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52 没有人能放弃自己

    沈存希看着手里的照片,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小六早就在他身边,甚至还被杰森那畜牲不如的东西当着他的面玷污,怎么会这么惨烈?

    “小四。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薄慕年久久没有等到沈存希回答,忍不住出声问他。

    沈存希眼神深得仿佛能拧出水来,一颗心像是被炸开来,疼痛不休,他声音暗哑的回答,“我知道是谁了。原来小六一直在我身边,而我没有认出她来,如果我早知道是她……”

    如果他早知道是连清雨,是不是就能避免那样悲惨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他一直找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是习惯性的忽视,还是他从来没有仔细看过清雨,所以他没有发现,其实清雨也有一双凤眸。

    薄慕年听到他声音里压抑的痛苦,以为他还是认为宋依诺是小六,他急道:“小四,不是宋依诺,是另有其人。”

    沈存希跌坐在椅子上,他看着照片里的小女孩,她脸上洋溢着无忧无虑的笑容。可是他眼前浮现的却是杰森当着他的面凌.辱她时,她望着他时的凄厉眼神。

    小六,对不起,四哥对不起你!

    沈存希口中苦涩堪比吃了黄莲,他闭上眼睛。说:“我知道。不是依诺,是清雨,原来她一直在我身边。”

    “你找到她了?”薄慕年诧异的问道。

    “嗯,找到了,老大,谢谢你。”沈存希向薄慕年道谢,这么多年来,薄慕年把他当成亲兄弟,只要是关于他的事情,他从不曾怠慢过。也是因为他,他才能迅速夺回沈氏,。

    薄慕年松了口气。“好端端的和我说谢谢做什么,既然你找到小六了,我就放心了。”

    挂了电话,薄慕年看着天边初升的太阳,新的一天开始了,他转身,看着躺在床上沉睡的小女人,他缓缓踱进卧室,来到床边坐下,看着她纯真的睡颜,他心中激荡不已。

    他伸手缓缓抚摸她如白瓷般细腻的肌肤,她嘤咛一声,往他手掌里蹭了蹭,再度睡沉。这样依赖的姿势,让薄慕年黑眸中的火光大盛,他喉结耸动了一下,忍不住俯下头去,吻住她的唇,狠狠蹂躏。

    韩美昕闷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男人放大的俊脸,她呼吸不畅,伸手按在他宽厚的肩上,手指揪皱了他的睡衣,不知道想要将他推离,还是要将他拉近。

    薄慕年抬起头来,墨色的瞳仁深得能挤出墨滴来,他邪魅道:“醒了?”

    他眼中的光芒太热烈,灼伤了她的理智,她狼狈的移开视线,看向别处,清晨金黄的光线从窗户洒落进来,她说:“天亮了啊,你不去晨练。”

    薄慕年有个习惯,每天六点起床晨练,雷打不动。可是现在至少有七点多了,他却还赖在床上与她缠欢。

    “现在就练……”男人雅致的容颜上掠过一抹深邃的欲念,他俯下头去,卧室里很快响起节奏分明的晨练声音。

    ……

    沈存希挂了电话,他看着照片,手机再度响起来,这次来电显示是美国,他接起来,那端传来流利且略带美式口腔的英语,沈存希连声感谢,挂了电话,他打开电脑,进入邮箱。

    邮箱里躺着两份DNA鉴定报告,全英文的书写,最下面的鉴定结果翻译成中文是,排除父女关系,排除兄妹关系。虽然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他的心还是激荡起来。

    排除!

    他们不是兄妹,明明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此刻却因为找到真正的小六,而让他的心蒙上一层阴影。小六,四哥对不起你,以后四哥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

    朱卫站在办公桌前,看着沈存希的神色变化,他小心翼翼道:“沈总,DNA结果出来了吗,宋小姐不是六小姐吧?”

    “嗯,不是,我们虚惊了一场。”沈存希看着照片上的小女孩,两个小女孩手拉着手,原来依诺和小六小时候就认识,感情还那么好。此刻他的心情很矛盾,既高兴依诺不是小六,又难过和自责没有早点认出清雨就是小六。

    朱卫提起的心稳稳落回原地,他兴奋道:“沈总,这是好事,宋小姐不是六小姐,您和宋小姐终于能修成正果了。”

    “是啊,我们终于不用再背上道德的枷锁,终于能够圆满在一起了。”沈存希道。

    朱卫看着他,却看不出他有多高兴,他说:“沈总,这是好事,为什么您看起来还是不太开心?”

