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48 他是我的新男友

    沈氏总裁办公室里,沈存希将宋依诺使用过的牙刷以及带有毛囊的头发放进无菌真空袋里,然后拨下自己的头发,确认毛囊完整,他才放进另一个无菌真空袋内。

    做完这一切。他仍旧不放心,将无菌真空袋放进保险箱里,锁上保险箱,他拿起车钥匙走出办公室。

    驱车回到沈家大宅,车子停在停车场。一辆粉红色超跑驶了进来,车的颜色是定制的,引擎盖上使用3D彩印技术打印的Hellokity的经典图案。

    沈存希看了一眼。脚步未停,向宅子走去。

    车窗缓缓降下,贺允儿探出头来,声音清脆悦耳,“四哥,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贺允儿高兴坏了,这是她嫁进沈家,第一次见到沈存希回沈家大宅。

    她连车都没停好,熄了火就下车,身后的保镖自然会把车子停进车位里。她推开门下车,沈存希已经走出一段距离。

    她小跑着追上他,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气喘吁吁的抱怨道:“四哥,你怎么不等我啊,好累,气都喘不过来了。”

    沈存希垂眸,盯着她握住他手臂的手,贺允儿惊觉了什么。连忙缩了回去。沈存希瞧了她一眼,年轻女孩的脸上布满红晕,朝气蓬勃,此刻正紧张的望着他。

    他心中轻叹,大手随意地斜插在裤袋里,缓缓迈开步伐向大宅子走去。贺允儿默默跟在他身后,怀孕快三个月了,她已经换了平底鞋,跟在沈存希旁边,他比她高出了一个头,巍峨如山般,有种无形的压力。

    走了一段路,沈存希道:“嫁进沈家还习惯吗?”

    贺允儿受宠若惊,没想到他会关心她,她感动得热泪盈眶,连连点头,“嗯,习惯。”她毕竟年轻,还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凭着一时怨愤嫁进沈家,嫁给一个她不爱且不熟悉的男人,她心中也是忐忑与孤寂。

    婚礼结束后,沈遇树没有在新房里多待一秒,就转身离开。此刻沈存希的关心,像一股温泉注入她的心田,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暖洋洋的。

    “有什么需要就和老头子提,对遇树,多给他一些时间,既然你们已经结婚了,就是要生活一辈子的,用你的真心去打动他,他迟早会被你感动。”沈存希语气清淡,遇树不在桐城他是知道的,当初贺允儿执意嫁给他,让他和厉家珍失之交臂,他怨恨贺允儿,让她独守空房也只是暂时的,这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迟早会回来负担起他的义务。

    遇树和厉家珍已经错过,身为他的四哥,沈存希除了祝福他幸福,别的什么都不能帮到他。

    贺允儿心里那股温泉瞬间变成了数九寒天融化的冰水,浇得她透心凉。沈存希突然对她关心,却是将她推给另一个男人,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她垂下眸,委屈道:“四哥,自打结了婚,遇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知道他对厉小姐情深义重,可是我……”

    她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沈存希停下步伐,侧身看着她,“给他时间,多包容他,他会看到你的好。”

    “可是……”贺允儿心里难受,她爱的男人让她去体贴包容另一个男人,世间最讽刺的事莫过于此。

    沈存希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转身向宅子里走去,他和她说这么多话,也不过是念在她是遇树的妻子的情份上,他身为遇树同胞的亲哥哥,希望弟弟能幸福。

    贺允儿看着前面沉稳挺拔的背影,她咽下心里的委屈,缓缓跟上去。他看不见她的委屈,也许在他心里,这些都是她自作自受。

    沈存希走进宅子,老爷子在院子里打太极,看起来精神抖擞。看到他和贺允儿一前一后的步入宅子,他眼前一亮,停下动作,却视沈存希于无形,他笑眯眯地看着贺允儿,道:“允儿,今天的产检顺利吗?”

    贺允儿看了沈存希一眼,她快步走到老爷子面前,挽着老爷子的手臂撒娇,“爸,孩子很健康,医生说下个月打彩超,就能看到孩子长什么样了。”

    沈老爷子高兴得眉毛都在抖动,“好,好,好,累了吧?”

