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62 抢她的婚纱

    气氛逐渐变得轻松,宋依诺与贺峰像是久别重逢的故友,聊得十分愉快。宋依诺为贺峰的渊博学识所叹服,随便一句话,都非常有哲理。

    和他说话。会感觉很轻松很亲切,没有什么负担,想说什么就说了,也不怕丢人或显得幼稚。宋依诺觉得,能够养育出贺东辰那样成熟内敛又不张扬的人,贺峰本身的人格魅力就值得人尊敬。

    直到严城来提醒她十分钟后有高层会议,她才发现他们不知不觉。竟聊了一个多小时。宋依诺站起来,满脸歉意地看着贺峰,“贺先生。不好意思,我马上要去开会,您……”

    “我在这里等你,去吧。”贺峰拿起搁在茶几上的企业杂志,饶有兴致的翻阅起来,那还是博翼集团的内部杂志,刚改了公司名称,还没来得及调换。

    宋依诺踌躇了一下,冲他歉意的笑了笑,拿起文件离开办公室。去会议室前,她专程去助理台吩咐了一句,“送杯龙井进去给贺先生。”

    “是。”助理连忙站起来,向茶水间走去。

    宋依诺带着严城去了会议室开会,会议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宋依诺除了不会管理,对于公司的流程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刚来的订单需要立即安排下去,让设计师在最短的时间内设计出符合客户要求的设计图,然后跟踪装修。单子比较多,他们必须将希诺装饰的口碑打出去,才能让客户信赖。

    会议结束后,高层们对宋依诺的态度不再像昨天那样抗拒,但是仍然有看不起她的人存在,比方博翼集团的旧部,相当不满她一个普通设计师,连会议都没资格参加,忽然一跃成为他们的顶头上司。

    因此,公司里也有很多流言蜚语传出来,说宋依诺是靠床上功夫征服了沈存希,才换来现在的职位。

    宋依诺一笑置之,不予理会。

    回到办公室,贺峰还没有离开。他手里正捧着杂志,杂志那一页是她的生平简介,配上她大学毕业时拍的照片,看起来很青涩。

    他凝眉盯着那张照片,女孩扎着马尾,穿着白色衬衣,对着镜头笑得十分淡漠。但是这张照片,却与他记忆里的某张轮廓缓缓重叠,他没想到,这世上,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宋依诺走到贺峰对面,贺峰都没有发现她的靠近,宋依诺垂眸看着杂志,她道:“这是我两年前拍的照片,与现在相比,似乎变了很多。”

    贺峰抬起头来。眼中的迷惘已经消失,他合上杂志,道:“开完会了?”

    “嗯,让您久等了。”宋依诺在沙发上坐下,她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裤,脚下踩着一双黑色中细跟单靴,透着几分干练,她抬腕看表,已经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她答应了沈存希,今天中午会陪他吃午饭,但是这会儿贺峰在,她又不能明着赶人走,那样太失礼了。

    “没关系,你刚刚上任,想必有很多事要忙。”贺峰将杂志放回茶几上,他抬起眸,静静地盯着她,“我来找你,是去参观过你给东辰设计的办公室,他很少夸奖一个人,却对你的设计与敬业精神赞不绝口。你知道,新法院已经落成,不日将搬迁,现在正缺装修这一块,我想交给希诺装饰去做,你有信心吗?”

    宋依诺还没离开博翼集团时,博翼就在争取这个项目,但是法院那边一直没有敲定,有消息称他们会找业之峰这样国际一流的装饰品牌公司来装修,没想到贺峰会交给她。

    这样的好事,就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砸在她头上,她眼前晕乎乎的,她指着自己,激动得小脸红扑扑的,“您说真的吗?真的要交给我吗?”

