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109 找到六小姐的线索了

    宋依诺被他推倒在床上,她目光迷离地望着他,他的凤眸很亮很亮,像子夜的寒星,璀璨夺目。寒芒逼人。她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不想让他看见她沉沦的模样,一定好丑好丑,“别看。”

    沈存希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刷得她掌心一阵微痒。他灼热的大掌烙在她腕间,轻轻扯开,倒扣在她头顶上方,他的声线性感且慵懒,“宝贝,我想看,你好美!”

    宋依诺无助的咬唇,全身战栗起来,乌黑的长发在枕间舞动,美得像水妖一般。沈存希额上的汗滴落在她眼睛里,那双单凤眼染了欲念。潋滟绝伦,让他痴狂。

    很想很想,把她放在心脏里藏着暖着护着,他吻住她的眸,喘息越来越重,直至癫狂。

    几个小时后,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宋依诺小鸟依人般蜷缩在沈存希怀里,身体很累,她却了无睡意。身后的男人呼吸均匀,但是她知道他没有睡着。

    一连几次的冲击,让她的灵魂到现在还在颤抖,她转过身去,目光望进他清亮的凤眸,他没有睡意,“沈存希,你有心事吗?”

    沈存希俯身亲了亲她的唇,将她搂得紧了些,轻轻拍着她的背,声音低哑道:“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宋依诺仰头望着他,她瘪了瘪嘴,“你的心事是因为我吗?你不肯说。我会担心你的。”

    “不是,就是生意上遇到一点困难,你还记得我让你设计的十号公馆,昨天已经让人推倒了,打算重建。”关于她的事,他不愿意说,不想让她难过。

    宋依诺震惊地望着他,“十号公馆要重建?是不是来自媒体的压力,不得不这样做?”

    “嗯,这次的甲醛风波,让沈氏与业之峰都陷入了信誉危机。为了表明我们大力整顿的决心。就牺牲了十号公馆。”沈存希没有说的是,那本来是他准备送给她的婚房,由她亲手设计打造的温暖的家。

    宋依诺这几天都有看新闻,她知道沈氏与业之峰陷入了空前危机,也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了挽回沈氏的信誉,她伸手穿过他的腰身,将他紧紧抱住,她说:“没关系,牺牲一套别墅就能重建大众对沈氏的信心,这笔买卖很值。沈总,你做得很好,不用这样愁眉苦脸。”

    沈存希成功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他点了点头,“沈氏这次吃了大亏,连幕后策划者一根汗毛都没摸到,我郁闷的是这个。”

    “你是说这是非正常的商业竞争?”宋依诺在职场摸爬滚打几年,知道商场上的恶性竞争非常黑暗,沈存希那样精明,都没有查出幕后策划者是谁,说明对方比他更加狡猾。

    沈氏什么时候惹上这么厉害的角色了?

    “嗯,这些事你不用操心,我只希望你在我身边做个快乐的小女人,被我疼着宠着爱着,我每天能看到你幸福的笑容就足够了。”沈存希深情款款道。

    宋依诺把玩着他的衣角,轻笑道:“我男朋友这么厉害,我才不担心呢。不管是哪路的牛鬼蛇神,自当手到擒来。”

    沈存希被她的话逗乐了,他伸手将她的脑袋按在肩窝处,他说:“睡吧,天快亮了。”

    “可是我睡不着。”宋依诺先前睡了一会儿,这会儿实在没什么困意,她从他怀里坐起来,说:“要不你睡会儿,我出去看会儿电视。”

    “睡不着?那是还不够累,我们再来一次?”沈存希将她重新拉回床上,作势欲压上去。宋依诺吓得连忙闭上眼睛,低声嚷道:“我睡着了,现在是梦游呢,看我真的睡着了。”

    沈存希胸膛震动起来,他笑意清浅的盯着她微颤的睫毛,他说:“睡着了还说话?”

    宋依诺立即闭上嘴不说话了,沈存希重新躺回她身边,倾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哑声道:“乖宝,晚安!”

