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198章 挖坑等她跳

    贺东辰回到家时,看见贺雪生从厨房里走出来,他微微感到吃惊,“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按她以往的习惯,她去相亲,至少会陪着对方看完电影才回来。这会儿才不过八点,她居然就回家了,实在太不像她的风格。

    贺雪生捧着一个汤盆,汤盆比她的脸大了整整两倍,里面装着白米饭,米饭上面铺了一层晚上的剩菜。刚从微波炉里端出来,上面还泛着热气,她笑眯眯地望着他,“哥哥,你吃晚饭了吗?要不要过来吃点?”

    贺东辰看见云姨跟在她后面出来,手里拿着一瓶辣酱一个勺子。他点了点头。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然后解开西装纽扣,脱下西装搭在沙发背上,举步走进餐厅。

    贺雪生拿着辣酱拧盖子,用尽力气也拧不开,他伸手接过去,轻轻一旋,就拧开来。他把辣酱递给她,她接过去,挖了两勺放进汤盆里,搅拌了一下,然后舀子一勺送进嘴里,似乎嫌不够辣,又放了两勺。

    贺东辰怕辣,看见拌饭上面铺着一层红红的辣酱,他闻着那股味就开始冒汗。他道:“你肠胃不好,不要吃这么辣。”

    “遵命!”贺雪生将盖子盖好,云姨马上拿走了辣酱,“还是大少爷说话管用,我刚才怎么说她都不听。”低史记亡。

    贺雪生瞪她。“云姨,再去给拿个勺子出来,哥哥也没吃晚饭。”

    云姨忙不迭去厨房拿勺子了,贺雪生将饭拌匀,她拉开贺东辰身边的椅子。等他坐下了,她才跟着坐下。云姨很快拿了勺子出来,顺便还倒了一杯温开水放在贺东辰手边。

    贺雪生慢慢吃起来,云姨特制的辣酱,里面有鸡丁有香菇,味道比市面上的辣酱好,又香又辣,她一口接一口,辣得直吸气。

    贺东辰拿着勺子,看着一盆红红的拌饭,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贺雪生抬起头来,笑得跟只小狐狸一样,“哥哥,吃啊,你怎么不吃?”

    贺东辰困难地咽了口口水,他知道一旦她这样笑,便是不开心了,他舀了勺拌饭,并未往嘴里送,他说:“你没吃饭就回来了?”

    “可不是嘛。”贺雪生噘着嘴,模样娇俏。

    贺东辰恍了恍神,随即道:“据我所知,郭玉不是这样小气的人,他竟然不请你吃饭,官员的收入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来的不是他。”贺雪生知道瞒不住他,也没有想过要瞒。

    贺东辰放下勺子,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辣得一边吸气一边往嘴里送的模样,他黑眸逐渐幽深,已经猜到去的人是谁,“他们还真是好兄弟。”

    “是啊。”贺雪生赞同地点了点头,沈存希这个人对爱人不咋滴,但是在兄弟圈里倒是很有人缘。

    贺东辰重新拿起勺子,送了一勺进嘴里,慢慢咀嚼起来,辣味在唇腔里肆虐,他强行咽下去,辣得眼泪直往外窜,他捧起水杯,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贺雪生笑望着他,“明明不能吃辣,你为什么非得陪我受这虐?”

    贺东辰喝完一杯水,俊脸辣得通红,额上冷汗直冒,他看着她,淡淡道:“不陪你吃,怎么体会得到你的感觉?”

    贺雪生笑容一滞,缓缓僵在唇边。她迅速垂下眼睫,掩饰着眼底的湿意,继续吃拌饭。很辣,辣得唇舌都木了,喉咙里火辣辣的,连胃里也在翻涌。

    难受,说不出的难受。可胃里再难受,也无法填补胃上方的空茫。

    “哥哥,不要为了我自虐,因为你永远体会不到,比死亡还冰冷的绝望。如今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贺雪生放下勺子起身,在眼泪落下来前,大步走出餐厅。

    贺东辰看着她的背影,他忽然起身快步追过去,在她踩上第一阶台阶时,握住她的手腕,“雪生,忘了吧,重新开始。”

    这样的她太痛苦了。

    贺雪生背影僵硬,她轻轻闭上眼睛,那些凌乱的画面在眼前浮现,她摇了摇头,“我已经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了。”

    她轻轻抚开他的手,快步上楼。

    贺东辰站在楼梯旁,不知道哪里吹来的风,吹得他浑身阴冷,依诺,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从过去解脱出来?他转身走进餐厅,坐在她刚才坐的位置上,将汤盆移到面前,面无表情的把剩下的拌饭吃完。

    吃到后面,他眼眶潮湿了,喉咙口像是有火在燃烧,他抽了张纸巾擦干眼泪,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沉声道:“有消息了吗?”

