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93 没有你在身边,我会更寂寞

    宋依诺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去,就看到自己身上只穿了内衣裤,她尖叫一声,手忙脚乱的下床去捡衣服。她刚才就是用这副模样在他面前晃的?难怪他要喷鼻血!

    她跪坐在床上,双腿有点发麻。再加上她下床的动作弧度太大,整个人往后栽去,沈存希眼疾手快,迅速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拉了回来。

    沈存希倒在床上,宋依诺整个人都趴在他胸膛上,卧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宋依诺怔怔地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手掌下是他越来越激烈的心跳声,与她的交织在一起,像是最美的乐章。

    沈存希额上冷汗涔涔,因为克制,因为隐忍,他双手罩在她肩头,语气沙哑慵懒。他说:“诺诺……”

    “嗯?”宋依诺轻轻应了一声。

    “你的腿……”沈存希盯着她,看她一脸很傻很天真的表情,他都快被她打败了,她知不知道大清早穿成这样,在一个深爱她的男人面前晃,是要人命的,更何况还是一个欲求不满的男人!

    宋依诺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了?”

    “压到我的……”剩上的三个字,他贴在她耳边说出来。沈存希说完,卧室里静了一瞬,随即身上的女人惊慌失措的爬起来,飞快的跳下床,捡了衣服冲进洗手间里。

    宋依诺冲进洗手间。一张俏脸烫得快要爆炸。她平静了许久,才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去。沈存希已经穿戴整齐,看见她出来,他说:“我叫了早餐,过来吃点吧。”

    宋依诺抬腕看表,现在赶过去也赶不上那节课了,她认命的走到餐桌旁。看着一桌丰盛的早点,她拿了一块蛋糕吃起来,说:“好吃。”

    沈存希盯着她手里的蛋糕,忽然俯身,在她吃过的地方咬了一口,咽下去后,他睨着她的红唇,意味深长道:“嗯,很好吃。”

    “……”

    看他坐下来,宋依诺想了想,问道:“沈存希,你什么时候回桐城?”

    沈存希抬头盯着她,俊脸沉了下来,“我刚来就赶我回去?”

    宋依诺汗,“我没有要赶你回去的意思,只是觉得你日理万机。肯定需要回去处理公事,不可能一直在江宁市待着。”

    “怎么不可能?”沈存希的声音里多了几分任性的味道,他放下咖啡杯,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说:“依诺,你这么急着赶我回去,是不是又想跟我撇清关系?我们睡都睡了,现在已经拎不清了。”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宋依诺无力道,“我没有想和你撇清关系,但是那天你父亲的态度你也看见了,他不会允许我们在一起的。”

    想到自己还有把柄在沈老爷子手里,宋依诺就害怕。有些事情她急于忘记,但是那些事情却从不曾遗忘她,在某一个瞬间,就会突然冒出来,将她的生活折腾得翻天地覆。

    她承认她没有勇气告诉沈存希这件事,所以她想到的就是瞒下去,能瞒一天是一天。

    沈存希紧皱的眉头一松,他说:“诺诺,老爷子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会处理。我想给你幸福,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所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我身边幸福就好。”

    “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吗?”宋依诺没有那么天真,如果真的能这么简单,她根本不会纠结这么久,“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那会跟着我们一辈子,就算你父亲同意了,别人的眼光呢?你就不害怕别人怎么看你吗?”

    沈存希起身来到她身边,温柔的执起她的手,深情款款的望着她,说:“我管不了别人的眼光,诺诺,人这一辈子很短暂,能在芸芸众生中遇到一个自己喜欢并且又喜欢自己的人很难,我很珍惜这段缘分,放弃不了。所以不管我们之间需要翻多少座山过多少条河,只要我们携手不离不弃,就一定能到达幸福的彼岸,相信我。”

    宋依诺眼里闪烁着泪光,他的话让她很心动,想要和他试一试,“沈存希,为什么是我?”

