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06 让我保护你好不好

    大厅里,董仪璇看到俏生生站在那里的宋依诺,她黯淡的目光倏地一亮,快走几步来到宋依诺面前,激动的握住她的手。“依诺,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

    宋依诺有点不习惯这样的董仪璇,她还是习惯高高在上的她,她冷淡地抽回自己的手,垂在身侧,她说:“不是。”

    董仪璇低头看着自己落空的手,她心里一阵失落,“依诺,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去那边咖啡厅聊聊好吗?”

    宋依诺抬腕看表,时间还早,她点了点头,率先往咖啡厅里走去,董仪璇看着她疏离的背影,她连忙跟上去。

    咖啡厅里,董仪璇点了一杯摩卡,宋依诺点了一杯柠檬水。侍应生离去,宋依诺偏头看着窗外,外面艳阳高照,白花花的日光洒落下来,亮得刺眼。

    董仪璇捧着水杯喝了口水,嗓子眼才不那么干,她说:“依诺,抱歉,我一直没认出你来,之前我做了很多让你伤心的事,你能原谅妈妈吗?”

    宋依诺回头看着她,面前的董仪璇小心翼翼地望着她,完全不像之前那样气势凌人。她搁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因为她的话,心里多了几分悲凉。“都说母女连心,哪怕是两个陌生人站在一起,也会有心灵感应,可是您却说没认出我来,真是讽刺啊。”

    “依诺,对不起,一开始我真的没认出你来,你长得不太像我,也不太像你爸爸。后来我听说你是的宋振业的女儿,我才派人去调查才知道,你是四岁那年被你外婆送回宋家的,后来改了名字叫宋依诺。”董仪璇急道。

    宋依诺心里莫名难受起来,她愤怒道:“你没资格提外婆,当年你不声不响的离开,外婆担心你,想到你就流泪,后来才会患上白内障,是你害死了外婆,我恨你!”

    董仪璇看着面前满脸恨意的女儿。她心里的非常难受,她说:“依诺,当年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我跟你爸爸离了婚,才发现怀上你。我十月怀胎生下你,你还没有满月,我就收到了美国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那是我唯一翻身的机会,我不能错过,我要出国进修,我要风光的回来,我要让从前对不起我的人都刮目相看。”

    宋依诺看着她。在她眼里看到了野心以及仇恨,她更觉悲凉。她抛弃了她和外婆,就是为了复仇,那么在她心里,她们算什么?她成功路上的绊脚石吗?所以她才会毫不犹豫的抛弃她们。

    “我悄悄离开,是怕我会舍不得你,我想着几年后,我就会回来,到那时我们就再不会分开。但是我错了,去美国的生活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顺利。那些外国人瞧不起中国人,我在夹缝中求生存,好不容易立稳脚跟,我却不敢回来。我还没有风光无限,我回去又拿什么给你们幸福?”董仪璇想起在美国奋斗挣扎的那些日子,她心酸不已。

    也是在那个时候,她遇到了彼得,她人生中的导师。是他教会了她怎么在尔虞我诈的职场里活下来,并且扶摇直上。

    “就算你风光无限的回来了又怎么样?你没有给我们幸福,外婆已经变成了一杯黄土,到死都没有再见到你一面,而我被你变成了剽窃他人作品的可耻抄袭者。你去美国,不是因为我们,是因为你自己。”宋依诺情绪激动,一声声指责直扎董仪璇的心窝。

    “依诺,对不起,妈妈……”

    “不要再说这两个字,你不配!”宋依诺眼里闪烁着泪花,“好,就算你去美国一时回不来,我不怪你,那你回来了你又做了什么?从你回国那天起,我就一直等着你来和我相认,但是你没有。你回来后,你去找过我们吗?你没有,所以你下手算计我时,你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你现在在我面前装可怜,来认我,又是什么意思?”

    “依诺,这件事确实是我的疏忽,我回国后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我没来得及去找你们,如果我早点去找你,我不会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扭转的地步。”董仪璇歉疚道。

    宋依诺捂住眼睛,觉得自己很不争气,在一个抛弃她的女人面前,她有什么好流泪的?

