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38 你是我的唯一

    沈存希见她心情不好,直接在前面路口掉头,宋依诺诧异地看着他,“我们去哪里?”

    沈存希冲她眨了眨眼睛,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去了你就知道了。”

    这条路是通往旧城区的,宋依诺瞧他故作神秘,她索性不问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他去哪她就去哪,她不信他还会把她卖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古镇前,这里是明清时期的旧居。桐城发展起来后,为了保护文物,将这一区划分出来。作为观光区,也吸引了不少的游客前往。

    秋高气爽,艳阳高照。

    沈存希和宋依诺手牵着手,闲庭漫步一般,往古镇里走去。算起来,他们很少这样手牵手的散步,今天难得有机会,也算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天气凉爽起来,古镇里的人很多,他们俊男美女颜值高,回头率也相当高。宋依诺刚拆了石膏。虽然恢复得不错,但是走起路来还是有点跛,走了一段路,她就耳尖的听到别人议论。

    “哇,这个男的好帅,可惜了,怎么找了个瘸子当女朋友。”

    “对啊对啊,让瘸子走开,我上!”

    宋依诺心情本来就有点抑郁,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她的心情更抑郁了。她朝四周看,看见那些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又频频看着沈存希,她心里像是打翻了醋坛子,酸溜溜的。

    沈存希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不仅是因为他五官俊美。还因为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成熟内敛的魅力,像是在身上镀了一层金一般,让人难以忽视他的存在。

    “沈存希,她们都在看你啊。”宋依诺越走越慢,沈存希免不了放慢步伐,他看也没看那些闲杂人等,说:“走路不要东看西看。”

    宋依诺停下脚步,沈存希也跟着停下来,瞧她拿鞋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地面,情绪比刚才在车里还低落,他微微弯下身,去捕捉她的目光,温和道:“怎么了?”

    宋依诺飞快看了他一眼,因为受伤后莫名有些自卑,还多了些小矫情,她瘪了瘪嘴,说:“刚才她们说,让瘸子走开,她上!”

    “……”沈存希带她来人多的地方,是带她来散散心,结果没想到心没散成,反而越发堵了起来,他伸手捧着她的脸,目光专注且深情的凝视她,柔声说:“依诺,不要管别人说什么,只有嫉妒的人,才会说话刻薄。”

    宋依诺情绪不高,因为厉家珍和沈遇树的事,她的心蒙上了一层阴影。如果她们没有去白马寺抽签,家珍和遇树分手,只是寻常小情侣出现的矛盾。偏偏她们一起去白马寺抽签了,其中一个签文马上要应验了,那么下一个,是不是就要轮到她了?

    “沈存希,如果我真的瘸了,你还要我吗?”宋依诺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问出这个问题,她又后悔了,她双手捂住耳朵,连忙摇头,“我不要你回答了,我们继续逛街。”

    沈存希无奈地看着她,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轻轻将她的手拉下来,刻下俯下身去,与她平视,他说:“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宋依诺直视他的眼睛,凤眸幽深,含着一丝无奈以及宠溺,这样的男人,当他眼里只有你时,真的很动人。可是一想到那该死的签文,她就心塞。

    所以为什么很多人不算命,算命就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我是对命运没有信心。”宋依诺轻叹一声,神色间满是惆怅。

    沈存希眉心微蹙,此刻他还无法理解她的话,直到后来,他终于明白,对命运没有信心的何尝只是她一个人?他温软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腕口上细嫩的肌肤,他声音霸道且专横,“依诺,如果我不放你,命运都要给我让路。所以你不用对命运有信心,对我有信心就够了。”

    宋依诺不由得莞尔,“你也太霸道了。”

    “所以你喜欢吗?”沈存希凤眸里浅笑盈盈,不动声色就撩拨了人心。

    宋依诺听到四周的惊叹声,她任性道:“我走累了,你背我。”

    “遵命,我的小公主。”沈存希放开她,屈膝蹲在她面前,宋依诺扫了四周那些不停大送秋波的无聊女人们,傲慢的爬上沈存希的背,让他背她。

    沈存希双手搁在她膝弯下,轻而易举将她背起来,宋依诺今天穿着灰色长袖T恤,外搭一件针织衫,下面配了一条棉麻的长裙,脚上穿着休闲布鞋。头发自然的垂落在肩侧,清纯得像个大学生。

