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07章 不要推开我

    回家的路上,贺雪生偏头静静看着窗外的路灯,像一条时光长河一样璀璨夺目,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她,推着他们,不停的往前走。往前走,再也回不去了。

    贺东辰转头看了她一眼,她安静得有点过分,俏皮的丸子头,颊边垂着两缕可爱微卷的发丝,明眸皓齿,红唇不点而朱,清唇中透着又透着几分性感。

    他移开视线,注意着前方的路面,这会儿已近十点,路面上车少。他们的车速不快,倒是辜负了这辆以速度著称的跑车。

    他沉吟了一下,道:“刚才在晚宴上碰到了宋振业夫妇,他们试探着问起你的情况。”

    贺雪生动了动,转过头来望着他,路灯的光线照射进来,车厢里明明灭灭,他的神色显得越发莫高深测,她轻轻应了一声,“不管怎么样,那20年里,他们没有让我去睡大马路。算是对我最大的仁慈。”

    养育之恩大于天,虽然他们并未真心想要抚养她,至少让她吃饱穿暖,她就应该心存感激。

    贺东辰轻扯了扯唇角,对她的话不置可否,“他们想要见你,可能是在财经访谈节目里看到你的长相,对你好奇了。”

    “不见。”贺雪生淡淡回应。她现在的身份,纵使想见,又怎么去见?

    她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他唇角勾起,其实希望她能与过去的人事彻底斩断联系,然后重新开始。但是置身在桐城这个地方,又怎么可能重新开始?

    那些旧的羁绊。就算她不去触碰,也不代表别人不会找上门来。

    “有件事,兴许你想知道。”贺东辰高大的身体包裹在皮椅里,他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前面红灯,他轻点了下刹车,车子滑行到停止线前,稳稳的停了下来。

    “什么事?”贺雪生问着,已经在心里猜测起来,他今晚的宴会应该不太单纯。

    “对如何瓜分沈氏。宋振业也挺感兴趣的,瞧着他那架势,恐怕已经在布局了。”贺东辰说着,并不认为宋振业能讨得了什么好,不过有人打头阵,雪生做起事会更方便一点。

    宋振业与沈存希的恩怨,只怕还要从沈存希让宋子矜净身出户算起,这口气他忍了七年之久,如今想要把耳光甩回去,只怕也不容易。宏冬私圾。

    “他?”贺雪生眉尖一挑,倒不是她看轻宋振业,而是他的能力本就无法与沈存希相抗衡,有句话叫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这几年宋振业在桐城倒是风光起来了,只是这风光背后,也与宋子矜去给人当小三生儿子有关。他有点财力,就妄想把沈氏集团收入囊中,他是不是有点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贺东辰兴味盎然,雪生的反应与他猜测的并无二致,他道:“以他的能耐或许不行,不过在桐城,想要取代沈氏在桐城地位的人,不在少数。沈存希当年得罪的那些人,可都巴不得将他踩死在脚下。”

    贺雪生眉峰深凝,知道哥哥说得在理。

    “还有这次的事情,你道是沈存希不小心被人算计了?不是,他走的时候,那个小卖部店主还活着,他离开几分钟后就被人干掉,还嫁祸到他身上,恐怕他得罪的不止是商场上的人那么简单。”贺东辰幸灾乐祸道,在商场上行事,不得罪个把人那是不可能的,像沈存希这么招人恨的,倒是不多。

    “杰森?”听贺东辰这样说,贺雪生脑子里忽然闪现过一双阴森的寒眸,以及那阴气森森的墓园,当年绑架她的那个男人,他没死么?

    “什么?”突然响起的尖锐的喇叭声盖住了她的音量,贺东辰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贺雪生摇了摇头,她的目光忽然定住,直愣愣地盯着贺东辰,“你刚才说小卖部店主不是他杀的,是被人嫁祸?”

    “我的傻妹妹。”贺东辰轻叹一声,知道她把那天晚上那名警察说的话听进了心里,他说:“沈存希去见那个店主时,是大张旗鼓去见的,带着保镖司机秘书,他就算要杀人,也得杀得低调一些,这么高调,是不怕后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可是不是他,还能有谁?那个小卖部店主知道他派人带走了我……”贺雪生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来,那是一段她不愿意再去触及的过去,一碰就撕心裂肺的疼。

    贺东辰看着前面信号灯转绿,重新将车驶上路,这一段路的信号灯时间都太长,“雪生,这不合情理,如果当初他带得走你,你怎么会出现在那极寒之地?”

