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94 沈存希,你等我

    唐佑南抬头看了颜姿一眼,手里动作未停,一张张“刷刷刷”的翻着照片,越到后面越不堪入目。有一张是宋依诺被下药的第二天早上,她从药房里出来。手里拿着紧急避孕药,被沈存希扔进垃圾桶的照片。

    他看到后面,呼吸急促粗重,呼哧呼哧的直喘气,看完所有照片,他俊脸上已经乌云密布,每张照片上面都有拍摄时间,不可能作假。

    他看着这些照片,猛然想起那天早上,他在金域蓝湾楼下忐忑不安的终于等到宋依诺归来。可是她脖子上、锁骨上布满了清晰的吻痕,他当时就失了控,因为他知道那些吻痕绝不是他留下的。

    他一直在想那晚的男人是谁,后来妈妈告诉他,宋依诺那晚没被人碰过,他才渐渐释怀。

    如此看来。那晚跟她在一起的人就是四叔,怎么会是四叔,怎么会是他?难怪妇科主任检查不出什么来,子矜说过四叔不举,就算他们之间没有做到最后一步,那也跟做了没什么两样。

    心里一旦存了疑虑,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在脑海里格外清晰起来。离婚前他去宋依诺的公寓,后来四叔也来了,他总觉得他们之间怪怪的,还有四叔说的那句“口水都吃过,更何况是一碗面”,他当时只当开玩笑,看来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背叛了他。

    唐佑南脑子清明,证据确凿,他仍旧不愿意相信。他握紧拳头,目光冷厉的盯着颜姿,“我不相信,依诺和四叔根本就没有交集,他们不可能有私情。妈,就算你想让我死心,也不用拿p过的照片来唬我。”

    颜姿气得不轻,直接站起来伸手扭他的耳朵,“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这些照片是不是p过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以为你跟宋子矜搞在一起的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沈存希才是真正的猎手。宋依诺要不是有了别的男人。她会那么绝决的跟你离婚?你别忘了在法庭上,她亲口说过她出轨了。”

    “妈!”唐佑南厉喝一声,他不愿意相信宋依诺背叛了他,甚至还是跟他一直较劲的四叔一起联手背叛了他,他甩开颜姿的手。斩钉截铁道:“那个妇科主任说的是谎话吧,那晚宋依诺一定被人上过,那人不是沈存希,绝不是!”

    颜姿真想将他脑袋敲开,看看他脑子里装的是不是豆腐渣。她气得心肺都要炸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之前我让你相信她,你死活不信。现在婚都离了,你怎么就一根筋的偏偏这么信她?”

    唐佑南抹了一把脸,发怒道:“那是因为我不相信她和四叔联手背叛我!我不相信!”

    卧室里顿时安静下来,颜姿望着处于快要崩溃边缘的唐佑南,她一阵心疼。她的傻儿子啊,怎么偏偏这么傻?她柔声道:“佑南,你知道我当时看到这些照片时是什么心情吗?我很心痛,那个女人凭什么这么糟蹋我儿子?可是为了你。我忍下来了。我怕你知道伤心,就让人匿名把照片送给你爷爷,我让老爷子出手去阻止他们。老爷子阻止了,是你四叔一意孤行,一再勾引依诺。”

    颜姿在椅子上坐下,叹道:“依诺这孩子也是苦命的孩子,从小到大没有得到父爱母爱,唯一的姐姐跟她也不合,她孤伶伶长大,好不容易遇见了你嫁给你,你却没有珍惜她。五年的时间,你对她造成的伤害,足以让她对你心死情灭。若不是你对她有救命之恩,若不是你们那三年的过去,我想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唐佑南闻言,他无力的蹲下去,双手抱着头,满心都是悔恨。

    颜姿看着他悔恨的模样,目光轻闪,她继续道:“你冷落了她整整五年,这个时候有个男人疼她爱她呵护她,她能不心动吗?你四叔出现的时机刚刚好,在她最绝望最需要温情的时候。你四叔就像从天而降的嫡神,完美耀眼,没有几个女人不会为他心动。依诺也逃不了,因为她的心孤寂了太久太久。而你四叔正是利用了这一点,顺利的接近她,让她无力抵抗。依诺还年轻,看不清这个世界的险恶,你四叔成熟又有魅力,只要略施小技,依诺哪里还拒绝得了他?”

