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199章 他偷亲了她

    沈存希抱着她走了很长一段路,才看到前面有一家药房,他将她放在药房门口的长椅上,低声道:“你坐在这里等我,我去买药。你不要走开!”

    贺雪生仰头望着他,昏黄的路灯下,他的神情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惶惑,看着她的目光似乎在等她保证一样,她垂下眸,语气有些不耐烦,“我脚伤成这样,能去哪里?”

    沈存希突然笑了,他满意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柔顺的发丝从指缝间穿过,带出一种缠绵的味道。他目光定了定,这才转身往药房走。

    刚走了两步,他又停下,侧身望着她。似乎不放心一般,叮咛道:“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

    贺雪生转头看着他,他逆光而站,她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但是隐约感觉到他目光里的执着。那一瞬间,她竟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沈存希转身走进药房,在快要看不见她时,他心里突然有些慌乱,再度转头看她,见她好端端的坐在长椅上,他自嘲的笑了笑,怎么会这般患得患失?

    他去拿了伤药与创可贴,等他付了钱出来时,长椅上已经空空如也。手里的伤药与创可贴掉落在地上,他疾步奔出。站在空荡荡的长椅旁四处张望,却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他俊脸苍白,大掌缓缓捂住心口,那里亦是空洞得发疼。

    兰博基尼里,路灯的光线时而照射进来。明明暗暗间,女人脸上的神情多了几分莫测。云嬗时而偏头看她一眼,瞧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她道:“你看起来很不开心,他对你做了什么?”

    贺雪生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道:“好好开你的车。”

    “我听保镖说他拉着你跑了几条街,还以为他要拽着你私奔呢。”云嬗心情似乎很好,笑着调侃道。

    贺雪生翻了个白眼。翻到一半,忽然想起男人的话,她硬生生停住,思绪陷入回忆。她记得那年为了躲他,她去了美昕老家,他追过来,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她翻他白眼,后来被他拽进车里扒掉裤子,在她臀上结结实实的打了几下。

    她以为她已经忘了和他在一起的所有回忆,可经他一提,她才发现回忆是如此清晰,她甚至还记得他当时痛惜与恼怒的神情。可那又怎样?他负了她,在婚礼当天,他陷她入狱,让她从天堂掉进地狱。他设计惊天爆炸,原本是要斩草除根,没想到她逃了出去,他又派人追杀她,甚至不放过他们的孩子。

    他翻脸无情,现在又做出一副情深款款的样子给谁看?

    “你言情剧看多了,他以为他们是来绑架我的。”贺雪生神情冷淡。

    云嬗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飙出来了,“拜托,你还说我言情剧看多了,他言情剧看多了还差不多。绑架你,哈哈哈!”

    贺雪生瞧她夸张的样子,她无语半晌,“喂,你好好开车行不行,这车身都跟着你抖动起来了。”

    “好,好,好,我说他也太可爱了,其实我觉得他应该挺喜欢你的啊,快七年了,听说他一直没有再婚,这样的男人这世间还真是不好找。”云嬗敛了笑意,莫名感叹道。

    “你喜欢,那送你好了。”低贞纵巴。

    “别啊,就算我看得上他,人家也未必看得上我啊,感情这东西还是要靠缘分滴。”云嬗其实不太清楚贺雪生为什么这么恨沈存希,也许不止是她,就连先生和大少爷也不清楚。

    贺雪生把自己藏得太深了,不让人任何人触碰她的内心。

    贺雪生没有再搭话,静静的阖上眼睑。云嬗看了她一眼,轻轻一叹。自从沈存希出现以后,虽然她努力让自己不受他的影响,但是她还是受到影响了。

    毕竟是曾经最爱的人,她岂能做到真正的无情!

    翌日,贺雪生到办公室,办公室上放着一盒伤药,还有一个精美的盒子。她目光一怔,许久,她才伸手打开盒子。盒子里放着某知名运动品牌的运动鞋,舒适度堪称一流。

    她拿起鞋子,鞋码是她的,鞋子下面有一张纸条,她拿起来看,龙飞凤舞的字迹映入眼睑,比七年前多了些许沉稳与内敛,字里行间充满霸气。

    “小骗子,下次我绝不会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

    她冷冷一笑,将纸条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里。看了一眼秀美的运动鞋,她脚后跟隐隐作痛起来。她捧起鞋盒,一瘸一拐地走出办公室,扔进垃圾桶。

    云嬗在秘书处接听电话,见贺雪生扔了东西出来,又转身进了办公室,她连忙挂了电话,走到垃圾桶旁边,看见上面放着一双价值不菲的运动鞋,她刚要拿起来,就见楼下警务部的保安部长神色匆匆的走过来,她挑了挑眉,“出什么事了?”

