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80 现在她也不要你了

    宋依诺没想到唐佑南会来沈氏堵她,早上他送花给她,她就知道,他不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他们必定要闹到对簿公堂那一步。

    她心里很难过。毕竟是曾经那么深爱过的人,闹到如此无法收拾的地步,还是让人难以接受。

    唐佑南站在跑车旁,他拉开副驾驶座车门,看着宋依诺,道:“依诺,上车。”

    宋依诺站在原地,让同事先走。同事看两人的表情都不太好,她只得先走,心里想着,看来传言是真的,宋依诺与她老公的感情不太好。

    等同事走远了,宋依诺才看向唐佑南。他依然英俊帅气,与当初的模样一样。可是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迷恋他的人,岁月将她对他的感情消耗得一点不剩,如今的她,面对他时,只剩下怅然。

    “佑南,你这是何苦呢?”宋依诺不愿意上车,她和他早就不该再有所牵扯,如今,就更不应该有所牵扯了。

    唐佑南定定地看着她。忽然道:“因为我还放不下,依诺,我做了太多错事,我知道你不会再宽恕我,但是我依然不想放弃。我们的人生还长,未来还有无数的时间可以让我弥补你。我想请求你留在我身边。哪怕这在你看来很厚颜无耻,我也想求得那一丝渺茫的机会。”

    宋依诺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去意已决。”宋依诺说完,转身向台阶下走去。

    唐佑南看着她绝决的背影,他大声喊道:“宋依诺,我爱你,我绝不会放弃你!”

    宋依诺脚步一顿。继续朝前走去。她没有回头,所以她并没有看见沈存希一行人站在公司大门口,沈存希冷冷地盯着唐佑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抬了抬手,身后一行人停了下来,他径直走过去,看着宋依诺离去的背影,他轻勾了勾唇角,说:“佑南,是你先不要她的,现在她也不要你了。还是放手吧,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

    唐佑南偏头看着身旁的沈存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皱了皱眉,“四叔……”

    沈存希拍了拍他的肩,转身进了公司。

    唐佑南看着沈存希的背影,他心有不甘,拉开驾驶座的门,迅速上车追出去。身后引擎声轰轰作响,逐渐远去,十几秒后,只听宋依诺惊惧的惊叫声传来,紧接着传来一阵震耳欲聩的刹车声与碰撞声,然后世界恢复宁静。

    沈存希心里一震,那一刻他什么都顾不得了,拔腿就往公司大门处跑去。跑到马路边,他看到一辆货车与跑车相撞,货车翻倒在马路边上,跑车被撞得变了型,碎裂的玻璃窗上有鲜血。而宋依诺则站在离跑车不到五米远的距离,她的手臂被溅起来的玻璃碎片割伤,鲜血顺着雪白的手腕往下滴落,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因恐惧而大睁着。

    沈存希跑到她身边,才发现她一直在不停的发抖,整个人似乎都处于崩溃的边缘,豆大的泪珠从她眼睛里滚落出来,她整张脸都失了血色。

    刚才她走到路边,就看到远处停在路边的货车突然发动朝她急驰而来,速度越来越快,一开始她没太注意,直到货车离她越来越近,她才发现不对劲,她看着副驾驶座上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心里一阵后怕,这个人要撞死她。

    她来不及想是谁要撞死她,只知道拔腿往前跑去,她吓得直尖叫,企图引起别人的注意,能够及时拦住那辆疯狂的货车。

    她跑了几步,身后忽然传来激烈的刹车声,紧接着传来一声巨响。她转过身去,就看到唐佑南的跑车在马路上360度旋转,而那辆货车“砰”一声侧翻在马路上。

    她看到喷溅在跑车挡风玻璃上的血迹时,那一刻,她的心跳都停止了,全身止不住的发抖,眼泪大滴滴的滚落下来,她不停摇头,不要,不要!

    沈存希顾不得他们现在的关系,他差一点就要失去她了,此刻他只想将她抱进怀里,感受她的存在。他伸手抱住她,柔声安抚:“诺诺,乖,不怕,没事了,没事了。”

    宋依诺愣愣地看着跑车里,玻璃全碎了,跑车的车后半身被撞得变了型,唐佑南被侧面的气囊挡住,看不到他的脸。她浑身不停的抖。沈存希的安抚并不管用,她突然伸手推开他,踉踉跄跄的向跑车跑去。

    只差几米,如果不是唐佑南奋不顾身的开车挡在她前面,她现在已经是车下亡魂了。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拿生命救她的人都是他?