    宋依诺唇边泛起一抹甜笑,她下意识往他怀里蹭了蹭,呼吸里萦绕着他身上干净的男性味道,不一会儿,她眼皮沉重,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怀里的呼吸逐渐变得均匀,沈存希低头看着她,摇头失笑,还说不困,没到三分钟就睡着了。他心满意足的搂着她,缓缓睡了过去。

    ……

    昨晚沈存希爆破不合格别墅的新闻报道出来,舆论撕裂成两批,一批赞赏沈存希不是枉顾民众生命健康的冷血商人,一批则是说沈存希以一套别墅来作秀。

    不管怎么样,利好的消息传来,退房潮的趋势冷了下去,股票止跌为涨,开盘便已涨停。公司董事们对沈存希临危不乱的决断赞赏不已,早已经忘记前几天还想罢免他总裁一职的事。

    唐佑南一整夜醉生梦死,大清早的就被秘书吵醒,听到这个类似于噩耗的消息,他气得砸了手机。他苦心布了这么大一个局,就让他区区一套别墅就化解了危机,他岂会甘心?

    他站在房间中央,犹如困兽一般。昨天刺激了沈存希,看着他蓦地变得阴鸷的神情,他心里掠过一股变态的快感。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从未得到过宋依诺。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这么不甘心,不甘心她被别的男人拥有,哪怕这个男人是个性无能!

    他捂着胀痛的胸口,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忽然想到什么,他走到座机旁,拨通一个电话号码,他咬牙切齿道:“给我彻查五年前宋依诺和那个男人的事。”

    对方云里雾里的,“唐少,宋小姐不是您的前妻吗?她和哪个男人的事?”

    “叫你查就查,我要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还需要你去查吗?”唐佑南怒极,他将话筒掼回机子上,那端的人隔着电波都能感觉到他的怒火烧过来,连忙挂了电话派人去查。扔池找亡。

    唐佑南粗暴的扯开衣领,两三颗扣子崩落,他喉间像舔了火苗一般,烧得他整个人都难受起来。只要查到五年前发生的事,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他就有把握让依诺重回他身边。

    沈存希,我得不到的,毁了也不会让你得到。

    ……

    位于金家岭的廉租房内,宋子矜站在窗前,给唐佑南打电话,电话一直占线中,她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廉租房的空间很小,一套房子还没有她以前的卧室大。

    自从那天宋依诺来过后,唐佑南再也没有来看过她。她低头看着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宋家倒了,她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连街都不敢去逛,更不敢去吵唐佑南,怕他一生气,就要拽着她去打掉孩子。

    这个孩子是她留住他,唯一能够嫁进沈家的筹码,就是最艰难,她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宋夫人端着一碗甜汤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宋子矜一遍遍拨打电话,她说:“子矜,别打了,男人都不喜欢黏人的女人,过来喝碗甜汤。”

    宋子矜缓缓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妈,佑南到底在忙什么?好几天都没给我打电话了。”

    “听你爸说,他最近很忙,子矜,你别想太多,先安心把孩子生下来。只要孩子出世,佑南就不会不认账。”宋夫人安慰她,宋氏倒了,现在他们唯一的寄托就是宋子矜能再嫁进沈家,到时候他们一家就能扬眉吐气。

    “妈,孩子生下来,我真的能嫁给佑南吗?他现在对我的态度,忽冷忽热的,我担心就算孩子生下来,他也不会让我进沈家的大门。”宋子矜担忧道,她本来是千金大小姐,现在却沦落到躲在廉租房里给人生孩子的地步,这种落差让她接受不了。

    “他要是不娶你,我们就闹得人尽皆知,我不信他们沈家高门大户,会不要脸。”

    宋子矜看着母亲,这个孩子她不想生,当初说怀了唐佑南的孩子,只是想逼宋依诺和佑南离婚,只要他们离婚了,佑南就会娶她。

    但是现在,她明显感觉到佑南的心还在宋依诺身上,这个孩子生下来是唐佑南的还好,若是跟他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到时候她该怎么办?

    “妈妈,我们找个时间去把孩子打掉吧。”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宋子矜就越来越担心,她和唐佑南在一起后,她不止他一个男人。

    “你疯了?”宋夫人怒瞪着她,“孩子快五个月了,你打掉孩子,遭罪的是你自己,你在想什么呢?”

    “妈,我就是怕,怕孩子生下来他也不娶我,到时候我的孩子就会变成私生子。妈,我们家已经够落魄了,再出一个私生子的丑闻,以后爸爸还怎么在商界立足?”

