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05章 家珍离婚了

    薄慕年心肝脾肺全都着了火,这把火烧得他坐立难安,恨不得一口喷出去,又找不到发泄的源头,就那样顶在肺里,难过得要命。

    小四想要做什么。他大概已经猜到了,可他把自己关进去,关在那个魔窖里,让他怎么能心安?

    私人律师瞧他这副骇人的模样,早已经吓得噤了声,恨不得将自己隐形,不在此处才好。薄慕年横了他一眼,几乎是看他碍眼一般,他低吼道:“出去!”

    私人律师此刻恨不得自己肩膀上长了两根翅膀,迅速消失在他面前。当他跌跌撞撞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时,正好看到韩美昕抱着文件从前面走过。

    他心里想着。薄总心里这把郁火要是不发泄出来,他们这日子就难过了,他连忙迎上去,毫不迟疑的将韩美昕推入火坑,“韩律师,韩律师……”

    韩美昕与这位德高望重的私人律师有过照面,三年前她打离婚官司,就是败诉在这位手里,所以每次看见他,她都恨得咬牙切齿。

    要不是因为他,她现在怎么可能上上下下卡在这个位置上。尴尬不说,想找第二春都没地方找。

    而她之所以还在薄氏当这个法律顾问,也是被逼无奈。近年来经济萧条,事务所的业务更难拓展,薄氏的法律顾问薪水高,又不累,每周来坐两次班,解决一下薄氏员工关于婚姻方面的困惑。

    她是不想看见薄慕年,不代表薄慕年不想看见她,也许在他心里,折磨着她,他心里才暗爽吧。

    韩美昕眼尾一挑,大抵生了孩子,那眉梢眼角的风情展露无遗。竟让私人律师有些恍惚,眼前的薄太,好像一个人,像谁呢?他一时也对不上号。

    “闵律。今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韩美昕笑盈盈地看着面前四十上下的男人,穿着一身深蓝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想到自己曾败他手下,丢了三年自由,她就牙根痒。

    闵律师整了整领带,再也没有刚才从办公室里逃出来的狼狈,他走过去,悄声道:“你听说了吗?沈氏集团的沈总因为涉嫌杀人被关起来了。”

    “听说了呀。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韩美昕穿着黑色V领长袖上衣,下面一条黑白竖纹阔腿裤,腰间系着一个大蝴蝶结,收腰设计,时尚又摩登,脚上踩着一双高跟鞋,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一颦一笑都透着灵气。

    闵律师想,难怪薄总不愿意放手,这样一个俏人儿,若是……,打住打住,他不敢胡思乱想,也不敢肖想薄总的女人,他指了指办公室,道:“薄总这会儿在里面发着脾气呢。”

    “为什么?”韩美昕转了头看向紧闭的沉黑办公室门,沈存希只是涉嫌而已,又没有定罪,再说沈氏和薄氏的律师团怎么可能会让他定罪?

    就是关两天,意思意思,给舆论一个交待,明天就能保释出来了。

    “据说这与六年多前沈太被炸死有关,多的我也不清楚。”闵律师当年接手办理沈太的保释手续,所有手续都办齐了,就等把人接出来,结果炸死了。

    他是薄慕年的私人律师,即便薄慕年什么也没说,他也知道,薄慕年被迫与韩美昕分居,甚至闹到打离婚官司的地步,都是因为沈太,所以他清楚韩美昕的死穴在哪里,只要提到沈太,她肯定要进去问问的。

    韩美昕果然上钩了,只要事关宋依诺,她无法淡定。至少她想知道六年前那场爆炸是怎么回事?依诺怎么会逃出来,这些年又去了哪里?

    “闵律,有空再聊!”韩美昕说完,心急火燎的往薄慕年的办公室冲去。闵律师站在她身后,看见她一头扎进了那黑洞洞的深渊里,他嘴边掠过一抹得逞的奸笑。

    有薄太在,明天他可算能够安心的来上班了。他转身离开,走了两步,他又停下来,回头望着开了又合的办公室门,他想起来了,薄太像沈总,那一挑眉一勾唇的动作,简直像到骨子里了,可他们怎么就没有发现?

    闵律师摇头晃脑的走了。

    韩美昕急得甚至门都没有敲,就直接开门闯了进去,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背影像一把弓,绷得笔直。听到身后的声响,他低吼道:“滚出去!”

