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84 一生一世一双人

    宋依诺怔怔地看着这条短信,发件人是一连串数字,一看就是从网上转发过来的。她蹙紧眉头,到底是谁发这样恶作剧的短信过来,盛世豪庭酒店她记得。上次她被宋夫人暗算就是在那里。

    有她最关心的人,她最关心的人是谁?宋依诺脑海里浮现沈存希的模样,她立即摇头,跟沈存希有关么?她为什么不愿意去相信呢?

    宋依诺坐起来,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她脑子里很乱,胀得发疼,她需要好好冷静,去消化这些事情。过了几分钟,手机短信提示音再度响起,她看着亮起的屏幕,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来。

    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照片上的背景是盛世豪庭酒店。酒店门口停着一辆车,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白色宾利欧陆。再远一点,沈存希倾身站着。一个女人搂着他的脖子。十分亲昵,目测那个女人长得有点像冯贞贞。

    宋依诺皱起眉头,这人为什么把沈存希和冯贞贞的照片发给她?想要说明什么?就算沈存希和冯贞贞之间有什么,他们男未婚女未嫁,也是男女间的正常交往,为什么偏偏发给她?

    她百思不得其解,越看照片反而越把好奇心勾了起来,盛世豪庭酒店2022号房间,再加上这张照片,发短信的人是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可就算是如此,她以什么立场去抓奸?

    宋依诺丢了手机,重新躺回床上,忽然想起沈存希下午接了通电话。就匆匆离开,莫非是……

    她用力摇了摇头,不能凭这两条无厘头的短信就去怀疑沈存希,那样对他太不公平了。可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说的是沈存希和冯贞贞开房吗?

    宋依诺拽过枕头,将自己埋在枕头下,她不停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她越是这样暗示自己,脑海里浮现的就是沈存希与冯贞贞在床上翻滚的情形,她猛地坐起来,还是去看看吧,要是沈存希真的和冯贞贞有什么,她也能及时悬崖勒马。

    ……

    盛世豪庭酒店的包厢里,沈存希穿着浅灰色衬衣,系着一条酒红领带,他指间捏着烟,青烟袅袅,衬得他的神情越发的高深莫测。他挑眉看向坐在对面的冯贞贞,他与冯贞贞见过几次面,虽然印象不深,但是他直觉这个女人并不喜欢他。

    不喜欢他却约他吃饭,这就让人有点意外了。

    他吸了口烟,然后注意到冯贞贞皱了皱眉头,他说:“冯小姐不喜欢吸烟的男人?”

    冯贞贞以手托着下颚,装傻道:“不,相反我很喜欢吸烟的男人,男人吸烟的样子很有魅力,只不过我不喜欢你而已。”

    沈存希失笑,向他表白的女人很多,但是这样直接跟他说不喜欢他的女人,冯贞贞却是第一个,“既然冯小姐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约我出来吃饭?我不认为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共进晚餐,会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的事。”

    冯贞贞坦率的看着他,表情没有丝毫的矫揉做作,“我姨妈想给我们牵红线,沈总应该心知肚明,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希望沈总跟我姨妈明确表示,你不喜欢我。”

    “这样岂非是我得罪了璇姨?”沈存希的态度一直不明,就是不愿意得罪董仪璇,董仪璇是母亲的故友,念在这份情上,他也不能直接拒绝董仪璇。

    “那你是喜欢我了?”冯贞贞直视他,问得相当直接。

    沈存希笑了,“不,我也不喜欢你。”

    “那不就结了,既然我们互不喜欢,那我们为什么还浪费时间在这些莫名其妙的应酬上?”冯贞贞摊了摊手,他们两个互不喜欢,根本就没理由在一起吃饭嘛。

    “商场上没有应酬是不行的,你不喜欢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姨妈,我们互不耽误对方的时间是正途。”沈存希心里可没有一丝丝的不悦,冯贞贞不喜欢他,正中他下怀。