    贺峰失笑,又为之失神,连脸红时的样子都这么像。他点头,道:“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宋依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艳,她俏皮的向贺峰敬了个军礼,“长官,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希诺装饰的信任。”来沟反亡。

    贺峰摇头轻笑,这孩子比他想象中的抗压能力强,他抬腕看了眼时间,说:“已经到吃饭的时间了,你能陪我这个糟老头吃顿午饭吗,我们边吃边聊新法院那边的装修要求。”

    宋依诺自然不会拒绝送上门来的赚钱机会,给政府装修,油水不多,但是可以把名声打出去,希诺装饰前期要经营品牌,少赚点都无所谓,关键是要把品牌做出来。

    她拿起包,顺便将笔记本装进去,然后和贺峰一起走出办公室。

    刚走进电梯,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沈存希打过来的,她冲贺峰歉意一笑,然后接通,“喂,沈存希,中午……”

    “我已经到楼下了,你下来吧。”沈存希打断她的话,昨天扑了个空,今天他特意提前出门。

    宋依诺:“……”

    她看了一眼身侧站得笔直的贺峰,她为难道:“沈存希,可是我有一个客户在,我……”

    贺峰偏头看她,瞧她眉峰拧起,他道:“没关系,让他一起来吧。”

    宋依诺知道沈存希的性子,他都到楼下了,要让他走不可能,而且她昨天放他鸽子,今天再放他鸽子,只怕他心里不舒服,她说了一句“我马上下楼”,就挂了电话。

    贺峰抬头望着电梯上跳动的红色数字,他道:“算起来,我也有很多年没有和存希一起吃过饭,他从国外回来后,和我们老一辈的生疏了许多。”

    上次允儿和遇树的婚礼,沈存希直接缺席,他心里清楚,沈存希并不稀罕沈贺两家的联姻。如今的他,已经足够强大,甚至与薄家郭家交好,不需要再靠联姻,来巩固自己在桐城的地位。

    “在他心里,他很敬重你们。”宋依诺知道桐城的几大家族,都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据说贺家、沈家与连家,在二十年前交好,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少来往。

    说话间,电梯停在一楼,宋依诺做了个请的手势,等贺峰出了电梯,她才迅速跟上。走出办公大楼,就看到门外停着一辆白色宾利欧陆,沈存希倚在车门边,有风徐徐吹来,撩起他的衣角。

    看见他们走出来,他直起身体,睨了宋依诺一眼,然后看向贺峰,依诺所说的客户是贺峰?昨天儿子才来找过依诺,今天老子又来,这贺家人是想做什么?

    “贺先生,现在法院这么清闲了?”沈存希毫不客气的问道,依诺忽然被贺家父子俩盯上,实在让他心下不安。

    贺峰稍偏严肃的脸上掠过一抹笑意,沈存希如临大敌的模样逗乐了他,他原本是看中沈存希做他的女婿,结果阴差阳错,允儿嫁给了遇树,“存希,你不用紧张,我来找宋小姐是为了公事。”

    “公事?法院除了起诉与审判,还有什么事能找到我家依诺头上?”沈存希占有欲十足的揽着宋依诺,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幼稚的行为,反正他已经有了危机感了。

    “贺先生是为了新法院的装修来找我的,你不要这样啦。”宋依诺低声道,虽然觉得有点丢脸,但是沈存希紧张她的模样,又让她心里莫名产生了一种虚荣。

    沈存希低头看她,“这样?”

    “对啊,不然你以为是怎样。”宋依诺道。

    沈存希唇角微弯,抬头看着贺峰,凤眸中的敌意尽敛,他语气温凉道:“贺先生,我们依诺在空间设计这一块有独特的理念与风格,您来找她就对了,以后有这样的项目,可别忘了给她。”

    宋依诺拉了拉沈存希的手臂,这丫推销太过了。

    贺峰从容点头,“我很欣赏宋小姐的才华,还有这件的机会,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上了车后,沈存希都还在琢磨贺峰话里的肥水不流外人田是什么意思,他最不喜欢和这些人打交道,就是他们通常话里有话。

    昨天贺东辰来找依诺,让她帮忙设计婚房,今天贺峰找依诺,给她新法院的项目。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莫非……

    车子很快停在酒店外面,三人下车进了酒店,沈存希定了包间,包间面向酒店内庭,环境清幽雅静。他们入座后,侍应生上菜很快,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贺峰坐在他们对面,心里莫名有些惆怅。

    第一次和贺峰坐在一起吃饭,宋依诺显得有些拘谨,她说:“贺先生,新法院那边在装修上有些什么要求?”