    韩美昕握住门把的手僵住,她望着他的背影没有退缩,六年多年,她的朋友身陷囹圄,她是律师,着急周旋,最终还是没能将她从那地方捞出来。甚至因为一步之差,彻底失去了她。

    此刻薄慕年心里的焦躁又何尝会比她少?

    同是朋友,他们同是重情重义之人,又如何能安然的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只怕他现在恨不得立即将沈存希从那鬼地方捞出来。

    她松开门把,门轻轻合上了,咔嚓了一声,像是惊扰了某种平衡。薄慕年倏地转过身来瞪她,没料到会是她,他眼中血红的怒意还来不及收,微张的薄唇却僵住,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愣愣地盯着她。

    韩美昕缓步走到他面前,薄慕年眼底的红色越来越汹涌,隐约间还有那么一抹脆弱,让人揪心。韩美昕仰头望着他,小手伸过去,轻轻捉住他西装的衣角,这一瞬间,她感同身受,“别担心,他不会有事!”

    薄慕年心头困住的那头猛兽,因为她这句话而变得异常温顺,他眼中的红色慢慢褪去,他哑声道:“六年前,你也是这样着急与心疼,是吗?”

    是着急,也是心疼。

    那样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地方?寻常人一辈子都不会待的地方,是地狱。而在她大婚的当晚,她不是在自己的新房里,不是坐在喜床上等着良人归来,而是在那样阴森幽暗的地方,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

    沈存希他永远不会懂,他默许警察带走依诺时,都带走了什么,带走的是她对他的信任,带走的是她对他的爱恋。

    “是,我心疼那个傻瓜,新婚第一天,就被最爱的人抛弃,心疼她要在那样的地方,待到天明,待到我们去救她。可是我没来得及,没来得及将她从那样黑暗并且肮脏的地方救出来。”韩美昕的声音自责且脆弱,怎么能这样,怎么会这样?

    薄慕年伸手轻轻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她,抱住她,再也不撒手。

    他现在理解了,为什么这六年多来,她不肯原谅他,不是迁怒,不是连坐。他喉咙口像是堵着一块烧红的炭,他张了张嘴,哑声道:“美昕,去见她吧,他不肯出来,是在等她。”

    易地而处,他会明白,他当年错过了什么,错得有多离谱!

    很奇怪,这几个她和他字,美昕竟然听明白了,要她的意思,沈存希把牢底坐穿了,都无法弥补他当年的过错。

    他们错过将近七年的时间,而这七年里,足够将一个女人的心从软变硬,从热变凉。

    可是她不忍心拒绝他,她听见自己低低道:“好!”

    ……

    去见贺雪生,她没有把握见到,就像她依然不肯承认自己是宋依诺一样,她也不会关心沈存希的死活。但是为了薄慕年,她要去试试。

    他们都是可怜人,因为友情而变得可怜的可怜虫。

    让韩美昕意外的是,她打电话给贺雪生,贺雪生接了。她说明来意要见她,她也答应见她,只是天色太晚,家人担心,只得劳烦她跑一趟贺宅。

    她忙不迭的说不麻烦不麻烦,心里却为两人如此的客套而感到心凉。她们的友谊,是自己喝得烂醉如泥,半夜三更让她来接,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如今却变得如此客气!

    她开车去了贺宅,贺宅森严的铜门缓缓为她开启,车灯探照进去,别墅前站着一道纤细的人影,她看着那道身影,竟有些怔愣,那一晃神间,差点撞上贺宅里的喷泉。

    她回过神来,惊得后背起了一层冷汗,她将车停在车位上,下车时脚步还有些虚软。

    贺雪生快步走过来,亦是受惊不小,她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韩美昕摆了摆手,贺雪生打量了她一下,确定她真的没事,她才道:“韩小姐,这边请!”

