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116 报纸头条爆她的照片

    宋依诺站在流理台前准备吃的,她身上穿着一件男式衬衫,下摆堪堪遮住大腿。此刻她双腿发软,只能将身体的重量倚靠在流理台上,才能勉强站稳。

    “诺诺。诺诺……”身后传来男人焦急的声音。她刚转过身去,就撞进男人坚实的怀里,男人荷尔蒙的味道沁入心脾,她的心狠狠颤了颤,思及昨夜的疯狂,她刚要推开他,他的薄唇已经落了下来。

    呼吸瞬间被夺,他的吻激狂,甚至还带着一种莫名的恐慌,将她紧紧缚住,让她格外揪心。宋依诺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抬起。揽住他的脖子,似安抚的回吻他。扔狂夹划。

    男人经不住撩拨,他急喘了一声,一边吻她一边将她抱起,放在一旁干净的流理台上,加深了这个吻。宋依诺感觉到他的失控。可是她很累,她堪堪避开他灼热的吻,哑着声音道:“我不要了。”

    沈存希停了下来,他的额头抵着她的,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鼻翼唇上,他气喘吁吁道:“依诺,不要离开我,不要再轻易和我说分手。听到了吗?”

    宋依诺脸上痒痒的,她笑着要躲开,又被他抓了回来,瞧他的眼神格外认真与执着,似乎她不给他一个答案,他就不会罢休。

    她被他瞧得脸红心颤,手指狠狠戳了戳他硬梆梆的肌肉,结果没把他怎么样,反而把自己的手指戳痛了,她苦着脸道:“好硬。”

    刹那间。沈存希眸里的火光连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似乎要让她融化在他火热的目光下。他抓住她胡闹的小手,送到唇边,张嘴啃了一下,他的声音又低又哑又性感,“大清早的这么撩拨我,是打算今天一天都不想下床了,嗯?”

    最后这个字透着无尽的慵懒之意,缠绵悱恻。

    宋依诺猛地缩回手,俏脸迅速红透,似乎下一瞬就会溢出血来,她东张西望,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沈存希双手撑在她身侧的流理台上,将她牢牢地禁锢在自己怀里,他偏头去找她的眼睛,非要她看着他,他说:“你还没回答我。”

    “什么?”宋依诺装傻。

    沈存希凑过去,一脸的威胁,“是要我再做一次,让你想起来?”

    宋依诺吓得脸色一白,连忙摇头。他在那方面的需求已经够惊人了,昨天一整天更是做得刷新了她的认知,再来一次,她会死在床上的,“哦,我知道了。”

    她的回应有点高冷,显然与他索要的承诺相差太远。他凤眸微眯,大掌伸过去,正欲掀开她的衬衣,她连忙抓住他的手,放在嘴边狠狠咬了一口,她不甘心道:“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我好累,你别再来了。”

    她咬那一些,对他来说不过是隔靴挠痒,根本算不上什么,他眸里溢满了笑意,看她在准备午餐,他将她抱起来,转身走出厨房。

    宋依诺吓得连忙蹬腿,想要从他怀里跳下来,“沈存希,你干什么?”

    “啪”一声,她的臀上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她顿时安静了,沈存希将她放在客厅沙发上,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低哑道:“乖,自己看会儿电视。看在你昨晚把我喂得很饱的份上,我去给你做饭。”

    宋依诺摸着额头,看他转身向厨房走去,他全身上下就穿了一条子弹内裤,身材好得让人尖叫流口水。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宋依诺拍了拍额头,懒洋洋的蜷缩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综艺节目。

    ……

    唐佑南从沈宅出来,他直接开车去了金家岭。宋子矜接到他的电话相当开心,她刻意打扮了一下才下楼来。看到唐佑南的车停在路边,她快步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佑南,你好久没来看我了,我好想你!”

    唐佑南回头看着她,那目光让宋子矜感到陌生,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佑南,你怎么这么看着我?不认识了吗?”

    唐佑南收回目光,他直视前方,“子矜,我听说五年前你见过强.暴宋依诺的那个男人,你现在还记得他的长相吗?”

    宋子矜心头一跳,“佑南,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见过那个男人?”

    “是么,但是有人看到你从那家快捷酒店里出来,你若再对我撒谎,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唐佑南声音淡漠,却隐含威胁。

    宋子矜搁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过了半晌,她说:“我没见过,当时房间里很黑,我一进去,那个男人就扑过来脱我的衣服,我吓坏了,用力推开他,然后逃走了。”

    唐佑南偏头看着她的眼睛,他说:“你为什么会去那里?”