    “你不要再辩解了,你多说一句话就多伤我一次。”宋依诺抓起包,起身离开。她走得太急,根本没看见迎面朝她走来的侍应生,直到冰冷的液体泼在她的身上,她才回过神来。

    侍应生连忙道歉:“客人,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拿纸巾。”

    宋依诺摆了摆手,低头看着浅紫裙摆上深色的咖啡渍,她快步走出咖啡厅。董仪璇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她连忙拿起包追过去。

    宋依诺走出咖啡厅,裙摆还在往下面滴水,她心疼得快喘不过气来。董仪璇的话让她知道,她这些年来对她的惦记,就是一场笑话,她根本从未把她放在心上过。

    从她回国到抄袭事件,足足有两个月的时间,她若真的在乎她,怎么会查不到她就是她的女儿?

    宋依诺精神恍惚,走进玻璃旋转门,她竟忘记了怎么出去,一直跟着转圈。

    沈存希到了酒店外面,就看见她在玻璃旋转门里转圈的样子,她神情破碎,眼眶微红,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他心里一紧,连忙走进去,将她拽出旋转门,“你犯什么傻?”

    宋依诺抬起头来望着沈存希,她扑进他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沈存希,你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我害怕。”

    沈存希极力忽略裤腿上传来的湿冷感觉,他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无奈轻叹:“你一直在旋转门里,怎么找得到我?”

    “……”宋依诺不吭声了,心里一阵阵委屈。曾经,她幻想过无数次与母亲重逢的情形,她会激动的抱着她,一遍遍诉说对她的思念与愧疚。没有一次,会是这样的结局。

    董仪璇没有认出她,真是讽刺啊。

    沈存希低头看她,柔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宋依诺在他怀里摇头,鼻音很重,她说:“我没事,我们去吃饭吧,我好饿。”

    沈存希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她的眼睛里写满了心事,但是她却不打算向他倾述,他没有强求,低头在她唇上吻了吻,“诺诺,你记住,不管是何时,你需要我时,我都会在你身边。”

    宋依诺眼眶一热,双手将他抱得更紧,她也只有他了。

    “好了,别撒娇了,别人都看着呢,我们去吃饭。”沈存希拉着她的手往电梯间走去,宋依诺站着不动,“沈存希,你这是回房间的方向,吃饭应该走那边。”

    沈存希垂眸盯着她裙摆上的咖啡渍,打趣道:“想什么呢,你打算穿成这样去吃饭?”

    宋依诺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去,看到裙摆上的狼藉时,她脸颊红了红,连忙朝他走过去。

    董仪璇追出咖啡厅,就看到宋依诺与沈存希亲密的拥抱在一起,她蹙了蹙眉头,沈存希不是和贞贞在谈恋爱吗?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她看着他们亲密的互动,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宋依诺和沈存希在一起的情形,她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看他们手牵手进了电梯间,她连忙拿出手机拨打冯贞贞的手机。

    冯贞贞留在桐城坐阵,丑闻公开后,业之峰受到的震荡不小,最近签暑的几份合同都被合作方撤销,对方宁愿赔偿巨额违约金,也不愿意被业之峰影响了声誉。

    她代董仪璇处理这些事务,忙得焦头烂额。现在她才体会到董仪璇平时的辛苦。

    “姨妈,公司里的运转一切正常,您别担心。”冯贞贞接通电话,不等董仪璇发问,她就主动汇报情况。

    “贞贞,你和沈存希是怎么回事?”董仪璇质问道。

    冯贞贞缩了缩脖子,“姨妈,什么怎么回事,我们在交往啊,您问这个做什么?”

    “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沈存希真的在交往吗?”董仪璇皱紧眉头,厉声问道。

    “对啊,我们在交往,我还去见了他父亲,这事您不都知道吗?姨妈,您是不是看见什么了?”冯贞贞知道沈存希有一个喜欢的人,她怀疑董仪璇是看见什么了,才会来问她。

    董仪璇挂了电话,到底怎么回事?沈存希一边和贞贞交往,一边又和依诺在一起,他到底想做什么?

    ……

    宋依诺回房换了衣服,和沈存希出门去吃饭。沈存希开车载她到一家很有特色的私房菜馆,他们刚坐下没多久,菜就陆陆续续端上来。

    宋依诺看着满桌的佳肴,食指大动,沈存希拿起筷子给她夹菜,说:“诺诺,你刚才怎么了?”