    “我……”贺雪生也被贺东辰问住了,她发现她给不了他答案,正如她这些年一直没有想通的问题。没有和沈存希重逢前,她认为他是一个阴毒的小人,在她心里,他是面目可憎的。然而真正见到他,他看着她的目光有深情有思念有忧伤,就是没有仇恨。

    这与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他不该是这个样子,他只是在伪装,让她放下戒备,等她重新爱上他,他会让她再度万劫不复。

    “雪生,哥哥一直在等,等你愿意敞开心扉,告诉哥哥,那两年你的经历你的痛苦,有时候学会放下,才会获得新生。”贺东辰柔声道。

    贺雪生的指甲抠进了肉里,她心尖狠狠一颤,狼狈的闭上双眼,她不能动摇,不可以。她身上还背负着一条命,不,不是一条,是两条。

    “哥哥,我知道,等我了结了这段恩怨,我会将那两年所发生的事,源源本本的告诉你。”贺雪生的声音像是被风吹散了,七零八落的。

    贺东辰不忍心逼她,沉沉叹了一声,“雪生,桐城马上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先静观其变吧。”

    贺雪生明白贺东辰的意思,现在还不是她出手的时候,或者他希望她永远不要出手。可她怎么能坐得住,她的女儿,还有连默,都是那样的惨死在她面前。

    她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浑身都带着毒。

    “嗯,我知道。”

    贺东辰看了她一眼,她又怎么会知道他的用心良苦?沈存希被刑拘,让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这是一个惊天大局,或许他们所有人都在这个局中,而谁才是设这个局的人?

    五年前,雪生就那样恰巧出现在他视野里,带着满身的伤带着满腔的仇与怨,像是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这一切,如果是有一个人在幕后翻云覆雨,他不愿意成为这个人手里的枪口,去对准沈存希,然后让雪生在往后漫长的日子里痛恨自己。

    可他眼前像蒙了一层雾一般,他看不清谁才是敌人,雪生也看不清,所以他才不想让她轻举妄动,以免亲者痛仇者快。

    车子驶入贺宅,贺宅内灯火通明,他抬头看着这栋温暖的宅子,他将雪生带回来,希望她能感受到这宅子里的温暖,感受到他们对她的关怀。为此,他和爸爸明明那样想认回她,都克制隐忍着。

    他们想着,再等等吧,等到她真的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一份子,他们才能真正的心无顾忌的认回她。

    车子停稳,他转过头去,发现她靠在黑色真皮座椅上睡着了,雪生变得越发美了,美得有韵味,那是20几岁的小姑娘无法企及的,如今的她,更像是一束彼岸花,美则美矣,就是会致命。

    而沈存希那个男人,只怕致命也想要她吧。

    他忍了忍,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又怕秋凉天气,她在车里睡久了不舒服,他伸手推了推她,刚碰到她的肩,她就惊醒过来,那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的眼神,惊慌失措地看着他,待看清楚了,她才长长了松了口气,疲倦顿时袭卷上来。

    她这副样子,贺东辰看了许多次,最开始将她带回来时,只要从梦中惊醒,她就是这个样子,每每见了,他心中都是一阵锐痛。

    如果他能再早点寻到她,再早点确定她就是妹妹,他一定不会让她经受这样的痛苦。

    贺东辰思及此,倾身抱了抱她,大掌轻拍着她的背,“吓着你了,抱歉,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贺雪生的心一点一点的安定下来,过了许久,她点了点头,从他怀里退出来,推开门下车。

    贺东辰刚要下车,他的手机响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他向贺雪生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先进去,他接通电话,“哪位?”

    “我是沈存希!”