    “我倒是想,可是我姨妈不肯放弃。”冯贞贞苦恼道,董仪璇天天催她约沈存希吃饭,今天还直接订好了酒店,巴不得将她打包扔到沈存希床上去,马上生米煮成熟饭,就跟她没人要似的。

    沈存希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既然如此,那只能委屈冯小姐与我继续演戏了。”

    “演戏吗?”冯贞贞诧异地看向他,她直觉沈存希也不喜欢她,既然如此,他们倒是可以演戏骗骗姨妈,省得她总想把她嫁给有钱人。

    “对,我有一个喜欢的女人,爱逾生命,但是我想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伤害。你知道成功人士很容易被狗仔队跟踪什么的,到时候拍到她一个侧脸或是什么,我希望冯小姐能站出来帮她挡一挡。”沈存希答应与冯贞贞吃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个替身,应付沈老爷子塞来的那些女人。

    有些人他可以像拒绝贺允儿那样直接,有些人却不得不顾忌她们背后的家族,他相信,贺允儿只是第一个,这个沦陷了,沈老爷子还会找别的女人来烦他。要避免这样的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人一劳永逸。

    冯贞贞惊讶道:“没想到沈总是这么痴情的人,沈总能透露一下,那个人是谁吗?”

    “不能!”沈存希回答得很直接。

    冯贞贞难掩失望,她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答应沈总,若有需要,我会全力配合。”

    ……

    盛世豪庭酒店门口,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宋依诺付了车费推开门下车。她抬头望着笼罩在夜色里的五星级酒店,心里生了退缩之意。

    她不应该来的,她和沈存希的关系还远不到她跑来抓奸的程度。她咬紧牙关,转身欲离开,走了两步,她又转回身来,一鼓作气的走进盛世豪庭。

    她不允许自己退缩,如果沈存希和唐佑南是一路货色,她应该庆幸自己这么早就看清了他的真面目,总好过她陷得更深时,才幡然醒悟。

    20层很快到了,宋依诺走出电梯,来到2022套房前,她攥成拳头的掌心已经被汗水打湿,可见她心里也非常紧张,如果里面的情形真如她所想,到时候她该何去何从?

    她在门前徘徊了几分钟,最后鼓起勇气去按门铃,门铃响了几声,都没有人来开门,她紧张得一颗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好几次都有了想逃的冲动。

    她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来应门,她伸手推门,门居然开了。她诧异极了,门怎么会没关?她慢慢走进去,里面很黑,窗帘拉下了,她的眼睛还没有适应房间里的黑暗,看不清房间里有没有人。她走了几步,身后传来“咔哒”一声,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性的转过身去,看到房门不知何时已经关上了。

    她捂着砰砰直跳的心脏,房间里很安静,不像有人的样子,莫非她来早了?她站在房间中央,慢慢适应黑暗,眼睛逐渐能看清房间的摆设,正中央的大床上整洁如新,房间里没有人。

    宋依诺忽然意识到,她有可能被算计了,她连忙转身要走,忽然听见“嘀”一声,她心里大惊,来不及了。她朝四下看了看,果断的拉开衣柜躲了进去。

    她刚躲好,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人走了进来,然后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佑南,你刚出院就别喝那么多酒,很伤身体的啊。”

    躲在衣柜里的宋依诺浑身一僵,到底哪里出了错,不是说是沈存希和冯贞贞吗?怎么会是宋子矜和唐佑南?

    宋子矜扶着醉醺醺的唐佑南走进房间,将他放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她累得直喘粗气,她一屁股跌坐在床边,看着他的样子,恨铁不成钢道:“既然你那么喜欢依诺,当初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佑南,我的心也是肉做的,看你为她买醉,我也会心痛。为什么得不到的永远都在骚动,得到的却永远不知道珍惜?”