    “贺总发脾气了。”保安部长小徐压低声音道,云嬗看了一眼那双名贵的运动鞋,差不多已经猜到贺雪生为什么会发脾气。

    “徐部长,自求多福吧。”云嬗说完,刚要开溜,小徐就叫住她,“贺总叫你一起进去。”

    云嬗抚着额头呻吟一声,只得跟着小徐一起走进办公室。

    像水晶宫一样的办公室,阳光洒落在每个角落,贺东辰一手为贺雪生打造的冰雪王国,两年前曾荣获建筑最佳创意奖。

    这里每半个月就会有城市蜘蛛人过来清洁打扫,务必做到纤尘不染。

    小徐和云嬗走进去,就看到贺雪生神色冷凝地坐在办公桌后,她目光凌厉的扫过两人,将手里的伤药扔在他们面前,冷声道:“说吧,这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办公室?”

    小徐和云嬗面面相觑,小徐道:“贺总,这盒伤药有什么问题吗?”

    “你问我有什么问题?”贺雪生怒气冲冲的站起来,“昨天是花,今天是伤药和鞋子,明天是什么?我的办公室里出现这些东西,你们安保部是干什么吃的?”

    “这个……”小徐只觉得冤枉,“贺总,这都是追求您的爱慕者送的,我们总不能拦着不让送。”

    “我的爱慕者?你的意思是他送我炸弹,你们也照单全收,放我办公室里来?”贺雪生怒不可遏道。

    小徐垂下目光,此时的贺总开了外挂,实在凶残得很,“我不是这个意思,东西送来前,我们都检查过了,没有危险才敢让他们送进来。”

    “没有危险?等你们发现危险都晚了。”贺雪生气得发抖,就连警局那样警备森严的地方,都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放炸弹,何况是她一个小小的办公室。

    小徐还要再说,被云嬗拉住,她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贺总,徐部长会注意的,您先消消气,我们马上加强安保部的管理。”

    贺雪生看了眼云嬗,也知道自己这顿火发得太过了,她挥了挥手,道:“下去吧,不要再让我看见我的办公室里出现我不想看见的东西。”

    小徐心里憋屈,但是谁让她是老板,只得答应彻查,然后出去了。

    云嬗站在办公桌前,见贺雪生疲惫地跌坐在椅子上,明显血气不足的样子,她道:“昨晚又没睡好?”

    “嗯,做了一晚的噩梦。”贺雪生点了点头,伸手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自见到沈存希后,她就没有一夜安眠的,每晚都做梦,最后都会在爆炸声中惊醒过来。

    “要不要去医院让医生给你开点宁神静气的药,你这样熬下去,就是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啊。”云嬗担心地看着她,故人重逢,就算不是喜悦的,也不会造成这样大的压力。

    “我没事。”贺雪生闭上眼睛,她低估了沈存希对她的影响力,他仅仅是站在她面前,就能让她心潮翻涌。

    云嬗看着她倔强的模样,心知说不通她,也没有再强行劝她去医院,她站了一会儿,道:“那我先出去了,你有事叫我。”

    “好。”

    云嬗回到秘书室,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贺东辰打了一通电话,汇报贺雪生的情况。贺东辰挂了电话,他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缓步走到落地窗前,心中焦虑不安。

    沈存希对雪生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他担心她迟早会扛不住。看来他是时候该出马了,去拜会一下沈存希。

    他转身走到办公桌旁,按下内线,他沉声吩咐道:“取消下午的行程,我要出去一趟。”

    “是。”