    “我不累,四哥难得回来一次,我去通知厨房晚上加菜。”贺允儿看了沈存希一眼,转身往宅子里走去。

    贺允儿一走,空气顿时变得紧绷起来,沈存希走到负手站立的老爷子身旁,看着他满头白发,他忽然伸手,欲拽一根下来。

    老爷子下意识闪开,皱眉瞪着沈存希,怒道:“你干嘛?”

    “拨根头发。”沈存希回来的目的,就是拨根老爷子的头发,DNA鉴定在确定兄妹关系时,并没有确立父女关系那么准确,所以他才会回来找老爷子要头发。

    老爷子护着自己的脑袋,气哼哼道:“拨头发不痛啊,你说让拨我就给你拨?”

    沈存希冷笑一声,老爷子这矫情劲儿,他双手垂在身侧,定定地看着他,说:“是您自己拨还是让我动手,您自己选,让我动手,就不是拨一根那么简单了。”

    “逆子!”老爷子气得老脸通红,“你要我头发做什么?”

    “您管我做什么。”

    “你找到小六了?”老爷子盯着他,他知道沈存希一直没有放弃找小六,当年他弄丢了小六,害死了素馨,他心里有很大的负罪感,要不是找到小六了,他不会回来拿他的头发。

    沈存希想到DNA鉴定结果上确定兄妹关系几个字,他没说话。老爷子心里着急,再问:“小六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带回来让我见见?”

    “还不确定。”沈存希不肯多说,就算确定了,也不会多说。

    老爷子盯着他,有时候他恨死了沈存希这三棒打不出个屁的闷葫芦性子,明明看他快着急死了,他就是不痛不痒的,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什么时候确定?”

    “不知道。”

    “你多说一个字会死啊,她现在叫什么名字,过得好不好?”老爷子一脸焦急,他可怜的女儿,流落在外这么多年,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还没确定,多说无益。”沈存希依旧惜字如金,他伸手,趁老爷子不备,揪着他的头发拨了几根,老头子疼得直吸气,怒骂道:“你这个逆子,你这是拨的一根吗?痛死老子了。”

    沈存希将头发放进无菌真空袋里,淡淡启唇:“多多益善。”

    老爷子:“……”

    沈存希拿到头发就转身离开,他刚坐进车里,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通:“小四,来一趟觐海台私人会所。”

    挂断电话,他驾车向私人会所驶去。

    四十分钟后,车子停在私人会所门前,他将车钥匙抛给门童,大步走进去,来到包房外面,他拿房卡开了门。里面的人听到开门声,齐齐抬头盯着他。

    转眼睛,沈存希已经走进小会客室,看着局促不安地坐在那里的陌生男子,他微眯了下眼睛,看向薄慕年,他说:“这位是?”

    “美昕的朋友孙医生,他亲自做的DNA鉴定。”薄慕年淡淡道。

    孙医生戴着一个黑框眼镜,他自然认识眼前这两位桐城鼎鼎大名的金融家,韩美昕和他说过,他们找他只是为了上次她拜托他做的DNA鉴定结果,有些问题想要问他。

    沈存希转眸盯着他,在其中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薄慕年特意将他找来,他心中必定是有疑惑,他道:“老大,你是怀疑DNA鉴定结果有误?”

    “我刚才问过孙医生,鉴定结果无误,美昕将样本交给他后,全程都是他在操作,没有假他人之手。”薄慕年道。

    沈存希眉心一抽,鉴定结果无误,那就是说确定宋依诺是他妹妹,他怎么可能接受这个结果。

    孙医生看着沈存希阴沉的神色,他道:“沈先生,美昕是我朋友,她送来的样本,我都是加班加点的鉴定出来,从来没有出过错,这次也一样,我拿到样本后,就开始进行化验,为了确保鉴定结果不出错,我反复鉴定了三次,所以结果一定不会出错。”

    沈存希脸色十分难看,他问道:“你确定没有任何人动过样本?”

    “确定,因为当时化验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孙医生点头。

    沈存希心中一片绝望,连带的呼吸都疼痛起来,样本没错,鉴定结果没错,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相信,依诺就是他找了20几年的小六?

