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82 每时每分每秒都在想你

    沈存希坐在车里,左手撑着下巴,锋锐的目光扫过手里的照片,脑海里浮现的是病房里那温情脉脉的一幕,他眸里精光湛湛。唐佑南不是喜欢演戏么,他就让他演个够!

    “严城,亲自把调查报告送去给唐佑南,还有,再去帮我做件事。”沈存希低语交代了几句,严城心里震惊地看着他,“沈总,这恐怕不太好吧?”

    “你按我说的去做,我不需要你发表任何意见。”沈存希皱眉斥道。

    严城噤了声,知道沈存希心意已决,他没再继续劝。只是他觉得,沈存希为了得到一个女人,可谓是机关算尽了。

    宋依诺回到家。客厅里的灯亮着,厨房里传来切菜的声音,她诧异的挑眉,就见韩美昕系着围裙,拿着菜刀走出来,看到她站在玄关处发愣,她笑逐颜开,“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进来。”

    宋依诺回过神来,她弯腰从鞋柜里拿出拖鞋换上,边换边说:“你怎么回来了?”

    “我听说你出车祸了,知道你人没事,我就直接回来等你了。”韩美昕看见她手臂上缠着纱布,她蹙眉道:“你受伤了?”

    “嗯。被碎玻璃扎的,没事,伤口不深。”宋依诺走进客厅,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鸡汤味道,“你专门回来给我做饭的?”

    “对啊。想到你一个人在家,肯定不好好吃饭,经过菜市场,就买了一只鸡回来,听说是粮食鸡,给你补补。”韩美昕边说边走回厨房,继续切菜。

    宋依诺跟进厨房,正是伏天,厨房里很热。她靠站在门边,说:“美昕,那辆大货车是冲着我来的,要不是唐佑南开车挡在我前面,也许现在你就见不到我了。”

    韩美昕放下刀,走过来轻轻抱了抱她,“依诺,别害怕。事情已经过去了,唐佑南怎么样了?”

    “受的伤不重,医生说可能有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宋依诺说。

    “还真是时候啊,明天就开庭了,他这个时候完全有理由推辞开庭时间。”韩美昕话没说完,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微变,该不会让她乌鸦嘴说中了吧?

    “连默师兄,你找我有事?”

    “刚才法院打电话过来通知,被告出了车祸,开庭时间推迟到下周五。我听说宋小姐也出了车祸,她在哪家医院你告诉我一下,我一会儿过去探望她。”连默的声音从彼端传来,很是儒雅。

    韩美昕扫了宋依诺一眼,报了金域蓝湾的地址,然后挂了电话。

    宋依诺看着她,问道:“谁打来的你这副表情?薄慕年?”

    “不是,是连默师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法院通知开庭间推迟到下周五,依诺,你说唐佑南是不是故意的?”韩美昕恼火万分,本来这个期就不好排,现在又要推辞下去,依诺到底何时才能和唐佑南离婚,开始新的生活。

    闻言,宋依诺沉默了,这个时候若她还有一点良心,都不该去揣测唐佑南的用心。

    韩美昕看着她,“依诺,你该不会动摇了吧?”

    “没有,我只是在想,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宋依诺摇了摇头,她转身走出厨房,来到沙发旁坐下,定定地看着前方发呆。

    韩美昕叹息一声,没有打扰她,转身进了厨房。

    大概四十分钟后,门铃响起来,韩美昕在厨房里喊:“依诺,去开下门,应该是连默师兄过来了。”宋依诺从沙发上站起来,快步走到门边,打开猫眼一看,果然看到门外站着西装笔挺的连默。

    她打开门,微笑道:“连律师,你好。”

    连默仔细的打量了她一下,看见手臂上缠着纱布,他说:“你受伤了怎么不在医院里住着?”语气里隐约含着责怪。

    “不碍事的,受了点小伤,请进吧。”宋依诺侧身让到一边,连默提着营养品走了进来,玄关处顿时显得狭窄了许多。

    宋依诺看见他脱鞋,她连忙道:“不用脱鞋的,我家没有准备男士拖鞋。”

