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58 宋依诺的臭脾气谁惯的?

    清晨,当第一束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房间的大床上,沈存希从深度睡眠中惊醒过来,下意识伸手摸向身旁的位置,触手一空。他猛地睁开眼睛。

    旁边的床铺整整齐齐的,昨晚穿在宋依诺身上的睡衣也整整齐齐的叠放在枕头上。他腾一声坐起来,来不及换衣服,就大步掠出了主卧室。

    楼下花园里,宋依诺穿着轻薄的运动服在花园里跑步,迎着照阳。她挥汗如雨,脸颊是健康的粉红色。她想通了,与其将自己沉溺在未知的担心与自怨自艾中,还不如积极生活。

    上帝总会给积极生活的人多几分幸运,比如有个好的身体,有个好的心态,其实就已经很幸福了。

    沈存希站在客厅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跑步的女人,兰姨站在他身后,问他:“先生,几点开始吃早餐?”

    沈存希抬腕看表,刚刚七点整。他说:“七点四十。”

    兰姨点了点头,刚要回厨房去准备早餐,沈存希叫住她,问道:“夫人几点起的?”

    “六点半,跑了半个小时了。”兰姨看向穿外穿着玫红色运动服的女人。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她身上,朝气蓬勃。

    “好,我知道了。”沈存希说着。已经转身向门外走去。

    兰姨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两人一起跑了起来,她摇头失笑。先生和宋小姐进展不错,昨晚她以为是她耳误,刚才沈存希提起宋依诺时依然是称呼“夫人”。看来他们的好事将近了。

    她转身,就看到站在二楼缓步台上的连清雨,离得这么远,她都感觉到她满是怨气的目光,她再看了看门外一起跑步的男女,她摇头轻叹。

    沈存希跑到宋依诺身边,望着她红扑扑的俏脸,脸颊上挂着晶莹的汗珠,耳边传来她微微急促的呼吸声,他轻松自如,“你怎么想起要起来晨练了?”

    “睡不着,再加上我觉得我的身体素质不太好,所以跑跑步加强身体健康,身体好了,才有精力为梦想出发,你说是吗?”宋依诺一番话说下来已经气喘不已。

    沈存希赞赏地看着她,“明天早上叫我,我们一起晨练,这附近有一个晨练最好的地方。”

    “你保证你能每天陪我吗?”宋依诺偏头看向他。

    沈存希不答反问,“那你保证你能坚持每天起床吗?”

    “……”宋依诺抿着唇,不悦道:“你就小看我吧,我一定能坚持住的。”

    “那我答应你每天一起晨练,你身体确实太弱了,不适合生孩子。现在开始,我们就为生孩子做准备,坚持锻炼。”

    “……”宋依诺无语到极点,她只不过想积极生活,他立即把主意打到要她生孩子上,这就是商人,无时无刻不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宋依诺没有反对,不管他怎么想,反正她的目的就是锻炼好身体,她慢慢停了下来,抬腕看了下表,七点十分,她今天第一次晨练,不想跑太多,以免明天起不了床就麻烦了。

    她慢慢沿着花园慢走,调整呼吸,让整个肌肉放松下来,以免经常跑步小腿粗。

    沈存希也停了下来,跟在她身边散步,金黄的阳光将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宋依诺说:“沈存希,博翼集团依然是我的吗?”

    “嗯,怎么这样问?”

    “我打算去博翼上班,在沈氏没有我的用武之地。”宋依诺仔细想过了,术业有专攻,她不能一辈子和沈存希腻在一起,她需要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梦想。

    沈存希蹙眉,彻底停下步伐,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宋依诺也站定,她抬头望着他,不避不闪,“为什么要去博翼?留在我身边不好吗?”

    “我刚才也说了,我的专业是家装设计师,我在沈氏给你当贴身秘书,你心里很清楚,我根本做不了什么,也帮不了你什么,长此以往,我会失去自我,不如现在放我出去翱翔,我才不会在你身边失去自我。”宋依诺双手兜在运动服的口袋里,看起来很随意,那姿势却透出一股强势。

    沈存希眉峰蹙得更紧,薄唇也抿了起来,“依诺,离权力中心越近,学到的东西越多。博翼是你的,你迟早要去独挡一面,在我身边学习的知识都可以帮你,你现在回去,就算成为首席设计师,你依然离博翼的主权力中心太远,你明白吗?”

