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05 别压我,好重 (3100颗钻加更)

    宋依诺正准备按下去,卧室的门忽然被人拉开,宋依诺手一抖,录音笔掉在地上,她连忙弯腰去捡。另一只大手速度比她更快的捡起录音笔,他皱眉道:“杵在门边做什么,当门神?”

    他伸手将她拉进卧室,径直往大床旁走去。他语气虽凶,动作却很温柔,宋依诺什么气都没有了,她心里跟抹了蜜似的,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灯光打在他身上,在他周身形成一圈又一圈的光晕。

    来到床边,沈存希顺手将手里的录音笔丢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转身将她抱起,扔到床上,宋依诺大笑,“哎呀,我鞋还没脱。”

    沈存希顺势压上来。大脚踢着她的小脚,把她脚上的拖鞋踢掉。宋依诺在他身下扭动,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别压我,好重。”

    沈存希眸光深邃地盯着她,晕黄的灯光下,她的笑颜有些迷离。他伸手捧着她的脸,专注地望进她的眼底深处,不知怎么的,突然感性道:“诺诺,我爱你!”

    宋依诺浑身一震,所有的挣扎都停了下来,她震惊地看着他,心里一阵阵激荡。在电话里听他示爱,那种感觉虚得抓不住。可当他深情的凝望她。向她示爱时,心里那种悸动与喜悦像海水一样,一浪接着一浪打过来,她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扔华阵弟。

    沈存希被她这样盯着,他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耳根子忽然红了,他重重一压,语气恶劣道:“压死你算了。”

    宋依诺身上一轻。她转身看着躺在身侧喜怒无常的男人,她立即翻身过去,趴在他胸膛上,笑吟吟的看着他,“嗯,某些人害羞了,你又不是第一次向我表白,再说一次让我听听嘛。”

    沈存希闭上眼睛,不爱搭理她。

    宋依诺抓着他的手臂摇晃,软语相求,“四哥。四哥哥,再说一次,人家真的很想听。”

    沈存希被她动得浑身起了火,他睁眼看她,灯光下,她脸颊染了一层绯色,红唇娇艳欲滴,他心里的渴望更深重,他哑声道:“不想睡了是不是?”

    宋依诺没有意识到危险,她抱着他手臂撒娇,“四哥。求你了,再说一次,四哥……”

    她的声音嗲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沈存希凤眸里火光大盛,他忽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伸手扯她的睡衣,呼吸急促道:“说的不好听,我做给你听。”

    宋依诺脸颊红得跟煮熟的虾子,身上的睡衣很快被他剥掉扔在床下面,她尖叫道:“不要不要,你走开啦。”

    沈存希俯下身去吻她的唇,滚烫的温度熨帖着她的,他声音又低又哑,“本来打算放过你,你自己招的。”

    宋依诺被他吻得身体发软,可一想到他兴奋起来,她今晚就不用睡了,她心里就发怵。看他趴在她胸口,她忽然道:“沈存希,你身上好像有股味儿。”

    沈存希从她胸口上抬起头来,他眸如琉璃,薄唇上还残留着水渍,他皱眉,抬臂闻了闻自己的身上,纳闷道:“什么味儿?我怎么没有闻到?”

    宋依诺强忍笑意,一脸纠结道:“好像有股臭鸡蛋味儿。”

    沈存希被她的话蛰了一下,忽然放开她,起身下床。白天被砸了臭鸡蛋,他回房冲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澡,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但是那股味道像是如影随形,让他难受得要命。

    这会儿被她一说,他脸色沉了下来,捡起衣服穿上,转身向门外走去。

    宋依诺拉过薄被,遮住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看他一声不吭的往卧室外走去,她咬了咬唇,她好像戳到他的痛楚了,她连忙喊道:“沈存希,你去哪?”

    沈存希脚步未停,径直拉开门出去,过了几秒,房间里飘来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洗澡。”

    宋依诺想到他现在气急败坏的模样,她笑倒在床上,他怎么这么可爱呀?让她想少爱他一分都舍不得。

    半个小时后,宋依诺在床上等得昏昏欲睡,沈存希还没从浴室里出来。她起身下床,来到浴室外,听到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敲了敲门:“沈存希,你在浴缸里睡着了吗?”

    里面没声音,连水声都停了。宋依诺等了等,见他不回答,她一边推开门一边道:“那我进来了。”

    一股热蒸气扑面而来,宋依诺探头进去,看到地上溢满了白色泡沫。她顺着那些泡沫往里望,就看到沈存希躺在浴缸里,浴缸里很多泡泡,还在不断溢出来,她瞠目结舌,“你放了多少沐浴露?”