    “大概是因为没有人比你更傻了吧。”沈存希捧着她的脸,薄唇印在她的唇上,久久的没有动,是一个不带任何情.欲气息的吻,却饱含了太多太多的情绪。

    过了许久,他才放开她,倾身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她的眼泪滚了下来,她轻声道:“遇见你后,我就一直在逃,拼命的逃,想要逃出你设下的甜蜜陷阱。可是不管我怎么逃,最终还是回到了原位。沈存希,我现在不想逃了。”

    沈存希定定地望着她,眼中光芒大盛。

    “现实中有很多事,我们越逃避就越会受伤,我不想受伤,所以我接受现实。”离开他,她会受伤,久久都不能愈合,那么就在一起吧。她相信,当她开始接受命运时,命运一定会给她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沈存希的心狂颤起来,她的话落在他耳朵里,无疑是天籁之声,“诺诺,你说什么?”

    “我不逃了,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宋依诺直言不讳道。

    沈存希激动地抱住她,她终于愿意为他努力一次了,终于不再推开他了。他好高兴,一颗心都飞扬起来,他捧着她的脸,兴奋道:“诺诺,这是我听过最美丽的情话。”

    他倾身用力吻住她的唇,两人唇齿纠缠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气喘吁吁的放开她,他握住她的手,紧贴在自己的胸口,他说:“诺诺,你感觉到了吗?它在为你跳动。”

    宋依诺没想到顺从于内心的渴望后,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她不用再死死压抑对他的感情,也不用再绞尽脑汁推开他,她贴在他胸口,他的心跳跑得好快好快,她感到很幸福。

    沈存希用力搂紧她,他的心前所未有的满足,这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她喜欢他,并且愿意接受他的深情,真是想想就幸福得冒泡。

    吃过早点后,宋依诺给R.O导师打了电话,说明自己缺席的原因。R.O导师表示理解,希望她下堂课能准时过去。

    沈存希坐在沙发上,看她在窗边与R.O聊得似乎很开心,他心里十分吃味,起身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宋依诺惊了一下,连忙挂了电话。

    她转身望着他,“怎么了?”

    “宝贝,你忽略我太久了。”沈存希绝不承认,他在跟R.O吃醋,他不会忘记他来江宁市的原因,就是R.O那句话把他刺激过来的。

    虽然他们现在的结果有点出乎他的意料,甚至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也不代表他就能淡定的面对R.O将挖他墙角的事。

    宋依诺摇头失笑,她捧着他的俊脸,在他唇上吧唧了一口,看到他眸里掠过一抹火光,她觉得她又不小心的招了他了,果然,他的薄唇再度贴了上来,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法式深吻。

    阳光洒落下来,他们站在阳台上,吻得忘我。

    直到沈存希的手机响了,他挫败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放开她,转身去接电话时,他还不忘来了一句,“回来继续。”

    宋依诺捂着红肿的唇,笑看着他颀长挺拔的背影,空洞的心一点一点被他的身影占满,其实真的很难不爱上他啊。

    他优秀,成熟并且有魅力,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发光体。但是他独独看上了她,能被这样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爱着,真的是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

    沈存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一边接通一边走回阳台。严城向他汇报公司的情况,还有几份重要的文件需要他亲自过目,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沈存希揽着宋依诺的腰,在她红彤彤的脸颊上轻啄了一口,说:“你开车把文件送来江宁市,顺便把我办公桌第二个抽屉里的文件一起带过来,另外出城前先在城里绕几圈,确定没人跟踪,再上高速。”

    心情大好的沈总,连头脑都清明起来。

    挂了电话,他搂着她,又要继续,宋依诺笑着往旁边躲去,“别闹了,再吻下去,我的嘴都让你吻成香肠嘴了。”

    沈存希想着她的嘴变成香肠嘴的样子,就止不住的笑,“没有你这样破坏气氛的,要是你变成香肠嘴了,我就把你吃下去,连骨头渣都不剩。”

    “……”宋依诺捂着嘴,坚决不让他吻了,她说:“沈存希,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

    刚才听他吩咐严城在城里绕几圈,她就知道沈老爷子有派眼线盯着沈存希。他们现在在江宁市还可以无所顾忌,但是回了桐城,只怕就不能再这样光明正大的约会了。

    外面太阳渐渐变得毒辣,沈存希搂着她走进房间,“你说。”

    “现在不是很流行隐婚吗?我们隐‘情’吧。”宋依诺望着他,说。

    沈存希伸手抚摸着下巴,他说:“什么隐‘情’?”