    贺峰道:“法院不同于别的地方,这是一个比较严肃且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

    宋依诺连忙翻出笔记本和笔,沙沙的在笔记本上记录下贺峰的要求,她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地方,其实也怕做得不好,毕竟政府的项目,不是那么轻易能做的。

    沈存希端坐在宋依诺身侧,偏头看她认真的作笔记,女人认真工作时真的很美,有一股独特的魅力散发出来,耀眼无比。看他们聊得起劲,他没有觉得自己被冷落。

    过了一会儿,他盛了一碗汤,递到她面前,道:“饭菜快凉了,吃了饭再说。”

    贺峰点了点头,“吃饭吧,吃完再聊。”

    宋依诺合上笔记本,当她专心做某件事时,通常会做得废了时间。她尴尬的冲贺峰笑了笑,道:“不好意思,贺先生,我们吃饭吧。”

    贺峰笑望着她,眼中有着赞赏,“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像你这样脚踏实地,我现在似乎明白了,存希为什么把公司交给你管理,你的才华与认真,足以担起这个重任。”

    “您过奖了……”宋依诺示意贺峰动筷子,她看向身旁的沈存希,其实很想问他,她是不是真的有贺峰说得那么好,不过他已经用行动支持她了,所以她就不矫情了。

    吃过饭后,贺峰下午有官司,就先走了。沈存希送宋依诺回公司,车子停在楼下,他熄火下车,宋依诺诧异地看着他,道:“你不回公司吗?”

    “我送你上楼。”沈存希揽着她的腰走进办公大楼。

    宋依诺被迫跟着他往电梯间走去,回到办公室,沈存希脱下外套递给宋依诺,转身进了了休息室,推开休息室的木门,他站在门边,对她道:“三点叫我,我休息一会儿。”

    宋依诺抱着他的外套,看着他的背影没入门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把外套挂起来,然后走到办公桌后,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她看了一遍要求,打开电脑输入进去,将要求打印出来,然后按下内线,叫严城拿下去,让企划部做套具体方案出来。

    做完这些,时间才到两点半,她翻开早上的文件,文件上有些词汇用红色笔勾出来,那是她不懂的地方。她打开搜索引擎,在网上搜索,然后拿蓝色的笔在旁边备注。

    她并不是一个专业的管理型人才,要想管理这样大的公司,让其正常运转,她就必须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总有一天,今天的努力会回报她。

    沈存希睡了半个小时就醒了,他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看见她正在专心的写着什么,他放轻脚步缓缓走近她,看到她正在作笔记。

    那一刹那,他心里无端的难受起来。

    他把依诺架到总经理的位置上,其实是有私心的。知道清雨是他的妹妹,为了不刺激到她,他才推后结婚。他担心依诺会胡思乱想,所以才会让她来管理公司。

    看到她这么用心刻苦的学习,他又心疼起来,他伸手揽着她,大概是太专心,她吓了一跳,回头看见是他,她才松了口气,她抬腕看表,道:“还没到三点,怎么醒了?”

    “睡不着了,你在做什么?”沈存希看了一眼电脑上的专业名词,明知故问道。

    宋依诺赧然道:“早上开会,他们说了很多专业术语,我不太懂,就回头来查一查,争取下次遇到这些词时,不会被他们难倒。”

    “觉得很辛苦吗?”

    “不会啊,我本来就不懂,需要多学一点知识,再说他们越刁难我,我才越能进步,对不对?”宋依诺乐观道。

    “你啊,不懂怎么不知道问我?”沈存希拿起文件,上面很多名词已经做了标记,甚至还有经典的收购战与反收购战,这些案例并不适用在她早上开会的主题上,她却由着他们为难。

    “现在有百度啊,多方便。”宋依诺指了指电脑。

    沈存希俊脸一黑,“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就来问我,我是你的百科全书,知道吗?”

    “嗯嗯嗯,我知道了。”宋依诺连忙点头。

    沈存希将文件放回去,他说:“依诺,我不想你太辛苦了,你明白吗?”