    唐佑南醉眼迷蒙的看着她,面前的女人慢慢变成了宋依诺的模样,他一遍遍的喊着,“依诺,依诺……”

    宋子矜到底还是有自尊心的,她站起来转身要走,手腕却被他握住,他微一用力,她踉跄着倒在床上,他迅捷的翻身压在她身上,“依诺,别走,我爱你,不要丢下我。”

    宋子矜怒了,她拼命捶打他的胸口,哭喊道:“唐佑南,你看清楚,我是宋子矜,我不是宋依诺,你要找宋依诺,就去找她啊。”

    唐佑南低头封住她的唇,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依诺乖,别哭,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哭,我们在一起。”

    宋子矜被唐佑南压倒在床上时,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衣柜的方向,然后夸张的呻吟起来。

    宋依诺躲在衣柜里,听到唐佑南这些醉醺醺的话语,她心里一阵抽痛。到底是爱了八年的男人,她对他还做不到全然的无动于衷。她还来不及感伤完,衣柜外就传来暧昧的声响,她透过衣柜门缝望出去,看到床上那对叠在一起的男女,心里的伤感顿时烟消云散。

    宋依诺,你怎么会这么天真?就算他还爱你还喜欢你又怎么样?他永远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宋依诺为自己感到凄凉以及可怜,她收回目光,从包里拿出手机,将摄像头对准床上,录下这段视频。有了这段视频,她就能顺利离婚了。

    过了许久,唐佑南释放在宋子矜体内,他仰着头大声喊道:“依诺,我爱你,我爱你……”

    宋依诺录完视频,只要一想到唐佑南把宋子矜当成是她,她心里就一阵恶心。难道这就是男人的爱情?嘴里说着爱一个人,身体却能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发泄?

    宋依诺靠在衣柜里,她从未觉得自己有这么悲催,她的老公和她的姐姐在外面偷情,她却只能躲在衣柜里录视频作为离婚的证据。她真应该冲出去,将这对狗男女打一顿,至少让他们不要这样恶心人。

    宋依诺忽然推开衣柜门走出去,她扫了一眼大床方向,唐佑南已经累得呼呼大睡,而宋子矜却是清醒的,她看见宋依诺从衣柜里出来,她一点也没有惊讶,反而像是意料之中。

    宋依诺蹙紧眉头,盯着宋子矜,“短信是你给我发的?”

    宋子矜坐起来,风情万种的撩了撩栗色的大波浪卷发,脸上还有未褪的情.欲气息,“依诺,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我没有叫你来,你怎么可能拿得到佑南出轨的视频?”

    “你……”宋依诺没想到宋子矜为了算计他们离婚,竟然不惜黑了自己。

    “依诺,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宋子矜笑吟吟地看着她。

    都说人不要脸鬼都怕,宋依诺终于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了,她看着她,却没有一丝怨怼,因为她知道,不是宋子矜,也还会有别的女人。她心平气和道:“就算没有你自导自演的这一出,我也会跟他离婚,这样的男人,你喜欢就拿去吧。不过我建议你管好他的下半身,否则指不定将来的某一天,你也会躲在衣柜里欣赏一出二人激.情秀。”

    宋依诺说完,转身大步离去,走到门边,她突然停下来,转过身去,“照片也是你发的?”

    “什么照片?”宋子矜迷茫地看着她。

    宋依诺定定地看了她许久,似乎要确定她是不是在撒谎,半晌,她拉开门离去。也许每个人生命中都会遇到一两个渣男,一边说爱你,又一边跟别的女人上床。

    唐佑南就是这样的男人,刚才在衣柜里,听着他们啪啪啪的声音传来,她竟然不再感到心痛与愤怒。以前那些困扰她的因素都豁然开朗。

    她一直以为自己割舍不下这个男人,哪怕提出离婚时,心里依然还是存有几分念想。其实她不是割舍不下他,而是忘不了与他在一起的那段美好岁月。因为太过怀念,所以她总是想方设法的忽视他带给她的那些伤害,她以为留在他身边,她心中所有美好的绮念都不会成为过去时。