    贺宅十分气派,有着几十年的历史,巍然的伫立在夜色中,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错觉。她跟在贺雪生身后进了贺宅,贺雪生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放在她面前,拖鞋是崭新的,上面还有一只兔斯基。

    韩美昕换了拖鞋,走进客厅,贺雪生示意她坐,然后转身去倒茶。她一举手一投足,都十分讲究,这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虽然长得和依诺一模一样,但是却像是换了个灵魂。

    韩美昕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她的来意了。

    她想,也许是他们太自私了,总想拉着她回到过去,回到那沉沉的痛苦中。其实现在的她过得很好,她听说她的养父与义兄对她百般宠溺,她应该过得极好,这样就足够了。

    至于那些旧人,就罢了。不相认就不相认吧,重新做朋友也不是不可的。

    她想要的,不正是她过得好吗?

    贺雪生将茶杯捧到她面前,看她盯着虚空发呆,她有些担心她。刚才她开车进来,差点撞到喷泉,直到现在,她的手心都还轻颤着,害怕她真的撞上去了,若是出了什么事,她怎么向小周周交代?

    “你…有心事?”贺雪生在她对面坐下,迟疑的问道。

    韩美昕回过神来,她摇了摇头,捧着茶杯喝了口茶,茶水很烫,从舌尖一直烫进胃里,舌头木木的,心里也钝钝的,她打量着贺宅金碧辉煌的内景。

    贺家人一向低调,原因是贺峰是大法官,他出身商贾,作派清廉,再加上贺家人对外低调,这些年来,倒也没有人敢往他身上泼脏水。

    贺家大宅的内景,从未在大众面前曝光过,托了贺雪生的福,她这也是第一次踏进这里来。

    “雪生,你幸福吗?”韩美昕的目光移回到贺雪生脸上,她突然发问,贺雪生也怔住了。

    她慌慌张张跑来见她,就只是为了问她这个问题吗?这简直太奇怪了。贺雪生点了点头,“嗯,我很幸福,你呢?”

    韩美昕将茶杯放回茶几上,她笑着道:“在失去依诺的这六年多里,我没有幸福过,但是现在,我会努力让自己幸福,今晚,我叨扰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小周周在家等我。”

    说着,她站起来。

    贺雪生也跟着她站起来,她直觉韩美昕有心事,要不然她不会这么远跑过来,只为喝一杯茶问她一句话,她刚才进别墅前,是有满腔的话要说,为什么又全部咽回去了?

    “韩小姐,什么时候有空……带小周周来见见我吧。”贺雪生说完,见韩美昕盯着她,她连忙道:“如果你觉得唐突,那就算了。”

    “不会,我们再约时间。”韩美昕摇头道,“我想小周周也很想见到你。”

    “谢谢。”贺雪生低声道,她也有个女儿,如果还活着的话,只比小周周小几天。想到这里,贺雪生眼里布满了哀伤,她说:“我送你出去。”

    “好。”韩美昕来了,坐了不到十分钟,又匆匆的走了。贺雪生送她到车旁,她拉开车门准备上车时,转身看着她,欲言又止。

    贺雪生以为她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她什么也没有说,弯腰坐进车里,开车离去。

    她站在喷泉池旁边,看着苍茫的夜色里,那辆紫色MINI已经消失,她却没有回屋,直到肩上一暖,她转过身去,看到贺东辰站在她身边,问她,“她来找你?”

    “嗯。”贺雪生点了点头。

    “她说了什么?”贺东辰垂眸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夜色化在她的瞳仁里,她的神色多了几分浓得化不开的忧愁。

    “她什么也没说,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她来找我,多多少少肯定是因为沈存希的事,但是她就问了我一个问题,就走了。”她们五年的朋友不是当假的,韩美昕欲言又止,恐怕是不想破坏她现在的宁静生活。

    一旦她和沈存希牵扯在一起,那么她就再也回不到现在。

    可是她不知道,她和沈存希从来就没有两清过。

    “她问了什么问题?”贺东辰问。

    “她问我幸福吗?”

    “那你幸福吗?”贺东辰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其实不用问,他就已经知道答案。他伸手揽着她的肩,带着她往别墅里走去,“外面起风了,你身子弱,别着凉了。”

    “哥哥,我想去警局看他。”韩美昕未尽的话,说的应该就是这个吧,她希望她能去看看沈存希。

    贺东辰揽着她的胳膊一僵,没有问为什么,他道:“什么时候去,我派人去打点。”

    “现在!”