    “你父亲不是一直反对我吗?那我们就不让他知道,哪怕面对面也装不熟的样子,久而久之,他就会放松警惕,等他不再那么关注我们了,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沈存希睨着她,她话里的意思他懂,也是他现在只能做的。老头子的威胁还言犹在耳,他冒不起任何的风险。他想着,只要他们的感情再稳定一点,能经得起风雨的时候,到那时,不需要老头子多嘴,他就会主动告诉她有关五年前的事。

    “诺诺,这样太委屈你了。”沈存希抱紧她,她是他喜欢的女人,他却连让她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都做不到。

    宋依诺仰头望着他,她摇了摇头,“我不委屈啊,我不是还有你这么深深的喜欢着吗?沈存希,我很喜欢很喜欢你,想要一直这样跟你在一起,所以你不要自责,我的愿望,就是跟你在一起就好。”

    她的善解人意更是让他无地自容,他让她这么委屈,只是因为他害怕失去她。别人,他都不在乎,唯有她,让他满腔的计谋,却无技可施。

    “诺诺……”

    “好啦,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好不好?”宋依诺笑睨着他,明艳的笑容似乎能驱散他心底的阴戾,他点了点头,涩声道:“好,都依你。”

    宋依诺顿时笑逐颜开。

    沈存希无声轻叹。

    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凝重,宋依诺忽然问他:“你有微信吗?”

    沈存希摇头,宋依诺倾身拿起他的手机,他手机上有自带的微信软件,她点开来,输入他的手机号,登录微信,给他改了微信名,诺诺家的大男神。

    她说:“以后我们就用微信联系吧,微信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哦,还能视频的。”她一边说一边在手机上输入她自己的昵称,搜索到她的微信号,她点了加为好友。

    她的手机提示音响起,她点开来,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刚一转身,就被沈存希吻住。他将她压在沙发上,热情的吻着她。

    心里有股郁气闷在心里,很难受,找不到发泄口。她越是善解人意面面俱到,他越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他在心里暗暗发誓,眼下的僵局只是暂时的,他一定会想到办法解决。

    ……

    下午三点,严城风尘仆仆的赶到江宁市,他敲开酒店的房间,是宋依诺来开的门。他知道沈存希来江宁市是为了谁,所以看到宋依诺时,他并没有惊讶,“宋小姐,沈总呢?”

    宋依诺脸颊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衣服也有些凌乱,她红着脸说:“你先进来吧,他在浴室里洗澡。”

    严城看着她尴尬的神情,顿时了悟,连忙走进来。房间里开了窗通风,但是他依然闻到了空气中的暧昧气息,他随意扫过去,看到沙发上有一团深色的水渍。他心里想着,好在他在路上堵了会儿车,这要是赶来打断了老板的好事,他还不得拆了他。

    宋依诺顺着严城的视线看过去,也看到了沙发上的水渍,再看严城一脸顿悟的神情,明显是想歪了,她有种想抚额的冲动,欲盖弥彰的解释道:“那个……刚才不小心把水洒在沙发上了,你坐椅子吧。”

    严城点头,“没事没事,我站着等沈总就好。”

    宋依诺无力辨解,因为她发现她越解释反而越描越黑。刚才沈存希确实激动了,她也想过要配合,但是到了最后关头,她还是没能过得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沈存希很挫败,就逼她用手。她被他逼得走投无路,只好答应了他。

    结束后,他还是没能得到满足,只能起身去浴室冲冷水澡。她刚收拾好沙发上的一片狼藉,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门铃就响了。

    宋依诺转身走进厨房,倒了杯水过来,她尴尬道:“严秘书,喝杯水吧。”

    严城连忙放下手里的文件,伸手接过去。那边移门拉开,沈存希腰间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他扫了一眼严城,说:“到了?”