    ……

    午夜的咖啡厅很安静,偶尔有一两个客人,咖啡厅上空徘徊着肖邦的钢琴曲,舒缓的音律,给这个深沉的夜平添了几分魅力。

    贺东辰到咖啡厅时,一眼就瞧见靠坐在玻璃窗边的男人,咖啡厅里的光线略暗,他看不清楚男人的神色,他大步走过去。

    侍应生很快过来,他点了杯摩铁,侍应生刚要走,他又叫住他,此刻与沈存希一番会面,必定是心潮翻涌的,不用摩铁,今晚想必也睡不着,索性点了一杯果汁。

    侍应生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去了,很快就送来一杯橙汁。

    贺东辰靠在沙发背上,盯着对面眸色沉沉的沈存希,他道:“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约我出来见面,比我想象的时间长了一些。”

    沈存希拿起搁在地上的纸袋,将纸袋扔了过去,见贺东辰接住,他容颜多了几分冷酷与萧杀,“那晚,是你带走了依诺,对不对?”

    贺东辰接住纸袋,他从纸袋里拿出那件羊绒大衣,正是当年他给宋依诺披上的那件,他将衣服放进纸袋里,他轻笑道:“一件衣服能说明什么?”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一面在依诺面前当好人,一面又处处陷害我,贺东辰,你搬弄风云意欲如何?”沈存希锋锐地目光逼视着他。

    贺东辰一如刚才的轻松惬意,他甚至端起橙汁抿了一口,不知道是太酸还是太甜,他蹙了下眉尖,“你在监狱里关了三天禁闭,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那真是让我大失所望,我觉得你应该再进去关几天。”

    沈存希眯了眯凤眸,“小卖部店主告诉我,当时带走依诺的人太过慌乱,以至于将这件大衣落下了,他招来杀身之祸,也是因为这件大衣,我不认为,你与这件事脱得了干系。”

    “我的动机呢?”贺东辰轻松的问道。

    动机,贺东辰的动机?沈存希暗暗思忖,这几天他不是没有想过,偏偏他找不到贺东辰的动机。可是今晚,看到贺东辰带走贺雪生时的模样,说是男女之情,也不像,反正瞧着别扭。

    “对付我对付沈氏。”

    “那么这几年来,趁你不在,我贺氏有没有一次与你沈氏为敌过?”贺东辰再问。

    沈存希虽不在桐城,但是多少也清楚桐城发生的一些事,贺氏没有与沈氏为敌,甚至有时候两家相争时,贺氏都退让了。思及此,他心有不甘的瞪着贺东辰,“是,你没有,但是不代表你接下来不会落井下石。”

    “沈存希,如果我要对付你,沈氏早就从桐城消失了,我不会等到现在。”贺东辰道,五年前,他带回遍体鳞伤的雪生,那满腔的怒火是真的想要找个地方发泄。

    但是父亲劝阻了他,不为别人,只为雪生。

    “当年,真不是你带走她的?”沈存希隐隐发现自己的方向错了,小卖部店主突然出现,声称知道六年前爆炸那晚的细节,甚至将贺东辰的大爷给他,是要转移他的注意力,将茅头直指贺家。

    然后再杀了小卖部店主,营造一个贺东辰心虚杀人的假象,从而证实贺东辰就是幕后黑人。此人的目的,是要他再树下贺家这样的劲敌。

    而贺家有这样做的动机,七年前,贺允儿看上的是他,嫁的却是遇树,不过短短半年,贺允儿流产,与遇树离婚,贺家咽不下这口气,不是没有可能对付沈氏。

    “不是我,当年我去见过她,看她穿着单薄,坐在那里一直发抖,我才脱下大衣给她,想让她温暖些。当时,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我甚至派律师去出具了她精神有问题的文件,要将她先保释出来,但是我们没来得及,警局就发生爆炸。”这是贺东辰一生最悔的时候,如果他的动作再快点,只要再快一点点,不让她在里面过夜,是否就不会有后来这些事?

    沈存希看着面前的贺东辰,他眼里的自责与懊悔他都看在眼里,这是一个真正关心依诺的男人,比他更甚。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没有反感,也没有嫉妒。

    “是我的错,是我没有遵守诺言保护好她。”沈存希自责道,是他给了敌人可趁之机,如果不是贺东辰带走了她,那么又会是谁?

