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63 不穿,我更喜欢

    沈存希眼睁睁看着宋依诺上楼,他没有阻止。他知道纵容清雨,会让她难过。他还记得当时她穿上这件婚纱的模样,娇美动人,此刻他却纵容清雨穿在身上。

    目送她上楼后。沈存希收回目光,淡淡地盯着连清雨,“清雨,闹够了吗?闹够了就上楼去把婚纱脱下来,还给你嫂子,还有以后都不准再随意进出我和你嫂子的房间。”

    连清雨脸上的笑容缓缓僵住,她偏头看着沈存希。“四哥,你不是说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吗?不过一件婚纱就舍不得。那你对我的承诺呢?”

    “我对你的承诺不包括你肆意伤害你嫂子!清雨,我记忆中的小六天真善良,不会让任何人因为她难过,你想让我讨厌你吗?还是你想让我送你回老宅去住?”沈存希不愿意当着宋依诺的面和她吵,是不想让她下不来台。

    连清雨柳眉倒竖,轻笑道:“四哥,你也说那是你记忆中的小六,而我是被现实摧毁过的小六,我没有她善良,是不是你就不认我了?你不要忘记了,我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你把我弄丢,甚至亲眼看见我被人强奸!”

    沈存希哑口无言,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紧握成拳,那是他心里最深沉的痛与悔,所以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不愿意苛责她,除了她去伤害宋依诺,他无法忍!

    “既然你恨我,那就一切都冲着我来,我再说一次,不要伤害依诺。”沈存希寒声说完,丢下连清雨一个人。转身上楼去了。

    连清雨站在楼梯口,她看着背影僵直的沈存希,她说:“四哥,如果在我和宋依诺中间,你要选一个,你选谁?”

    沈存希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缓步台。

    连清雨捂住胸口,神情破碎,她缓缓跌坐在地上。原来无论如何,她都进不了他的眼,是救了他的连清雨也好,是他弄丢的妹妹也罢,他心里始终只有那一个女人!

    宋依诺回到卧室。她将坤包扔在柜子上,浑身无力地走到大床边,跌坐在床前凳上。她抬起手,看着指间熠熠生辉的钻戒,什么叫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她总算明白了。

    看到连清雨穿着她的婚纱风姿楚楚地站在那里,她心里所有的兴奋与快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其实能够体谅沈存希,连清雨因为他失去了太多太多,他对她心存愧疚,他纵容她她可以理解。

    她明明努力装出大度的样子,为什么心里还是难受起来?

    是因为他没有无条件的站在她这边吗?就算是为了她说几句话,她心里都会舒服一点,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连苛责连清雨一句都没有。

    那是她喜欢的婚纱,她无数次憧憬过穿着这件婚纱走过红地毯来到他身边,与他结为夫妻。

    她怔怔地坐了一会儿,听到卧室门被推开的响声,她连忙站起来,双手慌乱的抹了抹眼睛,然后快步走进衣帽间。

    沈存希走进卧室,就看见她的背影消失在衣帽间门前,他脱下西服扔在床前凳上,伸手粗鲁地扯了扯领带,然后解开衬衣上的三颗纽扣,任领带歪歪斜斜的挂在脖子上,抬步跟进了衣帽间。

    卧室里铺了地毯,他悄无声息地走进衣帽间,宋依诺眼角余光瞄到他走进,她装作很忙的样子,拿下架子上的睡衣,问他:“晚上穿这件黑色的,还是穿这件?蕾丝的好像不会太舒服,纯棉的应该很舒服。”

    沈存希走过去,从衣架上拿了一件,是肤色的真丝睡衣,他递给她,低声道:“穿这个,或者不穿,我更喜欢。”

    宋依诺知道他在调戏她,她瞪了他一眼,取下纯棉那套睡衣,转身去浴室。

    经过沈存希身边时,他长臂一伸,将她捞进怀里。她还穿着去宴会时穿的衣服,露出白皙的美背与圆润的肩头。

    他眸中暗潮涌动,低头将下巴搁在她肩窝上轻蹭,柔声问道:“生气了?”

