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119 我可以带你离开

    宋依诺闻言,顿时悲从中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韩美昕解释眼前这一团乱,她趴在床上大哭起来。

    韩美昕心疼极了,看她失声痛哭。她几乎已经猜到,因为床照的事。她和沈存希吵架了。她气愤不已,爬到床上去,轻轻拍她的背,哽咽道:“依诺,你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要哭了。”

    她心里太难受了,真想找个人大吵一架,她知道那些照片曝光出来,对依诺有多大的影响,她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些照片会毁了她的后半生。

    宋依诺咬着唇,声音渐次低了下去,最后只剩哽咽。大概是哭累了,没过多久她就睡着了。韩美昕坐在她旁边,看着她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脸颊。她伸手将她脸上被泪水打湿的发拂到耳后,她眼圈一红,她连忙抬头,眨了眨眼睛,眼泪滚落下来,她伸手轻轻抚去眼泪,轻声道:“依诺,睡吧,等你睡醒了,一切都会过去。”

    韩美昕坐了一会儿,她忽然想起什么,她拿起包走出卧室,轻轻带上门。她走进客厅。拨通沈存希的电话。沈存希正在开会,手机震动起来,他抬手示意众人暂停,他接通电话,那端就传来韩美昕愤怒的声音:“沈存希,你这个人渣,我就不该把依诺交给你,你把她伤成什么样了?”

    沈存希眉目间萦绕着淡淡的愁绪,他低声道:“这几天麻烦韩小姐多陪陪她。”

    “你什么意思?因为床照的事你嫌弃她是不是?我以为你和唐佑南那个渣男有什么不一样,原来都是一丘之貉,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放心,我家依诺再也不会麻烦你,再见!”韩美昕恶狠狠地挂了电话,心里非但没出气,反而憋得慌。

    她知道宋依诺对沈存希动了真心,对他的感情只怕不亚于当年对唐佑南的感情。到底谁这么缺德。把依诺的照片发布到网上去的?

    她思忖了一下,起身去主卧室,打开宋依诺的电脑,搜索照片。但是网上一张照片都没有,被人彻底清除干净了,仿佛从未出现过。她松了口气,还好没有照片了,否则多心塞啊。

    她正准备关电脑,手指不小心点了下鼠标,进入了一个论坛,论坛的标题是:早上的床照女主角,我已经人肉出是谁了,请叫我雷锋!

    韩美昕一看这个标题就气炸了,谁TM饭吃饱了没事干。做这种缺德事?她滑动鼠标,看到有人将依诺的名字生平简介以及现在的地址全都爆料出来,甚至下面出现许多水军,骂得之难听,简直超出她这二十几年骂人的水平。

    她越看越生气,气得浑身发抖,有人爆料说女主角私生活不检点,勾引老公的叔叔,被她老公捉奸在床,早上爆光的床照,就是当时被她老公拍下的,后来净身出户,这个女的还不知羞耻,当了叔叔的情妇什么的。

    韩美昕气得直拍桌子,她注册了一个小号骂回去,“哪里来的心机婊落井下石?给老娘打哪里来滚哪里去?”

    她刚回复,就有一堆的水军喷她,喷得她成了筛子,还暗指她就是不知廉耻的床照女主角,韩美昕气得吐血,现在这些网络暴民简直是非不分,若是依诺看到这些评论,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

    韩美昕一早上就在和这些水军对骂,她是律师,言辞犀利,什么话恶毒骂什么话。但是寡不敌众,她根本骂不过来。不过她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水军里有一个主力,只要这个人一说话,其他人马上附和。她留了个心眼,只@这个叫爱希希的人。

    大概是被她发现了,这个人很快消失了,她一消失,水军也不说话了。韩美昕皱了皱眉头,拿起手机正准备打电话,她的手机响起来,她接通,“连默师兄,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美昕,我看到网上曝的照片了,她……现在怎么样?”连默坐在车里,看见小区门口有几十个行迹可疑的人在那里张望,时不时交头接耳的说话,看样子应该是因为床照而来。