    ……

    金碧辉煌的总统套房内,沈存希身着白色衬衣与黑色西裤,衬衣下摆扎进西裤里,清俊中又带着浑然天成的儒雅,气质也更加沉稳内敛。

    他今年已经37岁了,岁月在他眼角刻下了深刻的痕迹,他已不再年轻,曾经错过的东西,他一定要找回来,绝不会放弃。

    严城敲门进来,看见他正拿着名贵的腕表往手腕上套,手腕上婉延着一道像蜈蚣虫一样丑陋的疤痕。即便时隔近七年,他有时候也会想起当初雪地里的情形,这个有着钢铁般意志的男人,竟也有那样脆弱无助的时刻。

    “沈总,我查到了,贺小姐是在五年前被贺大少贺东辰带回来桐城的,然后秘密安置,具体在哪里带回来的,除了贺东辰身边的亲信,无人知情。但是我可以肯定,贺雪生就是沈太。”

    “我知道她是。”沈存希的声音十分肯定,他为什么会如此肯定,还是因为昨晚贺雪生的态度,他说翻白眼会受到惩罚时,她本来还要翻白眼,但是却硬生生的停下了。

    她一定是想起了他曾经对她的惩罚,才会突然停住。

    还有她看他的眼神,装得再陌生,也掩饰不住眼底那抹强烈的恨意,她恨他。如果她真的不认识他,那抹恨意又从何而来?

    所以就算没有dna做对比,他也敢肯定,贺雪生就是宋依诺,甚至敢肯定,她并没有忘记他。

    她不是个擅长掩饰自己的人,他们每相处一刻,她露的马脚就越多。

    严城诧异地望着他,他已经扣上手表的暗扣,宽大精致的表带将那道丑陋的疤痕遮住,完全看不出来,“您已经知道了?”

    “嗯,昨晚我见到她了,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是还是让我看出破绽来。她是依诺,也没有失忆,她不认我,是因为她恨我。”沈存希落寞道,快七年了,她若是不恨他,早就去找他了,又怎么会以这种方式刻意出现在他面前。

    严城一听说沈太恨沈总,立即就激动了,“沈太为什么要恨您?当年您差点就随她而去了,您对她的感情日月可鉴,她不能这么没良心。”

    “严城!”沈存希目光含厉的扫向他,“不要再让我听见你说她一句不是!”

    严城自知失言,他连忙道歉,这些年他跟在他身边,岂会不知道他对沈太的情深意重?为了沈太,他拒绝接受任何女人的示爱,清心寡欲了快七年,这份情意,若他是沈太,都会感动得无以复加,怎么还恨得起来?

    他是为沈存希感到不值,如此情深的对待一个女人,到头来只换来了她的恨,这对他不公平!

    “沈总,那您接下来怎么办?”

    沈存希一怔,神情逐渐变得忧郁,良久,他方道:“她恨我,我就把自己送到她面前去,让她千刀万剐,只要能让她消除恨意,重新接纳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严城听着,怎么都听出一种凄凉的味道了。人们都说世界男儿多薄情,可是沈总偏偏就是那痴情中的典范,他真希望沈太能早点醒悟,原谅沈总,早日大团圆。

    沈存希拿起领带系上,他转身看见严城盯着他的背影发呆,他道:“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衣服有什么问题?”

    严城连忙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没什么问题,很完美,只是我有很久没有看到您穿白色衬衣了。”

    不是很久,是将近七年的时间没有看到了。

    沈存希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衣,自依诺“去世”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穿过白色衬衣,他还记得她说过,他是她见过穿白色衬衣最好看的男人。

    “是么?偶尔穿点亮一点的颜色,才不会让人觉得老气横秋。”沈存希在镜子前照了照,灯光下,鬓边的黑发里夹杂着银丝,闪烁着银光,他偏头看了看,剑眉沉了下来,他突然感到不自信了。

    七年,他已经老了,她却还是当初的模样,一点都没变,她会不会嫌弃这样的他?

    严城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消沉下来,刚要发问,就听他说:“严城,去预约最好的发廊,我要去做下头发。”

    “啊?”严城惊得瞪圆了眼睛,嘴巴张得能塞个鸭蛋,沈总要去发廊做头发,他向来是要到打理头发时,才肯去发廊。可他的头发,回国前不是才刚剪了吗?