    “没有。”宋依诺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回答得太快,反而可疑。

    沈存希轻叹一声,他说:“刚才在楼下,我已经说过清雨了,她以后不会再随便进我们的卧室,也不会随便动你的东西,至于婚纱,我们的婚期还没定,我会请最好的婚纱设计师给你重新量身定做一套,不生气了,好不好?”

    宋依诺心里的郁闷,像是鼓鼓的气球被针扎破了,顿时一扫而空。她偏头看他,问道:“真的吗?”

    “当然,依诺,对清雨的愧疚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希望你跟着我一起不快乐。上次你问我的问题,我在尽量的平衡你们之间的关系,你懂吗?”

    宋依诺眼眶湿热,是她太不懂事了,没有体谅他的难处。连清雨不是路人甲啊,她是他的亲妹妹,他夹在她和亲妹妹中间,其实是最难为的。

    “对不起,沈存希,我没有体谅你。”

    “傻瓜,这也值得哭吗?”沈存希抬手握住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面对他,看见她眼中泪光闪烁,他无奈的揶揄道。

    宋依诺抹了抹眼眶,努力微笑的样子,“我会学着大度,我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清雨要拿去,我都给她,但是只有一样,我不能让,就算是我小气吧。”

    沈存希垂眸,看着她白皙肩膀上泛起星星点点的红痕,那是他腮边新生的胡茬扎的,看得他一阵心荡神驰,心思早已经不在这上面了,他嗓音低哑,“什么?”

    “你的人你的心!”宋依诺伸出纤纤食指,点在他心脏的位置上。

    沈存希眸里火光大盛,他伸手握住她的食指,送到唇边咬了一下,看她怕痒的缩了回去,他俊脸上掠过一抹坏坏的笑,“那你要不要检视一下我这个人这颗心?”

    宋依诺被他炙热的目光看得脸红心跳,她刚要推开他,就被他打横抱起,快步走出衣帽间,向浴室走去。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宋依诺整个人都像煮熟的虾子。来亩以划。

    浴室移门缓缓合上,也关住了一室的旖旎春光。

    ……

    翌日清晨,宋依诺浑身酸痛的醒来,昨晚沈存希哄着她,要了一遍又一遍,不知厌倦般,直到快天亮,才放她休息。

    有时候他的战斗力真让她心悸。

    她转头去找衣服,看见床头柜上留下一张便签纸,狂狷的字迹力透纸背,是沈存希的笔迹。上面写着:老婆,我已经帮你请了假,早上不用去公司,好好休息!

    宋依诺目光流连在老婆的称谓上,脸颊迅速红了。其实现在就算身体很累,她的生物钟到时间了,也会自动醒来。如今她是一个公司的掌舵人,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三天两头的请假。

    她拉开抽屉,将便签纸放进去,心里甜蜜蜜的,她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半,她连忙拿起衣服穿上。紫色的钉珠上衣,下面一条蓬松的短裙,加上打底裤,外面套了一件白色收腰的大衣,时尚又干练。

    她走出卧室,刚好看见连清雨提着一个精美的纸袋从楼上下来,她脚步顿住。

    不知道是不是连清雨有太多的前科,就算她是沈存希的亲妹妹,她也没有对她多一分喜爱,反而随着她的所作所为更加讨厌她。

    当然,连清雨也不见得有多喜欢她。

    两个两看两相厌的女人要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是相当考验彼此的忍耐力。好在宋依诺已经不是20岁的小姑娘,不会任性到让沈存希左右为难。

    “清雨,早啊。”即使心里再不喜欢,基本的礼貌她还是要做到。

    连清雨看着她春风满面的样子,心里嫉恨交加,昨晚她明明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还以为她会和沈存希世纪大战,最好一气之下搬出依苑,那么她耳根子就清净了,不用再看她这张讨人厌的脸。

    尤其是当她看见宋依诺脖子上的吻痕时,她更是对她恨之入骨,看来昨晚四哥没少疼她,她皮笑肉不笑道:“嫂子,早啊,你不是希诺装饰的总经理吗,迟到早退好像不太好哦?”