    “没有!”

    “没有,没有,你给我的答案除了这两个字,还有没有新鲜一点的?”贺东辰怒气腾腾道,他养的一群饭桶,五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查到,真是气死他了。

    电话那端默了,过了一会儿,那人才小心翼翼道:“贺总,真的不怪我们,我们走访了这附近所有的人家,他们都没有见过雪生小姐。别说查到雪生小姐是被谁带走的,又经历了什么,就是连她从哪里逃出来的,我们都还没有摸到皮毛。”

    贺东辰气得掀桌,“废物,我养着你们有什么用?”

    那端彻底噤了声,贺东辰平日里虽然高冷,但是很少向他们发脾气,他的情绪控制得极好,如此失控,怕是心情阴郁到极致。

    贺东辰按着大理石桌面,胸口闷生生的痛,“继续给我查,我就不信他们一点蛛丝蚂迹都没有留下。”

    “是,贺总。”

    贺东辰“吧嗒”一声,将手机扣在桌面上,五年了,他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这让他心里感到很不安。那个人制造了惊天爆炸,悄无声息的将宋依诺带走,可他竟什么都查不到。他害怕,害怕这个人会再次趁他们不备时,将她带走,让他们再也找不到她。

    这五年来,他没有一刻安眠过,之前一直住在新房,但是每当午夜从梦中惊醒过来,不管多远,他都会开车回到贺宅,看见她安然无恙,他才会放心。

    身后传来轻盈敏捷的脚步声,他转过身去,看见云嬗已经步入客厅,他眉目间翻腾的暴戾之色慢慢消失,他盯着她,道:“我们将她藏了五年,现在已经藏不住了,她在媒体上一露脸,除了引起沈存希的注意,必定也引起了当初带走她的人的注意。她一旦走出贺宅,我要你寸步不离的跟着她,无论见了谁,都要向我汇报。”

    云嬗神色谨慎,她抬头看了一眼二楼方向,低声道:“大少爷,形势已经这么严峻了吗?”

    “是,带走她的人太神秘莫测,我派人查了五年,都没有头绪。”贺东辰挫败极了。

    “我明白了,我会加强她身边的警戒,不让任何人接近她。”云嬗点了点头道。

    贺东辰摇了摇头,“不要让她起疑,保护得太严密,她心里会产生反感,还是如常就好了,只是要辛苦你,多看着她一点。”

    “大少爷这样说折煞我了,她也是我的朋友,我必定不会让她在我眼皮子底下有事。”云嬗道。

    “嗯,你下去吧。”贺东辰拿起手机,转身走出餐厅,云嬗看着他的背影,迟疑道:“大少爷……”

    贺东辰停下脚步,转身盯着她,“还有事?”

    “七年前我虽不在国内,但是对桐城的形势还是有几分了解,警局那场惊天爆炸,能做到毫无痕迹的带走雪生小姐的人,桐城里没有几个。我听说连氏是毁在沈存希手里,而连默对雪生小姐也心生爱慕,会不会是他策划了这一切?”云嬗道。

    “我派人调查过,依诺结婚那天,连默出国了,自此再未回国,至今仍在国外,他有嫌疑,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他与爆炸有关。”贺东辰开始展开调查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连默因爱生恨,策划出这样的障眼法,将依诺带走。

    但是如果真的是他带走的,他不会那样折磨依诺。

    “雪生小姐的前夫唐佑南呢?”