    “妈,您别说了,求您别再说了。”唐佑南痛苦的哀求,四叔太可恨了,明知道依诺是他的老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知子莫若母,颜姿清楚儿子此刻在想些什么,她接着说:“佑南,你四叔要抢走你所拥有的一切,依诺跟你离婚是第一步。他抢走依诺会给她幸福也就罢了,但是他不会,他玩弄了她就会把她抛弃,让你看着你所爱的人为了他痛苦绝望,而无能力为,他要报复你。”

    唐佑南倏地抬起头来瞪着颜姿,声音轻颤道:“妈,您说四叔勾引依诺,只是为了报复我?”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宋子矜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沈存希让她净身出户,她二话不说就签了离婚协议书,而宋家人也不敢去闹腾,难道不是因为有把柄捏在沈存希手里吗?”颜姿说。

    唐佑南仔细想了想,觉得颜姿说得有道理,宋子矜和宋夫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既然宋子矜知道沈存希不举,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签了离婚协议?

    “而这个把柄,极有可能是宋子矜与你在一起的证据。你四叔早就知道你和宋子矜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他却一直隐忍不发,刻意接近依诺勾引她,就是为了给你沉重一击。佑南,依诺没有背叛你,她只是经不起诱惑。一切都是你四叔的错,你要振作起来,打败你四叔,夺走他的一切,到那时,依诺才会知道到底谁是最爱她的人,然后回到你身边。”

    颜姿的一番话无疑的挑起了唐佑南对沈存希的仇恨,他站起来,双手紧握成拳,像一个复仇使者一样,“妈妈,我绝对不会放过沈存希,绝不!我会让依诺回到我身边。”

    “好孩子,妈妈就知道没有看错你。你爷爷最近在给你四叔张罗婚事,是贺家的孙女贺允儿,一旦你四叔娶了贺允儿,你想搞垮他就难上加难。所以现在,你要获得贺允儿的好感,争取与贺家联姻,有了贺家这样强有力的亲家,启鸿集团要与沈存希抗衡,就是小菜一碟。”颜姿说了一晚上的目的,就是要唐佑南娶贺允儿。

    唐佑南揉着胀痛的太阳穴,他疲惫不堪的坐在床上,他说:“妈妈,您让我好好想一想,我现在脑子里很乱。”

    颜姿站起来,没有逼他太紧,她说:“好,那你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等你足够强大时,依诺会回到你身边。”

    唐佑南倒在床上,没有说话。颜姿站了站,转身出去了。

    卧室里再度恢复宁静,唐佑南瞪着天花板上的吊灯,那些照片在眼前如走马灯一样旋转,他头疼得快要炸开来,黑眸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沈存希,我不会放过你,绝不!

    ……

    沈存希离开后,宋依诺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她每天去上课,下了课就回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里,唯一不同的是,她心里有了牵挂。

    每天晚上八点,都是他们的微信时间,她变成了传说中的低头族,每天乐此不疲的捧着手机发微信给他。他一般都是秒回,让她很震惊,难道他每晚都在等她的微信?

    后来她嫌打字太慢,又想听到他的声音,就给他发语音。她发现发语音果然提速了很多,手也不那么累了。

    这天晚上,她洗了澡出来,又到了微信时间,她点开手机,八点整,有他的一条语音,“你在做什么?”她在洗澡,没来得及回,后面就霸屏似的语音,到后面语气越来越急,她连忙回了一条,“我刚才在洗澡,洗过了时间,不好意思哈。”

    桐城这边,沈存希已经穿戴整齐,拿着车钥匙准备开车去江宁市看看她怎么了,听到微信提示音,他连忙点开,手机里传来她略带沙哑的声音,他的心顿时落回了原地。

    “你一直不回我,我很担心,车钥匙都拿在手里了,想去看看你怎么了。”

    宋依诺看着手机上的语言,几乎是几秒一条,她忽然感动得一塌糊涂,眼泪险些落了下来,“对不起,沈存希,我不是故意不回你的消息,是洗澡洗过了时间,明天我不会再让你等。”

    沈存希转身进了客厅,将车钥匙搁在茶几上,他说:“没关系,我很大方,原谅你的小小错误。”

    宋依诺莞尔轻笑,她捧着手机躺在床上,说:“桐城今天下雨了吗?”

