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125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宋依诺对上沈存希看过来的目光,莫名觉得渗人,她用口形问道:“怎么了?”

    沈存希拿下手机,问她:“今天家珍有没有联系你?”

    宋依诺摇了摇头,想起之前贺允儿说的话。她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她连忙转身拿起搁在后座上的包,翻出旧手机开机。短信提示音此起彼伏。她点开未接来电查看,这几天她一直关机,有很多人打来电话,她找到家珍的未接来电,发现只有几天前的。

    那边沈存希已经挂了电话,看她盯着手机,他道:“遇树和家珍好像闹矛盾了,她真的没有联系你?”

    “嗯,没有,我手机一直关机,可能联系不上,我打给她试试。”宋依诺拨通厉家珍的电话号码,那端提示她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她再打了一遍,还是关机。

    “关机了。”宋依诺放下手机,神情有些凝重,“沈存希,我今天在星巴克碰到贺允儿了。”

    “嗯,她说什么了?”沈存希倾身给她系上安全带,MINI的车型不适合他开,坐在车里只觉得憋屈。对沈遇树的事,他明显不上心。

    “我看到她拿着去妇科的检查报告,她说她怀孕了,还让我转告家珍,她加诸在她身上的羞辱。她会还回去,还要让她痛苦一辈子。”宋依诺心神不宁道,家珍喜欢沈遇树喜欢了9年,原本已经原谅了沈遇树,现在贺允儿怀孕了,以贺家在桐城的威望,他们怎么可能允许沈遇树搞大贺允儿的肚子。而不让他负责?

    以沈家与贺家的交情,沈老爷子也绝不会放任沈遇树不对贺允儿负责。家珍的爱情,到最后终究会被牺牲。

    沈存希凤眸微眯,“你说贺允儿怀孕了?”

    “嗯,应该不会有错,否则家珍不会离开沈遇树,沈存希,他们之间是不是完蛋了?”宋依诺小心翼翼的问道。

    沈存希蹙紧眉头,“如果贺允儿怀孕了,这件事会很麻烦,老爷子一定会让遇树对贺允儿负责。”

    闻言,宋依诺闷闷不乐起来。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沈遇树和厉家珍时的情形,他们看起来那么般配那么相爱,老天为什么要对他们这么残忍?

    因为这个意外,两人都没有兜风的兴致了,沈存希直接开车送宋依诺回别墅,然后驱车去沈遇树的公寓。

    按了门铃,沈遇树来开门,沈存希走进去时,看见家里一片狼藉,犹如台风过境一般,他蹙眉,小心避开碎片走进去,他道:“这是怎么回事?”

    “家珍砸的,她说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四哥,贺允儿怀孕了,我该怎么办?”沈遇树双手抱着脑袋痛苦道,他想不通,为什么就一次,贺允儿就怀上了?

    沈存希走到沙发旁坐下,“老爷子已经知道了?”

    “我不知道,贺允儿不知道怎么找来我的公寓,拿了检查报告给我就走了。家珍看了检查报告立即就和我翻脸,我不准她走,她就砸了家里的东西,最后她还是走了。四哥,你帮帮我。”此时的沈遇树哪里还有平时的自信洒脱,他满心都是家珍即将离开他的痛苦与绝望。

    他好不容易哄得她回心转意了,这一次她一定不会原谅他了。

    沈存希看着地毯上撕碎的检查报告,他弯腰捡起来,是一家私立医院的报告单,还有一张B超图,他看不懂,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严秘书,帮我查一件事。”

    半小时后,严秘书回了电话,他说:“沈总,我派人去调查了,贺小姐早上确实去了这家私立医院,检查报告没有作假,她确实怀孕了。”

    沈存希神情凝重的挂了电话,一开始他担心贺允儿是因为不甘心被沈遇树羞辱,才故意伪造检查报告,想要破坏他和厉家珍之间的感情。他望着沈遇树,道:“遇树,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沈遇树脑子里乱哄哄的,他甚至不知道失去家珍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

    “贺允儿是贺家的掌上明珠,上次的宴会上,你和家珍大闹一场,让贺家在上流社会里抬不起头来,现在贺允儿怀孕了,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老爷子也一定会逼你娶她,你必须先解决了贺允儿的问题,才能去求厉家珍原谅你,你懂吗?”沈存希看着这个弟弟,他们虽是同胞兄弟,但是自小分离,并不亲近。他回国后,他们才慢慢亲近起来。