    “他没有动机。”贺东辰把当年与宋依诺有关的人都调查了一遍,都没有线索。

    云嬗一时之间也找不到突破口,这件事变成一个悬而未决的悬案,大少爷动用了那么多私家侦探,连皮毛都没摸着,难怪他夜不安寝。

    他们的对手实在太强大了,也隐藏得极深,除了贺雪生,只怕没人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段记忆于贺雪生来,只怕是一场噩梦,她根本不愿意再回想起。

    ……

    翌日,贺雪生正与卖场的经理们开会,云嬗匆匆走进去,附在贺雪生耳边说了几句话,贺雪生脸色微变,她站起来,宣布散会,拿起文件走出会议室。

    “他们有没有把她怎么样?”贺雪生沉声问道。

    “没有,只是带到警务室去了,韩小姐一定要见到您。”云嬗没想到韩美昕会用这种方式来见贺雪生,破坏力实在惊人。

    “我知道了,帮我把文件拿回办公室,我下去见她。”贺雪生将文件递给云嬗,转身乘电梯下楼,云嬗连忙将文件放回办公室,跟着下去了。

    贺雪生来到警务室,韩美昕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无论保安问她什么,她只有一句话,她要见贺雪生!看见贺雪生走进来,她连忙站起来,情绪有些微微的激动,“依诺。”

    贺雪生来到她面前,神情冷淡,“韩小姐,你好歹也曾是豪门太太,来商场闹事也不怕让人笑话么?”

    韩美昕双手握住她的手,在灯光下,眼前这张脸就更像依诺了,要说她不是宋依诺,她根本不信,“依诺,你这些年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和我联系?我知道你恨沈存希,你不想让他知道你还活着,我不会出卖你啊,为什么你连我也不见?”

    自见到贺雪生那刻起,她心里就藏着这些疑问,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她为什么连她也不肯联系?

    贺雪生漠然的将手从她掌心抽出来,她道:“韩小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那薄命的朋友,如果你再胡搅蛮缠,我只好打电话报警。”

    “好啊,只要你狠得下心来,你报警抓我啊。”韩美昕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两年了,她在桐城两年,她竟从来没有遇见她。

    贺雪生淡漠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吩咐警务室,“打电话报警。”

    说完,她转身向警务室外走去。韩美昕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真的会报警,她气得不轻,“宋依诺,你给我站住,我到底怎么对不起你了,你要与我形同陌路?你知道七年前失去你,我有多伤心吗?我恨遍全世界,最恨的还是我自己,没有及时将你从警局里保释出来。”

    贺雪生背影僵住,丹凤眼里翻涌着激烈的情绪,她这一生最愧对的人莫过于韩美昕,她为了她,婚姻不幸,可她又为她做了什么呢?

    她什么也没能为她做,就是最简单的与她相认,她都做不到。她狠狠闭上眼睛,一颗心疼得快要炸开来,她仍旧逼迫自己冷声道:“报警!”

    说完,她快步往外走。

    韩美昕看着她决然的背影,她气得要死,她弯腰脱下鞋子,不顾形象的用力一掷,鞋子砸在她背上,反弹回来,跌落在地上,韩美昕咬牙切齿道:“宋依诺,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你当真不肯认我吗?”

    云嬗追下来,就看到贺雪生俏脸上布满痛苦,她看向站在警务室里面的韩美昕,她一只脚光着站在地上,模样非常狼狈,但是更多的却是痛心与绝望。

    “雪生小姐……”云嬗低低叫了一声,此刻对贺雪生来说,才是最煎熬的时刻。

    “扶我离开。”贺雪生不知道别人面临这种情况会怎么处理,但是她已经内疚得快要崩溃了。美昕,对不起,请原谅我,暂时不能跟你相认。

    云嬗连忙伸手扶着她离开。

    警务室里的韩美昕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她浑身无力的跌坐回椅子里,她真的不记得她了,还是她真的不是依诺?

    贺雪生回到办公室,她冲进洗手间,抱着马桶吐了起来。云嬗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她心疼极了,“雪生小姐,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贺雪生摇了摇头,“我没事,不要告诉我哥,我怕他会担心我。”

    “既然你这么痛苦,为什么不干脆与她相认了?我看她真的很关心你。”云嬗希望她身边能多几个朋友,而不是如此孤独。那样她的心事就算无人可分担,身边有朋友,心总是暖的。

    贺雪生站起来,走到洗手台前,她拧开水龙头,接了捧水嗽口,她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她说:“云嬗,你知道我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

    “什么?”