    “她心情不太好,早上哭了很久,刚刚哭累了睡着了。”韩美昕扭着肩膀,在电脑前坐了一早上,为了跟这些暴民对骂,她连厕所都没有去上,骂架真是个体力活。

    “我能上来看看她吗?”连默迟疑的问道。

    “那你上来吧。”韩美昕说道,依诺现在这么伤心,多一个人陪着也许更好一点。

    韩美昕挂了电话,她看着论坛里没有人再回复,她略微松了口气,待会儿连默师兄上来了,可以请他查一下这个爱希希账号的IP地址,她直觉这个人认识依诺,说不定和依诺有仇,才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十分钟后,公寓门铃响了,韩美昕起身去开门,因为地址被曝光,她特意打开猫眼,看了一下外面的人,确定是连默,她才开门。

    “连默师兄,你快进来,没有人尾随吧?”韩美昕紧张兮兮的将他拉进去,然后关上门。

    连默摇了摇头,“怎么了?”

    “有人恶意将这里的地址贴到网上,我担心那些愤青来找依诺麻烦。”韩美昕让连默上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担心这些愤青找上门来,她一个人没法应付。

    “难怪了。”连默蹙眉。

    “什么?”韩美昕走进客厅,疑惑的问道。

    “我刚才进小区时,看到小区外面有人鬼鬼崇崇的,应该是那些愤青。不过小区门口似乎加派了保安,盘问我许久,才让我进来。”连默道。

    “依诺也是可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韩美昕心疼道,“对了,连默师兄,我记得你学过计算机网络,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一个账号的登录IP?那个混蛋一早上都在煽动水军骂依诺,给我气死了。”

    “电脑在哪里?”

    “在依诺卧室里,我给你拿出来。”韩美昕转身去卧室,将一台白色的苹果电脑抱出来递给连默,连默迅速输入程序指令,不一会儿就找出了IP地址,然后他把IP地址复制到一个网址里,IP地址对应的地址出来了。

    连默皱眉道:“对方用的是公共无线网络,找不到人。”

    “靠,看来真和依诺有仇了。”韩美昕爆了一句粗,抓不到人让她心烦气躁,想到依诺受的委屈,她就难受。

    连默手指在键盘上舞动着,过了一会儿,将电脑放到茶几上,他说:“我已经黑了这个论坛,贴子也搜索不到了。”

    “太好了,终于不用看到那些心塞的评论了。”韩美昕开心道。

    连默点了点头,说:“这里的地址被人爆到网上了,你们再住在这里不太安全。”

    “我知道,我打算等依诺醒了,问问她有什么想法。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我担心她一时之间走不出来,我想带她去我老家住几天,那里没人认识她,等她心情平静了,我们再回来。”韩美昕道。

    “嗯,暂时离开一下,对她不是坏事,到时候我送你们过去。”连默点了点头,抬眸看向卧室方向,眉宇间隐含担忧。

    她那么坚强,这次的事情她一定能撑过去。

    两人坐了一会儿,韩美昕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她站起身来,道:“连默师兄,你先坐会儿,我去做饭。”

    连默点点头,见韩美昕走进厨房,他在客厅里坐了会儿,起身向卧室的方向走去。主卧室的门没关,床上没有人,对面的次卧门紧闭着,他犹豫了一下,伸手旋转门把。

    他推开门,卧室里光线明亮,房间中央的大床上微微鼓起了一点,不细看还没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他缓缓走进去,来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侧躺在床上的女人。

    她眉峰紧蹙,似乎被什么困扰着。他弯腰在床边蹲下来,看着她浮肿的眼眶以及苍白的脸色,他莫名心疼起来。他抬起手,缓缓伸过去,快要碰触到她的脸时,他手指轻轻蜷缩起来,半晌,他收回手,轻声道:“睡吧,好好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过去。”

    宋依诺猛地睁开眼睛,似乎是受到惊吓,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连默,把连默吓了一跳。他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依诺,醒了?”

    宋依诺慢慢回过神来,她看着连默,意识到自己还躺着,她连忙坐了起来,揉了揉模糊的眼睛,她说:“连默,你怎么来了?”