    沈存希瞧他大惊小怪的样子,抬眼瞪他,“啊什么啊,快点去啊。”

    “哦,我马上去。”严城闭上嘴巴,还是忍不住多看了沈存希一眼,这才转身快步走出去,拿手机打电话,询问桐城现在最好的美发会所,然后预约了最顶级的发型师。

    严城预约好发廊,回去复命,沈存希穿上西装,站在镜子里照了照,除了眼角长了鱼尾纹,五官更深邃以外,好像没什么不妥,可为什么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见严城走过来,他说:“严城,你看看我这身,是不是哪里不对劲,衣服要不要重新再去买几套?”

    严城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难道不管多少岁,只要开始谈恋爱了就会变得跟孩子一样,开始注重自己的外貌了吗?

    “沈总,您这身衣服是今年意大利奢侈品牌的限量款,您总共穿的次数没有超过三次,您身上这条朱红色波点领带是今年的主打款,非常显年轻,您不用再、买、了……”严城接收到沈存希看过来的目光,最后三个字的音越来越低了。

    他好像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说老板显年轻。天哪,来道闪电劈了他吧。

    不是只有女人才介意自己的年龄,男人同样介意,尤其是一个还极度不自信的男人,说显年轻这话就是在挑衅他的权威。

    沈存希瞪着他的目光恨不得掐死他,“我很老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严城赔笑,实在很怕沈存希会发火。

    “那你什么意思?”沈存希不满极了,忍不住又照了照镜子,他真的很老吗?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沈总,预约的时间快到了,我先下去热车。”严城说完,连忙逃之夭夭,不敢留下来承受沈存希的雷霆之怒。

    沈存希瞪着他的背影,眼前浮现那道鲜活的身影,他不由得落寞下来。

    ……

    贺雪生开完会出来,下午没什么事,她想起自己有很久没有做养发护理了,她拿起包和车钥匙出门。云嬗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站起来,“雪生小姐,你要出门?”

    “嗯,去做养发护理,你也一起去吧,做完头发,顺便去做个肩颈护理。”贺雪生道,做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这是她后来领悟到的。

    云嬗看着手里的工作,“我手里还有工作没做完,我让保镖送你过去,等我把工作做完,我去接你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贺雪生摇头拒绝。

    “那不行,大少爷交代过。那你等我一下,我把东西装起来,你做头发,我做工作。”云嬗说着,拿来公文包将电脑装进去,不能带去的文件就锁起来,等晚上送贺雪生回家后,再回来加班处理。

    贺雪生看着她这样,她叹息道:“你身兼两职,应该给你加薪了。”

    “那我就谢过雪生小姐了。”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

    贺雪生看着她那副见钱眼开的样子,忍不住失笑摇头。云嬗装好东西,就跟着贺雪生下楼。她做养发护理的地方是桐城最好的美发会所,这里的消费很高,接待的客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

    以往贺雪生过来,会直接清场,今天她临时起意,倒没有摆这么大的排场,只是戴着墨镜与口罩,很低调的进了会所。

    她在这里开了个包房,长期供她使用。

    今天她到时,却意外地看见自己的包房被人占用,还是一个男人。她拧紧眉峰,瞪着那个躺在床上,有几分眼熟的男人,她冷笑道:“沈先生,真是无处不逢君啊。”

    她的声音里多了一抹咬牙切齿的味道,她的床她的房间,都被他霸占了。

    沈存希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他的领带早已经解开,衣襟上方解开两颗纽扣,方便将毛巾塞进衣领里,以免水溅起来打湿头发。他此刻头上还有白色泡沫,看起来,无端的多了几分性感与魅惑。

    他挑眉望着她,她这会儿过来,他倒真是意外。他来会所的时候,包房已经全满了,唯有这一间空着。会所老板不好得罪他,只说这是贺家小姐的长期包房,但是贺小姐今天并未预约来做头发护理,便让他暂用。

    哪知这么巧,偏偏贺雪生今天就到了。

    “有缘自会相逢,贺小姐觉得呢?”男人眉目间含着盈盈笑意,倒不似前几日见到那般忧郁,反而多了阳光与温暖。

    自从从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逃生出来后,她就有洁癖,贺雪生之所以将房间长期包下来,就是忍受不了别人躺过的床,她再躺上去。

    可现在她的床被他睡了,还睡得如此理所当然,真是气死她了。

    “谁跟你有缘?这是我的包房,请你出去!”贺雪生眉头拧得快打结了,他还真是阴魂不散,他回国才几天,她几乎天天都会和他碰面,她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派人跟踪她,或者在她身上安装了跟踪器。

    “贺小姐何必生这么大的气,生气容易变老了,还会长皱纹哦。”男人无视她难看的脸色,俊脸上依然含着笑。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纵使贺雪生心里有再大的怒气,也发泄不出来,她盯着他,道:“好,你不走我走!”