    “子矜,你是不是关在家里太闷,若是太闷的话,我跟你爸说一声,过两天带你出去散散心。你不要胡思乱想,安心养胎,知道吗?”宋夫人宽慰她道。

    宋子矜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点头。宋夫人见状,心底一松,她想子矜可能真的闷坏了,她得带她出去走走,省得她一天没事净胡思乱想。

    母女俩说话间,门铃忽然响起来,宋夫人连忙站起来去开门,门打开,宋夫人看见门外穿金戴银的贵夫人,她说:“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颜姿挽着手袋,穿着今年夏天香奈尔的经典款裙子,头发挽起,显得高贵典雅。颜姿微笑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宋夫人咬紧牙关,以前她与颜姿同是贵夫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追捧。现在宋家落魄了,他们一家住的地方还不及沈宅一个浴室大,这让她感到羞愧,她将门堵了个严实,“家里狭窄,我们还是去咖啡厅里坐吧。”

    说着,她走出去,将门合上。

    咖啡厅里,宋夫人盯着颜姿,她说:“董仪璇回国了,你知道吗?”

    “知道,看你这神情,想必你们已经见过了。我还以为她能沉得住气不去找你们,看来是我低估了她对宋振业的感情。”颜姿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举止优雅。

    宋夫人不悦的皱起眉头,“颜姿,你不用兴灾乐祸,我可记得当初你家那位可是她鞍前马后的黑骑士,她能去美国,也是你家那位帮她找的门路。我听说这些年你家那位没少往美国跑,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在美国建了个小家?”

    “刘珊!”颜姿脸色大变,声音从齿缝里迸了出来,带着警告意味,“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话,开罪了我,我一根手指就能让你们永不翻身。”

    宋夫人笑开,“我只是替你担心,毕竟你曾那么设计过她,又设计过她的女儿,她要是回来报复,说不定我们现在谁也不是她的对手。”

    宋夫人指的是上次她们联手给宋依诺下药的事。

    颜姿摩挲着无名指上硕大的钻戒,她轻笑道:“刘珊,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船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今天过来,是给你送支票过来的。”

    颜姿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过去,“这里是五百万,我希望你能劝子矜打掉孩子。”

    宋夫人冷笑道:“五百万买一条命,这种拿钱买命的事,沈夫人是越做越顺手了。若是沈老爷子和沈存希知道你曾经做过的事,不知道会怎么对付你。”

    颜姿微眯起双眼,“你现在拿这件事来威胁我?你不要忘了,当年那件事你也参与过。”

    “颜姿,虽然现在宋家落魄了,但是不代表我就会任你欺负,你儿子搞大了我女儿的肚子,这个孩子我一定会让她生下来。我给你四个月的时间,孩子一出生,我要佑南风光迎娶我女儿过门。”宋夫人不怕唐佑南不娶宋子矜,因为颜姿有把柄落在她手里,只要她还想当沈夫人,她就一定会让子矜过门。

    “刘珊,子矜是沈存希的前妻,就算我答应让她过门,老爷子也不答应。”颜姿怒道,当初她威胁她帮她撮合宋子矜与沈存希,现在她居然又威胁她让宋子矜嫁给佑南,简直可恶之极。

    “那是你的事,反正宋家现在也落魄了,我也一无所有了,我不介意再拉你们来做伴。”宋夫人眼里透着一抹阴狠。

    颜姿怒极站起来,她看着宋夫人的神情,咬了咬,说:“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但是刘珊,桐城不止沈家一家豪门,你何必一定要让子矜嫁进沈家,以她的姿色,要再找个有钱人让你们宋家翻身并不是难事。”

    宋夫人抬头望着她,冷笑道:“你心里在盘算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子矜怀了佑南的孩子,他本来就该娶她,合着你想让你的孙子管别人叫爸爸?”

    颜姿气得不轻,她抓起包,踩着高跟鞋离去。宋夫人睨着她的背影,她冷冷一笑,她们是同一条绳上的蚱蜢,她岂会轻易让她称心如意。

    她手上的这个筹码,足以让颜姿任她予取予求。

    颜姿气极败坏的离开,她坐上驾驶室,扭头看着咖啡厅里那张得瑟的脸,她怄得吐血,当年那件事刘珊也参与其中,她现在居然敢拿这件事威胁她,简直岂有此理。

    她想让宋子矜过门,除非她疯了,才会答应她。

    ……

    幽暗的斗室里,男人刚刚结束一场练剑,他摘了头套,坐在地板上闭目调息。有人敲门进来,他不悦地转过头去,说:“我不是说过,在我练剑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把我说的话都当耳旁风了?”