    严城见他脸色很臭,有点摸不着头脑。按理说吃饱喝足应该心花怒放才是,怎么会是这种表情?跟在沈存希身边这么久的经验告诉他,还是速闪为妙。

    他放下水杯,说:“沈总,我一路开车过来,还没有吃午饭,我先去吃点东西。文件我给你带来了,你抽空看看,我一会儿来拿。”

    沈存希不置可否,严城转身往房间外走去,宋依诺根本不敢直视沈存希的眼睛,见严城要走,她连忙道:“严秘书,你等一下,其实我们也还没有吃饭,我们一起吧。”

    严城看向沈存希,发现他脸色更臭了,他急忙道:“不用不用,我习惯了一个人吃饭,沈总,宋小姐,那我先走了。”

    宋依诺看着他逃也似的背影,一阵无语。她转身看着那个满脸阴郁的男人,掌心忽然麻了起来,她不自在的东摸摸西看看,“那个,你换衣服吧,我们出去吃饭。”

    沈存希拿起搭在沙发背上的衣裤,刚才在沙发上磨蹭,衣服西裤都皱了,他黑着脸道:“这么皱巴巴的,你让我怎么穿出去?”

    “……”宋依诺想说又不是她弄皱的,到底没那个胆,她好言相劝道:“你先将就着穿,没人注意的,等吃完饭,我们去逛街,我给你买,好不好?”

    沈存希表情好转了些,但是语气还是硬梆梆的,“我不花女人的钱。”

    “那用你自己的卡刷。”宋依诺从善如流,免得惹他不高兴。

    沈存希拧紧了眉,“你看看,一试就知道你没什么诚意。”

    “……”宋依诺觉得他的脾气比女人还无理取闹,讨好不对,赔小心也不对,她索性不理他,手指把玩着沙发上的流苏,等他自己冷静下来。

    沈存希见她不说话,他皱了皱眉,拿起衣服穿上。他来得匆忙,没有准备多的衣服,只能将就着穿。吃过午饭后,他就拉着宋依诺去了对面的商场买衣服。

    男人买衣服速度很快,再加上沈存希的身材超级棒,穿什么都好看。半个小时时间,就选了三套衣服。宋依诺去付钱时,沈存希自然而然的将钱包递给她,说:“密码你生日。”

    宋依诺诧异极了,要知道她和沈存希昨天才确定关系,可是他的银行卡居然是她生日。

    宋依诺去付了钱回来,看到沈存希和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在交谈,看侧脸有点面熟。她没有走过去,直觉的躲开。她和沈存希之间的关系,越少人知道越安全。对他,对她都是。

    ……

    沈遇树看到沈存希时一点也不诧异,不过没看见宋依诺他就觉得很诧异了。沈存希睨着他,“你在找什么?”

    “侄媳妇啊,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沈遇树定定地看着他,四哥一脸的荡漾,看样子这两天过得很滋润。

    沈存希皱了皱眉头,警告地盯着他,“这是我最后一次从你嘴里听到这三个字,以后叫她四嫂。”

    “老头子答应你们在一起了?”沈遇树挑了挑眉,才不相信老头子会答应他们在一起。老头子那么独断专行的人,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你不是知道吗,还问?”

    “那你想到对策没有?老头子可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沈遇树吊儿郎当道,对大哥的能力,他是绝对相信的,但是就怕老头子的手段更下作,大哥应付不过来。

    沈存希不说话,沈遇树已经猜到了几分,他说:“看来老头子已经出手了,四哥,其实要对付老头子很简单,就是比他更下作。”

    “说得轻巧,你倒是下作一个给我看看?”不是局中人,永远不会懂局中人的顾忌,他不怕与老头子撕破脸,只怕宋依诺会受到伤害。

    “看来老头子拿捏住你的软肋了。”沈遇树知道,能让一个狠决的人心存顾虑,老头子那必然下了一个让他无法破解的死局,只要沈存希还在乎,就一定会被老头子牵着鼻子走。

    提起这个沈存希就心塞,也是他五年前作的孽。然而要是没有五年前那一夜,也许他和宋依诺只会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再过几日就是母亲的忌日,这次不管你有什么借口,都必须参加,听到没有?”沈存希盯着他,当年母亲出事时,沈遇树才12岁,这些年来他一直不肯接受母亲已死的事实,每次忌日都不肯参加。

    沈遇树眉目间的吊儿郎当顿时消失,他神色凝重地盯着沈存希,“四哥,你真的认为妈妈死了吗?”