    “嗯,下了雨。”沈存希没有问她江宁市下雨没有,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新闻,江宁市下暴雨,降雨量是十年来的最高纪录。他不敢问她的城市有没有下雨,因为他无法去给她送伞。

    宋依诺没有听出他语气里的怅然,她双腿在虚空中晃来晃去,声音俏皮,“江宁市也下雨了哦,像是王母娘娘撒气,拿盆在往下泼。”

    “那你淋雨了吗?”沈存希声音涩涩的,甚至能听到她那边大雨倾盆的声音。想到她一个人在那座风雨飘摇的城市,他就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她身边,为她遮风挡雨。

    “没有哦,今天下课下得早,我回来的时候雨很小,你现在在做什么?吃饭了吗?”宋依诺撒谎了,事实上暴雨来得毫无征兆,她没有带伞,被大雨困在a大,后来手机没电了,她担心他找不到她会着急,就急匆匆的冲进雨里,一路淋着大雨跑回来。

    这会儿她头昏脑重,鼻子也痒痒的,一直想打喷嚏都忍着,怕他听到了会担心。

    “嗯,吃过了,诺诺……”

    听他欲言又止,她“嗯”了一声发送回去。

    “我想你了,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好吗?”沈存希想要她回来,哪怕回来后他们要面对的事情更多,仍旧不愿意与她分隔两地,想要亲她想要抱她想要看见她都成了奢望。

    宋依诺笑了,“还有13天,我天天在倒数呢。”

    “有没有想我?”沈存希声音沉沉,带着别样的诱惑,拔动着她的心弦,她脸颊一阵阵发烫,就像正被他火热的目注视着。

    “嗯,我也想你了。”宋依诺认真的回答,明明才分开两天,就觉得分开了有一世纪那么久,还有13天,她该怎么过?

    沈存希点了语音,语音一直在重复她说的这句话,空寂的客厅里反复响起她的声音,他心潮澎湃,“诺诺,那件事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回来后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宋依诺一直没有回复他,他以为她在害羞,他又发了条语音过去,“诺诺,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拥抱你,别再拒绝我,你再拒绝我,我会发疯的。”

    宋依诺坐在床上,听着他的话,她的眼睫在轻颤,脸颊烫得能在上面煎鸡蛋,良久,她发了一个字过去,“好!”

    沈存希等得都快绝望了,终于等来了她的回答,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好字,他欣喜若狂,激动得不能自已。她终于点头了,他真希望时间快点过去,他就能马上见到她了。

    宋依诺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她盯着天花板,虽然她对那件事还是有阴影,但是她会努力克服,她相信他会给她一个美好的开始。

    可是一想到他们要做那种事,她就羞得直捂脸,怎么办呢?她坐起来,蹲在行李箱旁,翻出内衣裤,拿起来看了看。很普通的内衣裤,花色像大妈穿的,好像不性感啊。

    她咬唇,她要不要去商场买套性感的内衣裤?像带羽毛的丁字裤什么的,或者比基尼那种。她拍了拍脸,将内衣裤塞回了行李箱,暗骂自己一句花痴,重新倒在床上。

    脑海里却浮现那天他们在这里这张床上,差点就擦枪走火的一幕,她拽过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呜呜的直叫,宋依诺,你别想了,大晚上的想这些,你羞不羞?

    ……

    宋依诺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从枕头下探出脑袋来,拿过手机接通,“美昕?”

    “依诺,我听说江宁市下大暴雨了,你怎么样,没事吧?”韩美昕忙了一整天,刚才看新闻才知道江宁市下了暴雨,她连忙打电话给她,问她怎么样。

    宋依诺心里感动极了,她摇了摇头,“我没事。”

    “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韩美昕听出她声音里的不对劲,总觉得她此刻的声音有点小女人的味道。

    “没有啊,可能是淋了雨,你最近好吗?”宋依诺盘腿坐在床上,在这个世上,真正关心她的人已经不多了。现在除了美昕,还多了一个沈存希。友情爱情她都拥有了,亲情……也会随之而来吧。

    想到董仪璇,她心情又沉重起来。

    “嗯,我还是老样子,你什么时候回桐城,到时候我去接你。”韩美昕问道。

    宋依诺连忙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对了,美昕,有件事我想问你,就是我的室友啊,她最近跟她的男朋友感情不错,已经打算进一步接触,那个……她想买套性感一点的内衣,你有没有好介绍?”

