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17 五年前那晚那个男人是我

    沈存希薄唇紧抿,眉宇间隐隐夹杂着一股戾气,什么人敢动他的人?他声音格外紧绷,“什么床照?”

    “我发你邮箱里了,你看看。 ”薄慕年说完就挂了电话。

    沈存希攥紧手机。快步走出衣帽间,推开书房门步了进去。打开电脑。等待开机的十几秒时间里,他却觉得格外漫长。优美的弦律响起,沈存希握住鼠标,迅速点开邮箱。

    邮箱里静静躺着一封未读邮件,沈存希仅迟疑了一秒,长指已经点下去打开,页面打开,电脑上出现几张照片,光线很暗,依稀可以辩认出躺在床上不着寸缕的女人是宋依诺。

    她身上压着一个男人,背对着镜头,看不清长什么样子。薄慕年说得没错,这就是赤果果的床照。他的凤眸眯成一条缝。仔细端详这几张照片。

    有一张照片,依诺的神情很痛苦,后面几张照片,她的神情转为痛苦而迷离,而她身上的男人始终只看得到背影,周围是快捷酒店黄色的墙体,以及白色的床单。

    他越看越惊心,犹如一盆冰水当头浇下,浇了他个透心凉。这是五年前在快捷酒店里,他强占她时被人偷拍的照片!

    当时他意识不清,整个人被巨大的悲恸迷住,像只困兽一般,只想在女人身上发泄。那是第一次,他如此失控,直到后来被宋依诺踢了一脚。尖锐的痛楚将他从崩溃的边缘拽了回来。

    当时知道他在快捷酒店里的人不多。是谁会拍下这些照片,而这人爆出他们的床照又要意欲如何?

    沈存希还来不及细想,他抓起手机,手指颤抖的拨通一个电话号码,声音凌厉道:“严城。马上召集报社杂志社的总编,我要见他们。记住,任何一家小报社都不许放过。另外,拿到他们试印刷的报纸。”

    这些床照爆出去后,对依诺的影响有多大,对他们的关系影响有多大,他无法想象。他只知道他要阻止,不能让这些照片曝光。

    挂了电话,他按着眉心,他一直以为可以等,等他们的感情再稳定些,就能够抵抗事实真相带来的分离。可是现实根本不容许他等,只要一想到她知道他就是当年强占她的男人,只要一想到她会离开他,他就方寸大乱。

    不行,他一定要阻止!

    他关了电脑,站起来,抓起书桌上的车钥匙,大步迈出房间,朝楼下走去。

    飞车赶到公司,报社杂志社的总编已经等在哪里,沈存希在桐城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一般情况下,没人敢私下曝光他的任何消息,上次甲醛超标的新闻,对方还是利用c市主流媒体来进攻他。

    所以他们接到严秘书的电话,都十分诧异,因为明天的新闻,与沈存希半点关系都没有。不,也不能说是半点关系都没有,毕竟宋依诺是他的前侄媳妇,虽然已经与唐佑南离了婚,但是不雅照曝光,到底还是会影响唐佑南在外界的形象。

    众人惴惴不安,有人花高价让他们曝光这组照片,报纸刚刚排好版准备下放印刷,沈存希就得到消息,速度实在是快得惊人。

    沈存希走进公司,严城连忙迎了上去,将几份报纸递给他,沈存希看了每版报纸的头条都是他和宋依诺的床照,他喉咙上像烧着一把火,让他整个人都焦灼起来。

    他攥紧报纸,严城瞧他怒火狂炽的模样格外心惊。按理说宋小姐一不是名人二不是明星,就算被人拍了床照,也不可能上头条,因为没有新闻价值,也给报社带不来什么收益。

    但是偏偏她的床照上了头条,他直觉,这是因为她和沈存希的关系。对方要么想让他们的关系曝光,要么就是想置宋小姐于风口浪尖,让沈总方寸大乱。

    如果事情如他所想的这样,那么对方要让沈总方寸大乱,是要从沈总身上得到什么?他不由得想起c市那个项目的甲醛超标丑闻,这件事虽然沈总已经完美处理,但是也亏损了近十个亿。

    严城推开会议室的门,沈存希大步走进去,他将报纸拍在会议桌上,冷戾的目光一一掠过众位总编,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轻勾起来,“谁来向我解释一下,头条上的这条新闻是怎么回事?”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来时就已经猜到沈存希是要拿这事向他们发难,其中一位晚报总编站起来,道:“沈总,我们都知道,宋小姐是您的前侄媳妇,在刊印这条新闻时也考虑过沈家的颜面,但是说到底,宋小姐现在与沈家无关,为了报纸的销量,我们才大胆一试。”

    沈存希斜睨着他,那一眼带着凌厉的压迫感,让人心生畏惧,他薄唇勾起,冷笑道:“为了报纸的销量,你们就能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毁了?她既不是明星也不是名人,你们想提高哪门子销量?”