    “我知道你让我跟在你身边,是想将我培养成一个高级管理人材,也许你会觉得我的梦想没有野心,但是现在,我最想要做好的,就是成为首席设计师。”宋依诺想,她永远无法成为像沈存希那样的人,梦想不分大小,她想做好自己的事。

    “更何况,我听说情侣天天腻在一起,容易产生审美疲劳,万一有一天你嫌弃我了,我就惨了,所以还不如保持一点距离,距离产生美。”宋依诺笑道。

    这句话才是真正让沈存希没有安全感的原因,就好像她时刻准备着要和他分开,“依诺,是不是因为昨晚我说结婚退后,你才会想要和我保持距离?”

    宋依诺昨晚其实没怎么睡着,沈存希回床上睡熟后,她就一直睁着眼睛,了无睡意。她在想现在想未来,对他太过依赖,才她并非好事。

    她无法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她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她都可以笑着面对。至少在他们无法继续下去,她不会像和唐佑南那五年一样,为了爱情,失去自我。

    这就是她想了一晚上的结果,她承认,她会这么想,确实与沈存希说推迟结婚有关。

    “沈存希,保持距离并非是要远离,而是要给我们彼此一个透气的空间,更何况博翼离沈氏不远,早上我们可以一起上班,中午能一起吃午饭,下午可以一起下班回家,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你说呢?”

    沈存希定定地看了她半晌,似乎在考虑似乎在探究,半晌,他妥协了,“好,我答应让你回博翼,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第一,博翼正式更名为希诺装饰设计公司,你正式任职希诺装饰的总经理。第二,我会让严城去希诺装饰帮你,尽快让你上手。”

    “沈存希……”宋依诺震惊地看着沈存希,“我能力有限,你让我当总经理,我会亏得连裤子都没得穿。”

    沈存希抬手轻抚她俏丽的短发,他说:“你放心大胆的经营,亏了算我的,弄倒了,大不了你回沈氏来当我的贴身秘书。”

    “可是……”宋依诺无奈地望着他,“你会不会太任性了?”

    “有钱,任性!”沈存希傲娇道。

    宋依诺完全是赶鸭子上架,她可以想象她接下来一段时间有多头疼了。沈存希展臂将她拥进怀里,两人徐徐往别墅里走去。

    兰姨看见小俩口进来,连忙上菜,准备开饭。

    沈存希拥着宋依诺走进餐厅,在餐椅上坐下,他习惯性拿起报纸阅读,对宋依诺道:“依诺,一个杰出的经营者,需要每天抽花时间阅读报纸,了解最新出台的金融信息,以及对手公司的动态,了解百姓的需求。”

    宋依诺双手撑着下巴,认真听他讲课,她想他和她讲的这些东西,是别人一辈子想听都听不到的。虽然很难,她还是努力去消化。

    沈存希翻开报纸,报纸头条便是他抱着宋依诺从专用通道走出来的照片,他眉心轻蹙,宋依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报纸上的新闻,标题耸动:桐城第一钻石王老五寻觅佳妻,专程赴美国挑选婚纱,好事将近。

    下面一组配图,是沈存希抱着她走出机场,还有机场工作人员提着的购物袋,还特地将装着婚纱的购物袋用红色圆圈标了出来。

    配图下面是文字说明,大概意思就是继薄慕年悄然结婚后,桐城的钻石王老王纷纷找到自己的爱情,祝福之余,便是热衷的扒女方身份。

    下面洋洋洒洒全是关于她的生平简介,甚至还有配有她当年嫁给唐佑南时婚礼现场的照片,只是当年她脸庞青涩,与现在有很大的改变。

    但是显然的,媒体已经挖到了她的身份,因为下面的小标题是:落魄千金二嫁豪门,丈夫人选竟是前任丈夫亲叔叔。

    关于她的那段描述,实在不堪入目,甚至带有多种揣测与无情的抨击,说她在婚期间就勾引丈夫的四叔,等成功将四叔钓到手,再一脚踢开丈夫,差点就没直接往她身上贴一个潘金莲的标签了。