    “朱卫,我请你帮我找了这么多年,却没想到小六就在我身边,还为了我遭了那么多罪,我实在不是一个好哥哥。”沈存希自责道,清雨是小六啊,只要一想到她为他所遭受的一切,他怎么能原谅自己的失职?

    “沈总,六小姐是连小姐吗?”

    “是,前不久我去见过连老爷子,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赶走清雨,连老爷子什么都不肯说,我想是因为清雨的身世,再加上连易峰夫妇出车祸去世,连老爷子把气全撒在清雨身上,才会将她赶出连家。”沈存希想起自己当时去见连老爷子,是想让连老爷子把清雨接回去,以免影响他和依诺的感情,他就自责不已。

    老天把清雨送回到他身边,他未能好好照顾她,还让她受尽苦楚与委屈,他怎么配当她的四哥?

    朱卫听严城提起过,沈存希在华尔街得罪了前任老板杰森,杰森抓了他报复,要杀了他,是连清雨救了他。据说警察找到他们时,连清雨浑身上下惨不忍睹,被那群混蛋凌.辱了。

    如果连清雨就是六小姐,沈总亲眼看见自己的妹妹被人……,他心里该有多自责?儿时的疏于照顾,致使妹妹被人贩子拐走,长大了又看着亲妹妹在眼前被自己的仇家侮辱,这种痛苦太深沉了,只怕他宁愿自己被侮辱,也不愿意那个人是自己苦苦寻找的亲妹妹。

    这太惨烈了!

    朱卫心有戚戚焉,看着沈存希手里的照片,他轻叹一声,“沈总,纵使追悔莫及,过去的事情也已经发生了,既然现在已经找到六小姐,您就好好弥补她照顾她,我相信她一定会原谅您当年的疏忽。”

    沈存希心情格外沉重,他点了点头,他放下照片,抬头望着朱卫,他说:“朱卫,这些年为了找小六,让你东奔西跑,辛苦你了,明天开始,你回公司来上班。”

    “沈总言重了,找六小姐的任务艰巨,沈总信得过我,才托我去办,幸好我没有辜负沈总对我的期望,圆满完成任务。”朱卫道。

    沈存希站起来,绕过办公桌,伸手在朱卫肩上拍了拍,“回去休息吧,明天来公司报道。”

    “是,沈总。”朱卫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办公室顿时安静下来,沈存希走到落地窗前,他点燃一支烟,放在唇边徐徐抽着,烟雾缭绕间,他俊脸上隽刻着沉痛,妈妈,清雨是小六啊,我辜负了当初对您的承诺,我没能保护好她,让她一世无忧。

    宋依诺来到公司,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久到快要变成一樽雕像,看起来心事重重。

    她在门边站了几分钟,抬手敲了敲门,刻意提醒办公室里的男人自己的存在。

    沈存希转过头来,看到她站在门边,他凤眸里急速涌动着什么,他忽然掐灭了手里的烟,快步向她走来。

    宋依诺看着越走越快,转眼就到了面前的男人,她的心砰砰的急跳着,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失控。她下意识想逃,可双腿却像是在原地生了根一般,半寸移动不得。

    她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微张了嘴,“你……”

    下一秒,沈存希捧着她的脸,滚烫的吻接锺而至,掠夺着她的呼吸。宋依诺呼吸一顿,心跳几欲成疯,她倏地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吓得理智全飞。

    后背抵到门上,传来清晰的疼痛,宋依诺脑子里有片刻的警惕,她用力挣扎起来,“沈存希,你不能……”

    男人搂着她的腰,将她提抱起来,直接进了办公室,他伸腿勾上门,大手伸过去落锁。

    “咔”一声,落在宋依诺耳朵里,却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她惊骇莫名的瞪着面前的狂妄不羁的男人,整个人如风中的落叶,疯狂的抖了起来,她摇头,“沈存希,你不要这样,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男人恶劣的不告诉她DNA鉴定结果,看着她担惊受怕的样子,他大掌掐着她的下巴,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唇上,他哑声道:“依诺,我要你!”

