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66 等我洗完了,你再进来

    宋依诺下班后,走出办公大楼,她才想起沈存希晚上要去沈宅,她不想这么早回去,和连清雨大眼瞪小眼。她索性去了一家最有名的煲汤店。买了一份乌鸡汤一份当归排骨汤,然后去医院。

    冯贞贞下午给她打电话,说董仪璇身体恢复得不错,已经可以吃东西了。她拎着汤走进住院部,来到病房外,透过病房上的玻璃窗,她看见宋振业坐在里面。两人的神情都不太好。

    她犹豫了一下,敲了敲门。然后拧开门进去。

    两人回过头来,看见她走进去,两人的表情都变得不太自然,宋振业起身,对董仪璇道:“你好好将养身体,有什么话等你养好身体再说,我先走了。”

    宋振业转身,经过宋依诺时,他脚步微顿,随即迈开步伐大步离去。

    宋依诺拎着保温桶站在病房中央,她目送宋振业离开后,才收回目光,落在病床上的董仪璇身上,董仪璇动作艰难往病床上躺去,回避她的态度十分明显。

    宋依诺心里一揪,她将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去扶董仪璇。董仪璇身体一僵,却没有推开她的手,顺着她的动作躺在床上,她闭上眼睛,道:“我累了,想休息了,你走吧。”

    宋依诺轻轻拉过椅子。在床边坐下,她说:“那您睡吧,我在这里坐会儿就走。”

    董仪璇睫毛颤了颤,没有再说话。宋依诺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隐约能看到埋在皮肤下的青色血管,她看起来十分憔悴,不止是受伤,还有得知女儿已经死的心灰意冷。

    她心里并不好受,她不知道董仪璇是怎么知道她不是她的女儿的,但是沈存希说得对,这个秘密不可能永远瞒住她,她迟早都会知道。

    过了许久,董仪璇的呼吸逐渐均匀。

    宋依诺望着她。一股浓稠的悲哀涌上心头,她迟疑了半晌,才伸手握住她的手,她低声道:“对不起,我无心隐瞒您,知道这个消息,我很痛苦,我花了很大的心力,才承认自己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我感谢外婆去孤儿院收养了我,也感谢她给我安排好了未来的路,让我无忧无虑的长大。我多么希望,我就是您的孩子,但是dna鉴定报告出来,将我最后的希望都摧毁了,我都无法面对,更何况是您。我不敢告诉您,我怕您会承受不住,我甚至想,就让这个秘密永远烂在我肚子里,就让我成为您亲生的孩子。”

    宋依诺潸然泪下,没有人知道,当她调查到最后,发现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时,那种心情有多绝望,为什么要抛弃她呢?她还那么小,他们怎么忍心呢?

    “可是您还是知道了,对不起,也许我们注定就没有母女缘分,如果您不想见到我,我不会再出现在您面前,这段时间谢谢您给了我母爱,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宋依诺说完,她将董仪璇的手放回被子里,她站起来,拿起包转身快步向病房门口走去。

    眼泪从眼角滚落下来,湮没在鬓发里,董仪璇睁开眼睛,望着那道迅速离开的背影,她缓缓握紧拳头,始终没有开口叫住她。

    宋依诺快步走出住院部,心里难过得喘不上气来,从今天开始,她又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她眼前一片模糊,又走得快,一不小心迎面撞上了一个人,那人被她撞得连退数步,然后被身旁的老人扶住,老人紧张的喊道:“少爷,您没事吧?”

    连默抬起手,制止老人的询问,他疼得冷汗直冒,看清眼前跌倒在地的女人时,他诧异道:“依诺,你怎么在这里?”

    宋依诺从地上爬起来,刚要道歉,就听到一道熟悉的男声,她透过泪眼朦胧的视线,看到不远处的连默,她连忙抹了抹眼泪,“连默,是你啊。”

    连默挺直脊梁,不想被宋依诺看出他的异样,他强挤出一抹笑,温润道:“是啊,我来医院来探望一个病人,你呢?”

