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206章 真想扒了你的衣服

    最初那股喜悦过后,剩下的却是绵长无尽的心疼。沈遇树缓缓握紧了方向盘,踩着油门的右脚抽紧,一丝一毫都不敢松懈。

    家珍是什么样玲珑剔透的女子?又要是怎样的绝望与心伤,她才会离开得那样绝决?

    他还记得那日他等在医院外面,她在产房里疼了多久。他就在医院停车场的车里坐了多久。他多么希望,她那时的痛是为他而痛,可是这一切都成了奢望。

    那么多人等在产房外,唯他不能,因为他一出现,便是不伦不类。他再担心她,也不愿意在此时让她难堪。他一个过去式,又以什么身份出现在那样的场合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就痛得麻痹。恍惚中,他听到婴儿的啼哭声,随即他的手机响了。是御行疲惫却又喜悦的声音,是报喜,“遇树,家珍生了,是个大胖小子,你回去吧。”

    他恍惚的听着,终于松了口气,才发现手心、背心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他知道,从那一刻起,她的幸福再也与他无关了。

    他茫然地挂了电话,转头看着医院,破晓时分。红色的阳光从那鳞次栉比的建筑缝隙照射过来,他眼眶微微发烫,他痴守了她这么多年,终于还是只能选择放手。

    他没有趋车离开,反而下车。去医院外边的花店里,选了一束清晨刚运送来的康乃馨,红色的花瓣上还带着清晨的露珠儿,那么耀眼,也刺疼着他的眼。

    他捧着花束上了楼,在病房外面,他听到那对夫妻第一次开诚布公。他听到她疲惫却又满足的声音传出来,低低细细的,他甚至能看到她此刻的表情,一定是喜悦大过于生产的痛苦。

    他勒紧了手里的花束。花瓣上滚动的露珠像是一颗颗殷红的鲜血。流淌在他心间。他最终没有进去,抱着那束花,以及他支离破裂的心离开了。

    走出医院,迎着刺目的阳光,他告诉自己,沈遇树,家珍幸福了,你也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可这才过了多久,过了多久她竟离了婚。他突然觉得他刚才的喜悦,简直卑鄙又无耻。可是再卑鄙无耻都好,他都要去她身边,他们错过了七年,他错过了她最软弱的时刻,错过了陪着她重新站起来的时刻,他不要再错过了她最痛苦的时刻。

    不管这次有多大的压力,不管这次她怎么拒绝之间,他绝不会再放开她的手。

    沈遇树如此想着,脚下的油门踩得轰轰作响,红色的跑车离火箭一样疾射出去,像最热烈的火焰,奔着他的心脏而去。

    两个小时后,他的车子驶入厉宅,仿佛已经知道他会来,厉御行站在车道旁等他。看到他那一瞬间,他眼前湿热,在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莫过于他。

    看他下车走到他面前,厉御行一拳头砸在他的肩上,不轻不重的力道,“叫你不要来,你偏不听话!”

    沈遇树喉间翻涌起浓重的苦涩,一路过来,心头的焦灼冲得他唇角又疼又烫,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他唇上生疮了,他只要一焦灼,总是这样。

    厉御行曾经笑过他,说他干不了坏事,这一干坏事,嘴上就显出来了。

    厉御行看着他这副模样,他叹了叹,“遇树,别这个样子,让家珍看了,她心里难受。”四年前家珍得忧郁症,他自顾不暇,没有通知在外流浪的沈遇树,如果那时候他通知他回来陪着家珍,也许家珍不会遭这样的罪。

    “是,大哥。”沈遇树低低道。

    厉御行一怔,这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叫他大哥,他仿佛能在这声大哥里听出那厚重又绝决的意味,他轻叹了一声,伸手揽着他的肩,道:“去流水苑梳洗一下,我让佣人给你备了衣服,清清爽爽的去见她,只是一样,不许惹她哭。她月子没坐好,再哭得留下眼疾。”

    “好!”这一声好,沈遇树应得格外沉重,明明听到她离婚了,他心头是攥着一抹喜悦的,可这会儿全化成了绵密的担忧。

    “走吧。”厉御行拍了拍他的肩,领着他往流水苑走去。

    半个小时后,沈遇树将自己打理得一丝不苟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突然紧张起来,他现在要以什么样子去见她?