    韩美昕问道:“你室友多大?”

    “跟我差不多大。”宋依诺想也没想道,本来就是为自己问的,又不敢说得太明白,毕竟她因为沈存希要准备性感内衣的事有点难以启齿。

    “胸部大不大?”韩美昕接着问。

    宋依诺听她问得这么露骨,她脸颊再度烧了起来,“美昕,你问这个干嘛。”

    “我是想知道你会不会回答跟你差不多一样大,依诺,我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了解你,你什么时候因为室友什么的来问我这种问题了,而且还问得结结巴巴的,那不像你的风格啊。要真是为了别人问,你的语气不会这样不自然。”韩美昕分析道,跟她生活了四五年,也差不多了解她的性格。

    “……”宋依诺被她说得无言以对。

    “依诺,你决定和沈存希进一步发展了吗?”韩美昕见她不说话,再度问道。

    “我……”宋依诺迟疑道:“我想试试。”

    “哪怕粉身碎骨也不怕?”韩美昕一直想要她和连默在一起,她和连默在一起会轻松很多,但是若这是她选择的路,她会尊重她。

    宋依诺安静了一会儿,她说:“美昕,我想过要忘记他,但是当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才发现我忘不了他。我知道我和他在一起会遇到很多的阻碍,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我想为了他勇敢一次,为了幸福勇敢一次。”他台他亡。

    韩美昕忍不住叹息,这就是传说中的飞蛾扑火吧,明知道没有结果,还是想要在一起。

    “依诺,爱情的力量真的很伟大,它都让你勇敢起来了,你一定要幸福。”

    宋依诺点了点头,“嗯,我要幸福。”

    “言归正传啊,你还买什么性感内衣,直接扒光了自己往他床上一躺,我保证他立马两眼放光的扑上来,把你啃得连骨头渣也不剩。”韩美昕调侃道。

    “……美昕,含蓄你懂不懂啊?”宋依诺无力道,这丫头跟薄慕年相处久了,连思想都变得很黄很暴力了。

    韩美昕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大义凛然道:“依诺,你相信我,男人不会懂含蓄,他们只会觉得那一堆布碍事。”

    韩美昕没说,这是她的血泪史,是她的耻辱啊。前些天她大姨妈,大姨妈走后,她想着薄慕年憋了好几天,心血来潮的去内衣店买了套性感内衣回去。

    某人当时兴奋得不得了,结束后,捡起那几片破布扔她脸上,高贵冷艳的扔了她一句话,“这是什么恶趣味,你喜欢穿着这几片破布做?”

    韩美昕有气无力的瞪着他,分明是他自己喜欢,最后还十分不屑,说句喜欢要死啊啊啊。

    宋依诺无语,直接挂了她的电话。

    ……

    翌日。

    沈存希神采飞扬的走进总裁办公室,酒红色的领带衬得他越发英俊帅气。严城站起来,向沈存希问早,看沈存希笔直向办公室走去,他连忙叫住他,“沈总,连小姐回来了。”

    沈存希诧异的挑眉,“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的飞机,她不让我告诉你。”严城道。

    “我知道了。”沈存希点点头,说:“十分钟后进来汇报行程。”说完,他推开门走进去。

    连清雨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听到开门声,她抬起头来,看到朝思暮想的男人步了进来,她放下杂志,飞奔过去,撞进他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腰,“存希,我好想你哦。”

    沈存希身体僵了一瞬,他不动声色的拉下她的手,轻轻推开她,说:“回来了怎么不通知我,我也好派人去接你。”

    连清雨被他推开,她心里一凉,伸手揽着他的脖子,撒娇道:“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怎么样?看到我有没有很开心?”