    她冲到跑车旁,驾驶座的门已经被挤压变了型,她看见唐佑南双眼紧闭的抵在方向盘上,额头上的伤正在往下滴血,驾驶座也被冲撞挤压得扭曲变型。她的心狠狠颤了颤,她完全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伸手去开门,又想起自己应该先打电话叫救护车,结果她越急越不知道该做什么,整个人全都混乱了。

    “佑南,佑南,你醒醒……”

    沈存希被她推开的那一瞬间,他的心疼得难受,他知道在唐佑南生死攸关的当口,他还来计较这些很卑鄙,但是他怕,怕她好不容易接受了他,又会因为这一撞而倒回到原点。

    他拿手机拔打120,叫了救护车,他快步走过去,看她慌乱无措的样子,他轻轻推开她,用力拉开车门。车门拉开,唐佑南就无力的倒了下来,宋依诺连忙接住他,她眼泪扑嗽嗽直落,她声音轻颤着,“佑南,你醒一醒,你别睡,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会没事的。”

    救护车很快到了,将唐佑南抬上车,宋依诺无暇顾及别的,她连忙跟上去,刚要上车,手腕就被沈存希拽住,她回头望着他,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她不知道能说什么,轻轻挣开了他的手,坐上救护车。

    救护车忽啸而去,沈存希站在马路边上,看着逐渐远去的救护车,只觉得一颗心寒凉彻骨。他垂下眸,一拳砸在跑车上。

    回头,他看见交警正在营救那名肇事车主,这起车祸还波及了一些过路的车子与行人,受伤的行人都被救护车接走。他眯了眯眼睛,怎么会那么巧?

    严城站在沈存希旁边,车祸发生时,他就跟在沈存希身后飞奔出来。刚才沈存希一颗心全悬在宋依诺身上,他则冷静的向行人询问了刚才的车祸经过。

    “沈总,这起车祸并非偶然,而是有预谋的。”严城将沈存希拉到一边,神色严肃道。

    沈存希抬头盯着他,目光锐利,“怎么回事?”

    “我刚才问了行人,说那辆货车停在那边很久,大概是看到宋小姐走出来,才突然发动,然后朝宋小姐撞过来。若不是唐少的车,此刻怕是……”严城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沈存希想到那个可能,他就控制不住浑身发抖,到底是谁想杀宋依诺?他咬牙道:“给我查,查出来是谁,我要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是,沈总。”严城领命,他突然想起什么,他看了看左右,确定无人,他才小声道:“沈总,会不会是C市那批人把注意力转移到宋小姐身上了?”

    沈存希眯了眯眼睛,浑身像裹着冰霜一样,语气冰冷刺骨,“不管是谁,我都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严城连忙点头,他知道,这件事一旦涉及到宋依诺,老板就不会再忍,桐城怕是要再度掀起腥风血雨了。

    沈存希看着已被交警救出来的肇事司机,货车是因为急刹车才导致的翻车,所以他伤得不算重。沈存希大步走过去,严城连忙跟上,生怕他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沈存希拔开交警,一把抓住肇事司机的衣领,将他揪到面前。交警连忙去阻拦,被严城拦住,严城好声好气的安抚交警。

    沈存希欺近肇事司机,切齿道:“说,是谁派你来的?”

    肇事司机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是受害者,我不知道为什么那辆车突然冲出来,这是意外,你放开我,好痛啊,有人要谋杀啊,救命啊!”

    沈存希垂在身侧的大手紧握成拳,要不是用力克制,只怕这一拳早已经砸以那人的面门上了,他狠戾道:“你最好祈祷这起车祸真如你所说是意外,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沈存希一把推开他,站起来大步离开。

    严城惊出一身冷汗,他连忙向交警赔不是,然后快步跟上沈存希,进了沈氏大楼。

    ——————————————————

    医院里,唐佑南被医生推进了急救室。宋依诺被护士挡在了门外,她抬头看着急救室上面亮起的红灯,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斤坑广才。

    刚才在救护车里,医生告诉她,唐佑南除了头上的伤口,身上没有外伤。但是他一直昏迷不醒,不排除有脑震荡的可能。

    她双手捧着脸,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从车祸的余悸中回过神来。那辆货车不要命的朝她急驶而来,甚至快要冲上人行道,她毫不怀疑,那人确实想杀了她。

    可是她最近没有得罪什么人,是谁想要她的命?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宋依诺抬头看去,就见颜姿与沈唐启鸿小跑着过来,她立即站直了身体。转眼间,两人就来到宋依诺面前,颜姿抓住她的手,急声问道:“依诺,到底怎么回事?佑南怎么会出车祸?”