    太凝重了,她会不会反而有负担?太轻松了,又会不会让她看起来更狼狈?

    他在镜子前挤眉弄眼,却始终找不到一个最佳状态去面对她,直到浴室的门被人敲响,他才匆匆出去。不能再磨蹭了,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见到她。

    厉御行看他从雾蒙蒙的浴室里走出来,此刻他已不是刚才那样焦灼,可眉宇间却只剩下慌张,他明白他的心思,他没说话,转身往外走去。

    厉宅不像沈宅一样,是连在一起的,而是分散开来,待到行了成年礼,就分出主院,自己独居一处。像古时候的皇帝,儿孙不会留在身边,却也不会离得太远。

    来到家珍的院子外,那拔高的海盗船已经在家珍结婚后,被下人移走了,那是当年他送她的礼物,那样的旁然大物,装进院子里,占据了大半个院子。

    此刻走进来,院子里空荡荡的。楼上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撕心裂肺一般。有女人温柔轻哄的声音,一直耐着性子。

    在他的记忆里,家珍很少能耐得住性子哄什么人,可是这会儿听在眼里,他心里百般难受。家珍,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家珍。宏状坑巴。

    这么想着,他脚步却没停,笔直的走进院子里,进了内厅,上楼。厉御行没再跟过来,看他进去,才转身离开。

    古色古香的少女闺阁,那日,他在院子里,亲眼看着她出嫁,他心痛如刀绞,却只能死死的忍着,忍着她被另一个男人娶回家。

    如今再走到这里,他依然心痛如绞,是因为她没有幸福。

    他走上了楼,知道她的房间在哪里,他曾不止一次来过她的房间,七年前,也有擦枪走火的时刻,最后他都忍下了,他说,他要把最美好的留在新婚之夜。

    可是他们都没有等到新婚之夜,就因为他一时的过错,永久的错失了。

    来到门外,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响亮,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女人的声音从温柔到急躁再到带着淡淡的哭腔,每一种音调都拉扯着他的心。

    他终究还是推开门步了进去,从她手里接过那啼哭不止的婴儿。很奇怪,孩子在他怀里,突然就不哭了,睁着黑葡萄似的眼睛,滴溜溜地盯着他。

    这是第一次,他看到了孩子,孩子真像她啊,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像得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翻版,怀里这小小的柔软的身体,让他的心也变得柔软了。

    “他叫什么名字?”沈遇树不会抱孩子,高大的身躯这样托着孩子,有些别扭。

    厉家珍没想到他会来,她怔了一下,刚刚被孩子的哭声渐渐勾起的狂躁心情,竟奇异的平静下来,就像他抱着孩子那一瞬间,孩子突然就不哭了一样。

    她呆站在那里,直到他看过来,她才回过神来,她低声道:“小煜,宋煜。”

    沈遇树温柔的看着孩子,学着电视里那些父亲一样,噘着唇逗孩子,那模样说不出来的滑稽,却又让人动容,“小煜,你长得可真漂亮,等你长大了,不知道要迷了多少少女的芳心。”

    那语气竟是自豪的。

    厉家珍呆呆地看着他,从沈遇树出现在这里,她就知道,省城那边的消息一定传到他耳中了,面对他,她多少有些难堪,这是她选择的人,是她选择的婚姻,最终,她还是一个失败者,连自己的婚姻都保卫不了。

    可是那个孩子……

    一想到那个孩子,她的心就痛得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咬,绵绵密密的。她的孩子长得像她,一丝一毫宋清波的影子都没有,而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孩子,却是宋清波的翻版。

    她投降了,纠缠了四年,忍了四年,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落荒而逃。

    沈遇树逗着孩子,孩子忽然咯咯笑了,沈遇树惊喜交加,抬头望着厉家珍,却见她怔怔地盯着自己出神。那一瞬间,他下颚抽紧,她看着他时,目光那样忧郁,她想到了谁?