    “我很担心你,依诺,你没事吧?”连默站起来,在床边坐下,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她的状态很不好,出了这么大的事,恐怕很难恢复过来。

    宋依诺垂下头,苦涩一笑,自嘲道:“连你都知道了,桐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吧?我这回丢人丢大了,说不定以后出去,就会被人指着鼻子骂荡.妇了。”

    连默垂眸,看着她紧紧揪着被子的手,他伸手覆在她手背上,温声道:“依诺,不要这样说自己,这不是你的错。”

    宋依诺瑟缩了一下,她收回手,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憔悴,她说:“连默,你不用安慰我,我没事,放心吧,我会撑过去。现实对我越残酷,我就越要挺直脊梁不被它打倒。”

    连默掌心一空,他悄然攥紧拳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依诺……”

    “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真的没事,我是一只打不倒的小强。”宋依诺强颜欢笑道,对她来说,床照的曝光,远没有沈存希就是床照里的男主角给她的打击大。

    连默心疼极了,他倾身将她搂进怀里,大掌将她的脑袋按在肩膀上,他涩声道:“依诺,别这样对我笑,难过就哭出来,就是不要这样笑,我会担心你。”

    宋依诺静了一瞬,随即挣开她,她眼眶湿热起来,她垂着眸,看着薄被上的花色,她说:“我哭了一早上了,把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尽了,我不想再哭了,连默,你若是真的担心我,就别再招我哭了,逗我笑,行吗?”

    连默定定地看着她,他分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看着她强颜欢笑,竟比看她哭还要难受,他说:“别再笑了,你越是笑,我越是担心你会做傻事,依诺,我们是朋友,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掩饰自己。”

    宋依诺摇了摇头,她说:“我不会做傻事,如果我真的这么不堪一击,被……那个晚上,我就一头碰死了。我曾经说过,现实中有很多事,你越逃避越受伤,我不想受伤,所以我接受现实。我相信,上帝是公平的,当你承受的苦多过于甜的时候,它会补偿你。”

    “依诺,你让我无地自容。”连默神色间掠过一抹狼狈,刚认识她时,他就发现她身上有种异于常人的坚韧,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坚韧,才让他忍不住想靠近她了解她。

    越是了解她,他就越难抗拒她的魅力。他以为,他这辈子不会喜欢上一个女人,但是此刻,他却因为她这番话而心动了。

    他想要拥有她,不是作为朋友,而是作为爱人。

    “连默,你不要这么说,我才是真正的无地自容。”宋依诺一想到那些赤果果的床照,她就羞愧得无地自容。

    连默摇了摇头,她不会理解他此刻的想法,如果可以,他希望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他阴暗的一面。

    韩美昕做好饭菜出来,见连默不在客厅里,她顺着长廊找过来,就看见连默和宋依诺坐在床边相顾无言的样子。她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她才敲了敲门,促狭道:“我没有打扰到你们说话吧?”

    宋依诺转头望去,看见韩美昕俏生生的站在门口,她摇头道:“美昕,谢谢你,有你们陪着我,我心情好多了。”

    韩美昕走进来,看着她颓废的模样,她说:“跟我客气什么,你别忘了,我可是号称治愈系美少女,你快起床去梳洗一下,马上吃午饭了。”

    “嗯。”宋依诺掀开被子下床,她站起来时,身体晃了晃。连默连忙握住她的肩膀,待她站稳了,他才放开她,关切道:“小心点。”

    “谢谢!”宋依诺道了谢,转身走出卧室。

    宋依诺梳洗完走进餐厅,韩美昕做好了一桌的美食,她招呼她坐下。宋依诺没什么胃口,她吃了一点东西就吃不下了,韩美昕见状,也跟着搁下筷子,“依诺,不合口味吗?”

    “不是,我吃不下,你们吃吧。”宋依诺摇了摇头,大概是哭狠了,她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不想吃东西,只想睡觉。

    韩美昕还要再劝,被连默阻止了,伤心过度的人硬逼着她吃东西,只会适得其反,“你不想吃东西就算了,在这里陪我们坐会儿吧。”

    “嗯。”

    陪他们吃完饭,宋依诺才回房,蒙着脑袋又睡了过去。韩美昕与连默面面相觑,都很担心她。怕她这样闷着自己,会闷出病来。

    ……

    启鸿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唐佑南正在处理文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一道略显蹒跚的身影掠了进来,他抬起头来,就看到宋子矜扶着腰走到办公桌旁,她将手里打印的照片摔在办公桌上,“佑南,这是你干的是不是?”