    沈存希脸色铁青,经过上次的事,媒体并不敢随意刊登关于他的任何消息,他合上报纸,转头看见宋依诺苍白的脸色,他说:“依诺,不要管别人怎么想。”

    宋依诺要说自己的心情完全不受影响,那是假的,上次她和沈存希的事情已经上过报,但是上次的语气并没有这次犀利,这篇报道洋洋洒洒的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她站起来,勉强道:“我先去洗澡。”

    “依诺。”沈存希跟着站起来,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拿起手机,只得眼睁睁看着宋依诺转身上楼,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声音比吃了炸药还要呛人,“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沈老爷子气得直抽抽,一大早看到新闻,他就差没气死过去,打个电话给他,居然还给他爆粗,“老四,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我不同意宋依诺进我们沈家的大门。”

    “我从来没有征求过您的意见。”沈存希攥紧手机,冷声道。

    “你!”沈老爷子平息了一下满腔的怒气,他说:“你看到报纸了吗?现在全城的人都在看你的笑话,我要你立刻马上和宋依诺断绝关系,否则……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我就把我手里的股份全部给启鸿,你一分都不要妄想得到。”沈老爷子怒气冲冲道。

    沈存希冷笑一声,“您爱怎么处理您手里的股份您就怎么处理,我不稀罕。还有,我提醒您一句,我已经不是15年前的沈存希,您想把我扔哪里就扔哪里,想怎么干涉我的人生就怎么干涉我的人生,我和依诺的婚事,从来就不由您决定。”

    “老四!”沈老爷子气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叔叔娶侄媳妇,这像话吗?”

    “老头子,您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么,依诺和唐佑南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要拿您那一套来说教,依诺是我的底线,您若是动她,就是和我过不去,到时候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沈存希垂眸看着报纸,他凤眸微眯,冷蔑地态度,看来有些人不长点教训,是不会懂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沈老爷子撑在桌沿上,怒到极致,反而冷静下来,他声音沉冷,“宋依诺没有资格站在你身边,她只会给你带来麻烦,成为你事业的绊脚石,成为你商场敌人诟病你的笑话,她配不上你!”

    “配不配得上我说了算。”沈存希态度依然强势。

    沈老爷子没再与他硬碰硬,他已经老了,很多事情能够温和处理,他不愿意大动干戈,但是这件事,他一定要反对到底,他语重心长道:“老四,如果你母亲还活着,她也不会同意宋依诺进门,为了你母亲,我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

    “遇树的幸福已经让您的自以为是毁了,您还想毁了我的幸福么?老爷子,不要逼我与您为敌!”沈存希说完,不再与沈老爷子废话,直接挂断电话。

    沈老爷子坐在书桌后,他看着报纸上的照片,以前叫他爷爷的女人,现在要叫他爸爸,他怎么可能答应这么荒谬的事,既然老四不愿意放手,那就从宋依诺身上下手,给钱打发还是用卑劣的手段逼她离开,他都在所不惜。

    “阿威。”

    阿威就站在门外,听到老爷子叫他,立即推开门进来,“老爷子,您叫我?”

    “打电话给宋依诺,叫她来沈宅见我。”沈老爷子端坐如松似柏,手指紧紧捏着报纸,报纸很快在他掌心里变了形。

    阿威神色冷沉,有着凛然不可犯之势,他颔首,道:“是,老爷子,我马上去办。”

    阿威转身离开,书房里只剩老爷子一个人,他威严的目光直视前方,眼中一片冷绝!

    阿威走出书房,就看到贺允儿从楼上下来,他朝她点了点头,贺允儿叫住他,“威叔,爸爸在书房里吗?”