    宋依诺蓦地瞪圆了眼睛,震惊地盯着他,他眼中的肆意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他来真的。纵然他视世俗如粪土,也不能这样离经叛道。

    “不要,我不要你,沈存希,你别这样,那是地狱。”宋依诺急了,拼命想要推开他,可是怎么也推不开,她急得直掉泪。

    沈存希重新吻住她的唇,大掌扯掉她的外套,他狂妄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算是地狱又如何,我不在乎!”庄医来亡。

    “你真的疯了!”宋依诺躲不开他的吻,躲不开他意图明显的进犯,她心里绝望极了,眼泪不停滚落下来。他忽然抱起她,向沙发旁走去。

    当她被抛进沙发时,她直觉是逃,不可以,他们不能这样。可是她刚翻身起来,就被男人重新压了回去,她惊恐交加,吓得要死。

    “沈存希,你……”她的动作忽然顿住,震惊地盯着他。

    沈存希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像君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他黑眸里锋火连营。他捏着她的下巴,神情间有几分悲凉,他问道:“依诺,有没有一次,不管前面是地狱还是无底深渊,你都陪我去闯一闯?”

    宋依诺没有再反抗,一切都已经太迟,她闭上眼睛,潸然泪下,“沈存希,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逼我?你明明知道我意志不坚定,明明知道我经不起诱惑,为什么还要这样?”

    “因为我爱你,你是另一个我自己,没有人能放弃自己。”沈存希俯下头去,吮干她脸颊上晶莹的泪珠。

    宋依诺绝望的大哭,为什么明知前方是地狱,她还是沉沦在其中,放不下,舍弃不了。

    沈存希捧着她的脸亲吻她的唇,心疼得无以复加,依诺不是小六,不是囡囡,她又是谁?

    ……

    宋依诺在做梦,她梦见自己一次次被抛上云端,一次次被扯回现实,再一次次被拉入地狱,最后,她眼前炸开了一片白花,她彻底晕了过去。

    怀里的女人已经安睡,沈存希伸手拉过被子盖住彼此,俯首在她眼睑处落下一吻。担惊受怕了这么久,终于能毫不顾忌的将她拥进怀里。

    他承认他心狠,不告诉她DNA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不告诉她她不是他妹妹,就这样要了她。让她身心都承受巨大的压力,他就是要用行动让她知道,不管她是谁,他要她的决心一直没变。所以她别妄想逃离他身边,他不会放手。

    可是现在,他要怎么告诉她,她不是小六。

    沈存希捏了捏眉心,身心皆疲,他却睡不着。他坐起来,捞起地上的西裤,拿出烟盒抖出一根烟含在嘴边,手中打火机一甩,幽蓝的火光映亮了暗沉的休息室,他点燃烟抽了起来。

    大概是烟雾让她不舒服,睡梦中的宋依诺忽然咳嗽起来,沈存希拧眉,下一秒,手中的烟已经被他掐灭,他起身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涌进来。

    他重新回到床上,搂着她躺在床上,在她唇上亲了亲,“依诺,安心睡吧,睡醒了我告诉你一切。”

    宋依诺睡得并不安稳,她梦见自己在爬天梯,天梯笔直,上面是天堂,下面是地狱,地狱里有很多小鬼伸手拉她,她一边躲避小鬼的手,一边往上面爬,她很害怕自己会掉下去。

    突然,她脚下一滑,整个人从天梯上滑了下去,那些小鬼模样狰狞,迅速将她围住,一个个张开血喷大口,朝她扑了过来,食她的肉喝她的血。

    她吓得尖叫一声,整个人从床上弹坐起来,她一边叫着不要,一边大口大口喘气,吓得额上冷汗扑簌簌直落。

    沈存希惊醒过来,他坐起身来,伸手将她拥入怀里,看着她布满惊惧的俏脸,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做恶梦了?”

    宋依诺听到他的声音,眼前立即浮现先前的抵死缠绵,她吓得连忙往后退,躲开他的碰触,她说:“不要碰我。”

    沈存希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他盯着她直往后退的动作,看到她退到床边,他急声道:“小心!”

