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42 他说他姓沈

    西郊最大的私人陵墓,沈氏祖先都葬在这里,沈存希带宋依诺来到一棺较小的坟墓前,坟墓呈圆形,像电影里那种白顶的。前面还有一个巨大的花圃。

    沈存希手里捧着一束香水百合,他弯腰将花束放在墓碑前,指腹轻抚墓碑上的名字,他哑声道:“妈妈。遇树今天结婚了,我也把我未来的老婆带来让您看看。”

    宋依诺站在沈存希身后,听到他介绍说她是他未来的老婆,她脸颊微微红了,她看着墓碑,墓碑上只有碑文没有照片。她诧异地看着沈存希,问道:“沈存希,电视里演的,墓碑上不是都有照片吗?这上面怎么没有伯母的照片?”

    “她不喜欢照相,总说照片能留住的只是一时的美好,而她想拥有永久的幸福。”沈存希站直身体,伸手将宋依诺拉到他身侧,温柔道:“依诺,和我妈妈打声招呼。”

    宋依诺偏头看了他一眼,踏入这里的沈存希整个人都变得不太一样了,身上那些桀骜与漠冷全都消散了,她转过头去,对着墓碑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她说:“伯母您好,我是宋依诺,初次见面。希望没有打扰到您。还有谢谢您生了一个很优秀的儿子,我会代替您好好照顾他。”

    沈存希看着一本正经的宋依诺,他噗哧一笑,吊儿郎当的问她,“我很优秀吗?”

    宋依诺脸颊一红,一不小心说了实话,他该要笑她很久了,她说:“这是全天下都认可的事,还需要问我吗?”

    “但是只有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才会觉得我真的很优秀。”沈存希笑吟吟道。

    宋依诺被他笑得不好意思了,她转头看着墓碑。心里难免多了一丝惆怅。

    从墓园下来,沈存希开车回城,交通管制已经撤销,道路恢复了正常通行。中途他接了通电话,车直接驶进公司。

    宋依诺再度来他的公司,她很无聊,本来想直接回别墅。沈存希不允许。到了公司,沈存希去开会了,她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看得快昏昏欲睡时,有人来敲门。

    宋依诺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沈氏的财务总监,他手里拿着几份文件,需要宋依诺签字。

    “我吗?”宋依诺诧异的指着自己。

    “对。”财务总监解释:“前段时间沈总收购的糖果厂还有博翼都已经转到宋小姐名下,这是近两个月的收益以及财务状况,沈总说以后这些都需要你签字。”

    宋依诺接过文件,看着上面的数据,她完全看不懂,遇到不懂的,她就问财务总监,财务总监尽职的回答,然后在落款处让她签字。

    宋依诺签完字,财务总监说:“宋小姐,沈总特地给您聘请了专业的职业经理人与财务顾问,从下个月开始,博翼公司就开始独立运转,到时候会有专人辅助您打理公司。”

    “哦。”宋依诺点了点头,财务总监又交代了一些事,这才转身离去。

    宋依诺坐在沙发上,翻阅刚才的文件,她想,她还真不是管理公司的料,看到这些报表她就头晕,只知道公司现在的情况是盈利。

    她托着下巴,看来老板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当的。

    她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拿起来接通,那端传来董仪璇的声音,“依诺,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

    宋依诺一怔,这段时间她一直躲着董仪璇,但是现在,她知道她不能再躲了,她点了点头,答应赴约。

    会议室里,气氛一度陷入凝窒,沈存希坐在主位上,冷峻的目光扫过众人,城中城的项目又有了变数,这块大肥肉所有人都盯着,现在又多了一家企业。

    沈存希手中的笔轻敲了敲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他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城中城这块地我们一定要拿下,懂?”

