷子率先下车,随后宋依诺跟着下车。她不知道沈老爷子带她来这里做什么,她也没有问,默默跟在他身后进了酒店。

    酒店二楼的包厢里,贺允儿受沈老爷子盛情相邀前来,她到时包厢里一个人都没有,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推开门进来。

    男人穿着深色西装,系着酒红色领带,俊逸不凡,正是她在贺家见到的沈存希。她连忙站起来,羞怯地望着沈存希,“你好,我是贺允儿。”

    沈存希剑眉微蹙,他扫了一眼包厢里,除了贺允儿,再也没有别人,他当下就猜到他被戏弄了。

    早上他收到一束花,是以宋依诺的名义,约他来这家酒店共进午餐,他还挺高兴的,这丫头是不是早上没见到他,想他了。

    他以为宋依诺开窍了,没想到却被人算计了,而能算计他的,他也不作别人想。没见到宋依诺,他转身就要走。

    贺允儿看出他要离开,她连忙道:“沈先生,请留步,你能听我说几句话吗?”

    沈存希脚步微顿,转头望着她,贺允儿画着淡妆,穿着白色欧根纱及膝连衣裙,看得出来是精心打扮过的。他挑高一侧眉峰,“贺小姐,你想说什么?”

    贺允儿咬了咬唇,觉得有些难为情,她说:“沈先生,我知道我现在说的话有点唐突,但是我这个人不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前晚在贺宅见到你,我就对你一见钟情。我知道你刚和你前妻离了婚,我希望我能陪你走接下来的人生。”

    沈存希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面前的女孩稚气未脱,看起来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她却说她对他一见钟情,“贺小姐,你不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我这个人也相当直接,抱歉,我不喜欢你!”

    贺允儿从来没被人这么直接的拒绝过,她顿时愣住,难以置信地张大眼睛盯着他,问道:“为什么?我长得漂亮,身材也不错,我身后还有整个贺家,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沈存希淡淡地看着她,他说:“第一,我身边从来不缺漂亮又身材好的女人,我的前妻漂亮性感,我一样不喜欢她。第二,我拥有整个沈氏,我不需要靠任何裙带关系让我的事业更上一层楼。所以,我没必要因为这两样我已经拥有的东西,去喜欢一个还没有发育成熟的毛头小孩。”

    贺允儿听出他语气里的嘲讽,她气得红了眼眶,“沈存希,你太过分了,我不是毛头小孩,我已经长大了。”说着,她用力挺了挺胸膛,提醒他她已经发育成熟了。

    沈存希不再废话,直接转身,刚走到门边,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站在门边的是沈老爷子的贴身管家阿威,紧接着沈老爷子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宋依诺。

    看到宋依诺那一刹那,沈存希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已经猜到了沈老爷子在玩什么把戏。

    宋依诺跟在沈老爷子身后进了包厢,看见沈存希和贺允儿,她神情一僵。之前没有注意他们站在一起的情形,现在望过去,他们站在一起的画面,确实很唯美登对。

    沈老爷子扫了沈存希一眼,然后看向贺允儿,贺允儿眼眶红红的,他连忙走过去,和蔼的问道:“允儿,怎么了?老四欺负你了吗?”

    贺允儿哪里好意思说沈存希嫌弃她还没长大,她咬了咬唇,说:“沈爷爷,存希哥哥没有欺负我,是沙子不小心进眼里了,你别怪存希哥哥。”

    宋依诺站在门边,她猜到沈老爷子的用心,是要亲眼看见她和贺允儿相差的距离。她低下头,前方有两道灼灼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她却不敢与他对视,她说:“爷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走出包厢。

    沈老爷子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紧蹙的眉峰舒展开来,他刚要让沈存希过去坐,沈存希已经二话不说,跟着走出包厢。沈老爷子气得不轻,大喝一声,“沈存希,你给我站住!”

    沈存希脚步未停,他追上宋依诺,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向电梯跑去。宋依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拖着跑,她看着他颀长的背影,不知不觉跟上他的步伐。

    直到冲进电梯,他们才停下来。沈存希按了负一楼,忽然将她按在电梯金属壁上,他的胸膛贴了过去,紧紧的抵着她的,他微低了头,凤眸灼灼地盯着她,问道:“又胡思乱想了?”

    他离得很近,近到她能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跟她身上的是同一款,她艰难的偏头,躲开他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我没有!”

