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83 你很可爱,我很喜欢

    宋依诺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她双手覆在他眼睑上,难为情道:“吃宵夜吧你,再折腾就要天亮了。”

    沈存希拿开她的手,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认真而执着,一直渴望拥有她,那样的话,在梦里都描画着与她在一起的情形,他想,他们结合的那一刻,一定是幸福而美妙的,“我想吃你,从了我,嗯?”

    他尾音轻扬,性感迷人,在这深夜,足以蛊惑人心。宋依诺差点就要招架不住了,想要溺死在他的温柔中。然而只要一想到她现在的身份,她便清醒了几分,她摇了摇头,“你答应过我的,君子协定,不能反悔哦。”

    沈存希满脸失望,他抱着她耍赖,“就一次好不好,我不进去。”

    宋依诺脸颊红彤彤的,似乎要滴血了,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露骨?她都快要羞得直冒烟了,她捂住滚烫的脸颊,拼命摇头,“不要不要。你赶紧吃宵夜,我去睡了。”

    说完,她飞快站起身来,冲进了卧室,心跳扑通扑通的,像是有无数个小人儿在里面蹦哒。她心跳不稳,呼吸也很急促,想到他刚才说的话,只觉得羞人。

    她拍了拍发烫的脸颊,抬步走到床边,她坐在床上,却了无睡意。不一会儿,她听到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她连忙倒在床上。背向床外侧,装作已经睡熟了。

    沈存希推开门。轻手轻脚走进去,卧室里亮着橘黄色的灯,温柔缱绻的颜色,床上躺着她,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散发着亮泽的光芒。

    他走到床边,脱了鞋子爬上床,侧身躺在她身后,他倾身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大概是太累,他抱着她躺下没多久,就心满意足的睡过去了。

    宋依诺紧紧闭上眼睛,感觉他躺上床,然后在她脸颊上轻啄了一下,她全身瞬间绷紧,她心里想着,他要真的想那个啥,她是推开他呢还是推开他呢?

    然而现实并没有让她纠结太久,因为身后很快就传来均匀绵长的呼吸声,她静静的听了一会儿,确定他已经睡着,她才放松下来。

    他可能真的太累了,这么快就睡着了。思及此,她难免多了几分心疼,她慢慢转过身去,面向他。睡着的他五官线条柔和下来,薄唇紧抿的弧度也不似醒着那么锋锐。

    她看着他的俊脸,想起那日在别墅里的争吵,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她记得他说过,他娶宋子矜是第三种原因,这个原因是因为她吧,所以他离婚,也是因为她。

    她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承受得起他的深情?

    翌日清晨,沈存希醒来时,宋依诺已经不在床上了,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紫色水晶的吊灯,这个房间里无处不充满着女人的柔美与梦幻,紫色蒲公英的墙纸,粉色碎花窗帘,卡通的床单,与粉色的书桌,白色的化妆台。

    呼吸里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的幽香,他趴在枕头上,用力吸了口气,心情好得不行。喜欢在她床上醒来的感觉,想要每天都跟她在一起,相拥着入睡,相拥着醒来,那样的日子一定很幸福很迷人。

    他在床上滚了好几圈,这才依依不舍的起床。椅子上搁着他上次留在这里的衣服,他拿起穿上,光着脚走出卧室。

    没有先去洗漱,醒来的第一眼就想看到她,他转进客厅,听到厨房里传来响声,他走过去,虚掩的门扉后,宋依诺穿着卡通睡裙,腰间系着围裙带子,正在忙碌的给他做早餐。

    沈存希看着那道忙碌的身影,一股幸福的归宿感油然而生。曾经他无数次幻想过,有一个女人为他做早餐的情形,可是都不如这样真实的呈现在他眼前,激动感动心动,大抵就是他此刻的心境。

    他推开门走进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她显然吓了一跳,手里的锅铲差点掉了,她回头看到是他,她笑道:“醒了?怎么进来也不出声儿,吓了我一跳。”

    沈存希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滚烫的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瞬间掠夺了她的呼吸。她睁大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他漆黑的瞳眸里倒映着自己的身影,那种感觉让她怦然心动起来。