    她刚转身,手腕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握住,沈存希眸色沉沉地盯着她,“贺小姐看见我就走,莫非是怕我?”

    “呵!”贺雪生冷笑一声,“我怕你?我为什么怕你?”

    “说不定是怕我认出你来,贺小姐面对我时,也没有自信完全能够掩饰好自己的情绪吧。”沈存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见她俏脸上一闪而逝的慌张,他轻轻笑了。

    果然是没有失忆啊,他差点就被她骗了!

    贺雪生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她看着沈存希的眼睛,不避不闪,“我怕什么?我为什么要掩饰我的情绪?难道沈先生还不肯死心,还以为我是你的亡妻?”

    “既然如此,那贺小姐干嘛躲着我?”沈存希不气不恼,好整以暇的盯着她。

    贺雪生甩开他的手,径直走到对面的床边,脱了鞋子躺上去,“云嬗,叫平时给我护理的护发师过来给我护理。”

    云嬗看了一眼另一张床上坐着的沈存希,她连忙转身出去了。

    沈存希看着直挺挺躺在床上的贺雪生,心里并没有初战告捷的喜悦,她如此抵触他,厌恶他的存在,他要怎么才能改变她对他的观感?

    沈存希重新躺下来,护发师继续给他按摩头皮,他却偏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午夜梦回,她从未入过他的梦,却是因为她还活着。

    她还活着,他还能触碰到她,这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他都可以慢慢来。

    护发师瞧着他目光缱绻依恋地看着贺雪生,他低声道:“沈先生,麻烦您躺平,这样水会灌到您耳朵里。”

    沈存希充耳未闻,执着地盯着贺雪生,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比默默注视着她更重要了。

    贺雪生闭着眼睛,那两束灼热的视线却挥之不去,一直绞着在她身上。她忍不住想坐起来甩手走人,却又不肯认输,尤其是向他认输。

    她这一走,他会更加认为她心虚,所以就算是挺尸,她也得在这里挺着,不能如了他的意。

    空气凝结,气氛变得有些紧绷,好在云嬗很快就回来了,跟着她过来的还有一名女护发师,她走进来,开始给贺雪生护理。

    云嬗提着公文包,本来要跟进去,却被严城拦下了,“云小姐,这里空间太小,咱们还是去休息室等吧。”

    云嬗不放心让贺雪生与沈存希单独待在一起,她道:“没关系,我就在这里。”

    “那怎么好委屈了云小姐,走吧,我们沈总还想和贺小姐聊聊天,我们在这里岂不是两盏千瓦的电灯泡。”严城说着,拉着云嬗离开。

    男女力气的悬殊,纵使云嬗习武,一时也挣脱不开严城的钳制,被他拉着离开了包房。

    贺雪生身体紧绷的躺在床上,护发师将她的头发打湿,清洗了一次,开始按摩头皮。大概是她这几天都没有睡好的缘故,舒适的按摩让她逐渐放松身体,不一会儿,困意袭来,她慢慢沉入梦乡。

    这一觉,她睡得很沉,没有做噩梦。

    忽然,她感觉到唇上湿热,像是有湿润柔软的东西从唇瓣上舔过,她忽然惊醒过来。明晃晃的灯光照射过来,她有些无法适应这样强烈的光线。她眨了眨眼睛,思及沈存希就在旁边,她居然睡着了,她腾一声坐起来,扭头急急看去,那里却空荡荡的。

    她目光一顿,心里莫名失落起来。

    女护发师瞧她盯着隔壁的床失神,她低声道:“贺小姐?”

    贺雪生回过神来,红唇上有点发烫,她伸出舌尖舔了舔,尝到一股青柠与新鲜烟草的味道,她抬手抹了抹唇,问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见贺小姐睡得沉,没忍心打扰。”女护发师道。

    贺雪生再次怔住,沈存希还不敢肯定她就是宋依诺,他必定不会轻薄她。可是她唇上的青柠与新鲜烟草的味道是哪里来的?

