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175章 我不睡,别怕!

    翌日清晨,宋依诺很早就起床了,她和兰姨在厨房里准备早餐,她想着沈存希他们连夜在医院里守着杨素馨,吃住都不方便。她还特意去网上查了适合肺癌病人入口的食物。

    准备好早餐,她开车出门,来到医院刚刚七点半。当她到重症病房外面时,沈宅那边的人已经全部到齐,或站或坐的等在重症病房外面。听到脚步声,众人齐刷刷地看过来,宋依诺的脚步忽然顿在那里。

    沈唐启鸿一家三口,沈遇树夫妇和连清雨都在,唯独不见沈老爷子与沈存希两人。宋依诺脚步一顿。复又迈开来,朝他们走去。

    大概是一夜没睡,众人的精神都不太好,连清雨向贺允儿使了个眼色,贺允儿立即向宋依诺发难,“哟,我们的四少奶奶可算来了,沈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您也睡得着,真是让我们刮目相看啊。”

    沈遇树拧眉,他上前几步,接过宋依诺手里装着保温桶的袋子,语气温淡道:“四嫂。四哥和爸在病房里,你先等一下。”

    “谢谢。妈妈情况怎么样了?”宋依诺看到这些人后,就隐约猜到了他们可能昨晚就赶过来了,一直等在病房外,偏偏她来得最晚。不管有什么理由,看来在沈老爷子心里,也给她记上一笔了。

    沈遇树眉宇间笼罩着一抹凝重之色,“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宋依诺神色一凛,昨晚沈存希和她说过妈妈的情况严重,却不曾想严重到这个地步。她抬头忧心忡忡地看着重症病房的门。很担心沈存希会承受不住。

    两人都没有搭理贺允儿,贺允儿的讥讽被沈遇树这一搅和,就无疾而终了,她要再提起,就显得故意找宋依诺的茬。她抿了抿唇,脸色难看到极点。

    她被沈遇树推得险些流产,一听说死了十五年的人死而复生,她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为的就是在沈存希面前争得一个好印象。可沈存希从依苑回来后,进了病房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她身体难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就在这里咬牙坚持到现在。想她也是娇生惯养的长大,何时受过这样的罪?再看到姗姗来迟的宋依诺,她这心火就更旺盛了。

    见她不理她的挑衅,她嘲弄道:“领了证和没领证时真是两个样,四嫂现在越发目中无人了,把我们看不上眼就罢了,这看到前任公婆,好歹问个好吧,小家小户养出来的人,果然不识大体。”

    沈遇树蹙眉看过来,黑眸眯成一条直线,目光更显凌厉,“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沈遇树,你!”贺允儿气得脸色通红,连清雨连忙坐在她身边,“五嫂嫂别生气,你还怀着身孕呢,这一生气,孩子可以变丑哦。咱们不比某些人,有四哥撑腰,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宋依诺安静地站在一旁,对她们的话置若罔闻,跟她们吵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她确实晚到了。

    颜姿瞧了自家儿子一眼,自从宋依诺出现在这里,他的目光就像粘在她身上一样,再也没移开,她在心里轻哼一句,没出息的东西,随即道:“允儿,清雨,你们都少说两句,免得一会儿老四出来看见你们欺负依诺,可要怪你们得理不饶人了。”

    “呵,有些人就是因为四哥护着,才这般目中无人。”贺允儿冷哼道,简直视宋依诺为眼中钉肉中刺。

    她话音刚落,重症病房的门被人推开,沈存希神情憔悴地站在门口,他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落在宋依诺身上,他淡淡道:“你来了。”

    宋依诺快步走到他身边,担忧地望着他,一夜不见,他眼球上布满了血丝,腮边冒出青色的胡茬,看起来憔悴不堪,她很想抱抱他,但是这么多人看着,总觉得不自在,她说:“嗯,妈妈还好吗?我上网查过有关肺癌的资料,特地煲了鸡汤过来。”