    “我……”宋子矜咬唇,她为什么会去,自然与她父亲脱不了关系,那天晚上,爸爸将她送到离家不远的快捷酒店,让她去楼上送一份文件,她不疑有他,刚进去,就被男人压倒在床上,屋里实在太黑,她根本看不清男人长什么样子,她吓得要命,然后推开男人跑了。

    跑出房间,她浑身直发抖,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遭遇,而那个一直被她踩在脚下的宋依诺,却要嫁给全城英俊多金的钻石王老五。

    她越想越不甘心,就给宋依诺打电话,告诉她她在快捷酒店的1101房间里等她,她有话要跟她说。当时宋依诺一点防备都没有,她躲在长廊尽头,看见她高高兴兴进了房间,没过几分钟,就传来她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当时她并不知道那是宋依诺的第一次,毕竟她和唐佑南谈恋爱谈了三年,唐佑南那样的贵公子哥,怎么可能不碰她?听到她一直在哭,她心里其实挺内疚的,但是一想到她马上要风风光光地嫁给唐佑南,她心里那点愧疚就被嫉妒取代。

    她想,这是宋依诺咎由自取。后来她打电话给妈妈,让妈妈来接她,然后离开了快捷酒店。

    那晚到后半夜,宋依诺才回来,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听到楼下的动静,她连忙爬起来,偷偷拉开门,透过门缝,她看见宋依诺脸色惨白,她的衣服应该已经被男人撕碎,她身上穿着男人的衬衣,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宋子矜垂下头,捏造了一个谎言,“你知道的,第二天就是你和依诺的婚礼,依诺亲生母亲那边的亲戚来参加婚礼,爸爸担心将他们安置在家里,会让妈妈不高兴,就让我带他们去快捷酒店住。”

    唐佑南皱眉,这个理由还算说得过去,“你真的没有看到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

    “我真的没有。”宋子矜义正严辞道。

    “那依诺为什么会去那里?”

    “依诺的亲戚住在那里,她出现在那里很正常啊。”宋子矜绝口不提是她打电话把宋依诺叫过去的,若是唐佑南知道是她毁了宋依诺,毁了他们的婚姻,他一定会恨死她。

    当年她陷害宋依诺时,只是嫉妒她嫁得好,还有一个这么深情的男人爱她,她并没有想要得到唐佑南的意思。可是命运就是这么奇妙,兜兜转转间,她竟和唐佑南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

    唐佑南定定地看着她,似乎要看出她有没有撒谎的痕迹,宋子矜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直到他移开视线,她才轻呼了口气,他好像没有怀疑。

    “我知道了,你下车。”唐佑南发动车子,面无表情道。

    “佑南,我们好久没见,你……”

    “我让你下车,你听不懂么?”唐佑南转头瞪着她,黑眸里的多了一抹不耐烦。

    宋子矜感觉到他心情不太好,他现在重新追究往事,她很担心他会查到她陷害宋依诺的事,她不敢激怒他,只得拉开车门下车,副驾驶的车门刚关上,兰博基尼已经像离弦的箭急射出去,轰隆隆作响,转眼就消失在前面的路口。

    宋子矜扶着腰,看着空荡荡的路口,她的心也空落落起来。已经过去五年了,并且他也已经和宋依诺离婚,唐佑南为什么突然追究这件往事?

    唐佑南开车驶到金域蓝湾外面,他偏头看着灯火通明的小区,心口漫过强烈的痛楚。听到爷爷与威叔的对话,他几乎已经肯定,五年前的男人就是沈存希。

    怎么会这样?导致他和依诺分开的人,居然是沈存希。

    依诺,你知道吗?现在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有多伪善?五年前他毁了你毁了我们的婚姻,五年后,他又装作深情款款来接近你,你要是知道你爱上的男人有多么卑鄙,你还能再毫无芥蒂的和他在一起吗?

    ……

    吃过沈存希亲手准备的爱心午餐,宋依诺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沈存希整理好厨房,他走进客厅,就见到她这么慵懒倦怠的一幕。他缓缓走过去,将她的脑袋抬起来,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将她的脑袋放在膝盖上,“很困?”