    “我知道了,今天麻烦你了。”薄慕年站起来客气道,孙医生也跟着站起来,连声说“不麻烦”,薄慕年将孙医生送出去,他转身回来,看见沈存希还坐在单人沙发里发呆,他走到他对面坐下,道:“小四,再做一次DNA鉴定。”

    沈存希双手捂住脸,那是一种绝望的姿势。找不到任何漏洞,连让他怀疑鉴定结果出错的机会都没有,他再做一次DNA鉴定,如果结果还是一样,他该怎么办?

    “老大,我害怕。”沈存希声音里多了一抹颤色。

    被老爷子赶出沈家送出国外,他没有怕过,被杰森拿着刀逼迫时他没有怕过,可是这一刻,他却感到深深的恐惧,甚至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都烟消云散。

    薄慕年搁在沙发扶上的大手紧攥成拳,即使孙医生的回答完美得毫无破绽,他仍觉得哪里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眼前像蒙了一层纱,怎么都看不清。

    样本没错,孙医生的鉴定结果没错,那么到底是哪里错了?难道宋依诺真的是沈小六,小四和宋依诺的感情真的变成了悲剧?

    “小四,最坏的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薄慕年起身走到沈存希面前,伸手轻轻按在他肩上,他再做一次DNA鉴定,也许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沈存希闭上眼睛,老大说得对,最坏的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但是再做一次,他就没有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没有任性继续下去的理由。

    薄慕年轻叹一声,他明白他的痛苦两难,换作是他,他也未必能做到理智的应对这件事。

    ……

    老王将宋依诺送回金域蓝湾,把衣服放进客厅里,宋依诺去给他倒水,他婉拒了,他要急着回公司去,宋依诺送他到电梯旁,等电梯时,老王说:“宋小姐,我知道我现在说的这些话有些逾矩,我给沈总开车五年,沈总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没认识宋小姐前,沈总很少笑,清清冷冷的,看着就觉得可怜。认识宋小姐后,他的情绪总是随着你起伏,慢慢变成了一个正常男人,会高兴会难过,这几天,我看得出来,沈总很难过。我不知道你们年轻人的爱情是怎么样的,但是如果你还爱他,就不要折磨他,错过了沈总这样的男人,宋小姐你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像他这样优秀并且爱你的人。”

    老王说完这番话,电梯就到了,他向宋依诺告别,走进电梯。

    电梯双门缓缓合上,宋依诺呆呆地站在走廊上,老王没有责备她,却给了她的心沉重的一击,她无力的蹲在地上,哀莫大于心死。

    韩美昕担心宋依诺,她每天下班后就会来金域蓝湾陪她,怕她一个人闷出病来。她提着刚从菜市场买回来的新鲜蔬菜与肉类开门进去,就看到她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她说:“你在家啊,今天去丈量尺寸了吗?”

    宋依诺回过神来,她抬头望着韩美昕,见她提着大包小包的往厨房里走去,她连忙起身去帮她拎了一袋,“去了,回来的时候遇到连默,中午一起吃了顿饭。”

    “真的吗?”

    “嗯。”

    “依诺,其实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连默师兄啊,他人不错的,长得又帅又有钱。”韩美昕还不死心,想给她和连默牵线。

    “我这种身份,哪里好去耽误人家。”宋依诺扒拉着蔬菜,她现在哪有心力想这些,眼前的事情都应付不了了。

    “连默师兄很关心你,那天还找我问起你,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他送你回去那天,说是被沈存希看见了,担心害你和沈存希吵架。”

    “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你叫我帮你做DNA鉴定那天下午,我去他公司里坐了一会儿,我看得出来,他挺喜欢你的,一直问我你的事。”

    韩美昕走进厨房,把菜拿出来放进冰箱,拉开冰箱,她看见里面的蔬菜水果动都没有动,她不由得皱眉,“依诺,你怎么没吃啊?”

    “你天天过来天天给我买,我一个人哪里吃得完那么多,下次过来不要再买了,冰箱快装不下了。”宋依诺看着冰箱里塞得严严实实的,都说患难见真情,韩美昕对她的好,真的让她很感动。

    韩美昕将冰箱里坏掉的蔬菜拿出来扔掉,将新买的放回去,收拾好冰箱,她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宋依诺,她说:“昨晚听薄慕年说,沈存希知道DNA鉴定结果了?”

