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V141 爱到不能再爱

    翌日,沈贺两家联姻,全城戒严。凡是迎亲队会经过的地方,都已经被交通管制,所有车辆全部绕行。沈老爷子与贺老先生对桐城的影响。从这场盛世婚礼便可见一斑。

    按照新娘的要求,婚礼在希塔上的空中走廊举行,婚礼前三天就不再接待客人,开始着手准备。希塔上一天的营业额便是几百万,贺老先生眼也不眨的满足了孙女这个要求。包下希塔。

    贺老先生一掷千金,只为让孙女的婚礼没有遗憾,由此可见,贺允儿在贺家的地位。

    宋依诺有幸见到这场盛世婚礼,因为她原本打算落跑的计划并没有成功。

    早上七点,宋依诺被沈存希从床上挖起来,拖进浴室里洗了个鸳鸯澡。原本某人只是单纯的洗个澡,但是后来洗着洗着。就洗出感觉来了,最后将迷迷糊糊倚在他怀里的娇小女人吃得骨头渣也不剩。

    清晨的宋依诺抵抗意识很薄弱,察觉到危险时已经来不及抵抗,就被男人抵在浴缸边缘狠狠占有。某人吃饱喝足已经快八点了,他抱着被他疼爱得又水又媚的小女人走出浴室,卧室门外传来战战兢兢的敲门声。

    “先生,你们起了吗?化妆师造型师服装师都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兰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沈存希看着怀里柔若无骨的小女人,将她放在化妆凳上,只淡淡说了一句“让她们等着”,门外便已经没了声音。

    他拿起毛巾擦着她湿漉漉的长发,小心避开她已经结痂的伤口。宋依诺迷迷糊糊听到兰姨的声音。她瞬间惊醒了,“化妆师她们来家里了?”

    “嗯,想让你多睡会儿。”沈存希将她的头发擦得半干,然后去找来吹风给她吹头发。柔软的发丝穿过指间,他的心也瞬间柔情四溢。

    吃饱喝足的男人,眉梢眼角都是慵懒与满足。心情好得不像话。

    宋依诺脑子一懵,他想让她多睡会儿,还七点不到就将她从床上拽起来。她原本打算去礼服店上妆时趁机偷溜,今天是沈遇树的婚礼,沈存希再恼怒,也会先去参加沈遇树的婚礼,然后再来抓她。到时候她已经去福利院回来了。

    但是他现在告诉她,化妆师来家里了,那就是说,她逃不了了,有沈存希在,她今天是一定要和他出席婚礼了。

    “沈存希,我好困。要不你先去,我睡会儿直接去酒店。”宋依诺困得睁不开眼睛,一半是真困,一半是装的。

    沈存希弯腰,在她红肿的唇上亲了一下,充满爱怜道:“今天交通管制了,出行不方便,你跟我一起去。”

    宋依诺半睁开眼睛,“为什么交通管制?”

    “因为钱花不出去。”沈存希不以为然道,老爷子就是不作不死,明知道遇树不是心甘情愿结这个婚,还搞这么大的排场,当心最后丢脸丢到太平洋去。沈存希只是说说,没想到一语成谶。

    “……”宋依诺怎么感觉自己闻到一股浓浓的醋意,但是此刻不是她关心沈存希是不是在吃醋的时候,而是该怎么从沈存希眼皮子底下落跑。

    想想,似乎都不可能了。他这么紧迫盯人,除非她会隐身术,否则怎么可能跑得掉?