    ……

    贺东辰送贺雪生去的警局,贺雪生对这个地方没有半分好感,六年前的噩梦犹在眼前,让她感到窒息。贺东辰停好车,偏头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她,他眸含担忧。

    这几年来,她在桐城,但是一看到警车,一听到警报声,她就会害怕。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掌心的小手冰凉,他凝着她苍白的脸色,低声道:“需要我陪你一起进去吗?”

    “不用,我进去就好。”贺雪生伸手拿起墨镜带上,然后推开门,欲下车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被紧紧攥在贺东辰手里,她被迫转过身来,露齿一笑,“哥哥,别担心我,我很快就出来。”

    贺东辰眸色沉沉地盯着她,她的眼睛被墨镜挡住,他分辩不出她的神色,须臾,他松开了手,低低道:“最多半个小时,你不出来,我进来带你走。”

    “好!”贺雪生下了车,关上车门,向警局大门走进去。

    一路畅行无阻的来到牢房,铁灰色的牢门,根根铁杆密密匝匝。贺雪生跟在狱警身后,走进这个阴森的地方,她心有余悸,仿佛回到六年多年,她被人推进这里的情形。

    她脸色越来越白,有种夺路而逃的冲动,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不能逃,这里是她的战场,在这里结束的,也应该在这里开始。

    他们很快来到关押沈存希的牢房前,狱警拿钥匙开锁,钥匙打在铁门上的声音格外清脆,让人心生寒凉。牢房里沈存希背对他们而站,并没有因为身后传来的声响而转过身来。

    铁门打开,狱警道:“沈先生,有人来看你。”

    沈存希背影僵直,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紧握成拳,刚才他就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此刻不用转身,他都知道是谁来看他了,还能有谁呢?

    贺雪生走进去,铁门在身后关上,她心慌气短,直觉转身扣住铁门,可是看到狱警冷冰冰的眼神,她逼迫自己镇定下来。如果她连这个地方都克服不了,怎么克服去见面前的男人,甚至是克服接下来要做的事产生的心理压力。

    她转过身去,盯着那道昂藏的背影,没有出声。

    那年冬天,他们结婚那天,满天的雪花不停下不停下,她被警察带走时,雪花融进她眼里,却没有化成热泪,而是一直冷进了她的心里。

    她知道他一路追着警车而来,知道他在警局外面徘徊不去,知道他想见她。可是在他放开她的手那刹那,她便坠入无底深渊。

    两人都没有出声,像是在比耐力一般。

    最终,还是沈存希克制不住了,他倏地转过身来,看到眼前那个梦寐以求的俏人儿,他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他终于等到她来了,她还是来了。

    他整个人都因激动而轻颤起来,可他看不到她的眼睛,不知道她的大半张脸都被墨镜挡住,让他无法看清楚她的表情。可是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却是那样强烈。

    贺雪生站在原地,目光清泠泠地盯着他,握住手拿包的手紧了紧,她清冷开腔,“沈先生,待在监狱里的滋味怎么样?”

    沈存希心下微凉,他盯着她的唇角,那里微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他凤眸微眯,缓步朝她走去,嗓音低哑,“不好,不舒服!”

    他都这样不舒服,六年前的她,在新婚之夜被关进这里来,她又该是怎样的绝望,更何况是被他亲手推开的,他无法想象她当时的心境,此刻却终于能够承受她的恨。

    是的,当初他考虑那么多,却唯独没有考虑到她的心情。

    他站在她面前,目光紧紧锁住她,哪怕已经过了六年多,此刻看到她,他心里也只剩下心疼,他抬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对不起,依诺。”

    贺雪生眼眶发烫,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有了墨镜的阻挡,她不怕他会看穿她的心思,她蔑冷道:“这话你应该对你死去的妻子说,不过就算你自虐,把自己关在这里,你也永远无法弥补当初对她的伤害。”

    “依诺,要我怎样做,你才肯承认,你就是宋依诺?”沈存希看不到她的眼睛,他心慌,他抬手,猝不及防地摘走她的墨镜,她眼神清冷,没有一丝温度。

    贺雪生摇了摇头,“六年前,宋依诺已经葬身在这里,是你亲手放弃的,你何必还要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是为了让你的良心好过一点吗?”