    “唔……锅里的饼要焦了……”直到闻到一股焦味,宋依诺的神智才清醒过来,她斜着眼看锅里的饼,已经焦黄焦黄的了,可他似乎没有打算放开她。

    沈存希心潮澎湃,看她的心思全在锅里的饼上,他伸手关了气灶,将她按在冰箱上,继续加深这个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气喘吁吁的放开她。

    他垂眸看着她红唇上晶亮的色泽,修长的手指覆上去,轻轻揉了揉,他哑声道:“怎么总是吻不够?真想将你吃进肚子里。”

    宋依诺想咬唇,他温软的指腹却紧紧贴在她唇上,那种感觉怪怪的。她双手撑在他胸膛上,声音多了一抹低哑,“去洗脸准备吃早餐了。”

    沈存希拿开手指,下一瞬,戳在她胸口,“狡猾的小东西,每次都顾左右而言他。”

    宋依诺脸颊直发烫,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柔情,毕竟他们现在还名不正言不顺。更何况,那件事在她心里造成的阴影,她害怕,无法坦然去接受。斤庄豆号。

    “快去吧。”宋依诺装傻。

    沈存希握着她的手,送到唇边重重的咬了一口,他说:“总有一天,我要你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

    宋依诺默,他怎么成天都惦记着这个?

    沈存希洗漱完出来,桌上已经摆了两道小菜与煎饼,还有两碗小米粥。他拉开椅子坐下,看见宋依诺拿着筷子从厨房里出来,他接过筷子,喝了一口小米粥,“好香。”

    宋依诺在他对面坐下,看着煎饼煎得黑乎乎的,她皱眉道:“都怪你啦,煎饼都煎焦了。”

    沈存希夹起一个咬了一口,露出洁白的牙齿,“很好吃,焦了有焦了的好处,可以治积食,吃饭吧,你为了我忙碌了一早上,我没什么能回报你,就只能给你一个香吻了。”

    “那分明是占我便宜嘛。”宋依诺不满的噘嘴,心里却甜丝丝的,被他吻着被他疼着的感觉真好,至少她不再是一个人。

    沈存希笑望着她,戏谑道:“那你来吻我吧,我不介意让你多占几次便宜。”

    “……”

    吃完饭,宋依诺回房换了衣服,沈存希在客厅里打电话,她换好衣服出去时,就见他匆匆挂了电话。她只觉得怪怪的,但是并没有多想,“我收拾好了,走吧。”

    沈存希将手机放回裤兜里,转身望着她,她穿着上次他给她买的紫色连衣裙,亭亭玉立般站在那里,脸上化了淡妆,娉婷迷人。

    他走过去,执起她的手,送到唇边吻了一下,清俊的容颜上布满笑意,“真不想去上班,想和你腻歪一整天。”

    宋依诺羞怯的垂下目光,“走啦,上班要迟到了。”

    沈存希目光炯亮的盯着她,半晌,他才牵着她的手往门外走去。车子就停在楼下,这里本来非业主的车是不能停的,也不知道沈存希怎么说服保安让他开进来的。

    两人坐上车,沈存希发动车子驶出小区,向博翼驶去。

    宋依诺担心同事们看到沈存希的车,要求他在离博翼的前一个路口停下,沈存希看了她一眼,缓缓将车停靠在路边。

    宋依诺解了安全带,推开车门准备下车,手腕忽然被沈存希抓住,她回过头去,他的俊脸已经欺过来,精准的捕捉到她的唇,放肆的搅动了一番,然后放开她,“下班我去接你,晚上一起吃饭。”

    宋依诺被他吻得晕头转向的,呆呆的点了点头,飘出车外。目送他的车子离去,她才逐渐回神,抬腕看表,只差五分钟就迟到了,她连忙向公司跑去。

    到了公司,她毫无悬念的迟到了,她沮丧得很,想到一个月全勤就这样没有了,她一阵心疼。

    她回到办公室,整理了一下设计稿,这次只需要设计稿,报价与用材都不需要,她再确认了一遍无误,才将u盘拔下来放进包里。

    她端起桌上的咖啡喝起来,昨晚沈存希来之后,她就没怎么睡着,迷迷糊糊的撑到天亮,她就再也睡不着了,索性起来做早饭。

    这会儿精神不济,只得喝杯咖啡提神。

    她刚喝完咖啡,李总的秘书就打来电话,让她带着设计稿直接去负一楼,他们一起过去沈氏。她放下咖啡杯,拎起包走出办公室,路过云云的工作间,她请云云帮她洗一下杯子,然后离开。