    宋依诺心里内疚不安,她咬着唇没有说话。

    沈唐启鸿看向她,见她手臂上已经凝固的伤口,他伸手拉了拉颜姿,示意她别吓着她,他说:“孩子,你受伤了,去外科让护士给你包扎一下,这里有我们,你不用担心!”

    宋依诺几乎已经忘记了身上的伤,经沈唐启鸿提醒,她才感觉到疼。颜姿垂下目光,看到自己正捏在她的伤处,她连忙缩回手,“依诺,你受伤了怎么不让护士包扎一下,妈妈陪你去外科。若是佑南醒来见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他也会心疼的。”

    宋依诺回头看了急救室一眼,被颜姿拉着往外科走去。沈唐启鸿看着她们娘俩离去的背影,眸里掠过一抹诡光,他转身望着急救室上面的红灯,在心里祈祷,佑南,你千万不能有事!

    外科室里,护士将宋依诺的伤口包扎好,叮嘱她不要让伤口沾到水,这才收拾好用具离去。颜姿站在她身边,看她还没有恢复过来的脸色,她说:“依诺,刚才吓坏了吧,没事了,别害怕!”

    宋依诺垂眸,看着自己手臂上缠了几圈的纱布,最近她总是有血光之灾,她是不是应该去庙里拜拜了,“妈,对不起,佑南因为我……”

    “别和妈妈这么见外,你一日没和佑南离婚,就一日还是他的妻子,他保护自己的妻子天经地义,别自责。”颜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知道佑南出车祸是因为宋依诺时,她气得全身发抖,在来的车上,就跟沈唐启鸿大吵了一架。

    要不是老爷子昨晚将他们叫去书房,告诉他们,只要佑南和宋依诺没离婚,并且生下孩子,他就把手里的股份赠送给孩子。

    为了股份,她也得按捺下满腔怒火讨好宋依诺。

    宋依诺心里像被针扎似的难受,她不愿意唐佑南这样为她付出,他们之间早已经回不去了,可是现在,她又欠了他一次救命之恩。

    “妈……”

    “走吧,我们去看看佑南,他现在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他需要你给他打气。”颜姿打断她的话,她看着宋依诺,如果佑南拿生命去救她,还是挽不回她,那么她也太没良心了。

    她真是搞不懂,老爷子明明不喜欢宋依诺,为什么非得不让他们离婚?以佑南今时今日的能力与身家,他要娶一个比宋依诺条件好的女人轻而易举。

    宋依诺站起来,被颜姿扶着往急救室走去。

    刚走到急救室外面,宋依诺就看见沈存希站在那里,和沈唐启鸿聊着什么,似乎感觉到他的目光,他抬眸看了过来,仅看了一眼,他就冷淡的收回目光,继续道:“肇事司机伤得不太重,刚才已经被拘留起来。”

    “存希,谢谢你,我和你大嫂吓坏了,都没想到这些。”沈唐启鸿感激道。

    沈存希摇了摇头,说:“佑南是在我公司外面出了车祸,作为他四叔,我理应出面处理。大哥,你们也不要太担心了,他不会有事的。”

    “但愿!”沈唐启鸿长长的叹了一声,眉宇间难掩担忧之色。

    颜姿扶着宋依诺来到他们面前,她说:“存希,佑南怎么出的车祸?”

    沈存希又看了宋依诺一眼,看到她手臂上包扎的纱布,他眸色深了深,他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移向颜姿,“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我跑出去时,两车已经撞在一起。”

    宋依诺被沈存希瞧得心惊胆颤,生怕被颜姿和沈唐启鸿看出什么来,她垂着头,仍旧能感觉到他时而看过来的目光,隐含担忧的炙烈的,还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都让她感到害怕。

    颜姿闻言,偏头看着宋依诺,她说:“你当时也在车里?”