    宋依诺眼皮耷拉着,细长而卷翘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淡淡的弧影,她眼眶乌黑,严重缺少睡眠。他轻抚她的头发,昨天大抵是气狠了,他才会下狠手折腾她。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们俩在一起做得最酣畅淋漓的一次,无所顾忌,很快乐。

    “别闹我,我想睡觉。”宋依诺有气无力道,刚才也是饿醒的,要不然她会直接睡个天长地久。

    沈存希瞧她可爱的样子,他低头在她唇上吻了吻,“我抱你回房间去睡,天凉了,睡在沙发上容易着凉。”

    宋依诺翻了个身,将脑袋缩进他怀里,她摇头,“不要,我就想睡这里,你别吵,让我睡会儿。”

    “好。”沈存希不忍心再闹她,让她安心休息。不一会儿,她就睡沉了,沈存希没什么睡意,安静的陪着她。过了许久,门铃响起来,他皱了皱眉头,将宋依诺放在沙发上躺好,拿薄被盖在她身上,起身去开门。

    严城站在门外,看到boss大人全身上下就穿着一条子弹内裤来开门,那超模一般的身材好得让你羡慕嫉妒恨。他困难的咽了口唾沫,回头看见来送衣服的专柜销售员一脸花痴的样子,他轻咳了一声,“沈总,这是最新款的……”

    他话未说完,就被沈存希打断,“等着。”

    “不是……”严城还要再说什么,防盗门却当着他的面关上了,然后久久都没有动静。

    沈存希走回到沙发旁,将沙发上的女人公主抱的抱起,然后送回房间,他在衣柜里找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穿上,重新打开门,冷冷地走回客厅。

    严城连忙让人把衣服送进去,沈总有撕衣癖,已经不是第一次让他去给宋小姐买衣服了,这次送来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沈总蹂躏光,想想就觉得沈总有钱,实在太任性了。

    等专柜的工作人员将衣服挂进次卧的衣柜里,沈存希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专柜工作人员迅速离开,严城站在客厅里,正准备向沈存希汇报今天的行程,沈存希大手一挥,任性道:“把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不要来打扰我。”

    严城泪流满面,今天有好几个重要的会议,他已经很善解人意的将早上的会议调到下午了,结果他去说要取消,老板,您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啊?

    “我知道了,沈总,祝您度过愉快的一天。”

    沈存希不耐烦的盯着他,严城立即明白过来,他连忙转身离开,走到门边,他忽然停下脚步,转头望着沈存希,道:“沈总,有件事情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听说唐少在调查五年前的事情,他似乎知道些什么。”

    沈存希下意识扫了一眼主卧室,卧室门关着,宋依诺已经睡沉,但是他依然担心他们的对话被她听见,他拿起钥匙,道:“出去说。”

    严城会议,率先开门出去。

    楼梯间里,沈存希倚在扶手上,昏暗的光线里,他眉目间似凝结了冰霜,“他查到些什么?”

    “五年前,我已经将快捷酒店的监控录相带销毁,当时见过您的人都处理干净了,他暂时什么都没有查到,但是我担心他迟早会查出点蛛丝蚂迹,这对您和宋小姐来说,不是好事。”严城担忧道。

    沈存希眯起双眸,他忽然想起宋依诺曾经说过的话,现实中有很多事,我们越逃避越会受伤,他是否应该向她坦诚?就算她不肯原谅他,至少好过她从别人嘴里知道这件事,到那时,也许他们之间就真的不可能了。

    “我知道了。”

    严城看着沈存希,他向来是个勇往直前的人,很少因为什么事而徘徊犹豫,但是在宋小姐这件事上,他似乎失去了以往的英明与果决,“沈总,您和宋小姐经历了大风大浪,她一定能够理解您当时的迫不得已。”

    沈存希按了按疼痛的太阳穴,轻声道:“严城,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是,沈总。”严城点了点头,推开安全门离去。

    沈存希倚在扶手上,他从裤袋里摸出一包烟,抖出一根含在嘴边,幽蓝的火焰衬得他的五官更加俊逸不凡。他点燃了烟,长长的吐了口烟雾,猩红的光在昏暗的光线里忽明忽暗,他始终下不了决心告诉她这件事。

    再等等吧,等他们的感情更稳定一点,他一定会亲口告诉她。

    可是他却不知道,因为他这一时的软弱,却错过最佳求得她原谅的机会。

    ……

    宋依诺睡得迷迷糊糊时,她的手机震动起来,她闭着眼睛,手在床头柜上乱摸着,摸到手机,她接通,放在耳边,睡意朦胧道:“我是宋依诺,你哪位?”