    “是,沈总。”负责这个项目的高层抹了抹额上的冷汗。

    沈存希合上文件,他说:“另外,近来房地产越来越不景气,公司的走向也将面临着严峻的形式,我们必须做出决择,是继续向房地产进军,还是改革开创新的市场,我希望下次开会时,你们能有不错的想法。”

    沈存希擅于用人,在美国,他学会了团队的力量胜于一切,而知人善用,才是一位最高决策者最应该做的事。

    会议结束,沈存希离开办公室,严城快步跟在他身后,道:“沈总,朱卫那边有消息了,他走访了六家最有可能的福利院,最后确定了康意乐福利院。”

    沈存希前行的脚步一滞,他微转了头看着严城,“康意乐福利院?确定这次没有错了?”

    “是。”

    “严城,取消明天的行程,我要亲自去一趟。”沈存希大步向办公室走去,他心情十分激动,找到福利院,他就能找到小六了,太好了。

    沈存希兴冲冲回到办公室,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宋依诺,他却扑了个空,他在办公室里找了一圈,连休息室都找过了,都没有看到宋依诺的影子。

    他不悦地皱眉,拿起手机打她的电话,电话响了三声,那端接起,他不悦道:“你去哪里了?”

    “我在商场,晚上妈妈请我吃饭,我想送她个礼物。”宋依诺在专柜前转悠,其实她也不知道该买什么给董仪璇,她应该什么都不缺,但是她还是想尽尽心意。

    “你等我,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好久没看到她了,我想和她单独吃顿饭,你下班了就乖乖回家,ok?”宋依诺拒绝道。

    沈存希眉峰蹙得更紧,他说:“那你吃完饭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这么宠着我,会把我宠坏的。”宋依诺道。

    “我乐意。”

    “……”

    宋依诺挂了电话继续逛街,东西太多,琳琅满目的,她最后买了条黄金链子,吊坠是一块金佛,金佛是保平安的。

    买好东西,已经快五点半了,宋依诺直接打车去了约定的地点,服务员领着她到了包间外面,推开门,董仪璇已经在里面了。

    许久没有看到她,她比前段时间更显年轻,宋依诺缓步走进去,董仪璇看着她走路还有点跛,连忙站起来过去扶她,眉宇间满是担忧,“依诺,你的腿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我没事,妈妈,医生说恢复得不错,过段时间就会恢复正常,您别担心。”

    董仪璇扶着她在座椅上坐下,宋依诺冲她感激的笑了笑,看着董仪璇,她多么希望她就是她的妈妈,那么不管她的父亲是谁,她都不可能是沈存希的妹妹。

    而现在,那些线索统统都指向一个结果,她真的很害怕,万一他们真的是亲兄妹,她该怎么办?

    “依诺,依诺?”董仪璇连唤了她两声,她好像有心事,一直在发呆,连她说了什么她都没有听见。

    宋依诺回过神来,转头望着董仪璇,她说:“妈妈,您刚才说什么?”

    “依诺,过几天我们回景福镇一趟,和你相认以后,我一直想带你回去见见你外婆,感谢她为你所做的一切。”董仪璇难得感性道。

    “好。”宋依诺点头应下,她从包里拿出两个首饰盒,其中一个是外婆留给她的遗物,她一直随身携带,想要找机会还给董仪璇。

    另一个是她刚才买的黄金吊坠,她知道这种东西太寻常了,董仪璇根本不缺,但是她还是想尽尽自己的心意。

    她将两个首饰盒推到董仪璇面前,她指着旧的那个首饰盒,说:“妈妈,这是外婆留给您的遗物,我一直替您保管着,现在终于有机会还给您了。”

    董仪璇看着那个首饰盒,眼里泪光闪烁,她捧起首饰盒,心痛如刀绞。她说:“依诺,这个首饰盒是你外婆五十大寿那年,我买来送给她的,她当时特别喜欢,一转眼,已经……”

    宋依诺眼眶泛湿,她握住董仪璇的手,柔声道:“妈妈,外婆理解您的苦,她不会怪您。”