    “这……”晚报总编狼狈不堪,不能说有人高价买下报纸头条,只为曝光这组照片。

    沈存希站直身体,语气里尽是凛冽的怒意,“我不管你们想做什么,头条新闻撤下来,否则我让你们所有的报纸杂志社的老板今晚12点前易主。”

    众人看着面前狂妄的男人,一阵心惊胆颤,有人站起来,道:“沈总,宋小姐与沈家没有半点瓜葛,您为什么要如此护着她?难道真如报料人所说,您是床照里的男主角?”

    沈存希下颚紧绷,他看向那位主编的目光充满杀气,他轻笑道:“葛总编,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好奇心会害死一只猫?”

    “沈总,我们的头条都已经排版好了,下面也已经开始印刷了,您现在让我们撤下头条,恐怕也来不及了。”晚报总编委婉的拒绝,这个新闻能让沈存希这么在意,就必定有它的新闻价值。众人闻言,连声附和。

    沈存希双手叉腰,他冷冷道:“据我所知,每家报社都有备用的新闻来应对突发事件,避免第二天开天窗,你现在是欺负我不懂?”

    “沈总说哪里的话,只是现在已经开始印刷了,我们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

    “你们的损失,我会让财务部给你们补偿,还有问题?”沈存希打断总编的话,众人见损失都找回来了,也不想为了这么个没什么新闻价值的头条得罪沈存希,众人连连摇头。

    沈存希目光掠过众人,他说:“这番话我只说一遍,宋依诺是我要保护的人,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你们想动她,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众人心底一震,齐齐望着沈存希,他这话无疑已经承认了与宋依诺之间的关系,他们差点就铸下大错了。

    沈存希话已说完,他背过身去,态度凉薄而傲慢道:“严秘书,送客!”

    众位总编鱼贯而出,会议室里只剩下沈存希一人,过了许久,严城回来,他转过身来,吩咐道:“严城,给扫黄组打电话,举报报纸杂志社发布大尺度新闻。”

    严城心里一震,“沈总,你信不过他们?”

    “不是,我要上保险,确保万无一失。”沈存希从裤兜里摸出烟盒以及打火机,点燃了烟抽起来。尼古丁的味道并没有让他平静下来,反而越来越心浮气躁。

    严城转身出去打电话了,不一会儿,他走回会议室,看着面前这个目光沉暗的男人,他说:“沈总,纸包不住火,这件事迟早会被人捅出来,您该下决心了。”

    沈存希的目光在烟雾里显得迷离而忧伤,他轻笑一声,那笑里竟有种说不出来的苍凉,“严城,我怕。向来无所畏惧的我,竟然在害怕。”

    “沈总……”

    沈存希闭上眼睛,俊脸上满布痛苦,“被老头子威胁时,我想要豁出去,告诉她当年发生的一切,请求她原谅,那时候我甚至拿定主意,就算她不原谅我,我也要强行闯进她的生活里,用我下半生的深情弥补她。可是我没有勇气告诉她,我放任自己软弱。和她在一起后,这个秘密更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多次想要告诉她,最后还是选择了隐瞒。”

    严城抿紧唇,在他面前的男人不是那个在商场上杀伐决断凌厉的商界奇才,而是一个被困在爱情的沼泽里的男人。他自嘲的想,沈总软弱的一面,恐怕只有他有幸见到。

    “我告诉自己,等我们感情更稳定了,经历得起风吹雨打时,再告诉她。可是每当看见她依赖我的样子,我就说不出口。我无法想象,当她眼里的爱恋全都变成了恨意,我该怎么办?当她拒绝我再进入她的生活时,我该怎么办?尝过了相爱的美好,我还怎么能面对她的怨恨?”沈存希悲怆道。