    “是。”阿威看着面前已经出怀的女人,时间过得真快,贺允儿嫁进沈家已经一个多月了。

    “那我去找他。”贺允儿转身朝书房走去,其实要她叫一个和她爷爷一样年纪的人叫爸爸,她心里还是有些膈应,但是她已经嫁给沈遇树,轮辈份,她也得这样叫。

    她来到书房外,伸手敲了敲门,“爸爸,我是允儿,我进来了。”

    说着也不等里面回答,她就推开门进去了,贺允儿挺着微隆的小腹,慢慢走了进去,沈老爷子看见她,表情顿时变得柔和,“允儿,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今天约了医生做产检,爸爸,您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出什么事了吗?”贺允儿注视着面前的老人,即使表情放柔,眉峰也深深地蹙起。

    沈老爷子叹了一声,抬起头望着她,“没事,你今天要去做产检,叫遇树陪你一起去吧,他是孩子的父亲,他要肩负起责任。”

    “没关系,爸爸,遇树现在还怨恨我拆散了他和厉小姐,我自己可以的。”贺允儿善解人意道,她走到书房旁,眼尖地看见桌上被沈老爷子捏皱的报纸,只一眼,她便认出报纸上的男女,她脸色骤变。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允儿,遇树很善良,你该主动一点就主动一点,你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马上还有一个孩子,你们夫妻感情好了,孩子以后才能健康成长。”沈老爷子语重心长道。

    贺允儿垂下眼睑,掩饰住自己因看到报纸产生的负面情绪,她点了点头,说:“我知道,我也很想和遇树好好相处,只是他现在都不回沈家,也不准我出现在他视线范围之内,我……”

    “晚上我打电话给他,让他回来吃晚饭,到时候你好好表现,你这么善良乖巧,我相信遇树会真心喜欢你的。”沈老爷子语气温和道。

    “嗯,谢谢爸爸,我会努力的。”贺允儿身上完全没有千金小姐的骄纵,此刻就完全是个乖巧的儿媳妇,沈老爷子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对了,爸,四哥要结婚了吗?”

    “我不答应,老四想娶什么样的女人都行,就是宋依诺不行!”提起这件事,沈老爷子的脸色再度沉了下来。

    贺允儿小心翼翼地观察沈老爷子,她说:“其实我和宋小姐有过几次见面,她为人挺好的,更何况四哥喜欢她的,爸,不如您就答应他们的婚事。”

    “允儿,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什么人能当我沈家的媳妇,什么人不可以,我心里有数,出去吧。”沈老爷子挥了挥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贺允儿眼里掠过一抹精光,“爸爸,我知道这么说您可能会很生气,但是您和四哥的嫌隙已生,如果您再执意反对四哥和宋小姐在一起,他会更恨您,甚至不愿意再回沈家。不如您答应他们的婚事,让四哥和宋小姐搬回来住,您重新了解一下宋小姐,或许你就会发现,她并不如报纸上写得那样不堪。”

    “你说的话我会认真考虑一下,出去吧,待会儿叫阿威送你去医院。”

    “好,那我出去了。”贺允儿乖巧的走出书房,合上房门那一刹那,她抬头看着书桌后的老人,淡淡垂下眸,关上门转身走了。

    ……

    宋依诺洗完澡出来,看见沈存希正倚在墙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她一怔,随即一脸轻松道:“亲爱的,今天是我新官上任的第一天,你去帮我搭配一套衣服吧。”

    沈存希凤眸深邃,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似乎要看透她的灵魂,宋依诺一直在笑,所有的心事都掩藏在笑容后,她说:“怎么啦,这样看着我?”

    “你不介意?”沈存希以为她会躲起来哭,可是她的眼睛明亮如初,没有布满血丝,眼眶也不好,可见完全没有哭过的痕迹,他顿时放了心。

    宋依诺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进卧室,沈存希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听她道:“我决定和你在一起时,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些事情发生,要介意的话,我就不会和你在一起。不过沈存希,他们骂我是祸国妖姬,我觉得他们真的是高抬我了。”

    沈存希失笑,他担心她不开心,结果她倒好,还能自娱自乐,可见真的已经不在乎了,他上前几步,伸手搂着她的腰,也不管她头发潮潮的,将脑袋搁在她肩上,他揶揄道:“他们说得没错啊,你知道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是被你什么地方吸引的吗?”