    宋子矜早上浏览新闻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宋依诺的床照,她忽然想起唐佑南来找她问她的话,她没想到唐佑南竟然这么狠,会直接放宋依诺的床照报复她。

    秘书跟在她身后进来,不安地望着唐佑南,“唐总……”

    唐佑南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他拿起A4纸,一张一张的翻着,他蹙紧眉头,“这是从哪里来的?”

    “你应该问问你自己,佑南,你就那么放不下依诺吗?甚至不惜毁了她,也不让她和别人在一起是不是?”宋子矜气愤道。

    唐佑南定定地看着她,他道:“让她声败名裂,你不是也很开心吗?”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她声败名裂,佑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你们做不成夫妻,至少她曾经也是深爱过你。”

    “不是我做的。”唐佑南蹙紧眉头,如果他手里有这些照片,他会用这些照片逼她回到他身边,而不是让她声败名裂。

    他看着照片,心口像舔了火苗一样,烧得他整个人都难受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为什么会被人曝光?“你在哪里找到的这些照片?”

    “在城市网上,网站现在被人黑了,进不去,但是照片被人大量转载,佑南,你放下吧,不要再执着于失去的东西,你还有我和孩子啊。”宋子矜绕到办公桌后,伸手欲搂住他的脖子,却被唐佑南毫不留情的推开。

    “我说过,不是我做的。”唐佑南盯着照片,神色阴戾,他几乎已经猜到照片里的男人是谁,他冷笑一声,他翻天覆地的找当初的证据,没想到反被人捷足先登,先一步曝光了他们的床照。

    他站起来,抓起车钥匙,大步往办公室外走去。

    宋子矜愣了一秒,连忙追过去,“佑南,你去哪里?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唐佑南一路风掣电驰的赶到沈氏,他直接闯到总裁办公室,哐啷一声踢开门,他步履生风的迈进去,将手里打印的照片拍在办公桌上,他阴郁地瞪着办公桌后的男人,怒道:“沈存希,这是怎么回事?”

    沈存希垂眸看着办公桌上的照片,他瞳孔一阵紧缩,他抬头望着唐佑南,冷笑道:“你还有脸来找我兴师问罪?难道不是你曝光的照片?”

    唐佑南粗鲁的扯了扯领带,“我曝光的?他妈的我要有这些照片,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们在一起,照片里的男人是你吧,五年前你毁了我们的婚姻,五年后你毁了她的名声,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沈存希像是被人戳中了痛处,他腾一声站起来,怒不可遏地瞪着唐佑南,“我比任何人都想护着她不受伤害,唐佑南,你若还是个男人,就不要给我玩这些阴的,光明正大的与我决斗,不要在女人身上玩心思,那样只会显得你更卑劣。”

    十分钟前,严城将调查报告给他,启鸿集团果真介入了城中城这个项目。上次的甲醛风波,启鸿集团趁势开了家装公司,这次床照曝光,启鸿集团又介入了城中城这个项目,让他不得不怀疑启鸿集团的狼子野心。

    “呵呵。”唐佑南冷笑起来,他说:“沈存希,桐城人人都说你在桐城只手遮天,现在看来是外界高估了你,你连你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算什么只手遮天?我告诉你,从此刻起,宋依诺由我接手,她与你再没有半点关系。”

    唐佑南说完,转身往门外走去。

    沈存希看着他的背影,他颓然跌坐回椅子里,抓起那几张照片,用力捏成团,心里怒意难休。他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宋依诺抗拒他的神情,他猛地睁开眼睛,将桌上的东西悉数扫落在地上,一室狼藉里,他的心疼痛不休。

    ……

    宋依诺再度醒来时,屋里光线昏暗,她坐起来,偏头看着窗外,天已经黑透了。她起身下床,拉开门走出去,客厅里传来韩美昕与连默的说话声,她心里一怔,还以为他们回去了,她走进客厅,就听韩美昕道:“依诺,快过来。”

    宋依诺发现客厅里似乎变得与之前不一样了,等她坐到韩美昕身边,看着茶几上的点心与鸡尾酒,还有电视旁边多了一套音响设备,她终于知道哪里不一样了,她勉强扯出一抹笑,道:“你们这是要开Party的节奏?”