    坐进李总的车里,宋依诺就感觉肚子很不舒服,她一直忍着,快到沈氏时,她腹痛如绞,额上冷汗涔涔。刚到沈氏停车场,她推开门下车,对李总说了句抱歉,就匆匆往洗手间方向跑去。

    李总步下车,看着宋依诺迅速消失的背影,他与秘书面面相觑,“她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你跟过去看看,别出什么事才好。”

    秘书点了点头,连忙跟过去。

    宋依诺拉肚子了,她表示很悲催,为什么偏偏是现在?十点会议就要开始了,她作为主设计师,怎么能够缺席。她绞尽脑汁想,也想不起自己吃坏了什么,难道是早上的煎饼?

    如果是早上的煎饼,那沈存希会不会有事?她一想到沈存希有事就淡定不下来,她拿出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几分钟后,沈存希回复过来,一个字,“嗯?”

    宋依诺冷汗,难道是她表达得不够清楚,她又发了一条短信,“你有没有拉肚子?”

    这会沈存希回得很快,“没有,怎么了?”

    宋依诺看见他说没有,心就落了下来,他没事就好。从洗手间里出去,宋依诺已经快了虚脱了,秘书站在卫生间外面等,看她脸色泛青的走出来,她连忙迎上来,“宋小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过去吧。”宋依诺擦了擦脸颊上的汗,刚走了几步,她的肚子再度疼起来,她抬腕看表,还有几分钟就到十点,她从包里拿出u盘交给秘书,“张秘书,请你把u盘交给李总,我肚子疼,让李总尽量拖延时间,让业之峰先展示设计图。”

    张秘书扶着她,担忧的问道:“宋小姐,你脸色很不好,没事吧?”

    宋依诺摇了摇头,“我没事,可能吃坏肚子了,我一会儿就过去。”她说完,迅速往卫生间里跑去。张秘书眼看时间来不及了,只得先把u盘拿去交给李总。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张秘书快步走到李总身边,俯身附在李总耳边低语了几句,李总脸色大变,“她没事吧?”

    “看样子不太好,她让我把u盘交给您,请您尽量拖延一下时间。”张秘书把银色u盘递给他,李总接过去,轻蹙起眉头,嘀咕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

    董仪璇坐在李总旁边,听到他们的对话,她说:“宋小姐身体不舒服吗?”

    “她没事,董总你对小宋很上心呐。”李总笑望着她,话里却意有所指。

    董仪璇坦然的面对他的目光,说:“只要是人才,我想任何人都会喜欢。”

    说话间,会议室门打开,众人抬头望去,只见沈存希被众人簇拥着走进来,沈存希站在主席位上,向请来的几位颇有资历的设计师评委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大家,扫了一眼李总身边空荡荡的位置,他轻蹙了下眉头,说:“今天谢谢大家来到这里,第二场比赛开始吧,这次我们抽签决定由谁先开始。”

    李总忽然站起来,谦让道:“沈总,业之峰是业界的龙头,就由业之峰开始吧。”

    “李总,你太客气了,还是你们先开始吧,对了,宋小姐怎么还没到?”董仪璇看向他身边空着的座位,心里已经明白几分。

    李总脸上有些尴尬,他说:“小宋落了东西在公司,刚才已经急着回去取了。”

    “这样啊,那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了,沈总,你意下如何?”董仪璇望着沈存希,目光里掠过一抹精光。

    沈存希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李总旁边的座位,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

    董仪璇站起来,先向主位上几位评委自信优雅的笑了笑,然后她转身拿着电子笔,指着一边的放映幕布,开始从容的讲解自己的设计理念。

    放映幕布上呈现一帧帧设计图,李总看着设计图,瞳孔猛地紧缩,他攥紧了手里的银色u盘。昨天宋依诺给他看过她的设计稿,与幕布上的设计图大同小异,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宋依诺抄袭业之峰的设计,还是业之峰抄袭宋依诺的设计,抑或是宋依诺故意将设计稿泄露给业之峰?李总心头大震,之前董仪璇要挖宋依诺去业之峰,这会不会是宋依诺投诚的伎俩?否则为什么会这么巧,会议开始前,宋依诺就吃坏肚子赶不上。

    如果是博翼先展示自己的设计稿,那么业之峰再展示同样的设计稿时,就可以说业之峰抄袭。现在若是博翼再展示设计稿,那么抄袭的就会是博翼。

    宋依诺啊宋依诺,枉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这样背信弃义!