    “我也是来探病的,刚才没有撞到你哪里吧?”宋依诺总觉得连默的笑容有点僵硬,连带整个人都显得有点不对劲了。

    “没有,倒是你,没有摔到哪里吧?”连默强忍着后背泛起的抽痛,努力装出没事人的样子。

    宋依诺摇了摇头,“我没事,那我不耽误你探病了,我先走了。”

    “好。”连默眸里的光黯淡了几分,他站在原地,看着她与他擦肩而过,那一瞬间,他很想握住她的手,但是他不能让她发现他身上的伤,只能目送她远去。

    白叔站在他旁边,看见他痴痴地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他道:“少爷,她就是老爷用来威胁您的那个女人吧,瞧她的模样,长得也不算好看,您喜欢这一型的?”

    连默收回目光,冷冷地看了白叔一眼,道:“白叔,回去不准和爷爷乱说。”

    “我又不是女人,走吧,少爷,您身上的伤再不处理,感染了就麻烦了。”白叔扶着他,看他俊脸苍白,冷汗顺着完美的下巴滚落下来,就知道刚才他被宋依诺撞那一下撞得有多疼,难为他能咬牙忍住,一声都没吭。

    看来不管是多大年纪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都有英雄情结,不愿意让对方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走吧。”连默挺直的脊梁委靡下来,被白叔扶着往外科走去。

    ……

    宋依诺漫无目的在街上乱逛,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她也没有胃口去吃饭,她忽然就觉得很孤单很孤单。她拿出手机,翻到沈存希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她又将手机放回口袋里。

    他现在在沈宅,她打电话过去,有可能会打扰到他。

    她深吸口气,慢慢向前走去,这一路夜景十分漂亮,梧桐树上挂着像雪花一样的灯管,远远望过去,就像是置身在雪地里。

    宋依诺双手放在大衣口袋里,冬天的气温越来越低,一到夜晚,冷得一呵气,就能看到淡淡的白雾,冬天真的来了。

    她穿过人行天桥,她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转过头去,就看到穿着国外某品牌的中长大衣,拎着公文包的贺峰,他本来就很高,穿着大衣的他,看起来不过四十左右,她愣了愣,“贺先生,您好!”

    贺峰眉目间染着一抹慈爱,他笑道:“我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逛?”

    宋依诺看了看四周,可能是天色已晚,街上的行人不多,她俏皮道:“办公室里待久了,应该多出来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您呢?大法官。”

    贺峰眼中的笑意更甚,听她笑眯眯地喊他大法官,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起另一张年轻的脸庞,“现在的城市尾气多,新鲜空气少。要呼吸新鲜空气,适合到郊外去走走。”

    宋依诺莞尔,“您的笑话讲得真冷。”

    “看你似乎不开心,讲讲笑话缓和一下气氛,对了,你吃晚餐了吗?不介意我请你吃顿晚餐吧。”贺峰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女孩子,他就忍不住想靠近。

    她身上总有些地方,会让他不经意的想起他的初恋。

    或许是人到不惑之年,就容易怀念曾经那些美好的时光。

    “那怎么好意思,您是希诺装饰最尊贵的客户,应该是我请您才对。”宋依诺没有拒绝,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请贺峰吃顿饭。

    “走吧,我知道前面有一家餐厅,味道不错,装修风格是你们年轻人最喜欢的小资情调。”贺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宋依诺笑了笑,率先向前走去。

    两人来到餐厅,这个时间点已经过了用餐高峰期,餐厅里的客人不多,侍应生领着他们来到靠窗的位置,两人在座位上坐下,贺峰接过菜单,递给宋依诺,“想吃什么尽管点,不用客气。”

    “那我真不客气了。”宋依诺接过菜单,菜单的名字让她有点风中凌乱,什么红粉佳人啊,她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抬头,求助的看向贺峰,“贺先生,还是您来点吧。”

    贺峰接过菜单,从容的点了几个菜,侍应生记下菜名,转身去传菜了。宋依诺偏头看向窗外,这里离希塔不远,透过街道,能看到灯火通明的希塔。

    她收回目光,看向对面的贺峰,她说:“贺先生,您和我想象中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贺峰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在我的印象中,法官就像电视里演的严肃、不苟言笑,也不容易让人亲近,您不一样,每次见到您,都觉得您很亲切。”

    “法官也是正常人,也需要正常人的生活。”贺峰放下茶杯,他说:“电视里的法官,过于虚构了。”