    “哥,贺允儿怀孕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播的种,即使我再不承认,也无法改变那晚我和她发生关系的事实。如果我娶了她,我和家珍怎么办?我的爱情怎么办?”这段日子以来,他努力想要抓住这段感情,现在他才发现,他抓得越紧,它就流逝得越快。

    沈存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道:“遇树,贺允儿这件事,无论你打算怎么处理,我都支持你。”

    “哥。”

    “打起精神振作起来,不要被眼前的困难打倒,沈家的男儿都是好样的。”沈存希又拍了拍他的肩,他无法给他一个中肯的建议,贺允儿很无辜,厉家珍也很无辜,那晚的阴差阳错,注定了他们要为此事付出沉重的代价。

    ……

    回到别墅,宋依诺心里很不安,家珍会去哪里?她在桐城认识的人不多,除了沈遇树就只有她。她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还是关机,她刚挂断,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连忙接通。

    “宋姐姐,我好痛苦。”电话那端传来厉家珍醉醺醺的声音,宋依诺心底一震,连忙道:“家珍,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我在酒吧里喝酒,你要过来陪我喝酒吗?”厉家珍显然已经喝醉了。

    “你在哪家酒吧,我马上过去。”宋依诺说着,她抓起包匆匆往楼下走去,厉家珍报了酒吧地址就挂了电话,宋依诺开车赶到厉家珍所说的酒吧里时,酒吧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趴在吧台上,似乎已经醉过去了。

    宋依诺替她结了账,她撑起她走出酒吧。将她放进副驾驶座上,她拉下安全带给她系上,她转身上了车。五点多的阳光透过挡风玻璃照射进来,宋依诺偏头看着她憔悴的模样,心里一揪。

    她伸手将她脸上的头发抚到耳后,她轻叹一声,发动车子向依苑驶去。车子驶进依苑,宋依诺与兰姨合力将厉家珍送回房间,她坐在床边,犹豫半晌,她拿起手机给沈存希打电话。

    “沈存希,我找到家珍了,你告诉沈遇树一声,让他不要担心。”宋依诺淡淡道。

    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他睨了沈遇树一眼,“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他双手插在裤袋里,走到沈遇树身边,他说:“依诺让我告诉你,她找到家珍了,她们现在在一起,你不用担心。”

    沈遇树猛地抬起头看着他,“真的吗?四哥,我想去看看她。”

    “都先冷静一下吧,有依诺陪着她,她不会有事。遇树,先解决贺允儿的问题,否则你去见她也没用。”沈存希才体会过这种乱了阵脚的滋味,只不过他的问题没有遇树这么严重,他和宋依诺怎么闹,也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

    但是遇树的问题比他的复杂许多,处理不好的话,他就会彻底失去厉家珍。

    “四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失去家珍。”沈遇树坚定且绝决道,就算是背弃一切,他也要和家珍在一起。

    “好,四哥支持你的决定。”

    沈存希话音刚落,沈遇树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没有接,将手机扔回到茶几上。沈存希拿起手机接听,手机那端传来沈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沈遇树,你马上给我回来!”

    沈存希蹙眉,老爷子亲自打电话来,看来他已经知道贺允儿怀孕的消息了,他看了沈遇树一眼,道:“我们会回去。”

    挂了电话,沈存希看着颓废的沈遇树,他道:“去洗个澡,一会儿和我一起回沈宅。”

    “我不去!”沈遇树任性地往沙发上一倒,他不用想都知道老头子叫他回去要做什么,无非就是让他娶贺允儿,对她负责。

    那晚的事他始终耿耿于怀,就算他被下药了,贺允儿没有,他那样对她,是个正常女人,会从头到尾都不吭声吗?

