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02 不服来战

    宋依诺呼吸被夺,他的热情让她有点招架不住。算起来他们有一周没见了,虽然每晚都打电话,但是到底不如见面时那种心动的感觉强烈。

    思念的人就在身边,被他这样热情的吻着。她整个人都快要飘起来。她双手紧紧攀着他的肩,双腿软得站不住,直往地上滑去。

    头顶的灯光打落在他们身上,她半睁开迷醉的目光,望着眼前的俊脸,心底产生一阵阵涟漪。喜欢他,已经深入骨髓,即便看着他心里就悸动不已。

    沈存希仔细描绘她的饱满的唇形,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他微微睁开眼睛,就对上她欢喜的瞳眸,他心底颤抖不已,分开两人的唇瓣,薄唇吻上她湿漉漉的眼睛。

    他哑声道:“每次你这样看着我时,我就特别有感觉,真想一口把你吃掉。”

    宋依诺浑身轻颤。因为她感觉到抵着她的身体硬梆梆的,似乎已经被她挑起了欲念。她掀开眼睑,望着他深不见底的凤眸,她的心颤了颤,小手撑在他胸膛上,脸颊上似染了朝霞一般瑰丽美好,“沈存希,会被人看见的。”

    沈存希被她撩得心猿意马,看她还有心情顾忌别的,他恶狠狠的在她唇上咬了一下,“回去别想让我放过你。”

    “……”

    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沈存希牵着宋依诺来到座驾旁,径直拉开驾驶座的门坐上去。见宋依诺还站在车外,他降下车窗,“上车啊。”

    宋依诺看着他那样子,忍不住撇了撇嘴,嘀咕道:“是不是追到手了,连绅士都不用装了?”

    “你说什么?”沈存希发动车子,没有听清她在嘀咕什么,再问了一遍。

    宋依诺摇了摇头,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座坐了进去。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沈存希见她坐在副驾驶座没吭声,他说:“你怎么和厉家珍一起来了?”

    “她说要来祝福你弟弟,刚才他们那么闹,不会有事吧?”宋依诺注意到今天去参加宴会的都是商界名流,再加上贺家人也在,这是公然给贺家难堪,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沈存希看着前面的路况。凤眸幽深。沈遇树这次的祸闯得有点大,睡了谁都行,偏偏睡的是贺家的掌上明珠。就算今晚的宴会被毁了,他和厉家珍暂时和好,但是这件事不会完,贺家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不用担心,厉家珍的大哥在,他会好好善后。”沈存希伸手握住她的手搁在自己大腿上,手指轻轻摩挲她柔嫩光滑的手背。

    宋依诺想起他们刚才砸得那样惊心动魄,她轻叹一声,“他们还能在一起吗?家珍说她和沈遇树认识九年了,如果他们分手了,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相信这世上有天长地久的爱情。”

    车子停下来等绿灯,沈存希偏头看她,“遇树能不能和家珍在一起我说不好,但是我们不会分开。诺诺,答应我,不要胡思乱想,把一切问题交给我,我会处理好。”

    宋依诺抬头望着他,她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决心,但是她没有信心。沈老爷子手里的照片像是悬在她头顶上的一把刀,不知何时就会落下来,将她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和他在一起,她很幸福,她想要和他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永不分离。

    “沈存希,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美好,人生还有很多的污点,你还会不会要我?”宋依诺目光闪烁,她没有勇气告诉他五年前发生的事,只能这样试探。仿佛听到他的回答,她的心就会安定下来。

    沈存希认真地看着她,他说:“如果我的污点比你多很多呢,你会不会接受那样的我?”

    宋依诺正要说话,身后传来尖锐的喇叭声,前面红灯转绿,他们占了道挡了别人的路,她说:“开车吧,后面的人在催了。”

    沈存希其实想一鼓作气告诉她,五年前那晚强了她的人是他。可一旦被打断,那股勇气就消失不见了,他定定地看了她几秒钟,发动车子向金域蓝湾驶去。

    ……

    沈存希作为金域蓝湾的常客,车子驶到大门前,不用登记保安就给让进入了。回到家里,宋依诺弯腰在玄关处拿出一双男式拖鞋放在沈存希脚边。

    沈存希低头看着面前的拖鞋,他安静的换了鞋子,转身眼神炙热的看了宋依诺一眼,他说:“我去洗个澡,你帮我把衣服整理出来。”