    “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变了,会不会变得越来越陌生,然后越来越憎恨厌弃这样的自己。我走的路,是一条孤单的路,注定万劫不复,我又何必再拉她下水?她现在一时伤心,可她总会慢慢接受,我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贺雪生低声道。

    云嬗闻言,只觉得凄凉。

    贺雪生垂眸,盯着哗哗直流的水龙头,她道:“她是我这一生最好的朋友,因为我的‘去世’,她不原谅自己,甚至让自己变得不幸,我无法原谅自己,带给她的是绵延不绝的伤害。”

    “那你更应该与她相认,只有她知道你还活着,她才会宽恕自己。”云嬗道。

    “不,我不能,我要对付的人是沈存希,薄慕年必定不会袖手旁观,我不愿意她夹杂在中间左右为难,更不愿意她因为我,而与薄慕年之间的感情再生波折。”她庆幸,这么多年过去了,薄慕年始终没有放弃美昕。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对付沈存希呢?”云嬗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只是因为当年不信任她,致她入狱,那么他痛苦了这么多年,这个惩罚已经够大了。

    “因为他该死!”镜子里的贺雪生褪去了淡漠,满脸都是刻骨的仇恨。

    云嬗看着她这个样子,只觉得格外心惊。

    ……

    薄慕年接到助理的电话,听说韩美昕被关进警局了,他当场丢下高层,匆匆赶往警局,律师已经将她保释出来,他沉着脸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被关进警局了?”

    私人律师看了情绪低沉的韩美昕一眼,尴尬的解释道:“韩小姐去佰汇广场闹事。”

    薄慕年闻言,他盯着一言不发的韩美昕,薄唇微勾,冷笑道:“你倒是越发进宜了,居然跑去佰汇广场闹事,等等,佰汇广场,贺雪生的那个佰汇广场?”

    “是。”

    薄慕年心中一叹,他说:“你去找贺雪生了?”

    “她不认我,还报警抓我,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韩美昕受的打击很大,她给贺雪生打电话,电话一直显示无法接通,她知道她限制了她的呼入,她才会一气之下去佰汇广场闹事。

    “她连小四都不认,你还能指望她认你?”薄慕年质问道。

    韩美昕心情本来就不好,再听薄慕年这样说,她气得红了眼,“别提沈存希那个负心汉,依诺不认他活该,我才是遭了池鱼之殃。”

    薄慕年好脾气的没有和她争吵,“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我不回家,我要去找她。”韩美昕固执道。

    “你去找她她也不会见你,美昕,你难道还不肯接受,她是贺雪生,不是宋依诺,宋依诺已经死了。”薄慕年好言相劝。

    “她就是依诺!”

    “如果她是宋依诺,她不会狠心的报警把你关进警局,你还不明白吗?”薄慕年怒道,贺雪生若是宋依诺,她不会叫小四去死,不会报警把美昕关进警局,她现在只是一个陌生的人,是他们还不肯接受罢了。

    “她一定有苦衷,要不然就是失忆了。”

    “美昕,我知道你很想宋依诺活着,但是她不是,不要再去惹她了。”薄慕年伸手握住她的肩,如今这个贺雪生简直像披了外挂一样,她一出现,就让小四和美昕围着她团团转,在他还没弄清她的真实意图前,他不希望美昕和她走得太近。

    韩美昕情绪崩溃,她缓缓蹲下去,啜泣道:“她们明明就是同一个人,她为什么不肯认我?”

    “美昕,你的问题我回答不了,我送你回去。”薄慕年弯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缓缓走出警局。韩美昕靠在他怀里,泪水涟涟。

    从贺雪生绝然离开那一瞬间,她就知道,她真的不是依诺,依诺不会这样对她,可是她要怎么接受,她是另一个人?

    ……

    薄慕年将韩美昕送回家,折腾了这么一圈,她沉沉睡去,就连他抱她下车,她都没有感觉到。薄慕年抱着她走进公寓,将她放在大床上。

    她眼角滑下一抹晶莹的泪珠,睡梦中犹在不安的喊着宋依诺的名字。他在床边坐下,看着她落泪,他心里像是有无数根钢针在扎一样,泛起绵密的痛楚。已经快七年了,美昕为难着别人,也为难着自己,当年的事,与其说她怪他,其实她是在怪她自己。

    这些年来,她背负着这些痛苦,不肯放开自己。他从不知道,女人的友谊也如此坚贞。

    他抬手替她掖了掖被子,然后起身离开卧室。走出公寓,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响了许久,那端才接通,“你在哪里?”