    小卖部店主已经死了,警局外面的监控也被人动了手脚,线索断了。

    贺东辰冷笑一声,真想揍他一顿,他现在和他说的话一文不值,他再自责,这七年时光都不会再回来,“她不需要你保护,她只需要你信任她,可是你连这一点都没有做到。”

    沈存希沉默了,依诺被警察带走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看着他的眼神没有害怕,只有追求答案的执着,当他拂开她的手时,他清楚地看见她眼中的光亮熄灭。

    她不愿意见他,哪怕身陷囹圄,也不要见他。

    “雪生是依诺,对吗?”沈存希以为自己不会问,他最终还是问出来了,像是要给自己一剂强心针。

    贺东辰摇头,接着笑了起来,“宋依诺已经死了,死在那场爆炸里,现在活着的是贺雪生。”

    沈存希懂贺东辰话里的意思,心里一阵悲怆,是他亲手“杀死”了她,他又怎能强求着,让她再做回宋依诺。

    贺东辰站起来,不愿再看到眼前这张脸,他拎起纸袋,走出卡座。他想了想,哪怕是为了雪生,他也有几句话要提点他,“想必你已经调查清楚,五年前我带回了雪生,一直将她安顿在贺家,那一年她的精神都很恍惚,后来她的情况逐渐好转,直到现在,她对她失踪的那两年都只字不提。”

    沈存希猛地抬头望着他,他没料到贺东辰会和他说这些,一时怔住。

    贺东辰盯着他,继续道:“沈存希,你一定没有见过她刚从地狱里爬出来是什么样子,我见过,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她。”

    贺东辰说完,没有再去看他的反应,便转身扬长而去。

    沈存希呆呆地坐在那里,耳边仿佛有惊雷轰隆隆的劈过,贺东辰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徘徊不散,“你一定没见过她刚从地狱里爬出来是什么样子”。

    地狱,地狱是什么样子?而当时的依诺,又是什么样子?

    沈存希捂住胸口,心尖疼得发颤,贺东辰说,宋依诺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贺雪生,从地狱里轮回过来的贺雪生。

    原来她对他的恨意,不仅仅是因为六年前他们新婚那天他不信任她,还有她曾经历过的那些不为人知的苦难。他捧着脑袋,他怎么能原谅自己当初的一念之差?

    贺东辰走出咖啡厅时,他顿步一顿,回头看着坐在窗边的男人,他身上已经没有刚才那样从容淡定的气场,他抱着头,痛苦到极致。

    他唇角微勾,沈存希,我不会使那些卑劣的手段来让你痛苦,仅仅是让你知道一点依诺曾经承受过的痛苦,就足以让你自裁一万遍。

    贺东辰黑眸里的暗芒轻闪,他收回目光,握住铜制的门把,轻轻推开门,铜铃发出一声脆响,在这寂静的深夜里令人格外惊心。

    他抬腿迈出去,玻璃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他一头扎入苍茫的夜色中。

    ……

    贺雪生大汗淋漓的醒来,她坐在床上,瞪着虚空的眼神空洞,还有一抹余悸未消。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抬头抹了一下额头,手心濡湿。

    哽在喉咙口那股气体呼出来,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又做噩梦了,梦里有道声音,“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你就解脱了。”

    她闭了闭眼睛,她一直问那人,杀了谁,可是没有答案,这个梦让她心悸,让她害怕。她慌不迭的从床上下来,一头扎进了浴室。

    站在花洒下,温暖的水流从头顶浇下来,缓缓将她冰冷的身体暖热,她摇了摇头,甩出一波波水花,她抹了下脸,重重地呼了口气。

    穿戴整齐,她拧着包下楼,云姨已经准备好早餐,玉米粥甜糯的清香四溢,她从楼上下来,道:“今天有口福了。”

    贺峰与贺东辰坐在客厅里看报纸,贺峰已经退下来,但是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前两天他上京开了学术探讨会,昨晚回来的,没有惊动他们,所以早上贺东辰在客厅里看到他时,还惊了惊。

    此时听到她从楼上下来的脚步声,贺峰抖了抖报纸叠好,放回书报架上,笑眯眯地看着她,“雪生起来了,今天看起来精神好,心情也好。”

    贺雪生眼睛倏地睁大,兴奋的跑过去,穿着高跟鞋也顾不上了,“爸爸,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贺峰张开双臂,待她扑进他怀里时,他紧紧地抱住她,抱住他的小公主,他轻拍了拍她的背,嗔道:“穿着高跟鞋也不老老实实的走路,云姨刚拖了地,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贺雪生吐了吐舌头,“我不会摔倒啊,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回来的,没有惊动你们。”贺峰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这几天他一直惦记着她,听说沈存希被刑拘,他更是担心,这会儿见到她没有异常,他就放心了。