    可是此刻,他顾不得了,他轻笑道:“珍珍,快看,小煜对我笑了,他对我笑了。”

    厉家珍恍恍惚惚反应过来,突然心道不好,就见沈遇树一脸菜色,随即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异味,她尴尬的从沈遇树手里接过孩子,忙不迭朝浴室里走去,临了还瞥了一眼沈遇树白色衬衣上那一坨黄色的湿润。一时脸上臊得耳根子都红透了。

    沈遇树呆了呆,随即跳起脚来,道:“好小子,冲我使坏来着。”

    一旁的佣人奶妈子看着他跳脚,笑得岔了气,听到浴室里传来孩子杀猪似的叫唤声,她们也顾不得先照顾沈遇树,先去侍候那个小祖宗了。

    小煜怕睡,尤其怕洗澡,做了坏事后,每次洗澡都叫得跟杀猪一样。常常闹得几个大人满头大汗,自己也折腾得上气不接下气。

    佣人过来接手,家珍才想起外面还有一个大的,她紧着出来,看见沈遇树站在卧室里,她局促道:“我给你找衣服。”

    厉家珍拐进了衣帽间,她这里是有沈遇树的衣服的,很多年了,以前舍不得丢,后来就忘了,一直搁在那里。前两天佣人找旧衣服给孩子做尿布,说旧衣服穿软了,适合做尿布,新扯的布料不够柔软,孩子用了还容易过敏。

    然后就翻到了他的衣服,有好几件。只不过七年前,他还不爱穿衬衣,全是棉质的T恤,搁在她这里的也是T恤。

    不一会儿,她拿着衣服出来,是黑色的T恤,他看着眼熟,一开始还以为是宋清波留下的,心头还膈应着,他的娃一见面就赏他一包黄金,他还要憋屈的穿他的衣服。

    可他面上没显露分毫,此时家珍敏感,他有一点不对劲的神色,她都瞧在眼里,回头还不得难受死。这么想着,他面不改色的接过衣服,就当着她的面解了扣子。

    反倒是厉家珍不好意思了,侧开身去不看他。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声,厉家珍俏脸涨得通红,一直苍白的脸色反倒多了几抹艳丽的颜色,没有刚才那样惨淡了。

    沈遇树捏着黑色T恤,看到后面的标签上绣着他名字字母的缩写,绣技拙劣,歪歪扭扭的。他猛地一怔,这是他的衣服。他恍惚想起来,有一次他来厉宅做客,听到佣人说她落水了,他跑过去,看见她在护宅河里挣扎,他毫不迟疑的扑通跳下去,将她从护宅河里捞上来,然后抱着她回房。

    湿透的衣服是在她房里换的,自然也是落在了她房里,后来他没提,她也没有送回去给他,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竟还留着。

    心头缓缓滋生出一股难言的惊喜,他不后悔,他这次来对了。

    他穿好衣服,刚抬步往她身边走,佣人与奶妈子已经抱着小家伙出来,他硬生生地止住脚步,他看到家珍转过身来,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很清淡,随即便迎向佣人,从佣人手里接过孩子,他忽然庆幸,佣人和奶妈子出来了。

    他轻轻攥起拳头,一再提醒自己,沈遇树,控制好自己的情感,不要操之过急!

    ……

    沈存希出狱的消息传遍桐城,贺雪生不会不知道,她办公室里那台超大的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他走出警局的场景,他被刑拘三天,桐城闹得满城风雨。

    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别人议论,沈氏怕会就此衰败。她想,这些人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沈存希是从华尔街那个残酷的金融战场上逞凶斗狠归来的战士,怎么会因为这屈屈的丑闻,就被扳倒了?

    此刻看到他从警局里走出来,身上披着件风衣,头发乱糟糟的顶在脑后,腮边生出青青的胡茬,说不出的颓废,也有着说不出的俊美。

    哪怕刚从那个地狱般的地方出来,他身上也没有丝毫的狼狈。

    她微微眯紧了眸子,这个意志力如钢铁般坚毅的男人,她要如何摧毁他,才能达到报复后的一丝快感?摧毁他的商业王国吗?不,他不在乎身外物,那么只有……

    心!

    她的方向从一开始就错了,最致命的一击,应该是照着心脏刺下去。她轻抚着下巴,像他当年刺她那一下,让她整整痛了快七年,就是现在想起来,心尖都还疼得发颤。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她回过神来,拿起遥控板关了电视,这才让人进来。云嬗拿着文件进来,走到她身边,见她盯着虚无的空气发愣,她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雪生小姐,策划部把新的方案提交过来了,你要不要现在看一看?”