    沈存希伸脚踢了踢他,“遇树,装死没用,逃避也没用,去洗澡,我和你一起回去。”

    最后沈遇树被沈存希强行拽进浴室,他站在花洒下面,秋凉天气,他没有开热水,水从头顶洒落下来,冰冷刺骨。他闭上眼睛,有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他心里默念:家珍,等我,等我给你一个交代,给我们的爱情一个交代。

    ……

    沈家大宅。系团在巴。

    楼下客厅里,沈老爷子看着坐在沙发上默默垂泪的贺允儿,他头一阵阵发疼,沈家最近就没有消停过,他刻意将声音放得很柔,“贺老,允儿,等我那不肖子回来,我一定让他给你们一个交代。”

    贺允儿不说话,低头一直在哭,她身边坐着贺夫人银欢,她看着女儿小小年纪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着实心疼,她搂着她,柔声道:“允儿,不哭了哈,我和爷爷还有沈老会替你做主的。”

    颜姿坐在旁边,她纯粹是来看戏的。贺允儿真是不负她所望,肚子这么争气怀上了沈遇树的孩子。就算她没有让那两兄弟反目成仇,到底还是算计了其中一个。

    沈遇树与厉家珍看起来很相爱,厉家在江宁市的地位不容小觑,要是他们结婚了,对沈存希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现在贺允儿怀上了沈遇树的孩子,看这情形,他是非娶贺允儿不可,到时候这对怨侣状况百出,就能让沈存希头大如斗,想想她就开怀。

    闹吧闹吧,闹得越大越好,最近闹得沈家与贺家成为死对头,贺氏对付沈氏,他们启鸿集团才能坐收渔翁之利。

    “爸,您说说老五,允儿这么好的姑娘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他怎么就不好好珍惜呢?”颜姿笑吟吟道,“唉,怪就怪那厉家小姐缠老五缠得太紧,现在允儿怀了老五的孩子,老五怎么着也得将允儿风光大娶回来才是,您说是吧?。”

    银欢身在豪门,什么样难缠的人物没见过,这会儿她不由得多看了颜姿两眼,对上颜姿笑吟吟的目光,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个女人绝不是个善茬。

    当初沈老爷子打算撮合的是沈存希和允儿,允儿似乎也对沈存希动了心,偏偏阴差阳错,允儿被沈遇树睡了。事情发生后,她又气又急,当时就和贺峰闹。

    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难道他们就坐视不管了吗?

    贺峰只说一定会让沈家给允儿一个交代,后来举办的晚宴上,沈遇树带着那个娇蛮的丫头大闹宴会,让他们面子里子都丢得干干净净。这段时间她出门去,也没少被那些贵夫人太太们挤兑。

    当时太心疼允儿了,甚至都忘记了最重要的事,那就是避孕。

    说实话,沈家的男人她只看得上沈存希,沈遇树那个纨绔子弟她根本就看不上,他没有自己的事业,成天游手好闲,只会跟着厉家那丫头屁股转,有什么出息?

    让允儿嫁给他,只会委屈了允儿。

    更何况现在沈家还多了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嫂,她真担心允儿嫁进来,就会失去她原本的善良与可爱。然而她担心又有什么用,允儿怀了沈遇树的孩子,她们别无选择。

    沈老爷子横眉扫了颜姿一眼,眼神里略带警告,上次的事,他后来派阿威去查过,那晚他们去了祠堂后,颜姿去厨房吩咐了一件事,说先不要上汤,只给唐佑南上一碗。

    那碗汤里加了什么料,恐怕只有颜姿心里最清楚,她想做什么,也只有她最清楚。只不过沈遇树向来看唐佑南这个大侄子不爽,与他争抢东西已经成了习惯。

    颜姿没有算计到自己的儿子,就反算计遇树。虽然他没找到证据,但是心里却如明镜似的,颜姿居然还敢在他面前挑弄是非。

    他刚要说话,门口传来不屑的声音,“既然大嫂这么喜欢贺小姐,不如让佑南娶了她怎么样?”

    众人抬头望去,看到沈存希两兄弟走了进来,沈遇树走在前面,俊脸上的神情满是放荡不羁,他双手随意的抄在裤兜里,嘴里嚼着口香糖,怎么看都是一副二世祖的模样。

    沈老爷子怒不可遏,他手里的拐杖戳得地板直响,他怒喝道:“沈遇树,你怎么说话的?我要你马上向允儿道歉。”

    贺家人齐齐变了脸色,就连贺允儿都停止了哭泣,她怨恨地盯着他们,沈遇树的话像钢针一样扎在她心上,“沈遇树,你太过分了。”

    沈遇树吊儿郎当的走到她身边,在她身边坐下来,他吹了个泡,“哔”一声爆了,他的舌头扫了回去继续嚼,他说:“我就是这样的男人,你确定你要嫁给我?”