    “依诺,我是妈妈,昨天打电话一直联系不上你,你还好吧?”董仪璇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潮,这座城市发展得非常快,整个城市中心已经看不到二十年前的旧建筑。她每次站在这里,都觉得这座城市很陌生。

    宋依诺瞌睡都惊醒了,她翻身坐起来,四肢酸痛得厉害,浑身都没有力气,她抬腕看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过去五年,她从来没有下午四点还赖在床上的经历,看来真应该去找工作了。

    “嗯,我没事,您别担心。”宋依诺轻声道。

    “你没事就好,对了,我看到你投去别的公司的简历了,依诺,来业之峰帮我好不好?你在我身边工作,我才能放心。”

    宋依诺没有立即回话,在董仪璇再次催促时,她说:“我考虑一下。”

    “依诺,谢谢你愿意考虑。”董仪璇激动道。

    宋依诺咬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董仪璇似乎知道她的心思,她道:“依诺,你好好休息,我等你的答复,我先挂了。”

    “好。”宋依诺挂了电话,卧室的门被人推开,沈存希长腿一迈,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衬衣黑西裤,极具压迫感的逼近她,在床边站定。

    他弯下腰来,双手撑在床垫上,俯身吻了吻她的唇,柔声道:“醒了?”

    “嗯。”宋依诺脸红了红,她羞涩的垂下头,“你没去上班吗?”

    沈存希在床边坐下,将她抱进怀里,“嗯,在等你醒来。”

    宋依诺坐在他腿上,他每次这样霸道的将她抱进怀里时,她就感觉在他面前的自己一点重量都没有,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就抱起她。她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明明昨晚下力气的人是他,结果快累死的人却是她,上帝在创造人类时,对女人真是太不公平了。

    沈存希捏了捏她没几两肉的细腰,轻叹道:“你要多吃点饭,这么瘦,怎么经得起我折腾?”

    宋依诺的脸瞬间红透了,她挣扎着要从他怀里起来,沈存希顺势松手,大掌在她臀上轻拍了拍,“去洗漱换衣服,我们一会儿去约会。”

    宋依诺梳洗完出来,沈存希已经穿戴整齐,他手里拿着一条领带,等着她给他系上。宋依诺缓缓走到他身边,笑着接过领带,踮起脚尖,沈存希十分配合,双手扶在她不堪一握的柳腰上,任她给他系领带。

    “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帮我系领带吗?”沈存希垂眸,看着她认真的打着领结,哑声问道。

    宋依诺抬起头,目光撞进他格外深邃的凤眸里,她摇了摇头,“想奴役我?”

    沈存希轻笑着摇头,“在床上奴役你就够了。”

    宋依诺翻了个白眼,这人调戏起她来,真是脸不红气不喘。沈存希瞧她的样子,微微皱眉,“你下次再翻白眼,当心我让你下不了床。”

    “呃?”

    领带系好,沈存希握住她的双手,柔声道:“走吧,我们去约会。”

    车子驶进郊区一家飞行俱乐部,沈存希下车,牵着宋依诺的手去了停机坪。这里汇聚桐城最有钱的少爷们的私人飞机,沈存希牵着宋依诺来到一架通体白色的直升机旁,机翼上有一头奔跑的猎豹,看起来栩栩如生。

    宋依诺惊奇不已,“这是……”

    “我们的飞机,叫希诺号。”沈存希凤眸深邃又闪亮,像是午夜的寒星,要将人溺毙在里面,宋依诺围着希诺号转圈,兴奋极了,“好漂亮的直升飞机。”

    沈存希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她熠熠发亮的眼睛,就知道她很喜欢这个礼物。他走到她身边去,诱惑道:“要不要上去坐坐?”