    “沈存希,我能不能不去?”宋依诺头疼地看着他,和沈存希一起,势必要去沈家大宅,沈家亲戚认识她的人不多,但是沈家大宅里无人不认识她,这个时候去,多少很尴尬。更何况,还有那个原因,像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刀,她每和他亲密一次,就凌迟一次她的心,让她充满罪恶感。

    沈存希俊脸沉下来,凤眸黑睃睃地盯着她,“原因。”

    宋依诺低下头来,不敢看他的眼睛,她嗫嚅道:“就是不想去。”

    “依诺,和我在一起,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相信我就够了。”沈存希轻叹一声,她在担心什么他清楚,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包括流言蜚语。

    宋依诺心里轻叹一声,她抬起头来,看着他幽深的凤眸,良久,她点了点头,“好。”

    沈存希放下心来,他继续给她吹头发,吹好头发后,他按下内线,叫兰姨带人上来,他穿着浴袍去开门。化妆师们陆陆续续走进卧室,这是她们第一次近距离见到桐城传奇人物的豪宅,无一处不透着低调的奢华与完美的精致。

    沈存希将宋依诺将给化妆师们,转身进了衣帽间换衣服。

    时间不多,化妆师和造型师分别给宋依诺上妆及梳造型。宋依诺脑侧受了伤,头发梳起来就盖不住伤口。造型师在给她造型时煞费苦心,最后将长发分了两股辫成发辫,盖住伤口,以蝴蝶发卡固定住,刚好挡住了伤口。

    半个小时后,所有一切准备就绪,化妆师们完成任务,功成身退。宋依诺穿着礼服站在沈存希面前,沈存希凤眸里掠过一抹惊艳。面前的女人清纯中透着性感,桃粉色的长裙盖过足踝,美得不可方物。

    宋依诺忐忑不安地看着他,她拉了拉礼服,“怎么样?是不是不好看?”

    “很美。”沈存希缓缓走到她面前,打扮过后的宋依诺,美到了他的心坎里,他真想将她藏起来,只让他一个人欣赏到她的美。

    他牵起她的手,走出卧室。他走得很慢,照顾着受了腿伤还未痊愈的宋依诺。楼下连清雨坐在客厅里,看着这一双璧人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她双手紧握成拳,心里嫉妒得不得了。

    她真想冲过去,将宋依诺推下楼,换她站在沈存希身边,被他深情的注视着,那样她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沈存希已经动了将她赶走的心思,她要再表现出对宋依诺的敌意,他会立即将她弄走。

    就是咬碎牙齿,她也得装出一副无害的模样。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款步走到楼梯前,笑吟吟道:“存希,嫂子今天好漂亮,你们看起来郎才女貌,十分登对呢,这要是到了婚礼现场,别人得说你们才是新婚夫妇。”

    宋依诺听着连清雨的恭维,心里直起鸡皮疙瘩。

    沈存希偏头看了宋依诺一眼,眸中掠过一抹痴迷与深情,他调笑道:“诺诺,你今天可得积极点去抢新娘捧花,下一对结婚的指不定就是我们了。”

    宋依诺瞪了他一眼,嗔道:“我才不要。”

    沈存希但笑不语,他抬腕看表,时间不早了,他说:“走吧,快要来不及了。”

    宋依诺还想拖延时间,就被沈存希半搂半抱的带出了门。她感觉到后背上有两束阴冷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走出别墅那一刹那,她悄悄回过头去,看到连清雨满目狰狞的恨意,她的心突突直跳。

    有一种人,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变成了别人眼中的敌人。不是你不好,而是你得到了那人想要的东西。

    而她会变成连清雨的眼中钉与肉中刺,便是因为她得到了她最想得到,却永远得不到的人。

    停车场里停着一辆阿斯顿马丁One-77,这款车全球限量77台,其中中国只有5台,价值高达半个亿,没想到就有一台在沈存希手里。

    银灰色的阿斯顿马丁在阳光下散发着夺目的光芒,沈存希绅士的拉开车门,待宋依诺坐进去,他才轻轻关上车门,迅速上车。

    城里交通实行管制,分流出来的车辆并未造成任何拥堵现象,当他们的车穿过车阵,来到前往沈宅的那条道路上,那四条道上一辆车都没有,这是前往沈宅的必经之路。

    沈存希将车停在路边,等了大概20分钟,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开过来,打头的有三辆奔驰越野车,越野车后盖打开,桐城最好的摄影师正在录制婚车与豪车队伍。