    贺允儿气红了眼,她咬着牙不吭声,她一定要嫁给沈遇树,只有嫁给了沈遇树,她离沈存希才更近了一步。

    银欢皱眉,这是她第二次见到沈遇树,对他的印象简直差到极点,想到要把女儿嫁给这样的男人,她就止不住忧心忡忡。

    贺老先生看向站在客厅中央的沈存希,他成熟内敛稳重,又事业有成,沈家最让他欣赏的人就是沈存希,唉,还是他们允儿没有福气,如果那晚和允儿在一起的男人是他,那该多好?

    “沈老,既然遇树回来了,我们就商量一下婚期吧,来之前我特意看了下黄历,下个月26号是良辰吉日,不如就把婚礼定在那天,你觉得怎么样?”

    沈遇树皱眉,他抬头看着贺老先生,轻笑道:“我还没答应娶,你们就开始商量婚期了,贺老也太着急了吧?”

    “沈、遇、树,你给我闭嘴!”沈老爷子气得眉毛都快飞起来了,他的目光掠过贺家人,落在沈遇树身上,继续道:“允儿怀了你的孩子,你不娶谁娶?”

    “爸说得对,遇树啊,孩子都有了,你还想赖账么?”颜姿迫不及待的补刀。

    沈存希斜睨着颜姿,那晚若不是颜姿捣鬼,遇树怎么可能会上错人?他淡淡道:“大嫂,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颜姿恶狠狠地瞪着沈存希,“老四,既然你喊我一声大嫂,尊老爱幼你总该懂吧?”

    “大嫂老糊涂了,我提醒一下你而已。”沈存希讥诮道。

    颜姿气得鼻子都歪了,他居然敢说她老,简直岂有此理!她刚要回嘴,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扫过来,她抬头看去,触到那双威严的苍目时,她自动消了声。

    沈遇树偏头看着贺允儿,他冷笑道:“贺小姐,我不会娶你,要么你去把孩子打掉,要么你把孩子生下来送回沈家,我会抚养他长大,但是恕我不接受孩子的母亲。我话已经说完,就不奉陪了。”

    银欢气极,沈遇树是欺负他们贺家没人了吗?她刚要喝斥回去,贺允儿已经拉住母亲的手,冲她摇了摇头。

    沈遇树站起来欲走,贺允儿跟着站起来,她看着沈遇树的背影,平静道:“沈遇树,本来我也不是非嫁你不可,但是冲着你刚才的话,我还就要嫁给你。我爷爷刚才说了,下个月26号的婚礼,你不来,我让公鸡代替你,反正我生是你们沈家的人,死是你们沈家的鬼,我跟你耗上了。还有,你放在心尖上那个女人,你若舍得她一辈子背上小三的名声,我也不介意,我就当我守了活寡,至于她就一辈子见不得光吧。”

    沈遇树垂在身侧的手倏地紧握成拳,他猛地转过身去,气得浑身发抖,他冷笑道:“贺允儿,你觉得这样做有意思吗?”

    “怎么没意思?与其我一个人生活在痛苦里,不如大家一起痛苦,反正我在地狱,你们也得陪我在地狱。”贺允儿重新坐回沙发上,她俏脸上刻着刻骨的恨意,她绝不会让那些欺辱了她的人好过。

    银欢与贺老先生诧异地看着贺允儿,这一瞬间,坐在他们面前的贺允儿,竟陌生得让他们心惊。

    ……

    送走了贺家人,沈老爷子心力交瘁,他回到客厅,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两兄弟他就头疼,“遇树,与贺允儿的婚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老头,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我要娶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厉家珍,除了她,我谁也不娶!”沈遇树神情严肃,完全没有刚才在贺家人面前的吊儿郎当。

    沈老爷子气得抓起茶几上的茶杯朝他砸去,“贺允儿怀了你的孩子,但凡你还是个男人,你就应该有所担当,不要让别人指着老子的鼻子骂,骂老子教子无方!”

    沈遇树躲开来,茶杯滚落到地上,应声而碎,颜姿站在沈老爷子面前,见沈老爷子气得血压上升,她连忙伸手轻抚沈老爷子的胸口,“老爷子,您别和老五一般见识,医生说过,您的血压很高,要心情平和。”

    “我迟早被你们气死才甘心!”沈老爷子拍得桌子啪啪作响,阿威连忙递来水杯和降血压的药,老爷子接过去吃了药,脸上的潮红才慢慢褪了下去,他说:“沈遇树,下个月26号,你不出席婚礼,就不要认我这个老子!”