    “什么意思?”沈存希拧眉。

    “没什么,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这次我会回去。”说完,他转身走了,快要走出专柜时,他转身看着沈存希,说:“四哥,不管沈家人怎么反对你们,我都会站在你们这边,永远支持你们。”

    沈存希神色一震,沈遇树已经转身离去。

    宋依诺一直等沈遇树走远了,她才走进专柜。沈遇树在江宁市她一点都不奇怪,毕竟厉家珍在这里。而且她听说沈遇树一直在江宁市,就是为了守住他的小女朋友。

    “你弟跟你说了什么?”宋依诺来到沈存希身旁,看见他在发呆,她伸手挽住他。

    沈存希回过神来,看着她自然的挽着他的手腕,他心情大好,喜欢她这样亲密的动作,“他说他会支持我们。”

    宋依诺脸颊一烫,问道:“他怎么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应该是撞见了,你不用担心,他是我的亲弟弟。走吧,我们回去了。”沈存希拧起购物袋,牵着她的手往专柜外走去。

    回到酒店,宋依诺去洗手间洗他换下的衣服,沈存希坐在沙发上看文件,这是最近几个大项目的文件,需要他签字,其中一个就是博翼的收购案。

    宋依诺辞职后,博翼派另一名首席设计师参赛。这位设计师无论从设计到理念,都比不上宋依诺的构思巧妙,这个项目理所当然的输给了业之峰。

    董仪璇正在紧锣密鼓的收购博翼,而他开出的价钱以及条件,足以让博翼负责人将博翼卖给他。他迅速浏览了五遍,在末端签了字。

    收购博翼已成定局。

    宋依诺洗完衣服,她找了衣架将衣服晾起来。刚晾好衣服,就听到沈存希叫她,她快步走过去,沈存希将一份文件递给她。

    她诧异的看着他,没有打开,“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沈存希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这份礼物他很久前就想送给她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先前严城说要送文件过来,他才想起来。

    宋依诺一边打开一边开玩笑,道:“神神秘秘的,不会是遣散费什么的吧?”

    沈存希的俊脸瞬间黑沉下来,感觉到他的气场变得十分凌厉,宋依诺连忙安抚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沈存希的大掌钳制着她的腰,一手挑起她的下巴,迫她迎视他的目光,他严肃道:“诺诺,以后不准再跟我开这种玩笑,我永远都不会给你遣散费这样的东西。”

    “我知道啦,你别生气,么么,么么。”宋依诺安抚道,他给她文件,她心里其实挺紧张的,脑子里忽然就出现遣散费三个字。虽然觉得不可能,还是忍不住开玩笑。

    她拿出几张薄薄的A4纸,上面是一份转让协议,她迅速浏览了一遍,沈存希在她耳边说:“我已经让律师将这家糖果厂转移到你的名下,那边也在正常运转,你不用操心。”

    宋依诺睁大眼睛,他居然把这家糖果厂收购了,只是因为她喜欢星空棒棒糖?“沈存希,你好任性啊!”

    “喜欢这份礼物吗?”沈存希酷酷的问道。

    “嗯,我好喜欢。”宋依诺用力点头,难怪他随身都带了棒棒糖,原来他已经把整个糖果厂给收购了,她真的没见过比他更任性的男人了,任性得她好喜欢。

    沈存希将她搂入怀里,他说:“诺诺,我暂时没法送你整个宇宙,不过现在,我把整个星空都送给了你,包括我自己。”

    宋依诺抬起头来,双手揽着他的脖子,说:“沈存希,谢谢你。”

    她太感动了,这个男人连送礼物都送得这么霸气这么与众不同,真的越来越喜欢他了怎么办?如果有一天他们迫不得已要分手,到时候她该怎么办?

    沈存希笑吟吟的望着她,说:“嘴上说谢太没诚意了,来点实际的。”

    宋依诺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羞赧地垂下眸,这两天不知道被他吻了多少次,她还是不习惯两人之间的亲密。她犹豫了一下,踮起脚尖,轻啄了一下他的唇,刚要离开,后脑勺就被他按住,她心跳一顿,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她有些认命。

    沈存希刚要加深这个吻,门铃响了起来,他的脸顿时黑如锅底。宋依诺趁势推开他,跑到单人沙发那边去坐着,装模作样的看转让协议。

    沈存希脸色阴沉的走到门边打开门,严城站在门外,看到老板神色不豫的来开门,他惶恐道:“沈总,我来拿文件。”

    沈存希看了他一眼,让他等着,连屋都没让他进,转身去把文件抱出来塞进他怀里,说:“重要的文件暂时交给副总处理,实在需要我签字的,等我回去再处理。”

    “可是沈总……”严城迟疑道,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存希打断,“没有可是,我走几天公司还塌了不成?”