    当头的花车是白色的林肯加长房车,上面装饰了寓意爱意永恒的路易十四玫瑰,后面护航的跑车她都叫不上名字,这么多的豪车出现在大马路上,引得对面车道上的人频频翘首眺望,相当于是举办了一场豪车展。

    天上更有无人飞机进行空中拍摄,这场世纪婚礼几乎是史无前例。

    据说婚礼只邀请了一家媒体独家报道,其他的媒体除了望洋兴叹,只能蹲守在必经的道路上远远拍照,饮鸩止渴。

    这是近年来桐城最奢华的婚礼,与不久后那场最奢华的葬礼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宋依诺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林肯加长房车开过去,隐约可见里面的新郎绾绷着一张俊脸,不见一丝喜色,她怅然道:“明明不爱,为什么还要娶?”

    “你说什么?”沈存希问她。

    宋依诺摇了摇头,“没什么。”

    沈存希侧眸盯着她,他倾身捏着她的下巴,眸光深邃地望进她眼里,他说:“不要胡思乱想,嗯?”

    “我没有,我只是为家珍感到可惜。如果车里的新娘是家珍,沈遇树的表情不会是那样哀莫大于心死。看到他们,我总觉得,原来人类的力量真的很渺小,他们终究没有敌过命。”宋依诺惋惜道,最让她觉得可惜的,还是他们之间九年的感情。

    人生,有多少个九年呢?也许错过了,便是永不可能。

    沈存希温软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下巴上细腻的肌肤,他狂肆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宋依诺看着面前嚣张的男人,她轻笑着摇了摇头,“开车吧。”

    沈存希瞧她笑了,提起的心缓缓落回原地。他发动车子,跟上迎亲队,向沈家大宅驶去。前面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刹车声,前行的车队停了下来。

    沈存希皱眉,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前面出了什么事?宋依诺心里忽然紧张起来,她看向沈存希,急道:“沈存希,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我们去看看。”车子从侧面空出的车道驶过去,前面婚车全部停止,三辆奔驰前面,停着一辆黑色阿斯顿马丁One-77,阳光下散发着森森寒气。

    众人面面相觑,等反应过来时,交警已经过来驱赶。

    林肯加长房车里,沈遇树和贺允儿因为紧急刹车,都有些许的狼狈。司机慌忙转头看着一对新人,道:“五少,五少奶奶,你们没事吧?”

    沈遇树蹙紧的眉峰拧得更紧,他说:“问下怎么回事?”

    “是。”司机没有见过这样的新郎,明明是大喜之日,那表情却像是去奔丧的。再搭上那一身黑色西装,越发让人心中发怵。

    贺允儿看了沈遇树一眼,她淡淡道:“沈遇树,如果你不想娶我,现在就下车,不用一路给我摆脸色。”

    沈遇树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愿意?要不是担心老头子提前踩进棺材里,我会娶你?”

    贺允儿气得不轻,转头不看他,却一眼看到窗外那辆银灰色的阿斯顿马丁,她眼中的恨意像是被丢进了一把火,倏地更加浓烈了。

    对讲机里,前面的司机说:“有辆阿斯顿马丁逆行过来,车里坐着一男一女,我不认识,你问问五少,他认不认识。吉时快到了,误了吉时可不好。”

    沈遇树自然也听见了,他心里重重一跳,会是他想象中的那个人吗?他推开车门下车,穿过车队,来到那辆黑色阿斯顿马丁前。

    车里坐着一男一女,男的酷冷女的娇柔,沈遇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顿了,他疯狂的找了她这么久,她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一点消息都没有。

    可是现在,她竟出现在他面前。

    沈遇树锐利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副驾驶座上的女孩,眼眶微微泛湿,如果现在她让他和她一起走,他会毫不犹豫的和她离开。

    闪光灯此起彼伏,马路边上看热闹的行人拿着手机猛拍摄,不愧是世纪婚礼,连抢亲的小白兔家都这么有钱,这辆黑色阿斯顿马丁和那辆银灰色的是同款限量版吧?