    “我在西山墓园。”那端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

    “我过去找你。”薄慕年挂了电话,走进电梯下楼。

    一个小时后,他开车到达西山墓园,他来到半山腰,果然看见沈存希坐在宋依诺的墓碑前,他身旁有几个空的酒瓶,手里也正抱着一瓶。

    他走近,闻到他身上冲天的酒气,他在他面前蹲下,“小四,她不是宋依诺,至少现在的她不是。”

    沈存希醉意醺醺地望着他,他薄唇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他道:“我宁愿相信她们是同一个人,这样至少她还活着,而不是冷冰冰的躺在这里。”

    薄慕年席地坐下,他说:“小四,这只是她的衣冠冢,她连骨灰都没有留下一星半点。”

    沈存希瞳孔微缩,想到七年前的惨烈,他微微闭上眼睛。忽然,他猛地睁开眼睛,“老大,七年前,除了那条被熔得面目全非的骨头项链,我们并没有找到依诺的尸首,所以她有可能还活着。”

    “对,七年前,我们没有见到她的尸首,这就有两个可能,一是她真的被炸得粉身碎骨,二是她在爆炸前就已经被人带走,而这场爆炸,陪葬的37条性命,只是为了让我们以为,她真的死了。”

    “我懂了,我马上派人去调查。”沈存希腾一声站起来,瞬间变得生龙活虎。

    “还查什么?我记得你七年前拿着她的头发样本去做过DNA鉴定,只要你拿到贺雪生的头发,做个DNA对比,就能确定她是不是宋依诺。”眼下,他们最重要的事是确定贺雪生到底是不是宋依诺,她是的话,却不认得他们,那么只能说明她失忆了。

    “对,做DNA比对,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沈存希激动道,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想要确定贺雪生和依诺是不是同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薄慕年站起来,看着他的背影隐含忧色,就算确实贺雪生是宋依诺又能怎样呢?贺雪生失忆了,小四要追回她,恐怕也要经历一番艰难。

    两人下山,沈存希向薄慕年告别,他坐进车里,立即给严城打电话,问贺雪生的行程。贺东辰将贺雪生保护得很好,她的生活圈子也很简单,几乎从未出去应酬。

    所以大部分人只听说过她的名字,并未见过她长什么样,这也是她在桐城名声大噪了两年,却从未被人一睹芳容。

    贺雪生的行程不固定,除了每天到达办公室的时间,其他行程只有她的贴身女秘书清楚。严城并未打听到更多消息,沈存希问起时,他还觉得自己办事不力,支支吾吾道:“沈总,我们离开桐城太久,一时之间找不到人脉,再加上贺小姐的行程除了她的女秘书,在公司上下完全保密,所以还问不到贺小姐的行程。”

    沈存希蹙紧眉头,贺雪生的行程都如此保密,她在防什么?

    “我知道了。”沈存希挂了电话,紧眉的眉峰并未舒展开来,看来他想要接近贺雪生,并非易事。他驾车向市中心驶去,车子停在佰汇广场外面,他转头望着这栋新建的百货公司,外墙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是她的王国,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她也会一砖一瓦的建立起属于她的王国,一个他再也驻扎不进去的王国。

    银色的外墙像她那颗被包裹得严密的心,他竟有种错觉,她不会再给他开门,不管她是宋依诺也好,还是贺雪生也罢。

    他坐在车里,这一坐就是一下午,直到暮色降临,街边的路灯亮起来,他才发现自己竟坐在这里发了一下午的呆。

    他收回目光,刚发动车子,就看见一辆兰博基尼从斜后方驶过来,那是贺雪生的座驾,车牌号他记得。他立即驱车跟上去,开了一段路,他发现在兰博基尼后方,跟着一辆黑色轿车,距离离得不太远,车里坐着几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他眉峰微蹙,这辆黑色轿车一直跟着贺雪生的车,他们想干什么?绑架?