    “嗯,知道了。”

    韩美昕看着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悲伤,她上前一步,轻轻抱了抱她,“依诺,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他……他不肯放手,我想离开桐城一段时间,等我们彼此都冷静下来,再回来,或者永远不回来了。”宋依诺想到沈存希早上说的话,她就害怕。他们这样的关系,若是被外人得知,他一定会声败名裂。

    “依诺,你离开了他就找不到你吗?他一样会找你,到那时候你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心里很乱,想离开,又舍不得,留下我又怕,怕自己会抵抗不住他的诱惑,美昕,我不能那么做,我该怎么办?”宋依诺想了一下午,都没有想出一个办法来。

    韩美昕瞧着她痛苦的模样,她说:“依诺,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人相亲,然后迅速结婚,让沈存希真正死心。”

    宋依诺一怔,“真的可以吗?”

    “嗯,如果血缘关系都挡不住沈存希要你的决心,那么只有你结婚了,他才不会再来动摇你。”韩美昕不想看到她痛苦,更不想她坠入痛苦的深渊。

    沈存希是她哥哥,他们不在一起,她会痛苦,他们在一起,她不仅会痛苦,还会感到罪恶,这双重的折磨,迟早会将她逼疯,不如找个人嫁了,纵使一辈子无法爱上那个人,也好过被逼疯。

    宋依诺想到沈存希早上的态度,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美昕,可是我现在从哪里去找这样一个肯娶我的人?”

    “你放心吧,一切都包在我身上。”韩美昕拍了拍胸脯,她想让她解脱,不想看到她受折磨。就算她这么做,会被沈存希恨死,她也顾不得了。

    韩美昕的办事效率很快,第二天就给宋依诺送来邀请函,据说是某家婚庆公司策划的相亲派对,来的都是青年才俊,看对眼了就互相留电话号码,看不上眼也不碍事,就当是多交了一个朋友。

    宋依诺觉得韩美昕要不去当红娘,简直浪费了。相亲派对六点半正式开始,宋依诺画了个淡妆,穿着新买的秋装,雪纺的娃娃衫,下面搭了一条深蓝色带花纹的蓬蓬裙,外面一件白色的修身风衣,脚上穿着一双.裸.色的短靴,摩登不失青春活力。

    韩美昕亲自去接她,看到她打扮得这么漂亮,她看得直了眼睛,她夸张道:“依诺,你今天一定会艳压群芳的。”

    宋依诺低头看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我们走吧。”

    “好,美女请上车。”韩美昕做了个请的姿势,宋依诺失笑着坐进车里,韩美昕迅速上车,发动车子向盛世豪庭开去。

    宋依诺坐在副驾驶位上,心里有些忐忑,答应韩美昕去相亲,她知道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因为即使痛苦,她也没想过离开这里。

    离开不是解决的办法,因为心还眷恋着,所以只有逼自己去放下。

    “美昕,要不我们回去吧。”车开了一半,宋依诺就有点坐不住了。

    韩美昕偏头看着她,“依诺,去看看吧,就当是多交一个朋友,不成也没关系,关键是去放松下心情,认识一下朋友,再多交流一下,你就不会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宋依诺到底还是没有再坚持要回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盛世豪庭酒店外面,宋依诺透过车窗看着酒店华丽的大堂,再次萌生了退意。她回头看着韩美昕坚定的眼神,她无奈的下车,韩美昕偏头看她,“依诺,结束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那好吧,那你到家了给我打电话,依诺,记得要开心哦。”韩美昕朝她握了握拳头,宋依诺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酒店大堂。

    韩美昕目送她的背影离去,这才发动车子驶出酒店。

    宋依诺走进大厅,将邀请函递给大堂接待,大堂接待告诉她相亲派对在三楼的宴会厅举行。她收回邀请函,向电梯间走去。

    站在电梯前等电梯的时候,她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下意识往旁边让了一下,没有看来人是谁。

    沈存希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宋依诺,她明显打理了自己,画了淡淡的妆容,唇上点了唇蜜,在灯光下发着光芒,俏丽的短发,让五官突出来,显得更加精致漂亮,再加上她的穿着,像个洋娃娃一样。

    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她从来没有为他打扮过一次,现在打扮成这样,她要去见谁?