    “嗯,也对,我听说过您主审的很多官司,我一直很崇拜法官,觉得特别帅。”宋依诺笑盈盈道,“我朋友是律师,每次看她穿着制服去上庭时,我就羡慕得不得了,可惜我不是当律师的料。”

    “不用羡慕别人,你的工作挺好,设计一套充满爱的房子,会让别人感到幸福。”

    宋依诺发现贺峰是个睿智的人,他说的话很有哲理,就算是一份不起眼的工作,在他眼里,也会变成伟大的工作,让你对这份工作产生热爱。

    吃过晚饭,已经快十点了,贺峰见天色已晚,提出要送宋依诺回去,宋依诺婉拒,“不用了,贺先生,司机会来接我,今晚谢谢您的款待。”

    宋依诺刚才去结账时,贺峰已经结了账,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既然是这样,那我陪你等司机过来,看你上了车,我再走。”贺峰道。

    “真的不用了,司机马上就过来了,您先走吧,今晚已经耽误了您太多时间了。”

    贺峰见状,也不再为难她,他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先走。”

    “贺先生,再见。”宋依诺抬起手来冲他挥了挥,贺峰颔了颔首,转身离去。宋依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终于松了口气。

    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接通,电话是沈存希打来的,问她在哪里,怎么还没有回家?

    她回答说在希塔附近,沈存希让她等着,他马上过来接她。她挂了电话,抬头望着远处的希塔,她信步走过去。

    这座高塔是沈存希回国修建的,以他的名字命名,成为桐城地标性建筑,也为桐城的观光旅游业带来了巨大的发展。

    那时候她只知道沈存希是唐佑南的四叔,并没有与他有过多的接触,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们会成为这世上最亲密的人。

    她一直都知道,在他们这段关系里,沈存希一直毫无保留的付出,他给她的爱与宠溺,只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能给。

    她轻叹一声,来到希塔下面的步行街,别的地方已经打烊收摊,这里却依旧热闹,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在这里购买小玩艺。

    她刚走到步行街外面,手机又响了,手机里传来沈存希的声音,“不是让你待在原地不动吗?又去哪里了?”

    “在希塔下面的步行街。”宋依诺道。

    “等着,我五分钟内到。”沈存希挂了电话,在前面路口掉头,向步行街驶去。宋依诺站在原地没动,五分钟后,果然看到那辆白色宾利欧陆出现在视野里,她站在路边,等着车子靠近,停在她面前。

    车窗缓缓降下来,沈存希抬头看她,说:“上车。”

    宋依诺拉开车门上车,刚系上安全带,车子已经驶出去,她看着神色有些阴郁的男人,小心翼翼道:“沈存希,你怎么啦,有心事吗?”

    沈存希看了她一眼,又转过头去看着前面的路况,“你下班后去哪里了,老王说你不让他去接你。”

    “我去医院了,下午贞贞打电话和我说,妈妈可以进食了,所以我去买了汤过去看她,但是她不想见到我,她可能认为我欺骗了她,不想原谅我吧。”宋依诺苦笑一声,眉梢眼角掩饰不住的落寞。

    以前是她恨她,恨她抛弃她,现在她才知道,最没资格提恨的人便是她。

    沈存希听出她语气里浓浓的自嘲,他微打了方向盘,将车停在路边,熄了火,他才转头看她,他伸手捧着她的脸,轻声道:“依诺,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车子停在路灯下,有光透过挡风玻璃照射进来,宋依诺目光闪亮,她轻轻靠近他怀里,情绪逐渐崩溃,“我一直不原谅她抛弃了我,可到头来,我却是沾了囡囡的光,才能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长大。”

    沈存希听着她略带哭腔的声音,他心疼得无以复加,他轻拍着她的背,下巴搁在她发顶上,他道:“也许璇姨不是在怪你,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给她时间,她一定会原谅你,嗯?”

    “嗯。”宋依诺点了点头,她闭上眼睛,将眼里的泪光逼退回去,她的声音很轻很轻,“我一直在问自己,我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我?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要生下我?”