    男人吓得缩了缩脖子,他陪着笑脸道:“少爷,我这不是刚得到好消息,一时心急就忘记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我这一回吧。”

    “说!”男人薄唇轻启,多一个字都欠奉。

    “少爷让我去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沈家六小姐三岁被人贩子拐卖,后来走丢了,这些年沈老爷子和沈四少从未放弃寻找,但是直到现在都了无音讯。”

    男人黑眸微眯,冷声道:“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我要让沈家毁在她手上。”

    “是,我马上去办。”

    斗室里再度恢复平静,男人站起来,缓缓走到落地窗前,他看着窗外的艳阳,薄唇轻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沈小六,将是一柄刺入沈老爷子和沈四少心脏的利刃,让他们沈家人自相残杀,一定是一出特别精彩的大戏。

    ……

    宋依诺再度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她伸了伸懒腰,才发现身旁有人。她转过头去,就看到沈存希帅气的俊脸,她以为他去上班了,没想到他还在床上。

    她悄悄伸手捏住他的鼻子,在心里默数,当她数到十时,一只大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拉开,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睡意,“别闹,继续睡。”

    “沈总,都日上三竿了,快起床吧。”宋依诺伸手去帮他撑开眼皮,看他渴睡的模样,完全没有总裁那样高高在上的气势,反而像个没睡醒的孩子。

    “很困。”他的声音沙哑性感,铁臂伸过来,将她揉进怀里。

    宋依诺咯咯笑起来,她挣开他的怀抱,跪坐在他身边,双手调皮的撑着他的眼睑,“沈存希,你快看,你在翻白眼了。”

    沈存希被她闹得睡不着了,他爬起来,抓了抓头发,“睡不着是不是?”

    宋依诺凑过去,抱着他的手臂撒娇,“沈存希,我饿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沈存希瞧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他无奈的起身下床,去浴室里冲澡。宋依诺连忙起床去换衣服,等沈存希洗完澡出来,他看见床尾摆着他的衬衣、西裤以及子弹内裤。

    他薄唇微勾,换好衣服出去,他手里拿着一条领带。客厅里,宋依诺正在吃零食,大概真的饿了,咔嚓咔嚓的像只小老鼠一般。

    他站在她面前,将领带递给她,说:“帮我系领结。”

    宋依诺手里拿着一块曲奇饼,刚咬了一口,还剩大半,她连忙塞到嘴里咬住,然后抽出纸巾擦了擦双手,起身接过领带,踮起脚尖,将领带绕过他的后颈,稍嫌生涩的给他打着领结。

    沈存希垂眸看她,见她咬着饼干,他挑眉问道:“好吃?”

    “……”宋依诺说不了话,一个劲儿的点头,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哪怕这种东西吃了会发胖也顾不得了。沈存希凤眸深邃,他忽然弯下腰来,凑到她嘴边咬了一口,薄唇碰到她的唇瓣,微痒。

    沈存希嚼着曲奇饼,他并不喜欢吃甜食,这会儿却觉得非常好吃,他盯着她的红唇,道:“味道不错。”

    宋依诺的脸颊烫了起来,她连忙放开他的领带,将剩下的曲奇饼塞进嘴里,她说:“盒子里还有,你还要吃吗?”

    沈存希握住她的手,说:“我带你去吃饭,走吧。”

    宋依诺被他拉着走出房间,刚到电梯间,电梯双门打开,董仪璇和冯贞贞站在电梯里。宋依诺看见她们,连忙挣开了沈存希握住她的手。

    沈存希扫了她一眼,看向电梯里面,他淡淡道:“璇姨,真巧。”

    冯贞贞自然看见了他们刚才手牵手的样子,她心里诧异,原来沈存希想要保护的那个女孩是宋依诺,难怪需要她帮忙演戏,他们以前的身份确实很尴尬。

    “存希,宋小姐,进来吧,电梯没有超载。”冯贞贞落落大方道,一点也没有身为沈存希“女朋友”的自觉。

    董仪璇瞪了冯贞贞一眼,她看向宋依诺,道:“依诺,进来吧。贞贞是我侄女,存希是贞贞的男朋友,她特意飞过来陪他。”

    沈存希不悦地望着董仪璇,她以为这样就能分开他们?他回头看着宋依诺,宋依诺震惊的看着董仪璇,“你说什么?”