    电梯到了,宋依诺率先走进去,她按了电梯,就一副魂魄出窍的样子,根本没发现跟着走进来的男人是沈存希。

    严城跟在沈存希身后,看见老板脸色阴沉地盯着电梯里一个短发女人看,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那个女人是宋依诺,他惊讶极了,“宋……”

    他还没说完,就接收到沈存希凌厉的目光,他未尽的话全咽了回去。宋依诺把头发剪了,难怪刚才他没有认出她来。

    这狭路相逢,再看老板阴鸷的神色,他恨不得将自己隐形。

    “叮”一声,电梯开启,宋依诺走出去,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沈存希和她在同一台电梯里,沈存希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背影,气得不轻,他道:“严城,跟出去看看她去哪里?”

    “是,沈总。”严城连忙跟出去了。

    沈存希来盛世豪庭有饭局,是城中城的项目,还需要打通一些关系。这个项目他花了很多心力,只差最后一步。

    他走进包间,才发现包厢里除了他要约的人,还多了一位不速之客。徐局看见他走进来,连忙笑着打招呼:“沈总来了,快过来坐。”

    沈存希不动声色的走进去,与徐局握了握手,徐局向他介绍,“沈总,这位是连氏的总裁连默,很厉害的年轻人,刚转行接手连氏,上个季度连氏的业绩就突飞猛进,实力不容小觑。”

    沈存希伸手与连默握了握手,皮笑肉不笑道:“连总,欢迎!”

    连默轻笑道:“沈总,我不请自来,还望多多包涵。”

    “怎么会,来者是客,再说打狗看主人,徐局的客人,我也不好怠慢,请坐!”沈存希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他们能听到的音量。

    连默面不改色,他抽回手,在椅子上坐下。

    沈存希看了他一眼,走到徐局的右手边坐下,他若有所思地盯着连默,最近他得到一些资料,虽然连默做得很隐蔽,甚至把启鸿集团推到明面上,但是上次的甲醛风波,真正受益的是连氏。

    包括最近连氏不声不响就抢了沈氏几个项目,与连默几次短暂的见面,他感觉得到连默对他那若有似无的敌意。

    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酒过三巡,徐局道:“沈总,城中城这个项目,上面已经给了最后指示,新城区的开发全权交给沈氏,但是必须和连氏参股修建,你们两家公司上面都非常看好,千万不能让领导失望啊。”庄介匠才。

    沈存希蹙眉看着连默,连默十分淡定地举杯遥遥敬了他一杯,沈存希眉头蹙得更紧,城中城这个项目风险很大,就算拿下来,仅沈氏来完成也十分吃力。

    沈存希本来打算拿下项目后再找熟悉信任合作商,但是现在政府直接塞了连氏进来,让他原本的计划搁浅,他在这个项目上花费了太多精力,此刻放弃无疑前功尽弃,他心有不甘,但是与连默合作,他心里也不是滋味。

    连默,短短时日就让连氏挤入了楼市的中高端市场,甚至悄无声息的拿下了城中城项目的一半开发权,他倒是小瞧了他的能耐。

    饭局中途,徐局接了个电话,提前离席,包厢里只剩下沈存希和连默两个人。连默举杯,“沈总,接下来合作愉快!”

    沈存希目光阴沉地盯着他,“连总好能耐,不声不响就截了胡。”

    “是沈总谦让。”连默淡淡笑道,也不介意他的态度,他仰头喝完杯中酒,将杯子放回桌上,他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连默拉开门出去了,严城匆匆推门进来,看到沈存希,他说:“沈总,他怎么在这里?”

    “城中城的项目,他拿到一半开发权。”沈存希目光凌厉,他偏头看向严城,道:“她在做什么?”

    “相亲。”

    闻言,沈存希的神情更加阴沉,微眯的凤眸里迸出一抹杀气,严城被震得硬生生后退了一步,看见沈存希大步走出包厢,他连忙跟上。

    三楼宴会厅里热闹不凡,她走进去,就吸引了一部分男人的目光,她自己浑然不觉,她端了一杯果酒,送到嘴边尝了尝,果酒味道酸甜,口感很好,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此时,一位穿着深蓝色西服的男人走过来,看着她如小猫般慵懒的轻啜果酒,他顿时开怀,这是今晚他看到最合眼缘的女人,“美女,能认识一下吗?”