    “依诺,不要这样想,也许并不是你的错,也许你和小六一样,是被人贩子拐卖了,相信我,你会找到他们,他们也会找到你。”沈存希轻抚她的头发,董仪璇的不原谅,对她心灵上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也许在这段时间里,她是真心把董仪璇当成了母亲。

    “我该怎么找到他们?孤儿院的档案已经被大火烧掉了,也许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找到他们了。”宋依诺万念俱灰,她一直强装坚强,但是现在,她伪装不下去了。

    沈存希轻轻捧着她的脸,将她推离自己的怀抱,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眼睛,他说:“依诺,我听说每一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会有既定的磁场,也许你们已经相遇,只是你不知道他们就是你的父母,他们也不知道你就是他们要寻找的女儿,但是一定会有个偶然的事件,让你们发现彼此。”

    “真的吗?”宋依诺小心翼翼地问道。

    沈存希认真的点了点头,“嗯,所以你不要担心,你们一定会相遇,然后认出彼此,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他就是你要找的人。”

    “沈存希,为什么你那么有信心,我甚至都没有信心。”宋依诺泣声道。

    “依诺,就算我们这辈子都找不到你的亲生父母,你也还有我,知道吗?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不会让你孤单。”沈存希心疼的抬手轻拭她眼角处的泪。

    宋依诺扑进他怀里,她说:“沈存希,谢谢你,谢谢你愿意陪在我身边。”

    “又说傻话,现在心情好些了吗?”沈存希拇指指腹轻轻磨挲着她的脸颊,她的脸颊凉凉的,是被寒风冻的,他想温暖她。

    “嗯。”宋依诺羞赧的垂下眸,她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却还是忍不住表现出来了。

    “那我们回家吧。”沈存希不舍的放开她,他重新发动车子,向依苑驶去。

    回到依苑,依苑内灯火通明,远远就听到一道爽朗的笑声从别墅里传出来,宋依诺看向沈存希,沈存希蹙眉,他熄了火下车,和宋依诺一起向别墅走去。

    走进别墅,客厅里的笑声顿住,沈老爷子回过头来,看见宋依诺和沈存希一起回来,他脸上的笑意缓缓僵住,一双苍目凌厉地盯着宋依诺。

    沈存希揽着宋依诺的腰,缓缓走进客厅,连清雨连忙站起来,笑盈盈道:“四哥,嫂子,你们回来了,我和爸爸正聊着我们在美国的事,爸爸很高兴呢。”

    沈老爷子清咳了一声,他睨向沈存希搭在宋依诺腰上的手,眉心蹙得更紧,“这么晚上哪去鬼混了?现在才回来,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宋依诺不卑不亢道:“我可以理解为伯父是在关心我们吗?”

    沈老爷子冷哼一声,“女人就要女人的样,学学你婆婆,不要成天想着出去抛头露面,嫁给佑南这么多年,你不守本分,难不成还想给老四也戴绿帽子?”

    宋依诺皱眉,她刚想反驳,就听到沈存希不悦道:“我的女人不用学任何人,现在又不是男权社会,她想做什么就去做,只有无能的男人,才会成天想着自己的女人会给自己戴绿帽子。”

    沈老爷子气得胡须直抖,他本来就看不上宋依诺,这下子更看不上了,他皱眉道:“老四,你越包庇她我就越不喜欢她。”

    “依诺要和我过一辈子,又不和您过一辈子,您喜不喜欢她,对我来说都没关系,只要我喜欢她就够了。”沈存希说完,回头看向宋依诺,他柔声道:“依诺,你累了一天了,上去休息吧,我马上就上来。”

    宋依诺看着他,他时刻都护着她,不让她受任何委屈,她知道,心里更是感动他会这样做,她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沈老爷子,她说:“伯父,那我先上楼了,你们慢慢聊。”

    沈老爷子傲娇的哼了一声,宋依诺轻叹,没再留下来看脸色,她拎着包上楼去了。

    回到卧室,她将包放在柜子上,她靠在柜子旁发了一会儿呆,她才抬步向浴室走去。她放好洗澡水,刚脱了衣服跨进浴缸,就听见外面响起关门的轻响。

    不一会儿,脚步声渐渐逼近,然后她看见移门外站着一道伟岸挺拔的身影,她试探着喊了一声,“沈存希,是你吗?”