    “我不觉得辛苦啊,真的,你放心吧,如果我撑不下去了,我会告诉你的,不会硬撑。”宋依诺抬头望着他,她明白他的心情。

    沈存希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这么独立的一面,他有种她不再需要他的无措感。明明是他要放她去飞翔,可真的看见她在天空翱翔时,他又担心她不会再回到他身边。

    “好了,我下午还有会,我要走了。”沈存希捏着她的下巴,给了她一个缠绵到极致的法式深吻,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他才放开她,起身向办公室外走去。

    宋依诺双眸迷醉,看着他挺拔的背影缓缓消失在门后,她忽然想起她还没有告诉他,晚上公司有晚宴,他要不要过来助威,他已经离去。

    下午五点,严城抱着一个精美的盒子走进来,他将盒子放在办公桌上,对宋依诺道:“宋总,这是沈总派人送过来的。”

    宋依诺起身,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条淡粉色长裙,款式精美,她不由得失笑。看来她不用告诉他,他也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严城转身出去了,她看时间差不多,拿起裙子走进休息室,然后画了一个淡妆,看起来很精神。礼服和鞋子是配套的,就连手拿包都一应俱全,设想周到。

    她换好衣服,已经快六点了,晚宴七点开始,现在出发去盛世豪庭,时间不早不晚。她打电话给沈存希,沈存希道:“依诺,你先过去,我待会儿到。”

    宋依诺心里有点失望,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挂了电话,她走出办公室,严城看见她穿着白色的高跟鞋,一袭粉色长裙直坠地面,肩上罩了一件白色羊绒披肩,风姿楚楚地站在那里,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他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见到宋依诺的情形,短短几个月,她像是变了个人,如今的她更独立,也更有魅力。

    “宋总,沈总吩咐我送您去酒店。”严城说完,转身去按电梯。

    宋依诺走到电梯前,电梯很快就上来了,两人走进电梯,一时无话,电梯到达一楼,严城去拿车。宋依诺穿着裙子,就算披肩保暖,也被寒风吹得直哆嗦。

    严城很快开车过来,她坐上车,才觉得身上暖了些。车子驶离公司,向盛世豪庭驶去。

    宋依诺和严城到宴会厅时,公司里的大部分员工已经到了,衣香鬓影间,即便是在会议上与她针锋相对的高层,对她的态度也不那么尖锐。

    至少大家站在一起,还能谈笑风生。

    宴会厅里灯光忽然暗了下来,一束光打在主席台上,严城拿着话筒站在光圈里,他道:“感谢各位来宾,晚宴正式开始,现在让我们的总经理宋依诺小姐上台讲话。”

    第二束光打到宋依诺身上,宋依诺浅笑嫣然,缓缓走上台去,她向严城点了点头,从他手里接过话筒,她道:“谢谢各位前来参加今晚的宴会,在场有很多是博翼集团的老员工,也有很多人认识我。作为总经理,或许我资历还不足,但是我会努力学习,带领大家进入一个新的篇章,从今天起,博翼将成为历史,正式改名为希诺装饰。今晚,大家尽情的狂欢吧,谢谢大家。”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宋依诺将话筒交给严城,她步下台。

    灯光重新亮了起来,宋依诺面前站着几位高层,就算是不满,在这种场合,大家也不会挂在脸上,尽量给宋依诺面子。

    虽然他们不认可宋依诺的能力,但是希诺装饰最大的股东是宋依诺是事实,说白了,这是沈存希送给她的公司,她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搞垮了沈存希也不会皱下眉头。

    他们准备找下家就对了。

    然而也有一些高层发现,宋依诺虽然在管理上没有经验,但是她在经营公司的决策上的想法十分新颖,也算是中和了她自身的不足。

    更何况希诺装饰改名之后,接到的订单确实多过于前几个月,这让他们有信心在希诺装饰继续工作。

    也有眼尖的职员发现,宋依诺与沈存希的绯闻满天飞时,今晚的晚宴沈存希并没有参加,大家心里各自猜测,沈存希为什么没有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来挺她?