    “我可以吗?”宋依诺期待的望着他,她还从来没有坐过直升机。

    “当然。”沈存希拉开副驾驶位的舱门,握住她的手,让她坐上去。宋依诺第一次坐上直升飞机,她兴奋得不得了,这里摸摸,那里碰碰,就像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孩子,觉得眼前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新奇。

    沈存希坐进驾驶舱,他倾身过去,拉过安全带给她系上,宋依诺见状,她震惊不已,抬头望着沈存希,“沈存希,我们……”

    “带你去看落日。”沈存希俯下头,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咬了一下,感觉到她的身体在轻颤,他莞尔一笑,这丫头敏感得不像话,总是能带给他意外惊喜。他拿起耳机给她戴上,然后退回到位置上系安全带。

    宋依诺呆呆地看着他系上安全带,然后请求飞行,她震惊地说不出话,直到直升机平稳的升上半空,她才有了真实感,她偏头看着他,他戴着耳机,帅得让她想扑上去啃一口,她惊奇道:“沈存希,你会开飞机?”

    沈存希点了点头,一边操纵直升机,一边道:“嗯,在美国学会的,有飞行执照,你放心把自己交给我。”

    宋依诺心情激荡不已,她垂眸看着脚下的大地,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她的男人简直无所不能,“沈存希,我太崇拜你了。”

    闻言,沈存希心里自豪不已,他操纵着直升机向天际线飞去,宋依诺看着窗外的美景,直升飞机飞过城市中心,他们好像把整座城市都踩在了脚下,大地笼罩在一层金光里。

    她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角度看过她居住了二十几年的城市,此刻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而这些感受全是身边这个男人带给她的,让她的心振奋不已。

    直升飞机飞离城市,向天的尽头飞去,夕阳映照重峦,霞光倾斜万山,天边被晚霞染红,红日缓缓沉入地平线,霞光消退在暮色降临山野的苍茫中,峰巅却凝聚着一片彩霞,经久不灭。宋依诺震撼极了,这是她见过最美的落日,她惊叹道:“好美!”

    沈存希偏头看她,她的身影隐在一片金光里,她闪亮的瞳仁里倒映着两轮落日,美得惊心动魄,他附和道:“嗯,好美。”

    直升飞机还在向前飞,直到天边最后一抹金光都消失了,沈存希才返航。

    直升飞机停在停机坪里,两人下了直升飞机,宋依诺似乎还陶醉在刚才所见的美景中,微微有点失神。今天的经历太过梦幻,她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但是眼前的景象没变,她终于肯相信,这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一切。

    沈存希搂着她的腰,轻笑道:“喜欢吗?”

    宋依诺狠狠点头,“嗯,我好喜欢。”沈存希绝对是个温柔又浪漫的男朋友,他给她的一切都是独一无二,超乎想象。

    “有机会我们再来。”沈存希盯着她顾盼生辉的美目,千金难买美人一笑,看她这么开心,他做什么都值得了。

    “还可以再来吗?”宋依诺小心翼翼地望着他,她觉得她此刻的表现一定不够大气,但是在最心爱的男人面前,她还要什么大气。喜欢就是喜欢,还想再来就是还想再来,不必要刻意装出端庄的样子。

    沈存希刮了刮她的鼻梁,宠溺道:“随时。”

    宋依诺高兴的扑进他怀里,双手紧紧搂着他的劲腰,“沈存希,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谢谢你给我的一切。”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沈存希岂有拒绝的道理,他抱住她的腰,低头吻住她的唇,唇齿相依,呼吸交缠,久久都没有放开她。

    ……

    吃过晚饭,沈存希送宋依诺回公寓,车子停在金域蓝湾外面,沈存希偏头看着她,说:“依诺,你先回家,我公司里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晚点我再过来。”

    宋依诺解开安全带,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她点了点头,“好,我等你回来!”

    沈存希瞧她情绪低落,他解开安全带,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回来,“不高兴了?”

    “没有,你陪了我一整天,我很开心,你开车慢点,注意安全。”宋依诺柔声叮嘱道,虽然不想和他分开,但是他有他的事情要处理,总不能和她一直黏在一起。

    沈存希伸手握住她的下巴,食指指腹轻轻摩挲她的红唇,他声音低哑性感,“那……goodbyekiss?”

    宋依诺脸一红,将脸往前一送,送上自己的红唇,紧贴在他的薄唇上,用力吮了一下,趁他怔愣时,她飞速下车,站在车外冲他挥手,“注意安全。”

    沈存希咬着薄唇,上面酥痒难耐,他看着俏生生站在窗外的她,心中不舍,到底还是发动了车子驶离。宋依诺站在马路边上,目送白色宾利欧陆消失在路口,她拍了拍滚烫的脸颊,转身向小区里走去。

    刚走了几步,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宋依诺。”

    她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见路边停着一辆兰博基尼,车窗降下,车里坐着满面阴霾的唐佑南。她忽然想起刚才她和沈存希在车里接吻的事,脸色瞬间僵硬起来。

    她站在原地,看见唐佑南推开车门下车,缓缓朝她走来,他黑眸里裹挟着山雨欲来的阴戾,他冷冷一笑,道:“打离婚官司那天,你说你出轨了,就是和四叔在一起了,对吗?”