    “沈总,爱情使您软弱,我现在似乎有点了解了,为什么老爷子千方百计想要拆散你们?也许他不是怕宋小姐会毁了您,而是怕您自己会毁了您自己。”

    ……

    报纸杂志社的总编走出沈氏公司大门,互相告别后上了自己的车离开,其中一位站在公司门前的罗马柱下,他仰头望着这栋直插入云霄的高楼大厦,他冷冷一笑,一边往停车场走去,一边打电话,“先生,果然不出你所料,沈总连夜将各大报纸杂志社的总编召集到一起,阻止床照发布出去。”

    电话那端,男人站在一室黑暗里,背影笔挺,如悬崖峭壁上的劲松,他一身黑衣,似乎要融进窗外苍茫的夜色中。他眯了眯眼睛,“我知道了,继续按计划进行。我要知道沈存希为了保住这个女人,有多大的能耐。”

    “是,先生。”挂了电话,总编坐进车里,打电话给下面的人,让他们继续印刷。

    二十分钟后,印刷部的负责人打电话给总编,道:“总编,扫黄组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风声,将我们端了,我跑了出来,其他的工人都被抓了。”

    总编大惊,连忙挂了电话,慌乱中,他连忙拨通一个号码,急道:“先生,我们的印刷部门被扫黄组端了。”

    “呵呵,兵贵神速,只有沈存希才是我的对手。”男人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握着手机,他的笑声如清风朗月,让人心情舒畅。“不用慌,顶多关他们两天就会放出来。”

    “先生……”总编还要再说什么,那端已经挂了电话。他脑门上惊出一层细密冷汗,沈存希在桐城的影响力如此巨大,果然是得罪不得的。

    沈存希抽完一包烟,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满目的苍凉迅速消失,他接起电话时,声音已经柔得能拧出水来,“想我了,嗯?”

    隔着电波,他的尾音慵懒上扬,透着令人心悸的沙哑。宋依诺脸颊红了红,她看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道:“我就是想问问你,你什么时候过来,我有点困,想睡了。”

    “你想我过去吗?”沈存希靠坐在会议室里,唇腔里满是苦涩的尼古丁味道,这么会儿功夫,他抽了整整两包烟。

    他声线低哑,像是藏着无尽的心事,宋依诺皱了皱眉,“沈存希,你怎么了?有心事吗?”

    “嗯,你就是我最大的心事,你还没回答我,想我过去吗?”明明才分开几个小时,他就想她了,想在她腰上拴根绳子,他去哪她就去哪,永远不分离。

    宋依诺盘腿坐在沙发上,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但是她还是想了许久,她的手指无意识的扒拉着沙发的绒面,低低道:“我想你过来,你就会来吗?”

    沈存希换了只手接电话,他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繁华的夜景,他明明已经拥有了一切,但是他却觉得这一切随时都会失去,他说:“诺诺,今晚你一个人睡,我还有点事没处理完,过去不了。”

    “哦。”宋依诺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失落,她垂下头,叮嘱道:“那你不要太晚睡,我挂了。”

    “好。”沈存希攥紧手机,那端迟迟没有挂断电话,他似乎能听到她的呼吸声随着电波传来,他舍不得挂电话,她亦然,“诺诺?”

    “嗯?”

    “诺诺?”沈存希轻唤。

    宋依诺感觉他的情意随着这一声轻唤,毫无保留的传递给她,她的心忽然揪起来,“沈存希,你有心事吗?”

    “诺诺,叫我一声四哥。”沈存希忽然道。

    宋依诺顿了顿,乖巧的喊道:“四哥。”

    沈存希眸中的忧郁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他心颤不已,每次听她喊他四哥,他就特别激动,“诺诺,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事,记住我说的话,我爱你,比你想象中更爱更爱。”

    宋依诺一怔,那端已经挂了电话,她握着手机,半晌才道:“四哥,我也爱你!”

    ……

    沈存希开车回到沈宅,关于新闻头条要爆出宋依诺床照的事,他左思右想,只有一个人能办到,而这个人非老头子不可。

    他的车开进沈宅,佣人立即向沈老爷子汇报了他回来的事,所以他步进别墅时,阿威已经等在那里。沈存希跟着阿威上楼,来到书房,沈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正对着一盘残局发愁。

    听到开门声,他抬起头来,就看到沈存希步了进来。阿威关上门,将空间留给了这爷俩。

    沈存希在沈老爷子对面坐下,看着这盘天残局,他冷笑道:“您兴致倒是高,知道我会回来?”