    宋依诺看着他的背影,被他刚才那一眼看得心惊胆颤,见他进了浴室,她的心跳才稳了下来。伸手将他搁在玄关处的拉杆箱拉进客厅,开始整理他的衣服。

    沈存希洗澡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宋依诺的身影,大概是吃过肉,对那方面的需求只增不减。他关了花洒,推开移门,探出头去,看见宋依诺蹲在拉杆箱旁整理他的行李,他的心前所未有的满足。他喜欢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给她打理。

    “诺诺,过来一下,我找不到毛巾在哪里。”沈存希的声音被热气蒸得有点低哑。

    宋依诺转过身去,看着他道:“橱柜里有新毛巾,你找找看。”

    “我找不到。”沈存希装可怜,“你过来找一下。”

    宋依诺无语望天,她听谁说过,男人就是睁眼瞎,东西没递到他手上,他就永远找不到。她放下衣服,起身走过去,看他腰间围着她的草莓浴巾,她脸颊热了起来。

    她走进浴室,弯腰打开橱柜拿毛巾,毛巾摆在很显眼的位置,她拿出来,刚站身,沈存希滚烫的身体已经贴了过来,她呼吸一滞,“那个……毛巾给你,我出去了。”

    她不是没看懂他眼里的渴望,所以逃得更快。

    她刚走两步,手腕就被他握住,他将她拉回来抱坐在洗手台上,他的身体置身在她双腿之间。这个姿势让她无端想起那晚,俏脸霎时红透。

    “那个……我还要出去给你整理行李。”宋依诺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他炙热的目光,感觉自己都快被他眼里的热度烫化了。

    沈存然伸出食指挑起她的下巴,目光灼灼地望进她眼里,声音粗嘎的问道:“有没有想我?”

    宋依诺浑身的血液都快逆流了,明明是一句很平常的话,偏生让这个妖孽说出了挑逗的意思。他身上的水珠浸湿了她的衣服,她本来穿着浅粉的礼服,这下变成了半透明的,若隐若现,风景怡人。

    她看着他的凤眸,男人生就这样一双眼睛,并不像女人那样妩媚多情,反而像刀刻一般,透着冷静与睿智。此刻那深不见底的凤眸里像是一个漩涡,要将她给吸进去,不死不休。

    他的手指滑落在她胸口,指着她的心脏,再问:“这里有没有想我?”

    “有。”宋依诺连忙答道,身体的全部感官都落在他的手指上,随着他手指落下的地方,而发疯发狂。

    “那这里呢?”

    宋依诺蓦地睁大眼睛,看到他眼里的戏谑,她浑身像着了火一般,挣扎着要跳下洗手台,“我、我去给你整理行李。”

    沈存希轻而易举就抓回了她,他认真地看着她,说:“它有没有想我?”

    宋依诺说不出话来,眼睛被浴室的水蒸汽蒸得湿漉漉的。见他执意要得到一个答案,她却羞于启齿,直接以行动表达她的想念。

    她伸手拉低他的头,以吻封缄,阻止他问出更多羞于启齿的问题。沈存希欢喜她的主动,不再逼迫她回答,迅猛的加深这个吻,身体也随之覆了上去。

    两个小时后,沈存希抱着宋依诺走出浴室,浴室的地面溢满了水,像是遭了水灾一样。他将昏昏欲睡的她放回床上,看她头发潮湿,他起身去找来吹风机,让她靠在他肩上,细心温柔的给她擦头发。

    宋依诺被他折腾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像是还没长好的虾子,软软的倚在他肩上,吐气如兰。

    沈存希满心怜爱,总是想给她多一点美好,却总是被她逼得缴械投降,一次又一次,始终无法酣畅淋漓。手指穿梭在她柔软的发丝间,心里涨满满满的幸福。

    吹好了头发,他静静的拥着她,见她柔若无骨的靠在他怀里,他忽然想起一句话来,女人是水做的。他吻了吻她的脸颊,将她放回床上,拉过薄被盖在她身上,调高空调温度,转身去出去了。