    宋依诺筷子一顿,忽然就没了味口,她放下筷子,满脸失落,“沈存希,假如你有个孩子,你们分开了很多年,你再见到他时,你会一眼就认出他吗?”

    沈存希也放下筷子,一脸正经的盯着她,他说:“你不开心是因为这个假设性问题?”

    “嗯,你可不可以回答我。”宋依诺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董仪璇说她既不像宋振业也不像她,所以她才没有认出她,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沈存希双手环胸,无端的就被她这个假设性的问题取悦了,他笑道:“你可以放心,我不会有一个与我分开多年的孩子,就算有也是在你肚子里,所以你不用因为这些假设性问题而患得患失。”

    宋依诺睁大双眼,看着他戏谑的目光,她抚额呻吟,“不是,我没有患得患失,我……”

    “我明白,你太在意我太紧张我,才会胡思乱想。你放心,这些问题都不存在。”沈存希倾身握住她的手,安抚似的拍了拍。

    宋依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是她表达有问题,还是他太自恋了,她真的没有患得患失。“沈存希,我其实就是想表达我是董仪璇的女儿,但是她告诉我,她没有认出来我。”

    “你说什么?你是璇姨的女儿?”

    宋依诺点了点头,她说:“对啊,她是我爸的前妻,是我的亲生母亲。”

    “那你怎么一直没有告诉我?”沈存希恍然大悟,难怪他一直觉得宋依诺看董仪璇的目光有点奇怪,原来她们是母女。既然如此,为什么璇姨一开始没有认出她来?

    “我觉得不重要就没说,再说那时候我们的关系也说不到这个。”宋依诺心虚的垂下头去。

    沈存希不悦的皱眉,“只要是你的事,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以后不许再有事瞒着我,知道吗?”

    “哦。”宋依诺点头,心里却像个花痴一样乐开了花。

    沈存希定定地看着她,觉得奇怪,他说:“你居然是璇姨的女儿,我一直没看出来,你们长得不太像。”

    宋依诺摸着脸,她说:“不像吗?她也说我跟她长得不像。”

    “嗯,也不太像你父亲。”沈存希鹰隼般的凤眸静静打量她,她和他们有血缘关系,怎么会不像呢?特别是这双勾魂摄魄的眼睛,完全不像宋振业与董仪璇,倒是与他的眼睛有点像。

    他们都是凤眼!

    按理说夫妻俩生下来的孩子,女儿像父亲,儿子像母亲,但是宋振业是小眼睛,而董仪璇是大眼睛,两人怎么综合,也生不出一个单凤眼的女儿,这倒是有点奇怪了。

    “你也这么说,也许我像我外婆。”宋依诺没有多想,面相这个事情也说不准,有的夫妻生的孩子像舅舅,不像并不代表他们就没有血缘关系。

    “也许。”沈存希也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他说:“你居然是璇姨的女儿,难怪你在设计上有很高的天赋,看来是遗传的。”

    宋依诺摇头,“其实我在设计上没有天赋,我是以她为目标,然后不断学习不断进步,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画风景,我的绘画老师说,如果我朝这方面发展,一定会比设计的路更宽广。”

    沈存希点了点头,他说:“所以你刚才难过,是因为她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你来?”

    “嗯,她不仅没有认出我,甚至还算计我。”宋依诺情绪低落,被自己的亲生母亲算计,她大概是这世上最悲惨的人。

    “也许是分开了太多年,她没有认出你来很正常,不要因此而难过。”沈存希安慰她道,他想,如果小六站在他面前,他也有可能认不出她来。

    因为小时候与长大的模样已经天差地别,所以她不必要为此伤心。

    宋依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说:“我不是因为她没有认出我来才难过,而是她回国后都没有去找过我,对她来说,我和外婆都是可有可无的人。”

    “诺诺,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如果你不愿意认她,就别勉强自己,我只想要你开开心心的,你知道吗?”沈存希伸手越过桌面,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慰道。

    “嗯,我不会勉强自己的。”宋依诺重拾笑颜,她身边已经有了这么好的一个他,哪怕天下人都不要她,她也还有他,所以她要知足。

    “吃饭吧。”

    ……

    启鸿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唐佑南坐在黑色皮椅上,他看着电脑上关于沈氏的报道,还有沈氏飘绿启鸿集团飘红的股票,他心中的郁气一扫而空,“沈存希,这只是开始,我会用我的手段,拿回沈氏,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办公室门忽然被人推开,他看见沈唐启鸿步了进来,他站起来道:“爸。”

    沈唐启鸿走到他身边,忽然一耳光扇到他脸上,他目光凌厉地瞪着他,“佑南,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你做这些事情前,来请示过我没有?”