    沈存希看着幕布上的设计稿,他眉心微蹙,之前他看过宋依诺的设计稿,虽然只是一个雏形,却与幕布上的设计图有几分相似,他的目光睨向李总身边,那一直空着的座位,暗暗思忖,设计稿是怎么回事?

    他自然不会相信是宋依诺抄袭业之峰的,但是现在业之峰先博翼一步将设计稿展示出来,那么博翼的设计稿一出来,就会坐实宋依诺抄袭的名声,到时候宋依诺就再也无法在装饰界立足。

    思及此,沈存希拿出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你在哪里,马上回会议室!”

    短信发过去,却石沉大海。沈存希心里焦灼不已,董仪璇的讲解马上就要结束,宋依诺还没有过来,再看李总一脸灰败,他已经猜到,李总必定也知道两家公司设计稿大同小异的事。

    他招了招手,严城立即俯下身去,沈存希附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严城点头离去,来到李总身边,说了几句什么,李总站起来,和严城离开会议室。

    沈存希向评委们点了点头,也起身离开会议室。

    会议室旁边的办公室里,沈存希快步走进去,他看见李总额头上冷汗直冒,他说:“宋依诺的设计稿与业之峰的有八分相似,对不对?”

    李总诧异地望着他,“沈总,您怎么知道?”

    “先别管我怎么知道,博翼的设计稿不能展示。”沈存希道,“博翼的设计稿一经展示,博翼就会背上抄袭的骂名,到时候在业界只会沦为笑柄。”

    “为什么会这样?业之峰的设计师根本设计不出这样的图稿,他们的风格已经固定。”李总百思不得其解,再加上宋依诺在关键时刻不在场,把先机让给了业之峰,让他更加怀疑是宋依诺把设计稿泄露给业之峰,坑了博翼的一次。

    “宋依诺在哪里?现在关键是先找到她人。”沈存希知道生意场上的人多疑并且狡诈,李总此言已经在怀疑宋依诺了,她不在场,谁也说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应该在洗手间。”李总说道,沈存希说得对,设计稿不能展示了,否则就会连累博翼的名声,但是就让他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项目飞了,他心里也是极不甘心的。

    沈存希低头吩咐严城,“严秘书,找一个女职员去洗手间看看,务必将她带回会议室。”严城立即领命而去。

    沈存希吩咐完,又对李总说:“我们现在先回会议室,你就告诉评委设计稿格式化了,我会配合你的说辞,给博翼时间准备设计稿。”

    “谢谢沈总愿意给博翼一个机会。”李总感激涕零道,他心里也清楚,现在不是追究设计稿是不是宋依诺泄露出去的时候,关键是要让博翼继续竞争这个项目。

    董仪璇看见李总与沈存希先后离开会议室,她眼里掠过一抹得意的诡光,她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宋依诺,我看上的人,要是得不到,我必毁之,也绝不会让你成为我的竞争对手。

    沈存希和李总相继回到会议室,董仪璇已经展示完毕,评委们对业之峰的设计稿相当满意,纷纷点头称赞。李总心里郁卒不已,仍强打起笑脸恭喜董仪璇。

    董仪璇脸上扬起了誓在必得的笑容,“李总,现在该轮到博翼展示了,希望这次的设计稿也同样让我们惊艳。”

    李总勉强笑了笑,他站起来,先向沈存希致歉,接着向评委们致歉,“对不起,各位,博翼的设计稿刚才被我不小心格式化了,今天不能展示给大家看,希望沈总与评委们再给博翼一次机会。”

    评委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道:“设计稿对一个企业来说就像生命,博翼对比赛的态度如此草率,看来沈总需要重新考虑一下,就算博翼拿到这个项目,只怕也会像对待这比赛一样草率,业之峰是国内一线家装品牌,有着时尚的设计理念,还有高端的品质保障,这次的比赛,可见业之峰的专业水平,绝不是本土一些小家装公司可以媲美的。”

    其他人也纷纷称是。

    沈存希正要说话,就见严城推开门,步履匆匆的走进来,他附在他耳边低声道:“沈总,找到宋小姐了,她在卫生间里晕倒了。”

    沈存希心底一震,他站起来排除众议,道:“博翼是桐城的本土企业,理应扶持,比赛暂停,比赛时间容后再议。”沈存希说完,快步走出会议室。

    严城在前面带路,沈存希想起先前宋依诺发短信问他有没有拉肚子,难道那个时候她就已经不舒服了?