    客厅里,他的行李箱打开着,他走过去,拿出一条裤子穿上。他蹲下来,从衣服里找出一个首饰盒。刚才叫她整理行李,就是要让她自己发现这份惊喜。

    结果是他忍不住,先将她折腾了一遍。

    他打开首饰盒,拿出一条精致的项链,转身回了卧室。小心翼翼将项链戴在她脖子上,他情难自禁,再度吻住她的唇。

    宋依诺迷迷糊糊时,感觉呼吸不畅,她下意识躲开他的如影随形的唇,咕哝着:“好累,你别闹了。”

    沈存希摇头失笑,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迫不及待的一天,他双手撑在她身侧,看着她疲惫的样子,他轻笑道:“暂时放你一马。”

    ……

    宋依诺再度醒来时,四周静悄悄的,卧室里的壁灯散发出柔和缱绻的光芒,她眼珠子转了转,撑身坐起来。她浑身酸痛,脑海里闪过浴室里那些旖旎的画面,她的脸顿时烧了起来。

    是食髓知味吧,否则她怎么一点也不抗拒与他做这样的事,反而还觉得很美好。她捂着脸,她一定是疯了。

    她掀开薄被,起身下床,低头去找拖鞋时,她看见脖子上有光在闪,她低头看去,胸前戴着一条钻石项链,她握住吊坠,吊坠是一根骨头,款式很别致。

    她转头看向门外,满心欢喜,没想到他也会做这样偷偷送人礼物的浪漫事。她穿上拖鞋,起身往门外走去。

    走廊里飘散着食物的香气,她走进餐厅,看见沈存希在厨房里忙碌,她的心流过一汩暖流,她轻手轻脚的走进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将头靠他结实的后背上。

    沈存希手上的动作一顿,他回头看着她小鸟依人的模样,他唇边泛起一抹清浅的笑意,“醒了,累吗?”

    宋依诺摇了摇头,累,但是不好意思承认,她说:“你送我的礼物我很喜欢,怎么会想到送我骨头项链呢?一般不都是心形啊什么的。”

    沈存希关了火,转身将她拥在怀里,他低头看着她胸前的吊坠,骨头一边镶着的钻石在灯光下璀璨夺目,他说:“你知道关于第三根肋骨的传说吗?上帝将男人身上的第三根肋骨造了女人,而你就是我的第三根肋骨,我找到了你,我才是一个完整的人,所以我把我的骨头送给了你,你愿意收下吗?”

    宋依诺听说过这个传说,此刻从他嘴里听到,却觉得格外动人,她轻抚着胸前的骨头吊坠,心里又酸又软,她郑重点头,道:“我会像爱我自己一样去珍惜它,谢谢你,沈存希。”

    沈存希倾身在她额上吻了吻,他说:“出去看会儿电视,晚饭马上就好。”

    宋依诺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他的行李还搁在客厅里,她弯腰去将他的衣服整理好,悄悄拿了两套出来放进自己的衣柜里,免得他下次突然来这里留宿,没有换洗的衣服。

    ……

    沈遇树牵着厉家珍砸了宴会,贺允儿站在台上,看见大家同情地望着她,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她的人生向来顺逆,长这么大栽过的两次跟头,一次是在沈存希身上,一次是在沈遇树身上。

    一个男人得了她的心,一个男人要了她的身,可他们谁也不拿正眼瞧她。此刻是她人生中的大日子,可是她的未婚夫与别的女人联手让她下不来台,这份难堪与羞辱,她至死都不会忘。

    贺东辰站在妹妹身边,看她满脸恨意,他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允儿,我们走!”

    贺允儿挣开他的怀抱,她满眼都是泪,“我不走,只有懦夫才会逃跑。哥,我要看看他们会把这场宴会闹成什么样。”

    “允儿,你这又是何苦?”贺东辰心疼的看着她,本来他就不赞成贺允儿与沈遇树订婚,允儿执意如此,爷爷也没有反对,却没想到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沈老爷子暴跳如雷,血压一阵阵飙高,沈唐启鸿见老爷子脸色不对劲,连忙过去扶着他,沈老爷子气得直喘气,“启鸿,叫保安来阻止他们,快点。”扔名池划。

    孽障,今天沈家丢人丢到太平洋去了,以后让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人?