    “嗯。”外面传来沈存希的声音,紧接着传来皮带被解开的声音,以及重物坠地的声音。

    宋依诺正诧异,移门被拉开,沈存希身上未着一物,跨进了热气氤氲的浴室。宋依诺看见他走进来,她吃了一惊,连忙移开视线的同时,将身体往下沉了沉,利用浴缸里的泡泡遮挡住重点部位。

    她慌乱得差点咬到舌头,“沈…沈存希,你干什么呀?”

    沈存希站在浴缸旁,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他垂眸看着宋依诺,不知道是热气熏的,还是羞的,她肩上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色,他心情极好,“洗澡啊,不然你以为我脱光衣服做什么?”

    宋依诺抬头,就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她立即闭上眼睛,脸颊涨得通红,她结结巴巴道:“那个、我还在洗,你、你先出去,等我洗完了,你再进来。”

    “我们一起洗。”沈存希说完,已经伸了一只脚跨进去,水面一阵晃荡,多了一个人,水满得溢了出去,泡沫也随着水流到了地面上,宋依诺的身体再也无法阻挡。

    沈存希在宋依诺身后坐下,大手一伸,揽着她的纤腰,将她拉进怀里,他拿走她手里的浴花,轻轻替她擦洗后背。

    宋依诺羞得快要晕过去了,她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想要转身去拿回浴花,但是这样一来,她就得面对他,那更羞人。

    她只得强自忍耐他给予的服侍,她没话找话道:“你爸走了?”

    “嗯。”沈存希只回了一个单音,那声音里却含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欲念,他恰到好处的擦洗,不会让她感到疼,只会觉得痒,她身上很快就热了起来。

    她实在忍不住,反手去拿浴花,沈存希却顺势抱住她,让她倚在他身上,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地黏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宋依诺整个人都轻颤起来。

    沈存希仿佛觉得还不够,他的下巴搁在她肩上,往她耳朵里吹气,感觉她的身体不停的轻颤,他轻笑起来,咬着她的耳垂,哑声道:“宝贝,想不想?”

    宋依诺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他抽走了一般,她无力的靠在他身上,整个人热烘烘,快要燃烧了一般,她咬着唇,眼神多了几分迷离,即便如此,她还用尽力气想要抗拒,她嗓音哑得不像话,“沈存希,不要勾引我。”

    “那你想不想要我?”沈存希大掌捏着她的下巴,轻柔的吻了起来,“不要说谎,否则我要惩罚你哦。”

    宋依诺伸手揽着他的脖子,她怕羞,说不出来,只能用实际行动来说明,她想不想他。

    沈存希被她的热情的举动取悦了,他握着她的纤腰,稍稍举起来,让她面对着他,坐在他腿上,他俯下头去,狂肆的加深了这个吻。

    不一会儿,浴缸里的水剧烈波动起来,久久都没有停歇。

    ……

    夜已深,沈存希看着身畔睡得正沉的女人,他伸手轻轻将她额上的碎发抚到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他倾身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轻手轻脚地下床。

    他随手拿起搁在一旁的浴袍披上,转身走进书房。

    他拿钥匙打开第二个抽屉,拿出那条拆开后,他又重新复原的同心结琉璃穗子,他眸色逐渐变得深暗。他点燃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吐出烟雾,不一会儿,书房里已经烟雾缭绕。

    他仔细回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在他赶到安城医院时,已经惊动了藏身在暗处的幕后敌人,所以那人才会那么快的将那位神秘女病人转移。

    连默和他一起到安城医院,他看似吊儿郎当,似乎在帮他,其实他有可能就是幕后敌人,他清楚他的一举一动,知道他要找什么人,但是百密一疏,他们忘记拿走茶几上的素馨花,他才会起疑。

    假设他们转移走的神秘女病人与母亲有关,那么连默就不可能是幕后指使者,而与母亲有关,并且交情深厚的人,只有连老爷子。

    他忽然茅塞顿开,他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响了许久,对方才接听,“什么事?”