    她真是大意,怎么能在敌人面前睡着了?

    她急急起身穿上鞋子,这屋子里满是男人留下的清冽男性气息,存在感十足,她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会窒息。她拉开房门,快步走出去,看见云嬗站在门边,她道:“沈存希什么时候走的?”

    “走了好一阵子了,你不知道吗?”云嬗诧异地看着她,以她对沈存希的恨意,沈存希在她身边,她必定时刻警惕着,怎么会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贺雪生抚着额头,难道真的是她的错觉?

    “雪生小姐,你怎么样了,你脸色很不好。”云嬗担忧的问道。

    贺雪生摆了摆手,“我没事,走吧。”

    接下来她本来要去做肩颈护理,这下也没心情再去了,直接打道回府。

    ……

    沈存希离开美发会所,坐进劳斯莱斯幻影里,他食指指腹轻抚着唇瓣,俊脸上浮现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她的红唇柔软得不可思议,要不是看她快醒了,他真舍不得放开她。

    严城抬头看向后视镜,看到沈存希那一脸的春心荡漾的表情,总觉得他刚才在包房里肯定干了什么好事,他清咳了一声,道:“沈总,贺东辰打来电话,希望晚上能够与您共进晚餐。”

    沈存希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背影,贺东辰这么快找上他,他倒是很意外,看来他不用再做什么dna比对,贺雪生绝对是宋依诺,否则贺东辰怎么会这么紧张。

    “你答复他,今晚我没空,明晚会亲自过府登门造访。”沈存希手指轻轻摩挲着衣角,贺雪生是依诺,那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依诺会被贺东辰带回贺家?

    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当年警局爆炸,只是一个障眼法,赔上36条人命,那人的目的只是为了带走依诺。可又是谁带走了依诺,会是贺家人吗?

    严城有些诧异,“沈总,为什么今晚不去?”

    “让他着急呗!”沈存希淡淡一笑,语气里竟有着幼稚的味道。

    “……”严城无语望天,过去的沈总好像真的回来了,否则他怎么有心情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严城,把派出去的人都收回来,着重调查七年前那场爆炸案,我要知道当初是谁带走了依诺,带走她的目的是什么,并且她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性情大变?”沈存希收了玩笑的神情,一本正经的吩咐。

    七年前,他们被那场爆炸案遮住了眼睛,以为宋依诺绝不会生还,根本没想到这是要带走她的障眼法。如果那时候他便发现了不对劲,他们也不会错过七年。

    “是,沈总。”严城领命。

    “还有,把酒店套房退了,从今天开始,我搬回依苑住。”知道依诺还活着,他就没有理由再住在外面,害怕触景伤情。

    “好,兰姨知道您要回去住,肯定高兴坏了。”严城高兴道,兰姨知道沈总回国,却过家门而不入,心里非常伤心,这下肯定高兴死了。

    沈存希扭头看向窗外,窗户上倒映着他刚打理的新发型,头发焗了油,又让人将白头发拨了一些,看起来年轻了许多,真是岁月催人老,不得不惆怅啊。

    严城见他不搭话,他犹豫了一下,又道:“沈总,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您说。”

    “既然犹豫,那就是我不想听到的,那就别说了。”沈存希收回视线,冷淡道。

    严城抬头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壮着胆子道:“医院打来电话,六小姐有清醒的痕迹,希望您能去医院看看她。”

    提到连清雨,沈存希浑身的气场都变得肃杀,车厢里的空气更是凝结。当年连清雨从楼梯上滚下来,除了那个目击证人,其余两个当事人一死一昏迷,就连监控录像都被人替换了,无人得知当年真相到底是怎样。

    但是有一点就是,连清雨绝对不是无辜的。

    宋依诺“死”后,沈存希将所有怨气都迁怒到连清雨身上,再也没去看她一眼。就连她变成植物人,一直躺在病床上昏睡不醒,都没能改变他对她的怨恨。

    沈存希冷笑一声,“她醒得倒是及时。”

    严城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沈存希怨恨连清雨那是当然的,婚礼当场变葬礼,因为他的迟疑,他痛失所爱,纵使他心里再对连清雨有愧,也无法抵消他心里对她的恨意。

    沈存希没有说去看,也没有说不去看,严城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继续向依苑开去。

    过了许久,才听到身后传来低低的声音,“去医院。”

    医院高级病房外面,沈存希站在病房门前,透过房门上的玻璃窗,他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女人,将近七年的时间,她一直躺在病床上,靠营养液维持生命,整个人枯瘦如柴。

    七年来,他没有踏入国门,自然也没有再回来看她。对她,他是怒极生恨,一辈子都不想原谅她。可是此时看见她躺在病床上,心里又觉得内疚。

    他很想问问她,当年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要陷依诺于不义?