    宋依诺抬起头来,面前的男人长着一张方正的国字脸,很普通的长相,宋依诺想着自己是来交朋友的,她就没有拒绝,道:“你好,我叫宋依诺。”

    “车旭岩。”男人报上自己的名字,看见佳人冲自己甜甜一笑,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软了,他打量着宋依诺,她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饰物,但是这一身穿着,起码也是五位数往上了说。

    他心里给她的定义是长得漂亮又有钱,要是能把到她,不仅吃穿不愁,带出去也很有面子。男人想着,便动了心思,问她:“你在什么地方工作,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出来相亲?”

    宋依诺喝完了果酒,又拿了一杯酒,她说:“我在一个小工作室上班,薪水不高,至于出来相亲,就是帮朋友撑场面的,凑个数。”

    “这样啊,那你朋友应该多找些像你这样的来凑数,这宴会厅里,除了你,别的都长得良莠不齐的。”男人刻薄道。

    宋依诺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头,对这个男人的好感荡然无存,他这么刻薄,对不认识的人这样人身攻击,知道她结过婚又离过婚,不知道会把她说得多难堪。

    “抱歉啊,我就是来凑数的,不耽误你找女朋友了。”宋依诺说完就闪人了,接下来遇到的人,不是开口问她工资,就是说要一起买房子,各出一半,还有婚后就要带孩子,还要孝敬公婆,公婆打骂不能还手的。

    宋依诺突然发现相亲是这么恐怖的一件事,难怪这些男人看着长得人模人样,就是找不到女朋友,全世界的极品大概都聚集到这里了。

    她后悔了,就算着急要找个人嫁了,也不能找这样的,她放下酒杯,刚要离开,迎面又来了一位。她看都没看,就说:“对不起啊,我是来凑数的。”

    “依诺,是我。”连默看她一脸心有余悸,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宋依诺倏地抬起头来,看到连默温暖的笑意,她的心才缓缓落回原地,她说:“吓我一跳,以为又是……,你也是来相亲的吗?”

    “是啊,找不到女朋友,所以只能来这里碰碰运气。”连默半真半假道。

    “你堂堂上市公司的CEO找不到女朋友,你别说笑了,你这会儿站在台上往下一吼,我保证有一个连的女人排队等着你的青睐。”宋依诺打趣道。

    “那你呢?”连默看着她的神色多了几分认真。

    宋依诺心跳一顿,想起之前韩美昕说的那些话,她尴尬的垂下头,“我不太合适吧,我离过婚的。”

    “我不介意。”

    “连默……”宋依诺近乎哀求地喊道,她来相亲,只是想找个人品好看着可靠的男人结婚,最好没感情,大家打伙过日子就行。没有付出,就不会期待回报,感情也不会失衡,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一辈子。

    所以不管美昕怎么牵红线,她都不曾动摇过,因为连默的感情她回应不了。

    连默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着一头俏丽的短发,他说:“依诺,你为什么剪掉头发?”

    宋依诺摸了摸自己的短发,心里一片苦涩,是她太天真了,以为剪掉头发,就能剪掉心里的杂念,事实证明,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既然你愿意来相亲,为什么不能试着接受我呢?至少我比这些陌生人了解你,你也了解我。”连默温柔地看着她,声音里锋芒不露,并不会让她感觉到不舒服。

    “连默,你是个好人,我不想害了你。”宋依诺确定,除了沈存希,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她要是和连默在一起,那不公平。

    “依诺,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宋依诺还没有回答,耳边突然传来一抹讥诮的声音,“哪里来的撬人墙角的伪君子?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宋依诺猛地抬起头来,就看到沈存希从人群里打马而过,缓缓来到他们面前,她倏地紧张起来,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他怎么会来这里?

    连默转过头去,看着转眼已经走到他们面前的男人,他眸里掠过一抹暗芒,他沉声道:“男未婚女未嫁,莫非我追求真爱也需要向沈总报告一声?”