    沈存希来到一楼休息室,就看到宋依诺安静的躺在沙发上,他快步走过去,目力所及,她脸色青中带灰,唇瓣苍白皲裂,只怕已经脱水了。

    他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离开休息室,严城已经将车开到公司门前,沈存希抱着她坐进后座,车子向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医生给她做了检查,她是因为脱水晕过去的,需要住院观察。沈存希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宋依诺,脸色惨白如纸,若不是胸膛还因为呼吸起伏着,他甚至会以为她已经没了生命特征。

    明明他们早上才分开,那时候她都没事,怎么一个小时不见,她就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了?

    “医生,她是什么引起的腹泻?”

    “我们已经化验过,发现她身体里有巴豆的残留物,应该是重剂量的巴豆,才会导致她腹泻到脱水的状态,现在她暂时没有性命之危,但是还需要观察。这两天不能给她吃带油的食物,以免继续腹泻。”医生一边在病历上记录一边道。

    沈存希眉峰紧蹙,“巴豆?”

    “对,现在有许多减肥药里就含有大量的巴豆,达到迅速减肥的作用,她有没有在服用减肥药?”医生问道。

    沈存希瞪向医生,不悦道:“她这么瘦,还需要服用减肥药?”

    医生看他黑着脸,这男人气场太强大了,他吓得缩了缩脖子,小声道:“我只是问一问,如果她没有服用减肥药,那么还有两种可能,误食巴豆或者有人故意给她下了泻药。”

    沈存希转头望着床上的宋依诺,她误食巴豆的机率不大,那么还剩下一种可能,就是有人给她下了泻药,那么那人给她下泻药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阻止她去参加会议?

    沈存希在床边坐下来,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她很瘦,因为脱水的关系,手背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到底是谁要害她?他为自己的无力而懊恼,“诺诺,赶快好起来。”

    严城去办了入院手续回来,看到自家老板握住宋依诺的手,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说:“沈总,住院手续已经办好了。”

    “我知道了,严城,派人去查一查宋依诺今天去公司后吃过什么东西,我怀疑她被人下了泻药。”沈存希眉宇间一片冷厉。

    “沈总,我马上去查。”严城转身出去了。

    ……

    会议室里,沈存希匆匆离开,留下众人面面相觑,这些评委说到底是沈存希请来的,并不敢托大,见他离开后,也纷纷起身离开。

    其中有两位评委过去与董仪璇握了握手,董仪璇含笑送他们离开,转身就看到李总站在幕布前,看着幕布上那张设计稿。她踩着优雅的步伐走过去,笑道:“李总,你好像对我们公司的设计稿很感兴趣啊。”

    李总偏头看她,说:“董总公司招聘了新的设计师?这张设计图的风格与你们公司之前的风格相差很大啊。”

    董仪璇双手环抱在胸前,目光越过李总,落在幕布上,她说:“是招聘了新的设计师,不过她还没有从旧公司辞职出来,我想不久的将来,我就能将她介绍给你认识。”

    李总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董仪璇的话无疑的证实了他心中的猜疑,他不敢相信,宋依诺真的背叛了博翼,“董总能否透露一下,那位设计师现在在哪家公司高就,既然还没有辞职,就出卖自己的东家,可见人品恶劣,这样的人你也敢用?”

    “我是惜才之人,我看中的是她的才气,至于她人品恶不恶劣,这个我不在乎,因为我相信我开的价码,足够让她对我忠心耿耿。”董仪璇说完,手机响起来,她道:“李总,不好意思,我接通电话,失陪了。”

    李总看着她洋洋得意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宋依诺,我看错了你,我险些因为信任你,而将博翼送上绝路。

    董仪璇离开会议室,她接通电话,“董总,宋小姐因为腹泻脱水,被沈总送去医院了,我瞧着他们俩的关系,似乎有点暧昧不清。”

    董仪璇前行的脚步忽然顿住,声音提高了一个节拍,“你说什么?”