    董仪璇吸了口气,“我没能守在她身边尽孝,连她去世都没有回来给她送终,我真的是没脸去见她。”

    宋依诺看着激动的董仪璇,她迟疑了一下,伸手抱住她,轻轻安抚,“妈妈,外婆不会怪您,您不要自责。”

    过了好一会儿,董仪璇的情绪才平静下来,她打开首饰盒,拿出里面的照片,一张是她和刚满四十天的依诺,还有一张是妈妈和两岁左右的依诺,她手指轻抚着老人刻上皱纹的脸,视线瞬间模糊了。

    “以前,我总想着要用自己的力量,让对不起我的人付出代价,二十几年过去了,当我回到这里时,看到你爸爸,我才发现,原来没有了爱,连恨也消失了。但是我却为了复仇,错过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错过了你的成长,真是得不偿失。”

    宋依诺心虚得不敢看她的眼睛,如果她知道囡囡已经夭折,只怕她根本就承受不住。外婆了解自己的女儿,所以囡囡夭折后,她也快急疯了,后来去孤儿院里领回了她,甚至在她重病时,还将她送去宋家,其实她就是害怕董仪璇知道真相,会崩溃。

    外婆,哪怕怨恨着女儿抛弃她们婆孙,也是真正的爱着自己的女儿。

    宋依诺眼眶刺疼,眼泪模糊了视线,她却落不下泪来。这一刻,她多么希望她就是真正的囡囡。

    “妈妈,外婆不怪您,我也不怪您。”宋依诺紧紧握住她的手,也许她是这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带着满腹的仇恨离开,抛母弃女,再回来时,她最亲的人都离开了她。

    董仪璇将她抱进怀里,“好孩子,谢谢你肯原谅妈妈。”

    宋依诺闭上眼睛,眼泪滚落下来,心狠狠的揪作一团,她抹了抹眼泪,拿起放在一旁的首饰盒,她笑得有些腼腆,她说:“妈妈,我给您买了礼物,您看看喜不喜欢?”

    董仪璇拿纸巾擦掉眼泪,诧异地看着她,“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怎么突然想起送我礼物了?”

    “不是什么节日,就是想送您礼物,您快打开看看。”宋依诺催促道,心里又有点忐忑不安。外婆领养了她,又给她安排好了未来,她无以为报。她会好好孝敬董仪璇,感谢外婆领养她的恩情。

    董仪璇打开来,里面是一条很精致的项链,项链上的金佛吊坠在灯光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她拿起项链,赞美道:“好漂亮的金佛,依诺,我很喜欢,谢谢你。”

    宋依诺微微一笑,“您喜欢就好。”

    “给我戴上吧。”董仪璇将项链递给她,然后取下脖子上原本的项链。宋依诺接过项链,微微倾身,给她戴上。

    董仪璇捏着项链,忐忑地看着她,“好看吗?”

    “好看。”宋依诺点了点头,她拿起手机,说:“妈妈,我们拍张照吧。”

    “好。”两人坐在一起,宋依诺打开照相机,对着两人,拍了两张照片,照片里的董仪璇有点严肃,宋依诺比着剪刀手,十分温馨。

    拍完照片,董仪璇让宋依诺发到她手机上,她看着照片,感慨道:“这算起来,是我们第二次拍照片,你长变了好多,和小时候完全不像了。”

    宋依诺心里一紧,生怕董仪璇看出什么来,她说:“妈妈,我好饿,点菜吧。”

    “好。”

    ……

    大概因为太开心了,母女俩喝完了一整瓶红酒,85年的拉菲,后劲很强。司机送宋依诺回去时,她已经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沈存希接到电话,在别墅外面等,穿着家居服的他,少了平时的威严与棱角,如芝兰玉树般,站在梧桐树下,看着车灯缓缓靠近。

    董仪璇推开车门下车,对沈存希道:“存希,依诺我就交给你了,你要是敢欺负她,我绝不饶你。”