    沈存希轻轻摇了摇头,“她还在睡,等她醒了再说。”

    “哦,好。”宋依诺点了点头。

    沈存希移开视线,落在沈遇树和连清雨身上,“遇树,清雨,你们进来一下,依诺,你在外面等等。”

    宋依诺让到一旁,看沈遇树和连清雨走进去,病房的门再度合上,她退到墙边站着,垂眸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佑南瞧她孤伶伶的站在那边,他刚要抬步过去,颜姿抬头,低声叫住他,冲他摇头。唐佑南没有理会,径直走到宋依诺身边,道:“去那边椅子上坐下吧,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宋依诺抬起头看着他,他目光友善真诚,她轻缓的摇头,“不用了,我在这里站着就好。”

    贺允儿看着他们,心里止不住的冷笑,宋依诺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所有人都对她好,反倒是她,总是被人忽略。

    她斜眼,看到宋依诺带来的早餐,她在病房外坐了大半夜,此刻也饿得紧,也不管这是不是宋依诺送来的,她打开保温桶,一股当归的味道扑鼻而来,她顿觉饥肠辘辘。

    宋依诺见状,连忙道:“这是给妈妈准备的鸡汤,你不能喝。”

    “真是小气,这么一大桶汤,我喝一碗又怎样?”贺允儿拿碗盛汤,宋依诺不让她喝,她偏要喝,不就几口汤吗?至于这么小气?

    宋依诺蹙眉,她走过去,欲夺走保温桶,哪知贺允儿拍开了她的手,她急道:“贺允儿,鸡汤里的有一些药材,你喝了未必对身体有益处。”

    颜姿闻到一股当归的味道,她盯着贺允儿的肚子,眼底划过一抹暗芒。前些天她路过书房,偶然听见老爷子和威叔说话,他打算等贺允儿生下孩子,就把手里的股份过一半到孩子名下,算是给他们母子一个保障。

    如果这个孩子没有了,那么股份就不会分散,她笑道:“依诺,你也太小气了,不就是一碗汤,允儿都喝不得,你怎么敢拿进去给病人喝?”

    “对啊,小气就是小气,还说得那么大义凛然。”贺允儿说着,拿碗盛了一碗汤喝起来。

    宋依诺眼睁睁看着贺允儿喝完一碗汤,她心里想着,就是一碗汤,也许不会有什么。贺允儿真的饿了,喝完一碗汤,根本填不饱肚子,她又盛了一碗。

    宋依诺的手艺不错,汤的味道很好喝,看来她也不是一无是处。她正想着,突然肚子里传来一股尖锐的痛楚,她疼得抽搐了一下,脸色渐渐发白。

    宋依诺一直盯着她,看她表情不对劲,她连忙问道:“允儿,你怎么了?”

    贺允儿刚要说话,那股疼痛加剧,她伸手去捂肚子,不小心将碗和保温桶扫到地上,汤溢了一地,溅在她腿上脚上,好在现在是冬天,她穿得厚,才没有被烫伤。

    她按着肚子,额上冷汗涔涔,腹痛如绞,她抬起头来,整张俏脸都疼得扭曲,她望着宋依诺,厉声问道:“宋依诺,你在汤里放了什么?我肚子好痛!”

    宋依诺也吓坏了,她快步走到她身边,焦急道:“我汤里没放什么,都是益气的药材,当归、肉桂、丹皮还有苦参。”

    “哎呀,依诺,你怎么不早说,允儿前几天摔倒差点流产,身体本来就不好,你还给她喝这种先兆流产所忌的鸡汤,你是存心要让她流产啊。”颜姿一顶大帽子直接给宋依诺扣下来,说完她也不给宋依诺争辩的时间,连忙叫唐佑南去叫医生。

    唐佑南看了宋依诺一眼,快步往急救室跑去。

    宋依诺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她看见贺允儿身下的蓝色椅子上渐渐被鲜血染红,她方寸大乱,她并不知道当归这些东西孕妇忌食,更不知道贺允儿有先兆流产的症状,否则她一定会阻止她喝鸡汤。

    眼前的血色还有弥漫,耳边传来贺允儿撕心裂肺的痛吟声,“宋依诺,你害我,好痛,救命,谁能救救我?”

