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04 为爱情勇敢出发

    飞机上,沈存希指间捏着录音笔旋转,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玩命的刷新下限,也真是难为他了。他另一手撑着下巴。神情莫测高深,录音笔里有什么呢?

    严城推开门进来,就见沈存希皱眉沉思,他轻咳了一声,将一份文件递过去,“沈总,这是公关部紧急整理出来的解决方案,请您过目。”

    沈存希这次去C市,是把整个公关部都带上,关于甲醛有苯含量超标的丑闻,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舆论一直揪着不放,就算业主对他再有信心,也会动摇。

    沈存希直起身体,他不动声色的将录音笔放回西服内衬口袋里,接过文件看起来。严城站在他旁边。看他神色专注的看文件,他迟疑道:“沈总,这次事件我总觉得是个阴谋。近五年来,沈氏在媒体的关系打理得很好,一般有风吹草动,媒体都会提前跟我们打招呼,让我们提前应对。这次却无声无息的,C市媒体发布丑闻后,我们才得到消息,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沈存希合上文件,他说:“你怀疑有人刻意针对?”

    “是,对方能将保密功夫做得这么足,放眼桐城应该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严城没有多说,有些话不能从他嘴里说出去,更何况他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

    沈存希凤眸微眯,严城所说的可能他并不是没有想过,昨晚遇树与厉家珍大闹宴会,今天就曝出了甲醛含量超标的丑闻,他不得不怀疑,这有可能是贺家给沈氏的警告。

    “严城,你派人秘密调查,看是什么人向C市媒体爆的料,尽量不要打草惊蛇。”沈存希吩咐道。对方能揪到沈氏的把柄,证明C市的项目真的出现问题,但是他要知道是谁整沈氏,做到心里有数。

    如果真是贺家警告他们,他们理亏在先,也不好拿他们怎么样,损失点钱财就当是消灾。若不是,那就要狠狠回击,让对方知道,沈氏不是他想动就能动的。

    “是,我马上派人去查。”严城拿走文件。转身出去了。

    沈存希抬腿交叠,他双手搁在膝盖上,偏头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到底是谁在背后搅屎?他回国五年,还从没有人敢在沈氏头上动土,他闲得快发霉了,好不容易来个上门踢馆的,他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千万不要是贺家,那样就太没意思了。

    两个小时后,飞机到达C市,一行人走出机场。立即有记者围了上来。闪光灯此起彼伏,沈存希步履从容,没有回应记者的问话。

    严城与几名保镖护在他身旁,挡住媒体的拍摄。沈氏公关部回应记者的问话,表示一定会给公众一个交待。

    沈存希被保镖护到门外,斜刺里突然冲出一群人,嘴里骂着奸商,拿着臭鸡蛋烂白菜向沈存希砸去。沈存希闪避不及,一只鸡蛋砸在他太阳穴上,鸡蛋应声而碎,黏黏的蛋液从他俊脸上滚下来,记者们蜂拥而至,对着沈存希猛拍。

    “奸商,住了你修的房子,我女儿得了白血病,为了给我女儿治病,我家现在已经一贫如洗,砸死你这个奸商。”这群人穿着破旧的衣服,神情十分激动。

    记者一边对着他们猛拍,一边对着沈存希猛拍,每个人身体里都涌动着八卦沸腾的血液。

    严城护在沈存希身旁,臭鸡蛋烂白菜砸在他背上,一时臭气冲天,他怒喝道:“愣着干什么,拦着他们,送沈总上车。”

    沈存希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被严城推上了车,脊背还高傲的挺着。严城关上门,坐进副驾驶座,吩咐司机开车。

    那群人见汽车驶离,挣开保镖,飞快追上去,拿着臭鸡蛋砸车身,“奸商,你还我女儿,奸商,你还我健康!”

    ……

    宋依诺坐在电视机前,看到这一幕,她整个人从头凉到了脚,心口疼得揪了起来。像沈存希那样骄傲的男人,他何时被人砸过臭鸡蛋,又何时这样狼狈的逃跑过?