    宋依诺挽着包,笑吟吟道:“你四哥体贴,已经帮我请了一个小时的假。”

    连清雨气得双手死死的绞着衣袋的绳子,她低头看着手中的袋子,她俏脸上扬起一抹笑,“对了,四哥说你很喜欢这件婚纱,让我还给你,他会请意大利的设计师给我设计一条独一无二的婚纱。昨晚我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我并不喜欢这种款,所以还给你了。”

    宋依诺看着她递过来的袋子,袋子里隐约露出婚纱的一角,她下意识伸手去接,连清雨却松了手,袋子掉在地上,婚纱从里面飘了出来。

    “哎呀,不好意思,我松手太快了,既然是你的,你自己捡吧。”连清雨声音有些浮夸,道歉得一点诚意都没有。

    宋依诺低头看去,婚纱破了几个洞。她蹲下去,捡起来,婚纱已经被连清雨糟蹋得面目全非,她紧紧地攥着婚纱,看着上面的几个大洞,这样的破坏力,明显不是不小心弄坏的,而是人为撕坏的。

    她抬头目光凌厉地盯着连清雨,“连清雨,你太过分了!”

    连清雨看着她变了脸色,心里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快感,她莞尔轻笑:“忘了告诉你,昨晚我不小心刮坏了。”她伸手扯了扯已经裂开的大洞,只听裂帛声响,婚纱下摆处的曳地长纱,已经被整个扯掉了,她连忙缩回手,一脸惊恐道:“抱歉啊,瞧我这手也没控制住力道,你实在喜欢,缝补一下也是能穿的,反正你就是一双被人穿过的破鞋,配别人穿过的破婚纱刚好是绝配!”

    宋依诺气得俏脸发白,连清雨竟然这样羞辱她,她气得理智全失,将婚纱狠狠砸她脸上,冷蔑道:“连清雨,你以为你装出一副白莲花的模样,就真的是白莲花了?在侮辱别人前,也想想自己是什么样子,不要让人看不起你。”

    恰在这时,别墅门打开,沈存希就站在门口,他抬头看着二楼上争执的两个人,将宋依诺的话听得分明。他本来是回来拿文件的,却没想到刚好听到她们吵架。

    连清雨扭头看见楼下站在门口的沈存希,宋依诺是背对着大门而站,所以并没有发现沈存希折返回来。

    连清雨眼底掠过一抹诡异地光芒,她掩面而泣,“嫂子,我已经把婚纱还给你了,你还想怎样?是要我跪下求你,请你不要赶我走吗?”

    宋依诺蹙眉,敏锐地感觉到连清雨的转变有点太突然,她刚要说话,忽然想起什么,她转过头去,正好看见站在大门口的沈存希,她顿时明白了连清雨的心机。

    她真的小看她了,她稍不留神,这个女人就给她设陷阱,刚才她还好没说她被人玩烂的的话,否则落在沈存希耳里,不知道又要掀起什么风波来。

    她冷笑一声,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连清雨见自己的计谋被她识破,她气得捶胸顿足,她连忙抱着婚纱追了上去,拉着宋依诺的衣袖哀求道:“嫂子,我知道错了,对不起,你原谅我吧,我刚找到哥哥,我不想失去他。”

    宋依诺站在缓步台上,她淡漠地看着连清雨,“你想不想失去他,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连清雨,如果有一天你惹沈存希讨厌了,那一定不是因为我,所以你不要在我身上下功夫,我很忙,没时间陪你演戏。”

    说完,她拉开她的手,转身下楼。

    连清雨站在原地,看着宋依诺离去的背影,她恨得揪紧了怀里的婚纱。

    宋依诺下楼,走到玄关处,看到沈存希也没有停下脚步,直接推开门向外走。一只大掌伸过来,紧扣住她的手腕,沈存希淡淡道:“等我一下,我上去拿份文件。”

    宋依诺站定,没吭声,沈存希就当她同意了,他快步上楼,与连清雨擦肩而过时,他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婚纱,他什么也没说,径直向书房走去。

    不一会儿,他拿着一份文件走出来,连清雨还站在那里,见沈存希脚步未停的向楼下走去,她连忙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四哥,我有话要说。”

    沈存希淡淡地看着她,不言不语的模样,无形中却透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连清雨心中惴惴不安,沈存希对宋依诺的感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深厚,如果她再这样继续找宋依诺的麻烦,还被他撞见,她迟早会消耗完他对她的内疚,这并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她咬了咬牙,道:“四哥,我会努力试着去接受宋依诺即将成为我嫂子的事实,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她配不上你。”