    沈存希走到宋依诺面前,伸手占有似的搂住她的腰,宣示着自己的独占权,他目光逼视着连默,“连总要追求所谓的真爱本与我无关,但是宋依诺是我的女人,你要追求她,也要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两个风华绝代的男人争起同一个女人,这样的戏码让围观的众人热血沸腾起来,众人指指点点的,尤其是女人都快羡慕死宋依诺了。

    这两个男人看起来非富即贵,身上穿着的西装也是纯手工制品,没有个五位数买不下来,明明身边有这么好的人选,她还来相亲,简直是拉仇恨啊拉仇恨。

    宋依诺见宴会厅里的人逐渐围拢过来,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她伸手想要掰开沈存希揽在她腰上的大掌,她急得红了脸,“沈存希,你放开我。”

    “然后让你去招蜂引蝶么?你想都别想。”沈存希牢牢地禁锢着她。

    他手上力气加大,宋依诺疼得直吸气,她低声道:“你弄疼我了。”

    连默站在旁边,听她叫疼,他直皱眉,“沈总,她说你弄疼她了,你听不见么?如果这就是你对女人的绅士风度,简直让我大开眼界。”

    “呵呵,背后放暗招的人也配提绅士风度?连默,我再警告你一次,宋依诺是我的女人,你最好别把主意打到她头上,否则你伸左手我砍左手,伸一对我砍一双,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沈存希说完,揽着宋依诺就要往宴会厅外走去。

    宋依诺用力挣出他怀里,沈存希怀里一空,他惊愕地看着宋依诺,宋依诺抚了抚头发,她静静地看着沈存希,道:“沈存希,还要我说多少遍,我们已经分手了。”

    “宋依诺,过来!”沈存希冷冷地看着她,他还没有答应,分哪门子的手?再说就算分手了,她这么迫不及待的跑来相亲,她有没有想过身为她前男友的感受?

    “我不过去!”宋依诺摇头,他身边是万丈深渊,她一过去,他们都要跌得粉身碎骨。

    “不要让我说第三遍。”沈存希明显已经动怒了。

    围观的人群已经沸腾了,这个男人明显就是一霸道总裁啊,太有范儿了。

    严城跟在沈存希身后,看着他的神情,他连忙向宋依诺使眼色,让她先妥协,有话出去再说,这里人多嘴杂,闹僵了不好看。

    宋依诺了解沈存希的脾气,如果现在他们只是普通的吵架,她迁就他一下没关系,但是他们之间隔着的不仅是道德还有伦理纲常,她无法视这些不见。

    “依诺,不要过去!”身后传来连默低低的声音,带着乞求。

    宋依诺看着面前男人冷硬的线条,他太肆意张狂,可以什么都不顾,但是她不可以。明知道他们之间有血缘关系,她还飞蛾扑火,她做不到,也不能毁了他。

    她闭上眼睛,心里已经迅速做了一个决定,再睁开眼睛时,她眼里的痛苦已经消失,她转身挽着连默的手臂,巧笑倩兮道:“四哥,这是我的新男朋友,你们认识的哦,那我就不介绍了。”

    沈存希的俊脸倏地变得狰狞,除了她那声四哥,还有她所说的话。肺腑里像丢了一把火,烧得他整个人都闷生生的痛了起来。

    曾经,当她娇柔的喊他四哥时,他心里格外激动。此时此刻,听她叫他四哥,他心里只剩下悲恸。他握紧拳头,上前一步,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冷声道:“跟我走!”

    连默看向宋依诺,看她疼得俏脸煞白,已经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他皱了皱眉头,伸手握住沈存希的手腕,用了些劲,他说:“沈先生,你没听见吗?依诺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麻烦你放开她的手。”

    沈存希没有理会连默,他眼神阴鸷地盯着宋依诺,薄唇轻启,“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宋依诺强忍着手腕快要被他捏碎的痛楚,她望着面前压抑着怒气的男人,她很清楚自己将要说出口的话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她依然要说出口,只为让两人都得到解脱。

    “连默是我的男朋友。”

    沈存希倏地松开了她的手,他眸底的光亮尽数熄灭,宋依诺的心疼得揪了起来。原来要伤害自己最爱的男人,会是这样痛苦的一件事。

    她看见沈存希转身离开,刚走了几步,他忽然转身折了回来,宋依诺看清他眼底的勃然大怒,那怒火是直冲连默而去的。

    她看见他握紧拳头朝连默挥去,她什么都来不及想,伸开双手护在连默身前,那含着万千怒火的拳头转眼将至,她猛地闭上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