    “没关系,你把家里打扫得这么干净,我也不好意思下脚去踩。”连默说罢,脱了鞋子走进客厅,将营养品搁在茶几上,回头看着她,“我听说你出车祸了,就过来看看,看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谢谢你这么远还专程过来看我,我没事,你坐吧,我给你泡茶。”宋依诺面对连默时,有些许紧张,她转身往厨房走去。

    “不用跟我客气,对了,美昕跟你说过开庭时间推迟到下周五了没有?”连默黑曜石般的双眸安静地看着她,没有在法庭上那么犀利,反而多了一抹温柔。

    “说过了,他因为我而受伤,推迟开庭时间也是理所当然。”宋依诺点了点头,不管开庭时间推迟到什么时候,她离婚的决心都不会变。

    五年都等过来了,她不在乎多等几天。

    “嗯。”

    客厅里的气氛再度变得沉默,宋依诺有几分尴尬,她指了指厨房,说:“你坐吧,我去厨房看看美昕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说完,她径直进了厨房。

    韩美昕站在厨房里,见她进来,她吭哧吭哧的笑,小声道:“依诺,我故意不出去,就是要让你们联络联络感情,你怎么跑进来了?”

    宋依诺瞪了她一眼,“美昕,我都说了不要乱牵红线,这多尴尬啊。”

    “这有什么,连默师兄对你有意,要不然他也不会找上门来。依诺,你要不考虑考虑?”韩美昕希望宋依诺幸福,她这一生过得太苦,需要一个爱她的男人呵护她一辈子。

    宋依诺摇了摇头,“美昕,以后别再这样了,我和连律师是不可能的,当朋友还可以,当情人不太合适。”

    “好吧。”韩美昕点了点头,她知道依诺的脾气,一旦她说了不合适就不会再勉强,可是连默师兄真的很好啊,长得帅前途也一片光明,真是可惜了。

    宋依诺将韩美昕做好的菜肴端上桌,然后招呼那边正在看法治节目的连默洗手吃饭。饭桌上,韩美昕一直叽叽喳喳说话,跟连默讨论案子的辩护要领。

    宋依诺安静的吃饭,听连默时而说一句,都是直指要害,观点十分犀利,难怪韩美昕这么崇拜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吃完饭后,连默看时间不早了,也没有多逗留,他说:“美昕,宋小姐,太晚了,我告辞了。”

    宋依诺抢在韩美昕说话前,说:“连律师,让美昕送你下去吧,她正好也要回家。”说着,她拿起韩美昕搁在沙发上的包塞进她怀里。

    连默温润的俊脸上掠过一抹了然的微笑,他点了点头,说:“你今天受到惊吓,早些睡,我们就不打扰了。”

    韩美昕瞪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道:“依诺,那你好好休息,我送师兄下去。”

    宋依诺送走了两人,转身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刚才的热闹与现在的安静一对比,她心里空洞得可怕。这两天沈存希强行留宿她家,她倒没觉得寂寞,现在他不来了,她才发现这个家静得让人害怕。

    她走进餐厅,动手收拾碗筷,洗完碗出来,她拿出手机,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短信。她走到窗边,犹豫着要不要给沈存希打个电话,先前他在病房外,是不是又生气了。

    她犹豫半晌,终究是没打这个电话,转身去浴室洗澡。

    ……

    韩美昕没有开车过来,薄慕年车库里任何一辆车,她开出来都是赤果果的炫富。那辆玛莎拉蒂她更加不敢开,只要坐上去,她就会想起薄慕年说的那番话。

    连默开车过来的,见时间不早了,他说:“美昕,我送你回去吧。”

    韩美昕想了想,便拉开副驾驶座车门坐上去,对跟着坐上车的连默道:“连默师兄,谢谢你送我回去。”

    “跟我客气什么?”连默发动车子,向清水湾别墅驶去。

    韩美昕偏头看着认真开车的连默,不说话时的连默,就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看着就赏心悦目。她不否认,当年她那么迷恋他,也是因为他俊逸非凡的长相。

    连默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轻笑道:“怎么这样看着我?”