    唐佑南捂住脸,错愕地看着沈唐启鸿,他说:“爸,我这么做没错,我们一直被沈氏压了一头,现在终于能扬眉吐气了,您不夸奖我反而打我,您太过分了。”

    沈唐启鸿瞪着他,“沈氏昨天曝出丑闻,今天你就落井下石,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爷爷会怎么想?”

    “我管他怎么想?爷爷要是真的在乎我们,就不会一直让我们这样委屈。”唐佑南愤怒道,“沈氏本来就是我们的,四叔从我们手里夺走,爷爷一声未吭,现在我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夺回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佑南,现在时机未到,我不准你再做任何伤害沈氏利益的事,听到没有?”沈唐启鸿厉喝道。

    “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你照我说的做就是。”沈唐启鸿说完,甩袖而去。他刚走到门口,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那人差点撞进他怀里,看到是沈唐启鸿,他连忙站好,恭敬道:“沈董。”

    沈唐启鸿皱紧眉头,低斥道:“进上司的办公室,你不懂敲门吗?这点职场礼仪都不懂,公司留着你干嘛?”

    秘书神情一震,连忙道:“沈董,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不会再犯。”

    沈唐启鸿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去了。

    秘书拍了拍急跳的心脏,他快步走到唐佑南面前,将手里的信封递过去,“唐总,这是C市那边寄过来的,请您过目。”

    唐佑南脸颊火辣辣的痛,他一把夺过信封,挥了挥手,示意秘书出去。秘书见他脸色不太好,连忙转身出去了。

    唐佑南坐下来,他打开信封,拿出一叠照片,第一张照片是沈存希抱着宋依诺步进酒店房间的。他嗓子眼上像是卡着一根刺,连呼吸都是一片痛意。

    他继续往下翻,下一张照片是在夜市里,人来人往的,宋依诺仰头吻着沈存希的下巴,他心里像被人扔了一把火,烧得他毛焦火辣的。

    他一张一张的往下翻,越翻心里那把火就烧得更旺。把照片翻完,他整个人阴沉得吓人,他一把将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砰砰碰碰一阵巨响,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安静。

    唐佑南站在一室狼藉里,他双手撑着桌沿,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跟沈存希在一起?那个男人能给她的,他都能给。那个男人不能给她的,他也能给,为什么她要选择沈存希?

    唐佑南嫉妒的发狂,他按下内线,冷声吩咐道:“马上给我订最近飞往C市的机票。”

    秘书战战兢兢道:“唐总,下午有会议您不能缺席,要不等订会议结束的机票?”

    “我说了马上给我订最近飞往C市的机票,再废话一句,你就给我滚铺盖走人。”唐佑南挂断内线,气得一脚踢过去,电脑屏幕被他踢飞,彻底终结。

    ……

    吃过饭后,沈存希径直带宋依诺回了分公司。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却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酒店里,索性把她带在身边。

    宋依诺跟他进了办公室,她小声道:“沈存希,你把我带过来,会不会被人说闲话啊?”

    沈存希回头盯着她,“说什么闲话?我们男未婚女未嫁,还不兴人谈个恋爱了?”

    宋依诺脸颊一红,“好像是这样,但是万一被你爸爸知道了……”

    “他鞭长莫及,再说了,他知道了又怎么样?是他亲手把我送到你床上的,能怪我们吗?”沈存希站在她面前,薄唇贴在她耳边道:“那晚他要是不给我下药,也许我还会再忍耐一段时间,所以他是咱们的大媒人。”

    “……”宋依诺脸颊绯红,她连忙后退,耳根子却还残留着他滚烫湿热的气息,她揉了揉耳朵,推着他的胸膛,说:“赶紧去工作吧,不正经。”

    沈存希盯着她,唇边笑意浅浅,“看到你我还正经得起来,那我就不是男人了。”