    她只要一想到他刚才的神情,就万分心疼。记者还在用激动的声音解说现场的战况,她关了电视,起身走进卧室,打开拉杆箱,拿了几套衣服装进去,然后将化妆品扫进行李箱,她盖上拉好提起来,又找了一套衣服换上,她要去C市陪他,哪怕她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安静地坐在他身边,她也要到他身边去。

    她去浴室洗了把脸,重新扎了下头发,然后打电话订了最近一班航班的机票,她提着粉色拉杆箱出发。

    走出小区,她站在路边拦出租车,路边驶来一辆林肯黑色轿车,直接停在她面前,车窗降下来,露出阿威的脸来,“宋小姐,请上车,老爷子想跟你谈谈。”

    此刻的宋依诺一颗心都扑在沈存希身上,他被人砸了臭鸡蛋,此时心情不知道抑郁成什么样,她要过去陪他,一分钟都等不得。

    她淡漠道:“威叔,请你转告他,他想怎么做我拦不住,但是我想做什么他也拦不住。所以请他放手去做他想做的事,我也会尽情去做我自己的事。”

    宋依诺说完这类似于绕口令的话,坐进了出租车里。

    阿威望着出租车扬长而去,他眼中竟闪过一抹赞赏,他掉转车头,回去复命了。

    阿威将宋依诺的话原原本本的转述给沈老爷子,沈老爷子气得直接砸了面前的紫砂壶,他髯眉紧蹙,“去了一趟江宁市,连她都长了反骨,以为我真的不敢将她的照片发布出去?”

    阿威静静地望着沈老爷子,说:“老爷子,您要三思而后行,这照片发布出去,说不定就帮了四少一把。反而让他们再无所顾忌的在一起。”

    沈老爷子眉毛一挑,瞪着他,“你这是在替那死丫头说话?”

    “不是,我是为您着想,您的目的就是拆散他们,但是现在宋小姐明显已经豁出去了,既然她敢迈出这一步,就说明您这招对她没用。四少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宋小姐当年的事,您把照片发布出去,四少正好借此机会向宋小姐坦白。最后说不定两人不会分手,反而比现在更喜欢对方。”阿威分析道。

    沈老爷子捋着胡须,细细思量也是这么个道理,可就让他这么干坐着,看他们在一起,他又心有不甘。宋依诺是二婚,无论是家世还是品性,都无法与沈存希匹配,这么看来,他还宁愿接受冯贞贞做他的儿媳妇,至少走出去不会被人笑话叔侄同娶一个女人。

    “你的意思是让我成全他们?”沈老爷子不甘心的问道。

    “是静观其变。”

    ……

    宋依诺到达机场时,离登机时间还早。她去附近的咖啡厅里坐下,她拿出手机,手机里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短信。她捧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可是电话打通了她该跟他说什么呢?他那样傲娇的男人,应该不会想让她知道,他在C市被人砸臭鸡蛋的事吧。可是一想到他被臭鸡蛋砸到的神情,她就无法安心。

    她点开微信,想了想,按下录音键,她说:“怎么办,你刚走我就想你了,真希望我会魔法,喊三声变变变,你就会出现在我面前。”

    微信发过去,却石沉大海,半天没有回音。她趴在桌子上,转着手机,又担心信号不好,举着手机摇晃。过了一会儿,她才发现自己这行为太傻帽了。

    他现在一定忙着处理C市的一团乱,哪有时间看她的微信。她放下手机,就听到有人在叫她,她转过身去,看到韩美昕,她惊讶的站起来,“美昕,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出差回来,你是来接我的吗?”韩美昕话音刚落,就看到她桌上的登机牌,她在椅子上坐下,“你去C市做什么?”

    “去找沈存希,他公司曝出了有毒物质超标的丑闻,我想过去陪他。”宋依诺大方道。

    “我在飞机上看到报纸了,不过依诺,你确定你要过去吗?沈存希现在是狗仔队追逐的目标,万一拍到你,让沈家老爷子看见,到时候该怎么办?”韩美昕担忧地望着她,为了这段爱情飞蛾扑火,她到底值不值得?

    宋依诺咬了咬唇,她说:“就在刚才我来机场前,沈老爷子还派了管家来接我,我已经想通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所以如果我和他的缘分只有一天,我也想珍惜。”

    韩美昕诧异地看着她,“依诺,我感觉你变得不一样了。”

    宋依诺摸了摸脸,“哪里不一样了?我还是我啊。”

    “不,你变勇敢了,不再是以前那个畏首畏尾的宋依诺。这样的你,光彩夺目,就像浴火重生的凤凰。唉,真没想到沈存希的魅力这么大,能让你改变自己,爱情真是伟大啊。”韩美昕感叹道,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爱情。五年前,若是依诺有这样势如破竹的勇气,她和唐佑南就不会错过。