    “不是你们,是我们一起。连默师兄下午专门去买的音响,据说效果与KTV的音效有得一拼,我们试试。”韩美昕一直在等她醒来,知道她心情不好,就想方设法想让她开心起来。

    宋依诺看向安静坐在韩美昕身旁的连默,她局促道:“连默,不好意思哈,害你破费了。”

    “依诺,不要和我见外,再说我也很久没有K歌了,美昕说她五音不全,就不去KTV丢人现眼,先在家里把歌喉练好了再去。”连默温文尔雅,此刻的他脸上没有作为律师的犀利,像邻家大哥一样让人感到亲切温暖。

    韩美昕瞪了连默一眼,她说:“是啊,依诺,在家里K歌也别有一番滋味。”韩美昕起身去打开电源,全新的设备里自带歌曲,她点了一首《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然后将话筒递给宋依诺,她说:“来试试音,我五音不全,你们不准笑话我。”

    宋依诺没有接,她连忙摇头,道:“美昕,你唱吧,我不想唱。”

    “那怎么行,这首歌最能代表我们的姐妹情,你不唱我可生气了?”韩美昕豁出去了,她将话筒塞进她怀里,然后拉着她站起来,拿了一瓶酒递给她,说:“依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干杯!”

    宋依诺难为情地看了连默一眼,她和美昕在私下里怎么闹都无所谓,但是当着外人的面,还是感到局促,“美昕……”

    “要开始了,一起唱。”韩美昕伸手挽着她,不许她逃。宋依诺没办法,只好跟着一起唱起来,“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

    一首歌唱完,韩美昕感性的望着她,道:“依诺,对不起,这段时间我忙着自己的事忽略了你,但是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我爱你!”讨帅阵划。

    宋依诺感动得潸然泪下,她抹了抹眼泪,皱眉道:“你个离婚律师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煽情了,美昕,你也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干杯!”两人碰了一下,然后同时仰头,咕噜咕噜将一瓶酒喝了干净。也许是这瓶酒下肚,宋依诺没有开始的顾忌,与韩美昕闹疯了。

    连默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疯闹,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宋依诺,直到她把自己都转晕了,他才起身去将她扶回沙发上坐下。

    宋依诺没吃什么东西,喝了四五杯鸡尾酒下去,酒的浓度不高,但是后劲极强,这会儿她已经晕头转向了。看到连默,她傻笑起来,“沈存希,我错了,你不是小偷,你是骗子,你是个大骗子。”

    “依诺,你醉了。”连默搂着她的腰,担心她摇摇晃晃的,会撞到茶几上。

    “我没醉,我没醉,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床照曝光,我不怕你生气不理我,不怕你骂我不知廉耻,你为什么要骗我?”宋依诺趴在连默肩上,她无法接受沈存希就是五年前那个男人,不能接受。

    “好,你没醉,你坐好,别乱动。”

    宋依诺转了个身,趴在沙发上不动了。韩美昕还在依依呀呀的不知道唱什么,她也喝了好几杯酒,看到宋依诺倒在沙发上,她哈哈笑起来,“依诺,别睡,我们接着喝。”

    连默头疼的看着两个酒鬼,他就不该答应韩美昕的要求买酒回来。宋依诺的酒品还不错,喝醉了就睡,韩美昕精力旺盛,比宋依诺更闹腾。

    他起身去扶她,韩美昕伸手推开他,说:“连默师兄,我没醉。”

    连默皱紧眉头,“通常酒鬼都不会说自己醉了,美昕,很晚了,你别闹了,否则一会儿邻居会来敲门了。”

    这句话似乎真的把韩美昕震住了,她将手指抵在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咯咯笑起来,她对着话筒粗声粗气道:“连默师兄,我以前暗恋过你,哈哈哈,不过现在我已经有老公了,所以我要把你交给依诺,拜托你好好照顾依诺。”

    酒鬼的话没有逻辑,连默差点被她搞崩溃。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拿起一瓶酒递给她,说:“好,你干了我就答应你。”