    中国仅有五辆定制,没想到今天就凑齐了两,爱车发烧友岂会错过,对着豪车一阵猛拍。

    沈遇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白辣辣的闪光灯照得车内女人的脸忽明忽暗,他眼眶越来越湿,他抬起手,缓缓伸向她。

    车里,厉御行偏头看着疼爱的妹妹,他眉目间蕴着一股温柔,“不下车吗?”

    厉家珍黑发白裙烈烈红唇,却掩饰不住她憔悴的脸色,她终究还是回来了,在他成为别人的丈夫前,她还有一件心愿未了。

    她推开车门下车,轻风带起她的裙裾,仿佛要羽化归去一般。沈遇树心房一揪,他上前一步,又堪堪停下来。如果这是一场梦,他愿就此不复醒,停留在此刻,时光不老。

    厉家珍缓缓走过来,每走一步,都是刻骨的疼揪心的痛,因为今天,她是来告别他的,告别这个她爱了九年追了九年的男人。他给她的爱,足以让她在今后没有他的日子里,一个人坚强的活下去。

    短短一段路,厉家珍走了许久,每走一步,都格外艰辛。

    她站在他面前,歪头望着他,俏脸上挂着一抹调皮的笑意,笑意再鲜明,也掩盖不住她眼底逆流成河的忧伤,她说:“遇树哥哥,你还记得,以前我和你说过,如果你敢娶别人,我会送你一个终身难忘的礼物。”

    沈遇树看着面前的女孩,仅一眼,他就知道她不是来抢亲的,她是来和他告别的。他喉咙口像堵着一团棉花,软软的,却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你……要送我什么礼物?”沈遇树苦涩的问道,眼前浓烈的红与黑,衬得那白,白到了极致,他眼前模糊,即使睁大眼睛,也看不清她的模样。

    厉家珍又上前了一步,拉近了彼此最后一点距离,曾经他们是如此的亲密,如今却是遥隔万里。她垂眸,目光落在他胸前的新郎挽花上,心口寒冽冽的刺疼。

    闪光灯接二连三,刺目的白光连成一片耀眼到极致的海。厉家珍在这海洋里,双手搂着沈遇树的脖子,送上自己的红唇。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呼,那端婚车的门打开,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站在车门边,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那对相拥而吻的男女,十指紧扣,指甲陷进肉里,他们的拥吻,像是一记明厉的耳光甩在她脸上,从此以后,她会成为上流社会的一个笑话。

    厉家珍,她夺了她的心上人,她给了她终身难忘的难堪,真是公平!

    热吻持续了十分钟,谁也不敢上去拉开他们,宋依诺坐在车里,看着他们相拥而吻,竟忍不住喜极而泣。她到底还是放不下,到底还是来了。

    热吻结束,厉家珍腿软得站不住,她星眸半睁,眸里水光耀眼,她凝着男人唇上化开的口红,她低低的笑了,笑得悲怆而绝望,竟扑簌簌的掉下泪来。

    “遇树哥哥,新婚快乐!”

    厉家珍缓缓退出他的怀抱,倒退着,一步步走出他的世界。

    沈遇树眼前泪光闪烁,却执拗地看着她,舍不得眨眼睛,看着那黑发白裙的烈烈红颜缓缓退出他的世界。第三波惊叹声响起,似乎料到故事的开始,没有料到故事的结局,只见黑色阿斯顿马丁帅气的掉头,急速驶离。

    马路上,沈遇树身影孤傲的站在原地,久久伫立不动。直到多年以后,他仍记得这一幕,他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碎成了渣。

    宋依诺惊诧地看着驶远的跑车,仿佛难以置信,她看着沈遇树孤傲的身影,眼眶泛湿,“怎么会这样?”