    “什么地方?”宋依诺好奇地看着他,他好像从来没有说过她为什么会引起他的注意。庄边贞血。

    “眼睛,你有一双勾魂摄魄的丹凤眼,当你静静看着我时,我感觉我的魂魄都快要被你吸进去了。”沈存希将她转过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睛。

    宋依诺“噗哧”一声乐了,她斜睨着他,乐不可支道:“说得我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确实很厉害,会吸魂大法。”沈存希倾身,薄唇印上她眼睑,“所以你不能随便看别的男人,我担心你会把他们的魂魄都勾走。”

    “我想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一个像你这么傻的傻瓜了。”

    “好啊,居然敢骂我是傻瓜,看我不收拾你。”沈存希伸手挠她的痒,宋依诺怕痒的直往后躲,结果腿抵在床脚,她往后仰,双手在虚空中乱抓,结果抓到沈存希的衣服,两人双双摔倒在大床上。

    弹性十足的床垫上下弹了弹,宋依诺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她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双手撑在他肩上,看见他目光变得越来越深,隐约有火光在跳跃,她连忙道:“沈存希,上班要迟到了,快去帮我搭配衣服啊。”

    沈存希俯视着身下的女人,定定地看了半晌,他才起身,去衣帽间给她搭配衣服。

    危机解除,宋依诺坐起来,长长地喘了口气。她站起来,缓步走进衣帽间,看见沈存希站在衣柜前,认真的挑选衣服。她双手抱胸,还有一点不确定,“沈存希,你真的相信我能管理好公司吗?”

    沈存希拿了一套小香风的套装出来,在她身上比划着,觉得不满意,又重新挂回衣架上,继续挑选,修长好看的长指在一排排衣服上掠过,品牌的服饰质感一流,他又拿出一套衣服,回过头来看着她,道:“依诺,不要有负担,放心大胆的去做,你亏多少,我贴多少。”

    宋依诺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她不懂管理,就算有严城帮她,她还是一样会抓瞎,但是他这样盛意拳拳的让她去试,她岂能被自己的胆怯打倒?

    “沈存希,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血本无归。”

    沈存希将衣服递给她,倾身吻了吻她的额头,他戏谑道:“血本无归也没关系,反正你欠债肉偿,我会从你身上讨回来。”

    “不正经!”宋依诺俏脸绯红,她接过衣服,连忙赶他离开。

    ……

    吃完早饭,连清雨都没有下楼来,沈存希交代兰姨注意她的情况,有什么事及时打电话通知他,便和宋依诺一起离开去上班了。

    博翼集团在桐城的装饰界是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一朝改朝换代,原本的管理层已经被沈存希撤换得差不多,公司里除了一部老面孔,全是新面孔。

    沈存希陪着宋依诺去了博翼集团,严城已经通知高层,今天要召开管理层会议。他们到会议室时,高层已经全部到齐。

    这是沈存希收购博翼集团后,第二次露面,他和宋依诺落座后,高层们才纷纷落座。早上的报纸,他们自然看见了,也知道和沈存希一起参加会议的人,是沈存希的未婚妻。

    沈存希扫视了一圈,道:“今天召开这个会议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博翼已经改朝换代,从今天起,博翼正式更名为希诺装饰设计公司,稍后我们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第二件事,就是希诺装饰的总经理,由宋依诺小姐担任,我从旁协助。”

    高层们面面相觑,纷纷看向宋依诺,这些人的目光中有质疑有不信还有受辱,其中一人站起来道:“沈总,宋小姐的专业是设计,并非管理人材,将公司交到她手里,我担心这对公司而言是最大的危机。”

    其余人纷纷附和。

    沈存希睨着他们,“依诺在博翼工作四年,从底层到设计师,她了解装饰公司的一切运作,我相信她有这个才能,能够管理好公司。”

    闻言,宋依诺偏头看着他,听到高层们否定她,她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经营好一家公司,为什么他这么有信心呢?

    “那万一亏损呢?沈总,虽然你是公司的最大股东,甚至有着经营权,也不能置博翼其他董事的利益于不顾。”站起来反对的那人继续道。

    沈存希站起来,目光犀利地掠过众人,最后落在那人身上,他狂狷道:“她宋依诺亏损多少,我就贴多少,这下你们是否应该把心放回肚子里了?”