    呸呸呸,她在想什么呢,唐佑南那个渣男,也不配依诺为了他勇敢的豁出去。

    宋依诺轻嗔:“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

    “我一点都不夸张,真的,你回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美丽动人,双眸含情,顾盼生辉这些词就是为了你量身打造的。”韩美昕戏谑道。

    “就知道你要洗刷我。”宋依诺被她说得不好意思了。

    恰在这时,机场广播响起,提醒到C市的航班准备登机了。宋依诺拿起登机牌站起来,对韩美昕道:“美昕,我们回来再聊,我准备登机了。”

    韩美昕倾身抱了抱她,笑道:“依诺,为你的爱情勇敢出发吧。”

    宋依诺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咖啡厅。韩美昕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登机口,她刚转身,差点与身后的旅客撞到。她后退了一步,一边道歉一边往旁边走去。

    结果她往哪边走,那人也往哪边走,僵持了两个来回,韩美昕猛地抬起头来,“你这人怎么……”

    未尽的话卡在喉咙里,她瞠目结舌地望着面前俊美冷漠的男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薄慕年伸手拿走她手里的行李,挑眉看着她,“傻了吗?还是不认识了?需不需要我做点什么让你想起我是谁?”

    韩美昕张了张嘴,愣愣道:“做什么?”

    “比方热吻或者更限制级的。”薄慕年一脸高冷加禁欲的表情说出这种话,那样子别提有多撩人了。韩美昕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他们,她才放了心。

    “薄慕年,你不要脸。”韩美昕低嚷,被薄慕年一把拉进怀里,大步向机场外走去。

    走到车旁,司机接过行李放进尾箱里,薄慕年拉开车门,将韩美昕推进车里,他跟着坐进去。车子很快发动驶离机场,薄慕年伸手将隔绝玻璃升上来,在韩美昕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忽然将她扑倒在椅子上,他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韩美昕的心急跳起来,“薄、薄慕年,你要做什么?”

    薄慕年阴恻恻的笑了两声,开始和她算账,“你刚好离开了两周,一周四次,两周八次,说吧,是要一次还清,还是分期?”

    韩美昕心里想着不愧是奸商,连这事都算得清清楚楚,一次还清,她明天还要不要下床,还要不要回事务所汇报情况?她连忙道:“这期间我来了大姨妈,一共五天,两相一抵,我只欠你三次。”

    薄慕年挑了挑眉,“减去的那六天不正好够你来大姨妈?”扔肝狂技。

    “奸商!”韩美昕欲哭无泪,他明明看起来高冷又禁欲,为嘛一说到床,就这么斤斤计较毫不相让了?

    “说话,一次还清还是分期还?”薄慕年的手已经毫不客气的在开始品尝前菜了。

    韩美昕浑身一激灵,她抬头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伸手将他的手从衣领里拽出来,她说:“分期。”

    “分期有利息,两天计一次复利,我担心你还不清。”薄慕年倾身吻了一下她的小嘴,大手捏着她的手背,乌黑的眸里掠过一抹算计。

    韩美昕抗议道:“奸商,这种事还计复利,你就是资本家,剥削者。”

    “那你是选择一次性还清?”薄慕年倾身咬她的耳朵,感觉她在他身下轻颤,他浑身的血液迅速逆流。

    韩美昕战战兢兢的看着他,“薄慕年,这是车里,你等回去了再……”

    “不要,就在这里。”薄慕年将她乱动的手压在她身后,看着她挺起胸膛迎向他,他黑眸猛地炙热起来,俯下头去吻住她。

    小样的,敢跟他耍花招,借出差逃避夫妻义务,他就要让她明白,除非他对她的身体永远没兴趣了,否则她别想逃开他。

    ……

    飞机降落在C市,宋依诺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夜幕降临,机场外面霓虹灯光闪烁,她站在路边等出租车。手机开机后,她立即登录微信,沈存希还是没有给她回复消息。

    她翻出严城的电话号码,拨过去。严城看了正在开会的沈存希一眼,他起身走到会议室外,放低声音道:“宋小姐,有事吗?”

    “严秘书,沈存希住在什么酒店?”宋依诺站在街头,已经入秋了,C市的夜晚多了丝凉意,吹在身上格外舒服。

    严城报了酒店名字,宋依诺谢过他,并且叮嘱他要保密。严城笑着答应下来,挂断电话,推开门进去。

    沈存希从酒店出来,就一直板着一张俊脸,此刻脸色还臭臭的,见严城走进来,他扫了他一眼。严城被他看得心虚,连忙解释道:“一个客户。”

    沈存希收回目光,盯着董仪璇,沉声道:“董总,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你有什么话要说?”