    她趴在沈存希肩膀上,看着别人投来艳羡的目光,她的心情好转了不少,她想,她也是一个蛮有虚荣心的女人。

    渐渐的,她忘记了刚才心头的不快,因为她发现,原来在巨人肩膀上的风景是这样的,视野开阔,不用在人头攒动里踮着脚看远处的风景。看耍猴人耍猴,也不用削尖了脑袋拼命往人群里挤。

    因为在他背上,这些风景轻而易举就能看到。

    宋依诺想着,她可能真的老了,所以才容易多愁善感。她刚被外婆送到宋家时,宋振业十分亲近她,有一次家附近来了马戏团,搭着棚子表演。

    五块钱一场,宋子矜早早就被宋夫人带去看了,她也很想去。后来宋振业偷偷攒了五块钱,带她去看杂耍。看马戏的人很多,她踮着脚也看不见,急得在人群里蹿来蹿去。

    然后她身体一轻,就被宋振业举起来放在肩膀上。那时她还小,只顾着看马戏,现在回想起来,也仅有那一次,宋振业给了她父爱。

    如今,她趴在沈存希身上,才终于明白,原来所有的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

    沈存希即使看不见她,也感觉到她的情绪越发失落了。最近他时常有总感觉,她明明就在他身边,他却怎么也抓不住,那种不真实的感觉让他心慌意乱。

    他的手,拍了拍她的臀,他偏头看她,“怎么了?”

    “有点累,不想看了。”宋依诺趴在他肩上,显得兴致缺缺。

    “前面有一家甜品店,我们去那边坐坐。”沈存希背着她挤出人群,向甜品店走去。甜品店里很多人,他们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位置。

    沈存希将她放在座位上,起身去买甜品。听说女人心情不好时,吃杯甜品心情就好了。而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请她吃甜品。

    宋依诺坐在椅子上,双手托着腮,看沈存希拿钱买单。要问她男人什么时候最帅,那肯定是拿钱包买单的时候,男人味杠杠的。难怪成功人士那么受欢迎,就看他刷卡付现时,简直帅得人神共愤。

    沈存希端着几份甜品过来,将托盘放在桌上,往她面前一推,深邃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脸上,看到她眼里那抹对他的迷恋,他心情大好,说:“吃吧。”

    比起前几天的冷暴力,此刻的她乖巧可人,着实惹人怜爱。

    宋依诺低头看着托盘里的甜品,都是袖珍型的,每种口味的都不太多,琳琅满目的,让她看花了眼。她抬头望着沈存希,说:“你买这么多,万一我吃不完怎么办?”

    “吃不完也没关系,只要你心情好了就行。”沈存希坐在她对面,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那我就不客气了。”宋依诺端起一杯甜品放在面前,拿勺子大快朵颐起来,她尝了几口,见沈存希一直盯着她,她挖了一勺递到他唇边,说:“你要吃吗?”

    沈存希摇了摇头,她就把勺子收回去放进自己嘴里了,沈存希无语极了,他说:“味道如何?”

    宋依诺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评价,“和你那天给我做的,不是一个级别。”

    那天的味道里有种叫幸福的东西,今天虽然也有,但是没有那天的强烈。也许女人的幸福感知度,与是否是心爱的男人亲手做的有关。

    “那肯定是我做得更好。”沈存希傲娇道。

    宋依诺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阴霾的心情顿时好转,她咬着勺子道:“你这么自恋真的好吗?”

    “还有更自恋的。”沈存希伸手拿走她的勺子,另一手捏着她的下巴,越过桌面吻住她。宋依诺瞳孔微张,这里到处都是人,他也太大胆了。

    沈存希在她唇齿间袭卷了一番,意犹未尽的松开她,看着她水眸含媚,他的心脏猛地紧缩起来。真是,怎么都吻不够。

    ……

    吃完甜品,两人继续逛明清街,这段路有着悠久的历史,石板路打磨成怀旧的色泽,路边栽种着梧桐树,很诗情画意。

    宋依诺挽着沈存希的手臂,经过一家照相馆时,宋依诺往里面看了一眼,立即被挂在衣橱里那件民国时期女子学校的校服给吸引了,她拉住沈存希,说:“我们进去看看。”

    “想照相?”沈存希看了一眼,刚才他们一路走过来,明清街有很多这种照古代艺术照的相馆,她都没心动,怎么独独被这家吸引了?