    沈存希没说话,看着趴在座椅上的宋依诺,他俊脸黑沉,他一不留神没有盯着她,她就去买醉,简直不能饶恕。他心里虽气,动作却还算得上温柔,他将她抱出来,对董仪璇道:“璇姨,您回去吧,我会好好照顾她。”

    董仪璇点了点头,坐进车里,吩咐司机开车。

    沈存希目送车子远去,他收回目光,睨着怀里醉醺醺的女人,“你就是欠收拾,下次再给我喝醉回来试试,看我不揍花你的屁股。”

    宋依诺往他怀里钻去,在他怀里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娇俏的模样让沈存希的心瞬间柔软下来,他轻叹一声,抱着她向别墅里走去。

    回到卧室,他将她放回床上,她不安的乱动,嘴里梦呓着什么,沈存希凑近她唇边,只听她断断续续道:“对不起……我不是囡囡……我……没有勇气告诉您……就让我代替囡囡来孝敬您吧……”

    沈存希抬起头来,目光深沉地看着床上的女人,她似乎被什么困扰着,眉心蹙起,反反复复说那几句话,囡囡是谁?他怎么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

    宋依诺渐渐安静下来,趴在床上睡沉了,沈存希站起来,心里一旦有了疑惑,就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拿起手机,走到落地窗前,他拨通一个电话号码,那端响了许久才有人接听,他直奔主题:“璇姨,依诺小时候有小名吗?”

    “有,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董仪璇坐在沙发上喝蜂蜜水。

    “她是不是叫囡囡?”沈存希看着落地窗上,倒映着大床上那道娇小的身影。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心事重重的,好像是从乡下回来后。

    一开始他没有注意到,以为是他们吵架,她才不开心,但是这两天他明显感觉到她有心事。她不愿意告诉他,他就去查,无论用什么手段,他要知道她不开心的原因。

    “对啊,依诺小时候就叫囡囡,她没有告诉过你吗?”

    沈存希看着窗外苍茫的夜色,他说:“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我挂了。”

    沈存希捏着手机,在落地窗前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走到床边,他在床边坐下,轻抚她的脸颊,“你不开心,是因为这个吗?为什么不告诉我?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难以信任么?”

    睡着的宋依诺自然不可能回答他的问题,他沉沉一叹,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打从心里信任他依赖他?为什么面对她时,他总是感到这样的无力,似乎怎么做,都无法进入到她心里去。

    他的手指从她的下巴滑落,一直落在她心脏上方,“宋依诺,不管你的心是铜墙还是铁壁,我都要敲开它,彻底进占。”

    ……

    翌日。

    宋依诺醒来时,只觉得头疼欲裂,她捧着脑袋坐起来,红酒的后劲比她想象中还要强,她偏头看着另一侧,床铺微微凌乱,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应该是沈存希给她换的。

    她翻身下床,双腿还有些发软,宿醉的滋味非常难受,她一边揉着发疼的太阳穴,一边向卫生间走去。梳洗完换了衣服出来,手机响了。

    她拿起手机,是沈存希打来的,她接通,就听他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格外沙哑,“醒了?”

    “嗯。”

    “我让兰姨给你做了醒酒汤,你下去吃一点,不要胡思乱想,等我回来。”沈存希温柔道。

    宋依诺一边往门外走,一边道:“你要去哪里,出差吗?”