    难道昨天传出绯闻,今天就被打入冷宫了?不可能啊,下午还有职员看见沈存希进了宋依诺办公室,过了许久才从办公室出来,唇角还有可疑的粉色唇蜜。

    宋依诺与高层交谈了一会儿,她觉得有点饿,便往点心架旁走去,她拿了一份提米拉苏,躲进露台吃了起来。结果她刚躲进露台,就听到有人在说:“宋依诺命太好了,攀上沈存希,居然一跃成了总经理,我听说沈存希把公司都送给她了,上面谁也拿她没办法。”

    “是啊,不知道沈存希看上她什么,长得那么平凡,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了。我觉得沈存希是大鱼大肉吃多了,想要换换口味。”另一人道。

    “你错了,有小道消息称,沈存希根本不能人道,就是古时候的太监嘛。”职员甲神秘兮兮的道,“你知道古时候那些太监有多变态,特别重口味,宋依诺和他在一起,估计就是被他操的。”

    职员乙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你太邪恶了,这么说来,宋依诺还是很值得同情,这要欲火焚身了,还没法可解。”

    “对啊,别看她现在风光,私底下还不知道怎么惨呢。”职员甲压低声音,贴在职员乙耳边说了几句不堪入耳的话。

    宋依诺听不下去了,她放下点心,直接走出去。

    两位职员没想到她就在露台,想起她们刚才说的话,她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连忙道:“宋总。”

    宋依诺看了她们一眼,一言不发的离开,两个职员快哭了,其中一个拉了拉另一个职员的衣袖,两人连忙追过去,忐忑不安地向宋依诺道歉,“宋总,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

    宋依诺脚步未停,她知道她和沈存希在一起多少会让人诟病,却不知道她们私底下的谈论如此不堪入耳。她并不是因为她们骂她生气,而是她们骂沈存希是太监而生气。

    两个职员面面相觑,快步追上去,“宋总,请你原谅我们,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胡说八道了。”

    希诺装饰改名后,宋依诺宣布了一个调薪,凡是在博翼集团工作一年以上,愿意继续留在希诺装饰工作的职员都加薪,从一百到一千不等。绩效加上分成,她们的工资比以前涨了一半,她们并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早知道宋依诺就在露台,她们就不该谈论这些话。

    宋依诺停下来,她转过身去,目光犀利地盯着她们,“祸从口出的道理你们不是不懂,既然敢随意编排上司的是非,就要有承受后果的勇气,今晚的事我暂时不和你们计较,若是再有下次,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谢谢宋总,谢谢宋总。”两位职员感激涕零道。

    “下去吧。”宋依诺移开视线,饶是心里翻腾着怒意,她也明白,她不可能杜绝得了悠悠之口,毕竟她的上位,确实不算光彩。

    “明天你们不用去公司了,你们被开除了。”后来传来一道严厉的声音,宋依诺转过头去,就看到不知何时出现的沈存希,她呼吸一窒,他已经缓缓向她走来,伸手揽着她的腰,低声道:“亲爱的,我来迟了。”

    宋依诺愣愣地看着他低头吻她的唇,这么多人看着,这个男人真的是无所顾忌啊。她扫了一眼两名脸色青白交加的职员,淡淡道:“我以为你不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派人给你送礼服过去,你都没打个电话来邀我出席,我还以为你不需要我。”

    “我哪有,我明明想和你说,是你下午走的时候,把人家吻晕了,才不小心忘记的。”宋依诺为自己声辩,黑白分明的丹凤眼里满是认真,仿佛在说我没有忽悠你哦。

    沈存希轻笑道:“就算你不请我,我也厚着脸皮来了。”

    宋依诺摇头失笑,沈存希抬起头,看见那两名职员还杵在那里没走,他不悦地蹙眉,“还不走?”

    两名职员相视一眼,其中一人哀求道:“沈总,我们很需要这份工作,请您不要开除我们,我们知道错了。”

    “任何人都没有权力用言语去伤害别人,更何况是你们的上司,既然你们学不会尊重上司,那么就算你们能力再出众,也没有必要再留你们在公司,连自己的嘴都管不住,要你们何用?”沈存希冷冷道,“严城,叫保全过来来她们离开。”

    “是,沈总。”严城立即去叫保全了。

    两名职员脸色惨白,心知已经无力回天,其中一名职员仿佛豁出去一般,她恨声道:“沈存希,你真可怜,自己有隐疾还怕别人说,谁不知道你和你前妻离婚,是因为你根本满足不了她。”

    沈存希神色阴戾可怖,他盯着那名职员,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在桐城待不下去。”

    另一名职员怕被她连累,连忙道:“可柔,你别说了,快向沈总道歉。”

    “我不道歉,沈存希,你守不住你的前妻,你同样也留不住宋依诺,你以为宋依诺是真心爱你么,不,她只是爱你的钱,爱你给她的一切,到头来,你就是一个不能人道的可怜虫!”