    沈存希转头看着她,轻叹一声,她的多愁善感让他心疼不已,他伸手抱住她,轻拍她的后背,“好了好了,不哭了,嗯?”

    “我以为家珍是来抢亲的,他们都好可怜。”宋依诺心疼得无以复加,家珍离开时的眼神,她想,她一定终身难忘。

    爱到不能再爱了,那是怎样的痛?

    沈存希看着静静伫立在风中,宛如遗世独立一般的沈遇树,他说:“换作是我,我不会让自己一辈子遗憾。”

    即便在一起是相互折磨,只要他不放手,谁也不能抢走她,包括她自己。

    宋依诺心底一震,她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感觉到他身上有种偏执的执拗。这个男人,一旦爱上谁,若非死别,绝不生离。

    跑车消失在路的尽头,司机壮着胆子下车过去提醒,“五少,吉时快到了,再不走,就过了。”

    沈遇树看了司机一眼,他大步离去。

    贺允儿没想到他会在此时走人,她提着裙摆追上去,厉声喝道:“沈遇树,你给我站住!”

    沈遇树脚步未停,贺允儿穿着高跟鞋,她追得东倒西歪的,可是她不能让沈遇树就这么走了,否则贺家的颜面荡然无存。

    “沈遇树,我叫你站住。”贺允儿急出了泪,终于追上了他,她拽住沈遇树的胳膊,气得直落泪,“我不管你对这段婚姻有什么看法,就算今天结婚明天离婚,你也得让婚礼进行下去。”

    沈遇树薄唇微勾,俊脸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他讥讽道:“那天是谁说,就是与一只公鸡结婚,也得结这个婚,既然如此,就去找只公鸡举行婚礼吧。”

    “沈遇树!”贺允儿气得跺脚,“就当是我求你好不好,贺家从来没有出过丑闻,我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我不想因为我,让贺家蒙羞。”

    “那是你的事。”沈遇树不为所动。

    “要让我跪下求你吗?”贺允儿说着,屈膝就要跪下去,跪到一半,就被沈遇树制止了,他伸腿挡住她欲跪的姿势,他板着脸道:“闹够了就上车。”

    然后收回腿,转身大步回到车里。贺允儿松了口气,她抹了抹眼泪,飞快跑回到婚车旁拉开车门坐进去。

    车队重新向前驶去,到达沈家大宅时,吉时已过,沈老爷子脸拉得老长,碍于有客人在旁边,他只得隐忍不发。然后,当他看到沈存希带着一个女人过来,他定睛望去,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沈存希公然带宋依诺回来,还出现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上,他是故意打他的老脸吧,这两兄弟就没一个人让他省心的。

    沈老爷子气得直拍胸膛,阿威在旁边瞧着他的神色不对劲,连忙将准备好的降压药递给他,看他送水服下,他才放了心。

    宋依诺一到沈宅,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起来,沈老爷子瞪着她吹胡子瞪眼,颜姿和沈唐启鸿目光剜着她和沈存希交握的手,她心虚得连忙想要缩回去,沈存希却握得更紧,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大哥大嫂,他浅浅笑了笑,就移开了目光。

    宋依诺无法做到像沈存希那样的坦然,尤其是唐佑南看过来时,她到底还是没忍住,从沈存希手里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她说:“我去下洗手间。”

    沈存希眯了眯眼睛,才点头放行,“不要走太远,马上要出发去酒店。”

    宋依诺提着裙摆,因为腿伤,她走得不算快,人群里太窒闷,她想出去透透气。她转身走出别墅,外面空气畅通了许多,但是她还是感到不舒服。

    都和沈存希说了,她不来沈家大宅,他非得拉她过来,她与这里就格格不入。

    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宋依诺没有回头,已经知道来人是谁。

    唐佑南站在她身侧,他轻嘲道:“我没想到你会和四叔一起过来。”