    “她配不配得上我,这句话除了我,谁都没有资格说。清雨,宋依诺是另一个我自己,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会放开她,你听明白了?”沈存希说完,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拉开。

    连清雨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她站在缓步台上,失神地看着沈存希快步走出别墅,别墅大门“砰”一声关上,她浑身的力气也仿佛随着他离开而被抽尽,她跌坐在地,看着别墅大门,久久不曾移开视线。

    ……

    宋依诺走出别墅,外面很冷,寒风扑面而来,她紧了紧衣服,却无法阻止寒意无孔不入的渗进她肌肤。她沿着马路向前走,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就是不想站在原地等他。

    连清雨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心里清楚。她会用尽心机破坏他们的感情与信任,她心里更是明白。有人说相爱难,却没有说过相守比相爱更难。

    至少现在,她就感觉到很疲惫。

    如果身边有这样一个人,要她时刻去提防时刻去小心,那么已经失去了她和沈存希在一起的初衷。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连清雨接受她是沈存希未婚妻的事实?

    一辆白色宾利欧陆驶上来,车窗降下来,沈存希看着人行道上的宋依诺,他沉声道:“依诺,上车!”

    宋依诺转头看了他一眼,她摇头,“不了,我想走路。”

    “我叫你上车!”沈存希不悦地盯着她,她穿那么少的衣服,走什么路?着凉了怎么办?

    宋依诺这次连话都不回了,她知道在连清雨里那里受了气,不该发泄到沈存希身上,但是谁叫他是连清雨的哥哥,她现在不想理他,她要好好想想他们的未来。

    沈存希瞧着她倔强的侧脸,他气得不轻,他直接将车开出一段距离停在前面,然后开门下车,等她走近。宋依诺走过去,就被他拽住手腕往车旁拉去。

    她被他推上车,他站在车下,凝眉盯着她,说:“昨晚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又使上脾气了?”

    宋依诺瞪着他,他明知故问。

    “昨晚没满足你?那今晚继续。”沈存希伸手戳了戳她气鼓鼓的脸颊,故意调笑道。

    宋依诺气得不轻,她伸手拉下他的手,怒道:“沈存希,你正经点行不行?”

    “我什么时候敷衍你了?”沈存希挑眉,见她愿意理他了,他才松了口气。看来他得想个办法,否则每天这样过日子,实在太怂了。

    宋依诺扭头不看他,沈存希叹息一声,他关上车门,绕过车头上车。看她又偏头看向窗外,他凤眸微眯,俯身过去,将她的脸扳过来,他说:“过几天,我打算为清雨举办一个party,欢迎她正式回到沈家,到时候我会让她搬去沈宅住,这样你开心了吗?”

    宋依诺看着他,道:“沈存希,我是不是真的很不讨人喜欢?你爸爸不喜欢我,你妹妹也不喜欢我。”

    “不要因为别人的否定就怀疑自己的魅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气场,或许你和他们的气场不合。你瞧,老爷子也不喜欢我。”沈存希安慰她道。

    “哪有人这样比的?”宋依诺不满地看着他。

    “依诺,我是想告诉你,别人不喜欢你,你也可以不喜欢别人,我倒希望你只喜欢我一个人就好。”沈存希薄唇微勾,凤眸里掠过一抹笑意,是说笑也是认真的。

    “可是她不是别人,她是你妹妹。”宋依诺最纠结的就是这个,连清雨是他的妹妹,还是他从小就觉得愧对的人,他每偏向她一分,就会对连清雨的愧疚多一分,那么总有一天,他会被这些沉重的内疚压得喘不过气来,到那个时候,这些内疚就会成为压死他们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沈存希温软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他的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他说:“依诺,你会这么想,我很开心。但是这是我应该去面对的事,所以你只需要在我身边幸福就好。”

    宋依诺心里莫名感动,她扑进他怀里,“沈存希,我不能这么自私,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会试着去和清雨相处,不让你为难。”

    “傻瓜。”沈存希拍了拍她的背,他知道她很善良,不想让他难为,他也很想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过了一会儿,宋依诺才抬起头来,神情羞赧地看着他,道:“开车吧,我们要迟到了。”