    “依诺,我知道你没死,爆炸那晚你被贺东辰带走了,他把你藏起来了,藏了这么多年。我也知道你恨我,没关系,只要你肯待在我身边,你想怎么恨我都没有关系。”沈存希双手握住她的肩膀,他不想再假装她是贺雪生,她明明就是他的依诺,这样的假装太痛苦。

    贺雪生心头一阵愠怒,他还敢说她被贺东辰带走了,她明明是……,她双手握住他的手腕,想要将他的手从肩膀上拉下来,可他的大掌像铁钳一般,钳制着她的肩膀,她冷冷地看着他,“恨?沈存希,你错了,她对你不是恨,是厌弃,是憎恶!”

    恨,是因为爱才会恨着,可她不恨他,不是恨!

    沈存希凤眸里突然亮了一下,像是蜡烛燃到最后,爆出最明亮的火花,然后彻底归于黑寂。他目光黑唆唆地盯着她,那乌沉沉的模样,让贺雪生突然心慌起来。

    她不由自主的抿了下唇。

    沈存希看着她下意识的小动作,那小小的舌尖儿,润着红莹莹的唇,还有那双妩媚的丹凤眼,他心中忽生一种渴望,想要靠近她,想要品尝她的滋味,想要驱散心里浓重的悲哀。

    他这样想着,便也这样做了。

    他的忽然靠近,令她的手立即扶住了铁门,身后发出清脆的响声。他像是怕她夺门而逃似的,大手伸过来,一下子按住了她的手。

    她掌心里是冰凉的,手背却被那厚实的大掌牢牢擒住,手背滚烫。那股寒凉之气两相抵消,只剩下无端的燥热。

    她下意识躲开,他的身子已经欺过来,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很近很近,一手扶在她的脸颊上,他有些干燥皲裂的唇一下子印在了她的唇上,慢慢的,啃咬着她的唇。

    像是有烟花在脑子里炸开,贺雪生一时竟忘了挣扎,唇上被他的唇磨得生疼,慢慢的,又被彼此的唇齿间的湿润,给软化。

    他伸手将她脑后的发带解下,黑色长发如瀑布倾泄下来,他着了迷般,手指插进她的发间,长长的发,松软滑腻,带着她的味道,将他吞没。

    他的气息开始粗重,身体上前一步,将她紧紧抵压在铁门上,她的人在他的怀里,这就足够了,那一切的抵触与憎恶,都不重要了。

    “不……”她困难地吐出这个字,又被他封住了唇,连同她的呼吸,都被他凶猛地动作吞没,她的抗拒越来越明显,头脑也越来越清醒。她的手指狠狠掐着他的手臂。

    不可以,怎么可以?

    她还恨着他,憎恶着他,厌弃着他,怎么可以?

    她终于狠下心来,咬了他的唇,他吃痛,闷闷的哼了一声,可是,却没有丝毫要放弃的意思,深深的,深深的亲吻着她,一寸一寸的呼吸,一寸一寸的甜美,都要夺走。

    她彻底慌了,她不该来这里,不该激怒他,在他面前,她从来就是弱者。

    远处,有军靴踩在地砖上的声音传来,她忽然屈膝,一下顶在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沈存希太过沉迷她熟悉且美好的味道,一时没有留神,疼得弯下了腰。

    身后的铁门被狱警打开,贺雪生像受惊的兔子,一下子跳出了牢房,逃也似的跑远了。

    沈存希捂着下身,疼得额上泛起细密的汗珠,听到她迅疾走远的脚步声,他咬牙切齿道:“依诺,你敢走!”

    ……

    贺雪生跑出警局,看到停在警局外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她慌乱的心才定下来,眼中蓄积的泪骤然落下,她飞快跑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

    贺东辰偏头看着她,她束在脑后的马尾已经被拆散,唇瓣红肿,像是刚刚被蹂躏过,他不用想,也知道她刚刚经历了什么,沈存希那个混蛋,他居然敢!!

    贺东辰推开车门就要下车,身体却一动不动的保持着那个姿势,因为他的衣角被拽住,让他动弹不得,“哥哥,我累了,我想回家!”