    这样一想,他心中一凛,到底什么人要绑架贺雪生?他顾不得细想,直接打转向灯,变道到那辆黑色轿车前,故意放慢车速。那辆黑色轿车见前路被挡,立即变换车道,沈存希察觉到对方的意图,也连忙变换车道。

    黑色轿车里的司机着急了,又变道回去,沈存希跟着变道回去,反正就是要挡住他们的去路。

    前方红绿灯,兰博基尼驶过去,信号灯变换,由绿转黄。沈存希突然加速驶过去,而黑色轿车则被红色信号灯拦在了路口。

    兰博基尼跑车里的对讲机响起来,“云队,我们被一辆车牌XX747的劳斯莱斯给别在路口了,对方几次挡我们的路,来意不明,你们要格外小心。”

    云嬗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贺雪生,她转头望着车后,果然看见一辆劳斯莱斯紧跟在后,夜色笼罩,她看不清楚车里的人长什么样子,她道:“我会注意,你们马上跟过来。”

    对讲机关闭,贺雪生转头看她,“出什么事了?”

    “有一辆劳斯莱斯把他们别在路口了。”云嬗道。

    贺雪生抬头望着后视镜,果然看见后面跟着一辆劳斯莱斯,能开得起这样豪车的人在桐城不多,她几乎已经猜到了是谁,她冷笑一声,“还真是阴魂不散!”

    云嬗来不及分辨她说的是谁,因为她只顾着看后视镜,没有注意到前面信号灯转变,前面的车已经开始减速慢行,她惊声叫道:“小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话音未落,兰博基尼撞上了前面一辆银白色的沃尔沃,还好她们的车速不开,贺雪生也紧急踩了刹车,但是还是造成了追尾。

    巨大的冲击令贺雪生的胸口撞上方向盘,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她晕了好一会儿,才晕过来,前面的司机已经下车,她连忙熄火,下车向那位司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追尾,我的责任,我赔!”

    司机见她的态度如此好,他也没多说,“我们先打电话报警,等交警处理了,再打电话报保险,你这是豪车,维修费很贵,这样保险公司能承担一部分的维修款。”

    “谢谢,谢谢,真是对不起!”贺雪生强忍着胸口的痛楚,吩咐云嬗打电话报警。云嬗见她脸色苍白,她担忧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先报警拍照。”贺雪生按着胸口,这种追尾事故,她是全责,其实不用报保险,维修费她出就行了,但是对方司机一片好意,她实在不好拒绝。

    沈存希将车停在路边,因为前面的追尾事故,这条道已经造成了拥堵。他开门下车,看见100米开外停着的黑色轿车双车门打开,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下车,纷纷朝贺雪生所在的方向跑来。

    他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们果然是冲着贺雪生去的。他来不及细想,身体已经做出反应,快步朝贺雪生跑去。

    贺雪生靠在车门上,耳边传来云嬗打电话报警的声音,现在虽然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但是车子拥堵在这里,还是很快就堵起了长龙,后面喇叭声震天,震耳欲聋。

    眼前忽然有黑影罩下,随即她的手腕被一只温热有力的大掌握住,耳边传来男人气息微急的声音,“这里很危险,快跟我走。”

    贺雪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拽着向马路上跑去。她抬头望着他的背影,很奇怪,明明七年未见,他的背影却在她脑海里如此清晰,以至于一眼就认出了他。

    身后传来云嬗的惊呼,她边跑边转过身去,朝云嬗摇了摇头,云嬗会意,没有追过去,却没有阻止保镖追过去。不管怎么说,沈存希对贺雪生都是危险人物,不得不防。

    沈存希握着贺雪生的手朝前跑,风声从耳边呼呼刮过,他时而回头看一眼远远追上来的保镖,时而垂眸看向身边安静跟着他跑的女人,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回到了七年前在美国,拉着她躲开跟踪他们的人。

    跑了一段路,贺雪生实在跑不动了,她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我们为什么要跑?我跑不动了。”

    “有人跟踪你你不知道吗?”沈存希也停下来,他除了头发有些凌乱以外,连气都没有喘一下,可见他平时身体有多好。

    贺雪生回过头去,看见远远追上来的保镖,她欲哭无泪,“那是……那是……”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存希打断,“他们追上来了,快跑!”

    说完,他再度握住她的手向前跑去。这次他不再是握着她的手腕,而是握着她的手,他温暖的掌心包裹着她,让她有片刻的恍惚。

    此刻的他如此温暖,为何七年前却对她那样残忍?