    可是就在刚才,她明白了,有些东西该放下了,她要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一个不再有唐佑南的新生活。

    宋依诺快步走出酒店,却不似来时心情那么沉重,房间里不是沈存希和冯贞贞,令她莫名轻松起来。这世上,也许有一个人,还能让她相信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童话。

    “宋小姐?”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宋依诺停下脚步,回头望去。酒店华丽璀璨的灯光下,沈存希与冯贞贞缓缓走了过来。

    她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直接忽视了沈存希的存在,“冯小姐,好巧。”

    冯贞贞笑吟吟地望着她,看她脸色不太好,她说:“我听说今天的会议宋小姐因为住院缺席了,看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不在医院里躺着?”

    宋依诺目光幽幽的扫了沈存希一眼,说:“医生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那就好,今天没有看到宋小姐的设计稿,我姨妈表示非常遗憾,希望宋小姐下次能让大家惊艳。”冯贞贞哪壶不开提哪壶。

    宋依诺脸色微变,却没有当场翻脸,她皮笑肉不笑道:“自然不会让董总失望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宋小姐,回头见。”冯贞贞夹着手拿包,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宋依诺看着她的背影,刚才她和沈存希站在一起的情形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她还在想他能让她相信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童话,他立即就和冯贞贞一起走出酒店,真是赤果果的打她的脸!

    她没有看沈存希,径直往台阶下走去。

    沈存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的背影,等她走出一段距离,他才慢悠悠地跟过去。宋依诺走出酒店,站在马路边上等出租车。不一会儿,沈存希晃了过来,他双手随意的兜在西裤口袋里,站在她身侧,也不说话。

    宋依诺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出租车,沈存希在她旁边的存在感太强,她索性往公交车站走去。

    沈存希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刚走到公交站,就有一班回医院的公交车。宋依诺连忙上去,投了币才发现,沈存希也跟着上了车。

    沈存希没坐过公交车,却也知道要投币,他从钱包里拿了一张粉红票子。宋依诺眼角余光瞟到他手里的钱,见他要投进去,她立即扑了过去,抢走了他手里的毛爷爷,她瞪他:“公交车只需要投两元币。”

    沈存希瞧她的财迷样儿,真想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宋依诺从自己包里翻出两块零钱放进投币箱,然后转身往后面走去。这会儿已经错过了下班高峰期,车里没什么人。

    宋依诺走到最后一排坐下,沈存希晃过去,挨着她坐下,低声问道:“怎么不好好待在医院里?瞎跑什么?身体好了?”

    宋依诺拿眼尾斜他,不满的哼哼道:“我要是不瞎跑,怎么会看见那么诗情画意的一幕?”

    她酸溜溜的语气取悦了他,沈存希眉开眼笑,凑到她面前,说:“怎么,吃醋了?”斤余估圾。

    “怎么可能?”宋依诺立即否认道,她才不会吃醋咧,虽然看到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确实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不过只有一点点。

    沈存希俊脸黑了下来,看到他和一个女人从酒店里出来,她居然不吃醋,这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他伸手握住她的下巴,“真的不吃醋?”

    “那当然,我为什么要吃醋?”宋依诺努力想要将自己的脸移开,可是他太用力了,捏得她下巴生疼。

    沈存希的俊脸朝她压过去,宋依诺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她连忙往后缩,这里是公交车上啊,被人看见她就没脸见人了,她伸手挡住他的脸,“沈存希,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沈存希拉下她的手,压在她身后的玻璃窗上,薄唇已经逼近她的,说话间滚烫的气息吹拂在她脸上,似乎下一秒就会把她烫化。

    她一阵心惊肉跳,他们现在在外面,要是被人拍了照片放上微博什么的,她分分钟就会被人人肉出来,到那时麻烦就大了。

    “你别乱来!”宋依诺连说话都不敢张嘴,因为一张嘴,唇瓣就会碰到他的薄唇。周遭的空气变得格外稀薄,她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那你说,看见我和冯贞贞在一起吃不吃醋?”沈存希固执得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宋依诺这会儿哪里还敢硬扛,她连忙点头,“吃醋,吃醋,快要抱醋狂饮了。”