    可是已经来不及,宋依诺身后一空,她往地上倒去。说时迟那时快,沈存希迅疾地伸手握住她在半空中乱挥舞的手,用力一扯,就将她扯回了床上,他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隐隐还有着后怕。

    宋依诺回过神来,她看见自己趴在沈存希胸前,两人肌肤相贴,她吓得不清,连忙坐起来,扯过薄被遮住自己未着寸缕的身体,她说:“沈存希,你出去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沈存希拧眉,神色不悦道:“依诺,不要和我使性子,我……”

    “那你教教我,我应该怎么面对你?我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可以把你当成哥哥,你又……”宋依诺急得面红耳赤,完全说不下去。

    “当成哥哥?”沈存希冷声道:“你还真学得会认命。”

    宋依诺不想和他说话,他们才做了那样离经叛道的事,她需要静一静,需要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她裹着被子下床,刚走了几步,就被迫停下,她回过头去,看到沈存希死死攥着棉被的另一角,她急道:“沈存希,你到底想怎样?”

    沈存希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依诺,我们结婚吧。”

    “什么?”宋依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刚才对她做出那样的事也就罢了,他现在还要和她结婚?她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沈存希,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依诺,我是认真的,我们结婚吧。”再也不想给她任何机会用任何理由离开他身边,除了结婚,他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将她牢牢的绑在身边。

    宋依诺摇头,“我们怎么能这样做?”

    沈存希站起来,缓缓走到她身边,将她搂进怀里,他说:“依诺,你听清楚了,这句话我只说一遍,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们不是兄妹。”

    宋依诺猛地抬头,惊愕地望着他,“你说什么?”

    “我拿走你的牙刷,还有我和老爷子的头发,寄去美国请朋友做了DNA鉴定,早上朋友给我回复了邮件,结果是排除父女关系排除兄妹关系,所以我们不是兄妹,你不用再顾忌这个,嫁给我,好吗?”沈存希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经过这次的事,他迫不及待想要让她成为他的妻,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离开他。

    宋依诺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怎么可能?你骗我对不对?”

    “我没有骗你,去把你衣服穿上。”沈存希拍了拍她的脸,他转身拾起彼此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起来。

    宋依诺呆站在原地,她心里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她盯着沈存希穿衣服的动作,甚至忘记了害羞。因为结果出来了,所以他刚才才会那样对她,他们不是兄妹,那她是谁?

    似乎察觉到她赤果果的目光,沈存希穿裤子的动作一顿,他回过头来,看见宋依诺目光直直地盯着他,他菀尔,调侃道:“满意你看到的吗?”

    宋依诺耳根一红,匆匆移开视线,耳边传来他穿衣服的声音。沈存希拉上裤链,重新系上皮带,偏头看见宋依诺脸上的红晕,他缓缓走过去,俯身在她脸上吻了一下,看她惊慌的后退一步,他凤眸里掠过一抹不悦,不喜欢她避开他的动作,就好像他是毒蛇猛兽一样。

    “我出去等你,你穿好衣服出来。”知道她心里还有所顾忌,他淡淡道。

    宋依诺看着那道伟岸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她才松了口气,双腿有些发软,她浑身无力地走到床边坐下,他们不是兄妹,这是真的吗?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十分钟后,宋依诺从休息室里走出来,沈存希坐在办公桌后,听到她的脚步声,他立即转过头来,朝她勾了勾手指。

    宋依诺慢吞吞地走过去,走到办公桌旁,沈存希的耐心似乎被她耗尽,伸手拉着她,让她直接坐在他腿上,他指着电脑,道:“会英文吗?自己翻译一遍。”

    宋依诺看着电脑屏幕上全是英文的DNA鉴定报告,鉴定报告上面的标志是美国最具权威的鉴定机构,她目光下移,落在鉴定结果上,英译汉是排除父女关系。

    她回头看了沈存希一眼,沈存希道:“往下拉。”

    下面那一张的鉴定结果是排除兄妹关系。

    他们真的不是兄妹,宋依诺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是愣在当场。她纠结了这么久痛苦了这么久,以为他们是兄妹,她甚至绝望得恨不得死去,可是最后的结果竟然不是。

    “傻了?”沈存希等着她欣喜感动地扑进他怀里,等了半天,只等到她呆呆的反应。

    “这是真的?不是你让人做的假的鉴定报告?只是为了让我心安理得的和你在一起?”宋依诺犹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

    沈存希冷笑连连,“看来你还怀念上是我妹妹的滋味了。”

    宋依诺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沈存希,你告诉我,这不是你做的假的鉴定报告,你不会这样的对吗?”