    董仪璇随后到的C市,这个项目使用的墙漆是环保材质,即装即入住。但是负责这个项目装修的包工头为了敛取暴力,竟用劣质墙漆,所以才会出现甲醛及苯含量超标的丑闻。

    董仪璇站起来,道:“沈总,我们会立即撤换包工头,还有所有已经装修过的别墅会重新翻修,并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业之峰用人不淑,连累沈氏。”

    “交房期呢?还有两个月交房期,这么大的工程,董总拿什么来交房?还有如果我继续用你们公司,业主还会信任沈氏?董总,你不是这么天真的人,你应该明白这次的事件兹事体大。”沈存希严厉道,已经有很多业主致电给他要求退房,并且还要沈氏退回房款,这样下去,沈氏将会损失惨重。

    董仪璇脸上挂不住,C市的项目本来应该由她亲自监督,但是她近日事情缠身,就轻忽了这边,没想到就被包工头钻了空子。她与沈氏的合同时签得清清楚楚,延误了交房期,业之峰将面临巨额赔偿。

    “沈总,业之峰是业内首屈一指的家装公司,我们在国内的信誉足以让我们度过这次的危机,请沈总再给业之峰一次机会。”

    沈存希撑着桌沿站起来,他冷笑道:“我就是相信业之峰是国际大品牌才绝不会乱来,看来是我太轻信你们了,所有装修事业全部停下来,至于业之峰不按合同细则使用装修材料一事,我会让律师过去协商赔偿,散会。”

    沈存希说完,转身走出会议室。今天下午他的电话都快打爆了,吵得他现在脑袋都还在嗡嗡作响。查出是业之峰的问题,他并没有松一口气。因为不管是谁的责任,沈氏现在已经处在风口浪尖。

    董仪璇不甘心就这样停工,今天总部给她打了很多电话,都在强调要妥善处理这件事。就算不能再继续负责这个项目,也不能接受赔偿,她连忙追了出去,“存希,这件事确实是业之峰的失误,我们没有把好质量的大关,让沈氏也蒙受了损失,但是我是真的想尽力弥补这次的错误。”

    沈存希停下来,他看着董仪璇,忽然道:“璇姨,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上次博翼与业之峰竞争时,您怎么出手伤害博翼的主设计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你们业之峰的疏忽。在商业商,商场只讲利益不讲情谊,我想璇姨比任何人都懂这个道理。”

    沈存希说完,看见董仪璇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转身离开。

    董仪璇看着沈存希离去的背影,她微眯了眯眼睛,他现在是在为宋依诺打抱不平吗?

    ……

    宋依诺来到酒店,她拖着行李箱走进酒店,她站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前台姑娘满脸歉意的看着她,“宋小姐,不好意思,酒店的房间已经住满了,请你去别家问问还有没有空房间。”

    宋依诺失望的转身,看着酒店里金碧辉煌的装饰,她拖着行李箱走到大厅的休息区,在蓝色丝绒沙发上坐下。她本来想开个房间把行李放下,没想到酒店这么走俏,竟没有空房间了。

    她又不想去别的地方住,索性在大厅里等沈存希。她昨晚睡得不好,今天又舟车劳顿的,这会儿困意袭来,她靠着沙发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沈存希与严城回到酒店,两人从玻璃旋转门走进来,沈存希边走边交代他接下来的事宜。危机公关已经把舆论压下去,但是不排除有人会借此大作文章,他必须杜绝一切可能产生的舆论,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两人经过大厅,沈存希不经意的扫了大厅休息区那边,他径直往电梯间走去。刚走了两步,他又停下来,转头看着休息区的沙发,那里坐着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

    “沈总,好像是宋小姐。”严城故作惊讶道。

    他蹙了蹙眉头,以为自己眼花,眨了眨眼睛,那道身影还是在那里,他举步走过去,走近了才发现真的是她。他的心迅猛的跳动起来,脚下的步伐越走越快,他走到沙发旁,看见她仰靠在沙发上,睡得正沉。他简直哭笑不得,就在这里睡,她还真是放心得很。

    他倾身拍了拍她的脸,“宋依诺,你醒醒,回房再睡。”