    沈存希被她的话逗乐了,薄唇印在她绯红的唇瓣上,一触即走,“奖励你的,原来你这么爱我。”

    宋依诺条件反射的捂住唇,唇上痒痒的,连带着她的心也痒了起来,她脸颊红红的,她四下里瞄了一眼,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们,她才松了口气。

    她不敢面对他含笑的目光,视线在公交车里游移,沈存希很高,这会儿坐在椅子上,长腿搁在过道上,看起来十分憋屈。

    她没想到像他这样养尊处优的男人,也会跟她一起坐公交车。想到他刚才居然往投币箱里扔毛爷爷,她说:“你是第一次坐公交车?”

    “不是,在美国坐过。”他15岁被送出国,沈老爷子勒令他永远不许回国。一开始沈老爷子还给他支付学费,后来连学费都取消了。他半工半读供自己读完大学,那段日子很苦,尤其他是东方人,很受白人欺负。

    “哦,我还以为你第一次坐,其实公交车很方便的。”宋依诺说道,近距离坐公交车,远距离坐地铁,相当便捷。

    沈存希扫了她一眼,意有所指道:“我不喜欢坐公交车。”

    “有钱人都不喜欢坐公交车。”宋依诺点点头,颇为赞同。

    沈存希摇头失笑,她显然理解错了他话里的意思。说话间公交车停靠在站台,两人起身下车。晚上十点多的街道,行人已经很少了,偶尔有一两个路过,也是手牵手的情侣,看着甜甜蜜蜜的。

    沈存希看了看右手边的宋依诺,他不着痕迹的将手从西裤口袋里拿出来,伸手握住她的手。

    手背上的干燥温热让宋依诺蓦地仰头,光影斑驳的马路上,沈存希容颜清俊,线条分明。他的大手裹着她的小手,深沉的黑眸静静地凝视着她,他的手指像是不经意地穿过她的指缝,慢慢合拢,与她十指紧扣。

    宋依诺脸颊发烫,不是没被他这样握过手,在觐海台私人会所里,他曾这样握过她的手,带着一种无声的温柔,让人心悸。

    只是这一刻,他深邃的凤眸里,却流转着一抹让她不敢去触及的深情,那样的动人心魄。宋依诺撇开脸,手腕挣了挣,却没有挣开他的手,反而被他握得更紧。

    “会被看到。”宋依诺心惊胆颤,即便她已经承认喜欢他,但是在外面,还是怕被人看到他们在一起。

    沈存希没说话,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他握住她的手缓缓往医院大门走去,他说:“你去酒店做什么?”

    说起这个话题,宋依诺有点心虚,她本来是去捉他的奸的,结果到头来还是捉了唐佑南的奸。她装傻,“想吃东西了,结果去了才想起医生说不能吃太油腻。”

    沈存希回过头来看着她,虽然没说话,但他的眼神分明写着,编,继续编。

    宋依诺挠了挠头,“我没说谎,那你跟冯小姐为什么在酒店?”宋依诺都要佩服自己的机智了,转移话题的功力越来越深厚。

    “谈事。”沈存希牵着她继续往前面走去。

    宋依诺瞅着他,“公事还是私事?”

    沈存希停下来,伸手揉乱她的头发,答非所问道:“又在胡思乱想什么?我喜欢哪类型的女人你不知道?”

    宋依诺恼怒的将他揉乱的头发理顺,她嘟着嘴道:“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哪类型的?”