    沈老爷子说完,转身往楼上走去。

    沈遇树窝在沙发里,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悲凉。沈存希走到他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他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颜姿看着两兄弟走出别墅大门,她眼睛微微眯起,她不能让沈遇树和贺允儿结婚,只有他们闹翻了,贺家人才会下狠手收拾沈存希。

    林肯加长房车里,贺老先生从沈遇树说了那番话后就板起的脸色一直没有舒展开来,他望着静静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贺允儿,他道:“银欢,去找一个最好的妇产科医生,带允儿去把孩子拿掉!”

    贺允儿听说要拿掉孩子,她条件反射的转过头来看着爷爷,双手牢牢地护着腹部,“爷爷,我不要拿掉孩子!”

    贺老先生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他喝斥道:“刚才你没听见他说什么吗?难道你让我们眼睁睁看着你嫁给那个浪荡子?”

    “爷爷,我不要拿掉孩子,我要嫁给他!”贺允儿固执道。

    银欢看了一眼公公,她转头望着贺允儿,对她道:“允儿,沈遇树不喜欢你,他有喜欢的人,你嫁给他不会幸福,听爷爷的话,爷爷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你们都说为我好,我被他欺负时,你们谁替我出了头?妈妈,爷爷,我爱他,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们根本就不会再提这桩婚事,那晚的事你们也只当我是被狗咬了一口,现在我有了他的孩子,你们也不为我出头,还要让我拿掉孩子,你们到底是不是我的家人?”贺允儿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允儿,你胡说什么,如果我们不爱你,会坐在那里任沈遇树羞辱吗?你知不知道你爷爷这一生,从来都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过。”银欢也动怒了,刚才她真的很想拉着允儿走,他们家的宝贝,凭什么被沈遇树羞辱,但是为了这桩婚事,他们强自忍耐下来。

    “那就让我嫁给他吧,妈妈,爷爷,每段感情都会有磨合期,我相信他一定会被我的真心感动。”贺允儿哀求道。

    贺老先生轻叹一声,“允儿,你被我们保护得太好,而现实太残酷了。沈遇树他不爱你,我们明知道你嫁过去会很痛苦,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跳进火坑?拿掉孩子,然后去国外进修几年,你会忘记这件事,重新开始。爷爷答应你,一定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

    “不,爷爷,我不要您帮我讨回公道,我想嫁给他,不管今后的日子是苦是甜,我都绝不后悔,您就成全我吧。”贺允儿扑进贺老先生怀里撒娇。

    贺老先生与银欢相视一眼,两人眼里都有担忧,良久,贺老先生叹道:“允儿啊,你怎么这么固执?”

    贺允儿抬起头来,眼睛亮亮地望着贺老先生,她说:“爷爷,那您答应我了对吗?”

    “唉!”

    ……

    沈存希将沈遇树送回公寓,他开车回了依苑,远远的,他看见宋依诺站在秋千旁,伸手推着空秋千,怔怔出神,连他走过去了都没发现。

    他伸手握住秋千,将秋千固定住,然后搂着她的腰坐上去。宋依诺吓得回过神来,偏头看着身后的男人,她松了口气,“你回来了?”

    “嗯。”沈存希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握住铁链子,将秋千荡了起来,他说:“你刚才在想什么?”

    被他一打岔,宋依诺也不记得自己在想什么了,她摇了摇头,“不记得了,你弟弟还好吧?”

    “不太好,贺家人上门逼婚,他没脸见家珍,拜托我们好好照顾她。”沈存希想起沈遇树的神情,他莫名心疼起来。

    “他答应娶贺允儿了?”

    “没有答应,老爷子的态度很强硬,贺允儿怀了遇树的孩子,老爷子不会放任沈家的骨肉流落在外,贺允儿甚至放话与公鸡成亲,也要嫁进沈家。”沈存希淡淡道。

    宋依诺震惊极了,贺允儿变了,不再是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开朗活泼的小女孩了,她说:“如果他们结婚了,家珍怎么办?”

    “不知道,这段时间你陪着她,多开导开导她。”沈存希轻轻荡着秋千,眉宇间多了抹凝重。

    宋依诺垂下眸,心里很难受,他们那么相爱啊,为什么命运要这样捉弄他们?“家珍一定会承受不住,他们太可怜了。”

    “所以依诺,我们要珍惜在一起的时光,世事太无常了,有时候走着走着,就曲终人散了。看到遇树和家珍,我就想起了我们,依诺,我们一定要幸福。”沈存希将下巴搁在她的肩颈处,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忽然感性道。

    纵使宋依诺心里还存着芥蒂,但是听到他这番话,她的心软得一塌糊涂,她反手抱住他的腰,“沈存希,我们真的会幸福吗?”