    “只是好奇,连默师兄长得这么帅,这些年为什么没有女朋友?”韩美昕移开视线,一直暗恋他,最后她却和他的朋友在一起了,虽然后来还是好景不长,没到大学毕业,就因为他要出国而宣告分手。

    连默注视着前面的路况,“也许是因为太帅了,不能给人家姑娘安全感。”

    韩美昕噗哧一声乐了,她没想到连默师兄还有这样臭美的一面。“那你为什么会喜欢依诺?”

    连默沉吟了一下,记忆又回到那天下午,那道从出租车里走出来的飘逸身影,许久,他说:“大抵是,她是一个令人心疼的女孩子。”

    车子停在清水湾别墅外面,韩美昕推开车门下车,弯腰朝车里的连默挥了挥手,“连默师兄,回去时开车慢点,到家给我打电话哦。”

    连默微笑点头,发动车子驶离。韩美昕目送车子远去,她才转过身去,往别墅里面走,刚走了两步,她脚步猛地顿住,诧异地看着站在别墅门口的冷峻男人,“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还碍着你了?”薄慕年薄唇冷冷的勾起,一脸的嘲讽。

    韩美昕撇了撇嘴,不想跟他说话,她抬步走向别墅大门,刚要推门进去,就被他握住了手臂,她转过身去,下一秒,她就被他压在了门框上,后背传来一股剧疼,她心里也怒了,“薄慕年,你发什么神经?”

    “他就是你心心念念的连默?”薄慕年滚烫的气息扑在她脸上,她艰难的躲开,心跳不规律的跳动起来,她想起他这几天把她当充气娃娃的恶劣样,她心里就来气,“是啊,怎么?自惭形秽了?”

    薄慕年倏地放开她,整了整衣领,他鄙夷道:“一个小白脸而已,跟我这种成熟稳重的男人比,他差着十万八千里。”

    “……”这人还能再自恋些么?

    “看上他的都是眼睛糊了屎没擦干净。”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继续道:“回去好好洗干净。”

    “……”韩美昕觉得自己错了,这人不仅自恋还毒舌!

    ……

    严城奉沈存希的命令,将调查报告交给唐佑南,看到他震怒的脸,他淡淡道:“唐先生,我们沈总让我转告你,做事前,要动动大脑,不要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唐佑南将调查报告揉成了一团,他目光狠戾的瞪着严城,“他什么意思?”

    “沈总说,若再有下一次,他会把这些证据会直接移交给警方,让警方来调查,希望你好自为之吧。”严城说完,转身向病房门外走去。

    唐佑南怒火中烧,他没想到沈存希会插手此事,他拧紧眉峰,愠怒道:“谁让他多事的,我追回我老婆关他屁事,让他多事。”

    严城皱了皱眉头,他转过身去,说:“唐先生,我并不赞同你的行为,你要追回你老婆,就用真心去追回,这样算计她让她处于危险的境地,只能说明你这个人很自私。还有,真正的爱不是占有,而是成全。”

    “呵呵,这也是沈存希让你转告我的?他是不是看上我老婆了?”唐佑南气得不轻,他费尽心机设计了这么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不仅没有挽回宋依诺,还让沈存希来说教,真是够了。

    严城站在那里,看着唐佑南满脸的嫉恨,他摇了摇头,说:“唐先生,我话已经带到,先告辞了。”

    唐佑南气怒不休,他抓起床头柜上的杯子,猛地朝病房门砸去,门合上,玻璃杯应声而碎,他气得直喘粗气。若说之前他只是怀疑,那么此刻他心里已经可以确定,沈存希看上了宋依诺。难道宋依诺执意离婚,是和沈存希在一起了?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为什么他一点也不知道?

    严城离开病房,身后传来什么东西被砸碎的声音,他脚步顿了顿,继续朝电梯间走去。电梯双门开启,宋子矜从里面走出来,看见严城时,她趾高气昂道:“严秘书,你怎么在这里?”

    “宋小姐,告辞!”严城跨进电梯里,伸手按了负一楼,并不与宋子矜多话。

    宋子矜鼻子都气歪了,沈存希的秘书都这么目中无人,简直气死她了。她跺了跺脚,抱着百合花向病房走去。她伸手敲了敲门,然后推开,看见地上的碎玻璃渣,她抬头望着坐在病床上气呼呼的唐佑南,她说:“佑南,你怎么了,谁气你了,发这么大的脾气?”