    “……”宋依诺不理他,转身走到沙发旁坐下。她从包里拿出电脑,开始设计十号公馆的装修设计图。

    沈存希走到办公桌后坐下,看她神情专注的做事,他眼底笑意更深。办公室里响起敲门声,严城走了进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宋依诺,他朝她点点头,宋依诺回了他一笑。

    沈存希见状,心里不舒坦起来,他冷冷地盯着严城,严城连忙走过去,开始汇报下午的行程,以及危机公关那边处理的进度。

    “沈总,我已经查到昨天在机场向您丢臭鸡蛋的闹事者的身份,一年前,他们确实买了沈氏旗下推出的精品套房,但是他们的女儿并不是因白血病去世,而是肺炎导致高烧不退,惊厥而死。”严城汇报道。

    沈存希凤眸微眯,见宋依诺朝他看过来,他轻佻的朝她眨了眨眼睛,然后一本正经道:“拿到对方的死亡报告没有?”

    宋依诺明白他在暗示什么,她心里一窘,连忙垂下头去,就听到严城说:“拿到了,我已经交给相关部门鉴定真伪,但是他们一口咬定是买了我们的房子才这样。”

    “他们无非就是想趁乱捞点钱,等死亡报告出来,他们就会自动消失,不用理会。对了,我让你调查的事怎么样了?”沈存希昨天气怒之下,并不冷静。今天启鸿集团的事情告诉他一个道理,现在沈氏与业之峰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船翻了,他们都落不到好处,反而让渔翁得利。

    “我派人调查过老郑,他与业之峰有长期合作关系,董总很信任他,很多人都说他老实憨厚,但是最近忽然染上了赌博,欠了很多高利贷,最近高利贷追债追得紧,他就把业之峰拔给他的公款拿去还债,因此资金周转困难,所以他才会用劣质的材料代替好材料。丑闻曝光后,他就携款躲起来了。”

    “找到人没有?”沈存希问道。

    “没有,业之峰那边也在找他,但是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派人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沈存希冷声道,沈氏曝出甲醛超标的丑闻绝不是偶然事件,他怀疑有人早就策划好的。只有找到老郑,他才能顺藤摸瓜,抓出幕后黑手。

    “是,我会叫他们继续找,任何与老郑有关的人事都不得放过。”严城道。

    沈存希挥了挥手,说:“出去吧。”

    严城拿着文件出去了,宋依诺看见沈存希按着太阳穴,她起身走过去,代替他的手指轻按他的太阳穴,沈存希舒服的叹息,“好舒服。”

    宋依诺知道这次的事件若不妥善处理,沈氏只怕很难渡过眼前的难关,她说:“沈存希,我觉得老郑这个人很可疑,他身边的人都说他老实憨厚,却突然染上了赌博,我怎么觉得像是有人专门给沈氏和业之峰下套,让你们往里面钻。”

    沈存希闭上眼睛,她说的这些他已经想到,他想听听她的看法,“继续说。”

    “沈氏在房地产开发方面是桐城的龙头,它的名声响遍全国,而业之峰是国内知名的家装企业,如果同时整倒这两家,那么空出来的市场利益就十分可观。所以我怀疑是有人计划周密,一步步整倒沈氏与业之峰,然后吞食鲸吞般,吞掉原本属于沈氏与业之峰的市场。”宋依诺道。

    “分析得不错,确实有人想要掠夺属于沈氏与业之峰的市场。”沈存希睁开眼睛,他伸手将她的手拉下来,在网上搜出今天的新闻,将电脑转过去,他说:“你看看今天的新闻。”

    宋依诺俯身看去,迅速浏览了一遍,她震惊的看着沈存希,“你怀疑启鸿集团?”

    “不,启鸿集团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我怀疑有人在他们背后支招。想要同时吞并地产业与装饰业的市场,启鸿集团还没有这么大的财力。有句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相信还有人虎视眈眈的盯着沈氏这块肥肉。”沈存希凤眸里精光湛湛,这模样竟与沈老爷子算计别人时有着七八分相似,他们不愧是父子。

    宋依诺似懂非懂,商场上这些尔虞我诈,她还不懂,只是担心沈存希应付不过来,“那你想到解决办法了吗?”