    病房里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都走了出来,沈存希来到宋依诺身边,宋依诺偏头望着他,像是在茫茫沙漠里突然看见了绿洲,她连忙伸手抓住他的衣襟,“沈存希,不是我,我不知道,她执意要喝鸡汤,我……”

    从她断断续续的话里,沈存希差不多已经猜到刚才发生的事,他看着被打翻在地的保温桶,轻声安抚道:“依诺,别担心,有我在。”

    沈老爷子从病房里走出来,看见贺允儿被护士推走,他看着地上的保温桶,还有蓝色椅子上染满的血迹,他目光凌厉地盯着宋依诺,厉喝道:“出了什么事?”

    颜姿连忙添油加醋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半句都没有提宋依诺阻止贺允儿喝鸡汤的事,沈唐启鸿在旁边听着,心里一阵生寒,女人的战争,唇舌就能杀人。

    沈老爷子因为杨素馨的事已经心力交瘁,此刻听完颜姿添油加醋的说法,他神色难看地盯着宋依诺,“颜姿说的是事实吗?”

    宋依诺看向颜姿,颜姿也正望着她,两人目光交汇处,她看到了她眼底的憎恨,难怪刚才颜姿要替贺允儿说话,想来她早就知道鸡汤里的当归会对贺允儿造成很重的杀伤力。

    “依诺,说话。”沈存希看着怀里的女人,太阳穴突突直跳,他不信颜姿的说辞,依诺没有理由去害贺允儿肚子里的孩子。

    “不是这样的,我说过鸡汤里放了药材,但是她不听,非得要喝,我不知道那些药材会对贺允儿产生那么大的危害。否则我一定会阻止她。”宋依诺解释道,明明是来探病的,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放了什么药材,从哪里弄来的方子?”沈老爷子问道。

    连清雨站在门边,轻飘飘道:“我刚才听四嫂说是在网上搜的什么方子,要拿给妈妈喝,四嫂真是轻率,网上的方子能用吗?还好没给妈妈喝,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清雨说得对,这入口的东西怎么能这么随便,要是让小妈喝了,只怕……”颜姿并未把话说完,看到沈老爷子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知道老爷子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宋依诺百口莫辩,她确实轻率了,她一心只想为沈存希做点什么,结果却变成这样,“我查了医书,这些药材就是益气的,没有任何害处。”

    “那五嫂怎么会突然大出血?”连清雨声音温温淡淡,一句话却让宋依诺再也说不出话来。

    沈存希皱眉,他看了连清雨一眼,连清雨咬了咬唇,不再说话。虽然她迫不及待想让爸把宋依诺赶出去,但是却不能惹四哥反感。

    沈老爷子眉目冷厉,他看向沈存希,低喝道:“老四,把你的女人带走,不要让我再看见她,我沈家要不起这样心狠手辣的媳妇。”

    沈存希垂眸看着宋依诺,宋依诺咬着唇,眼里有隐忍的泪光,她说:“沈存希,我真的没有想害任何人,我真的已经提醒过她。”

    沈存希轻拍了拍她的肩,声音虽轻,落在其他人耳朵里却掷地有声,“依诺,我相信你。就算你想害她,我也相信你。威叔,麻烦你一件事。”

    “四少请吩咐!”阿威从沈老爷子身后站出来。

    沈存希指了指地上的鸡汤,声音淡漠,说:“把保温桶里残留的鸡汤送去化验,在化验结果没出来前,你一步都不准离开。”