    贺雪生掐了掐眉心,强打起精神来,她接过文件,迅速浏览了一遍,“这次的创意不错,举办VVIP客户化妆舞会,现场进行抽奖,奖项吧,还是太小气了点,特等奖一名改为红宝石项链,一等奖改为苹果6S,二等奖改为铂金钻石项链,其他的照旧。”

    云嬗迅速在笔记上记着她刚才说的那些,以便下去改。

    贺雪生合上文件,递给云嬗,道:“把刚才我说的改一下,等我签了字,就可以让策划部和公关部开始筹备了。”

    “是,我马上去改。”云嬗拿着文件出去了。

    不一会儿,她拿着改好了文件回来,贺雪生确认了一遍无误,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云嬗接过文件,她看着贺雪生欲言又止。

    贺雪生抬头望着她,淡淡道:“有话就说,别一脸便秘的样子。”

    “雪生小姐,刚才沈总的秘书打来电话,沈总希望今晚能与你共进晚餐。”云嬗一边说,一边观察她的表情。

    贺雪生手里的动作一顿,她轻笑道:“他可真是半刻也不让人消停,刚出来就来折腾我,不如多在里面待几日。”

    “我倒觉得沈总对你是真爱。”云嬗说完,见贺雪生僵住,她自知食言,不敢再说话。

    贺雪生没看她,她盯着电脑屏幕,就在云嬗想问她去还是不去时,她说话了,“回电话给他,我一定光临。”

    “好。”

    要去见沈存希,贺雪生没由来的想起那晚在牢房里那一吻,她轻抚着嘴唇,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男人滚烫的气息,这几晚,扰得她不能成眠。

    她低估了他对她的影响力,待在他身边,她总会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这不是好事。可是沈氏就像一个铁牢子,她根本没办法伸手进去,除了接近他,先攻心为上,才能让他一无所有。

    贺雪生思忖着,直到内线响起,她才拿起听筒,云嬗和她说了晚上用餐的地方与时间,她点头说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

    抬腕看表,时间已经不早,既然是去打仗的,她得把自己弄得精致一点。她拿起手包,起身走出去,看到云嬗站起来,她摆了摆手,道:“你工作吧,不用跟着我。”

    贺雪生去做了头发,盘起的丸子头俏皮可爱,耳边两缕头发微卷,上身穿着一件柠檬黄皮衣短上衣,露出一截小蛮腰,下搭一条花纹不对衬的及膝短裙,性感极了。

    已经入秋了,外面罩了件白色的风衣,脚下穿着一双驼色裸靴,远远望去,令人惊艳。

    晚宴的地址在觐海台私人会所,司机送她过去的,在门口下车,沈存希站在那里,他穿着深蓝色西装,里面搭配着一件白色衬衣,衬衣领子银线穿绣而过,他系着一条酒红色斜纹领带,俊脸上已经没了从警局里出来的颓废。

    他迎上来,微一抬手,贺雪生倒是没让他下不来台,伸手挽着他的胳膊,俊男靓女站在一起,不知道惊艳了谁的时光。

    沈存希自见到她,目光便无法从她身上移开,此刻的小女人微露出一截性感的小蛮腰,让男人看了直血脉贲张。从前的依诺,是万般不会这样穿。

    可眼前这个女人,脸上的表情是冷艳的,却又是极致性感的,对男人来说,她是致命的毒药,明知道一尝便欲罢不能,他还是不能自抑,偏偏要接近她。

    “你很美!”沈存希毫不吝啬赞美,她美得让他怦然心动,美得让他窒息。今晚的邀请,他没想过她会来,那天在牢房里,她像一只受惊的羚羊,翩然离去,自此再无音信。

    可他心里清楚,她对他不是没有感觉的。

    今晚的宴会是薄慕年提议的,为的是给他驱驱霉气,一干老朋友都到场,他也请了她,以为她会拒绝,结果她答应得那么爽快。

    贺雪生脸上的笑意如花绽放,“谢谢。”

    沈存希怔怔地看着她,她怎么能把女孩的清纯与女人的妩媚演绎得如此生动,让他根本就移不开眼睛,他凑到她耳边,声音轻佻却又压抑,“真想扒了你的衣服……”

    男人的声音里有着压抑的欲.望与热情,贺雪生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搁在他手臂上的手欲要缩回,却被他牢牢的夹住,她抬眸看他,不期然撞进那双燃烧着情与欲的凤眸,她止不住的心悸。此刻她终于有些自觉,她似乎在玩火。