    沈存希掀开眼睑,幽怨的瞅了她一眼,像个怨妇一样,道:“一整瓶。”

    “……你好浪费。”宋依诺吃惊的看着他,她就是想让他停下来,两人在一起不一定非得上床做才叫相爱,也可以什么也不做相拥而眠。

    比起上床,她更喜欢的是精神层面的交流,柏拉图式的恋爱会更动人心。

    “不是你嫌我身上有臭鸡蛋味?”沈存希声音里的怨气更重,在他蓄势待发时,突然听到她那样说,很容易让他以后不举的好吗。

    宋依诺吭哧吭哧的笑起来,她走进去,来到浴缸旁,她说:“你又不是女人,还在乎这个吗?”

    “你这是赤果果的嫌弃我,要是别的女人,早被我丢下床去了,是你,我才来折腾我自己的。”沈存希恨恨地瞪着她,他伸出手臂凑到她面前,“闻闻,看还有没有味儿?”

    宋依诺被他一句话说得心花怒放,她捧着他满是泡泡的手臂闻了闻,说:“没有了,你快起来吧,身上都泡得发白了。”

    沈存希眸里掠过一抹恶作剧,他铁臂揽着她的腰,用力一拽,“扑通”一声,宋依诺跌进了浴缸里,水花四溅。

    宋依诺抹掉脸上的水,恨恨的瞪着他,说:“就不能同情你,一同情你就使坏。”

    沈存希伸出手指沾了点泡泡抹到她额头上,声音霸道,“让你嫌弃我臭,我心里已经有阴影了。”

    宋依诺垂眸看着鼻子上的泡泡,她玩心一起,掬了一捧泡泡,跪在浴缸里,倾身将泡泡抹在他的俊脸上,她开心的大笑起来,“圣诞老爷爷来了。”

    沈存希不甘示弱,也往她脸上抹泡泡,挑眉看着她,说:“圣诞老婆婆来了。”

    宋依诺嘟着嘴吹掉挂在鼻子上的泡泡,她说:“沈存希,你好幼稚。”说着她又往他身上抹泡泡,浴室里,两人拼命往对方身上抹泡泡,一时间欢声笑语,刚才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

    许久后,沈存希趴在浴缸上,宋依诺坐在他身后,手里拿着浴花给他擦背,她擦得手臂泛酸,哀求道:“沈存希,我手臂好酸,你好了没有啊?”

    沈存希轻阖着双眸,遮掩住眸底的精光,他说:“没好,继续擦。”

    “你很香了,真的,不用再洗了。”有洁癖的男人伤不起,她刚才就不该笑他,否则现在也不会苦逼的给他擦背。

    “我觉得很臭,你继续。”沈存希轻飘飘的道,后背突然传来一股火辣辣的刺疼,他疼得脑仁都突突直跳起来,怒声道:“你谋杀亲夫啊。”

    ……

    翌日。

    宋依诺醒来时,沈存希已经不在床上,她在床上翻滚了两圈,睡到他昨晚睡过的坑里,心里的幸福快要满溢出来。

    昨晚到最后,她还是没有逃过那一劫,早知道她就不笑他身上有臭鸡蛋味儿了。她想到那个幼稚的男人,俏脸上缓缓堆起了笑意。

    这世上大概再也没有一个男人,会因为她一句嫌弃的话,就去拼命折腾自己。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她才爬起来,拿起睡衣穿上。

    下床时,她看到床头柜,她想起什么,弯腰拉开床头柜,搁在那里的录音笔不见了。应该是沈存希拿走了,昨晚他看到掉落在地上的录音笔时,虽然他的神色如常,但是她还是捕捉到了一丝紧张。

    他为什么会紧张?

    宋依诺摇了摇头,不再纠结录音笔的事,她转身走出卧室,寻食物去。

    她刚吃完早餐,手机就响了,她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她满脸都是幸福的笑意,她接通:“喂?”

    沈存希刚开完会,听到她的声音,积压在心里一早上的怒气瞬间消失,他嘴角多了一抹温柔的笑意,“醒了?”

    “嗯,刚醒,你在做什么?”

    “刚开完会,你换身衣服,我一会儿回来接你出去吃饭。”沈存希按了按太阳穴,今天股市开盘,沈氏的股票受负面影响,再度重挫跌停,市值蒸发了五个亿,董事会的元老们对他颇有意见。

    沈氏雪上加霜,启鸿集团却在这个时候宣布成立新品牌家装公司,启鸿集团旗下的房产全由新品牌家装公司一条龙装修,致力打造精品房市场。

    启鸿集团的股票开盘涨停,并且他们新推出的两百套精品套房抢售一空。而沈氏旗下的精品套房严重滞销,一套没卖出去不说,还有业主要求退房。

    沈氏面临历史上最大的信誉危机。

    沈存希不相信这只是单纯的巧合,沈氏与业之峰同时遭受重创,恰恰这个时候启鸿集团成立新品牌家装公司,成为房产与家装行业里的最大得益者,一石二鸟之计实在绝妙。

    “哦。”宋依诺点了点头,她挂了电话,就去房间里换衣服。宋依诺换好衣服下楼,刚走到大厅,就看到董仪璇从外面进来,她想躲已经来不及,只得站在那里等她走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