    宋依诺忍无可忍,她挣出沈存希的怀抱,上前一步,一耳光甩过去,她目光冷厉地盯着她,声音生寒,“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马上给我滚出去。”

    那位叫可柔的职员被打偏了头,她怨恨地盯着他们,捂着脸飞快跑出宴会厅。另一名职员见状,连忙向他们道歉:“沈总,宋总,对不起,我为我朋友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原谅她刚才冲动的言语。”

    宋依诺移开目光,不予理会,那位职员咬了咬唇,转身飞快追了出去。一场闹剧到此结束,众人悄然散去,都不敢招惹此时正在气头上的沈存希。

    宋依诺转身望着他,沈存希回国五年,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挑衅,她走到他面前,伸手拉起他的手,柔声道:“沈存希,不要在乎她们的胡言乱语。”

    沈存希眸色沉沉,“那你在乎吗?”

    “在乎什么?”宋依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们刚才说的话。”

    宋依诺摇了摇头,“我才不在乎呢,你是什么样的,我又不是不知道。嗯,偶尔我倒希望你那方面有问题,这样至少我可以休息一下。”

    沈存希的俊脸顿时黑如锅底,他伸手将她捉进怀里,大手牢牢紧扣她的腰,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好啊,你居然希望我不能人道,我要是不行,谁来满足你?”

    宋依诺脸颊通红,她双手撑着他的结实的胸膛,他沉稳的心跳声透过薄薄的衣料传过来,震颤着她的手心,她瞧了一下四周,大家虽然装作在聊天,注意力却全在他们身上,她低声道:“别人都看着呢,你放开我。”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沈存希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刚才他之所以动怒,也不是因为那位职员骂他,而是因为她侮辱了宋依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依诺选择和他在一起,并不是为了他的钱。

    恰在此时,灯光暗了下来,宴会厅上空响起优美的音乐,沈存希放开她,一手按着西服,一手伸向她,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道:“美丽的小姐,请问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宋依诺虽然在宋家长大,但是她很少参加社交活动,所以也不会跳舞。她往后退了一步,摇头道:“我不会跳舞。”

    沈存希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将她带入舞池,“跟着我的步伐,我带着你,别怕。”

    宋依诺与沈存希跳的是最简单的华尔兹,她不会舞步,一开始跟不上节拍,总是踩到他的脚。她低头看着他鞋尖上的灰尘,她歉意道:“我不会跳,把你的鞋都踩脏了。”

    “没关系,跟着我就好。”沈存希一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揽着她的腰,是最亲密的华尔兹。见她一直盯着脚,他转移她的注意力,“你知道华尔兹的由来吗?”

    “嗯?”

    “据说上世纪初,男女之前还没有现在开放,只敢偷偷约会。他们想要见对方一面,与对方亲密接触,就创造了这样的近距离的舞蹈,彼此互诉衷肠,约定下次再见面。”沈存希淡淡道。

    宋依诺感叹:“好浪漫的舞蹈。”

    不知不觉,宋依诺已经跟上了节拍,就在这时,旁边跳舞的人都停了下来,人群里只剩下他们俩人。宋依诺将头靠在他肩膀上,款摆着腰肢。她好像从来没有和沈存希跳过舞,这种感觉是新奇的。

    音乐停了下来,宋依诺微醺,也不知道是刚才那一舞的缘故,还是之前喝下去的红酒的后劲起来。一束光打下来,将他们罩在光圈里。

    她眼前晕乎乎的,突然看见沈存希在她面前单膝跪下,他手里拿着戒指盒,赫然便是他们在美国买的那枚戒指,她感觉自己更晕了,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恍惚。

    围观的公司职员们都惊叹出声,没想到沈存希会当众向宋依诺求婚,再看那颗鸽子蛋大小的钻戒,女职员们都艳羡不已。

    沈存希深情款款地望着宋依诺,薄唇勾勒起一抹弧度,他有些紧张,却执着的凝视着她,道:“依诺,嫁给我。”