    沈老爷子指间夹着一枚白玉象棋,这棋是他五十大寿那年,素馨亲自去订制的,全世界仅有这一副,因为象棋的另一面,刻满了盛开的素馨花。

    这些年,他每当心情烦躁时,只要下一盘象棋,心情就会慢慢调适过来。

    “既然回来了,就帮我把这棋局解了吧,我们也有好些年没对弈了。”沈老爷子抬头看他,他眉宇间隐隐含着一抹戾气,

    沈存希坐得笔直,他冷笑道:“我没兴趣,我回来只有一句话要问您,新闻头条的事,是不是您授意的?”

    沈老爷子摩挲着棋面上的素馨花,他说:“你连自己的敌人在哪里都没看清,你拿什么去保护你身边的人?老四,如果是我出手,你这会儿只怕没有功夫跑来问我这番话。”

    “您什么意思?”沈存希眉峰紧蹙,老爷子退居幕后五年,但是他的势力并没有因为他的隐退而消失。他若铁了心要拆散他和依诺,他未必能阻止得了。

    “上次的甲醛风波,与这次的头条新闻,对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试探你的实力,你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何时才知道还击?”沈老爷子定定地看着他,捏着一颗棋子,移动了一下,残局顿时破解开来。

    “新闻头条的事情真的不是您所为吗?”沈存希问道。

    “在桐城,能与你的势力相抗衡的人不多,薄家的薄慕年是你的发小,他不会动你以及你想保护的人,还有一位是贺家的贺东辰,贺东辰对你下手,动机有,实力有,你好好想想吧。”沈老爷子解开了棋局,他手里捏着一颗棋子,直取对方的帅。

    沈存希垂眸看着棋盘上的棋局,楚河汉界,红色棋子还有大半,黑色棋子只剩一将一炮一士一兵,殊死搏斗间,最后竟被黑色棋子直取了帅。

    他凝眉沉思,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他并不是无所觉,甲醛超标风波,他就派严城去查,包工头车祸死亡,致使这次事件陷入僵局。

    甲醛超标风波,表面看启鸿集团捡了个大便宜,实则幕后还有操纵者,这个人隐身在幕后,让他看不清楚,他起初是怀疑老头子,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想拆散他和宋依诺。

    但是现在看来,这件事似乎比他想象中更复杂,他站起身来,回国五年,他第一次喊他,“爸,我和依诺的事情,我希望您不要再插手,她是我爱的女人,也是我想要保护的人,如果您伤害了她,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请您不要逼我在您和她之间做选择,否则结果会让您很失望。”

    沈老爷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心里震动不已,15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喊他爸,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求情,这个臭小子,真是养了一头白眼儿狼。

    沈存希步下楼,沈唐启鸿刚好进门,看见他从楼上下来,他脚步一顿,随即迈开来,“老四,什么时候到的,吃过晚饭没有?”

    沈存希走到沈唐启鸿身边,冷笑道:“这个点要问恐怕不是吃晚饭,而是吃宵夜没有吧?”

    沈唐启鸿比沈存希大20岁,他性格温吞,对沈存希的刻意刁难不以为意,反而十分包容,他说:“瞧我忙得天昏地暗的,都忘了时间了,这个点确实应该吃宵夜了。”

    “大哥贵人事忙,我能够理解,就不打扰大哥用宵夜了。”沈存希说完,与他擦肩而过。15年前那场大火,他没有证据证明与沈唐启鸿和颜姿有关,但是绝对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你要走?不在家里睡吗?”沈唐启鸿看着他的背影问道。

    沈存希脚步未停,他说:“家里住了一群豺狼虎豹,怎么能住得安心?”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沈唐启鸿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满目皆是阴戾。他才是沈家的长子,凭什么一直要被这个小破孩压在下面翻不了身?沈氏是他的,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夺走。

    ……

    宋依诺睡得迷迷糊糊时,感觉腰上沉沉的,她伸手摸过去,摸到一条温热的手臂,她吓得不轻,瞌睡虫立即飞走了。她腾一声坐起来,按开床头台灯。

    橘黄色的灯光下,身侧的男人睁着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她,她的心缓缓落回原地,她说:“吓了我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有我家的钥匙?”