    沈存希一怔,电话里传来的男声克制低哑,他似乎一不小心,就打扰了对方的好事,他轻笑道:“你在办正事,那我明天再打给你。”

    薄慕年凝视着身下咬着唇的女人,俊脸上满是汗珠,他克制着没动,薄汗在鼻梁上凝结,有一滴滴落下来,掉进她迷离失神的凤眸里,一时波光潋滟,他克制不住,按了挂断键,将手机丢向一旁,顿时为她疯狂。

    沈存希将手机放回书桌上,他站起来,缓缓踱向窗边,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深沉的夜色,他站了一会儿,才拿起手机,转身回了卧室。

    掀开被子上床,他靠近她,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大概是他身上的冷意冻到她了,她不安的动了动,慢慢睡沉。他搂着她,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缓缓沉入梦乡。

    翌日。

    宋依诺醒来时,感觉自己置身在温暖的怀抱里,她睁开眼睛,就看到沈存希近在咫尺的俊脸。她思及昨夜,最后她是被他抱出浴室的。

    她满脸羞涩,他们明明已经在一起很多次了,但是她还是会忍不住害羞。

    晨光里,他棱角分明的俊脸褪去平时的锋锐,此刻充满了稚气,丝毫看不到侵略性,与昨晚在她身上逞凶作恶的人判若两人。

    她伸出手指,在虚空中描画他的轮廓,他脸上的每个部位,都像是上帝最杰出的作品,臻于完美。

    忽然,沉睡的男人睁开眼睛来,将她逮了个正着,她的手僵在半空中,她反应过来时,刚要缩回手,就被他温暖的大掌包裹住,察觉到她小手微凉,他不悦地蹙眉,“当心感冒。”

    宋依诺窘然,“我哪里那么娇气?”

    “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沈存希将她拉进怀里,他身上滚烫的温度传递过去,她的小脸被那股热力烘得嫣红一片,像上了胭脂一样,美得不可方物。

    宋依诺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她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起床了。”

    沈存希牢牢地扣着她的腰,都说春宵苦短,他就不应该让她去当什么总经理,本来是想让她转移注意力,不要胡思乱想,这倒好,他自己给自己下套,她比他想象中还要敬业。

    “不想起床,我们再睡会儿。”沈存希耍赖。

    宋依诺看着他堂堂一枚总裁,却像个孩子一样撒娇赖床,她摇头失笑,“好啦,再不起床,我们就要迟到了,我已经迟到一次了,可不能再让高层们抓到把柄,说我没有时间观念,不适合做总经理。”

    沈存希挫败地放开她,他心里清楚,宋依诺在希诺装饰还没有站稳脚,要想得到高层们的认可,除了股份以外,还需要真正的实力。

    纵使他再心不甘情不愿,他还是尊重她对工作的热情,看她坐起身来,转身进了浴室,甚至连头也没回一下。他感觉他就像是个幽怨的小媳妇,被她抛弃了。

    他爬起床,跟着走进浴室,宋依诺正在刷牙,对着镜子眦牙裂嘴的,看见沈存希进来,她下意识往旁边让了一下,沈存希走过去,像老爷似的道:“给我挤牙膏。”

    宋依诺拿起他的牙刷,往上面挤了牙膏,然后递给他。沈存希接过牙膏,他送进嘴里刷了起来。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似乎从来没有一起洗漱,沈存希看着她的模样,他玩心一起,从嘴边沾了点泡沫,点到宋依诺鼻子上,他轻笑道:“小丑。”

    宋依诺嫌弃地瞪着他,嘴里有泡沫,她说话吐词不太清楚,“你好庄。”

    沈存希听懂了,听她嫌弃他脏,他又沾了泡沫往她脸上抹去,宋依诺连忙往后躲,奈何他手长,她躲不过,心里也恼了,她抹了泡沫就往他俊脸上抹去。

    两人一来二去,就在浴室里打闹起来,浴室里欢笑声一片,最后两人谁也没比对方好多少,都是满脸的泡沫,看起来诙谐又搞笑。

    两人洗漱完,换了衣服下楼,就看到门口搁了一个行李箱。两人相视一眼,看向坐在餐厅里吃早餐的连清雨。

    连清雨转过头来,笑得阳光,眼底的阴郁像湖面上的雾气被风吹散了,再也找不到半点消极的情绪,她说:“四哥,嫂子,过来吃早餐吧,兰姨今天做的早餐很丰盛哦。”来沟土圾。

    沈存希和宋依诺面面相觑,两人走进餐厅,在连清雨对面坐下,眼前的连清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见两人不说话看着她,她说:“你们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