    沈存希忽然贴过去,张嘴咬她的耳朵,“口是心非的家伙,还说没有,那你刚才走什么?”

    耳朵一阵酥麻,宋依诺咬唇不说话了,越是跟他在一起,她越是认清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能够坦然的站在他身边,唯有她不可以!

    沈存希见她不吭声,又重重的咬了一下她的耳朵,听到她吃疼的低呼,他伸出舌头,安抚似的舔了舔,那股湿热让她颤抖不休,就听他说:“诺诺,我不允许你退缩,听到没有?”

    宋依诺忽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将脑袋埋进他肩颈里,她说:“沈存希,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只对你霸道。”沈存希被她依恋的动作取悦了,刚才看她转身离开,他心里有了种不好的预感,生怕她又缩回乌龟壳里。这会儿见她主动搂着他,他的心又缓缓落回原地。

    这心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真是要被她折磨死了。

    宋依诺忍不住叹息,她到底何德何能,得他倾心相待?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他们现在在外面,她轻轻推开他,说:“沈存希,爷爷好像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他……”

    “下次他再来骚扰你,你给我打电话。”沈存希打断她的话,清俊的五官冷冽如冰,老爷子想把贺允儿塞给他,也要看他愿不愿意。

    宋依诺无语,他说他父亲来找她,是来骚扰她,这人的嘴巴有时候真的很刻薄,不过她很喜欢。见他一点也不诧异,她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知道了?”

    “如果我说,我为了你已经跟他大战几个回合了,你会不会感动,然后以身相许?”沈存希逗着她,不想让她瞎想。既然他决定跟她在一起,他就不会让她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宋依诺皱眉略一思索,就想明白了个中缘由,“上次爷爷带我去贺宅,其实是为了引你过去和贺允儿见一面是不是?那时候他就知道我们……”

    “嗯,所以下次他再找你,你给我打电话,不要再跟他走。”沈存希点了点头,他应该感谢老爷子的阻拦,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快逼她跟他在一起。

    “哦。”宋依诺应了一声,以沈老爷子的性子,他必不会坐视不理,那么接下来,他还有什么招术在等着她?

    电梯到了负一楼,沈存希牵着宋依诺走出去,宋依诺挣了挣,没挣开,索性由着他去了。上了车,她拉下安全带,刚转头,一股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下一秒,她的唇被他吻住。

    炙热的气息吞噬着她,她狠狠心颤,整个人都快要被他吻得窒息了。沈存希一遍遍吻着她,索求她的回应,最后,两人都开始缺氧了,他才放开她,贴在她耳边喘息。

    宋依诺的整个神经都变得敏感起来,尤其是他的喘息声,让她心律加速。这个男人,她用尽全身力气,都再也推不开了。

    “真想要了你,诺诺,我都快被你逼疯了。”他抱着她,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真的很喜欢她,她的一切都让他着迷,将她抱在怀里,他就像是个十七八岁的愣头青小子,只想吻她,和她做些喜欢做的事,与她深入交流。

    宋依诺身体轻颤着,因为他大胆的话语,还有他四处游走的手,她脸蛋红彤彤的,连忙捉住他越来越危险的手,说:“沈存希,不可以,在我离婚前,不可以!”

    这是她最后的警戒线,虽然她的要求像掩耳盗铃一样自欺欺人,她仍然可笑的坚持着。似乎这样,就能说明她没有出轨。

    沈存希静静地抱着她,手没再往里探,搁在她胸口,掌心下的心跳紊乱,她也动了情,他只要再稍加引诱,就能够得到她。可是他不愿意这样做,她答应接受他,跟他在一起,已经有很大的心理压力,他若再和她突破最后的防线,她心理上会更难以负荷。

    他跟她在一起,是想要她快乐,想要她幸福,而不是让她背上道德的枷锁。哪怕她现在是在自欺欺人,他也愿意包容她,愿意等她。

    他慢慢平息了身体里的骚动,将手从她衣服里拿了出来,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哑声道:“我答应你,在你离婚前不碰你。但是一旦你拿到离婚证,我不会再等。”

    宋依诺微微红了脸,他对她的企图心,太明显,太势在必得,总让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沈存希伸手,越过她,拽下安全带,给她系上,然后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透过后视镜,他看到自己的领带歪了,是被她抓歪的。他又倾身过去,问她:“会不会打领结?”