    唐佑南看见她表情更阴郁了,他眉峰蹙起,“谁让你来的?”

    宋子矜听说他出了车祸,就马不停蹄赶来看他,结果竟遭到这样的冷遇。她心里有气,却不敢与他硬碰硬,她期期艾艾道:“佑南,我听说你出车祸了,我很担心你。”

    “我还死不了。”唐佑南心头愠怒,他一直在想,沈存希和宋依诺发展到哪一步了,他们是不是已经上床了,为什么沈存希愿意为她强出头?他越想就越嫉妒,口气也相当恶劣。

    宋子矜走过去,看到他头上缠了一圈纱布,脖子上戴着颈托,却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帅气,她把花放在床头柜上,倾身看他,“伤口是不是很疼?医生怎么说?除了头上的伤,你身上还有别的地方受伤吗?”

    她一边说着,小手一边在他身上游移,而且摸索的都是敏感部位。

    唐佑南很久没在外面找女人了,为了挽回宋依诺,他洁身自好。可是他的这些努力与改变,她统统都没有放在眼里,说不定此刻她正在沈存希怀里,被他滋润着。

    他越想越气,越气就对宋子矜的挑逗越有感觉。

    宋子矜不小心触到被子下他的反应时,她惊了一下,连忙缩回手,怯生生的瞧着他,“佑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斤叉共巴。

    宋子矜这样子,将宋依诺的模样学了个七八分。唐佑南看着她,恍惚又回到了宋依诺17岁那年,他在病房里初次见到她,看她怯生生的站在病房门口,他第一次有了想将一个女人占为己有的冲动。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往被子里塞去,宋子矜半推半就,俏脸已经红了大半,她俯身去吻他,唐佑南躲开她的唇,双手用力托着她的腰身,将抱上床。

    很快,病房里就只剩下两人的喘息声,结束时,宋子矜软软的靠在唐佑南怀里,她脸颊的发被汗水打湿,她气喘吁吁道:“佑南,你还是这么猛,我好喜欢。”

    唐佑南冷淡的将她推开,起身下床,他身上未着寸缕,大步走进洗手间。

    宋子矜咬着唇看着他劲瘦有力的身躯没入洗手间门后,她眼里掠过一抹得意,唐佑南对她再冷淡,他还是舍不得她的身体,只要他还愿意碰她,那么他迟早有一天会被她征服。

    唐佑南站在花洒下,往日与宋子矜做了之后,他心里很满足很开心,可是今天做完后,他只觉得一颗心空虚得发疼。他拿浴巾围在身上,开门出去,看到宋子矜正在穿衣服,他直接将她按在病床上,倾身而上。

    两个小时后,唐佑南终于放开了宋子矜,他看也没看她一眼,再度回了浴室。他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迷茫的自己,为什么身体得到满足了,心还是这么空洞,仿佛找不到地方可以安置。

    宋子矜趴在病床上,整个人像是死过去一回,唐佑南今天的热情出乎她意料之外,她半睁着眼睛,直觉告诉她,唐佑南很不开心,否则他不会给她近身的机会。

    忽然,她看见地上丢着一团纸,她伸手捡起来,用手将它抚平,她看清上面的内容,瞳孔倏地紧缩起来,又是宋依诺,他竟然为了宋依诺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她恨得咬牙切齿。

    难怪他会出车祸,难怪法院那边说开庭的日期向后推迟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唐佑南洗完澡出来,见宋子矜还趴在他床上,他皱了皱眉头,弯腰捡起她的衣服扔在她身上,“得到你想要的就给我滚!”

    宋子矜没有理会他恶劣的态度,她缠上来,“佑南,让我陪着你吧,等你睡着了,我就走。”

    唐佑南身心皆疲,此刻也懒得费心力去撵她走,他躺上床,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宋子矜躺在他身旁,与他肌肤相贴。直到确认他睡着了,她悄悄拿出手机,调到照相机功能,摆了几个放浪的姿势,拍了一组照片,然后她统统发给了宋依诺。

    宋依诺洗完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拿起手机,手机上有几条未读短信,她以为是沈存希发过来的,心里有些激动,连忙点开短信。

    当她看清短信里的照片时,那一瞬间,她从头凉到了脚。照片里,宋子矜和唐佑南两人不着寸缕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摆着各种不堪入目的姿势,她怔怔地盯着,只觉得心里一阵欲呕。

    唐佑南,这就是他所谓的改过自新么?幸好,幸好她没有对他有所期待,否则现在她又该怎么失望?