    “刚才宋小姐是由沈总抱出公司的,沈总的神情看起来十分紧张与忧心,看起来两人关系匪浅。”那人继续道。

    “我知道了,宋依诺在哪家医院?”董仪璇蹙眉,她想起第一次看见宋依诺的情形,那个时候就觉得她和沈存希关系暧昧,只是并未往心里去。如此说来,沈存希看不上贞贞,是因为宋依诺了?

    “在一家私家医院,我没有跟进去。”

    “行了,你不用盯着了,回公司吧。”董仪璇挂了电话,她还真是小看宋依诺的手段了,居然勾搭上了沈存希,难怪沈存希会顺水推舟,答应她两家公司进行公开竞争,只怕这就是给她下的套,要把原本属于她的项目给博翼。

    好在她聪明睿智,提前想到了一石二鸟之计,今天若不是沈存希干预,只怕李总已经展示设计图,坐实了抄袭的名声,看来她得另外想法子了。

    她刚挂了电话,手机再度响起来,她接通,对方道:“董总,博翼的股份有另一股神秘的势力正在收购。”

    “查到是谁了没有?”董仪璇柳叶眉倒竖起来,她收购博翼的事知道的人很少,谁会跟她抢博翼?

    “查不到,对方势头很足,已经掌握了百分之五的股份。”对方继续道。

    “给我查,我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我嘴边抢肉吃!”董仪璇脸上掠过一抹狠辣,博翼是她先看中的,谁敢从她手上抢,她就要谁吃不了兜着走!

    “是,董总,我马上派人去查。”

    董仪璇挂了电话,刚刚打了场胜仗的喜悦心情荡然无存,她快步离开,高跟鞋敲打在地上,显示着她现在熊熊燃烧的愤怒小宇宙。

    ……

    宋依诺醒来时,已经是半下午了,鼻端充斥着强烈的消毒水味道,她看着白得刺目的天花板,轻轻叹息了一声,她又进医院了。

    唉,最近她好像跟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

    耳边传来翻动纸张的声音,她偏头看去,就看见沐浴在阳光里,正认真批阅文件的沈存希。淡薄的光晕笼罩在他身上,像是幻影一般不真实。

    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沈存希从文件上抬起头来看向她,见她睁开眼睛,他合上文件,从沙发上站起来,几步来到病床边,“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宋依诺刚想摇头,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声异响,她整个人僵住不动了,尴尬得甚至不敢看沈存希的眼睛。天哪,她不想活了,怎么这么丢人啊!

    沈存希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刚才的响声是怎么回事,他本来没想笑,但是看到宋依诺的表情,他的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

    宋依诺羞愤交加,她扯过被子遮住脑袋,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她不要见人了,呜呜呜。

    沈存希在床边坐下,看她一个劲的往被子里缩,他微笑道:“诺诺,不要闷在被子里,出来。”他没觉得反感,反而觉得她这样自然的反应很可爱。

    “不要,你肯定要笑死我。”宋依诺不肯出去,太丢人了,她羞愧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沈存希伸手去拉被子,又怕伤到她,柔声哄道:“我不会笑你的,你很可爱,我很喜欢,你放心,不管你是什么样子的,我都不会嫌弃你。”

    宋依诺还是觉得丢人,不肯面对他。

    沈存希手上用了几分力道,终于将被子拉开,看她趴在枕头里不看他,他说:“让我看看你,你知道吗?早上你把我吓坏了,怎么会晕倒在厕所里,要是一直没人发现,该多危险?”

    宋依诺的注意力被他转移开,她忽然想起早上的会议,她急忙抓住他的手臂,问道:“沈存希,早上的比赛谁赢了?”

    “你先关心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其他的都不重要。”沈存希拧起眉峰,她要是多在乎一点自己,也不会晕倒在厕所里也没人发现。

    “怎么不重要了,那是我的工作,只有博翼拿到这个项目,我才能升职。”宋依诺不赞成他的说法,没有工作,她拿什么养活自己啊。再说,她还要向董仪璇证明自己的能力。

    沈存希咬牙,“你就那么在乎这个工作?在乎到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顾了?”