    宋依诺直接拽着他的胳膊进去了,照相馆的装修风格也有着近现代的古色古香。老板娘是个风韵犹存的半百女人,穿着一袭旗袍,头发盘在脑后,有点旧上海的怀旧风。

    看到他们进来,她说:“两位要照相么?”

    宋依诺走到那套学生装面前,说:“你们现在能拍照吗,什么时候能取照片?”

    “快洗十分钟。”

    宋依诺偏头看着沈存希,说:“这衣服好看,我特别喜欢民国时的学生装,我们拍一张吧,我穿学生装,你穿中山装。”

    老板娘撑在桌面上,睨着沈存希,她笑道:“姑娘好创意,恰好我这里有一套新回来的中山装,很适合这位先生穿。”

    沈存希皱眉,“别闹。”

    “陪我照一套嘛,求你了,好不好?”宋依诺握住他的大手,又是卖萌又是撒娇。

    沈存希低头,深暗的眸落在她娇憨的俏脸上,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不忍让她失望,虽然他不认为这样的小地方能照出什么好相片。

    宋依诺欢欢喜喜地拿着那套学生装去幕帘后换衣服了,沈存希接过老板娘给他的衣服,衣服是灰蓝色的,像极了民国电影里的戏服。

    宋依诺很快换好衣服出来,老板娘给她画了个淡妆,拿了个珍珠发夹给她戴上,像极了民国时期的大家闺秀,端庄秀雅。

    沈存希换好衣服出来,宋依诺听到帘动的声音,她转过头去,看着沈存希徐徐向她走来,她黑白分明的丹凤眼里掠过一抹惊艳。

    穿着中山服的沈存希,身上多了一抹禁欲的气息,气宇轩昂,更加迷人。

    沈存希走到她身边,看着她微微张开的小嘴,他揶揄道:“口水流下来了。”

    宋依诺呆呆地摸了摸嘴角,哪有口水?沈存希被她呆萌的反应取悦了,他低头打量着她,穿着学生装的她,头上戴着珍珠发夹,清纯漂亮,让他移不开目光。

    老板娘调整好相机,让他们过去,因为宋依诺头上有伤,老板娘特意取了角度,不会让那纱布影响整组照片的美感。

    镜头里的男主角禁欲,女主角清纯,美得像一幅画,老板娘咔嚓咔嚓的直按快门。

    拍完照片,宋依诺去换衣服,沈存希站在电脑前挑选照片,任老板娘说破了嘴,他最终只选了一张,那一张宋依诺手里拿着一封情书背在身后,微咬着唇,忐忑不安地望着他,而他唇边笑意浅浅,低头凝视着她,意境非常的美。

    老板娘没能说服沈存希将整组照片留下,等宋依诺出去看照片时,其他的都已经被沈存希删除了。十分钟后,照片洗出来,不是彩照,而是具有怀旧的黑白照。

    照片洗成了适合装进钱包大小的尺寸,宋依诺拿着这张照片,看了又看,觉得自己的神情傻傻的,她不高兴地看着沈存希,“你为什么不等我出来,这照片里我好丑。”

    “丑吗?”沈存希拿走照片,端详了一下,说:“不丑,很可爱。”说完直接将照片装进钱包,他抽了一张粉红钞票放在桌上,然后拉着宋依诺走出相馆。

    宋依诺似乎才反应过来,“喂,怎么只有你有照片,我没有?”

    “这是独一无二的,喻意你是我的唯一。”沈存希拖着她的手,往前走去。宋依诺气闷不已,瞪着他的后脑勺,气鼓鼓道:“可是我也想要一张照片,沈存希,我们回去让老板娘再洗一张出来好不好?”

    “我已经全删了。”沈存希不紧不慢道。

    宋依诺郁闷死了,她猛地甩开他的手,赌气道:“我不想理你了,哼!”