    “我要是早知道用一份假的鉴定报告就能消除你所有的顾虑,我早就这么做了。”沈存希讥诮道,他拿起桌上的照片递给她,“你看看照片。”

    宋依诺低头,看到照片时,她浑身一僵,连忙抬起头望着他,震惊道:“你怎么会有我和外婆的照片?”

    这张照片和之前外婆留给她的照片一模一样,这张照片除了边缘泛黄以外,其他的地方都很清晰。

    “这是朱卫从当年给你们照相的摄影师家中找到的,有照片为证,你还会认为我故意做假吗?”

    宋依诺拿走他手里的照片,这是她第一次看清楚照片上另一个小女孩的样子,一双凤眸笑眯眯的,两个女孩穿着一样的裙子,扎着一样的小辫子,不仔细看,还以为两人是双胞胎。

    沈存希指着照片里的小女孩,说:“这个戴着同心结琉璃穗子的小女孩是你,这个是小六。”

    “她就是小六?”宋依诺震惊地问道。

    沈存希点了点头,或许他认不出小六长大的模样,但是小时候的照片他一定认得,照片里这个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的小女孩就是小六。

    “嗯,她是小六,我没想到你们小时候认识,甚至还闹出这么大的乌龙,差点让我们失之交臂。”沈存希感叹道,或许这就是缘分。

    “那为什么同心结琉璃穗子会戴在我身上?你不是说那是你们兄妹的信物吗?”宋依诺疑惑道,显然心里已经相信了她不是小六。

    “我也不知道,依诺,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三岁,那个年纪应该还不太记事,再加上这么多年过去,她不记得也很正常。

    宋依诺摇了摇头,“那时候年纪太小了,我不记得。”她盯着照片,感叹道:“也许是我们感情很好,所以小六才会把你们兄妹之间的信物送给了我,没想到却闹出这么大的误会。”

    “也许吧。”

    宋依诺想了想,她道:“沈存希,我想不通,我送去样本鉴定的结果是确定我们是兄妹关系,为什么你送去美国的却不是,到底哪里出了错?”

    “早上老大给我打了电话,说你让韩美昕送去鉴定的样本,被连默调换了,所以鉴定结果才会变成我们是兄妹。”沈存希解释道。

    宋依诺蹙眉,忽然想起美昕说过,她拜托她帮她做鉴定那天下午,她和连默见过面,难道那时候连默就调换了样本?“连默为什么要调换我的样本?”

    “这个就要问他了,也许是想要设计让我们分开。”沈存希的目光倏地变得凌厉起来,从一开始,连默就一直有意无意在破坏他和依诺的感情,甚至几度让他们产生误会,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设计他们分手,然后得到依诺。

    宋依诺想起连默和她说过的那些话,她的心沉了沉,连默真的会为了一己之私,设计这么大的圈套吗?更何况,他怎么知道调换了样本,鉴定结果就一定是他想要的?

    “沈存希,这说不通,就算连默要设计让我们分开,那也是篡改鉴定结果,怎么会调换样本?”

    沈存希拿起另一张照片,他指着抱着小六的年轻男子,他说:“我一开始也想不通,但是看到这张照片,我就明白了,他是连默的父亲连易峰,当年是他收养了小六,所以连默知道谁是小六,他才会拿小六的样本调换了你的样本,那么他不用再去司法鉴定机构动手脚,结果就变成他想要的了。”

    宋依诺心惊不已,她看着照片上的年轻男子,他竟与连默有七八分神似,“沈存希,你说连默的父亲收养了小六,那谁是小六?”

    沈存希闭了闭眼睛,声音有些艰涩道:“是清雨。”

    宋依诺再度震惊了,“是她?”