    “当然了,人活着就要工作,再说我不工作我怎么养活我自己,你快跟我说说,结果怎么样了?”宋依诺的身体还很虚弱,几句话说完,就已经开始喘气了。

    沈存希见她这样,不忍心让她着急,他语气硬梆梆道:“还没有结果,博翼的设计没有展示。”

    “怎么会?我把u盘交给李总了,就算我不去,以李总的机智也不可能开天窗。”宋依诺诧异地望着他,昨天她还跟李总讲解了设计图的理念,李总听得很认真,多多少少都还记得些,应付过去也成啊。

    “业之峰先展示设计图,他们的设计图与你的有八分相似,如果博翼再展示设计图,评委已经先入为主,会认为博翼的设计图抄袭。”沈存希淡淡解释道。

    宋依诺耳边嗡的一声,她难以置信地望着沈存希,张了张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

    “那天在公寓里,我见过你的设计稿,业之峰的设计稿与你极其相似。所以我让博翼慌称设计稿被格式化,比赛日期推后。”沈存希看着她,他相信她不会抄袭,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她的设计稿被人泄漏了。

    宋依诺摇头,“怎么可能,业之峰的设计稿怎么可能与我的相似?”

    “诺诺,你仔细回忆里一下,你有没有给别人看过你的设计稿,或者是说过你的设计理念,我怀疑博翼内部出了内鬼。”沈存希冷静分析道。

    宋依诺认真想了想,“没有,除了李总,就连组员都没有见过我的设计稿,我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的设计理念。”

    “你今天早上去公司后,有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沈存希忽然问道。

    宋依诺点了点头,“有,喝了一杯咖啡,我平常都不喝咖啡的,但是今天早上想提提神,就吩咐助理帮我泡了杯浓咖啡。”

    “咖啡里下了巴豆,所以你才会腹泻。诺诺,你被人算计了,你仔细想想,谁最有可能出卖你?”沈存希治下很严厉,公司员工可以进行光明正大的竞争,但是如果有人玩小聪明算计别人,一旦被发现,就必定开除,永不录用。

    然而这并不代表每家公司都能如此,很多人为了博上位,表面友好,暗地里做尽肮脏的勾当,抹黑别人陷害别人的事时有发生。

    宋依诺咬着唇,梦娜已经离开,公司里还有谁会算计自己?她绞尽脑汁的想,还是理不出一个头绪来,每张脸看起来都那么真诚,每张脸看起来都那么友好,会是云云吗?咖啡是她泡的,如果是她的话,这样做会不会太明显了?

    沈存希看她纠结的模样,知道她心地善良,谁也不愿意去怀疑,他摇了摇头,“这件事你别想了,我告诉你是要你提防一下身边的人,尤其是你那个助理。”

    “她对我很好,应该不会害我。”宋依诺低声道,越说却越没有底气。给她下泻药,阻止她参加会议,业之峰与她七八分相似的设计图,如果这一切都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

    “坏人脸上会写着我要害你四个字吗?职场凶险,用这些龌龊的手段竞争上位的事不计其数,你要这么天真,迟早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沈存希心里来了气,他真的很好奇,她是怎么在职场里生存下去的?

    宋依诺垂着眸,呐呐道:“我只是觉得不应该去怀疑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而且我跟她没有利益冲突,她为什么要害我?”

    “这世上,不一定要有利益冲突才会害人,也有可能是嫉妒不甘心,诺诺,你以前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给任何人造成威胁。但是现在不一样,梦娜因为你离开博翼,你在旁人眼中就再也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宋依诺,而是他们眼中的竞争对手,他们算计你,不过是想逼你离开博翼,因为你已经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明白了吗?”沈存希循循善诱道。

    宋依诺点了点头,心里寒凉一片,都说职场如战场,生存不容易,如今,她终于触到了冰山一角。也许她真的还没有长大,所以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大家都是同事,为什么不能像朋友一样相处,非得要算计来算计去?

    一整个下午,宋依诺的心情都十分低落,沈存希没有再劝她,有些事情需要她自己去消化,然后成长。过了一会儿,沈存希接了通电话,就回了公司。

    宋依诺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傍晚时分,她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晚上九点,盛世豪庭酒店2022号房间有精彩大戏上演,好戏不容错过,有你最关心的人,不来你会后悔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