    沈存希摇头失笑,这丫头生气的样子还蛮可爱的。他走过去,伸手搂着她的腰,说:“乖啦,不生气了。”

    “把照片给我,我就不生气了。”

    “那你还是继续生气吧。”沈存希摆明了不给,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只洗一张照片出来,刚才那么多照片里,他只选择了这一张,也只洗了这一张。也许是那一瞬间,有一个奇怪的念头,照片洗出两张来,他们就会分开,所以他坚持只洗一张。池扔厅亡。

    “……”宋依诺气鼓鼓的往明清街外面走去,边走边道:“小气鬼,照片都不肯多洗一张,小气小气。”

    沈存希慢腾腾地跟在她后面,听她幼稚的念叨,他摇头失笑。

    离开明清街,时间还早,宋依诺还在生沈存希的气,她直接坐在后座,沈存希一边开车,一边道:“真的很喜欢那样的服装?”

    宋依诺不理他。

    “那等我们拍婚纱照时,我让设计师设计一组这样的好不好?”沈存希哄她。

    宋依诺还是不理他,哼了一声,扭头看着窗外,他怎么会懂,以后照的照片,和现在照的照片哪里是一样的感觉?

    四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家高档的私人礼服店前,橱窗里摆满了各式美丽的华服。宋依诺知道这里,宋子矜是这家礼服店的常客。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宋依诺忍了忍,终究没有忍住好奇心。

    “试礼服。”沈存希一个月前就将宋依诺的尺寸报给了意大利著名的礼服设计师,一周前礼服就已经空运回来,当时依诺正和他冷战,他就没有带她过来。

    他走到后座旁,拉开门等着她。

    宋依诺不肯下车,她和他讲条件,“你把照片给我,我就答应你进去试礼服,否则后天沈遇树的婚礼,你要不一个人去,要么另外找女伴。”

    自从床照被人上传到微博后,沈老爷子也销声匿迹,再也没来找过她麻烦。但是他不来找她,不代表他就承认了她和沈存希之间的关系。她主动送上门去,她怕沈老爷子会放狗咬她。

    沈存希知道她还在为照片的事生闷气,他一手搭在车门上,笑道:“你试完礼服,我给你奖励。”

    “真的?”宋依诺眼前一亮,就算刚才那张照片把她拍丑了,她还是想要,毕竟那是唯一的一张。

    沈存希点了点头,“当然,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宋依诺高兴极了,她连忙下车,沈存希看着她高兴的模样,这女人的脸就像是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

    他关上车门,牵着她走进礼服店。礼服店里金碧辉煌,服务员热情的迎了上来,“沈先生,礼服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请。”

    宋依诺跟着沈存希走向贵宾区,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沈遇树,他的神情显得十分不耐烦,恰在此时,展台上的幕帘拉开,贺允儿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展台上,婚纱是鱼尾的设计,末端以现在最流行的曳地长摆设计,显得高贵奢华。

    紧身的设计,将贺允儿的身材勾勒得十分性感,算算时间,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小腹仍旧平坦,还没显怀。

    宋依诺看到贺允儿那一刹那,她转身就要走,手腕却被沈存希握住,他定定地看着她,说:“去试礼服,明天我没时间陪你过来。”

    沈遇树心不在焉的,即便他决定向命运妥协,不得不娶贺允儿为妻,但是心里记挂的,始终只有那一个人。那晚他冲动的赶去江宁市,并没有见到厉家珍。

    御行告诉他,家珍去国外游学了,请他转告他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他们九年的爱情,她在这个节骨眼上抛弃了他,还让他莫强求,简直可笑至极。

    如果她希望他娶了贺允儿,那么他娶,只是她不要后悔!

    听到沈存希的声音,他抬起头来,看向他们,然后又垂下眼睑,默不作声。宋依诺看向展台上的贺允儿,她像一只好斗的公鸡,倨傲的抬起下巴,睥睨着她。

    她咬了咬牙,她为什么要走?站在展台上的应该是家珍,而不是她,该走的人也是她。

    在贺家一见,她很喜欢性格活泼的贺允儿,短短数日,再出现在她面前的贺允儿,是个盛气凌人的千金大小姐,与家珍争夺那条白裙,然后她说的话,让她对她彻底没了好感。

    再看沈遇树,她不明白,沈遇树为什么向命运屈服了,他和家珍有九年的感情,难道就抵不过和贺允儿的春风一度?

    服务员站在旁边,觉得空气里莫名多了一股杀气,她说:“宋小姐,请跟我来。”

    宋依诺挣开沈存希的手,一瘸一拐的向更衣室走去。沈存希看着她的背影,他快步上前,握住她的手腕,弯腰将她打横抱起,轻声调侃道:“有免费的劳力不使唤,这么折腾自己做什么?”