    “沈先生,我可禁不住吓,一会儿失礼了,可不怨我。”贺雪生力持镇定,也不怕男人会在这里对她做什么。

    沈存希轻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他确实很想要她,但是不是现在。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包间外面,贺雪生记得这里,这是他与朋友聚会的地方。

    他拿门卡刷开门,里面传来毕云涛清亮尖细的声音,她没有感到意外,也猜到了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在门前顿住脚步,男人往里走的动作也顿住,回头看着她。

    她缩在阴影里,他看不太清楚她的神情,但是猜到了她心里有些抵触,可她越是抵触他便越是开心,这证明她还记得屋里的人,记得他。

    “怎么了?”沈存希笑,笑得那样顽劣,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贺雪生咬了咬齿关,她心里想着,不管见到谁,一概装不认得就好。于是乎,她挺直了脊梁,越过沈存希身旁走进去了。

    沈存希看着她像是去打仗,后背绷得僵直的模样,不由得发笑,去见故友,她用得着这么武装自己么?

    毕云涛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什么,突然看到那抹艳丽的柠檬黄,以及那截小蛮腰,他的话卡在喉咙口,心道这哪里来的性感女神,结果抬头看到那张脸,他嘴张得能塞进一个鸭蛋来。

    包房里的其他人本来在听他说“评书”,看见他眼睛发直地瞪着门口,他们也跟着转过头来,就看到贺雪生俏生生地站在那里。

    韩美昕起身站起来,万万没想到她会来。

    “四嫂,四嫂,你终于回来了。”毕云涛站起来,朝贺雪生扑去,只是下一秒,贺雪生就被沈存希扯到身后护住,他拧眉盯着毕云涛,也不说话,毕云涛教他看得心虚,他嘿嘿傻笑了两声,“四哥,我有好多年没看到四嫂了,一时激动,一时激动。”

    沈存希心想,他老婆在这里,指不定又要拧他耳朵了。

    贺雪生从沈存希身后微微探出头来,微笑地看着毕云涛,伸出手,她道:“你好,我是贺雪生。”

    毕云涛从来没觉得他家四嫂这么有韵味,七年前的贺雪生不爱打扮,清汤挂面似的,穿得也中规中矩,像个大学生。七年后,她穿衣打扮的品味直逼国际范儿,果然是佰汇广场的创始人,没几把刷子也办不了那么大的家业。

    他伸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刚要握住贺雪生的手,他的手就被人挡开,他一脸不满的瞪着四哥,可看到四哥像狐狸一样微眯了下凤眸,他一阵胆寒,讪讪的缩回手,“四嫂,你好,我是毕云涛,你记得吧。”

    “抱歉,我不是你的四嫂。”贺雪生道,七年前,她的包落了,被沈存希捡到,她过来拿包,第一次见到他的朋友们,毕云涛也是这样热情的喊她四嫂,那时候她是真心虚,他的四嫂明明是宋子矜,可沈存希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任她一个人在那里尴尬莫名。

    也是在这里,沈存希伸手握住她的手,五指撑开了她的手指,插入其中,十指紧扣。那个时候她不知道,沈存希竟对她存了那样的心思。

    毕云涛这下的尴尬比刚才更甚,他看了一眼旁边默不作声的沈存希,挠了挠头,嘀咕道:“长得一模一样,不是四嫂是谁?”

    韩美昕站起来,走到贺雪生身边,伸手热情的挽着她的手臂,“雪生,还好你来了,我都快要闷死在这里了。来,这边坐。”

    韩美昕拉着她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很顺利的挤开了薄慕年,薄慕年黑眸沉沉地看了她一眼,哪能不清楚她那点心思。

    如果不是他说今晚的宴会贺雪生会去,她只怕根本不会与他一起出席今晚的聚会。他站起身来,让了个位置,示意沈存希过来坐,他绕了个半个圆,还是坐在了韩美昕左手边。

    “小五,叫服务员上菜。”薄慕年吩咐毕云涛,毕云涛瞪着他们,心里憋屈,就知道欺负他最小。不过还是去按了铃,叫服务员上菜。

    薄慕年坐在韩美昕左边,沈存希坐在贺雪生右边,听着两个女人低头说着的都是时尚的东西,两个男人插不进去话,女人的时尚,有时候他们还真是不懂。

    菜很快上来了,男人们有男人们的话题,女人们有女人们的话题,只是有两个男人明显的心不在焉,岳京瞧着,都替这两个大老爷们儿碜得慌。

    郭玉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时而看向韩美昕的目光非常温柔。贺雪生不经意的捕捉到,她看了看韩美昕,又看了看薄慕年,心中却是沉沉一叹。