    宋依诺记得前几年房产界的丑闻风波,也是因为甲醛与苯含量超标造成了退房潮,后来那家公司倒闭了。沈氏这样的企业倒闭是不太可能,但是会重挫元气,到时候元气大伤,再腹背受敌,就很难再回到现在的风光。

    沈存希抚着下巴,眸里尽是算计,他说:“把心揣回你肚子里,安心的设计你的设计稿,这些事我会应付。”

    “嗯。”宋依诺点了点头,有他这句话她就放心了。

    她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她走回到茶几旁,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下意识看了沈存希一眼,她说:“我出去接下电话。”

    沈存希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剑眉紧蹙,谁的电话不能当着他的面接?

    宋依诺站在走廊里,接通电话,她不悦道:“有事吗?”

    “有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唐佑南站在机场外面,C市的热浪一波波朝他袭来,他整个人都身在水深火热中。为了避人耳目,他们居然跑到C市来偷情。

    “没事我就挂电话了。”宋依诺拿下手机,刚要挂断,那端就传来唐佑南讥诮的声音,“怎么,这么急着去跟他在一起?”

    “你到底想说什么?”宋依诺气急败坏道,他们领了离婚证后,就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不去好好开始他的新生活,一直纠缠着她不放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是想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唐佑南说完就挂了电话。

    宋依诺听着那端传来嘟嘟的声音,她气得不轻,一回头,就看见沈存希倚在办公室门前,正定定地看着她,她下意识捏紧手机,快步走过去。

    沈存希看着她走近,他说:“谁的电话?”

    宋依诺迟疑了一下,说:“打错了。”

    她不想让沈存希知道唐佑南还在纠缠她,她实在不明白唐佑南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在一起时,他嫌弃她羞辱她,现在离婚了,他又百般纠缠她。

    沈存希目光深炯地盯着她,宋依诺被他看得心里一阵发虚,她说:“怎么啦,这么看着我?”

    沈存希伸手揽着她的腰,将她带进办公室,他说:“没什么,诺诺,我不喜欢别人对我说谎,尤其是你。”

    宋依诺腿软得有点站不住,她说:“我没有,真的是打错了。”

    沈存希掐了掐她的腰,“打错了你还跟他废话那么多?”

    “……”宋依诺挣开他的怀抱,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与沈存希相处得久了,她发现沈存希的占有欲很强。上次她给连默擦药,他就发了一顿脾气。所以她不想跟他说,唐佑南还在纠缠她,他们是叔侄,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不能因为她,两叔侄就反目成仇了。

    要真是这样,到时候沈老爷子更要说她是红颜祸水了。

    沈存希睨着她,半晌,才走到办公桌后继续处理事情。

    一个小时后,宋依诺的手机再度响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察觉到沈存希的目光看过来,她连忙起身往门外走去。沈存希的动作却比她更快,在她拉开门时,大掌握住她的手将门合上,另一手拿走她的手机,宋依诺伸手欲抢回来,电话已经接通:“哪位?”

    唐佑南没想到接电话的是沈存希,他怪笑了一声,道:“哟,你们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你可以接她的电话了?让她接电话。”

    “她没空,你有话跟我说。”沈存希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他看着宋依诺的目光恨不得掐死她。

    “跟你说恐怕不太方便,四叔,媒体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吗,要不要我向媒体爆个料,到时候四叔的名誉受损,明天沈氏的股票恐怕又会跌停吧。”唐佑南站在分公司楼上,满脸阴霾。

    宋依诺的手机漏音严重,她自然也听到了唐佑南的威胁,她俏脸煞白,抬头看着沈存希阴戾的神色,她连忙道:“唐佑南,你不要乱来。”

    “紧张了?心疼了?那就出来见我。”唐佑南听出她语气里的紧张,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后悔了,他不该和她离婚,否则他们在一起永远都名不正言不顺。

    “她不会去,还有,你想怎么向媒体爆料就怎么爆,我巴不得你闹得全天下皆知,让她身上贴上我沈存希的标签,再也没有人敢觊觎。”沈存希狂妄的说完,伸手挂断电话。

    宋依诺扑过去抢走手机,她瞪着他,头疼道:“沈存希,你太胡闹了,沈氏现在一波未平,根本经不起任何的打击,他要真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我们的关系爆料出去,沈氏一定会雪上加霜。”

    “所以呢?”沈存希满脸阴沉,目光灼灼的逼视她。

    “我去见他,我会说服他不要爆料出去。”宋依诺不想他因为她受到任何伤害,尤其是沈氏处于风雨飘摇的时候。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沈老爷子拼死也要阻止他们在一起,因为他们的关系就是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能将沈存希炸得粉身碎骨。

    沈存希气得不轻,他出手如电,拽住她的手腕,怒道:“你是我的女人,你让我眼睁睁看着你去向你的前夫求饶?你让我的脸往哪搁?”