    沈唐启鸿将沈老爷子交给颜姿,快步走出宴会厅。沈遇树见砸得差不多了,他牵着厉家珍的手往宴会厅门口走去。

    沈老爷子怎么可能让他走,他厉声道:“拦住他。”

    沈遇树二话不说,伸手揽着厉家珍,快步跑出宴会厅。厉家珍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过,她看见贺允儿气歪了的嘴,她只觉得解气。

    她被沈遇树搂着冲出酒店,坐上早已经等在那里的车,看见一群保安在后面追,她哈哈大笑起来,“太好玩了,让你得瑟,现在就回去哭吧你。”

    沈遇树坐在旁边,宠溺的看着她的笑颜。他压抑的心情因为这一闹,也舒畅起来,他搂着她,“下面我们去哪里?”

    厉家珍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将他的手拿开,她神情疏离,说:“送我回金域蓝湾。”

    “你去金域蓝湾做什么?我大哥回来了,你是想去当电灯泡?”沈遇树不悦地看着她,他以为经过刚才那一闹,她的气已经消了,看这情形他们是又打回原形了。

    “那就送我去酒店。”厉家珍看着窗外,只要一想到贺允儿那聒不知耻的话,她就无法轻易原谅他。

    沈遇树伸手将她的身体扳过来,他低喝道:“厉家珍,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原谅我?这些天受折磨的难道就你一个人吗?我不难过吗?”

    “你难过什么?你一下子误了两个女人,你有什么好难过的?”厉家珍大声吼道,说到底,贺允儿也是受害者,她没资格去怨恨她。可是她要去怨恨谁,命运吗?

    他们之间的距离就隔了一堵墙,如果她早知道那晚会阴差阳错将他们隔在天堑之外,她会直接去他的房间,将自己给他。

    但是她后悔也无际于事,因为这世上没有如果。

    沈遇树颓然的放下手,他怆然道:“珍珍,别人我管不着,我只在乎你,别推开我,好不好?我们认识九年,在一起三年,难道你就割舍得下这份感情?”

    厉家珍搁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握成拳,“我怎么可能割舍得下,只要一想到以后你是别人的丈夫,我就心痛得无法呼吸。遇树哥哥,从我12岁那年,你夺了我的初吻开始,我这辈子就只认定你一个男人。可是怎么办?即使我再不舍再心痛,我也无法原谅你的背叛。”

    沈遇树猛地抬头盯着她,“珍珍,是不是一个人犯了错,这一辈子都不能得到宽恕?”

    “是,你知道我眼里揉不进沙子,这件事会成为我们之间一辈子迈不过去的坎,所以,我们分手吧。”厉家珍绝决道,她话音刚落,就被一股冲力压在了车门上。

    她狼狈地抬头看着他,他的俊脸就悬在她上方,带着莫名的偏执,“我不准,厉家珍,你听见没有,我不准你和我分手,除非我死。”

    厉家珍一阵心惊肉跳,她双手被他紧紧的压制在身侧,他的吻像雨点一般落下来。她提起一口气,偏头躲闪,却怎么也躲不开。

    男女力气的悬殊让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在她身上施暴,她看着面前变得格外恐怖的男人,她甚至有种感觉,他会失控的在车里就要了她。

    他的唇贴上她的,辗转深入。厉家珍被他逼得无路可退,她张嘴用力咬他的唇,两人唇齿间弥漫着铁锈的味道。他痛得闷哼一声,没有放开她,反而绝望的继续吻她。

    厉家珍心软了,她牙关轻轻开启,眼泪成串的落下来。

    沈遇树尝到咸咸的味道,他看着她不停滚落的泪珠,他心痛得无以复加。以前他耍帅装酷,总是对她爱搭不理,看她在他背后追逐,他很有成就感。

    陆泽经常笑他作,说哪天家珍追累了,不想再追了,到时候别找他哭去。

    他当时怎么说的,好像是说哪怕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家珍都不会离开他。现在他才明白,他自信过了头。他吮干她脸上的泪,“别哭了,珍珍,对不起,原谅我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厉家珍扑进他怀里泣不成声,她该怎么原谅他,怎么和他继续下去?