    “没有,我在马路边上等计程车。”宋依诺摇了摇头。

    “这么说你亲眼目睹整起车祸的过程?跟妈妈说一说,是怎么发生的。”颜姿问道。

    宋依诺看了沈存希一眼,然后道:“我当时在马路边等计程车,突然看见一辆货车驶过来,我起初没注意,等我注意到时,那辆货车已经朝我急驶而来,我就拼命跑,跑了没几步,身后就传来剧烈的碰撞声,我转过身去,就看见佑南的车已经被货车撞变了型。”

    宋依诺回想刚才的经过,声音还在颤抖,如果不是唐佑南开车挡在她前面,也许她现在根本不可能好端端站在这里。

    颜姿握住她的手,安抚道:“依诺,没事了,你别害怕,没事了。”

    宋依诺摇了摇头,却是一脸的心有余悸,她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怎么会不怕?

    闻言,沈唐启鸿微皱了下眉头,仅一下,沈存希还是注意到了,他没有继续追问宋依诺,他知道她只说了一半事实,她一定知道,那辆货车是故意要撞她的。

    “依诺,一会儿交警会来带你去警局录口供,你不用怕,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沈唐启鸿交代道。

    宋依诺点了点头,她是目击者,交警一定会找她了解事情的经过。

    沈存希双手搁在西裤口袋里,状似无意道:“大哥,你和大嫂留在这里等佑南出来,我陪她过去,刚好我在交警队里还有些人脉,这起车祸还要裁定肇事方与受害方,也许能帮得上忙。”

    “那就麻烦你了,老四。”沈唐启鸿似乎一点也没有怀疑。

    他们在急救室外面站了一会儿,就有两名交警过来带宋依诺回警局录口供。宋依诺抬头看了一眼急救室,她转身跟着交警走了,沈存希让沈唐启鸿夫妇不用担心,然后跟了上去。

    沈唐启鸿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微微眯起双眼。颜姿走到丈夫身旁,蹙眉道:“老公,我怎么觉得老四和依诺之间有点不太对劲啊?”

    沈唐启鸿收回目光,低声斥道:“哪里不对劲?成天没事瞎想。”

    颜姿抬头望着丈夫,说:“不知道,就是女人的直觉,也许是我想多了。”

    ——————————————————

    四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医院,医院门口停着一辆白色宾利欧陆,沈存希上前一步,伸手握住宋依诺的手腕。宋依诺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她连忙要甩开他的手,这里是医院,万一被沈唐启鸿和颜姿看见他们这样,就不得了了。

    沈存希固执地抓住她的手腕,对前面的交警道:“两位先走,我马上送她过去。”

    两位交警面面相觑,随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等交警都走了,沈存希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将宋依诺塞进车里,他转身上车。

    发动车子驶离医院,他偏头望着她苍白的侧脸,他伸手过去,轻轻握住她的手,感觉到掌心下的小手轻颤不已,他柔声道:“吓坏了吧,现在没事了,诺诺,别怕,我在这里。”

    宋依诺想要缩回手,却被他抓得更紧,这个时候,他不容许她推开他!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力道把她弄疼了,还是因为别的,她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落下来,砸在沈存希的手背上。

    手背上的炙烫温度让他的心拧了起来,他将车停靠在路边,熄了火,他解了安全带,倾身捧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心疼道:“别哭了,乖,别哭了。”

    “我好怕……”宋依诺说完,扑进他怀里泣不成声。刚才那辆大货车朝她急驶而来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想死,不想再也见不到他。

    沈存希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他低头亲吻她的发顶,柔声道:“不怕了,乖,我在这里,没人敢伤害你!”