    “对,是她。”沈存希点了点头,“她一直在我身边,我却没有认出她来,甚至还让她为了我那样牺牲,依诺,我不是一个好哥哥,我这辈子最对不住的人就是她。”

    宋依诺望着沈存希杂揉着痛苦的俊脸,她想起沈存希曾和她说过的话,如果连清雨是他一直苦苦寻找的小六,他心里该有多自责,她忍不住伸手抱住他,“沈存希,你别这样,小六不会怪你。”

    “可是我会怪我自己。”沈存希将脸埋入她的肩颈处,不让她看到他脆弱的模样。

    宋依诺紧紧地抱住他,命运弄人啊,他们兄妹怎么会这么惨烈,她甚至开始责怪自己,之前把连清雨想得太有心机了。

    其实她们的身世真的很像,她从小被人贩子丢到福利院,被连易峰领养后,不知道为什么又被赶出了连家,只身一人去了美国。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的亲哥哥,却为了救亲哥哥而被人凌辱,甚至还患上了严重的臆想症,她想到她的遭遇,她就心疼得喘不过气来,更别提沈存希当年还亲眼看见自己的亲妹妹被人侮辱。

    “沈存希,往事已矣,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照顾小六,不再让她孤单。”

    “嗯,依诺,你会和我一起照顾她吗?”沈存希抬起头来,目光希冀地望着她。

    宋依诺点了点头,她说:“当然,现在还有什么能够让我们分开?”

    沈存希看着她的笑脸,他伸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他想起一件事来,叮咛道:“依诺,以后离连默远点,这个心机婊,竟然敢拿这件事开玩笑,心脏差点没吓出问题来。”

    “……”宋依诺无奈地看着他,心机婊是形容女人的好吗?不过她和沈存希不是兄妹了,为什么想着想着,她就开心得想笑呢?

    就好像心头压着的大石,其实就是一团棉花,心情突然飞扬起来,她也真的笑了,她转过身去,捧着沈存希的脸,热情的在他薄唇上重重的亲了一下,“沈存希,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

    “没有。”沈存希很少享受到她这么热情的待遇,愣了一下,他果断摇头,就算她以前说过,他现在也很想听她说,就当是慰藉他这几天吓坏的心脏。

    “沈存希,我爱你!”宋依诺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兄妹关系的重担卸下后,她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这件事害她最近至少流了一公升的眼泪,像他所说的,差点吓出心脏病来。

    沈存希眉眼带笑,他说:“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沈存希,我爱你,很爱很爱你。”宋依诺的声音提高了一分贝。

    “再说一遍,我没听到。”

    宋依诺将双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她大声道:“沈存希,我爱你,我爱你!”

    沈存希满眼都是满足的笑意,他睨着她,说:“不够,我还要听。”

    “沈存希,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宋依诺不停的说,她知道她现在一点也不矜持,但是她想让他知道,她真的很爱他。

    沈存希揽着她的腰,目光深情的凝视她,这些天空落落的心脏缓缓被她的爱意填满,他抬手捏着她的下巴,薄唇印在她红肿的唇瓣上,低笑道:“真不害臊!”

    宋依诺搂着他的脖子,主动回吻他。

    渐渐的,她感觉到男人的身体产生了反应,她的脸红得快要溢血,脑海里忽然灵光一现,他一早就知道他们不是兄妹,那样对她时还不说真话,害她难过的要死内疚得要死。

    她突然推开他,从他腿上爬下来,愤怒道:“沈存希,你太恶劣了,刚才你都不告诉我,害得我以为我们乱……”

    沈存希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乱什么?”

    最后那个字,宋依诺终究说不出口,她咬了咬唇,“反正你太坏了,哼!”

    “我要不那样逼你,你会长记性?”沈存希挑眉,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宋依诺气红了脸,这人简直恶劣死了,他怎么能这样?她想到了什么,忽然道:“沈存希,如果我们真的是兄妹,你还会像早上那样对我吗?”

    沈存希的神色忽然严肃起来,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自己,他的答案是,“会,但是短时间内不会,我不想将你逼疯。”

    宋依诺心里轻轻一叹,这就是她爱的男人,霸道的执拗,连伦理纲常都不放在眼里,她走过去,心里的怒意全消,她倾身抱着他,低语道:“沈存希,我很庆幸我不是你妹妹,也庆幸你依然执着的爱我。”

    “傻瓜!”沈存希轻叹。

    宋依诺将头靠在他怀里,沉默半晌,她忽然问道:“沈存希,我不是你妹妹,不是真的囡囡,我到底是谁?”