    沈存希伸手将她拉回怀里,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怎么有这么多问题,睡觉。”

    宋依诺靠在他怀里,他身上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衫传递过来,熏得她整个人都热哄哄的,她说:“我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沈存希抱着她,大掌在她身上探索着,声音里带着朦胧的睡意,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上,“你家鞋柜里不是有备份的钥匙,我顺手就拿走了。”

    “不问自取乃是偷。”宋依诺打趣道。

    沈存希的手已经往越来越危险的地带探去,声音更是沙哑无比,他说:“嗯,是偷,我偷了你的人偷了你的心,偷串钥匙算什么?”

    “……”这个妖孽,也太狂妄自大了吧。

    过了片刻,被子里的温度越来越高,宋依诺的呼吸乱了节拍,她咬着唇抬头看他,灯光朦胧而暧昧的照射在他身上,眉宇间隽刻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她抬起手,落在他微蹙的眉峰上,“沈存希,你不开心吗?”

    沈存希捉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举过头顶,他翻身覆在她身上,激狂的吻落在她的眉上眼睛上,最后严严实实的封住她的唇,“诺诺,我要你!”

    宋依诺扭动着身体,下一秒僵住不动了,她仓皇抬头,望进他眼底,他眸里掠过一抹愉悦,他轻笑道:“宝贝儿,你很敏感。”

    宋依诺窘得说不出话来,身体的感觉越来越清晰,脸颊越来越潮红。沈存希咬着牙关,与她一起攀上高峰时,一滴汗滴落在她眼睛里,荡漾着圈圈水纹。

    结束后,沈存希抱宋依诺去浴室里清洗,两人坐进浴缸里,浴缸的水满得溢了出来。沈存希坐在她身后,让她紧紧贴着自己,他手里拿着浴花,轻轻擦拭她的身体。

    宋依诺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柔顺的靠在他肩上,她念念不忘的,还是刚才那件事,“沈存希,如果你有不开心的事,你不要瞒着我,我们是情侣,我希望能分担你的心事。”

    沈存希手上的动作一顿,他低头看着她,此刻的她美好得令人怦然心动,他说:“依诺,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是不想让我知道的?”

    宋依诺垂眸,有一件事,她不愿意让他知道,她摇了摇头,“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我没有不开心,只是工作上遇到一些麻烦,不过已经解决了,你别担心。”沈存希重新给她擦洗起来。

    宋依诺没有再问,他说没事,那么她就相信他真的没事。讨低夹号。

    ……

    翌日清晨,沈存希被嗡嗡的手机震动声吵醒,他看了一眼怀里正在安睡的女人,他轻轻抽出自己的手臂,拿起手机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客厅里,他接通电话,“什么事?”

    “沈总,不好了,桐城城市网上曝光了一组大尺度的床照,上面只看得到宋小姐,男人的身影打了马赛克,刚曝光十几分钟,就有近百万的转载量,我怀疑有水军在操作。我已经找网络部的人员黑了城市网,但是床照已经流传出去,我担心瞒不住宋小姐了。”严城焦急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

    沈存希猛地攥紧了手机,他回头望着卧室方向,眸底的光芒瞬间熄灭,无论他如何想要护着她不受伤害,她终究还是被他连累,被人推上了风口浪尖。

    “严城,照片流传出去,已经追不回来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上传者,抓出幕后操控这一切的人。”沈存希捏了捏眉心,有些事情他越想隐瞒,最终越会被曝光在人前。也许从一开始,他要做的就不该是隐瞒,而是坦白。现在,他向她坦白,还来得及吗?

    “沈总……”严城迟疑的唤了一声,沈存希这样等于是放弃了。如果对方的目的是借伤害宋小姐来达到让伤害沈总的目的,那么这个人已经做到了。

    到底是谁要这么做?他又想从中得到什么利益?