    宋依诺捂着嘴,震惊地看着他,那天她抱怨,他说要结婚,却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也没有求婚,今天他就给了她一个毕生难忘的求婚。

    在场的女职员们,心里都有这样一个王子与公主的梦,听到沈存希说出那五个字,众人齐声道:“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严城站在人群里,看着这一幕,心里莫名感动起来,沈总终于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宋依诺含情脉脉地看着沈存希,这个男人,求婚都这么霸道,她点了点头,将手伸过去。沈存希握住她纤细的小手,送到唇边亲吻了一下,然后将戒指套进她无名指上,他低声道:“依诺,从此刻起,我套住你了,就要套住你一辈子。”

    宋依诺喜极而泣,她握着沈存希的手,将他拉起来,沈存希顺势将她拥进怀里,气氛点燃到最高,不知谁喊了一声接吻,现场立即有人附和,然后附和的人越来越多。

    “接吻,接吻,接吻。”

    宋依诺脸红得快要溢血了,她抬头望着沈存希,沈存希深情的凝视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以吻封缄。众人热烈的鼓起掌来,将气氛烘托到极点。

    直到坐进车里,宋依诺还幸福得有点头晕,她低头看着指尖硕大的钻戒,心情激荡,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沈存希开车,偏头望着她,见她盯着戒指傻笑,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手指轻轻摩挲着戒面,他声线低柔,“这么开心?”

    宋依诺脸颊绯红,像是涂了胭脂一般,她羞怯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嗯。”

    “早知道,我应该早点像你求婚,那样我就能早点看到你这么开心的模样。”其实他会晚到,就是专程回去取戒指了,中途了耽误了一下,才会迟那么久。

    宋依诺冰凉的小手被他握在掌心,缓缓的热了起来,她垂下眸,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她道:“沈存希,今天我很幸福很幸福。”

    “以后,我会一直让你这样幸福下去,依诺,相信我。”沈存希扣紧她的手,情真意切地看向她,宋依诺感动极了,她眼中泪光闪烁,她也握紧了他的手,哑声道:“沈存希,谢谢你!我永远都会记得今天,今天得我们这样的幸福。”

    “傻瓜!”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驶进依苑,沈存希熄了火,连忙绕到副驾驶座,抖开大衣裹在她身上,然后揽着她走进别墅。

    推开别墅大门,别墅里灯火通明,宋依诺抬头,一眼就看见穿着婚纱站在楼梯上的连清雨,她脚步一顿,怔怔地看着她。

    她认出来了,那是她在纽约一眼就看中的婚纱,此刻却穿在了连清雨身上。仿佛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她从头冷到脚。

    “四哥,嫂子,你们回来了,我穿这件婚纱好看吗?”连清雨缓缓走下来,曳地的长裙拖了一地,她仿佛一点穿了别人的婚纱的自觉都没有,还笑吟吟的问他们好看吗?

    冷风从敞开的门口铺天盖地的涌了进来,宋依诺冷得直哆嗦,她偏头看向沈存希,沈存希薄唇紧抿,不发一言。她仿佛明白了什么,沈存希不会帮她要回婚纱。

    从连清雨成为他亲妹妹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他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会帮她拿回婚纱。她一颗心寒凉到极点,见沈存希不说话,她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来,说:“挺好看的。”

    “我也觉得好看,穿上都舍不得脱下来了,不过这婚纱是你的,嫂子,送给我可以吗?我穿上这婚纱,应该是最美的新娘。”连清雨一口一个嫂子,仿佛已经认命,她是沈存希的妹妹,这个事实改变不了。

    宋依诺心里像吃了黄莲一样苦涩难当,她再次看了沈存希一眼,沈存希也低头看着她,她咬了咬唇,强忍心痛道:“你是存希的妹妹,作为嫂子,是应该送你一份见面礼,既然你喜欢,就拿去吧。”

    “谢谢嫂子,我一定会好好穿的。”连清雨笑得纯真无邪,却不知道她此刻灿烂的笑意像是扎在宋依诺心上的一根刺。

    宋依诺浑身冰冷,脸色有些苍白,她拿开沈存希的手,低声道:“我有点累,先回房了。”使用微信搜索公众账号:wodeshucheng (英文字母"我的书城"全拼)关注即可在微信上阅读更多精品免费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