    宋依诺偏头看着他,她苦笑一声,“你一定在心里骂我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吧。”

    唐佑南望着她,她今天很美,精心修饰过的妆容让她美得不可方物,即便心里已经在学着放下,但是看到她被另一个男人呵护着娇宠着,他还是免不了吃味。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盯着她的腿,说:“你的腿恢复得怎么样,我刚才看见你走路还有点问题。”

    “嗯,正在慢慢恢复,走快了有点疼。”宋依诺道,自从离婚后,他们很少这样平和的相处,除了那天在医院里,这是第二次。

    “那就好,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不会,医生说伤口恢复得很好。你呢,你最近怎么样?”宋依诺淡淡问道。

    “我还是老样子啊。”

    接下来的气氛有点尴尬,宋依诺看了一眼大宅内,她说:“里面应该要结束了,我先进去了。”

    “好,我送你进去。”唐佑南点了点头。

    宋依诺刚转身,就看到颜姿气冲冲的冲过来,抬手就是一耳光向她甩过来,唐佑南眼疾手快,迅速挡在宋依诺面前,颜姿那耳光就甩在唐佑南脸上,他脸颊上顿时浮现五根清晰的指印。

    颜姿又心疼又生气,看到挡在唐佑南身后的宋依诺,她怒喝道:“佑南,你给我让开,我打死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她有什么脸面敢登堂入室?”

    唐佑南左右看看,来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众多,经颜姿这么一闹,都看过来,他压低声音道:“妈,您小声点,让人听到,依诺还怎么做人?”

    “她都敢勾引你四叔,她还在乎做不做人?你让开,这个贱人,枉我之前真心实意的对她,她居然敢往你头上泼屎。”颜姿气得口不择言,脸上哪里还有一点贵妇人的雍容气度,完全就是一个市井泼妇。

    “妈!”唐佑南额上青筋直跳,“我和依诺已经离婚了,她和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

    “你倒是看得开,是我多管闲事了?”颜姿面目狰狞,她怎么也没料到,宋依诺会公然和沈存希一起回沈家大宅,那简直是迎面抽了她一耳光。

    当年唐佑南和宋依诺的婚礼虽然没有沈遇树和贺允儿办得盛大,但是该请的亲朋好友都请了,今天来的也不少,认识宋依诺的也不少,她这个时候和沈存希回来,就是打她的脸。

    “你知道你们没离婚前,他们就搞在一起,你还替她说话,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她绿帽都戴你头上了,你还护着她。”颜姿越说声音越大。

    唐佑南看着四周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宾客,他也气得不轻,低吼了一声:“闭嘴!您还不嫌丢人么?看看您现在这个模样,与市井泼妇有什么区别?”

    颜姿被儿子一吼,才清醒过来,她看向四周朝着他们指指点点的宾客,顿时明白过来,她讪讪的笑了笑,回头瞪了宋依诺一眼,仿佛在说你给我等着。

    颜姿走后,宋依诺看着唐佑南脸上的指印,她内疚道:“对不起,害你挨了一耳光。”

    “她是我妈,教训我是应该的,你不要往心里去。”唐佑南摇了摇头,神色很平静,不像以前那样偏激,好像回到了她刚认识他那会儿,像个温暖的邻家哥哥。

    “她会骂我,我已经预料到了,毕竟没有人能够接受从前的儿媳妇突然变成弟媳妇。”宋依诺苦涩道,他替她挨了一耳光,还回头安慰她。

    “久了她自然就不会接受,不用在意我妈。”

    宋依诺叹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沈存希见宋依诺久久不回,他寻出来时,刚好与气冲冲走进来的颜姿遇上,颜姿睨着他,阴阳怪气道:“老四,你可真厉害,捡我们家佑南不要的破鞋穿,滋味怎么样?”