    “怎么?存希没有告诉你,他和贞贞正在交往?”董仪璇像是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故作惊讶道。

    宋依诺俏脸煞白,她回头看着沈存希,他和冯贞贞在交往吗?

    沈存希毫不避讳的揽着她的腰,用实际行动解释,“这件事我待会儿和你解释,现在我们先下楼去吃饭。”

    董仪璇见状,眉头蹙起,她扫了一眼冯贞贞,冯贞贞耸了耸肩。她跟沈存希本来就是假的,不可能跑去争风吃醋,她又没毛病。

    宋依诺看了看沈存希,又看了一眼电梯里的两人,直觉告诉她,冯贞贞和沈存希不是那么一回事。要不然她看见自己的男朋友搂着另一个女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也不和常理。

    她和沈存希走进电梯,冯贞贞还往旁边让了让,电梯里谁也没说话,董仪璇的脸色难看到极点,她瞪着一旁的冯贞贞,说:“贞贞,你有多久没有看到存希了,该不会连怎么哄自己的男朋友都不知道了吧?”

    沈存希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紧拳头,他盯着电梯壁上董仪璇的身影,看来她是铁了心要让宋依诺难过了,“璇姨,我和冯小姐是合作关系,她不会没告诉你吧?”

    董仪璇猛地看向冯贞贞,冯贞贞心虚的移开视线,尴尬道:“姨妈,我和沈总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啦,就是合作关系,合作关系。”

    说完,她瞪了沈存希一眼,这个男人太恶劣了,说好了合作愉快,现在为了护着心上人,居然直接拆她的台。她又看向宋依诺,说:“宋小姐不会误会吧,你们家沈总为了保护你,才让我来演场戏,嘿嘿。”

    宋依诺看着冯贞贞的模样,忽然觉得她其实挺可爱的,虽然有时候说话不怎么经过大脑,她仰起小脸望着沈存希,“你们在演戏?为什么?”

    问完她就明白过来,之前沈老爷子一直想拆散他们,沈存希找冯贞贞演戏,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她眼角余光瞄到董仪璇铁青的脸色,连她都被骗了?

    沈存希垂眸看着她,不悦道:“还不是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小骗子。”明明就爱他爱得要死,偏偏要推开他,好在他没有放弃。

    宋依诺脸红了红,他这样大费周章的把所有人都骗了,只是因为她么?

    冯贞贞被他俩肉麻得直起鸡皮疙瘩,她说:“拜托,你们要打情骂俏回家去,别在这里害我们起鸡皮疙瘩。”

    董仪璇气得要命,她一直以为贞贞和沈存希在谈恋爱,而沈存希脚踏两条船,现在她才明白,他们不过是在演戏,她冷着脸道:“到底怎么回事?”

    “姨妈,您不是一直想撮合我和沈总吗?沈总恰好需要我帮他掩人耳目,所以我们就假装情侣,他需要我上场的时候,我就去帮他赶走那些莺莺燕燕,而我对您也有了交代,您不会一直逼我去相亲了。”冯贞贞吐了吐舌头,她性格比较率真,若是知道董仪璇叫她来C市,是为了给沈存希和宋依诺添堵的,她才不会来。她现在巴不得他们俩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你!”董仪璇气不打一处来,恰好电梯到了一楼,她径直走出电梯。

    冯贞贞看她气冲冲离去的背影,她咋了咋舌,对沈存希他们说了一句:“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我先走啦,沈总,有需要我出演的地方打电话给我,拜拜。”

    宋依诺看着她快步追上董仪璇,抱着董仪璇的胳膊撒娇,董仪璇将她推开,她又粘上去的情形,她心里涩涩的,好生羡慕。

    董仪璇是她的亲生母亲,可她连好好跟她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撒娇了。

    沈存希感觉到她忽然低落的情绪,他看着那对形同母女的两人,伸手揽着她,“不是说饿了吗?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宋依诺安静地靠在他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嗯,你拿主意吧。”

    沈存希揽着她走出电梯,向酒店外走去,“生气了?”

    “没有,你跟冯小姐又没什么。”刚才听到董仪璇说他们两人在交往时,她确实有点吃味,后来知道他们是演戏,她就释怀了。

    沈存希为了她做了这么多,她怎么会不识好歹的生气?