    沈存希抬手去拉她的手,他说:“惊吓还差不多。”

    “讨厌。”连清雨娇嗔,双手被他拉了下来,看他转身走到办公桌后坐下,她连忙跟了过去,靠在椅子上站着,“存希,伯母的忌日要到了,我是专程赶回来陪你,你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

    沈存希的目光看过来,她立即住了嘴,有些话她不能说,说了惹怒他对自己没好处,她说:“我回来得急,什么东西都没带,你陪人家去逛逛街买点东西好不好?”

    沈存希抬头看着她,“清雨,你这次回来,还是不打算回连家吗?”

    连清雨神色一怔,随即道:“存希,不是我不打算回去,是他们根本就不要我了。存希,我这次回来,打算在桐城定居,我没地方住,你可不可以让我跟你住在一起?”

    沈存希皱眉,连清雨对他的感情他明白,但是他一直把她当成妹妹,看到她,他就会想起被他弄丢的妹妹,所以对她就格外纵容。

    可是现在他有了宋依诺,就不能放任她继续抱有这种幻想与期待,他说:“我在市中心有套公寓,一会儿我让严城开车送你过去。”

    沈存希从抽屉里拿出支票簿,刷刷的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他将支票递给她,“喜欢什么就去买,不用替我省钱,我很忙,没有时间陪你,让严城陪你去。”

    连清雨没有伸手接支票,她说:“存希,我有钱,你不用给我钱,感觉你是要打发我走。”

    沈存希站起来,握住她的手,将支票塞进她手里,“清雨,你的钱是你的,你留着慢慢花,这是我的心意,去吧,你有几年没有回来了,让严城陪你去转转。”

    连清雨咬着唇,她来这里还不到十分钟,他就一直在赶她走。她知道他这么多年都只把她当成妹妹,可是她想要做的不仅仅是他的妹妹啊。

    “我知道了,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但是晚上你要记得给我接风洗尘哦。”连清雨心里清楚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反正她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不在乎多等一些日子。

    这么想着,她转身拎着包,脚步轻快的离开。

    沈存希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十分钟还没到,她就离开了,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按下内线,交代严城陪连清雨去逛街,然后送她去他在市中心的公寓。

    ……

    沈存希一直忙碌到十一点才忙完,他看到桌面的手机,心下微动,他拿起手机点开微信,微信通讯录里只有宋依诺一个好友,他改了备注,很肉麻的两个字:爱妻。

    他点开两人的聊天记录,目光落在那个好字上面,一阵心猿意马。他真希望他有一个魔法时钟,可以一下子将时间拔到12天以后,那个时候他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他播放着两人的语音,心里酸慰,连神情都是一片荡漾,全然没有发觉自己一直在浪费时间。

    内线响了,里面传来秘书的声音,“沈总,沈老与贺小姐进来了。”

    沈存希连忙关了语音,整理了一下表情,抬头望去时,阿威推开门,沈老爷子和贺允儿走了进来。沈存希站起来,神色不悦,“哟,今天吹的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吹来了?”

    贺允儿第一次来沈存希的办公室,她甚至不敢看沈存希的眼睛,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让人无法直视。被他看一眼,她的心就小鹿乱撞了,怯怯道:“存希哥哥。”

    沈老爷子眼角抽了抽,他说:“刚才在路上遇到了允儿,想着午饭时间快到了,就过来找你蹭顿午饭,你不会这么小气连午饭也舍不得请我们吃吧?”

    沈存希心里在冷笑,沈老爷子在玩什么把戏别以为他不知道,要吃午饭是吧,那他就让他吃个够。他说:“当然,就算我不想请您吃,有客人在也不能失了礼数。”

    贺允儿诧异地看着他,见他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她也大胆的回视他,可是他仅扫了她一眼,就移开了,她心里怅然若失。

    沈老爷子狐疑地看着他,以他对他的了解,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沈存希坦然的看着他,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挽在腕间,语气恶劣道:“要我请吃饭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走啊。”

    沈老爷子看着他这么不耐烦的态度,简直想抽他。他气得眼前一阵发晕,身体晃了晃,贺允儿连忙伸手扶着他,说:“伯父,小心。”

    沈老爷子宽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还是女儿贴心,唉。”

    这句话不知怎么就触中了沈存希的软肋,他神情一软,俊脸上掠过一抹自责。当年若不是他的粗心大意,也不会把小六弄丢。事隔这么多年,他依然自责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哥哥的职责。

    沈老爷子说完这句话,特意瞧了沈存希一眼,看他不再是刚才那副横挑眉毛竖挑眼的样子,他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知子莫若父,他很清楚老四的软肋在哪里。

    一直到餐厅里,沈存希的态度都不似刚才那样针锋相对,他们找了一间相对安静的包间,服务员收餐具时,沈存希才开口道:“四套餐具。”

    沈老爷子眉头顿时蹙了起来,他目光凌厉的盯着沈存希,不悦道:“老四,你忘记我说的话了?”