    “嗯,我喜欢那个爱口是心非,爱胡思乱想的小女人。”沈存希戏谑道。

    宋依诺心里甜甜的,嘴上却不依道:“我才没有口是心非,也没有胡思乱想。”

    “我说的又不是你,你怎么对号入座了?”沈存希朝她眨了眨眼睛。

    “……”宋依诺窘迫的垂下眼睑,耳朵开始微微发烫,她发现她永远斗不过沈存希,几句话就被他套进去了。

    回到病房,宋依诺躺回床上,被医生数落了一顿。她垂着头挨训,拼命向沈存希使眼色,沈存希轻飘飘的移开视线,见死不救。

    终于送走了医生,宋依诺哀怨地看着他,“沈存希,你见死不救!”

    “医生训得没错,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不长记性。”

    “……”

    这一夜风平浪静的过去,第二天,医生查看了宋依诺的身体情况,允许她出院。但是因为最近天气炎热,还是建议她在家静养几天,毕竟她的胃肠功能被破坏,不好好调养,会落下病根。

    宋依诺出了院就要回公司,博翼没有任何人给她打电话,她心里很不安。李总应该知道她是因为腹泻脱水住院了,也没有打电话给她慰问她。

    沈存希没有强行送她回去休养,他了解她,若是不回一趟公司,只怕她也不会安心。他开车送她去了博翼,目送她进了公司大门,他才驶离。

    宋依诺走出电梯,一路走来,公司职员看到她,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甚至纷纷走避。就好像她是病毒一样,避之不及。

    宋依诺心里清楚,一定是设计稿泄露的事在公司里传遍了,看来昨天她真的病得不是时候。

    有两名同事见她走过去,两人小声嘀咕,“她怎么还有脸来公司啊?差点害我们博翼背上抄袭的骂名,这种蛀虫李总还留着她干嘛?”

    “是啊,真没看出来她这么有心计,挤走了梦娜姐,现在还要害我们公司,不知道她的心是什么做的?”另一名同事说道。

    “所以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真希望李总开除她,替梦娜姐报仇。”

    “安啦,她马上就嚣张不起来了,你没看今天早上的报纸,估计现在李总看到报纸已经气炸了。真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居然踩着旧东家攀新东家的高枝。”

    宋依诺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们,两名同事立即停下讨论,转身走了。宋依诺站在原地,感觉大办公室里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带着敌视,好像一夜间,她就众叛亲离了。

    她转身往办公室走去,经过助理台时,她停下脚步,对云云说:“云云,来我办公室一趟。”

    云云抬头望着她,表情一如从前那样,“宋姐,你来公司了啊,我听说你住院了,你身体好些了吗?怎么不多休息几天?李总还给你放了长假,让你好好休息。”

    宋依诺蹙眉,“李总给我放长假了,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参加沈氏的比赛回来后,就说你身体不舒服,放你长假,没人通知你吗?”

    “我知道了,对了,你昨天给我泡的咖啡里有泻药,这件事你知道吗?”宋依诺没有跟她兜圈子,就算是被人算计了,她也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云云脸色一变,“宋姐,你开玩笑吧,咖啡里怎么会有泻药?”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问题,咖啡里怎么会有泻药,除了你,还有没有别人接触过咖啡?”宋依诺静静地注视她,没有错过她脸上一闪而逝的慌张。

    云云心里慌乱不已,有点不敢与宋依诺的目光对视,“宋、宋姐,我不知道为什么咖啡里有泻药,我给你泡咖啡的时候,那罐咖啡里只有最后一点了,你说要提神,我就把剩下的全冲了,这真的不关我的事。”

    宋依诺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给她下泻药的是云云,她心里并不好受,她一直把云云当成妹妹一样关照,她没有想到她会算计她,“云云,为什么要那样做?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云云涨红了脸,装傻道:“宋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没有做过,也许不是咖啡出了问题,是你早上吃了别的东西,你不能把责任赖我身上啊。”