    ……

    酒店外,董仪璇猛地挥开冯贞贞的手,她怒道:“贞贞,你什么时候学会对我阳逢阴违了?”

    冯贞贞从小在董仪璇身边长大,对她来说,董仪璇甚至比她的父母都还亲。她从来没见过董仪璇发这么大的脾气,她急道:“姨妈,我从来没想过要瞒您,是您一直逼我跟沈存希交往,我又不喜欢他。”

    “你为什么不喜欢他?他有钱有势长得也不错,你嫁给他有什么不好?”董仪璇气得胸口不停起伏,就没见过比她更不识好歹的女人。

    “他有钱有势长得也不错,但是他心有所属了。这样的男人我嫁给他,后半辈子会生活得不幸,这样姨妈也觉得无所谓吗?”刚才沈存希看宋依诺的目光,那是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她何必要去当炮灰?

    董仪璇抚着额头,气得眼前发晕,“贞贞,依诺是你的表姐。”

    冯贞贞蓦地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董仪璇,“姨妈,您说什么?”

    “依诺是你表姐,是我留在中国的孩子,她和沈存希的关系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在一起,所有人都会反对他们,我不想看到她受到伤害,所以你一定要帮我,让她和沈存希分手。”董仪璇双手抓住她的手请求道。

    冯贞贞还没从刚才的震憾中回过神来,又被董仪璇的请求搞懵了,她说:“姨妈,我不明白,因为您怕她受到伤害,所以就要先伤害她,这种逻辑本身就是错的啊。”

    “我抛弃过她,已经伤了她一次,我不想看到她被沈存希所伤,贞贞,看在这么多年姨妈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的份上,帮帮姨妈,让依诺迷途知返吧。”董仪璇乞求道。

    冯贞贞怔怔地看着董仪璇,此刻的她不是高高在上的总裁,而是一个爱女心切的母亲,她说:“可是,我和沈存希本来就是在演戏,就算我想帮您,我也帮不上忙啊。”

    “那就弄假成真。”董仪璇咬了咬牙道。

    冯贞贞心底一震,“姨妈,刚才您也看见了,沈存希眼里只有宋依诺,这个方法行不通。”

    董仪璇盯着她,“贞贞,你只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帮我?”

    “姨妈,就像您说的,全世界的人都会反对他们在一起,您是依诺姐姐的亲生母亲,您抛弃了她二十多年,已经伤害过她一次了,您就该站在她身后支持她,重新赢回她对您的认可。您这样绞尽脑汁拆散他们,只会让她更加怨恨您。姨妈,您那么精明,怎么会做这种折本的买卖?”冯贞贞急道,知道宋依诺是姨妈的亲生女儿,她就更要帮他们在一起了。

    因为她知道,姨妈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个女儿。以前是因为她不能回来,后来她终于能回来时,却又近乡情怯。

    董仪璇愣愣地看着冯贞贞,她的话无疑说进她的心坎里了,是啊,依诺还不肯认她,如果她再千方百计的拆散她和沈存希,只怕她会恨自己一辈子。

    看见董仪璇态度软化,冯贞贞继续道:“姨妈,您最擅长的就是收卖人心,等您认回依诺姐姐,您们母女冰释前嫌,到那时,您说一句话抵您现在做一百件事。假如依诺姐姐真的被沈存希所伤,有您陪在她身边,度过这个难关,我想依诺姐姐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反之您现在越想拆散他们,他们就会缠得越紧,到最后他们还是不得不分开,依诺姐姐就连一个能依靠的人都没有,那时候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凄惨。”

    董仪璇踉跄倒退一步,昨晚她知道沈存希和依诺在一起时,她满脑子都想着怎么将他们分开,怎么不让依诺受到伤害,她却忽略了贞贞说的这番道理。

    依诺和沈存希在一起,面对各方面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她身为她的母亲,就算不能祝福他们,也不该成为那些压力中的一股力量。

    “贞贞,我想静一静,冷静的想一想接下来我该怎么做。”董仪璇缓缓朝酒店外走去,冯贞贞看着她的背影,她长长的吐了口气,但愿姨妈能够想明白,不要一错再错。

    不过宋依诺是她的表姐,那唐佑南就是她的表姐夫,她在他们还没离婚时,就横插了一脚。她捂住额头,天哪,这是什么孽缘?