    两人跑了一段路,保镖已经被远远的甩在身后,但是对方明显不肯善罢甘休,锲而不舍的追着他们。沈存希边跑边注意贺雪生的情况,她穿着高跟鞋,跑了这一段路,体力已经严重透支,再这么跑下去也不是办法。

    前面路口的右手边有一条幽暗的巷子,他连忙拉着她跑进去,找了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藏好。

    不一会儿,那三个黑衣保镖跑过来,停在巷子前,没有再继续追,其中一人道:“糟糕了,追丢了,快通知云队。”

    另一人拿手机打电话,汇报情况。

    贺雪生气喘吁吁的靠着墙,扭头看着巷口的三名保镖,她收回目光,才发现她和沈存希面对面站着,两人贴得很近,近到彼此呼吸相缠,近到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急促的心跳声透过薄薄的衣料传来。

    他们靠得这样近,近得她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亲密。

    沈存希还没有发现他们的异样,他全神贯注的听着外面的动静,离得太远,他听不清那些人在说什么,只知道有人在打电话,像是在汇报情况。

    他们果然是冲着贺雪生而来,只是贺雪生向来低调,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些危险分子了?

    “你……”贺雪生感觉很不自在,想让他退开一些,刚开口,下一秒,她的嘴被对方捂住,耳边传来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别说话,他们还没走。”

    贺雪生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她想说他误会了,然而窜入鼻息的新鲜烟草味却让她闭上了嘴。她一说话,嘴唇必定摩挲着他的掌心,她并不想这样。

    不一会儿,那些黑衣保镖都走了,沈存希松了口气,他回过头来,薄唇不经意地擦过女人饱满的额头,然后他敏锐地察觉到怀里柔软的娇躯倏地变得僵硬。

    空气凝结,气氛有些暧昧。

    沈存希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幽暗的光线下,她的眼神几度变化,但是却没有一种是他想要看见的,陌生,完完全全的陌生,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抵触。

    贺雪生一把推开他,看他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形,她也没心思顾忌,只管强忍着拿衣服擦额头的冲动,她道:“既然人都走了,我应该也可以走了吧?”

    沈存希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定定地瞧着她,“那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你?我看他们开车跟了你一路。”

    贺雪生不耐烦道:“沈先生,你电影看多了吧,他们是我的保镖,见我被人拽走,他们不追,等着回去领赏啊。”

    沈存希一愣,俊脸微微泛起一抹红晕,他是真没想到那些人会是她的保镖,他抬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确实不知道他们是你的保镖,你刚才为什么不解释?”

    “你拽着我就跑,我有时间解释吗?”贺雪生翻了个白眼。

    沈存希怔怔地盯着她,她翻白眼的动作那样熟悉,他记得依诺以前也喜欢翻白眼,让他教训了几次,她就再也不翻白眼了。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翻白眼是会受到惩罚的?”

    贺雪生站直身体,冷漠地看着他,“会受什么惩罚?”

    “你再翻一次就知道了。”沈存希双手垂在身侧,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挖坑等她跳。

    贺雪生刚要翻白眼,突然想起什么,她硬生生地停下来,冷声道:“你叫我翻我就翻,我多没面子。”说完,她转身朝巷子外面走去,刚走了两步,她就感觉脚后跟传来尖锐的痛楚。

    应该是刚才奔跑的时候,被鞋后跟磨破了皮。刚才痛得麻木了,这会儿休息了一会儿,痛觉神经就恢复了。

    沈存希眸色深深地看着她,刚刚她明明就要翻白眼了,却突然停下,她想到什么了?他还来得及细想,就听到她的痛呼声,他回过神来,快步走到她面前,看她将脚从高跟鞋里拿出来,后脚跟已经血肉模糊,他顿时心疼,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向巷子外走去。

    贺雪生没料到他会突然抱起她,等她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抱着她走出一段距离,她看着远处掉在地上孤伶伶的一只高跟鞋,她急道:“喂,我的鞋子。”

    沈存希头也不回,“把你鞋磨破的鞋子不是好鞋子,不要也罢。”

    贺雪生气得不轻,“那是我最喜欢的鞋子,没有之一,会把我脚后跟磨破,也是因为你拉着我跑,快点放我下去。”

    沈存希脚步一停,终究还是抱着她走回去,捡起那只高跟鞋,然后抱着她走出巷子。等他们走远了,巷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他定定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薄唇微勾,俊脸上掠过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即转身朝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