    贺雪生望着贺峰脸上的法令纹,还有他开始斑白的头发,她心里轻轻一叹,“您以后回来,不管多晚,都要告诉我们,我和哥哥也很想您。”

    贺雪生知道贺峰为了她付出了许多,他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为了她,现在只剩他一个孤单老人。有时候她觉得很愧疚,又不知道该如何弥补。

    “知道,知道,饿了吧,我们去吃早餐。”贺峰牵着她的手,像一个慈父一样,对她充满了宠溺与疼惜。

    “好,去吃早餐。”贺雪生扶着他的手臂,往餐厅里走去。

    贺东辰叠好报纸,跟进了餐厅,云姨很快端了早点与玉米粥出来。

    吃完早饭,贺雪生急着去公司开早会,就先走了,贺峰父子俩看着那辆炫蓝的跑车驶出贺宅,才收回目光,“东辰,盯着你妹妹,不要让她再受到伤害。”

    “爸,我知道,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有机会伤害她。”贺东辰搁下筷子,拿纸巾擦了擦嘴。

    贺峰点了点头,“盯着她就行了,别的事也不需要你动手,自然会有人出手。”

    “我有分寸。”贺东辰点了点头,他出手就是直接捅人心窝子,而且毫不留情的。想必,沈存希会有一段时日不会出现在雪生面前。

    他想着,脸上闪过一抹狐狸般狡猾的笑容。

    贺峰看着他脸上的笑,只觉得遍体生寒,他的儿子他了解,就是那种不出手就罢,一出手就往死里整的,而且整得不着痕迹,看样子,沈存希已经倒霉了。

    他叹了一声,年轻人的事随他们去吧,东辰这口恶气不出,心里哪里能舒坦?

    ……

    贺雪生开完早会,走出会议室,就见云嬗鬼鬼祟祟站在那里探头探脑,她没理她,只管与下属讨论手里的方案,马上到年关了,许多公司都会发购物卡什么的,以前大多是超市,很少有发商场购物卡的,不过今年他们想去争取一些大公司的过年购物卡,扩展业绩。

    直到走到电梯旁,贺雪生才收了话头,没再继续说,示意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明天在会议上讨论一下,可行的话,先锁定几家大公司。

    她走回到秘书台,敲了敲台面,云嬗正在讲电话,她捂住话筒,指了指办公室,说:“有客人。”

    贺雪生会意,转身往办公室里走去。云嬗看着她的背影没入办公室,才收回目光,继续讲电话。

    贺雪生推门走进去,扫了一眼会客区,没有人,她眉尖一蹙,缓缓向办公桌走去,她看着办公椅高高的椅背背对着她,看不见里面是不是坐了人,她轻锁眉峰,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那股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很奇怪,明明他们重逢后见过的次数不多,她就是记住了他的味道,清冽的男性气息与青柠的味道混在一起,让人很难忘记。

    “沈先生,我以为你刚从里面出来,应该休息几天。”贺雪生双手抱胸,定定地看着椅背。

    椅背慢慢转过来,没有意外,确实是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他双手交叉搁在膝盖上,在她的地盘也如入无人之境,她眉心锁得更紧。

    心里想着,她回头得叮嘱云嬗,不要什么阿猫阿狗都往她办公室里放,她办公室里还有商业机密。

    沈存希一夜未眠,此时眼窝泛青,眼球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十分颓丧。他静静地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的灵魂看穿。

    贺雪生一直不动声色的与他对视,到最后竟败下阵来,她移开视线,淡淡道:“看你精神似乎不太好,还是回去休息吧。”

    沈存希起身,绕过办公桌向她走来,贺雪生下意识要往后退,却硬生生的止住,她为什么要躲?