    他在病房门口站了许久,终究没有进去,他转身离开。他刚离开,躺在床上的连清雨似乎有所感应,小手指动了动,很快又恢复平静。

    ……

    沈存希回到依苑,最开心的莫过于兰姨,她激动得潸然泪下,握住沈存希的手,感动道:“先生,您可算是回来了。”

    “兰姨,这几年辛苦您帮我看家了。”沈存希站在花园里,回到这里,恍如隔世。若不是依诺还活着,只怕他再也不会踏进这里。

    兰姨激动得直摇头,“不辛苦不辛苦,托了先生的福,我才有这样的大房子住。先生,外面起风了,进去吧。”

    沈存希收回手,转身走进别墅,走进玄关,玄关处摆着两双拖鞋,一男一女的,正是他和依诺的拖鞋,与六年前一模一样,好像他从未离开过。

    他呼吸哽住,默默脱了鞋子换上拖鞋,走进客厅。客厅里的摆设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就连客厅角落里那个婴儿的摇摇车,都还摆放在同一个位置上。

    他还记得,刚失去依诺那会儿,他整夜整夜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是爆炸,冲天的火光将所有的一切都烧成灰烬,可是依诺从不入他的梦,哪怕是恨他,也不曾入他的梦。

    因为睡眠不好,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病倒了。这一病如山倒,他一直缠绵病榻,始终不见好,意志力也逐渐消沉,连医生都束手无策,只道心病还要心药医。

    心药,他的心药要上哪里去找?

    当时薄慕年来骂他,劝他不要为了一个女人一撅不振,可是他怎么会明白,那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他的命。

    郭玉、岳京、毕云涛都来劝他,无人能说动他,他已经心如死灰,恨不得立即终结了自己的性命随依诺去了。

    那时候兰姨看着他日益消沉,背地里偷偷抹眼泪,直到有一天早上,兰姨去买菜回来,抱回了一个男婴,据说不知道是谁生下来,扔在依苑门口,被兰姨抱了回来。

    男婴一直在哭,哭得小脸红通通的,上气不接下气。

    很奇怪的是,当兰姨把他放在他身边,他居然不哭了,好奇地看着他,还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那一瞬间,他抱起孩子,看着他与依诺有几分相似的眉眼,他止不住的痛哭失声。

    家里有了孩子,他的病竟奇迹般的好转,精神也越来越好,他病了整整九个月,终于肯接受依诺已经离开人世离开他的事实。

    兰姨看着蹲在婴儿摇摇车旁边的高大男人,她忍不住抹眼泪,先生终于回来了,“先生,怎么没把小少爷带回来,我有六年没看到他了,他该是长成大小伙了。”

    “嗯,长高了,快到我腰这里了,这次回来没打算待多久,就没带他一起。等这边稳定了,过段时间再接他回来。”这几年,有孩子与他相依为命,他才度过了慢长无期的时间。

    “他走的时候,才这么一点高,这一恍眼,都长那么高了。”兰姨伸手比划着,当年她把孩子抱回来,孩子看见先生就不哭了,她就知道他们有父子缘分。

    沈存希站起身来,冲兰姨笑了笑,道:“是啊,这日子过着过着,转眼就六年了。”

    兰姨听着心酸,见他望着客厅里的婚纱照。当年沈存希意志消沉,她怕他看见婚纱照触景伤情,更难忘记夫人,就自作主张把婚纱照拆了下来。

    结果被他看见了,他发了好一顿脾气,命令她把婚纱照挂回去。她拗不过他的坚持,只好挂了回去。这一挂就是六年,他带着孩子移居法国后,她也没有再拆下来。

    留着偶尔看看,就当是一个念想。总有一天,他们都会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