    “我知道了,沈总。”严城说完,抱着文件转身离开。

    沈存希关上门,转身进了房间,他站在房间中央,双手抱胸,一瞬不瞬的盯着宋依诺。宋依诺佯装认真看协议内容,到后面她实在装不下去了,她抬起头来,斜睨着他,说:“沈存希,其实你应该听严秘书的话回桐城去,我在这边很忙,要上课,不能天天陪着你,你会寂寞。”他有狂亡。

    沈存希俊脸一黑,他大步走过去,伸手将她拎起来,他在单人沙发上坐下,然后伸手将她拉下来,坐在他腿上,他说:“没有你在身边,我会更寂寞。”

    宋依诺耳根一痒,前些天知道他们已经闹崩了,她还不觉得日子难熬。但是现在与他重归于好后,想到要有半个月看不到他,她就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其实舍不得他回去,但是他有他的事业要兼顾,总不能跟她在一起后,他就成了不早朝的君王了。

    “我们可以发微信,还可以视频的。”宋依诺强忍着不舍道。

    沈存希冷眸一划,重重的咬了一下她的耳垂,不满道:“我怎么感觉你在撵我走呢?”

    宋依诺吃疼,伸手捂住耳垂,耳垂上有两个牙印,她无语极了,他是属狗的吗,怎么尽咬人啊?“我才没有撵你走,我巴不得你天天在这里陪我,可是这毕竟不现实啊,你离开桐城几天还好,离开久了,难免惹人怀疑,对不对?”

    “……”沈存希叹息一声,“依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不再惧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那你答应回去了?”

    “你都赶我走了,我还能死皮赖脸的留下来?”沈存希斜睨着她,神情高冷。宋依诺撇了撇嘴,这么哀怨的语气可一点也不像沈四少嘴里会说出来的话啊。

    她说:“那你一周过来看我一次?还是算了,你那么忙,反正我还有半个月就回去了。”

    “好,我一周过来看你一次。”沈存希没给她反悔的时间,一周来看她一次,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很想让她和他一起回去,但是他知道这不现实。

    R.O是有真才实学的,她参加培训班会学习到很多的知识,眼界也会开阔很多。她在设计上很有天赋,只要用力打磨,她一定能在家装界一展抱负。

    他喜欢她,也欣赏她,他不愿意将她的才华禁锢在他的世界里,那不是他愿意看见的。他想要看到她在自己的事业领域里发光发热,而不是仅仅作为他的太太。

    他想,这才是真正的爱一个人,尊重她的选择,尊重她的梦想。如果她不愿意迁就他,那么就由他来迁就她吧。

    宋依诺心里感动极了,他们认识以来,好像一直是他在迁就她。他们吵架了,她惹他生气了,每次都是他放下身段来找她,“沈存希,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她的世界一直都是冷漠的,所以在她十七岁那年,遇到那个用生命挽救她的男孩,她才会爱得那么深,那么无力自拔。然而三年的感情却是没有抵挡得住现实的残酷,她掉进了比三年前更冰冷的世界里。

    五年来,她将自己的心层层冰封,不让任何人触碰到她的内心。可是遇到他,他的霸道他的强势他的温柔他的体贴,让她冰封起来的心重新跳动起来。她原以为自己不会再爱,可是却沉沦得那么快。

    沈存希没有回答她,而是说:“依诺,如果想我了,就回桐城来,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去接你。”

    宋依诺重重的点头,眼眶里,眼泪却在打转。他还没离开,她就已经在想他了。

    ……

    翌日,沈存希送宋依诺回了宿舍楼。车里,沈存希握住她的手,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他说:“依诺,真想让你跟我一起回去。”

    宋依诺紧紧握住他的手,心里也很是不舍。虽然是她劝他回去的,但是此刻她又想矫情的留他下来。她的理智战胜了情感,她说:“沈存希,最多两周时间我就回去,不会太久。”

    沈存希轻叹一声,每次她这么理智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像个小媳妇。他倾身吻了吻她的唇,说:“上去吧,我看见你进了宿舍楼再走。”

    再怎么依依不舍,总是要告别的。宋依诺心里一阵难过,她收回手,第一次没抽出来,她又用了些力,还是没有抽出来,她抬头望着他,沈存希希冀的盯着她,问道:“依诺,还有没有话要跟我说?”