    “是,四少,我马上去办。”阿威弯腰捡起保温桶,快步向化验科走去。

    颜姿本来还在沾沾自喜,她说几句话,就除去了心头大患,不仅让贺允儿失去孩子,还让老四因为宋依诺与老爷子的关系紧张起来,那么股份得益最大的人当属他们长房。谁知道沈存希要将鸡汤送去化验,如果化验结果是鸡汤对杨素馨没有害处,反而有益处,那老爷子对宋依诺的反感就会大大减低。

    到最后,贺允儿落得一个乱吃东西导致流产,宋依诺却半点损失都没有,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可是有威叔亲自监督,他们不可能在化验结果上动什么手脚,现在只希望化验结果对宋依诺有害,那样的话,宋依诺威胁到杨素馨的生命,不仅沈老爷子讨厌她,只怕沈存希也不会再护着她。

    连清雨站在沈老爷子身边,她不满的嘟嘴,“四哥,你这样袒护四嫂,对五嫂一点也不公平,那是一条人命啊。”

    沈存希望着她,目光锋锐,“清雨,刚才你和我们一起在病房里,你没亲眼看见,又如何肯定是你四嫂劝着你五嫂喝下鸡汤?据我所知,她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你四嫂叫你五嫂喝鸡汤,她就会喝的地步。”

    “……”连清雨哑口无言,贺允儿和宋依诺的关系奇差,宋依诺劝贺允儿喝鸡汤,贺允儿反而会怀疑她的居心不良,反倒是宋依诺不让她喝,她就偏偏要喝。

    “那谁知道,也许四嫂就是知道劝五嫂喝不行,才会拼命阻止五嫂喝,好激起她的反骨。”

    “小六!”沈存希语含警告。

    连清雨瘪了瘪嘴,沈存希这样叫她时,就证明他真的生气了,她不敢再惹他。

    沈老爷子冷哼一声,“老四,为了袒护她,你打算把家里人都得罪吗?你不要忘记了,允儿不是别人,她是你弟媳,她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你的亲侄子!”

    “您管理公司,也这样先入为主,不讲证据吗?”沈存希有种感觉,他们是合着伙要给依诺安罪名。

    沈老爷子被他噎得老脸一阵青一阵白,他怒气冲冲道:“老四,你这样护着她,迟早有一天,她会闯出难以收拾的大祸来。”

    “那也是我的事。”

    “好,你翅膀长硬了,我管不了你了,一切都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她要是敢拿素馨当小白鼠,别怪我对她不客气。”沈老爷子说完,甩袖进了病房。

    连清雨站在门边,看了看沈存希,又看了看宋依诺,她心底愤恨,却又无话可说,只得跟着沈老爷子进了病房。

    半小时后,化验结果出来了,鸡汤里的药材对肺癌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常喝能缩小肿块,控制转移,减轻痛苦,稳定病情,是中医用来治疗肺癌的几味常用药材。

    贺允儿喝了鸡汤之所以会大出血,是因为这几味药材是先兆性流产患者的大忌,特别是当归与肉桂,是万万食不得的。

    一个小时后,贺允儿流产的消息传来,医生分析了导致贺允儿流产的原因,其一是她本来身体虚弱,有流产的迹象,却在病房外强撑了一夜,劳累过度ハ其二也有部分原因是鸡汤里的当归有行气补血的作用,对她目前的身体情况来说,虚不受补。

    两相夹击,她才会流产。

    当然,劳累过度是主要原因,鸡汤是次要原因,但是贺允儿还是把流产归咎到宋依诺头上,对她深恶痛绝。

    宋依诺得知化验结果对杨素馨身体无害时,她重重地松了口气,经此教训,入口的东西她不会再轻率而为。随即传来贺允儿流产的消息,她心情变得十分沉重,虽然她是无意为之,但是贺允儿流产,到底和她有关。