    他不敢想象,刚才唐佑南若是没有及时出现救了她,她会怎么样?若是她出事了,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呜呜呜……”宋依诺撕心裂肺的哭起来,她的哭声揪扯着他的心脏,让他的心也跟着疼痛不休,他的大掌落在她背上,有节奏的轻拍着,他心里一阵后怕,“对不起,诺诺,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宋依诺拼命摇头,这不关他的事啊,可他却如此自责。她抬起头来,脸上的淡妆被泪水糊花,像一只小花猫一样,楚楚可怜的望着他。

    沈存希垂眸看着她,喉结性感的滚动了一下,他噙住她的唇,辗转加深。此刻,他只想吻她,证明她还在他身边,他没有失去她。

    宋依诺先是一颤,然后慢慢闭上眼睛,热切的回应他的吻。恐惧到极点的心,被他的吻慢慢安抚,她的眼泪慢慢止住了。

    感觉到她的回应,沈存希心颤不已,他很害怕,害怕她随时都会放弃他。可是感受到她的回应,他的一颗心慢慢安定下来。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的心这样忽上忽下,像坐着云霄飞车。他知道,他爱惨了她,所以在尝到了她愿意回应的滋味后,就再也受不了她的拒绝。

    他多么希望刚才不顾一切挡在货车前的人是他,那么此刻她的眼泪她的担忧,都是为了他。

    良久,沈存希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她的唇已经被他吻肿,透着诱人的光泽。他爱恋的舔了舔她的唇,他的额头抵着她的,声音沙哑道:“现在好些了吗?”

    宋依诺感觉有点难为情,她害羞地缩进他怀里,明知道这样不对不应该,她还是忍不住沉沦在他给的柔情中。

    沈存希避开她受伤的手臂,轻轻的抱着她,心里十分满足。刚才她推开他冲向唐佑南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她会再度缩回壳里去,幸好她没有。

    过了一会儿,宋依诺轻轻推开他,她抬起头来望着他,迟疑了一下,她说:“沈存希,刚才在医院我撒了谎。”

    “我知道。”沈存希没想到她会向他坦白,他心里很开心,她愿意对他说实话,就说明她在潜意识里是信任他的。

    “你知道?”宋依诺诧异的挑眉,却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有多滑稽。沈存希从橱物格里拿出一包湿纸巾,一边给她擦脸上被眼泪糊花的脸,一边说:“嗯,你跟着救护车走后,严城问过路边的行人,知道那辆车一直停在那里,似乎有意要撞你,你不告诉唐启鸿和颜姿,是因为你不信任他们对不对?”

    宋依诺点了点头,“我不信任他们是其一,我不想横生枝节是其二,如果他们知道那辆车是故意撞我的,一定会要求我报恩。我和佑南的婚姻已经到尽头了,不可能因为任何事情而有转圜的余地,我这么想,是不是很自私?”

    “你这么想是对的,诺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这样做很棒,我很高兴,你的决心没有因此而动摇。”沈存希声音里多了一抹温存,真的很开心她会这么想。

    他夸她做得很棒,她良心却有点过意不去,唐佑南用生命救她,她却还在这里跟沈存希你侬我侬,其实她也是一个很卑劣的人,这样的她,又如何配得到沈存希的深爱?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沈存希柔声道:“诺诺,你很善良,你宁愿别人伤害你,也不想伤害别人。虽然你嘴上这么跟我说,其实你心里很自责。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掩饰自己,我对你的要求不高,为自己多考虑一点,每天多开心一点,只要你开心了,我才会开心,知道吗?”

    宋依诺被他灼灼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了,她垂下眸,看着湿纸巾上黑黑的一团,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糟糕,这么糟糕的样子他也下得了嘴吻她?

    “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他拉着她的手,紧贴在胸口,他说:“这颗心因你而跳动,你感觉到了吗?它对你永远不会变。”

    宋依诺有时候觉得沈存希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在想什么他都知道。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爱过,哪怕是当初和唐佑南谈恋爱时,他也没有这样爱过她。

    其实她很渴望有个人能真心爱她,当年她义无反顾的爱上唐佑南,甚至偷拿户口本与他登记结婚,她那样奋不顾身的结果,却是被伤得体无完肤。

    她以为她再也不相信爱情,却不受控制的沉沦在沈存希的柔情里,速度之快,连她自己都无法相信。也许,她只是缺爱,只是孤单了而已。所以她用力想要抓住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哪怕知道前路渺茫,她依然想要拼尽全身力气去抓住。

    宋依诺靠在他怀里,她想起了许多事,想起了唐佑南,她轻声道:“沈存希,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辛苦觉得厌倦了,不要一声不响的抛弃我,你告诉我,我会安静的走开。”

    沈存希心中大疼,他用力抱紧她,到底受了多少伤害,她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会,永远不会!”