    他在她面前站定,目光炯亮地盯着她,牢牢锁住她的眼睛,贺雪生的心突突直跳,像揣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她顿时心慌意乱。她刚要说话,下一秒就被沈存希紧紧抱进怀里。

    他的动作那样凶狠,力道却十分轻柔,像是经过刻意的压抑,不让她感到不舒服。可是他的怀抱本身就让她不舒服,她挣了挣,没能挣脱他的禁锢。

    “沈先生,请自重!”贺雪生急了,这里四处透明,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到里面正发生什么,而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和他纠缠不清。

    沈存希紧紧地抱着她,像是要将她揉进骨血一样,知道她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抗拒他,他不在乎,他就是想将她抱在怀里,再也不放手。

    “雪生,昨晚我一整晚都没有睡,不,我已经有四天四夜都没有合过眼睛了。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四天四夜,对如今的他来说是相当辛苦的,他不得不承认,他已经不年轻了。

    听到他沙哑得不像话的声音,贺雪生的动作顿住,她说:“你想什么都与我没关系,放开我!”

    “雪生,我在想你,每分每秒都在想你,哪怕你现在已经在我怀里,我还是克制不住的思念。”沈存希轻轻闭上眼睛,那样深那样沉的爱,七年都忘不了,昨晚听了贺东辰说的那番话,他更是恨不得杀了自己。

    那两年她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冷漠无情,为什么会如此恨他?

    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可是突然他不想知道了,过去所有发生过的事情,他都不想知道了,他只想这样将她搂入怀里,只要她在怀里就好。

    贺雪生眉尖蹙起来,腰被他勒得有点疼,那疼钻入心脏,像是被虫子咬了,泛起密密麻麻的痛楚。她忽然激烈挣扎起来,“沈存希,你想的是我吗?不,你想的不是我,你想的是你的亡妻,放开我,我不做任何人的替身,也不做任何人的复制品。”

    贺雪生的力气太大,再加上沈存希确实有四天没有合过眼,就这样被她挣脱开来,他定定地看着她,满眼痛苦,“即使你在我面前再不承认,你骨子里的血液没变,雪生,你要当雪生,我尊重你,不再在你面前提起那个让你想起来就伤心的名字。可是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男人的语气里充满沉痛,贺雪生隐约感觉到他有什么地方变了,如果之前还有些犹豫徘徊,那么现在他是已经认定了她就是宋依诺。

    是啊,不管她在他面前如何装如何作,她骨子里的血液没有变,她是宋依诺,是被他狠狠利用伤害的宋依诺,是被他抛弃不要的宋依诺。

    思及此,她就恨得咬牙切齿,她劈手指着办公室门,“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沈存希怎么可能出去?他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来这里,不敢问她过去,怕勾起她的伤心往事,可他只想这样看着她,静静地看着她就好。

    他慢慢走到她身边,不顾她的抗拒,重新握住她的手,他掌心很凉,没有一点温度,像是一块冰紧紧贴在她手背上,她被那股凉意冻得一哆嗦,心不由自主就软了。

    “回去吧,我还要工作。”贺雪生声音柔软下来。

    沈存希紧紧握住她的手,“我不想走,我就在这里睡会儿,你陪着我,好不好?”

    他虽然在询问她,但是那语气却由不得她迟疑,直接拉着她向沙发走去。贺雪生想挣扎,最后还是屈服了,被他推着坐在沙发上,他踢了鞋子,在沙发上躺下,脑袋枕在她腿上,一会儿呼吸就变沉了。

    大概真的四天四夜没合过眼,他几乎一躺下就睡着了,贺雪生心里觉得别扭,可看见他眼窝睡的鸦青之色,她又不忍心叫醒他。

    可是这样真难受啊,一动不能动,又什么都干不了,更关键的是,这要有人进来看见他们这样,会怎么想?

    贺雪生看天看地,最后还是忍不住将目光落在他身上,迎着光,她看到他耳后有好几根白头发,银光闪闪的。贺雪生这样坐着,也难受,目光被那几根白头发吸引了,手痒痒的,很想伸手去扒,又怕将他吵醒了。

    她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终究还是忍着没有动,直到他睡沉了,握着她的手微微松开,她轻轻抬起他的脑袋,将自己的双腿解脱出来。

    她拉来一个大枕头塞在他脑袋下面,他动了动,她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等了一会儿,发现他没醒,她才松了口气,抬步离开。

    贺雪生桌上一堆文件等着处理,可是她的心神却不在这些文件上,一会儿就飘到了沙发上躺着的那个男人身上,他一米八几的身高,躺在沙发上,显得沙发又窄又小,十分憋屈的样子。