    化验结果出来后,颜姿心里也没有多失望,反正她已经借了宋依诺的手,把最能威胁到他们拿到股份的障碍除去了,而且是不动声色的,恶人全由宋依诺背了,她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沈老爷子眉目沉肃,原本遇树推了贺允儿一下,导致胎儿不稳,他就已经愧对贺家人,现在又因为宋依诺,导致贺允儿流产,他实在无颜面对贺家人。

    杨素馨还没有醒,沈老爷子先去看贺允儿,连清雨连忙扶着沈老爷子过去,路过宋依诺身边,沈老爷子冷冷道:“你也一起来。”

    宋依诺点了点头,这件事因她而起,就算她不是有意的,也要去道歉,那毕竟是沈遇树的孩子。

    沈存希揽着她的腰,说:“我陪你一起去。”

    他们到病房时,贺家人已经到了,贺老先生,贺峰夫妇还有贺东辰四人都在病房里,沈遇树站在病床边,贺允儿躺在床上默默垂泪,贺夫人在旁边细声安慰。

    病房里的气氛很压抑,让人透不过气来。

    听到脚步声,五人齐齐望了过来,看到跟在沈老爷子身后的宋依诺,贺夫人情绪立即激动起来,她腾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箭步冲到宋依诺面前,瞪着她的目光似乎要将她拆吃入腹,“你还敢来?你害得我们允儿还不够吗?是不是要逼死了她你才甘心?”

    沈存希将宋依诺护在怀里,他眉峰蹙起,声线清冷温淡,“贺夫人,允儿流产的事,我很遗憾,这件事与依诺没有关系,还请贺夫人不要乱扣罪名在她身上。”

    宋依诺拉了拉沈存希,她看向贺夫人,她道:“贺夫人,对不起,如果我早知道我特地给妈妈准备的鸡汤会害允儿流产,我会全力阻止她喝鸡汤。”

    贺夫人冷笑连连,“你话里的意思是说我们允儿自己馋嘴,非得喝你的鸡汤不成?”

    “我没有这个意思,允儿喝鸡汤前,我提醒过她,我说鸡汤里有药材,她不能喝,但是她不听。如果我强抢,倒显得我小气,一碗鸡汤都舍不得。我更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允儿流产,到底因为我的鸡汤的缘故,在此,我郑重向她道歉。”宋依诺不卑不亢,既说明了贺允儿执意要喝鸡汤的事,又道了歉,礼数周全。

    贺夫人瞧着面前这个女人,从第一次见到她,她心里就不安。果然,这个女人不仅夺走了允儿最喜欢的男人,更害得她失去了孩子,她目光含恨,“宋依诺,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嫁给唐佑南五年无所出,现在嫁给沈存希,肚子里也一直没消息,你该不是生不出孩子,才盯着我们家允儿的肚子使坏吧?”

    贺峰蹙眉,轻斥道:“欢儿,法官判案前,都需要看证据,你无凭无据,你不要乱指控。”

    贺夫人见贺峰出面,她心里更是生怨,她怒声道:“贺峰,现在受罪的是我们的女儿,你不帮着我们允儿说话,却袒护一个外人,你也不怕允儿心里难受吗?”

    “银欢!”贺峰提了提音量,语气里满是警告,“事实是怎样的,我们没有亲眼所见,不要胡乱猜测,再说遇树已经解释了,允儿流产的主要原因是劳累过度,与宋小姐无关。”

    贺夫人见他口口声声为宋依诺说话,她心里又怨又恨又怒,“劳累过度?沈遇树巴不得我们允儿流产,你能听他的解释?”