    她跌坐在沙发上,一条条短信翻着,翻到最后,她已经麻木了,然而她却看到了一条欲盖弥彰的短信,“依诺吗,对不起啊,我发错了。”

    太可笑了!

    她迅速回拨过去,手机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宋子矜的声音很小,似乎怕吵醒什么人,“依诺,对不起啊,我发错了,你别介意啊。”

    宋依诺气不打一处来,她说:“宋子矜,你真让我恶心,当了婊.子还立什么牌坊?”说完,她挂了电话,整个人气得直发抖。

    这世上怎么有这样无耻的人?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跟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否则她都要恶心自己跟她是同一家生产的。

    ……

    翌日,宋依诺去公司时很没精神,即便她跟自己说不在乎,但是一晚上的梦里,都是唐佑南和宋子矜,最后,那画面竟变成了她和沈存希。

    她吓醒之后,就再也无法入睡了,睁着眼睛到天明。她看着那些照片,恨不得立即传到网上去,最终,她还是将照片删掉了。

    就算再恨他们,她也不想做这些事情来拉低自己的下限,她总觉得,恶人自有老天来收,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宋依诺昨天出车祸的事,消息已经传回了公司,今天见到她来上班,大家都很诧异,云云看着她手臂上的伤,连忙接过她的电脑包,“宋姐,你出车祸了怎么不在家休养?”

    宋依诺昨天就请了假,因为今天要开庭,既然时间推迟了,她就没有再休假的必要。她摇了摇头,“是小伤,不碍事的,谢谢大家关心。”

    云云看她真的没事,这才放了心,跟在她身后进了办公室,她说:“宋姐,听说业之峰要挖你过去,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啊?”

    宋依诺皱了下眉头,知道昨天冯贞贞说的话已经被那位同事传回公司,她还没来得及解释,内线响起来,是总经理办公室的秘书,说李总请她过去一趟。

    宋依诺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她看着云云,说:“云云,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你应该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不要人云亦云。”

    云云脸上有些挂不住,讪讪的称是,然后放下电脑包,转身出了办公室。

    宋依诺头疼万分,公司里最忌讳的就是挖角,有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前途。她在博翼上班几年,对这里很有感情,也想在这里继续发展下去,她不想因为这些杂事,而让李总对她有意见。

    她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抬手敲了敲门,然后推开门进去,“李总,您找我?”

    李总坐在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后,目光锐利的盯着她,“小宋啊,公司里有些风言风语,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

    宋依诺神情严肃,她说:“李总,我听说了,业之峰的董总确实有意挖我过去,但是当场被我拒绝了,这些天我与董总也没有任何交集。博翼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不会做任何有损博翼的事。”

    “小宋,你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业之峰的董总亲自挖你过去,相信她也是看中你的才华。你能坚定不移的留在博翼,我很感激。你放心,博翼不会亏待你的。”李总能够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也绝不仅仅是运气,还有他很会给人洗脑。

    “李总,请您相信我,博翼就是我的家,我会好好爱护它。”宋依诺觉得自己应该再表表忠心,让上司怀疑自己有跳槽的心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总点了点头,又说了些激励她的话,这才让她出去了。宋依诺离开总经理办公室,后背已经惊出一身虚汗,她不知道李总是不是信了她,反正最近她得小心谨慎一点,再也不能跟业之峰的人有交集。

    ……

    自从车祸之后,沈存希像是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音讯全无。宋依诺这几天忙着准备第二次参赛的设计图稿,她忙得晕头转向,只有夜深人静时,才会想起沈存希。

    有一晚,她抱着手机一遍遍点开又关掉,最后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结果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她醒来时心情很澎湃,拿着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看到屏幕上发送成功四个字,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完蛋了,这个点给他发短信,他会怎么想?

    她还没有纠结完,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接着手机嗡嗡震动起来,她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心里很诧异,这都凌晨三点了,他还没有睡吗?