    “我早上吃的东西是我自己做的,不可能有泻药。”沈存希都没事,就足以说明她做的早餐很卫生。

    “反正不是我,宋姐,你不能红口白牙的诬陷我啊,我知道今天报纸上说你抄袭,所以你昨天没有去会议室,是因为知道自己抄袭了业之峰,你就故意给自己下泻药,然后诬陷我。宋姐,我跟了你两年了,你吩咐的事情哪件我没有跑得最快,你不能翻脸无情拖我下水啊。”云云见抵赖不过,索性反咬一口。

    咖啡里的泻药确实是她放的,她就是看不得宋依诺嚣张,以前两人还是平等的,都是打杂妹,结果近一年来,宋依诺的地位逐渐比她高,变成她给她打杂了。

    她非常不爽,凭什么好事都让她占尽了?嫁给唐佑南过着少奶奶一样的生活,还能跟她们抢工作,要是这次真的让她拿下沈氏的项目,到时候她变成了创意总监,气焰不知道要嚣张多少倍。

    好在老天都帮她,昨天她没赶上会议,后来音讯全无,李总大发脾气,让她通知她放长假,她故意不通知她,就是让她来公司被人指指点点。

    不仅如此,今天早上报纸上还刊登了宋依诺抄袭业之峰设计稿的新闻,现在只要李总开除她,那么放眼桐城,再也没有人敢录用她。

    她想到这里心里就暗爽,终于可以把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拔了。

    宋依诺定定地看着她,她不知道别人被信任的人出卖,会是什么感受,但是此刻,她很难受。她和云云一起进的公司,一起被设计师骂,一起做着打杂的工作。她以为她们之间有着革命般的友谊,永远都不会背叛对方。现在她才知道,她的想法有多天真。

    “你不承认就算了,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老天总会还我一个清白。”宋依诺说完,不想再跟她浪费唇舌。沈存希说得对,这世上不是只有有利益冲突时,才会暗害别人,果然是她太天真了。

    宋依诺走进办公室,她突然觉得心灰意冷,是她做人太失败了,否则怎么会爹不疼妈不爱,就连出来工作,也招同事嫉恨。还是她太不够圆滑,不能讨得大家的欢心。

    她全身无力的走到办公桌旁,她垂头便看到放在桌上的报纸,报纸那一页上有一个醒目的标题:装饰界非良性竞争,博翼设计师宋某抄袭业之峰设计。

    像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宋依诺瞬间从头凉到脚,她抓起桌上的报纸,迅速浏览了一遍。怎么回事?为什么说她抄袭?她连设计稿都没展示,为什么曝出她抄袭?

    她抓着报纸的手都在发抖,她抄哪门的袭,设计是她冥思苦想了好多天,才画出来的,她修改都不下50次,才有了现在的杰作,她竟然被人指责抄袭。

    宋依诺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记者居然胡说八道,没有证据,他们凭什么抹黑她,这是诋毁!

    办公室里的内线突然响起来,她半晌才拿起内线,是总经理办公室打过来的,挂了电话,她头重脚轻的往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总经理办公室里,李总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报纸,他气得大手一挥,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掀翻在地。办公室里响起敲门声,他怒声道:“进来!”

    宋依诺推开门走进去,看见散了一地的文件与装饰物的碎片,她慢慢走到办公桌前,李总抓起桌上的报纸朝她砸去,气怒不休道:“宋依诺,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宋依诺的脸颊被报纸刮了一下,很疼,她攥紧拳头,硬声硬气道:“我没有抄袭,设计稿是我自己画的。”

    李总抓了抓衣领,气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设计稿是你自己画的,那就是说你把设计稿泄露给业之峰,然后挖坑给博翼跳,难怪昨天开会前,你说身体不舒服,不参加会议,要不是沈总有先见之明,只怕现在博翼已经因为你背上了抄袭的骂名了。”

    “我没有,李总,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没有泄露设计稿给业之峰。”宋依诺挺直脊梁,绝不承认自己抄袭,更不承认自己泄露设计稿给业之峰,她没做过,她不会承认。

    李总气笑了,“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业之峰的设计稿会跟我们的一模一样,你没有抄袭也没有泄露设计稿给他们,难道是你们撞灵感了?”