    他要是敢把宋依诺叫来,让贺允儿下不来台,他分分钟让宋依诺声败名裂。

    沈存希吊儿郎当地盯着他,“我哪敢啊,您的教诲我可是一个字都不敢忘。”

    沈老爷子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了谨慎起见,他将贺允儿推到沈存希那边坐,老鸨的架势十足。沈存希倒是没置可否,看了贺允儿一眼,径直摆弄着手机。

    贺允儿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淡漠,她鼓起勇气道:“存希哥哥,上次是我冒犯你了,还请你不要生我的气,我只是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要说出来,藏在心里对方也不知道。”

    沈存希对贺允儿本身是没有什么敌意的,只是讨厌沈老爷子妄想掌控他的人生,所以对她的态度才会那么尖锐,他没有理她。

    沈老爷子见状,气得直吹胡子,他年纪一大把了还跑来给他牵红线,他容易吗他?他不领情就算了,做出这一副便秘脸给谁看?他一脚踢了过去,表情慈祥道:“老四,允儿跟你说话,你耳朵聋了还是舌头生疮了,我们沈家的家教就是这样教你对待客人的?”

    沈存希强忍着走人的冲动,老头子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角色,他皮笑肉不笑道:“我不会说话,得罪了贵客怕您回去不好交代。”

    “……”

    贺允儿见两人为了他起争执,连忙道:“伯父,我没关系的,您别责怪存希哥哥。”

    沈存希斜了她一眼,说:“你喊他什么?如果我没记错,他跟你爷爷年纪差不多,你好意思喊他伯父,他也不好意思应你。”

    沈老爷子气得脸涨成了猪肝色,这小子天生就是来跟他作对的吧,他再次踢了一脚过去。沈存希早就知道他会来这一招,将椅子偏了偏。

    沈老爷子这一脚直接踢到椅子脚上,疼得他直吸气。

    贺允儿紧张地望着他,“伯父,您没事吧?”

    沈老爷子努力平复自己的表情,他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我没事,你不用紧张。”

    说话间,包间的门被人敲响,沈存希站起来,退开椅子亲自过去开门,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冯贞贞,他语气中似带着责怪,“怎么这么久?”

    “路上塞车。”冯贞贞说道,她一直以为沈存希上次跟她说的话是随口说说的,没想到他还真要把她派上用场。她扫了一眼包间里的人,顿时明白他叫她过来干什么。

    “进来吧。”沈存希将她拉进来,做戏做全套,他揽着她的腰,走到餐桌旁,对沈老爷子介绍道:“这是我的女朋友,冯贞贞,贞贞,这是我父亲,这位是贺家千金贺允儿。”

    冯贞贞很想拿掉沈存希搁在她腰上的爪子,可是碍于他们现在在演戏,她只得忍着,她礼貌道:“伯父,贺小姐,初次见面,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沈老爷子看着对面泫然欲泣的贺允儿,真恨不得站起来抽沈存希两巴掌,他把冯贞贞叫来,简直是打他的脸,“来都来了,坐吧。”

    沈存希揽着冯贞贞站在贺允儿面前,贺允儿再也忍不住,抓着包冲出了包间。她人生中的两次羞辱都是沈存希给她的,他就这么不待见她么?她到底比他身边的女人差哪里了?

    沈老爷子眼睁睁看着贺允儿冲出去,他瞪着沈存希,说:“还不快追出去,允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看你怎么向贺家交代。”

    沈存希站着没动,冯贞贞极有眼色,她说:“我去吧。”说着她快步走出去。

    沈老爷子气得不轻,抓起桌上的茶盅朝他砸了过去。沈存希本来可以避开的,但是他却直挺挺的站着,不闪不避,额上刺疼,茶盅摔在地上应声而碎。

    沈老爷子看着他额上绽开的血口子,他又气又怒,骂道:“贺允儿有什么不好?要才有要才,有貌有貌,家世背景甩出冯贞贞几条街,既然你什么女人都能接受,为什么不接受贺允儿?”