    宋依诺心情澎湃,她有一腔的话要说,想叫他好好开车,注意安全。回去以后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少抽烟,不要熬夜,对身体不好。可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她怕她一张嘴就会哭就会舍不得就会不让他走。

    她摇了摇头,沈存希很失望,他放开她的手,咬牙道:“你这个狠心的丫头。”

    宋依诺推开车门下车,快步冲进宿舍楼。身后传来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她克制不住的泪流满面,她转身冲出宿舍楼,对着渐行渐远的白色宾利欧陆放声大喊:“沈存希,我会想你的,我一定会想你的。”

    喊出来后,她心痛得揪了起来,她蹲在地上,无助的哭起来。她一直以为她管好了自己的心,能够抵御一切诱惑,可是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一切都深入她的骨髓,让她再也不敢轻易忘记。

    很喜欢他啊,喜欢得这颗心都痛,还是要分别。这世上最让人惆怅的,也许就是情人间的离别。

    眼前忽然出现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她哭声一顿,倏地仰头看着他,他站在初升的朝阳下,俊美如神祗,耳边传来他的轻叹,“让我怎么放心离开,你这个傻丫头。”

    宋依诺站起来,猛地扑进他怀里,沈存希连忙搂着她的腰,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体,然后他的唇被她吻住。不似之前的蜻蜓点水,反而很缠绵很热情。

    他被她的热情取悦了,搂着她加深了这个吻。天地万物,似乎只剩下了他们,他们忘乎所有,眼中只有彼此,只有这份难舍的情。

    可他们却不知,危险已悄然逼近。

    ……

    沈家大宅,颜姿守了几个晚上,终于守到唐佑南回来,看到他醉醺醺的走进来,身上除了酒气冲天,还有一股浓郁的脂粉味道。他已然回到了与宋依诺离婚之前的情形,甚至更过分。

    颜姿气得不轻,启鸿集团每况愈下,他不为他父亲分忧解难就罢了,居然还拖后腿。她直接将他拽进浴室,打开花洒,往他头上洒水。

    八月底的天气,虽然还酷暑难耐,但是沈宅的水,一到夜深,就冰凉刺骨。唐佑南被冷水浇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他伸手去夺花洒,颜姿往后退了一步躲开,她恨铁不成钢道:“唐佑南,你还要为一个女人消沉到什么时候?你这么作践自己,你以为她会领情?”

    唐佑南靠坐在浴室的地板上,任由冷水从他头上浇下,浇得他狼狈不堪,他嘶声吼道:“那我能怎么办?妈妈,您告诉我该怎么办?我以为我不希罕她,以为没有她,我的日子就会好起来,可是好不了,这里很痛。”

    唐佑南一边说一边用力捶打自己的胸膛,在法庭上,她宁愿承认自己出轨,也要跟他离婚,他做人到底失败到什么程度,才让她这么迫不及待的要离开他?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颜姿咬牙道,“当初你有半点这种觉悟,你们就不会离婚。傻儿子,振作起来吧,宋依诺已经不爱你了,她爱上别人了。”

    唐佑南猛地抬头望着她,“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不会爱上任何人。”

    颜姿知道,如果不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他会把他的人生全毁了。她关了花洒,拿了条浴巾给他,说:“你先收拾一下自己,出来我们再谈。”

    唐佑南看着母亲转身出去了,他心里惴惴不安,为什么母亲说得这么笃定?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了?他迅速收拾好自己,冲了个冷水澡,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他穿着浴袍走出去,颜姿坐在玻璃圆桌旁,她面前放着一叠照片。看他出来,她招手让他坐,唐佑南望着她,说:“妈妈,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颜姿将照片推过去,“你看看吧。”

    唐佑南看了看她,才低头看着那叠照片,照片上的人他再熟悉不过,是宋依诺和沈存希,他们在单元楼下拥吻的照片,他脑子里一根弦倏地绷断,“铮”的巨响不绝于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