    “严城,马上召开新闻发布会,我要诏告天下,宋依诺是我的女人。”沈存希冷声道,他已经失去了一次坦白的机会,他更不能容忍自己看着她独自站在风口浪尖上。

    “沈总,现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只会让宋小姐的处境更艰难,宋小姐的身份会被狗仔们扒出来,甚至会骂她勾引老公的亲叔叔,沈总,这个社会对待女人,没有您想象中那么宽容,宋小姐会被这些狗仔队们的口水淹死。”严城急切道,昨晚他一整晚都没睡,一直等到早上,确定各大报纸没有曝光宋依诺的床照,他才安心。

    刚躺下几分钟,手机就响了,对方说城市网上有一条置顶新闻,是关于宋依诺的,他打开电脑一看,心顿时沉入谷底。这件事到底还是没能瞒住,宋依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事关宋依诺,沈存希已经失了冷静,他握紧拳头,用力砸在墙壁上,手上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流了下来。他恶狠狠道:“你让我眼睁睁看着她受到伤害而不闻不问?”

    “沈总,这件事我们只能暗中处理,宋小姐不是名人也不是明星,过不了几天,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别的明星的绯闻压下去。但是您现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因为您本身在桐城的影响力,会让这件事的热度持续上升,狗仔队会扒出更多关于宋小姐的事,这不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我们能做的,只有息事宁人。”严城站在客观的角度上,给予沈存希建议。

    沈存希狠狠闭上眼睛,他不得不承认,严城说得很有道理,原本这件事并不太受人关注,如果他召开新闻发布会,反而会将宋依诺推上风口浪尖,成为狗仔队们眼中新奇的猎物。可是要让他忍气吞声,他做不到。

    他的敌人一直躲在暗处,不声不响就将他逼入绝境,这个人到底是谁?

    他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照片已经曝光,他必须做点什么来转移大众的视线,保住宋依诺的名誉。“严城,尽一切努力追回照片,还有,帮我调查一个人。”

    “什么人?”

    “贺东辰。”

    ……

    宋依诺亦是被手机震动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喂,哪位?”

    “依诺,出大事了。”韩美昕清早醒来,薄慕年将一台笔记本砸进她怀里,她迷迷糊糊的看着电脑上的床照,还打趣道:“一大早的给我看这个,是想刺激得我流鼻血吗?”

    薄慕年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睡衣里没几两肉的胸部,他冷冷道:“你仔细看看。”

    瞧他一脸严肃,再加上刚才那粗鲁的动作,她瞌睡虫都吓醒了,瞄了一眼电脑,她怒气冲冲道:“薄慕年,你几个意思,我嫁给你时清清白白的,你不会以为我跟别的男人拍这种乱七八糟的照片吧?”

    薄慕年头疼,他指了指电脑,说:“你给我看清楚再说话。”

    韩美昕当真认真的看起来,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她恍然大悟,“这是依诺,奇怪,依诺什么时候拍了这样的照片,我怎么不知道?”

    照片是五年前的,宋依诺二十岁,五官青涩稚嫩,留着齐流海,与现在的模样相差很大,若不是熟悉她的人,很难认出她来。

    “不对,薄慕年,你怎么有依诺的照片?”

    薄慕年长指指着网页上的logo,说:“这是新浪微博,有人将你好姐妹的床照曝光了。”

    “靠,哪个王八蛋这么缺德?”韩美昕一边说一边往下翻,三张照片,重点部位都打了马赛克,尤其是依诺身上的男人,根本看不见长什么样子,这是赤果果的床照,“薄慕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清楚,但是大概猜得到,对方曝光床照的目的,是想打击老四。”薄慕年拿走电脑,昨晚他接到电话,说报社与杂志社准备集体曝光宋依诺的不雅照,他立即通知沈存希去处理。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报纸头条只不过是虚晃一枪,对方真正的目的是网络公开,这样更能掩饰住自己的身份,并且影响深远。

    “不行,我要给依诺打电话。”韩美昕连忙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给宋依诺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韩美昕道:“依诺,你快上网,去搜一下你的名字。”

    宋依诺爬起来,隐约感觉到不对劲,她起身下床,来到书桌旁,打开电脑。她进入网页,搜索自己的名字,网页上出现很多关于她的热搜,宋依诺床照,宋依诺不雅照等。

    她眼前一黑,点开链接,照片已经被删除,但是有很多人求照,也有很多人骂她不知廉耻,她脑子里嗡嗡作响,电话那端传来韩美昕的焦急的声音,“依诺,你看见了吗?照片是怎么回事?”