    宋依诺抬起头,灯光打在他身上,男人的雄性荷尔薄气息里卷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强势意味,宋依诺的手抓着他肩膀上的衬衫,被他抱着走向更衣室。

    隐约感觉到有一双充满嫉恨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们,她越过他的肩膀,看着展台上那道身影,贺允儿嫉恨交加的盯着他们,那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贺家大宅里初见,即使沈存希的威逼令她心慌意乱,她也不曾漏看贺允儿看见沈存希时,那怦然心动的少女模样。后来沈老爷子还曾向她放话,沈存希的妻子,只能是贺允儿。

    后来沈家大宅里发生的事,以及沈存希被下了药,其实那晚,沈老爷子已经设计好,要让沈存希和贺允儿有了夫妻之实,从而胁迫他们结婚。

    贺允儿一开始喜欢的人是沈存希,但是她却要嫁给心上人的弟弟,她到底怎么想的?

    沈存希将宋依诺放在更衣室里的凳子上,他垂眸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低声问她:“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宋依诺摇头,贺允儿的想法她无法理解,如果理解了,她和贺允儿就是一样的人了。

    沈存希俯下身去,凑近她,更衣室里很安静,他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心上最敏感而柔软的地方刮过,荡漾出某种陌生的情潮来。

    她的眼里满满占据的都是他的身影,他心念一动,倾身吻住她的唇,辗转深入。更衣室里的温度逐渐上升,仅仅是一个吻,就让他们彼此都迷乱了,宋依诺双手抓住他的衬衫,不知道是要将他推离,还是要将他拉近。

    矛盾纠结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她才如梦初醒,脸红耳赤的推开他,娇嚷道:“你快出去啦。”

    她的声音里,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沙哑与妩媚,沈存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极不甘心道:“真想一辈子和你腻在一起。”

    “那我会审美疲劳。”宋依诺顺口接了一句,就看他危险的眯起双眸,她连忙道:“是你会审美疲劳。”

    看着她傻笑讨好的样子,沈存希漆黑的眸底已经蓄满了笑意,他摸了摸她的脑袋,看到旁边搁着的精美礼盒,他嗓音低哑道:“乖乖换礼服,我出去等你。”

    吱呀一声,沈存希开门出去了,几秒钟后,服务员进来帮她换礼服。沈存希当时报的尺寸很准确,但是最近宋依诺受了伤,又和沈存希冷战吵架,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除了胸部的尺寸没变,腰身需要再收一下。

    宋依诺穿好礼服,她提着裙摆走出去,那边展台上的帘子重新拉好,贺允儿在里面换礼服,沈存希和沈遇树站在一起。她走过去时,明显感觉到沈遇树变了。

    之前的沈遇树看起来阳光热情,此刻的他满脸戾气阴沉,后天就要结婚的人,在他脸上却没有看到半点喜色。正在试礼服的女人不是他想要的女人,他连敷衍都显得这么不耐烦。

    沈存希看见她出来,抬头盯着她。抹胸的款式露出她圆润的肩头,优美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骨头项链,清纯中又多了一抹性感,纤腰不盈一握,桃粉的颜色俏皮中又多了一丝妩媚,穿在她身上落落大方,雅致又漂亮。

    宋依诺忐忑不安的望着他,“怎么样?”

    “非常完美。”沈存希满目惊艳,服务员在旁边解释,“宋小姐最近瘦了不少,腰上需要收两针,宋小姐皮肤很白,衬着桃粉的颜色,艳而不俗,非常漂亮。”

    明知道是恭维,落在宋依诺耳朵里,还是让她很开心,她扯着下摆,目光楚楚地盯着沈存希,“真的好看吗?我担心我驾驭不了这样的颜色。”

    “好看!”沈存希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了又看,舍不得移开目光。

    宋依诺笑靥如花,她俏皮道:“是你说好看的,到时候人家说我俗不可耐,也是你的错,不能怪我哦。”

    沈存希抚着下巴轻笑道:“谁敢说你我割了她的舌头。”明明是残暴血腥的话,偏生让他说得像情人间的呢喃。

    沈遇树坐在旁边,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他表示受不了,他浑身抖了抖,说:“你们一定要这么恶心我吗?”