    “我怀疑公司出了内鬼。”宋依诺只能这样说,“李总,请你彻查。”

    “内鬼?我看你就是最大的内鬼,宋依诺,枉我这么信任你,把机会都给你了,甚至你把梦娜推出来,我都没有责怪你一句,你就是这么报答我对你的信任?”李总怒骂道。

    宋依诺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有嘴都说不清,设计稿一定是被人泄露了,可是除了她,只有李总看到过设计稿,他们都不可能把设计稿泄露给业之峰,那么还有谁?

    “李总,不管你相信与否,我都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博翼的事,我可以发誓。”宋依诺找不到证据,就跟云云给她咖啡里下泻药,她一样没有证据,她现在甚至不知道是谁害她。

    “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就当我看走了眼,沈氏的项目你不用再跟,回去把辞呈递上来,我们公司不敢用损害公司利益的员工。”李总挥了挥手,颓然坐在椅子上,再也没有看宋依诺一眼。

    宋依诺咬紧牙关,李总让她递辞呈,她要真的递了辞呈就是承认自己抄袭或者泄露了设计稿,“李总,我不会辞职,我要留下来,找出陷害我的人。”

    “宋依诺,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成得寸进尺的筹码,安静离开,我还能念在同事一场,不为难你,你要是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让保安扔你出去,到时候脸上不好看的就是你自己。”李总一拍桌子站起来,怒瞪着她。

    “找到陷害我的凶手,不用你扔我出去,我都会离开。”宋依诺转身出去了,这次的设计稿是她独立完成的,小组成员都没有看过她的设计稿,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业之峰那边为什么清楚她的设计?

    她一定要找出答案来,不能不明不白被人暗算,吃这个哑巴亏。

    宋依诺回到办公室,她一直在冥思苦想,她画设计稿的时候有没有人进她的办公室,有没有人看进了她的设计稿,可是她越想脑子里越混乱,谁都有可能,谁都不可能。

    半小时后,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她抬头望去,看到两名保安走进来,她盯着他们,心凉透了。其中一名保安道:“宋小姐,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宋依诺蹙紧眉头,“我会离开,但不是现在,你去告诉李总,我一定要揪出那个幕后黑手,到时候不用你们请,我也会离开。”

    “宋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我们是奉命行事。”两名保安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架起她。宋依诺知道他们是来真格的,她甩开他们的手,说:“放开我,我会自己走。”

    宋依诺将电脑放进电脑包里,刚要背上,门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笔记本电脑是公司配给你的,是公有财产,你不能拿走。”

    宋依诺抬头望去,就见云云抱着纸箱走了进来,她目光锐利的盯着她,云云巧笑倩兮道:“宋姐,不好意思啊,从今天起,这间办公室和这台电脑就属于我了。”

    宋依诺恨得咬牙切齿,不用证据了,她已经猜到了是谁出卖了她。她冷笑连连,“果然是你,你什么时候拿到我的设计稿的?”

    “宋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什么设计稿,你别陷害我啊。”云云一脸无辜,她将纸箱放在桌上,吩咐保安道:“快把她扔出去,以免一不小心被她看见公司的机密,她又要出卖公司了。”

    两名保安连忙架起宋依诺,宋依诺用力甩开他们的手,她冷冷地盯着她,说:“我自己会走,杨云舒,我到底看错了你,今天这一跟头我永世都不会忘,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会将今天的账一笔一笔跟你算清楚。”

    宋依诺说完,拎起包就往门外走去,刚走了几步,门外忽然传来一道清冷含怒的男声,“等等,你就这么走了,岂不是便宜了那些无耻小人?”

    宋依诺抬头望去,就见沈存希被众人簇拥着走了进来,宛如从天而降的谪神,全身都笼罩在一层光影里。看到他那一瞬间,她隐忍许久的委屈涌上心头,眼泪扑嗽嗽地滚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