    有了上次在宋宅外面的教训,宋依诺不敢离唐佑南太近,她不着痕迹的往后退开一步,退离他的气息笼罩范围之内,她说:“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

    “呵呵。”唐佑南冷笑一声,“是啊,我已经看见了,但是我还是不肯相信,依诺,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他?”

    宋依诺叹息,“是与不是有那么重要吗?佑南,我们已经离婚了,彼此都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何必再纠缠着过去不放?”

    唐佑南看着她,她变了,清秀的五官被爱情滋养,容光焕发,往日那双黯淡无光的丹凤眼光芒四射,顾盼生辉。五年前,他见过她这副模样,那是他们感情最深浓的时候,是他亲手将她眼里的光亮掐灭。如今,她却因为另一个男人而大放光彩。

    唐佑南承认,他很嫉妒,嫉妒得发狂。

    “依诺,如果我说我后悔了,你还愿意再回到我身边吗?”唐佑南打量她许久,忽然问道。

    宋依诺一怔,她没想到唐佑南会跟她说这番话,她怔愣之后,苦涩摇头,“佑南,我不是受虐狂,过去发生的点点滴滴,我从未遗忘,和你离婚,我从未后悔过。”

    唐佑南的神色忽然变得狰狞起来,他说:“是因为他吗?依诺,他能给你的,我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你为什么要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葬送在一个曾经毁了你的人身上?”

    宋依诺皱眉,“佑南,我们毕竟爱过一场,不要再来死缠烂打,不要让我瞧不起你。”

    她说完,转身往小区里走去。

    唐佑南被她的话给刺激得不轻,他几步追过去,大手拽住她的胳膊,他说:“是么?我倒是想知道,当你发现你身边的男人的真面目时,会是什么表情?依诺,你以为他是真的爱你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宋依诺再迟钝,也感觉到他话里有话。

    “你别傻了,他不是真的爱你,他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弥补他犯下的罪恶。这个世界上,真正爱你甚至愿意为你豁出性命的人,只有我。”唐佑南怒气腾腾道。

    宋依诺愤怒甩开他的手,她道:“唐佑南,你真是让我越来越看不起你了。这五年来,我每时每刻都盼着你回心转意,但是你无视我的存在,我行我素伤透了我的心。好,我终于死心离开了,你这么死缠烂打又是为哪般?是不是我离开你以后,过得十分凄惨,才能满足你大男人的虚荣感?”

    唐佑南怔怔地看着她,他承认,如果宋依诺一直那样忍气吞声下去,他会主动和她离婚,甚至在离婚后看也不看她一眼。

    但是偏偏后来执意要离婚的人是她,离了婚后她转眼就投入另一个男人怀里,而这个男人除了在玩女人方面不如他,别的方面都优秀卓越,甩了他几条街。

    他承认他对宋依诺这样死缠烂打,是因为他不甘心,是因为她那么快的爱上了另一个男人。如果离婚后,她对他念念不忘,甚至是找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结婚生子,过着平淡无奇的一生,也许他都不会这样放不下。

    “宋依诺,离开他,否则你会发现,你过往所承受的那些痛苦,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等你知道真相那天,你会比过去痛苦一百倍。”唐佑南道。

    宋依诺静静地望着他,半晌,她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唐佑南见状,他大声吼道:“宋依诺,你不听我的忠告,你会后悔的。”

    宋依诺脚步未停,头也不回的离开。唐佑南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小区里,他气得握紧拳头,对准虚空狠狠挥了一拳。

    他气怒不休,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拿起接通,声音不善道:“什么事?”