    “不是,朱卫找到当初人贩子丢下小六的那家福利院了,我亲自过去一趟,依诺,等我回来,我有话要和你说。”沈存希再三叮嘱,早上离开时,他其实放心不下她,想等她醒来,和她聊聊,再去福利院。最终,他还是离开了,他想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磨合,不急于这一时。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等他回来,一切都变了。

    “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宋依诺点了点头,感觉到他今天温柔得不像话,她犹豫了一下,问道:“沈存希,小六……”

    她话未说完,那端传来嘟嘟的忙音,她本来是想问他小六在哪家福利院,结果他已经挂了。

    她将手机放进包里,背着包下楼。兰姨看见她下楼来,她微笑道:“宋小姐,先生出门前吩咐我给你做了醒酒汤,我去给你盛。”

    “谢谢兰姨。”宋依诺拎着包来到餐厅,刚在椅子上坐下,就听到欢快的脚步声从楼上一路传下来。她转头看向楼梯,就见连清雨脚步轻盈的走过来,看到她时,破天荒没有把她当成空气,还笑吟吟的和她打招呼,“宋小姐,早啊,存希呢?”

    连清雨在宋依诺对面坐下,心情好得像外面的阳光。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宋依诺道:“他上班去了。”

    “哦,这么早啊,不过存希向来起得很早,在纽约时,他早上五点就起来开始工作了,所以他的成功绝不是偶然。”连清雨笑眯眯道,她转头看着窗外,继续道:“今天的阳光真舒服,宋小姐要出门吗?”

    “对。”

    “那真可惜,存希送了一套公寓给我,下个月我就要搬出去了,我想去逛逛家居市场,还想约你陪我一起去呢。”连清雨惋惜道。

    宋依诺一顿,随即道:“下次吧。”

    “好,那我们说好了,下次去。”连清雨笑得没什么城府。

    说话间,兰姨已经将醒酒汤端出来了,宋依诺默默吃东西,听连清雨和兰姨闲聊,她速度很快,几分钟就解决了一碗醒酒汤,然后拎着包起身,“兰姨,我出门了。”

    兰姨点了点头,叮嘱她路上小心,连清雨站起来,走到客厅落地窗前,看着宋依诺穿过花园向车库走去,她唇边泛起一抹冷笑,宋依诺,你马上就会明白,真正该离开的那个人是你。

    ……

    车里,沈存希手里握着同心结琉璃穗子,上面有被火烧过的痕迹,他抬头问老王,“还有多久才到?”

    “还有一个小时。”老王看了一眼后视镜,沈存希的俊脸上写满了焦虑,他道:“沈总,您别着急,您马上就能知道六小姐在哪里了。”

    沈存希偏头看着窗外,他怎能不着急?他有预感,这次一定不会错,迟了22年,他终于快要找到小六了。前些年,老头子一直在寻找,近几年,老头子已经放弃了。他不肯放弃,哪怕再找20年40年,一天没找到小六,他一天就不会放弃。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康意乐福利院外面,朱卫站在福利院外面眺望,看到沈存希的车开过来,他连忙上前,打开车门,还不等沈存希下车,就掩饰不住激动道:“沈总,我打听过了,22年前,这家福利院确实收留过一个重病的小女孩,小女孩身上也带着一个同心结琉璃穗子,应该是六小姐没错。”

    沈存希心脏砰砰直跳,他抬头看着福利院,经历了20多年的风霜,福利院外墙的红漆已经变得斑驳,这里就是收留过小六的地方,想到此,他眼眶微微发烫,说:“我们进去吧。”

    “好。”

    沈存希向福利院走去,福利院的建筑与西方的教堂差不多,门口挂着一个牌子,黑底红漆,上面写着康意乐福利院。

    他们走进去,福利院里有大小不一的孩子在院子里奔跑,即使被亲生父母抛弃,他们脸上依然洋溢着阳光般的笑意。他站在院子里看了一会儿,照顾他们的妈妈很有耐心也很温柔,呵护着这些流离失所的小朋友们。

    想到小六也是这样长大的,他心里一阵揪痛,脚步沉重的向院长办公室走去。

    院长办公室里,院长给沈存希奉了一杯茶,她在他对面坐下,她说:“沈先生,朱先生已经和我说了,20多年前,我们确实收养了一个重病的小女孩,当时我们以为救不活了,没想到后来她竟奇迹般的活了过来,所以我对她的印象特别深。”

    “她现在在哪里?”