    ……

    沈唐启鸿与颜姿送走了宾客,宴会厅里一室狼藉,夫妻俩相视一眼,转身去了四楼的包厢。包厢里贺夫人搂着贺允儿,情绪激动,“沈老,今天这件事您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您原本跟我们说要把允儿嫁给沈存希,我们不介意他二婚,也不介意他的年纪比允儿大九岁,这倒好,允儿与沈存希认识后,就一直郁郁寡欢,现在还被你们家老五欺负了。我们家好好的孩子,差点被他俩兄弟整得精神分裂,您要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贺家绝不会善罢甘休。”

    贺峰看着女儿默默流泪的样子,也是很心疼,允儿自小被家里宠着疼着,哪里受过这种委屈?“欢欢,你先别着急,沈老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贺老先生看着沈老爷子,他说:“老哥啊,这件事确实是遇树的错,他欺负了我们允儿,现在又当众给我们允儿难堪,若不是念在我们几十年的交情上,我早就和你翻脸了,我们家姑娘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就两个要求,一是遇树亲自来给允儿道个歉,二是下个月如期举行订婚典礼,这件事我们就这么算了。”

    沈老爷子本来就因为这件事脸上挂不住,不管贺家提出什么条件都不算过分,他尴尬道:“贺老,这件事确实是我们沈家有愧在先,你放心,我一定会叫遇树去给允儿道歉。允儿,今天这件事让你受委屈了,等你嫁进沈家,伯父一定会好好补偿你。”

    沈唐启鸿与颜姿一听这话就知道暗藏玄机,沈老爷子手里不动产颇多,他们最眼红的就是股份。以贺允儿的身份背景,老爷子所说的补偿,应该就是股份。

    若是老爷子把股份给了贺允儿,也相当于是给了老五,那还有他们什么事?

    颜姿连忙上前,坐在贺允儿身旁,说:“允儿,遇树还年轻,不知道兹事体大,胡闹也没个限度,你就别跟他计较了,好不好?”

    贺允儿靠在母亲怀里,神色悲凄,眼泪滚滚而落,心中怨恨却在叠加。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她现在忍气吞声也要嫁给沈家,她要让厉家珍尝尝什么是痛失爱人的滋味,也要让沈遇树为他今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贺夫人扫了颜姿一眼,到底是出身名门,她并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

    “既然沈老已经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好再拿着这事不依不饶的,就这么办吧。贺峰,带允儿回去。”贺老先生站起来,沈老爷子也连忙站起来,等送走了贺家人,沈老爷子气得不轻,拿起桌上的茶壶狠狠砸向墙边,“可恶的东西,启鸿,打电话给沈遇树,让他马上回来,他若是不回来,就永远也别进沈家的门。”

    沈唐启鸿见他动怒,连忙劝道:“爸,许医生说您血压高了,不能再动怒了,您消消气,我马上给遇树打电话,让他回去见您。”

    沈老爷子气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他转头看了一眼室内,眯着眼睛道:“老四呢,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四去哪里了?”

    颜姿望着他,故作不知情的道:“我刚才好像看见他和依诺走了。爸,老四什么时候和依诺那么亲近了?”

    沈老爷子闻言,一脚踢翻了椅子,一个二个都这么不让人省心。他以为宋依诺离开了一个月,老四就会和她彻底了断,看来现在两人又藕断丝连了。

    沈唐启鸿连忙上前扶着他,“爸,您别生气,别生气。”

    沈老爷子看着大儿子,长长的叹了一声,“唉,还是你孝顺,不让我操心啊。”沈唐启鸿目光深了深,他搀扶着老爷子,说:“爸,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大了,就由着他们去吧。”

    沈老爷子虎目一瞪,“由着他们去把沈家折腾散了吗?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绝不能看着沈家散了。”

    “爸您说得是,是我不懂事,您消消气。”沈唐启鸿扶着老爷子走出包厢,颜姿连忙跟上,她看着丈夫在老爷子面前低声下气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闯祸的是沈遇树,结果在这里战战兢兢赔小心的却是他们,要不是为了沈氏的股份,他们才不会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来说去还是怪老爷子偏心,五年前把总裁之位让给了沈存希,要不然他们也不会事事被沈存希压一头。

    ……

    宋依诺洗完碗出来,沈存希靠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她走过去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她轻笑一声,拿起遥控板关了电视。

    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她坐在茶几上,倾身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睡颜。头顶有光洒落,他的俊脸看起来格外干净温和,乌黑的眉毛一根一根,像是墨笔勾勒出来的。

    他的睡颜乖巧,完全不像刚才在浴室对她逞凶斗狠,逼得她节节败退求饶的强势。她倾身过去,脖子上的吊坠在空气中一晃一晃,她伸出手指,隔空描画他的五官,仿佛要将他刻进心里。

    她突然站起来,转身进了卧室,拿出好久不曾用过的素描本,又走回客厅,重新坐在茶几上,开始画他的素描。

    她在人物上的功底有所欠缺,以前唐佑南就笑过她,说她画出来的人像外星人一样。后来她就再也没有画人物,今天大概是兴致所至,她随意的画着,竟将他的神韵画得惟妙惟肖。

    她刚落了笔,沈存希就醒转过来,看见她坐在茶几上,他直起身来,甩了甩头,说:“我怎么睡着了?”