    沈存希看着颜姿,他轻笑一声,道:“大嫂你错了,依诺从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男人,要说破鞋,大嫂嫁给我大哥前,据说有一个相恋几年的男朋友,这个光荣的称号,似乎应该送给大哥。”

    颜姿脸色青白交加,刚要骂回去,沈存希已经扬长而去,她气得要死,30年前的事了,沈存希怎么知道?

    沈存希走出去时,隐约听到宾客在议论,“刚才沈家老四带那个女人回来时,我就觉得她很眼熟,没想到真的是佑南的老婆,这叔侄俩共妻,可真是希罕事。”

    “是啊是啊,我要是这个女人,恐怕都没脸出来见人,怎么好意思?”另一人道。

    “你哪里懂,这叫刺激。”

    然后一群人在那里阴阳怪气的笑,沈存希闻言,他径直走到这群人面前,冷冷地睥睨着他们,“没有人教过你们什么叫祸从口出?”

    这群人看着如撒旦附体的沈存希,都吓得噤了声,沈存希扫了他们一眼,低喝了一声:“不要再让我听到你们再诋毁她一句,否则别怪我不念及亲戚情份,滚!”

    一群人立即作鸟兽散。

    沈存希走出去,就看到宋依诺和唐佑南走进来,他快步走过去,占有似将她拥在怀里,“不是去洗手间吗?怎么出来了?”

    “里面太闷,我出来透透气。”宋依诺仰头看着他,她有些不自在,毕竟她和唐佑南曾做过夫妻。沈存希说要带她回沈宅时,她心里就有所顾忌。

    沈存希搂着她的腰,看她一直动来动去,他不悦道:“我们进去。”

    说完,看也不看唐佑南一眼,搂着她向宅子里走去。宋依诺尴尬地看了唐佑南一眼,然后转身跟着沈存希的步伐走进去了。

    走了一半,沈存希似乎想起什么来,他示意宋依诺去前面等他,他转身走到唐佑南面前,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佑南,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当面感谢你。”

    唐佑南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真想一拳挥过去,打碎他脸上的笑意,他死死压抑着,“四叔还有感谢我的事,真是稀奇了。”

    “当然,想一想,不只一件事,有两件事。”沈存希顿了顿,道:“第一件事,是感谢你放依诺自由,第二件事,是谢谢你把她完整的留给了我。”池帅医亡。

    被老爷子下药那晚,即使他再激动,也感觉到了她的紧窒与慌张,与他第一次得到她时一样,这意外的惊喜让他激动了大半夜,一直缠着她不放。

    唐佑南脸色蓦地变得铁青,沈存希这番话,无疑已经承认五年前那晚的男人是他。命运真是可笑,他怨憎了五年的人,居然就在身边。

    沈存希看着他铁青的俊脸,心里一阵痛快,他继续道:“佑南,五年前,她不属于你,五年后,她更加不会属于你,所以不要再缠着她。”

    说完,他转身离开,走到宋依诺面前,伸手揽住她,向别墅里走去。

    宋依诺欲回头看唐佑南,被沈存希伸手挡住,她抬头看着这个幼稚又小气的男人,问道:“你刚才和他说什么了?”

    沈存希淡淡道:“我感谢他帮我照顾了你五年。”

    “……”宋依诺怎么听,都觉得他这话里挑衅意味十足,果真是幼稚小气傲娇又爱记仇的男人,唐佑南听了这些话,还不得气疯啊。

    别墅里的仪式已经结束,贺允儿的名字正式写入沈家族谱,仪式结束,车队浩浩荡荡开去希塔。宾客都走了,沈老爷子看着那对扎眼的男女,越看越心烦。

    “老四,你给我上来。”沈老爷子低喝了一声,转身去楼上书房。

    沈存希拍了拍宋依诺的肩,示意她不要乱跑,然后转身上楼。

    书房里,沈老爷子坐在书桌后,他眯眼瞪着沈存希,他说:“今天是遇树和允儿的大好日子,你就不能消停点,非得带她回来给我添堵是不是?”