    宋依诺犹豫了一下,接通,还来不及说话,那端就传来他清冷的嗓音,“下来开门!”

    “呃?”宋依诺有点反应不过来。

    “下来开门!”沈存希又说了一次,她似乎听到了他不耐烦的拉着铁门响。她站起来,拿了钥匙,连拖鞋也没换,往门外走去,“你怎么在楼下?”

    “刚下飞机。”沈存希语气里隐约透着疲惫,这几天,他刻意没有联系她,结果她倒好,电话不给他打,短信也不给他发。他第一次这么幼稚的跟一个女人耗上,就看她什么时候联系他。

    结果刚下飞机,他就抵挡不住思念,让严城打车回去,他径直开车来了金域蓝湾。将车驶到她家的单元楼下,单元楼紧闭,他没有打电话吵醒她,就坐在车里,打开天窗看着天空上璀璨的星辰,明明很疲倦,他却了无睡意。

    就这样待在她家楼下,四周很安静,所以当短信提示音响起时,他竟惊了一下,拿起手机,点开短信,短信里写着:“你这几天都在做什么?”

    他看了一下发送时间,就是刚刚,他再也忍不住满心汹涌的思念,拨通她的电话。这一刻,他想见她,想将她抱在怀里,想亲吻她,想对她诉说离别的思念。

    他开门下车,来到单元楼下,心情是焦灼的,因为渴望见到她。

    宋依诺明白,他出差了,难怪好几天都没有音讯。她进了电梯,听着那边传来他稳重的呼吸声,她的心跳加速,感觉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像半夜跑去会情郎。

    沈存希听到她进电梯的声音,却久久等不到她说话,他催促了一句:“说话!”

    “说什么?”宋依诺刚刚睡醒,脑子里一片混沌,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宋依诺,你是猪吗?”沈存希恼怒的斥了一句,这丫头肯定是生来克他的,这么久没见到他,难道就没有话跟他说?他都有一肚子的话跟她说。

    宋依诺默了,电梯很快到了一楼,她匆匆走出电梯,打开单元门,就看到沈存希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外。他一身黑色西装,身影颀长,头顶的灯光笼罩在他身上,她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却能感觉到他灼灼的目光。

    他拿下手机,随手放进西裤口袋里,然后他大步上前,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宋依诺呆呆地看着他,还来不及垂下手,他已经捧着她的脸,冰凉的薄唇吻住她的,短暂的碰触后,他疯狂的加深这个吻。

    宋依诺承受不住他的热情,她连退了几步,直到背抵上墙,她才停了下来。她心跳加速,砰砰的似乎要跳出来,唇上的温度越来越炙热,安静的走廊里,感应灯忽然熄灭。

    黑暗里,感官更加敏感,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的手抵在他胸口,掌心下的心跳与她的一样,凌乱不堪。

    不知道过了许久,沈存希终于放开了她,她的手搂着他的脖子,无力的支持着自己身体的重量,以免滑坐在地,沈存希轻笑出声,“还舍不得放开我?”

    宋依诺面上一窘,连忙缩回了手,刚缩了一半,就被他捉住,重新挂在他后颈上,他弯腰,一手穿过她腋下,一手穿过她的腿弯,将她打横抱起来。

    宋依诺吓了一跳,连忙揽着他的脖子。沈存希大步走进电梯,明亮的光线里,她脸颊绯红,唇瓣红肿,惹人爱怜,他垂眸盯着她,问她:“这几天都在忙什么?”

    “忙设计稿,明天要交稿了,怕大老板不认可,可不可以给小的开个小灶?”宋依诺玩笑道,自然不可能是当真的。

    沈存希剑眉飞扬,他的目光意味不明的扫过她全身,“开小灶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宋依诺被他看得心惊胆颤,她连忙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挡住那异样的光芒,她说:“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我已经当真了,要不你以身相许,我明天就让博翼过了。”沈存希赶在今晚回来,也是因为明天将举办第二场PK,他相信,宋依诺不会让他失望。

    “我才不要,我要凭借我的真才实学去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宋依诺有宋依诺的骄傲,她不愿意借用任何人的力量来为自己谋取利益,她要靠自己,才不会落人话柄。