    那次在这里,真心话大冒险,薄慕年强势的逼问韩美昕,问她爱他吗?美昕宁愿喝酒也不愿意回答,那时候她心里的顾忌,应该是郭玉吧。

    “四哥,来,我敬你和四嫂一杯,祝你们早日破镜重圆。”毕云涛端起酒杯站起来,打破沉默,最近朋友间的聚会越来越不是滋味了,以前在他们面前,他是最放得开的,现在也被他们给拘着,难受死了。

    他的话再度引起了贺雪生的注意力,她眉尖微挑,没有动作,沈存希站起来,顺手把她也拉起来,他笑道:“小五是我们几个兄弟里最圆满的,妻儿都有了,雪生,怎么也要给他一个薄面,沾沾他的喜气。”

    贺雪生心想这关她什么事,可是被沈存希拉起来,她就不能失礼再坐下去,她端起酒杯,看着毕云涛,她巧笑嫣然,“毕先生,祝贺你婚姻事业双丰收。”

    沈存希瞧她没有盯着四嫂两个字,心头一松,他们与毕云涛碰了下杯,喝完杯里的酒,重新坐了下来。毕云涛将他们面前的酒满上,他来到薄慕年和韩美昕身后,他说:“老大,大嫂,这杯酒我也得敬敬你们,你们什么时候给小周周一个完整的家?”

    薄慕年闻言,黑眸直勾勾地盯着韩美昕,似乎在等她的答案。韩美昕移开视线,却触到郭玉看过来的目光,她又转了回去,道:“云涛啊,什么时候把媳妇带出来聚聚,我和雪生也多个伴,不至于这么无聊。”

    “那是一定的,一定的。”毕云涛一边应着,一边投给薄慕年一个爱莫能助的目光,三人碰了下杯,毕云涛一一敬了过去,然后回到位置上坐好。

    气氛顿时活跃了不少,也没有刚才那样窒闷了。

    中途,贺雪生的手机响了,她起身出去接电话,是贺东辰打来的,知道她今晚会在觐海台私人会所聚会,他也在这里,问她什么时候能走,他们一起回去。

    贺雪生抬腕看了看表,回道:“快了。”

    贺东辰说他在大堂等她,就挂了电话。

    贺雪生回到包间,毕云涛正嚷嚷着换场,韩美昕要回去照顾小周周,是不能继续了,薄慕年也不会留下,贺雪生直接挽了包,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先走。”

    “我送你回去。”沈存希起身,去拿挂在落地衣架上的西装外套。

    贺雪生拒绝的话都到嘴边了,又默默的咽了回去。他们要走,岳京和郭玉也不可能留下陪毕云涛瞎胡闹,毕云涛嚷着没劲,没劲透了,却无人搭理他。

    一行人走进大堂,就被站在大堂中央那个清风朗月般的男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在场的都是知情人,目光纷纷在贺东辰与沈存希身上徘徊。

    贺东辰缓步走到他们面前,偏头望着贺雪生,柔声道:“聚会结束了?”

    “嗯。”贺雪生走到他身边,自然地挽着贺东辰的胳膊,没有一丝别扭。

    这动作落在沈存希眼里,就像在他眼里扎了一根刺一样。刚才她挽着他时,那样子说有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这会儿挽着别的男人,她倒是要有多轻松就有多轻松。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们交缠在一起的手臂,恨不得上前一步拽开他们俩,可是他硬生生的忍住了,现在他是外人,是他们眼中的外人,他克制着自己几欲火山喷发的脾气,盯着贺东辰道:“贺总,别来无恙!”

    贺东辰伸手回握住他的手,两只握在一起的手,白皙与小麦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人都不动声色的往手上蓄了力,面上却丝毫看不出来,“沈总,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出来得早了些。”

    贺东辰知道,警局困不住他,他若想出来,当天就会出来,他之所以不出来,是想让雪生着急么?可他打错这个如意算盘了。

    沈存希下颚绷紧,看着面前清俊的男人,他眼中的讽刺不加掩饰,他轻笑道:“对不住,让贺总失望了。”

    贺东辰摇了摇头,率先收回手,手骨寒冽冽的疼,不过沈存希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说:“天色不早了,各位,谢谢你们让雪生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再会!”