    宋依诺感觉到脸颊刺痛,有声音在耳边嗡嗡嗡的,她不耐烦的换了个姿势,靠在沙发上又睡了过去。沈存希双手叉腰,凤眸瞪着她,瞪了半晌,她都没有反应,他无奈轻叹,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严城连忙过去拿包和行李。

    沈存希抱着宋依诺进了房间,将她放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他坐在床边,伸手给她脱鞋子,不悦道:“睡这么沉,把你卖了你也不知道吧。”

    严城将行李放进房间,自觉退散。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沈存希侧躺在床上,一手撑着脑袋,静静打量她。真的很奇怪,她一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的心就像被填满了一样,再也不会感到空虚与寂寞。

    他伸手将她额上凌乱的发拂到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他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看着她眼底青色的眼圈,哪怕他身体炙热得厉害,也不想打扰她休息。

    他的喉结隐忍的上下滚动了一下,他直起身来,转身去浴室冲冷水澡。

    宋依诺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酒店房间里,她腾一下坐起来,下意识拉开被子看着自己身上,衣服还在,浑身也没有酸痛的痕迹,她顿时松了口气。

    她太大意了,竟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连什么时候被人移了地方都不知道。她掀开被子下床,听到外面传来电视声,她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沈存希。

    她惊喜连连,快步跑过去,“沈存希,是你抱我回房间的吗?吓我一跳。”

    沈存希伸手接住向他跑来的小女人的同时,他不动声色的关了电视。怀里娇躯柔软馨香,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说:“不是我还能是谁?”

    宋依诺吐了吐舌头,说:“我本来在等你,结果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怎么那么粗心大意?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万一被歹人盯上了,把你拐去卖了怎么办?”沈存希不悦道,这丫头胆子也忒大了,不给她敲敲警钟,他担心下次她真的被人贩子拐走。

    宋依诺伸手搂着他的脖子,笑道:“才不会呢,除了你,还有谁愿意要我啊。”

    沈存希点了点她的鼻子,说:“调皮。”

    宋依诺抬头看着他,他眉宇间尽是疲惫,她说:“事情很棘手吗?”

    “嗯,这是我接掌沈氏以来,沈氏出现的最大的公关危机,处理不好,几百亿的项目就会打水漂,不仅如此,连带还会影响沈氏的信誉。”沈存希淡淡道。

    宋依诺不懂商场上的事,她匆匆赶来不过是因为看见他被人砸臭鸡蛋了。她想问他,又怕伤到他的自尊心。毕竟刚才,他似乎就是在看下午的新闻。看她过来,他才慌忙关了。

    “不怕,四哥乃是商界奇才,一定会力挽逛澜,来个完美的逆袭,把坏人打得落花流水,然后笑傲江湖。”宋依诺俏皮道,她不提那些沉重的事情,只想让他在她身边能真正放松下来。

    沈存希垂眸看她,见她眼里闪烁着慧黠的光芒,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他哑声道:“诺诺,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没有你想象中那样英明神武,你会不会失望?”

    宋依诺坐在他腿上晃啊晃,她皱着小脸道:“嗯,说不定会,哈哈哈。”

    沈存希跟她说正经的,她偏偏一脸的不正经,他双手扣住她的腰,挠她的痒,“会么?会么?再说一遍。”

    宋依诺拼命扭动,想要躲开他的手,可是她怎么都躲不开,腰上痒得难受,她扭动得更厉害,却不知道自己这样在男人身上扭动很要命,“呵呵……哈哈哈……四哥,我错了,不会,我不会失望,你放了我……”

    沈存希的身体很快起了反应,他眸色深黯地盯着她,凤眸里似有流火滚过,他突然提起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往他身体贴近了一点。

    宋依诺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她蓦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你……”

    沈存希倾身咬她的耳朵,她的身体在他掌下轻颤不已,他说:“诺诺,想骑马吗?”