    “银欢,不许放肆!”这回出声的是贺老先生,他心知媳妇心中有怨怼,让她闹一闹,心里要舒坦些,见她越说越不像话,他才出言制止。

    他起身走到沈老爷子面前,道:“沈老,让你看笑话了,允儿流产,银欢比谁都心疼,说话有失分寸,还望你们勿怪。”

    沈老爷子连忙向贺老先生作了一揖,“贺老此话真是让我汗颜,我承诺过允儿在沈家会幸福快乐,如今有愧诺言,应该是我向你们赔礼道歉。”

    贺老先生连忙伸手去扶沈老爷子,“这件事允儿也有责任,知道沈老夫人还活着,为了尽孝道,她不顾身体孱弱,坚持守在病房外面,才导致流产。”

    “爷爷,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在喝那碗鸡汤前,我身体好好的,喝完鸡汤身体就不对劲了,明明就是宋依诺故意害我,你为什么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贺允儿身体还很虚弱,声音却中气十足,她已经失去了孩子,却不能让沈老爷子为她做主,从而让她和沈存希离婚,她怎么甘心?

    “闭嘴!”贺老先生目光凌厉地看过去,贺允儿纵使心有不甘,也不敢在此时挑战爷爷的权威,她不甘的闭上嘴,愤恨地瞪着宋依诺。

    连清雨没想到贺家人这么好说话,原本以为他们会拿这件事不依不饶,逼得沈家给个说法,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解决了,她想帮贺允儿说话,但是情况并不允许,她一开口,就会惹来沈老爷子与沈存希的反感。

    贺夫人眼见他们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并且最后竟成了允儿的责任,她哪里甘心?“爸爸,允儿是您最疼爱的孙女,您怎能眼睁睁看她被人欺负,而半点不帮她讨回公道?”

    “银欢,够了,这件事既然长辈已经决定揭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

    贺夫人冷笑地看着贺峰,“是长辈想要揭过去还是你想要揭过去?贺峰,我再说最后一次,允儿才是你的女儿,你袒护一个外人,也不帮她,你还配做她的父亲吗?”

    贺允儿适时的恸哭起来,沈遇树站在旁边,轻声道:“你刚刚流产,不要哭了,对眼睛不好。”

    贺允儿不但没停,反而哭得更大声了,沈老爷子向沈存希和宋依诺使了个眼色,即使他对宋依诺不满,但是现在宋依诺已经是沈家人,他就不能让旁人看了笑话去。

    私下里怎么嫌弃宋依诺是他的事,在外人面前该袒护的还是要袒护。

    “依诺,还不去向允儿道歉。”

    宋依诺走到病床边,诚心诚意的道歉:“允儿,我很抱歉。”

    “黄鼠狼给鸡拜年,你安了好心吗?宋依诺,就算他们都偏向你,但是你做的事天在看,你迟早会得到报应的。”贺允儿恨声道。

    宋依诺对上她满是怨怼以及憎恨的目光,她心里寒凉一片,她道:“只要我问心无愧就好。”

    沈存希走过来,悄然握住她的手,他看向贺允儿,道:“允儿,你好好休息,一切都等养好身体再说。”

    贺东辰从头到尾都没有多说什么,允儿的性格他了解,他无法断定谁对谁错,只希望这是意外。

    沈老爷子见宋依诺道了歉,他走到病床边,安慰了贺允儿几句,又让她将养身体,等她养好身体,孩子还会有的。贺允儿委屈得直哭,此刻她并未作戏,而是真情流露。

    这个孩子在她肚子里已经成形,是个男孩,再有几个月就会出生。之前她恨不得弄死它,现在真的失去了孩子,她还是忍不住伤心起来,那毕竟是她的第一个孩子,是她身体里的一团肉。

    贺夫人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没有一个人站在她和允儿身边,为允儿讨回一个公道,就这样放杀人凶手逍遥法外,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允儿?

    沈存希牵着宋依诺离去,贺夫人连忙跟了出去,她在病房门口叫住他们,沈存希揽着宋依诺转身,贺夫人已经冲过来,扬手就要给宋依诺一个耳光,手挥到半空中,就被沈存希握住,沈存希剑眉深凝,目光含厉,冷声道:“贺夫人,请自重!”

    贺夫人愤怒地瞪着宋依诺,那目光让人心惊胆颤,她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诅咒的话来,她说:“宋依诺,终有一天,你不得好死!”