    说罢,他伸手揽着贺雪生的肩,转身从容离去。

    沈存希看着他们连袂而去的背影,心里万分恼火。韩美昕收回目光,有些幸灾乐祸地扫了沈存希一眼,她道:“雪生有一个这样宠她的哥哥,真是有福气了!”

    跟着出来的毕云涛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大着舌头道:“看不出来是哥哥,倒像是男人宠女人。”

    “……”众人都瞪着他,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明知道贺雪生与贺东辰没有血缘关系,只是义兄义妹,这不是找抽么?

    果然,沈存希的脸色已经黑得足以用锅底来形容了。

    他眯了眯眸,看着大门外,贺东辰绅士的拉开车门,等贺雪生上车了,他才坐上去,临关门前,他看了进来,目光深深沉沉地落在他身上,随后关上车门离去,他凤眸里精光闪闪。

    他出来了,也时候该理清那些烂账了。

    ……

    江宁市,厉家珍哄睡了宝宝,已经折腾得满身大汗。她在医院里受了大刺激,奶水自然回了,小煜吃习惯了母.乳.,突然吃不到了,天天一到肚子饿时,就开始哼哼唧唧,不爱喝牛奶。

    她办好了离婚手续,被大哥接回来,家里佣人多奶妈子也有,可是小家伙像是会挑嘴一样,宁愿吃牛奶,也不吃别人的奶水。

    她心里想着,这小家伙就肯折腾她吧,看她被他折腾得灰头土脸的,他就开心吧。

    有时候看着他白嫩嫩的小脸,那张像是她拓印下来的小模子,她不敢消沉,不敢抑郁,怕自己不能好好照顾他,所以她一定要坚强的挺过去。

    不能再像四年前了,四年前……

    想到四年前,她心尖就像被虫子咬了一口,颤颤的疼。四年前,她得了抑郁症,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她看到了李思思,当时的她已经红透了半边天,她戴着灰色的帽子,帽沿压得低低的,穿着宽松的卫衣从妇产科里出来。

    她是看见了的,看到她微凸的小腹,那时候她只当自己没看见,急匆匆的走了,自那之后,她的抑郁症就更严重了。

    那天,看到那张漂亮的小脸,她就知道,她的家完了,彻底完了,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她已经自私过一次,如果那时候她有勇气告诉宋清波,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也不会有小煜。

    小煜,她不后悔生下这个孩子,如今的她比四年前坚强多了,所以这道坎,她一定能迈过去。

    走出卧室,她看见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却是一怔,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你怎么还没走?”

    沈遇树在看她搁在茶几上的育儿书,她是用了心的,还在上面标注了心得,他看着看着,眼眶就泛了湿意,现在在他面前的女人,不单单是个女人,还是个妈妈。

    他把书搁回茶几上,扭头看她,“我不走,我要留下来照顾你和孩子。”

    厉家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份量,她仓皇摇头,“不,我不需要你照顾,小煜也不需要你照顾,你马上走,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与施舍。”

    沈遇树站起来,明亮的灯光下,他的身影严严实实的笼罩在她身上,乌沉沉的,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沈遇树来到她身边,他说:“小煜喜欢我,珍珍,我想留在这里,陪着你,陪着他。”

    “不!”厉家珍倔强的吐出一个字,经历了那么多,她此时只想带着小煜平平静静的过日子,沈遇树的情,她受不起。

    沈遇树知道她现在不会考虑男女之情,他不强求,但是在她最需要人陪着她时,他不愿意再离开,他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

    她瑟缩了一下,着急收回,被他牢牢握住,他垂眸,她左手无名指上那一点闪亮已经消失,只留下一圈淡淡的印,他想,那印一定也印在了她的心上,擦不去,抹不掉。

    往日见她,看见那一点闪亮只觉得刺眼,如今见不到了,又觉得刺心,宋清波那个王八蛋!

    “珍珍,不要拒绝我,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求陪着你。小煜那么喜欢我,我陪着他玩,喂他喝奶,他都乖乖的。其实,我说错了,不是我陪着你,是你们陪着我,让我再次活了过来。”他的心已经死了七年了,如今才算活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