    “好。”沈存希伸手将她脸上的头发轻抚到耳后,然后拉下安全带替她系上,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驶离。

    沈存希将宋依诺送到公司,才驱车离去。宋依诺上楼,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宋依诺看了一早上的文件,明显有些吃力,当她头晕眼花的从文件上抬起头来,已经到了午饭时间。沈存希中午有应酬,她不用陪他吃午饭,她正在犹豫是叫助理给她订外卖,还是出去吃点东西,内线响起来,“宋总,韩美昕小姐过来拜访,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

    宋依诺脸上一喜,忙道:“快请她进来。”

    宋依诺挂了内线,她起身刚走到办公桌旁,韩美昕已经抱着一束香水百合走了进来,她笑盈盈道:“前天看到新闻发布会就想过来,又怕你忙,没有打扰到你工作吧?”

    宋依诺快步迎上去,接过韩美昕递来的鲜花,“怎么会?你随时来我随时有空接待。”

    韩美昕一边打量着办公室,一边道:“办公室装修得不错,不像是出自你的手,这是谁装修的?”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沈存希找人装修的。你吃过午饭没有,我们一起去吃饭。”宋依诺将花插进花瓶里,转身看着她,问道。

    “没有,就是算准午饭时间到了,过来找你蹭饭吃的。”韩美昕笑道。

    宋依诺走到办公桌旁,拿起包,说:“那我们走吧。”

    宋依诺带韩美昕去了最近的餐厅,正是午饭的点,没有包间了,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这家餐厅用餐的人很多,都是这附近的白领。

    韩美昕瞧着宋依诺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揶揄道:“依诺,我怎么看着你不太开心,出什么事了吗?”

    提起这事都是泪,宋依诺将连清雨的所作所为和韩美昕一说,韩美昕瞪圆了眼睛,“天哪,依诺,你的小姑子怎么这么凶悍?”

    “唉,有什么办法?沈存希心中对她有愧,重话都不能多说,她又有恋兄情结,肯定横竖看我不顺眼了,美昕,你说我该怎么办?”宋依诺无奈的问道。

    “连清雨怎么会是沈存希的妹妹呢?他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沈存希找妹妹找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发现他妹妹就在身边吗?”韩美昕撑着下巴,纳闷的问道。

    “也有可能,就比方我,我在宋家长大,不也一样没有看出来宋振业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宋依诺落寞道。

    “听你这么说,我都忍不住想回去找我爸妈的头发验下dna了,看看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韩美昕开玩笑道。

    宋依诺作势要打她,“美昕,你来凑什么热闹,韩爸韩妈对你那么好,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你别乱开玩笑。”

    “说不定我是捡来的呢?”

    “去你的,越说越来劲了。”宋依诺知道她在转移她的注意力,不想让她太伤感,其实她现在已经没有那么伤感了,只是想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想问问他们当年为什么要抛弃她,仅此而已。

    韩美昕瞧着她,心里真替她担心。依诺的性格是不到最后,绝不愿意撕破脸的,所以她很容易吃亏,“依诺,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哪里不对劲?”

    “我说不上来,总觉得不对劲。”韩美昕摇了摇头,这一切进行得太顺利了,就好像是照着别人的剧本在演,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反正你要多多提防连清雨,她是抓住机会就给你下套的人,你们住在一起,我实在担心你不是她的对手。”

    “唉,除非我不和沈存希在一起,否则永远甩不掉这个包袱,我现在就在心里祈祷,希望连清雨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宋依诺道。

    韩美昕眼前一亮,“依诺,你这倒提醒了我,你可以找些青年才俊,安排连清雨相亲啊,那样的话,她就没心思再来刁难你,说不定也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

    “这靠谱吗?”宋依诺怀疑地看着她,连清雨现在看见她都恨不得吃了她,会答应她去相亲,除非她没睡醒吧。

    “靠不靠谱都试一下,反正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当嫂子的给小姑子介绍男朋友,有什么不靠谱的?”韩美昕道。

    “算了吧,我躲她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巴巴的凑上去。”宋依诺摇头,连清雨喜欢沈存希,即使因为血缘关系而迫不得已将这份爱意掩藏,但是她也不会接受“情敌”给她安排的相亲。