    说完,她用力抽回手,转身走回病房。

    宋依诺怔怔地站在那里,贺夫人对她的恨意来得莫名其妙,她自问在贺允儿这件事之前,她并没有做过什么惹她愤怒的事,但是为什么,她会这么恨她?

    她还记得,贺峰拿给她看的照片,难道仅仅因为她长得像贺峰的前妻,她就因此把她给恨上了?

    沈存希垂眸看她,瞧她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依诺,不要胡思乱想,贺允儿流产不关你的事,心里不要有负担。”

    “沈存希,谢谢你肯相信我,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我,只要你相信我就足够了。”宋依诺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胸前,耳边传来他沉稳的心跳声,她的心缓缓变得宁静。

    “傻瓜。”沈存希轻声叹息,她本来可以有一个很轻松的未来,是他执意将她拉进他的生活圈里,让她在这些肮脏的算计里举步维艰,如果连他都不信任她了,她还剩下什么呢?

    “我们回重症病房吧,也许妈妈快醒了。”宋依诺抬起头来,牵着他的手向重症病房走去。

    贺允儿变了,再也不是她当初所见的单纯模样,原来爱而不得,会让一个人变得如此疯狂。她轻叹一声,贺允儿抢走了家珍的最爱,又盯着沈存希不放,她真的无法理解,她这是什么心态?

    两人回到重症病房外面,沈唐启鸿夫妇已经离开,唐佑南也不见踪影。

    护士开门出来,告诉沈存希病人已经醒了,沈存希神色振奋,他牵着宋依诺的手走进病房,杨素馨躺在床上,口鼻上罩着氧气罩,玻璃上面集结着雾气。

    床上的人骨瘦如材,半边脸上布满可怖的疤痕,不经意看到,心里还是产生了几分惧意。两人走到病床边,老人听到脚步声,缓缓睁开眼睛。叼私豆技。

    老人目光浑浊痪散,慢慢聚焦在他们脸上,杨素馨挣扎着伸手想要握住沈存希的手,沈存希连忙上前一步,主动握住她的手,他哑声道:“妈妈,是我,我是小四。”

    杨素馨眼里蒙上一层泪光,阔别15年,在她临死前,还能再见到她的孩子,老天对她也算是厚待了。她张嘴欲说话,她以眼神示意他摘了氧气罩。

    沈存希连忙照做,此刻他才感觉到妈妈真的还活着,他眼睛闪亮,饱含泪光,宋依诺看着他们母子俩默默对望,感动得直掉眼泪。

    “小四,小六找到了吗?”杨素馨气息虚弱,开口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六。

    沈存希用力点头,“找到了,小六就在外面,要我去叫她进来吗?”

    杨素馨看着站在沈存希身后的女人,从她看着小四的眼睛里,她看到深浓缱绻的爱意,她摇了摇头,“不用,陪我说说话,我有15年没有见到你了,这位是?”

    沈存希转身,握住宋依诺的手,将她带到病床边,向杨素馨介绍道:“妈妈,她是我的妻子宋依诺,依诺,快叫妈妈。”

    “妈妈。”宋依诺哽咽道。

    杨素馨看着她,微微一笑,“好孩子,别哭,你是小四的妻子,真好。”杨素馨从沈存希手里抽回手,她抬起左手,左手上面戴着一枚绿宝石戒指,她吃力的摘了下来,这么简单的动作,对现在她的来说,却要用尽全身力气。

    摘下戒指,她递给宋依诺,气喘吁吁道:“我没有什么值钱的见面礼,这是沈家的祖传戒指,妈妈就送给你了。”

    “妈妈,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宋依诺连忙推辞。

    杨素馨闭上眼睛,因为太虚弱,她说话都气喘。沈存希知道她的心意,他转头看着宋依诺,道:“依诺,妈妈送给你的,快收下吧,别让她太累。”

    宋依诺看着床上的杨素馨,她点了点头,接过戒指戴在无名指上,她感激道:“谢谢妈妈。”

    杨素馨满意地看着她,这是存希的媳妇,长得真漂亮,能看到小四长大成人并且娶妻,她已经心满意足了,她抬起另一只手,宋依诺懂她的意思,连忙握住她的手。

    杨素馨将两人的手交握在一起,她说:“依诺,现在我就把小四交给你了,希望你能给他幸福,不管贫穷与富贵,不管疾病与健康,都陪在他身边,爱他信任他照顾他,对他不离不弃,你做得到吗?”