    “我去教训他!”染着薄怒地声音像是从唇齿间迸出来的,一字一字泛着冷光。

    贺雪生摇了摇头,不想更难堪,她低声道:“我想回家,送我回家,哥哥。”

    贺东辰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小手又捏又掐,他难受极了,想为她出头,又不想让她难堪,他咬紧牙关,盯着警局方向的眼神透着杀气,最终,他还是妥协了,关上车门,他默不作声的发动车子,倒车驶离。

    车子驶入贺宅,慢慢停进车位,贺东辰熄了火,两人都没有动,谁也没有先下车。贺东辰转头看着她,大手伸过去,轻轻攥住她微凉的小手,那抹凉意似乎随着身上的血管,浸入他四肢百骸,他低声道:“雪生,什么都不要想,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天亮了,一切都会过去。”

    “哥哥,我是不是很没出息?”贺雪生茫然地看着苍茫的夜色,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贺东辰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又拍了一下,“傻瓜,想什么呢?没出息还能让佰汇广场的业绩做得这么出色,雪生,你比很多男人都有出息。”

    “我不是说这个。”贺雪生慢慢回过神来,盯着他,她不是想说这个,那她又想说什么呢?

    看到沈存希身陷囹圄,她心里是痛快的,可是当他吻上她那一刹那,她的心尖像是塞了一个虫子进去,细细密密的咬着,说不清是疼,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贺东辰看着她,心里开始担忧,他忽然道:“雪生,听哥哥的话,去相亲吧,哥哥亲自把关。”

    去相亲吧,等心找到了安放处,就不会再这样空空荡荡的难受。贺雪生明白贺东辰的意思,她点了点头,“好,我都听哥哥的。”

    翌日,沈存希涉嫌杀人的丑闻一经媒体大肆报道,沈氏集团的股票果然开盘爆跌,直线飘绿。这是意想中的事,贺雪生看着那一排排绿色的数字,并没有感到意外。

    她抬头问云嬗,“现在是时候接手沈氏抛售的股份吗?”

    “再等等吧,我们没有动静,别的人也有动静。”云嬗分析道,在桐城,想看沈存希死的人,很多,不止他们。

    贺雪生闻言,看了一眼跌幅,现在进去,确实不划算。等,她已经等了六年了,不愁这一两天。

    云嬗看着她有些憔悴的模样,她低声道:“雪生小姐,大少爷给你安排了相亲,今晚六点,在希塔的旋转餐厅。”

    希塔两个字落入她耳里,激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浪,她顿了一下,伸手翻文件时,她不动声色道:“我知道了,我会准时过去。”

    云嬗又看了她一眼,总觉得她今天怪怪的,沈存希被拘留,她没有多高兴,沈氏股票直线飘绿,她也提不起精神来,她很想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也许连贺雪生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似乎从警局回去后,她就变得不对劲了,她努力去忽视去深想,因为那个结果,是她承受不住的。

    云嬗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快下班了。她迅速处理完手里的事情,将文件放到助理桌上,已经快六点半了。

    她才想起,相亲已经迟到了。

    她连忙拿起包和车钥匙,快步走出办公室,来到负一楼,她坐进车里,开车去希塔。

    她到达希塔时,心里还在想对方会不会因为她迟到提前走人了。可是当她走进旋转餐厅,侍应生立即上前来为她带路,她就知道,那人没走。

    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包厢外,侍应生推开门,她步进去,看到座位上坐着的男人时,她猛地一愣,没想到哥哥给她找的相亲对象会是他!

    ……

    沈存希被刑拘了三天,外面世界大乱一般,沈氏股票开盘跌停,连跌三天,没有人能卖出,也没有人能买入,倒是沈氏的股东们心生不安,开始蠢蠢欲动。

    跌停三天,沈存希的身家蒸发了数亿,股东们也好不了哪里去。虽然有沈遇树全力稳住,但是丑闻的威力,还是不容小觑。

    沈存希不急,自有与这利益相关的人开始急红了眼,拼了命也要先把沈存希弄出来。

    沈遇树受股东们的压力所迫,不得不去警局见沈存希。当他看见沈存希时,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他的四哥。

    他还穿着那天被关进来的衣服,颊边新生的胡茬,青青的,显得邋遢潦倒。他在这里安之若素,倒真把这里当成是他的家了,由着外面乱成一锅粥。

    他走进去,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四哥,你要在这里住多久?”