    沈存希抬起她的脸,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眼睛,缓缓而坚定道:“依诺,不管你是谁,你都会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我沈存希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有我陪着你,不要迷茫,不要不开心,因为我就是你的全世界。”

    男人霸道的宣誓动人心魄,宋依诺知道,他只是不想看到她难过。她用力点了点头,“嗯。”

    ……

    连清雨最近很开心,因为宋依诺从这里搬出去了,她终于可以独占存希了。虽然最近存希很少回来,但是她相信,他迟早会回来,然后发现她的好,从而接受她对他的感情。

    接到沈存希的电话时,她高兴得快要飞起来了,她压抑着兴奋,道:“存希,有事吗?”

    “清雨,下午老王会过去接你,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天边云卷云舒,他的心情并不轻松。

    “真的吗?我们有好些天没有一起吃饭了,可是为什么要出去吃,你有话要和我说吗?”

    “嗯,那晚上见。”

    “哦,晚上见。”挂了电话,连清雨高兴得跳了起来,她握紧拳头,兴奋的说了句“Yes”,存希终于注意到她了,他晚上会和她说什么,单独的烛光晚餐,他会不会向她表白?

    她越想越开心,匆匆跑进衣帽间里搭配衣服,她要打扮得漂亮一点,这是属于他们两人真正的约会,她一定要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连清雨下楼时,楼下的佣人都发现她今天很不一样,兰姨笑问道:“连小姐,晚上有约会吗?”

    “嗯,存希约我吃晚饭呢。”连清雨掩饰不住兴奋,她特意画了一个淡妆,用了唇蜜,嘴唇看起来像果冻一样,她看着就想咬一口,不知道存希会不会想吻她?

    想到这里,她害羞的窃喜起来。

    兰姨看着连清雨出了门,她摇头轻叹,连小姐对先生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只有先生看不出来,还把她留在身边。

    宋小姐也不知道怎么回来,突然离家出走,要和先生分手,这个家又变得死气沉沉的,她还是怀念之前男主人女主人都在的日子,吵归吵,至少不会这么冷清。

    连清雨走出别墅,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接通,“喂?”

    “你马上回连宅来见我。”手机里传来一道苍老却含着威严的声音,连清雨还来不及回答,那端就已经挂了电话。她攥紧手机,爷爷总是这样,自从爸爸妈妈去世后,他就再没给过她好脸色,甚至还不准她回桐城。

    想起因车祸去世的父母,她心里就重重一沉,当初若不是她吵着要吃梨树湾的米糕,他们也不会专程绕路过去买,更不会被大卡车撞飞,当场殒命。

    爷爷恨了她这么多年,让她在美国自生自灭,她怨过恨过,最后还是理解了爷爷,毕竟她是妈妈为了圆她的女儿梦,让爸爸去领养的她,对一个养女,他们对她的爱甚至超过了亲生儿子连默,可最终,他们却死在了她的任性里,爷爷怎能不恨?

    希塔的旋转餐厅里,沈存希和宋依诺坐在沙发上,宋依诺看着身旁的沈存希,他显得有些紧张,抽烟的手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显得有些僵硬。

    宋依诺握住他的手,沈存希低头看着她的五指插入他的指缝,与他十指紧扣,掌心亲密相对,宋依诺道:“沈存希,不要紧张。”

    “我看起来很紧张吗?”沈存希问道。

    宋依诺点了点头,他真不是一般紧张,他和连清雨认识了那么多年,这是第一次以兄妹的身份见面,他会紧张很正常。

    沈存希抖了抖烟灰,放在嘴边吸了口烟,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他自嘲道:“可能是太想见到她,又太害怕见到她。”

    宋依诺明白这种心情,她握紧他的手,莞尔道:“她那么喜欢你,知道你是她的亲哥哥,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连清雨那么黏沈存希了,而沈存希也那么心疼她,也许这就是血缘天性,只是连清雨错把这种吸引当成了爱情。

    想一想,宋依诺又觉得不忍,毕竟她不久前才经历了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喜欢的人变成亲哥哥,那种滋味酸甜苦辣,百种滋味都在心头,太不好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