    宋依诺闭上眼睛,耳畔传来他沉稳的心跳声,她告诉自己,也许她可以信任他一次,也许她努力了,就会收获幸福。

    许久后,沈存希放开她,他重新发动车子向交警大队驶去。路上,他交代宋依诺什么都不要说,以免打草惊蛇。刚才他已经失去理智,如果对方真的是来杀她的,他已经打草惊蛇了。

    宋依诺看他凝重的表情,她说:“那个人真的是来杀我的吗?他为什么要杀我?我最近没有得罪什么人。”

    “也有可能是我们之间的关系被有心人知道了,诺诺,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我不会让你置身危险中。”沈存希握住她的手,现在敌在暗,他们在明,经过这次的事,他相信对方一时半会儿不会再轻举妄动。

    宋依诺蹙眉,认真想了想,她说:“会不会是我们公司的梦娜?昨天李总夫人跑公司来闹,我把她推出去了,她心怀嫉恨,就买凶杀人,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李总夫人为什么会去公司闹?”沈存希皱紧眉头问道。

    “就是她误以为我是李总包养的小三,然后梦娜在旁边落井下石,我一气之下,就把她推出去了,李总夫人大闹了一场,梦娜待不下去,就辞职了。而且她好像也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我才猜想会不会是她。”宋依诺解释道。

    “梦娜不会蠢到买凶杀人的地步,她最多有胆量玩玩将你锁在洗手间的伎俩。”沈存希冷嗤道,说到底,梦娜与宋依诺之间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所以还不至于闹到买凶来杀了她的地步。真正让他担心的,是她已经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比方说——沈老爷子!

    说话间,车子驶入交警大队,宋依诺下了车,与沈存希一起走进警局。

    口供录了半个多小时,宋依诺说了大半事实,隐瞒了对方有可能是蓄意开车撞人的部分。口供录完,交警送他们出去,结果迎面遇上了一位女交警。

    女交警都走过去了,又倒回来,看了一眼宋依诺以及站在她身边的沈存希,“咦,你又来交警大队了,该不是你老公又车震掉进河里了吧?”

    宋依诺难掩尴尬,她看向身旁的沈存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那女交警忿忿不平道:“我说你真是太好欺负了,这样的男人就该剪了他的小JJ,让他再也不能出去鬼混……”

    “你误会了,我是来录口供的。”宋依诺打断女交警的话,这姑娘实在太彪悍了,连剪了小JJ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

    女交警挠了挠头,尴尬道:“不好意思啊,那我先走了。”

    宋依诺看着她速闪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姑娘也挺逗的。她抬头望着沈存希,不由得想起他们那次在交警大队外面见面的情形,她说:“那晚你肯定不是路过对不对?”

    “嗯,那晚我是冲着你来的。”沈存希点了点头,没有隐瞒她。

    “我?”宋依诺诧异地看着他,他们那个时候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

    沈存希扫了她一眼,抬步往停车场走去,“嗯,担心你受不了打击哭鼻子,就想来安慰你,不过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他指的是她吻到他喉结的事,如果不是那一吻,也许他不会改变原定计划,慢慢接近她。

    宋依诺自然也想起那一吻来,她脸颊微微红了,声辩道:“你知道我那时候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可是你不知道那时候我在想什么。”沈存希忽然停下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隐约能看到里面跳跃着火花。

    宋依诺呆呆地望着他,“你在想什么?”

    沈存希倾身贴在她耳边,悄声道:“我在想,是不是应该把你拖进车里,然后上了你。”

    宋依诺的脸颊腾一下烧了起来,她羞赧的垂下眸,这个妖孽怎么竟想这些?

    沈存希在她脸上轻啄了一下,然后继续高冷的向前走,仿佛刚才的所作所为不是他做的。宋依诺差点跳起来,这里是交警大队,被人看见了怎么办?他也太肆意妄为了!