    宋依诺没想到自己过来就是羊入虎口,听出他话语里的暗示,她顿时脸红耳赤,连忙摇头,颤声道:“不要,我不想骑。”

    沈存希不容她拒绝,他霸道的封住她的唇,强势道:“你想的,我让你骑。”

    ……

    桐城。

    一家茶馆里,茶艺师蒸好了茶,就被主位上的长者挥手驱退。木门合上,脚步声走远,坐在长者对面的年轻人端起茶碗,先闻其香,再观其色,后品其味。

    长者眼中滑过一抹赞赏,他说:“你这次做得很好,嫁祸业之峰,让沈存希不能轻易查到你头上。等明天沈家那位发布成立新品牌家装公司,就会顺利转移沈存希的注意力,这招一石二鸟之计可谓天衣无缝,到那时你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

    年轻人咽下茶汤,喉间苦涩,他说:“是爷爷您教导有方。”

    “不用谦虚,现在你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想在不久的将来,你就会成为桐城的新霸主,到那时,咱们家才能真正扬眉吐气。”长者长叹道。

    “爷爷,沈存希城府深沉,虽然这件事我做得谨慎又谨慎,但是如果让他找到了包工头,只怕一切阴谋都会随之揭开。”

    长者眉目间掠过一抹杀气,他眯了眯眼,眼底精光湛湛,他说:“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只有死人才会永远保守秘密。”

    年轻人心底一震,爷爷已然动了杀机。

    ……

    C市最繁华的夜市,宋依诺挽着沈存希的胳膊,在人群里穿梭。刚才她被他强行按在他身上要了一遍,此刻双腿还在打颤。偏偏他还嫌不够折腾,完事后非得带她来逛夜市。

    她没想到他堂堂一枚总裁,还这么热衷于夜市。

    秋凉季节,夜市里很多人,沈存希抽出胳膊,伸手将她拥在怀里,护住她不被人潮冲撞。宋依诺抬头,就看到他刚毅的下巴,她想都没想,踮起脚尖吻了他一下。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不是时时刻刻都想吻他?她脸颊绯红,连忙垂下头去,心里却窃喜不已。

    只有在陌生的城市,他们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在一起。哪怕在大街上拥吻,也不用担心有熟人会撞见他们。

    沈存希睨了她一眼,高冷道:“别人都看着,你不害臊?”

    宋依诺也学他的样子,斜睨了他一眼,娇纵道:“看什么看,我吻我自己的男人还不行了。”

    沈存希眼底掠过一抹笑意,因为她这句“我自己的男人”而心情大好。他搂紧了她,在她耳边调侃道:“我是你的男人?”

    “当然,难道你还想抵赖?刚才我已经在你身上盖了章,你无从抵赖哦。”宋依诺微眯着眼睛,像只小狐狸一样,指的却是刚才她吻他下巴那一下。

    “讲荤话啊你。”某人自然把盖章理解成刚才在房间里做的事,他一阵心驰神荡。

    宋依诺愣了愣,瞧他色眯眯地瞟自己的胸,她的脸轰一下热了起来,她条件反射的捂住自己的胸,“哎呀,你看哪里?”

    沈存希拉着她的手,说:“走了,运动了一晚上,还不饿吗?”

    两人走到一家小店前,刚才沈存希趁她去洗澡时在网上搜的,他们来C市几次了,他却一直没有时间带她来体验C市的城市文化。

    刚才和她做完,他身体很疲惫,精神却还兴奋着,想着两人似乎还从来没有过正式的约会,索性带她出来转转。

    小店里人很多,两人找了一个空位置,沈存希过去点餐买单。宋依诺一手撑着下巴,看他堂堂的集团首脑,为她跑前跑后,她心里就格外满足。

    不一会儿,沈存希走回来在她对面坐下,他笑容有点古怪,“我点了些吃的,不知道够不够,一会儿不够我们再点。”

    宋依诺睨着他,“沈存希,你为什么笑得这么怪?”

    “有吗?”沈存希立即正色道,虽然是为了整她,不过让她提前看出来了就不太好了。

    宋依诺一本正经的点头,“太有了,不信你自己照照镜子,你每次要使坏的时候,就是这样笑的。”

    沈存希抹了一把脸,说:“你看错了。”

    宋依诺也没有一直纠结在这话题上,小店的生意很火爆,几乎座无虚席,她说:“你怎么知道这家店的?”

    “刚才在网上搜的,听说这家店的台湾热肠很出名,带你来尝尝。”沈存希隐忍不住笑意道。

    宋依诺盯着他,他收敛了笑意,不一会儿,老板娘将他们的食物送上来,沈存希将一碗双皮奶放在她面前,说:“尝尝吧,网上说这家的味道很赞。”

    宋依诺拿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嘴里,入口香滑,口感细腻,她点了点头,说:“味道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沈存希倾身过去,微张了嘴,示意她喂他。宋依诺舀了一勺送到他嘴边,看他含进嘴里,她期待地看着他,说:“味道怎么样?”