    “沈存希,我没有向他求饶。在这里,我敢放纵自己出现在你身边,是因为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但是回到桐城,我们的关系就会见不得光,因为我是你的前侄媳妇。我声名狼藉不要紧,反正我就是个小人物,不久后大家都会忘记我,但是你不可以,我想保护你,你明不明白?”宋依诺说完,用力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怎么都抽不出来。

    沈存希愤怒地盯着她,咬牙切齿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一个懦弱无能,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好啊,你去啊,如果他让你跟他上床,你为了保护我也要跟他上吗?”

    宋依诺气得胃疼,这妖孽别看平时冷静自持,发起脾气来什么混账话都说得出来,她说:“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这么龌龊。”

    宋依诺心里清楚,沈存希的话有几分道理的,那天在宋宅外面,若不是连默及时赶到,只怕唐佑南真的会当街将她强.暴。

    可是沈氏因为甲醛超标的丑闻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她怎么还能让他因为她的事再度站在风口浪尖?虽然她的力量很小,也许并不能保护他,但是她还是想尽力一试。

    “我把他想得龌龊?”沈存希气得抓狂,声音越来越冷,“你这是为他打抱不平么?”

    “我没有。”宋依诺无力申辩,“你为什么就不能试着相信我呢?”

    “我是信不过他的人品!”沈存希斩钉截铁道,他信不过唐佑南的人品,更无法断定宋依诺对唐佑南是否还有感情。他们相恋三年,结婚五年,他们在一起整整八年,这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

    宋依诺静静地望着他,她说:“沈存希,我不会让你因为我受到伤害,这是我说服自己跟你在一起时发的誓言,如果你因为我受到伤害了,那么我会毫不迟疑的离开你。”

    宋依诺说完,快步走到沙发旁拿起自己的包,转身往办公室外走去,与他擦肩而过时,他忽然拽住她的手腕,他声音苦涩道:“为什么不肯依赖我,把问题交给我去处理?”

    “因为我不想让你更累,沈存希,我喜欢你,看见你因为我受累,我会不开心,更没有幸福可言。所以这一次,让我保护你,好不好?”宋依诺抬头望进他的眼底,那里深不见底,像是蕴藏着风暴,能将她吞噬。扔每找巴。

    沈存希心里震动不已,此刻的她在他眼里那么美,那么让他揪心。他一直以为自己强大到无所不能,可是此刻,这个小女人却用她的固执,教他尝到了被人保护的滋味。

    可是他怎么愿意放她去见她的前夫?他是个男人,是爱她的男人。将自己的女人推出去,那绝不是他沈存希会干的事。

    他俯下头去,用力吻住她的唇,双手紧紧的搂着她,似乎要将她揉进骨血里。宋依诺心神皆颤,她知道他妥协了,她很开心,伸手搂着他的脖子,热情的回吻他,像是安抚他一般。

    下一秒,她的身体陷入柔软的被子里,身上忽然一轻,她迷蒙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沈存希转身走出休息室。她撑身坐起来,看他关门,她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冲过去拉门,门已经被他从外面反锁。

    “沈存希,你放我出去。”宋依诺用力拍门,她没想到这个妖孽居然使诈,趁她意乱情迷时,将她锁在休息室,他要干什么?

    沈存希手里拿着钥匙,他拍了拍门,像是在摸她的头,他说:“乖乖等我回来。”

    说完,他转身往办公室外走去。

    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宋依诺激烈的拍着门,“沈存希,你回来,你把门打开,沈存希……”

    外面传来“咔嚓”一声关门声,整个屋子都陷入安静中,她颓然的跌坐在地上,双手捧着脑袋,沈存希去见唐佑南,会不会发生世界大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