    “嫌恶心就滚远点,我还嫌你碍眼呢。”沈存希斜睨了他一眼,满眼嫌弃,话也不客气。

    宋依诺拉了拉沈存希,两兄弟斗嘴可以,别伤了感情。沈存希收回目光,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桃粉的颜色衬得她人面桃花,水色极好。

    那端贺允儿已经换好了礼服,服务员缓缓将幕帘拉开,她站在灯光下,大红色的礼服穿在她身上,多少有了种新嫁娘的娇羞。

    沈遇树扫了一眼,漫不经心道:“可以,再换。”

    有时候对一个人不上心,从他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宋依诺忍不住多看了沈遇树一眼,既然这个婚结得这么勉强,他何必要结?

    她抬头看着展台上的贺允儿,她脸色骤变,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似乎用尽一生的力气,才没有骄傲的转身离开。

    这对夫妻还没结婚,已经貌合神离了,那么又何必硬要绑在一起呢?

    沈存希眼里只有宋依诺,旁人打扮得再花枝招展,也入不了他的眼。他仔细研究她身上的礼服,吩咐服务员记录数据,哪里该收一针哪里该放一针,专业的像是真正的服装设计师。

    站在台上的贺允儿看他瞧也不瞧她一眼,她心里嫉恨交加,她拼命嫁给沈遇树,是因为沈遇树是他的亲弟弟,他们之间的关系再陌生,也有亲近的时候。

    可即使离得这么近,他都没有多看她一眼,她甚至比不上宋依诺身上那件破衣服重要。

    21年来,贺允儿第一次被人如此忽视,她心里极不是滋味,越发嫉妒起宋依诺来。她提着裙摆,款款来到沈存希面前,娇俏道:“四哥,你帮我瞧瞧我身上的衣服有哪里需要修改的,可以吗?”

    沈存希眼尾余光都没有多扫她一眼,他专注地看着宋依诺身上的裙子,比划着尺寸。这样的无视比直言羞辱更让贺允儿尴尬,她还要再说,沈遇树已经不耐烦了,“你有完没完?快点试,试完了回去交差。”

    贺允儿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攥紧拳头,提着裙摆转身走回台上。

    交代完修改的尺寸,沈存希掐了掐她的腰,柔声道:“去把礼服换下来。”

    “哦。”宋依诺去更衣室里换礼服,换完衣服出来,外面的气氛有些紧绷,不知道沈存希和沈遇树说了什么,两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宋依诺来到沈存希身边,她说:“你们怎么了?”

    “走吧,我们回去了。”沈存希握住她的手,直接往门外走去。宋依诺三步一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沈遇树,直到走出礼服店,她才收回目光,对沈存希道:“沈存希,你弟弟看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

    “厉家珍为了避开他,出国游学了,遇树认为,她抛弃了他,所以赌气要娶贺允儿。”刚才依诺去换衣服时,他和沈遇树争执了几句,他无法理解遇树的幼稚。

    “可是婚姻哪能赌气,结了婚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了。”宋依诺皱眉,她是家珍的朋友,站在家珍的立场上,她自然希望沈遇树不要和贺允儿结婚。但是站在贺允儿的立场上,她也很无辜。莫名被人睡了,睡她的人还不想负责任,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心上人的弟弟。

    如果换作是她,那还不得心塞死。

    “他是成年人,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沈存希说完,拉开车门扶她上车。

    宋依诺坐在副驾驶上,透过落地窗玻璃,看着那道落寞的背影,沈遇树决定举办婚礼,是不是在赌,赌家珍会回来阻止,像上次一样,将他从婚礼上带走。

    可是家珍会来吗?

    ……

    沈存希将宋依诺送回别墅,他接到一通电话,屋都没进,就直接开车走了。宋依诺站在路边目送他,看到他的车尾灯消失在路的尽头,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他没把照片给她。

    她郁闷得要死,不行,今晚等他回来,不管是偷抢还是拐骗,她一定要把照片抢回来。

    她转身走进别墅,路过花园时,她想起了她的宠物大黄鸭,她径直走到后院,几天不见,大黄鸭又长大了些,在精致的鸭棚里,像个优雅的绅士一样走来走去。

    宋依诺在鸭棚前蹲下,拿起上面的粮食放在槽里,大黄鸭立即像个活泼的少年,一边“嘎嘎”的欢呼着,一边冲过来开始啄食。

    宋依诺双手捧着脸,看着它欢快的吃东西,她轻叹一声,有时候做人,还不如做一只鸭子快乐。

    喂完鸭子,宋依诺走进别墅,兰姨等在门口,递来消过毒的热毛巾,“宋小姐,擦擦手吧。”