    “大好日子?您怎么逼遇树和贺允儿结婚,我管不了,但是遇树为了尽孝,舍不得逼死您,只能逼死自己,是他愚昧。您别妄想像操控遇树的人生一样操控我的人生,从十五年前,您将我赶出沈家那一刻起,您就没有资格过问我的任何事。”沈存希想起刚才厉家珍离去时,遇树绝望的表情,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过去那个潇洒不羁的遇树在他眼前彻底死去,而现在活着的这个遇树,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

    沈老爷子气得拿起桌上的砚台向沈存希砸去,沈存希轻轻松松避开,砚台砸在墙壁上应声而碎,里面的墨汁泼散了一地,沈存希身上也难免沾染了一些。

    “你这个逆子,不气死我你不甘心是不是?”沈老爷子气得直拍桌子。

    “不要动不动拿死威胁人,您要能气死,也不会活这么久。”沈存希掏出手帕拭了拭衬衣上的墨汁,墨汁在白色衬衣上晕染开,像一朵黑色的雪莲。

    沈老爷子额上青筋直跳,“我说过,宋依诺配不上你,她的身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你人生中的一个污点,永远都抹不掉,我不准你们在一起。”

    “我没有让你许可,我只是知会你一声,宋依诺我要定了,她是我的底线,谁敢找她麻烦,就是和我过不去,我绝对不会客气。”沈存希说完,也不再理会衬衣上的墨汁,直接将手帕丢进垃圾桶里,转身出去了。

    沈老爷子瞪着他的背影,神情冷得像冰一样,他说:“老四,你不听我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悔不当初。”

    沈存希走远了,都还能听到沈老爷子这番近似诅咒的话,那么冷,如附骨之蛆一般,让他一颗心寒凉至极。

    他来到楼下,楼下空荡荡的,宾客都走了,只有宋依诺站在客厅中央,近距离见过沈老爷子后,她发现他们长得一点也不像,她心里稍安了一点。

    也许真的是她想多了,这一切都是巧合。

    看到沈存希下来,她连忙迎上去,看见他衬衣衣襟上的墨汁,她担忧道:“怎么样了?他、没有为难你吧?”

    沈存希伸手揽住她,也不怕自己衣服上的墨汁弄脏她的衣服,他说:“就算他为难我,看到你这么担心我,也值得了。”

    “又耍贫。”宋依诺瞧他神色平静,便也就不担心他了。

    两人走出大宅,刚才挤满豪车的停车场,只有那辆阿斯顿马丁孤伶伶的停在那里,两人上了车,宋依诺问他,“我们现在去哪里?要去希塔吗?”

    沈存希发动车子,驶出沈宅,他说:“不去,遇树也不会想要我们的祝福。”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宋依诺想起沈遇树,心里莫名一揪,家珍离开后,他的心仿佛也被掏空了,整个人哀莫大于心死,比见家珍前更甚。

    “去墓园。”沈存希淡淡道,很久以前就想带她去,一直没有机会,今天他很想带她去见见妈妈。

    宋依诺偏头看他,小心翼翼问道:“去见你妈妈吗?”

    “嗯。”沈存希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才说了去墓园,她就知道他带她去见他妈妈了。

    宋依诺立即紧张起来,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她说:“我要不要回去换身衣服,我这一身怎么看都不想是去扫墓的。”

    “不用,我妈妈喜欢鲜艳的颜色。”沈存希摇了摇头。

    “哦。”宋依诺还是紧张,一会儿担心自己的妆容不合适,一会儿担心自己的发型不合适,沈存希摇头失笑,带她来见老头子,她都没有这么紧张。

    “那是我想给你妈妈留个好印象,万一她在九泉之下不答应我们在一起,给你托梦怎么办?”宋依诺忐忑道。

    沈存希被她逗乐了,“你放心,我喜欢的,我妈妈就会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