    宋依诺看着他的领带,想起刚才自己一直拽着的,脸颊更红了,她摇了摇头,“不会。”

    “我教你!”听到她说不会,他顿时就开心了,这说明,他是第一个让她打领结的男人,他抓住她的手,教她怎么打。

    “这样,绕一圈,然后拉下去,很简单的,学会了吗?”沈存希看着她,两人离得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宋依诺心砰砰直跳,总觉得他们现在,有点像偷情。

    “嗯,会了。”他的手指按在她手背上,炙烫有力,她一直在意,没办法集中精力去学习。

    沈存希放开她的手,将领结拆了,仰起了脸,让她重新打一次。想要教会她,这么私密的事,以后他们在一起了,他就能让她天天给他系领带。

    宋依诺觉得,有时候沈存希很像一个孩子,他想得到什么,就任性的不管别人的怎么看怎么想,用尽手段也要得到。有时候又很单纯很容易满足,就像现在。

    宋依诺学着他刚才教她的方式,系了一个领结,但是没有他系得好看,甚至可以说系得非常拙劣。她羞愧地看着他,伸手欲将领结打散,“我系得不好看,你重新再系一次吧。”

    沈存希捉住她的手,低头在她指节上吻了吻,手指传来酥麻的痒意,她顿时蜷缩起手指,他哑声道:“很好看,我很喜欢。一回生,二回熟,下次你会比今天系得更好。”

    宋依诺发现,他真的很会鼓励人,让人不知不觉中,就产生了信心。

    见她不说话,他说:“我们去吃饭,吃完饭我送你回公司。”

    宋依诺点了点头,其实还是有点害怕跟他在一起,害怕被人瞧见。在桐城,认识他和唐佑南的人不少,万一遇上了,就又是麻烦。

    但是她决定相信他,这些问题,他一定也想到了,他这么精明的男人,他一定会妥善安排。这么想着,那股不对劲的感觉又来了,她偏头望着窗外,也许就算她和唐佑南离了婚,他们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吧——

    沈存希带她去的地方,是一家私人会所,地方很隐密,不会被人瞧见。吃完饭,他们直接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宋依诺站在车旁,没有上车,“沈存希,你先走吧,我自己打车回公司。”

    “这里地方很偏僻,不好打车,我送你过去。”沈存希其实并不畏惧人言,只是担心对她影响不好。要不市区里那么多家酒楼,他随便找一家,也不用跑这么远来,只为跟她吃一顿让人心情愉悦的午餐。

    宋依诺忽然想起,两点她要去沈氏开会,她抬腕看表,已经一点半了,从这里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完蛋了,我忘了件事,两点要去你公司开会,现在赶过去肯定来不及了,怎么办?”

    “那你还不上车?”沈存希想到她刚才还不肯上车就来气,他就这么见不得人?

    “哦。”宋依诺连忙拉开车门上车,沈存希将车开出去,才慢悠悠给严城打电话,吩咐他下午与博翼和业之峰设计师的会议延迟到三点。

    宋依诺坐在副驾驶座,无语地看着他,等他挂了电话,她才道:“沈存希,你这算不算假公济私啊?”

    “算,为了你,让全世界等都值得。”沈存希伸手握住她的手,搁在自己的大腿上。跟她在一起很舒服,心情也很愉悦,不想跟她分开,真想马上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下。斤匠医才。

    宋依诺没想到他会承认得这么爽快,她心里有些小感动,越跟他在一起,她发现她越拒绝不了他,这个男人成熟有魅力,很会照顾她的感受,不会让她难过,也不会让她伤心,再这么下去,她会越来越离开他。

    宋依诺咬着唇不吭声了,车厢里慢慢安静下来,也许是刚吃完午饭,她有些犯困,靠在椅背上,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宋依诺是被吻醒的,她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她脑子顿时清醒了。眼角余光瞟到他们好像在地下停车场,她连忙推开他,刚睡醒,声音里还有些软糯,她说:“到了怎么不叫我?”