    ……

    吃过午饭,沈存希见宋依诺情绪不高,他开车载她往郊区驶去。车子停在一片空地上,沈存希解开安全带,示意她下车。

    宋依诺看着窗外的平地,她诧异的看着他,“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昨晚我不是答应要带你去一个地方,这里就是,下来吧,我们去走走。”沈存希拉开门径直往前走去,宋依诺见状,只好解了安全带下车。

    她快步追过去,就看到沈存希停在湖泊前,湖泊的水清澈见底,她玩心一起,直接脱了鞋子,坐在岸边,将脚伸了进去,一下下踢起了水花。

    沈存希站在她旁边,看她玩得高兴,他眉目间也染了一抹笑意,“喜欢这里吗?”

    “嗯,水好凉,你要不要脱了鞋子试试?”宋依诺仰头望着他,开心得像个孩子。沈存希在她身边蹲下,她眉目间的阴霾像湖面上的雾气,被风吹散了一般,他说:“这块地我已经买下了,我打算把原本的十号公馆迁到这里来修建,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你亲自设计怎么样?”

    “我吗?”宋依诺诧异地望着他,见他点头,她的头摇得像拔浪鼓,“不行啊,我只学过室内设计,没学过房屋设计。”

    “想不想学?”沈存希当年是建筑系的高材生,他懂设计。十号公馆是他亲自设计的,为了挽救沈氏的信誉,他不得不摧毁。但是他并不觉得遗憾,与她一起设计他们未来的家,这才是真的幸福。

    宋依诺认真的想了想,多一门技艺多一条路,她点头道:“想!”

    “我教你。”沈存希凤眸定定地看着她。

    宋依诺惊讶极了,“你教我?”

    “对啊,我教你。”沈存希在国外的时候,打了很多工,去给珠宝设计师跑过腿,去给建筑师打过杂,还去搬过钢筋水泥,甚至还去端过盘子。

    为了筹学费生活费,以及找妹妹的费用,只要课余时间,他就去兼职。后来他发现,兼十分职都不如好好做一份职业来钱快,他就拿设计稿卖钱,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杰森看中,进入公司,一步步爬上去。

    若不是杰森那个变态男女通吃,一直垂涎他的男色,他也不会恼羞成怒,将他赶尽杀绝。

    宋依诺抱持着怀疑的态度,“你是总裁耶,你会吗?”

    “谁说我不会?我会的东西多的让你眼花缭乱,以后你就知道了。”沈存希被她鄙视了,他心里相当的不愉快,难道总裁就只会发号施令么?

    宋依诺星星眼崇拜地望着他,“大神,说出来吓吓我吧。”

    沈存希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水里凉,快点起来把鞋穿好,我们去前面看看。”

    “哦。”宋依诺提起脚,沈存希半跪在她面前,一点也不介意泥土会弄脏他的裤子,他将她的脚放在膝盖上。她的脚精致小巧,肤色偏白,脚背上有着被太阳晒过的痕迹。

    宋依诺看见脚上的水全浸进了他的西裤里,她连忙移开,局促道:“我晾一晾,马上就会干。”

    沈存希握住她的脚踝,低斥道:“别乱动。”说着他从裤袋里掏出一条手帕抖开,轻柔的擦干她脚上的水珠,他说:“寒从脚心起,你刚才泡了冷水,不把脚擦干,容易伤身。”

    宋依诺看见他伸手去拿鞋子,她抢先一步拿走,套在脚上。他那么高高在上,她怎么敢让他这样为她服务?她穿上鞋子,拿走他手里的手帕,弯腰在湖边洗干净,她说:“手帕送我吧。”

    “订情信物?”沈存希双手随意的搁在裤袋里,俊脸上挂着痞痞的笑意。

    宋依诺脸颊一红,“才不是呢,订情信物也得要值钱的,那张黑卡就是。”

    “小财迷。”沈存希打趣道,自从他把黑卡给了她,她一次都没有刷过,每每让他想起来就郁闷。找了个不爱花钱的女朋友,连赚钱都变得没意思了。

    宋依诺将手帕搭在倒车镜上,然后走回到他身边,和他去前面看看。走了一段路,他的手机响起来,他拿出手机接通,“什么事?”

    “沈总,找到六小姐的线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