    韩美昕为了朋友也算是豁出去了,她咕噜咕噜喝完了酒,醉得说话都像撸直了舌头,“偶喝完了,你要说发算发。”

    说完,她直接倒在地板上,昏沉沉的睡过去。

    音响里还在放一首很欢快的曲子,连默站在客厅里,他脱下西服外套,弯腰将韩美昕抱起来,送回次卧,拉过薄被盖在她身上。

    他走回客厅,看着躺在沙发上人事不省的宋依诺,他倾身将她打横抱起来,转身向主卧室走去,将她放在床上,她眉心紧蹙,低低的喊着:“我没醉,美昕,喝……”

    连默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个酒鬼,醉成这样了还惦记着喝。他在床边坐下,低声道:“依诺,既然这么难过,就忘了他吧,重新开始。”

    宋依诺翻了个身,呓语着什么,连默将耳朵贴在她唇边,听了许久,才听出来她在喊沈存希,他长长一叹,给她盖好被子出去了。

    回到客厅,客厅还散发着淡淡的酒味,他关了音响,将酒瓶收拾好放进垃圾袋子里。卧室里传来一声闷响,他连忙跑过去,推开主卧室的门,刚才躺在床上的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快步走进去,看见衣柜门打开,衣柜里挂着几件男式的衬衣与西裤,而宋依诺正缩在衣柜里,怀里抱着一件西服外套。

    连默心里五味杂陈,不用想,他也知道衣柜里的衣服是谁的。他走过去,弯腰看着她,说:“依诺,不要躲在衣柜里,不舒服,我抱你去床上睡吧。”

    “不要,我就要在这里睡。”宋依诺摇头。

    连默耐下性子哄道:“依诺乖,回床上去睡,天气冷了,你会感冒,听话。”

    “不要听话!”宋依诺任性道:“小时候,外婆跟我说,只要我听话,她就不会离开我,但是后来她把我送回了宋家,他说只要我听话,宋家人会对我很好很好,我听话了,他们却不肯对我好。”

    闻言,连默心酸不已,他说:“也许他们都有苦衷的,依诺,我们要体谅那些对我们不好的人,因为有他们的千锤百炼,我们才会更坚强的面对一切,不是吗?”

    “不是,我一点也不坚强,我刻意装作自己很坚强,只是因为我身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连默心口大疼,他望着她,她怎么会这么让人心疼呢?过了许久,他说:“依诺,我让你依靠,来我身边好吗?”

    回答他的是逐渐均匀的呼吸声,连默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一时间哭笑不得。他等她睡沉后,才将她抱出来,衣服落了一地,伴随着一声脆响。

    连默将宋依诺放在床上,重新给她盖好。他走回到床柜旁,伸手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叠好放回衣柜里。

    忽然,他动作一顿,灯光下,地面上躺着一个陈旧的首饰盒,首饰盒打开,有几张照片掉在地上,他一张张捡起来,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时,他猛地转头看着床上沉睡的宋依诺。

    过了许久,他收回目光,捡起地上的同心结琉璃穗子,他低喃:“依诺怎么会有同心结琉璃穗子,难道她就是沈家小六?”

    ……

    凌晨三点,宋依诺从梦中惊醒过来,她胃里翻搅得难受,她爬起来,踉踉跄跄下床,跌跌撞撞的冲出卧室跑进卫生间,她抱着马桶吐得天昏天暗。

    她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加上上次在C市食物中毒,她的脾胃很虚弱,被酒精刺激得受不了。她将胃里最后的东西都吐干净后,整个人像死过去一次。

    她站起来,趴在盥洗台前,拧开水龙头,一下下往脸上扑水。过了许久,她才关了水龙头,浑身虚软的坐在马桶盖上。

    她拿起手机,沈存希离开后,她就关了机,她瞪着手机半晌,终于鼓起勇气开机。一阵悦耳的开机铃声后,未接来电以及未读短信提示音响了整整一分钟,她直接忽略,点开一个电话号码。