    “我看时间还早,想让你多睡会儿。”沈存希退回到椅子里,嗓音沙哑,看她靠在椅背上,睡得一张脸红彤彤的,他就想吻她,似乎怎么也吻不够。

    宋依诺抬腕看表,两点四十,她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迟到。”

    “若是迟到了,我就让业之峰再等一个小时。”沈存希一直认为,自己在工作上是个铁面无私的人,可是为了她,他却屡屡犯规。看着她睡得那么熟,他不想吵醒她,觉得天大的事,也等她睡醒再说。

    他觉得他现在就是周幽王,为博红颜一笑,烽火戏诸侯也在所不惜。

    “我先上去,你等会儿再上去。”宋依诺不给沈存希反对的机会,推开车门跳下车,鬼鬼祟祟往电梯间跑去。沈存希坐在车里,看着她鼠头鼠脑的样子,他摇头失笑——

    宋依诺来到会议室楼层,她先去洗手间清醒了一下,被沈存希吻得这会儿脑子还有点晕晕乎乎的,她洗了把脸,唇膏被沈存希吃得差不多了,她拿唇彩补妆。

    镜子里的女人脸颊绯红,红唇微肿,眉目含春,一看就是被爱情滋润着的模样。难怪今天早上云云看见她,会说她漂亮。

    她收拾好东西,转身出了洗手间,刚走到走廊上,迎面就与沈存希撞上。沈存希身后跟着严城,严城含笑对她点头,“宋小姐好。”

    宋依诺站在原地,微笑着点了点头,“严秘书好!”

    沈存希目不斜视的走过来,与她擦肩而过时,他忽然伸手滑进她的五指间,用力握了握,刹那便松开,推开门进了会议室。

    宋依诺有点僵,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她的脸颊瞬间红透,这人也太放肆了,万一被人瞧见了怎么办?

    她调整了一下心态,转身推开隔壁的会议室。会议室里坐着业之峰的设计师,还有上次与董仪璇在一起的那个年轻女孩子冯贞贞。

    那天在希塔下面,她偶然听见董仪璇想要将冯贞贞介绍给沈存希,后来她与颜姿去西餐厅用餐时,也见到她们和沈存希共进午餐。

    沈存希这样的成功男人,绝不缺乏美女们的追求,但是冯贞贞好像对沈存希无意。

    冯贞贞见她盯着她看,她朝她友好的点了点头,然后与身边的设计师小声讨论着什么。宋依诺来到她们对面,在同事身边坐下。

    那位同事是宋依诺组上的成员,宋依诺下午没来得及回公司,在沈存希车里时,她打电话交代同事将上次的会议笔记送过来。那位同事说:“宋姐,你的手机关机了吗?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

    宋依诺拿出手机,果然关机了,应该是她睡着后,沈存希给她关掉的。这个男人对她的关心,总是无微不至的。

    “可能没电了。”宋依诺撒了个小谎,也没有开机。同事信以为真,将笔记递给她。

    会议开了一个小时,宋依诺认真记笔记,时而咬咬笔头,在想自己的设计哪里需要改进。冯贞贞抬起头打量她,听说她是唐佑南的老婆,她还真是意外。

    那晚那个放荡不羁的男人,在她身上肆意宣泄着他的热情与激.情。没想到,他却已经是有妇之夫。

    宋依诺很漂亮,一双丹凤眼似乎能摄人心魄,她实在无法理解,她怎么会纵容自己的丈夫在外面乱来?她听说,他们结婚不久就分居了,现在正在闹离婚。

    冯贞贞并不觉得与一个有妇之夫有了一夜情有什么不对,毕竟在这之前,她不知道他已经有了老婆。

    会议结束后,宋依诺收拾东西,正准备与同事一起离开,冯贞贞忽然叫住她,“宋小姐,请留步!”

    宋依诺转过身去,看着婀娜多姿向她走来的冯贞贞,她说:“冯小姐有何指教?”

    “指教倒是不敢,只是觉得宋小姐面善,似乎在哪里见过,想跟你聊聊。你放心,不是为了设计的事,也不是为了挖你去业之峰的事。”冯贞贞听姨妈提起过,她想要挖宋依诺去业之峰。

    宋依诺闻言,微蹙起眉头,同事就在身边,让她听到这番话,总归不太好,“冯小姐,你不觉得你这样说话太唐突吗?”

    冯贞贞扫了一眼她身边的同事,她恍然大悟,“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不用这么戒备我。”

    宋依诺神色和缓了一下,她说:“我们现在正在竞争同一个项目,是竞争对手,需要避嫌。抱歉,我先告辞了。”

    宋依诺说完,与同事转身离开。冯贞贞看着她的背影,很有个性的女人,她挺欣赏她的,难怪姨妈准备挖她。

    她收拾好东西,带着人下楼。

    走出电梯,远远的,她就看见唐佑南与宋依诺站在公司门口,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剑拔弩张,她刚要走过去,身后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她转过头去,就见沈存希被众人簇拥着走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