    沈存希摇了摇头,有时候并不认同她在这方面的态度,就像他给她的黑卡,她一次没有刷过,倒让他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电梯到了,沈存希抱着她大步走出电梯,来到公寓门前,宋依诺拿钥匙开门。沈存希抱着她走进去,用脚将门勾上,他把她放在鞋柜上,薄唇再度缠上她的唇。

    宋依诺心跳几欲成疯,刚才的吻,带着几分思念与隐忍,还算得上轻柔。但是这会儿的吻却十分激烈,仿佛要吞噬一切,带着让她心惊肉跳的欲念。

    宋依诺被他吻得说不出话来,他边吻边说:“宝贝,我很想你,想了你好些天了,你这个狠心的丫头,就一点不想我?”

    她刚拉回来的理智,又被他的情话搅成了一团浆糊,她不知道该怎么推开他,也推不开他。过了许久,沈存希才放开她,他气息凌乱,眸里含着强烈的渴望,“说话!”

    宋依诺目光迷离地望着他,身体软软的倚在他身上,她哑声道:“那天你送我回医院后,你没走对不对?”

    提起这件事沈存希就来气,这也是他这几天冷她的原因,结果这小东西一点自觉都没有,也不知道讨他。他张嘴,恼怒的在她耳垂上重重的咬了一口,“你还知道问?”

    他咬得重,她却并不感觉到疼,却感觉到一股酥麻的痒意迅速袭遍全身,她轻颤起来,说:“对不起,那天其实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我的决心不会因此而改变。”

    “你和佑南之间的事,我不想听,我只要一个结果,你和他离婚。”沈存希再温柔体贴,骨子里还是一个大男人,对宋依诺和唐佑南之间的过去不吃味是假的,尤其那天看见他们温情脉脉的手牵手,他心里就嫉妒得发狂。

    宋依诺轻叹,这男人的心眼怎么比针尖还小,她抬起头来,望着他,“我知道。”

    沈存希将她从鞋柜上抱下来,拍了拍她的臀,“去给我放洗澡水。”

    宋依诺臊得脸颊通红,看他样子,就知道他要在这里留宿,瞧他满脸疲惫,她没有多话,转身进了浴室,给他放洗澡水。沈存希连行李箱都没拿,洗完澡后,直接裹了她的草莓浴巾走出来。

    宋依诺给他做了宵夜,看他头发湿漉漉的走过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他赤着上身,但是她还是感觉到羞赧。她接过毛巾,让他坐在椅子上,给他擦头发。

    她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古怪,还有股无形的暧昧在慢慢滋生,她没话找话说:“你刚下飞机怎么不回去睡觉?”

    “明知故问。”沈存希瞅了她一眼,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坐在怀里,大抵是夜深了,他的声音里都染了几分魅惑与慵懒,他说:“飞机降落在机场,走出机舱那一刹那,突然就很想你,想知道你这些天做了什么,有没有想我,想你想得一颗心都揪了起来,无法回去面对冷冰冰的家,所以我就来了。”

    宋依诺的心激烈的跳动起来,成熟男人毫不掩饰的表达他对她的思念,很有魅力,也很迷人,宋依诺无法拒绝,她说:“我也很想你,每时每分每秒,都在想你。”

    沈存希惊喜的看着她,他表达了很多次自己对她的感情,她很少回应,偶尔回应他两句,也是敷衍了事。这是他听过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最动人的情话,他又激动又开心,“诺诺,再说一次给我听。”

    宋依诺难为情垂下眸,刚才她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那些话就那样脱口而出,她抬眸看见餐桌上的宵夜,她说:“吃点东西吧,很晚了,吃了就回房去睡,我睡沙发。”

    一句话,就将沈存希的热情浇灭了,他瞪着她,“一起睡过那么多次了,现在才来避嫌,已经来不及了。”

    “我没有避嫌,只是想让你好睡一点。”宋依诺摇了摇头,她可没忽略她身下的热力,要是两人躺在一张床上,指不定他还要怎么辗转难眠了。

    “不好睡也要睡一起,你要真这么担心我,不如就从了我吧?”沈存希目光里含着一抹期待,等着她的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