    见他醒来,宋依诺连忙要将画板收起来,就算她觉得自己的素描还拿得出手,也不想让他看见,她说:“也许是太累了,回房去睡吧。”

    沈存希见状,伸手拿走画板,他说:“鬼鬼祟祟藏什么呢?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

    宋依诺伸手欲夺回来,却被他拽住手腕,一扯,她就跌坐在他怀里。两人靠得很近,即使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也无法阻挡他身上滚烫的温度熨帖过来。

    沈存希的铁臂牢牢的搂着她的腰腹,另一手翻过画板,看到上面的人像时,他愣了一下,偏头看着她,“你在画我?”

    宋依诺捂着脸,羞愧道:“不会吧,你没看出来?果然是我的画功不行,就不能画人物。”

    “处女作?”沈存希笑吟吟的看着画板上的素描,她画得很不错,将他画得栩栩如生,更让他心动的是,她居然在画他。

    宋依诺摇头,“不是。”她画的第一个人是唐佑南,但是被唐佑南鄙视了好久。

    沈存希唇边的笑意僵了一下,已经猜到她第一个画的人是谁,他心里酸酸的,忽然偏头重重的吻她,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他才停下来,咬牙切齿道:“以后只能画我。”

    宋依诺捂着红肿的嘴唇,瘪嘴,“没有你这么霸道的。”

    “我就是这么霸道,不服来战!”沈存希得意的向她下战帖。

    宋依诺恨得磨牙,哪有人这样?她看着他的下巴,忽然张嘴咬了过去。沈存希全身激灵灵一颤,眸色瞬间变得幽深,他放下画板,一个巧劲,将她压在沙发上,“不疼了是不是?”

    宋依诺看着他眼里隐忍的火花,她头皮一阵发麻,“不要不要,我腰都快断了,你不要再来了。”

    沈存希笑倒在她胸前,他也知道刚才在浴室里自己下手有多狠,他双肩抖动,笑意浅浅道:“不来了还敢挑衅我?”

    “我不敢了。”宋依诺很怂的求饶,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沈存希将她拉起来,抱在怀里,然后拿起画板端详着,他说:“下次可以在旁边加上你的素描,然后再在这里画个小萝卜头,我们就是一家三口了。”

    提起一家三口,宋依诺才想起那天晚上跟他做完后,她没有吃避孕药,她猛地跳起来,“完蛋了完蛋了,我忘了吃避孕药,怎么办?”

    沈存希俊脸一黑,她听不懂他在暗示什么吗?他瞪着她,说:“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宋依诺捂着砰砰直跳的小心肝,不肯过去,“我才不要。”

    “诺诺,不要吃避孕药,如果我不要孩子,我会做措施,不会让你承担任何风险。相反,我想要一个我们两人的孩子,也许她的眼睛像你,鼻子像我,嘴唇像你,她身上会遗传我们俩的优点,流着我们俩的血液,我期待有这样一个孩子,所以不要吃避孕药。”沈存希一脸认真的道。

    宋依诺咬唇,他的话让她很心动,可是……“沈存希,你父亲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如果我不能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庭,我宁愿不生,也不当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她不愿意让孩子过着有爹没妈,有妈没爹的日子,如果那样她就太不负责任了。

    沈存希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将她拉进怀里,他柔声道:“只要我们同心,没有任何人能分开我们,除了我们自己,你明白吗?”

    宋依诺似懂非懂,可是要生孩子啊,真的可以吗?她可以赌上自己的人生,一辈子不见光都无所谓,可是她能把孩子的人生也赌上吗?

    沈存希瞧她这样,也没有再逼她,搂着她向卧室走去。

    这一晚,沈存希睡得很踏实,宋依诺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回到桐城,只怕躲不开沈老爷子的眼线,今天晚上沈存希当着大家的面将她带走,沈老爷子说不定已经知道她和沈存希在一起的事,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偏头看着沈存希,如果他看到那些床照,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她吗?会不会像唐佑南一样认为她很肮脏?