    “谢谢兰姨。”宋依诺接过热毛巾擦手。

    兰姨看她已经拆了石膏,但是走路还有点跛,她问道:“宋小姐,今天去复查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

    “说恢复得还不错,让我在家勤于练习,很快就能恢复正常。”宋依诺微笑道。

    “真是万幸没有留下后遗症。”

    “是啊,万幸了。”宋依诺点了点头,她将毛巾递给兰姨,然后转身上楼。

    回到卧室,她想起上次家珍给她留的邮箱,她拿起搁在床头柜上的电脑开机,然后输入厉家珍的邮箱,给她发邮件。

    一开始她打了很多字,洋洋洒洒一整篇,然后发现没有一句能表达心中的意思。她全部删除,迟迟不知道该写什么,最后,她写了一句话:陌上花开缓缓归,他一直在等你。

    邮件发过去,没到一分钟,就有邮件回复,她点开一看,是家珍回复的,“对不起,我暂时不会回来,代我祝他幸福!”

    宋依诺看着这十几个字,竟来来回回看了不下十遍,每一个字都透着一种由心而生的绝望,她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礼服店里那道落寞的背影,沈遇树,你真的能等到家珍吗?

    宋依诺轻叹一声,她迅速回了一封邮件,“家珍,你们九年的感情,你甘心吗?”

    这一次,厉家珍没有回复她,她等了很久很久,以为她不会回复她了,正打算关闭网页时,消息弹框弹出一封邮件,她点开,“不甘心……可是我,屈服命运。”

    短短十个字,却让宋依诺翻来覆去看了许久,直到眼眶发烫,她才关了网页。家珍说,她屈服命运,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宋依诺怔怔地坐了半晌,她点开PS,那张简单修复过的旧照片出现在眼前,她重新点开搜索引擎,搜索修复旧照片。

    从简到繁,她先修复了福利院的房子,这些地方破损的痕迹不大,慢慢就能修复,然后是门前挂的牌匾。围墙的颜色修复出来后,牌匾是白色打底,黑色字迹。

    宋依诺从最下面糊掉的院子开始修复,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上修复,福利院三个字破损得不是很严重,她花了一个小时才修复。接着是乐字,乐字只剩下下面的小字,上面的修复起来,需要更细致,因为难度太大,她分成了几个图层,一层层的修复。

    她很久没有做这样细致的活,累得头晕眼花,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个僵硬的关节,又坐回去重新修复。每个图层修复好,然后再重叠回去,福利院的名字逐渐清晰起来。

    沈存希赶到公司,朱卫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了。沈存希走进办公室,抬头看着他,“怎么样?筛查出来没有?”

    “沈总,经过反复筛查,最后还有六家福利院与人贩子提供的线索最为接近,这是六家福利院的名字与位置,您过目。”朱卫将文件递给他。

    沈存希接过去,六家福利院,从上往下,福如意福利院,如意坊福利院,康意乐福利院,意巧如福利院,美意达福利院及意如家福利院。

    六家福利院都在桐城到Z市的地铁线上,分布范围较广,而且都是22年前注册的。同时符合这几个条件,只要他们实地排查,就能知道小六在哪里。

    沈存希的心隐隐激动起来,他找了十几年,这是第一次,离小六的消息这么近,他说:“朱卫,你亲自去一趟这六家福利院,务必将小六的消息带回来。”

    “是,沈总,我马上启程。”朱卫接过文件,转身走出办公室。

    沈存希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远处在夜色下闪着灯光的希塔,他的心跳缓缓恢复正常。他闭上眼睛,妈妈,我答应过您,一定会将小六找回来,我没有食言,您在天有灵,保佑我们兄妹早日团聚。

    宋依诺修复了四个小时,将每一层图层放大缩小反复修复,才将一层层图层修复完毕,她用鼠标抓起最后一个图层放回去,只见牌匾上的字迹完全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

    她心跳加速,看着电脑屏幕上那六个字,康意乐福利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