    沈存希站在原地,目光凉凉地盯着他,说:“既然她这么好,要不您娶回去?”

    “混账东西!”沈老爷子气得又抓起碗砸了过去,这回沈存希闪开了,不再白白挨打。沈老爷子跌坐回椅子上,他说“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你行差踏错一步?你以为你叫冯贞贞来演戏我不知道?宋依诺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这么死心踏地的为她费力周旋?”

    “在你眼里百无是处的女人,在我眼里处处都是闪光点,像您这种从来不懂爱为何物的人,是永远都体会不到的。”沈存希背挺得笔直,为了和宋依诺在一起,他永远都不会向他妥协。

    “爱?我告诉你爱是什么?爱是利器,只会让你变成废物。不管是宋依诺也好,冯贞贞也罢,我沈家不会再接受一个来历不明的媳妇。”沈老爷子愤怒地站起来,拂袖而去。

    沈存希看着他的背影,冷笑道:“您永远也别妄想操控我的人生。”

    沈老爷子脚下一顿,什么话都没说,大步离开。

    ……

    宋依诺下课后,就直奔商场,走进内衣专柜,她看着琳琅满目的各式内衣,有半杯的有三分之二杯的,让人眼花缭乱。

    专柜小姐给她介绍了几款,有的款式很大胆奔放,她自己看了都忍不住脸红。要是穿成这样,沈存希听怕要炸了。

    她小声道:“有没有比较含蓄的?”

    “亲,你身上这款就已经是比较含蓄的了,而且你看这边上把胸收得多挺,我们现在搞活动,买两套内衣还送性感睡衣哦。”专柜小姐说。

    “什么性感睡衣?”宋依诺好奇的问道。

    专柜小姐说了句稍等,就开门出去了,不一会儿,她就拿了一套黑色真丝睡衣回来,睡衣是镂空的,遮不了几两肉,下面还配了一条丁字裤,简直不能看。

    “这个能穿吗?”宋依诺瞠目结舌,这根本什么都遮不住啊,比没穿还恐怖。

    专柜小姐说:“当然可以啊,我们专柜有很多回头客,都是冲着这睡衣来买内衣的,还有的说她们穿上这睡衣,性感得不要不要的,真的很划算。”

    宋依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看着那件睡衣,她果断的买了两套内衣回去。刚走出专柜,她的手机就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诧异的挑眉,接通:“喂?”

    “诺诺……”沈存希的声音从彼端传来,带着一种让人撕心裂肺的空洞。宋依诺的心一揪,她说:“沈存希,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沈存希坐在车里,扭头看着窗外小区门口金域蓝湾四个大字,从餐厅里出来,他就直接开车来了这里。明知道她还在江宁市没有回来,他还是来了这里。

    很想她,想见她,想抱抱她,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那种无力感撕扯着他的心,他以为他已经站在了金字塔顶尖了,却发现自己还是不够强大,无法保护她不受到伤害。

    “没事,就是想你了。”沈存希摇了摇头,却发现她看不见,内心更加空洞。到底是什么原因,要让他们两个相爱的人分隔两地?

    宋依诺感觉到他有很重的心事,但是他不愿意说,她就更担心了,“沈存希,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不要着急赶路,人生中还有许多美好的风景,值得我们停下来看看,那样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比我们相象中要美好许多。”

    “诺诺,我爱你!”沈存希忽然道。

    宋依诺一呆,想好的安慰他的话全都忘记了,她张了张嘴,问道:“沈存希,我刚才说什么?”

    “诺诺,我爱你,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就爱了你很久很久了。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来,纵使有再大的风雨,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无所畏惧。”沈存希声音低沉,含着浓浓的爱意,似乎要将她吞噬在这甜蜜的陷阱里。

    宋依诺耳边轰隆隆作响,他对她说过很多动人的情话,唯独没有对她说过这三个字,她的心一阵狂跳,理智什么的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她想见他,立即,马上,现在。

    “沈存希,你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