    “一定会的!”

    连清雨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盯着楼下秋千上那对亲密相拥的男女,她的俏脸因为恨意而扭曲,她抓住窗帘的手,险些将窗帘撕碎。

    宋依诺,沈存希是我的,你别想从我手里抢走他!

    吃饭的时候,连清雨称病了不下楼,沈存希略微皱眉,他看向兰姨,“清雨怎么病了?”

    兰姨看了宋依诺一眼,她支吾道:“先生,我也不清楚,要不要叫家庭医生过来看看?也许是天天闷在家里闷出病来了。”

    “也好。”沈存希点了点头,他放下筷子,对宋依诺道:“依诺,你先吃饭,我上去看看她。”

    宋依诺连忙搁下筷子,她说:“我和你一起去。”

    沈存希轻笑道:“怎么忽然这么黏人了?我说了我把她当成妹妹,你不要胡思乱想。”

    “不是我胡思乱想,我是担心有的人胡思乱想。更何况,你把她当成妹妹,她也是我的妹妹对不对?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她生病了我总不能视而不见,那样不是显得我很冷血吗?”宋依诺叽哩咕噜说了一长串。

    沈存希伸手搂着她的腰,听她像放机关枪一样噼哩啪啦的说话,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道:“我就说了一句,你就回我这么多。”

    “我是怕你误会,走吧,上去看看你的好妹妹怎么样了。”宋依诺挣脱他的怀抱,率先往楼上走去。她倒要看看连清雨到底玩得出什么妖蛾子?

    沈存希无奈摇头,此刻他并没有意识这两个女人已经暗暗较起劲来。宋依诺不喜欢连清雨住在依苑,她对沈存希的企图心太明显了,将她放在依苑,迟早要出问题。

    但是她对沈存希有救命之恩,还有什么想臆想症的来博取沈存希同情,她冒然提出让沈存希送走她,只会让他心生反感。而且送出去后她就不会缠着沈存希了吗?不,那个时候她不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会更变本加利。

    所以还是把敌人放在面前稳当,至少她清楚她的一举一动,才能见招拆招。

    宋依诺这样想着时,她感觉自己的生活像是在玩谍战。其实她明确的提醒沈存希和连清雨保持距离会事半功倍,偏偏她开不了这个口,就好像她在质疑他对她的忠诚一样。

    上楼梯上到一半,宋依诺听见兰姨打完电话,她扶着扶手,对兰姨道:“兰姨,你也上来一下,万一连小姐想吃点什么东西,你听着也好下来做。”

    “嗳。”兰姨应了一声,连忙跟着上楼去了。

    来到三楼,宋依诺站在走廊里,她转头望着跟在她身后的沈存希,他已经换了家居服,休闲的风格衬得他丰神俊朗,这个男人只要往那里一站,就是一个发光体,吸引着女人前赴后继,她双手抱胸,挑眉问道:“哪间?”

    兰姨连忙走到一间卧室门前,她敲了敲门,然后推开门进去,连清雨正靠在床上刷微博,短短几天,宋依诺的.裸.照事件就下了热搜榜,完全沉没了。听到敲门声,她连忙将手机关掉,掀开被子躺进去,虚弱道:“谁?”

    “连小姐,先生说上来看看你。”兰姨让到一边,沈存希和宋依诺抬步走进去,房间很大,自带了衣帽间和卫生间。房间中央摆着一张欧式大床,床前有一张榻榻米,欧式的装修风格,显得十分华贵。

    沈存希走到床边,垂眸看着躺在床上的连清雨,他关切的问道:“清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连清雨虚弱的睁开眼睛,她试着坐起来,奈何力不从心,整个人又倒回床上。沈存希伸手去扶她,却有一双手比他的速度更快的扶着连清雨,“连小姐,当心啊。”

    连清雨看着宋依诺甜甜的假笑,她心里膈应极了,恨不得立即甩开她的手,但是碍于沈存希在,她只能忍下来。宋依诺在她身后垫了一个枕头,她关切道:“早上连小姐还生龙活虎的,怎么这会儿就病得这么重了?兰姨,家庭医生什么时候到?”