    过了许久,宋依诺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说:“美昕,我先挂了,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

    宋依诺手指颤抖的挂了电话,她迅速点击网页链接,终于找到了那三张床照,与沈老爷子给她看的那几张差不多,现在被公布在网上,虽然光线暗淡,但是还是能看到她身上未着一物,以及压在她身上侵犯的男人。

    她整个人都坐不住,跌坐在地上,眼泪滚滚落了下来。虽然她早就知道她不听话的后果会很严重,但是她依然在赌沈老爷子不会这样做,是她高估了沈老爷子的节操,为了逼她离开沈存希身边,他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不过是想要得到幸福而已,为什么这么难?

    沈存希回到卧室,一眼看见宋依诺跌坐在地上,他快步走进去,弯腰将她抱起来。宋依诺全身一颤,她飞快从他怀里跳下来,伸手猛地将电脑合上。她抹了抹眼泪,惊惶失措地望着他,“你、你怎么进来了?”

    沈存希刚才进来时,就已经看到了照片,此刻见她还要掩饰,甚至对着他强颜欢笑,他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他走到她面前,看她光脚踩在地板上,他弯腰将她抱起来。她有点抗拒,全身都僵硬着,浑身上下都在抗拒他的靠近,他心里苦涩难当。

    他将她放在床上,他说:“诺诺,对不起。”

    宋依诺心里一蛰,她仓皇抬头望着他,他知道床照的事了吗?他会怎么想她?会不会觉得她很脏?她咬着唇,情不自禁的落下泪来,她涩声道:“为什么和我说对不起?那些照片……你看见了对吗?”

    “诺诺……”沈存希抬起头来,目光专注地看着她,如果可以,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向她坦白。但是若他现在还要逃避,他就不是个男人!

    “沈存希,你先别说,听我说。”宋依诺低头,搁在被面上的十指紧紧的绞在一起,她咬着唇,过了半晌,她才下定决心,她说:“昨晚你问我,有没有事情瞒着你,我有。”

    沈存希定定地看着她,却见她一脸绝决。

    “五年前,我和佑南的婚礼头一天,我被人强.暴了。”宋依诺说出口,压在心头的那块大石突然消失了,她没有看沈存希的眼睛,所以并不知道他此刻有多惊讶,“因为这件事,我和佑南举行完婚礼的当天晚上大吵了一架,他嫌我脏,一次也没有碰过我。和你在一起后,我想过要把这件事告诉你,但是我害怕,怕你会像唐佑南一样嫌弃我。我以为我能够瞒住你,但是……”

    “诺诺!”沈存希忽然伸手用力将她搂入怀里,他怎么能够原谅自己,给她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他还试图掩盖一切。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五年前那晚那个男人是我,是我强占了你,对不起,诺诺。”沈存希嘶声道,他知道她一开始抗拒床事,是那个时候他给她留下来的阴影,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真的毁了她。

    宋依诺一呆,她脑子里那根紧绷的弦像是被人狠狠一扯,嗡嗡的在脑海里回响起来,她猛地抬起头来盯着他,一字一顿道:“你说什么?”

    “那晚强行占有你的人是我,对不起,诺诺,我一直想要告诉你,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沈存希望着她,见她眼里的光芒逐渐黯淡下来,他伸手欲将她搂进怀里,她却连滚带爬的缩到床另一侧去,他的心生生的揪了起来,痛得无法呼吸。

    宋依诺不停摇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潸然泪下,“不,你骗我对不对,这不是真的,因为床照的事,你怕我伤心,所以编谎话来骗我的,对不对?”

    沈存希攥紧拳头,她不愿意相信他的话,比任何指责怒骂都让他揪心。也许在她心里,她宁愿接受床照曝光,他会嫌弃她骂她,她也不愿意相信,让她这么悲惨的人是他。

    他闭上眼睛,眼泪滑落下来,他哑声道:“依诺,你还记得我们刚认识时,你问我怎么受伤的,我说是被一只小猫抓的,你应该还记得那晚事后,你给了我一脚,差点让我断子绝孙。”

    宋依诺蓦地睁大眼睛,眸里的光越来越暗,直至陷入一望无际的黑,她忽然想起昨晚唐佑南说的那番话,眼泪决堤般涌了出来,她移开视线,悲凉且绝望道:“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