    “她被人领养了。”院长道。

    “被什么人领养了?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吗?”沈存希毫不意外。

    “有是有,只是……”院长为难地看着他。

    沈存希双眸微眯,“只是什么?”

    “这里的每个孩子我们都有记录,什么时候被我们收养的,什么时候被人领养走,被什么人领养走,包括对方的联系地址。但是前段时间失火,存放档案的档案室被烧掉了,有一部分收养记录被烧毁了。我们检查过,烧毁最严重的就是20年前的领养记录。”院长自责道。

    “收养档案没有存放进电脑吗?”沈存希皱眉,他好不容易找到了收养小六的福利院,怎么甘心就这样功败垂成?

    “我们最近正在录入,还没录入到那一部分,就发生了火灾,沈先生,实在抱歉。”院长满脸歉疚地看着他。

    沈存希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没有领养记录,他根本就不知道小六被谁领养了,茫茫人海里,他上哪去找她?

    原以为这一次,他能顺利找到小六,没想到又生生的擦肩而过,小六,你到底在哪里?

    朱卫担心地看着沈存希,“沈总,您还好吧?”

    沈存希捂住眼睛,他摆了摆手,怎么会好?他满怀希望而来,现在却铩羽而归,他怎么会好?半晌,他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说:“那么您还记不记得,领养她的是什么人?”

    “我们这里的孩子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一个编号,到现在,已经有五千多个孩子从这里被人领养,不停有孩子被大人抛弃送来,也不停有孩子被领养走,时间太久远,我也记不太清楚了。”院长道。

    “您再好好想想,说不定能想起什么有用的信息。”沈存希急道。

    院长努力想,忽然,她眼前一亮,“我想起来了,当时和她一起被领养的还有一个小女孩,那天正好有照相师来拍摄孩子们的照片存档,就给他们照了照片当作纪念,我记得照相时,你妹妹身上戴着一个很漂亮的饰物,上面编了一个漂亮的同心结。”

    沈存希从西服口袋里拿出那个被火烧过的同心结琉璃穗子,放在院长面前,他说:“和这个一模一样吗?”

    院长接过同心结琉璃穗子,她仔细看了看,然后点头道:“是,和这个一模一样。”

    闻言,沈存希捏了捏眉心,院长的意思他明白,但是有同心结琉璃穗子的女孩,不一定就是他的小六。找小六的事,似乎再度陷入死胡同了。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沈存希眉宇间多了一抹凝重,每次希望过后就是失望,那种源源不绝的失望几乎要吞噬了他。

    朱卫自责道:“沈总,对不起,我应该打听清楚,再让您过来。”

    沈存希摇了摇头,他看着院子里的孩子们,他说:“这不怪你,至少这一次,我们已经很接近小六了。知道她曾在这里住过,被人领养,总好过生死不明。只要她还活着,我们总会见面。”

    “沈总……”朱卫心里酸楚,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希望落空后,沈总总是安慰自己,下次就能找到。

    “男子汉不要婆婆妈妈的,打起精神来,我们一定能找到小六。”沈存希拍了拍他的肩,然后抬头看着远处的大树,他缓缓走过去,这棵百年老树,上面挂满了彩带,彩带上全是孩子们的心愿。

    沈存希伸手捏着其中一条彩带,上面写着:希望爸爸妈妈来接我回家。

    他心口像是被撕裂一般疼痛不休,当年小六会不会站在这棵许愿树前,希望哥哥快点来带她回家?