    “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兰姨眼观鼻鼻观心,对主人之间的事视若无睹。

    宋依诺点了点头,伸手覆在连清雨的额头上,然后对比了一下温度,她说:“还好,没发烧。”

    连清雨咬着唇,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沈存希,“存希,我做恶梦了,我又梦到了他来找我了,我好害怕。”

    沈存希在床边坐下,他说:“清雨,你在这里很安全,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没人能伤害你的。”

    “对不起,你一定觉得我很烦,我总是给你添麻烦。”连清雨嘴一瘪,眼泪滚落下来,配着那张苍白的小脸,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宋依诺看着她信手拈来的演戏,连清雨果然不负菊花婊的称号,她总是恰到好处的勾起沈存希对她的内疚,而且不着痕迹的就让沈存希心疼她。

    如此费尽心机的要将沈存希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她简直自愧弗如!

    沈存希心里一叹,他看了宋依诺一眼,他说:“清雨,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没有觉得你烦,你好好在这里安心养身体,不要胡思乱想,有我在,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连清雨倾身握住他的手,不顾旁边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的宋依诺,她怯生生道:“你真的不会嫌我烦?”

    沈存希下意识要抽回自己的手,连清雨另一手握了上来,将他的手紧紧握住,沈布希看了宋依诺一眼,他道:“不会!”

    连清雨似乎放了心,她笑逐颜开,随即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她愁眉紧锁,忧郁道:“存希,最近我总是听到杰森和我说话,他每天都来缠着我,他说地狱里很冷很寂寞,要我下去陪他,我好害怕,你可不可以陪着我?”

    宋依诺心里冷冷一笑,连清雨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今晚是她住进依苑的第二天晚上,连清雨居然要沈存希陪着她,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她要不要借着那个死人再扑进沈存希怀里?简直忍无可忍!

    “连小姐,其实我胆子也特别小,听你这么说我也害怕了,别墅这么大,万一那个叫杰森的鬼魂真的来了,我会被吓死的,沈存希要陪我,还是让兰姨陪你睡吧,兰姨,你OK的啊?”宋依诺抱着沈存希的胳膊,顺便用力将他的手从连清雨手里拽出来,看见他们手牵手的样子就扎眼。

    “宋小姐,我没问题。”兰姨连忙道。

    “存希……”连清雨楚楚可怜地望着沈存希。

    沈存希皱眉,就算他再迟钝,也感觉得出来气氛不太妙,他说:“就让兰姨陪着你,你若还是害怕,明天我会叫严秘书给你找个女保镖,贴身保护你的安全。”

    连清雨心里暗恨宋依诺,她回头看着兰姨,忽然惊恐的睁大双眼,她不停往床边退去,一边退一边浑身直抽搐,俏脸扭曲着,“杰森,不要来找我了,求求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存希,救我,杰森要杀我,救我,啊!”

    一声尖叫,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连清雨倒在了地上,后脑勺撞在了床头柜的尖角上,立即肿起了一个大包。

    沈存希飞快跑过去,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动作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他焦急地看着连清雨,“清雨,有没有伤到哪里?”

    宋依诺的手心一空,她看过去时,沈存希已经小心翼翼地将连清雨从地上抱起来,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自嘲一笑,连清雨最大的筹码是她用自己的清白救了沈存希一命,她可以反复利用这个筹码来绑架沈存希,而她有什么筹码呢?

    连清雨疼得心里直发憷,她潸然泪下,她缩进沈存希怀里,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小鸟依人般靠在他怀里,自由在疯子与小女人之间转换,“存希,我好害怕,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沈存希垂眸看着连清雨,他心里的愧疚更深,他轻声道:“好,我在这里陪着你,你不要害怕。”

    宋依诺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她看着他们相拥的样子,感觉自己站在这里就是多余的,她刚要离开,卧室的门被人敲响,众人转头望去,看见一个身穿西服背着医药箱的男人走进来。

    兰姨连忙道:“许医生,你来了,连小姐又发病了,你快过来帮她看看。”

    许医生走进来,给连清雨做完一系列检查后,然后帮她处理了头上的伤口,他没有避讳连清雨,直接对沈存希道:“沈先生,连小姐的臆想症比上次更严重了,我建议你送她去专业的医院治疗,迟了延误病情,恐怕会误了她一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