    “你多吃点。”大概男人都不太喜欢吃甜食。

    宋依诺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不喜欢,她也没强求他多吃,她吃了几口,拿起他挑选的烤串吃了起来。沈存希坐在她对面,她每吃一样,他都要尝一口,偏偏不自己动手拿,享受被她喂食的感觉。

    盘子里的东西陆陆续续被她消灭,宋依诺伸手再去拿,看见盘子里的东西的形状,她脸红耳赤。那是台湾热肠,她曾在图片上看见过,很让人无语的形状。

    她抬头看着他,沈存希立即移开视线,佯装没看见,但是唇边的笑意却越来越深,根本就掩饰不住。

    “你故意的。”宋依诺咬牙切齿的控诉,他绝对是故意的,否则哪有人买这种东西给女朋友吃,光是这形状就太邪恶了。

    沈存希转过头来,一本正经道:“什么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我不吃了。”宋依诺将盘子推开,这种东西怎么好意思放在大庭广众下卖?想想就羞愤欲死。

    沈存希看着盘子里十分无辜的台湾热肠,他还是一本正经道:“嗯,不吃这个,回去吃我的。”

    “……”宋依诺一脸菜色,沈存希再也隐忍不住大笑起来。宋依诺感觉到四周的食客都朝他们行注目礼,还不时瞟着盘子里的东西,她羞愤交加,跺了跺脚跑出了小店。

    沈存希连忙站起来跟出去,看她拼命往前跑,他快步追上去,在广场前搂住她的腰,看她气红的俏脸,他低声道:“生气了?”

    “没有。”宋依诺板着脸,嘴里说没有,其实是生气了。他们两个人时,他怎么调戏她都无所谓,闺房之乐嘛。可是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就有点让她难堪了。

    沈存希瞧她那样,分明就是生气了,他将她的身体扳过来面向他,柔声哄道:“宝贝,真的生气了?”

    “都说了没有。”宋依诺低声吼道,眼泪情不自禁的滚落下来,自从他们突破防线后,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事就是上床,没有情感的交流,两人的啪啪就是一场肉博。可是他热衷此事,她就尽量配合。现在他带她来逛夜市,却是为了调戏她,让她难堪。这让她觉得,她就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所以他才会这么随便的对她。

    “诺诺,是我不好,玩笑开大了。”沈存希连忙哄道,伸手去擦她的眼泪。

    宋依诺甩开他的手,她抬头望着他,说:“沈存希,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沈存希一怔,这话似曾相识,她之前好像也这样问过他,他知道自己这个玩笑确实开大了,只是想看她害羞窘迫的样子,他没想惹她哭,“不是,诺诺,你是我想用心去珍惜的人。”

    宋依诺眼眶红红的,她说:“我不相信你的话,你要是想珍惜我,你会让我当众难堪吗?”

    “我不是想让你难堪,我是想看你害羞的样子。诺诺,你知道吗?你害羞的样子很美,很让人心动心颤。我喜欢看,无时无刻。”沈存希双手捧着她的脸,低声道。

    “不是为了恶整我?”宋依诺还是有点不相信他。

    沈存希无奈的举起一只手,说:“我发誓!再说你看我像这么无聊的人吗?专门跑来这里,就是为了整你?”

    宋依诺撇了撇嘴,“你本来就很无聊。”

    沈存希搂着她,言笑晏晏道:“不生气了?还有没有想逛的地方,我带你去。”

    “没有了,我们回去吧。”

    回到酒店,宋依诺神色焉焉的去浴室里冲澡,被沈存希那一闹,她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本来还心疼他受到那样大的压力,这会儿却恨不得将他揍一顿,这死妖孽太恶劣了。

    她洗完澡出来,差点被地上的衣服绊倒。她低头看见,就看见一条子弹内裤大赤赤的躺在她脚边。她抚着额头呻吟了一声,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她不认识他时,他的衣服都是这样乱丢的吗?

    她弯腰捡起来,他的衣服从浴室门口一直扔到了卧室门边,她认命的捡起来,然后有什么东西从西装口袋里滑出来,她低头看去,是一支笔。

    她伸手捡起来,仔细端详,她在杂志上见过这款钢笔,是Pelikan公司新推出的一款钢笔,具有录音功能。她找了一圈,才找到录音播放按钮,她犹豫了一下,手指按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