    众人震惊,看来报纸上说的确实没错,沈存希为了这个女人,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宋依诺看着众人对她颇具微词,甚至对沈存希也有了些轻蔑之意,就好像他是古时候的昏君一样,被妖妃所惑。她不愿意沈存希因为她而受到这些人的轻视,他那么爱她,她也应该与他并肩作战,她站起来,道:“各位,我不否认我确实没有管理公司的经验,各位担心把公司交到我手里,我不能好好经营,现在我就立下军令状,三个月内,如果公司的业绩不能增长15%,我自动请辞,让能者居之,大家觉得如何?”

    沈存希诧异地看着她,她会立下军令状,完全是不想他受到非议,她不再躲在他身后,寻求他的保护,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愿意为他而战的烈烈红颜。

    心里莫名的多了一份感动,从现在开始,不是他一直在付出,她会站在他身边,与他共进退!

    即使宋依诺这样说,高层们心里还是忍不住犯嘀咕,三个月,万一宋依诺在职的这三个月,把博翼玩垮了呢?但是没人愿意拼着得罪沈存希的风险,与宋依诺作对。

    刚才站起来说话的那位高层道:“既然宋小姐这样说,我们暂且信你一回,我们希望三个月以后,博翼还没有倒,也希望三个月后,宋小姐信守承诺,如果博翼的业绩没有增长15%,请宋小姐让贤!”

    “好!”宋依诺豪气万丈道,也许她不是个管理人才,但是她会努力学习,不辜负沈存希对她的信任。

    沈存希蹙眉,冷傲地盯着那个男人,语气凛冽道:“从此刻起,博翼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公司正式更名为希诺装饰,严城,通知下去,我不希望再在公司里看到有关博翼两个字的任何物品,还有将logo换成希诺装饰。”

    “是,沈总,我马上去办。”

    沈存希扫视了众人,向宋依诺使了个眼色,宋依诺顿时心领神会,“大家还有没有事情要汇报,没有的话就散会。”

    高层们陆续起身,有的前来恭喜宋依诺,有的直接转身走人。

    宋依诺知道,她这样的空降部队,甚至一来就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但是她不怕,因为有沈存希在,她相信她会挺过任何难关。

    沈存希与宋依诺回到总经理办公室,门一关,她整个人都有点虚脱,她望着沈存希,问道:“沈存希,刚才我的表现怎么样?”

    沈存希轻笑道:“比我想象中有气势多了。”

    宋依诺看着他,说:“不许笑我!”

    “好,不笑。”沈存希打量着办公室,办公室已经重新装修,一改之前李总在职时的沉闷,有着浪漫的轻奢风,红色的沙发更让严肃的办公室增添了一抹亮丽的风景线。

    而办公桌后面的墙上,已经换上希诺装饰的logo,看着那两个字,沈存希心里格外满足,就好像他们再也不会分离。

    宋依诺这才注意到办公室里的整个装修风格都变了,正是她喜欢的风格,她惊喜连连,“沈存希,你什么时候叫人过来装修的?你知道吗,我一直梦想拥有这样一间办公室,现在这间办公室比我想象的至少大了两倍。”

    “收购博翼后,我就让人准备好了,一直不知道应该给你定义为总经理还是首席设计师。”沈存希道,那个时候他们还在因为血缘关系的事情吵架,但是他有自信,她一定会回到他身边。

    “首席设计师用这么大的办公室,会被人喷吧?”

    “谁敢!”沈存希眉目一划,有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宋依诺咯咯的笑起来,她走到白色办公桌后,坐在粉色的办公椅上,她挺直脊梁骨,装模作样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沈存希摇头失笑,他走到办公桌旁,半倚在桌沿上,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宠溺道:“调皮!”

    宋依诺忽然想起什么,她双手捧着下巴,担心道:“沈存希,怎么办,我向高层立下了军令状,万一三个月后,希诺装饰被我搞垮了怎么办?”

    “刚才还斗志昂扬,这会儿怎么垂头丧气了?”沈存希垂眸睨着她,这大概就是女人吧,刚才还阳光灿烂,这会儿就阴雨绵绵。

    “我担心嘛,就我所知,桐城的装饰业竞争激烈,希诺装饰现在有两大劲敌,业之峰和启鸿集团旗下的新装饰公司,在这样恶劣的竞争环境下,我还答应三个月后公司会增涨15%的业绩,现在想想,就觉得有点不可能。”宋依诺苦着脸道,刚才她心直口快许下承诺,要是三个月后做不到,就得被人灰溜溜的赶出公司,到时候她就没脸见人了。

    “你呀,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沈存希无奈的摇了摇头,“依诺,加油,我相信你!”