    “朱卫,我不是一个好哥哥。”沈存希沉沉一叹。

    朱卫摇头,“沈总,您是我见过最好的哥哥。”去z市时,还没有确认那个女孩是不是六小姐时,他就又是帮她揍渣男,又是带她去买衣服吃好吃的。等他找到真正的六小姐,他一定会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沈存希松开彩带,转身看着朱卫,道:“但凡一个人存在过,就不会一点痕迹都不留,刚才院长说过,小六被领养那天拍过照片,你去打听一下那天拍照的人是谁,最好能找到22年前的照片,那么找到小六,就只是时间问题。”

    朱卫一拍大腿,激动道:“沈总,我怎么没想到,我马上去办。”池以纵号。

    “不要高兴得太早,也许根本没有照片,也许会是又一次失望。”失望的次数太多,沈存希并没有伤感太久,也学着不对任何一次的寻找报有希望。

    “沈总,您不要太悲观,我们一定能找到六小姐。”

    “去吧。”

    沈存希在大树下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他坐上车,老王刚才已经听朱卫说了,他说:“沈总,您不要太担心,六小姐知道您这么用心的找她,她一定会感应到。”

    “老王,开车吧。”沈存希疲惫地靠在后座上,他闭上眼睛养神。当年他的疏忽,害得小六被人贩子拐走,受尽了苦楚,现在活该他要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一次又一次的经受希望落空带来的痛苦。

    老王叹息一声,发动车子驶离,车子驶上大路,迎面一辆拉风的红色玛莎拉蒂驶过来,这一路车辆稀少,突然看见一辆拉风的豪车,老王忍不住多看了两年,嘀咕道:“沈总,我怎么好像看到宋小姐了,是眼花吗?”

    沈存希听到“宋小姐”三个字,他蓦地睁开眼睛,红色玛莎拉蒂已经跑远,瞬间消失在路的尽头,他闭上眼睛,宋依诺现在应该在别墅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他又睁开眼睛,心里到底还是放心不下,他打电话给保镖,“夫人现在在哪里?”

    “夫人在开车兜风。”

    沈存希放了心。

    宋依诺确实坐在那辆玛莎拉蒂上面,她开车出了别墅,就发现有两名保镖跟了上来,她不想让保镖知道她去了哪里,她打电话给韩美昕,让韩美昕陪她演一场戏,她们俩人身形差不多,所以在卫生间里换了衣服,出去时保镖果然没有怀疑,然后她开着韩美昕的车离开,韩美昕开着她的车在城里兜风,引开保镖的注意力。

    宋依诺将车停在康意乐福利院外面,她下车,站在福利院门前,她从背包里拿出照片,照片里的教堂与眼前的一模一样,只有那块牌匾换了新的。

    宋依诺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她的身世之秘马上就要揭开了,她是沈家小六还是路人甲,也马上会有一个结果。这一刻,她莫名胆怯起来。

    她在门外站了许久,才鼓起勇气走进去,她刚踏进福利院,迎面被一个孩子撞了一下,手里的照片掉在地上,她伸手扶着孩子站好,那个小孩冲她扮了个鬼脸,然后欢快的跑了。

    宋依诺摇了摇头,她弯腰去捡照片,却有一只手比她更快,她顺着那只手看过去,面前站着一位穿着修女服饰的半百老人,她一瞬不瞬地盯着照片,然后抬头望着面前的女孩,她哑声道:“你是……77?”

    77,康意乐福利院孩子们的编号,福利院不给孩子们取名字,只有编号。被人领养后,他们才有了正式的名字,喻意新生。

    七七?宋依诺心头颤动,她看着面前的老修女,她说:“您认识我?”

    “不,我不认识你,但是我认识这个孩子。”老修女指着照片里的小女孩,小女孩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照相机,好奇地看着镜头,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同心结琉璃穗子。

    宋依诺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她指着照片里的小女孩,问道:“您说这个孩子叫七七?”