    宋依诺用力点头,眼泪滚落下来,她哽咽道:“妈妈,我做得到,您放心。”

    “好好好,妈妈这就放心了。”杨素馨潸然泪下,小四是个心重的孩子,从小到大吃了那么多苦头,她最不放心的就是他。这些年来,她一直想见的也是他。

    她看着他,他长大了,成熟内敛,不像儿时那样叛逆,岁月在他身上沉淀的风华与气度,让人无法逼视,她说:“小四,妈妈从来没有怪过你。”

    沈存希一怔,眼眶酸涩,眼泪滚落下来,知子莫若母,她是要让他不再感到愧疚吗?“妈妈,我一直没有和您说句对不起,对不起!”

    “傻孩子,咳咳咳……”杨素馨忽然剧烈咳嗽起来,沈存希连忙递纸巾过去,她捂住嘴,喉间腥甜,她拿开纸巾,上面一团红得刺目的血迹。

    沈存希愀然变色,宋依诺亦是惊得不知所措,肺癌晚期会出现咳血的症状,她的病已经无力回天了。

    沈存希接过纸巾丢进垃圾桶,宋依诺起身去倒了杯温开水,沈存希接过去,小心翼翼地扶起杨素馨,喂她喝水。

    杨素馨气息缓了缓,她望着沈存希,道:“小四,我想见见小五小六,还有你们的父亲。”

    宋依诺连忙道:“妈妈,我去叫他们进来。”说完,她快步走出病房。

    杨素馨见她走出病房,她回头看着沈存希,轻声道:“我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很爱你,小四,要像爱你自己一样去爱她。”

    “嗯,我知道。”沈存希点了点头。

    “我的身体已油尽灯枯,没办法再照顾小五小六,你是他们的亲哥哥,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我希望你答应我,替我好好照顾他们,不管他们做错了什么,都护他们周全,可以吗?”杨素馨声音嘶哑,一长串话说下来,气息甚急。

    沈存希用力点头,妈妈这番话犹如临终遗言,生生的拉扯着他的心,他说:“妈妈,我答应您,我会好好照顾他们,让他们幸福。”

    杨素馨欣慰的闭上眼睛,沈存希低头看着她,一抹悲伤涌上心头,他嗓音低哑,带着莫名的惊慌与痛楚,“妈妈,您先别睡,小五小六马上就进来了。”

    杨素馨睁开眼睛,看着铁骨铮铮的儿子眼里流露的恐惧,她伸手握住他的手,说:“我不睡,别怕!”

    宋依诺走出病房,沈老爷子带着连清雨回来了,她连忙迎上去,也不管沈老爷子待不待见她,她说:“爸,妈妈醒了,要见您和遇树清雨。”

    沈老爷子一改刚才的威严,苍目里掠过一抹狂喜,“小六,快扶我进去,我们去见你妈妈。”

    连清雨心底一震,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杨素馨醒了,她竟害怕进去见她。

    宋依诺看见连清雨扶着沈老爷子往病房走去,她快步向贺允儿的病房走去,沈遇树还在那里,她要快点叫他下来,也许,这是他们母子最后一次见面。

    她刚进电梯,对面的电梯缓缓打开,连默推着嘴歪手颤的连老爷子走出电梯,他灰败的脸上没有半点生气,竟似生命已到末路,却仍坚持来见杨素馨最后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