    “唐总,我查到了,五年前那晚,沈四少的车确实在那家快捷酒店外停了几个小时,半夜才开走。”

    唐佑南黑眸微眯,他望着小区里的万家灯火,冷声道:“顺着这条线继续给我查,务必查到他的开房记录,若是能找到当时的监控录相就更好了。”

    “是。”

    唐佑南挂了电话,他心里冷冷一笑,依诺,我会用事实证明,你现在所拥有的爱情有多么滑稽和可笑。

    ……

    依苑里,沈存希步进玄关,就看到连清雨楚楚可怜的站在客厅入口处,她额头上贴着纱布,脸色十分不好。大概是听到引擎声,才会站在这里等他。

    他没有换鞋,径直走进去,“清雨,过来坐。”

    沈存希在单人沙发上坐下,他神情严肃,像是来秋后算账的。连清雨怯生生的在他右手边的沙发上坐下,可怜巴巴地瞅着他,“存希,你要跟我说什么啊?”

    沈存希定定地看着她,他说:“清雨,在我心里,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妹妹,不管你要什么想做什么,我都尽力达成你的愿望,我希望你一直这么单纯这么率直。”

    连清雨疑惑地看着他,“存希,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昨天的事情,无论谁对谁错,我不想再追究,依诺是我爱的女人,我希望下次不要再发生这样的误会,你明白吗?”沈存希这番话说得还算和颜悦色,对连清雨,他始终心怀愧疚,他放不下狠话,却不希望误会继续发生,伤了他和依诺之间的感情。

    连清雨皱紧眉头,“存希,我不明白,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昨天早上依诺来找过我,她说她看见你穿着她留下的睡裙从我房间出来,我不管你因为什么这样做,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沈存希原本顾忌她的颜面,没有把话挑明,但是她一直装傻,他就不得不挑明了说。

    连清雨垂下头,过了几秒,她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打在手背上,她仿佛意识到自己哭了,她狼狈的抬手去抹眼泪,却越抹越多,她说:“存希,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让你和宋小姐产生误会,她来的时候,我确实是从你房间出去的。因为我前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杰森又来找我了,我害怕,就跑到你房间里躲着,我怕你误会,就在门口坐了一夜,但是我没有穿她的睡裙。她来的时候,我还向她解释了,说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做,但是她不相信,转身就走了。后来你起床了,我怕你生气赶我走,所以我没敢告诉你宋小姐来过。”

    听她提起杰森,沈存希心里很愧疚,若不是因为他,连清雨也不会患上臆想症这样的病。她一连两个“怕”字,都满是寄人篱下的不安与小心翼翼,他轻叹一声,道:“清雨,别墅里有保镖,你不用害怕。”

    连清雨抹着泪,“别墅里有再多的保镖,也不及待在你身边让我安心。存希,我记住了,以后再也不随随便便进你房间了,你别赶我走,我会很听话。”

    沈存希站起身来,抽了几张纸巾递到她面前,他不忍再责怪她,他说:“这件事我已经和依诺解释清楚了,你也不要难过了,天色不早了,上去睡吧。”

    连清雨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她眼眶红红的看着他,小心翼翼道:“宋小姐真的不怪你了?”

    “嗯,我们已经讲和了。”沈存希不疑有他,他轻点了点头。

    连清雨松了口气,“真是万幸,存希,你知道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幸福。如果宋小姐介意我的存在,我会毫不迟疑的离开。”

    沈存希轻拍了拍她的肩,他说:“没有的事,你安心住在这里,去休息吧。”

    “好。”连清雨笑逐颜开,仿佛真的放心了。她转身上楼,进了房间,她伪善的面具再也挂不住,她抓起床上的枕头砸了出去,咬牙切齿的低吼:“宋依诺!”

    沈存希目送连清雨的身影消失在楼道上,他在楼下坐了坐,兰姨给他奉了茶上来,他道:“兰姨,早上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兰姨看向二楼方向,她垂下眸,道:“宋小姐来的时候是我去开的门,回来后我就进了厨房,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宋小姐匆匆离开了。”

    “我知道了,下去吧。”沈存希按了按太阳穴,他起身上楼,来到衣帽间,他拉开抽屉,看见那条性感睡裙安安静静躺在抽屉里,他拿起睡裙,眉头不由得蹙紧,她们到底谁撒了谎?

    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他的手机响起来,他拿出手机,手机上闪烁着“薄老大”三个字,他接通,揶揄道:“老大,这个点你不忙着造人,怎么有功夫给我打电话?”

    薄慕年干净的声线透过电波传来,“小四,刚才有个相熟的杂志社社长给我打电话,你家宋依诺出事了,明天有多家报纸头条,爆她的床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