    “我们这里的孩子只有编号,没有名字,她的编号是77。”老修女将照片还给她,她慢慢陷入回忆,“当年是我最先发现她的,她躺在门外奄奄一息,我把她抱进来,她看了我一眼,就昏过去了,她昏迷了几天,满身都长满了水痘,我们以为救不活了,没想到她竟奇迹般的活了过来。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她身上有一个漂亮的同心结。”

    宋依诺走进这里,莫名有种熟悉感,她知道,她确实是在这里被外婆领养的。

    “您还记不记得,她是被什么人丢弃在这里的?”宋依诺问道。

    “不知道,那晚太黑了,附近没有人,就她一个人,被丢弃时,她还发着高烧,很可怜的孩子。”老修女道。

    宋依诺看着她的样子,老人上了年纪,一定还记得一些事情,她刚要再问,长廊里走来一个人,穿着院长服饰,老修女向她鞠了个躬,然后走开了。

    院长打量着宋依诺,隐约有几分眼熟,她低头看着她手里的照片,她神情猛地一震,激动道:“你是77?我的天哪,一转眼你已经长这么大了,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您是院长妈妈?”宋依诺迟疑的问道,20多年过去了,她竟还记得这个微胖的院长妈妈。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痕迹,长相却没怎么变过。

    院长热泪盈眶,孩子们离开后,年纪小的,养父母都不会告诉他们是被领养的,除了一些年纪大的孩子,一般都不会再回福利院来。

    院长握住她的手,心情十分激动,“你还记得我,你真的是77,你长得太漂亮了,我都不敢认。”

    “院长妈妈,您过得好吗?”宋依诺心里也同样激动。

    “好,好,走,我们进去坐,好多年没见到你了,跟院长妈妈说说你的近况。”院长亲切的拉着她的手向办公室走去。

    两人像久别重逢的故友,聊着彼此的生活,院长边听边感慨:“你外婆是个好人,或许你们很有祖孙缘,你看见她就喜欢她,后来你外婆提出要领养你时,我原本不同意的,老人家什么都没有,怎么养活你?后来你外婆长跪不起,求我让她领养你。她向我保证,即使她饿死也不会让你饿着一分,我被老人家的心意感动,才让她收养了你。”

    “外婆是这世上最善良的人,我很感激她领养了我。”宋依诺感激道,过了一会儿,她望着院长,道:“院长妈妈,您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吗?”

    院长目光轻闪,看了一眼隔间,她垂下头,拿走她手里的照片,她说:“我不知道你的身世,但是刚才有个男人,拿着一个与你身上一模一样的同心结琉璃穗子来找妹妹,也许你和他有点渊源。”

    “他在哪里?”宋依诺倏地站起来,一模一样的同心结琉璃穗子,那个男人是谁?

    “走了有一阵子了。”院长道。

    宋依诺心里一阵失落,她双手抓住院长的手,激动地问道:“院长妈妈,他长什么样子,他有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姓沈,他还给了我一张名片,他说只要我想起关于他妹妹的事,就打电话给他,没想到你随后就找来了,你们兄妹俩也算是阴差阳错。他应该还没有走远,我打电话叫他回来。”院长很高兴,刚要起身去打电话,就被宋依诺制止了。

    “院长妈妈,您把名片给我吧,我打给他。”宋依诺的声音都在抖,那个男人姓沈,他也有同心结琉璃穗子,那天严城说过,他们兄妹有信物,会不会就是这条同心结琉璃穗子?

    院长感觉她的情绪不对劲,她以为她快要找到亲人太兴奋了,她兴高采烈的起身去拿名片,将名片递给她,说:“他好像是桐城最有名望的男人,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

    宋依诺接过名片,看着上面烫金的三个大字,她险些滑坐在地,沈存希,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她眼睛干得发涩,整个人绝望得无以复加,怎么会是他?老天,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她再也坐不住,抓着名片飞快冲出院长办公室。

    院长站起来,刚要追出去,眼角余光扫到隔间的门打开,她倏地停下脚步。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径直走到窗前,他看着那道飞奔出去的娇小身影,俊美的脸上泛着泠泠寒光。

    他双手随意的搁在西裤口袋里,薄唇微勾,好戏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