    哪怕只是看到这个名字,她就痛彻心扉。韩美昕与连默都以为她是因为床照曝光而难过,只有她自己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她浑浑噩噩了一整天,始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他们之前相爱时有多幸福,此刻她就有多痛苦。她手指颤抖地拨通这个铭记于心的号码,她想,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打电话给他。

    电话响了一声,就已经被接通,电话那端传来沈存希惊喜交加的声音,“诺诺,你终于愿意给我打电话了,对不起,我……”

    “沈存希,我们分手吧。”宋依诺低低道,她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苍凉与悲恸,如果当初沈老爷子千方百计阻止他们在一起时,她安静的离开,她会不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

    沈存希浑身的血液像是被冻结一般,他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宋依诺狼狈地闭上眼睛,她说:“今天一整天我都在想,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沈存希,我接受不了我爱上了一个强.暴我的男人,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所以,我们分手吧。”

    “宋依诺,我不同意!”一股怒意袭遍了他全身,他咬牙切齿道:“你听到没有,我不同意!”

    他让她冷静的结果,不是让她提分手的。

    宋依诺心痛得快要无法呼吸了,她紧紧地捂住胸口,眼泪再度滚落下来,她声音很轻,轻得仿佛没有灵魂,“我意已决,就当作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吧。”

    “宋依诺,不准挂电话!”似乎察觉到她的动作,沈存希怒喝道:“听我说,就算你要定我的罪,也听我把话说完。”

    宋依诺攥紧手机,明明知道无论他说什么都改变不了结果,她还是狠不下心来挂电话。

    沈存希听见那端传来压抑的呼吸声,他的心揪作一团,连呼吸里都是一片痛意,“诺诺,五年前遇见你的那天,我刚刚回国,我去祭拜了我母亲,我应该没有告诉过你,我母亲是怎么死的?她是被大火活活烧死的。后来司法部鉴定,没有人纵火,是我母亲自己将别墅点燃,因为那个时候,她患了严重的失心疯,而这一切都是我弄丢了小六造成的。我面对不了自己的失误,所以那晚失控了。”

    宋依诺闭上眼睛,眼泪夺眶而出,她恍惚还记得,当时男人强行占有她时,身上似乎带着巨大的悲恸与无助。

    “诺诺,我不求你现在会原谅我,但是不要提分手,不要离开我,给我一个弥补你以及爱你的机会,好吗?”

    宋依诺拼命摇头,哪怕知道他当时正处于绝望与崩溃的边缘,才会不顾她的哀求占有她,她依然无法原谅。她还记得上次沈老爷子问她恨不恨那个人,她当时以为恨意淡了,现在才知道,当那个毁了她的男人是她爱的男人时,她心里爱恨交缠,竟比单纯的恨意更让她痛苦一百倍。

    她无法高兴的去接受这个事实,甚至无法庆幸的想,幸好是他,幸好不是别人。因为此刻,她所承受的痛苦全部来自于他。

    “沈存希,分手吧。”宋依诺哽咽地说完这句话,她就挂了电话。她坐在马桶盖上,泣不成声。

    “依诺,宋依诺!”沈存希连唤了几声,电话已经被挂断,他瞪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急疯了也气疯了。他拨通她的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挂断,他气得在办公室里暴走,再打过去,那边已经关机。

    他一秒都等不了,抓起外套与车钥匙,迅速奔出办公室。

    宋依诺关了机,她知道以沈存希的性子,他不会单方面接受她说分手,他一定会来找她。而此刻,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

    她连忙站起来,大抵是起得太急,她眼前一阵发黑,身体虚晃了一下。她晃了晃头,待那股晕眩过去,她快步走到门边,拉开门,她看见连默下倚在门边上。她一怔,忽然想起刚才与沈存希的对话,她迟疑道:“你……”

    “依诺,我可以带你离开。”连默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声音里多了一抹怜惜与心疼。原来他们都错了,她情愿醉生梦死,也不想去面对的事情,不是床照曝光,而是……

    “我去叫美昕。”宋依诺转身往次卧走去,刚走了两步,她的手腕被握住,她回头望着他,“怎么了?”

    “依诺,来不及了,从沈氏集团飞车飙到这里最多20分钟,要么现在跟我走,要么等沈存希来堵你。”连默给了她两个选择,然后静静等她做出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