    宋依诺点了点头,她不能丧失斗志,否则别人更会说三道四,就算是为了沈存希,她也要圆满完成业绩。她坐直身体,打起精神道:“沈存希,你快走吧,我要好好工作,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刮目相看。”

    沈存希莞尔,“这才是我认识的宋依诺,那我走了,有任何问题,欢迎你致电,我一定倾力为你解答。”

    “嗯。”

    “那我走了。”沈存希站起来,缓缓向门边走去,宋依诺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少了什么,她喊住他的同时,已经起身朝他走去。

    沈存希刚转过身去,眼前一花,薄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他震惊地睁大眼睛,宋依诺已经一触即走,她说:“晚上见!”

    沈存希抚着唇瓣飘了出去,严城跟在他身后,送他下楼,看他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他迟疑道:“沈总……”

    沈存希回过神来,他看着欲言又止的严城,心里大概也猜到了严城的心思。严城一直跟在他身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一直想将他培养成总经理的接班人,他说:“严城,你知道我为什么将你调到依诺身边吗?”

    严城摇了摇头,当他知道沈存希将他调去宋小姐身边时,他心里确实怅然若失。

    “依诺不懂管理,我将她架到这个位置,她未必能够应付,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已经足以独挡一面,我把她交给你,我放心,别人我信不过,你懂吗?”一个杰出的管理者,懂得知人善用,严城跟在他身边忠心耿耿,他信得过,才会让他去帮助依诺。

    严城忽然明白沈存希的用意,也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他说:“沈总,我懂了,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信任。”

    “严城,三个月后,依诺的业绩考核圆满完成,你就回来,沈氏的总经理位置为你留着。”沈存希拍了拍他的肩,许他一个承诺。

    “谢谢沈总,我一定会好好辅助宋小姐打赢这场仗。”严城保证道。

    沈存希又拍了拍他的肩,电梯已经到一楼了,严城送他出去,一直目送他的车子远去,他才转身上楼。

    沈存希刚走,宋依诺就接到了阿威打来的电话,沈老爷子让她去沈宅,她知道一定是早上报纸的事,让他看见了。

    她心里很清楚,这趟去沈宅,沈老爷子不会说什么好话。之前沈老爷子威胁她,如果她敢和沈存希在一起,就把她的照片发布出去,他的手段实在称不上光明磊落。

    现在她主动上门去,他会不会直接将她打晕,然后送到菲律宾去当劳工?宋依诺为自己的想法汗颜,但是她还是直言拒绝了,“威叔,麻烦你转告伯父,在没有沈存希的陪同下,我不会去沈宅。”

    “宋小姐,老爷子只是想和你叙叙旧,他没有别的意思。”

    “抱歉,我最近很忙。”宋依诺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不是她不给沈老爷子面子,而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才不信他叫她过去,只是想和她叙叙旧。

    宋依诺挂了电话五分钟,手机再度响起来,她看见来电显示,已然猜到这次是沈老爷子亲自打过来的,她犹豫了一下,接通电话,“您好,我是宋依诺。”

    “果真是翅膀长硬了,连我的邀请都敢拒绝,宋依诺,我请你来沈宅你不来,那你以后永远都不要想再踏进沈家半步。”电话那端传来沈老爷子愠怒的声音。

    宋依诺无语到极点,沈老爷子这语气就像是国王的施舍一样,她反问道:“我去沈宅,您就会答应我和沈存希的婚事吗?”

    “你居然和我讲条件?谁给你的胆子?”

    “沈存希啊,伯父,我现在很忙,就不陪您多聊了,再见!”宋依诺说完,没有给沈老爷子说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沈老爷子没想到宋依诺敢挂他电话,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他瞪着手机,拨通沈存希的电话,那端一接通,他就怒喝道:“宋依诺的臭脾气谁惯的?”

    “我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