    ——————————————————

    录完口供,沈存希送宋依诺回医院,唐佑南还躺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她不可能安心回去。车子刚驶进医院,宋依诺的手机就响了,她拿起手机接通。

    “依诺,口供录完了吗,佑南刚才醒过来了,他没有看到你,连液体都不输了,也要出来找你,你快回医院来。”颜姿声音急切,宋依诺甚至听到那边传来砰砰碰碰的声音。

    宋依诺连忙道:“妈,我已经在医院门口了,我马上上去。”

    “你快来吧,医生说他脑震荡,我真怕他把自己折腾出个三长两短。”颜姿说完就挂了电话,她瞪着不肯老实躺在床上的唐佑南,她叹道:“你要是早有这份心,何至于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唐佑南脖子上戴着颈托,额头上缠了一圈纱布,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车祸现场那么惨不忍睹,他仅仅伤了颈椎,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他没有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病房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始终没有看到宋依诺推门进来,他不由得焦灼起来,没有亲眼确认她安然无恙,他无法安心。

    颜姿见状,心里微微有些吃味,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别着急,她已经到医院了,马上就上来。”

    闻言,唐佑南紧张的检查自己的仪容仪表,低头时牵动了伤处,他疼得咧着嘴直吸气,颜姿又气又笑,“你很帅,不用担心,回床上躺着吧,别折腾自个儿了。”

    唐佑南不肯回床上躺着,他望眼欲穿的盯着病房门,恨不得她马上就出现在他面前。又过了几分钟,宋依诺捧着一束黄色玫瑰推门走进来。

    唐佑南看到她怀里的黄玫瑰,心都凉了半截,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他以性命相搏,还是换不回她的原谅吗?她的心怎么就这么狠?

    颜姿看到她怀里的黄玫瑰时,她的心狠狠一颤,黄玫瑰,代表歉意,她儿子拼死救了她,她竟这么不知好歹!她回头,看着佑南俊脸上的失落。她站起来,缓缓走到宋依诺面前,再也隐忍不住满腔的愤怒,扬手一巴掌甩过去,“宋依诺,你还有没有良心?”

    她的手并没有如愿落在宋依诺脸上,她回头,瞪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她咬牙道:“佑南,你放手,让我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人。”

    “妈,您先出去吧,让我和依诺单独待一会儿。”唐佑南没有看颜姿,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宋依诺,她一束黄玫瑰已经代表了千言万语,可是他不在乎。

    宋依诺已经准备好承受颜姿那一巴掌,那一巴掌落下来,她心里才会舒服些,才不会这么内疚。

    “我再也不管你了。”颜姿跺了跺脚,甩开他的手,气愤的走出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唐佑南和宋依诺两人,宋依诺抱着黄玫瑰,心里并不好受,她抬头望着唐佑南,他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脖子上还戴着颈托,她连忙将黄玫瑰放在茶几上,走过来搀扶他,“去床上躺着吧,你需要静养。”

    唐佑南乖乖的躺回床上,甚至没有责问她送他黄玫瑰是什么意思,他安静地看着她,目光温存。见她要走,他连忙抓住她的手,紧扣在胸前,“别走,陪我一会儿,好吗?”

    哪怕宋依诺是铁石做的心肠,此刻也无法拒绝他的要求,她想要抽回手,他却攥得更紧。她无奈,只好在床边坐下,看着他额头上微微沁出血迹的纱布,她说:“你感觉怎么样?刚才妈说你脑震荡,有没有感觉恶心或者想吐?要不要我去叫医生来?”

    唐佑南摇了摇头,他望着她,看她安然无恙的坐在他身边,他才终于放下心来,没有伤到她,真好!“依诺,你知道当那辆货车向你撞去时,我心里在想什么吗?”

    宋依诺摇头。

    “我在想,如果回到我们结婚那一晚,我会抱着你,告诉你一切有我,所有不好的事情都会过去,我会在未来的生活里,加倍爱你,让你忘记那段小插曲,在我身边幸福的生活。”唐佑南真的很后悔,如果那时候他不是在她伤口上撒盐,而是陪着她让伤口慢慢愈合,那么今天的他们,是否就会不一样?

    宋依诺轻轻闭上眼睛,她怎么会听不出唐佑南话里的忏悔,可是……“佑南,忘了吧,人应该向前看,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也扭转不了结局。”

    “不,只要你愿意,我们能够改写结局,我们一定会幸福美满的在一起,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吗?”唐佑南乞求道,其实撞车那一瞬间,他真的希望自己被撞死,这样的话,也许他还能够活在她心里。

    宋依诺睁开眼睛,看着他一脸希翼,她无奈轻叹,“你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谈。”

    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铃声,宋依诺心里一震,她转过头去,透过病房门狭小的玻璃窗,看到那道熟悉的背影,她十分震惊,他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