    “清雨,门口的行李箱怎么回事?”沈存希记得,他并没有说过要赶她走。她是他妹妹,不管她做错了什么事,他都不会再赶她离开。

    “哦,你说这个啊,是这样的,爸昨天来看我,和我说了很多话,他说这二十多年来,是他亏欠了我,他希望我搬回沈宅去住,同时陪伴他老人家一段时间。我想了想,他老了,我应该回去尽尽孝道。再加上你和嫂子一定需要私密的空间,我在这里会让你们不太自在,所以我打算搬回沈宅住。”连清雨一番话说得大度又体贴,竟是找不到一点破绽。

    沈存希看着她,道:“清雨,我和你嫂子没有赶你走,你一直住在这里都没有关系。”

    “四哥,我懂你的意思,但是爸爸老了,我想回去陪陪他。你放心,只要你还欢迎我回来,我随时都可以回来住几天。再说沈宅才是我真正的家,我离开那里太久了,现在应该回去了。”连清雨微笑道,她看向宋依诺,俏脸上浮现些许尴尬,她说:“嫂子,最近这段时间,我总是和你针锋相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也是想帮我四哥考验考验你,希望你不要记恨我。”

    “清雨,你言重了。”连清雨的决定来得太突然,宋依诺有点反应不过来,她怎么会突然想搬回沈宅住,她真的已经接受现实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她疑心病重,她总觉得连清雨的每个举动都透着诡异,前两天还跟她争婚纱,甚至故意将婚纱扯破了几个大洞,给她添堵,今天怎么突然就醒悟了?

    “嫂子这样说,就是原谅我的不懂事了?”连清雨期待地望着宋依诺。

    宋依诺摇了摇头,说:“清雨,我从来没有生过你的气,你不用放在心上。”

    “那我就放心了,嫂子,欢迎你和四哥回沈宅来,至于爸爸那边,我会帮你说话,早点让爸爸松口接受你。”连清雨兴奋道。

    宋依诺定定地望着连清雨,她在她脸上没有看到任何作戏的成份,真的是她疑心病太重了,才会怀疑她做这一切都是有目的,她说:“谢谢你,清雨。”

    “不客气,谁让你是我四哥喜欢的女人,我四哥幸福了,我就幸福了。”连清雨看向沈存希俏皮的笑道:“四哥,这下你可以放心了,我会和嫂子好好相处的。”

    沈存希看着她们,他点了点头,“一会儿送你回去,你要是想回来了就回来,四哥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谢谢四哥,不过你不用送我回去了,爸爸派了车来接我,你和嫂子要赶着去上班,我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快吃饭吧,粥要凉了。”

    “好。”

    宋依诺拿起勺子,她不时抬头看连清雨,她似乎已经欢喜的接受了她是沈家六小姐的身份,也放弃了对沈存希的喜欢,明明这个结果皆大欢喜,为什么她心里这样不安呢?

    之前,她分明在连清雨眼里看到了她对沈存希的执念。她想,也许她对连清雨的印象太差了,所以才一直不相信她会改好。但是不管连清雨是否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她现在要搬回沈宅住,她就松了口气。

    吃完饭,沈存希上楼拿文件,宋依诺站在玄关处等他。她看着搁在玄关处的大箱子,当时连清雨搬进这里来,也是提着这样一个大行李箱,现在她离开,还是提着这个大行李箱。

    连清雨缓缓走过去,她笑盈盈地望着宋依诺,她说:“嫂子,我离开后,麻烦你好好照顾四哥,有时间,也多叮嘱他回沈宅去看看爸爸。”

    宋依诺抬头望着面前的连清雨,总觉得她笑里藏刀棉里藏针,“清雨,你放心吧,我会和存希说的。”

    “嗯,我以前太任性,害死了我的养父母,然后被我爷爷驱逐出中国,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有一天还会有家人。昨晚看到爸爸,我才知道我错过了什么。嫂子,世界上只有亲人永远不会离弃自己,以前是我不懂,现在我懂了。”连清雨顿了顿,她看着宋依诺骤变的脸色,她笑容里多了一抹诡异,“嫂子,我在沈宅等你,你一定要和四哥回来哦。”

    宋依诺看着连清雨脸上的笑容,那一瞬间,她竟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