    “也是啊,依诺,你怎么这么可怜,沈家一家子除了沈存希都是极品,你要嫁给沈存希,指不定以后还要受多少磨难,要是我是你的小姑子就好了。”韩美昕感叹道。

    宋依诺哑然失笑,“没事,你是我的朋友,听我吐吐糟也好。”

    吃完饭,两人穿过马路回公司,宋依诺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她接通,那端传来女人焦急的声音,“请问你是宋依诺小姐吗?你妈妈在工地被人砸伤,现在大出血,需要输血,请你马上来医院一趟。”

    宋依诺浑身一僵,她急道:“你们是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市医院。”

    宋依诺挂了电话,转身就向马路边跑去,韩美昕看着她瞬间苍白的小脸,她急忙拽住她的手腕,问道:“依诺,出什么事了?”

    “我妈妈出事了,我要去医院。”

    “现在不好打车,我送你过去。”韩美昕拉着宋依诺往停车场走去。

    两人坐上车,韩美昕将车驶离,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市医院门口,宋依诺推开门下车,急得甚至忘记了和韩美昕说再见。韩美昕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她才发动车子离开。

    宋依诺跑到急救室外面,冯贞贞浑身是血地坐在椅子上,唐佑南站在她旁边,低声和她说着什么。听到脚步声,两人抬头看过来,宋依诺脚步一窒,复又迈开了,快步走到他们身边,焦急地问道:“妈妈她怎么样了?”

    “伤得很重,血止都止不住,依诺姐,姨妈昏迷前一直叫着囡囡的名字,我想她一定是念着你,现在只有你能救她了。”冯贞贞站起来,双手用力握住她的手腕,她手上的血迹已经凝固,显得触目惊心。

    宋依诺抬头看着急救室上的红灯,她心里翻涌着层层愧疚,她想告诉冯贞贞,她不是囡囡,可是此刻话到嘴边,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直到手术室的门再度被人推开,护士从里面走出来,大声道:“董仪璇的家属到了吗?她是rh阴性血,现在血库急缺这种血。”

    宋依诺不是rh阴性血,她心里很清楚,就算抽她的血也帮不了董仪璇,她还是举了手,“我是她的女儿。”

    “请跟我来。”护士看了她一眼,连忙带着她向化验科走去。

    唐佑南看着她的背影,他低头对冯贞贞道:“我去看看。”

    冯贞贞忽然伸手握住他,她仰头看着他,神情焦急,眼神更无比炯亮,似乎要看透他的心,“佑南,陪着我好不好,我害怕。”

    “我马上就回来。”唐佑南拍了拍她的手背,绝然地拉开她的手,快步走开。

    冯贞贞看着他迅速离开的背影,一颗心针扎似的疼,她垂下头,她告诉自己,再给他一点时间,他终究会忘记,终究会知道她的好。

    化验室里,宋依诺坐在病床上,她看着护士拿着针管过来,她知道自己再不说,就会耽误医生找到合适血源的时间,甚至延误医生抢救董仪璇的最佳时机,她说:“护士小姐,我不是rh阴性血。”

    护士诧异地看着她,“你不是她的女儿吗?”

    宋依诺嘴里像含着一块黄莲,她说:“我不是。”

    “那你怎么不早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耽误医生救治病人?”护士怒气冲冲道。

    “我是rh阴性血,抽我的吧。”唐佑南走进化验室,他脱掉西服,解开袖扣,挽起衣袖,露出结实的小臂。宋依诺愣愣地看着他,他对宋依诺道:“我刚才已经在血友会里发布了市医院急需rh阴性血的消息,桐城有好几个人是这种血型,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你别担心,她会平安无事的。”

    此时的唐佑南,似乎又变回了她17岁时遇到的那个大男孩,阳光,温暖,真诚。连看着她的目光,都不再有怨怼。

    宋依诺竟有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哑声道:“谢谢。”

    “不用客气。”唐佑南淡淡道。

    护士拿了他的血去化验,不一会儿化验结果出来,他是rh阴性血,护士让他躺在病床上,开始抽血。宋依诺站在旁边,看见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来,经过导管,流进了袋子里。她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唐佑南会站出来帮她。

    唐佑南抬眸看着她,冲她微微一笑,“别站着,坐下陪我说说话吧。”