    是住,不是关,若他要出去,没人关得住,若他不想出去,没人能请得走。可是他这样折磨自己又是何苦,因为贺雪生?不,更确切的说是宋依诺。

    沈存希坐在床边,甚至不能称之为床,应该是地铺。这样的地铺,他曾让依诺在新婚之夜,无望的待在这里,想想,他就觉得心寒。

    这三天,他一眼没合过,都在想她关在这里的十几个小时是怎么度过的,心里是怎样的绝望,才会让她的心变得这样的冷这样的硬?

    “遇树,叫律师来保释我出去。”沈存希从地上站起来,他身体晃了晃,沈遇树连忙伸手扶着他,他的脸白中透着黑,黑眼圈很重,他不收得皱眉,“四哥,你在这里吃白食,好歹也养得白白胖胖的,这样子出去,不知道媒体又要怎么胡说八道了。”

    沈存希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的样子很差劲,他没有放在心上,什么样子,都比不得她当时待在这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样子惨。

    思及此,他满心都是痛楚,再也不能够将她这样放下,不能!

    沈存希拂开他搀扶的手,他还没老得走不动,也还没有倒下,他不要人扶。

    沈遇树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看着他的背影,他眼眶忽地一热。沈家的男人,都是这样长情的,四哥惦着四嫂,五年的七年,一共十二年,不能忘,忘不了。

    他惦记着家珍,九年的七年,一共十六年,还是忘不了,不能忘,不舍得忘。

    可是那又怎样呢?有些东西,他们拼尽力气都得不到,错失了那一次机会,便永久的失去了这个人。

    沈遇树心中酸楚,这短短一段路,他想到自己,想到四哥,莫名悲怆。

    保释的手续已经办好了,沈遇树接过律师团带来的风衣,轻轻披在四哥肩上,他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让他觉得苍桑。

    然后沈存希大步走出警局,警局外媒体记者早已经等在那里,见沈存希出来,闪光灯如海浪一样扑来,巨大的菲林伸过来,记者的问题也接锺而至,砸了过来。

    沈存希被明亮的光线刺得微眯起眼睛,闪光灯下,他的气色不太好,多了一种能撕裂人心的颓废与忧郁,可是半点都没有心虚与狼狈,镇定自若的步下台阶。

    黑衣保镖迅速过来,将记者拦在了外面,分出一条道路,让沈存希能够从容的离开。宏估来血。

    记者争先恐后发问,却一个字都没有得到回应,沈存希不可能回应,沈存希的律师团更不可能回应。严城快速走到劳斯莱斯旁,伸手拉开车门,沈存希弯腰坐进去,严城转身上车,车子驶出警局。

    还有不放弃的记者争先恐后的追逐,想要得到独家消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劳斯莱斯迅疾地消失在马路上。

    沈遇树趁记者去追沈存希时,悄然上车,他刚坐进车里,手机响了,他看着来电显示,是陆泽打来的,他迟疑了一下,接通:“陆泽,有事?”

    “遇树,家珍离婚了,你知道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沈遇树握住手机的手用力捏紧,瞳眸紧缩,他满脑子里都回荡着这句话,家珍离婚了,家珍离婚了,这怎么可能?

    前不久,家珍才给宋清波生下一个大胖小子,他当时去医院看她,在病房外,他听到家珍与宋清波冰释前嫌的话,他终于死心。这才多久,孩子刚刚满月,怎么就离婚了?

    “什么时候的事?他们怎么会离婚?”

    陆泽叹息一声,不管过了多久,不过遇树已经变成一个多么沉稳内敛的男人,只要事关厉家珍,他就又变成了那个慌张无措的少年,“我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位大明星有个三岁多的私生子曝光,是宋清波的孩子,家珍……家珍的脾气你是知道的,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孩子还没满月,就提出离婚。”

    孩子还没满月,就提出离婚,为什么他现在才知道消息?

    陆泽仿佛听到他内心的咆哮,他说:“御行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你,家珍,她也怕你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我马上去江宁市,不要告诉她!”沈遇树挂了电话,他发动车子,风驰电掣一般,向江宁市开去。家珍离婚了,他知道,此刻他不应该高兴的,但是扬起的嘴角拉都拉不下去。他承认他卑鄙他无耻,可是他再也不会让这个机会,从他手中悄悄溜走。

    宋清波,你不珍惜家珍,从今往后,她和孩子就由我接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