    ……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

    沈存希醒来时,身边的床榻空空如也,他心浮气躁的坐起来,瞪着旁边空下来的位置,每次他醒来时,她就不见了,那种感觉真的很糟糕。

    他起身下床,走出卧室,来到客厅,一眼就看见宋依诺站在客厅落地窗前,不知道看什么看得很入神。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声音慵懒道:“你在看什么?”

    宋依诺回过神来,她说:“没看什么,时间还早,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没有你在身边我睡不着,你陪我睡?”沈存希微微弯腰,将下巴搁在她的肩窝处,呼吸里满是她身上淡淡的幽香,让他迷恋不已。

    宋依诺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她点了点头,“好。”

    两人重新躺在床上,沈存希却没了睡意,他偏头看着她,见她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轻颤,让他的心也跟着轻颤起来,他侧过身来,长腿跨过去,压在她腿上,将她拉进怀里,脑袋在她身上蹭,“宝贝,我睡不着。”

    宋依诺被他拱得口干舌燥起来,她背过身去,道:“闭上眼睛就能睡着。”

    “可是它饿了,想吃早点。”沈存希贴着她的背,可怜兮兮道。

    宋依诺耳根子一阵阵发烫,她腾一下坐起来,欲下床去,“我去给你做早饭,喂饱你。”

    沈存希连忙投降,伸手揽着她的腰,将她重新拉进怀里,“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睡吧。”

    宋依诺靠在他怀里,耳畔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周身都是他的气息,热烘烘的熏着她,她抬头望着他,一不小心就撞进那双深暗的凤眸里,她心跳一滞,堪堪移开视线,她说:“我刚才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出去找工作了,整天这么游手好闲坐吃山空也不太好。”

    沈存希闻言,他翻身坐起来,伸手捞起西装,拿出一个长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黑卡递给她,“上次那种黑卡被我折断了,我叫人去补办了一张,这次送给你了,就不准你再给我退回来了。”

    宋依诺满头黑线的盯着他,“你误会我了,我没有问你要钱的意思,我就是想说我要出去找工作,你给我点意见呗。”

    沈存希拉过她的手,将黑卡放进她掌心,他说:“我的就是你的,不分彼此。你也不用急着出去找工作,我还养得起你。”

    宋依诺低头看着掌心的黑卡,黑卡质感非常好,显示着主人的身份,她说:“我想自力更生。”见他不悦的皱起眉头,她又道:“黑卡我收下了,小心我刷爆哦。”

    沈存希宠溺的揉乱她的发,“刷爆了我再赚就是,这些年没人花我赚的钱,我赚着都没意思了。”

    “……”

    宋依诺将卡收起来,她说:“我还是想要出去找工作。”

    “既然如此,你来沈氏上班吧,沈氏刚收购了博翼,急聘有经验的家装设计师,之前公开竞争的十号公馆你还记得吗?你退赛后,那栋别墅的装修一直没有动工,你若是无聊,先设计那栋别墅的图纸。”沈存希道,她执意出去工作的心思他明白,她只是不习惯依赖任何人,也不想依赖任何人。

    “真的吗?”宋依诺其实一直很遗憾没能参与十号公馆的设计,当时严城带她去十号公馆参观时,她对十号公馆的印象特别深,脑子里一直有个设计理念。只是后来出现了抄袭风波后,她退出了比赛,心里终究是遗憾没能亲自设计十号公馆的家装。

    “嗯,现在开心了吗?”沈存希看着她道。

    宋依诺欣喜的连连点头,“嗯,终于找到事情做了,沈总,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沈存希看她俏皮的吐舌头,他心中一荡,忽然将她推倒在床上,翻身压在她身上,气息微喘道:“现在就让我看看你的表现。”

    宋依诺连连尖叫,沈存希俯下身去,还没吻到她,手机忽然响起来。他顿了顿,又往下吻去,宋依诺抓到手机,看见来电显示上闪烁着严城两个字,她连忙道:“是严城,你快接。”

    沈存希挫败地瞪着她,看她已经将电话接通,只好接过来,不悦道:“什么事?”

    “沈总,C市那边的家装项目被曝出甲醛以及苯含量超标的丑闻,现在业主纷纷要求退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