    宋依诺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她看着他,问道:“你想说什么?”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候我看见你在泥石流里绝望地看着你父母救起你姐姐,而你却不挣不扎,任泥石流把你冲走。那一瞬间,我看见你眼中的光亮熄灭了,我当时告诉我自己,我不能让你死,我要救你上来。”唐佑南闭上眼睛,他并不是一个见义勇为的人,却因为她的眼神,不顾自身安危跳下去救她,现在想想,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嗯,我记得。”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回忆过去,回忆我们相识的那段日子。”唐佑南苦涩道。

    宋依诺垂眸,看着指间耀眼的戒指,她低低道:“佑南,我们之间已经过去了,再也回不去了,贞贞是个好女孩,你好好对她。”

    唐佑南看着她,说:“我知道,依诺,过去的我犯了太多错误,是我把你弄丢了。我听说四叔已经向你求婚了,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四叔确实比我更适合你,你要幸福。”

    “谢谢!”

    化验室里安静下来,宋依诺道:“其实我不是她的女儿。”

    “我知道。”唐佑南说。

    “你怎么知道的?”宋依诺诧异地看着他。

    “刚才你和护士说的话,我在外面听见了,她还不知道吧?”唐佑南其实已经猜到了,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她下意识的小动作就会出卖她,比方刚才护士让她去输血时,她迟疑了一下。

    她不是一个怕痛的人,她会迟疑肯定不是怕输血,所以他才会跟过来。

    “嗯,真正的囡囡在两岁多的时候已经淹死了,我是被外婆领养回去了,我不敢告诉她,我怕她伤心。”宋依诺垂下头,心里很自责。

    唐佑南看着她难过的样子,他缓缓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手,当他看见她无名指上的戒指时,他的手缩了回去,他安慰她道:“依诺,有时候隐瞒并不能解决问题。”

    宋依诺苦笑地望着他,“是你告诉我,宁愿我隐瞒你,也不要我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更何况这对妈妈来说,是最沉重的打击。她失去了母亲,又失去孩子,她会承受不住。”

    “依诺,你还在怪我这些年对你的伤害吗?”唐佑南问道。

    宋依诺沉默了一会儿,道:“不怪了,怪只怪我们都太年轻。”

    唐佑南心里沉沉一叹,若她怪,说明她对他还有感情,可是她不怪了啊。

    血很快抽完了,另外几个人也赶到了,唐佑南抽了400cc,脸色苍白,宋依诺让他躺一会儿,他摇了摇头,“贞贞还在那边,没有看到我回去,她会怀疑,你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先回去。”

    “佑南……”宋依诺叫住他,真诚道:“谢谢你!”

    唐佑南摇了摇头,转身出去了。

    宋依诺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去了急救室,她刚到,急救室的灯已经转绿,医生从里面出来,边走边摘了口罩,对他们道:“病人的手术很成功,现在需要转去重症监护室观察。”

    “医生,我们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吗?”冯贞贞焦急道。

    “现在不行,病人还昏迷不醒,等她醒了,你们就可以进去见她了。”医生叮咛了他们注意事项,这才带着人离开。

    宋依诺转头看着冯贞贞憔悴的样子,再加上她身上触目惊心的血迹,她说:“贞贞,你先回去换套衣服,我在这里守着妈妈。”

    冯贞贞失魂落魄地站在急救室外面,她自责不已,“今天工人闹情绪,我应该阻止姨妈过去的。”

    “没有人怪你,去吧,回去换套衣服,然后休息一下,你也吓得不轻。”宋依诺倾身抱了抱她,她抬头看着唐佑南,他抽了那么多血,不知道能不能开车?

    唐佑南似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说:“司机在外面,你放心,我会把她安全送回去。”

    宋依诺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应该的。”

    宋依诺目送他们的身影离去,她才转身向重症监护室走去,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面,她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躺在病床上的董仪璇,她轻轻叹息了一声。

    几个小时后,董仪璇身上的麻药退去,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是叫护士找宋依诺进去。宋依诺穿上无尘服进了重症监护室,董仪璇偏头看她,示意她拿下她口鼻上方的氧气罩,宋依诺依言拿掉了氧气罩,就听董仪璇虚弱道:“依诺,你不是囡囡,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