    天气已经渐凉,他就那样躺在沙发上,她犹豫许久,还是起身去拿了自己的小绒毯盖在他身上。她告诉自己,她不是心软,只是怕他在这里感冒了,回头又找她胡搅蛮缠。

    她这样想着,似乎心安了,走回去处理文件,这次效率要高很多。时间很快到中午了,云嬗一直没见里面有什么动静,也没见沈存希出来,就连窗帘也被拉上了。

    她思忖着给贺雪生打了个电话,问她午饭是叫外卖呢还是她出去解决,贺雪生抬头看了一眼壁钟,果然已经到午饭时间了。

    她望着那边睡得正沉的男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出去吃。

    吃完饭,她打包了一份回来,男人睡在沙发上,姿势都没换一下。她把外卖搁在茶几上,又继续处理文件,她想着先前职员和她提的建议。

    如果是购物卡的话,贺氏是少不了要支持她的,别的公司都还要去洽谈,再加上过些天就是会员日,她的时间倒是紧迫起来。

    下午,她去商场巡视了一圈。几个部门经理跟在她身后,边走边向她汇报,贺雪生一路走过去,然后径直走进一个专柜,专柜里的服装堆了一地,应该是在上新货。

    她身后的部门经理见状,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贺雪生走进去,神情已经非常难看了。专柜销售员没料到这么大批人突然进来,她们自然认识佰汇广场的创始人,一时都吓得不轻。

    “这是怎么回事?”贺雪生盯着地上的新货,几千上万的奢侈品牌服装被她们像地摊货似的扔在地上,顾客来了看见像什么样子?

    谁看见还能相信这是奢侈品牌?

    专柜销售员偷偷瞧了贺雪生一眼,见她美丽的脸颊绷得紧紧的,眼神尤其凌厉,专柜主管连忙道:“贺总,我们正在铺货,马上就收拾好。”

    “铺货?现在是客流量最高峰时期,你们选择这个时候铺货?谁去接待顾客?再者,你们把几千上万的衣服就这样搁在地上,堆得像地摊货一样,你让顾客看了还有欲望购买?”贺雪生眉毛都要气飞起来,看到衣服被这样堆着,她这心疼的。

    专柜主管与销售员都被她训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贺雪生则是越说越气,她说:“我一直强调,要把专柜当成自己的衣橱,要爱惜这些衣服,你们谁买了新衣服是随地一扔?”

    “贺总,我们知道错了,还不快去把衣服捡起来。”专柜主管厉声斥着身后的销售员,其中两人连忙跑过去抱起衣服放榻榻米上放。

    贺雪生抚着额头,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这样心火旺,她没有再多说,带着部门经理浩浩荡荡离开。她边走边道:“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不会再发生。”

    女装部的经理连忙点头,“贺总,是我的疏忽,明天早会上,我会特别强调这件事,您别生气了。”

    贺雪生看了她一眼,倒是没再说什么,她摆了摆手,道:“你们都散了吧。”

    几位部门经理连忙转身离开,贺雪生在围栏旁站了一会儿,她双手握住不锈钢扶手,垂眸看去,这里是一个儿童游玩区,是类似爬高探险的地方,有男孩子有女孩子往上爬,身上系着安全带,头上戴着头盔,一个个英姿勃勃。

    看到他们,她心间袭来一股钝痛,如果她的女儿没死,现在已经满六岁了,比小周周大几天。思及此,她心里的恨意便如水漫金山寺一样,一浪接着一浪,瞬间就将她淹没。

    她死死地攥着扶手,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传来,她根本就承受不住,忽然松了扶手,转身离开。先前对沈存希的那一丝心软,再度化作绵密的恨意,她原谅不了,永远都原谅不了。

    她回到办公室,茶几上的外卖已经不见了,沈存希还躺在那里,大概是睡眠的关系,他的脸色没有早上那样难看了,恢复了些许红润。

    她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此刻,她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恨意,如果她手里有一把刀,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插入他的心脏,一定会!

    那双凤眸突然睁开,直直地迎着她的目光,她眼中的恨意无处躲藏,被他精确的捕捉到,他从来没在她眼里看到这样浓烈的恨意,亦是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