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211章 只要他转身,她不会追上来

    沈存希一直注视着贺雪生,眼睁睁看着她眼里的泪如决堤般的洪水涌了出来,他一时错愕,更是心疼。小周周唱得很好听,童稚的声音如空谷的黄鹂,婉转动人。

    他心里还在想。如果六年多前他没失去她,如果他们之间也有一个女儿,那该是多么美妙又幸福的事?女儿最好长得像她,那么他就可以大小女人一起宠。

    他想着想着,就见丰沛的眼泪从她眼里夺眶而出,他的心像是被一块重石压住,沉沉的,透不过气来。

    小周周歌声停止了,她惊慌失措地望着眼前这个漂亮的阿姨,她已经哭成泪人儿了,“雪生阿姨。我唱得很难听吗?为什么你哭了?”

    小周周的自信心大受打击,她从来没把人唱哭过,不,有那么一次,她回到家里,将老师新交的歌曲唱给妈妈听,妈妈抱着她哭了半宿。

    当时唱的好像也是这首歌。

    贺雪生看着吓得小脸都白了的小周周,她连忙抹了抹眼泪,摇头道:“不是,小周周唱得很好听,只是阿姨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和小周周没关系。”

    一屋子里的人都看着她。包括受到惊吓的小周周,她望着那双黑曜石般明亮的凤眸,在这双纯净的黑眸下,她的心事无所遁形。她抱起她,将她放在沙发上,低声道:“抱歉,我想起还有些公事没处理完,我先走了。”

    贺雪生说完。拿起搁在沙发上的包,快速向门口走去。

    韩美昕站在餐厅入口,看见贺雪生从她面前走过,她连忙握住她的手腕,“雪生,午饭已经做好了,吃完再走吧。”

    贺雪生垂着眼睑。眼泪涌上来,她吸了口气,掩住那股疼入骨髓的痛意,她说:“不了,下次吧。”

    她轻轻挣脱她的手,快步走到门边,拉开门走出去。韩美昕刚要追出去,有一道挺拔的身影比她更快,他丢下一句“我去吧”,然后迅速离开。

    韩美昕呆呆站在玄关处,看着大门开了又合上。她无助的垮下肩来,今天这个聚会,她准备了好久,可是现在还是搞砸了,她甚至没有留到吃完午饭再走。

    她转过身去看着小周周,小周周做错事一样呆站在原地,怯生生地望着她,委屈道:“妈妈,我只是想给雪生阿姨唱歌,我没想惹哭她……哇……”

    说到后面,她实在无法压抑心里的委屈,嚎啕大哭起来。

    薄慕年心疼极了,他连忙将女儿抱在怀里,温声轻哄,小家伙越哭越伤心,小小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她边哭边道:“爸爸,我是不是……唱得很难听……”

    真是严重打击了孩子幼小的心灵!

    薄慕年伸手轻轻擦拭着她眼角滚落下来的泪,他亲了亲她的额头,“宝贝的声音有魔力,唱到阿姨心里去了,所以阿姨伤心了,不是宝贝的错,只是阿姨太感动了。”

    小周周将信将疑地望着他,“真的吗?”

    薄慕年用力点了下头,给她肯定,以免伤了她的自尊心。

    韩美昕看着父女俩的互动,她知道依诺为什么伤心,她结婚前,她们曾去过福利院,依诺为寻自己的亲生父母而去,当时她知道,有人带走了她的母亲,最终却将她丢在了福利院。

    小周周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无疑是让她想起了这些伤心过往,所以她才会止不住的落泪。

    这么多年了,无论她是宋依诺还是贺雪生,她都是被亲人抛弃不要的孤儿,韩美昕越想越心疼,这个命运多舛的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平凡的幸福?

    韩美昕这样想,沈存希也是这样想的,他们都没有想到贺雪生会痛哭,并不是因为自己曾被抛弃。

    贺雪生跑出公寓,她站在电梯前,眼前一阵模糊,她伸手摁下行键,电梯双门开启,她走进去,按了一楼数字,电梯双门缓缓合上。

    忽然,一只大手伸进来,电梯双门受到阻碍弹开来,贺雪生猛地抬头望去,看到沈存希站在电梯门口,她甚至没来得及拭去脸上的泪,狼狈又脆弱的样子在他眼前无所遁形。

    沈存希双手撑着电梯双门,目光炯炯地盯着贺雪生,看着她脸颊上晶亮的眼泪,他心口一阵锐痛,他沉默地走进去,电梯很快缓缓关上。

    两人都没有说话,身旁传来压抑的抽泣声,似乎并不想让他听到,他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抬头盯着电子屏上的红色数字,一层层往下降,然后在一楼停下。

    电梯门开了,贺雪生快步走出去,她抹了抹眼泪,绝不想在他面前软弱,她走到单元门前,打开锁,外面的阳光铺洒了一地,也照射在她身上,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她走得快,却也知道沈存希在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她,她很快走到停车场,拿钥匙开门上车,启动车子时,副驾驶座的门开来,男人坐了上来。

    她条件反射一般扭头瞪着他,声音恶狠狠的,“下去!”

    “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你一个人离开。”沈存希看着她,没有回避她的目光,也分明看到她眼底的厌恶。他想,饶是他的心是铜墙铁壁,他也承受不住她的厌恶。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离开,只要他一转身,她不会追上来,他们就再也不可能。这是他种的苦因,就得自己承受恶果!

    贺雪生盯着他的目光,像是会嗖嗖的放出利箭来,她道:“不劳你费心,若是会死,五年前我就已经死了。”

    “宋依诺!”沈存希压抑不住胸口突然激荡的愤怒,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我不许你诅咒自己!”

    “是诅咒么?沈存希,你曾对我做的那些事,我一件都没有忘,我会记着,然后把我失去的东西一样一样讨回来,下车,不要让我说第三次!”明亮的光线里,她眼中的仇恨与厌恶再次明晃晃的刺进他眼里,此刻的她,甚至不曾掩饰,也懒得与他虚与委蛇。

    她恨他啊!

    也好,她还恨他,至少她不会将他遗忘!

    “好,我一直等着你来报复,依诺,千万不要忘记了,我一直等着你!”沈存希的语气里多了一抹温存,像是情人间的呢喃,带着无限的深情与痛苦。

    贺雪生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若是不这样,她怕指甲会陷进她肉里,她已经够苦够疼了,不需要再雪上加霜。

    “你下去!”她盯着前方不看他,在她缅怀小忆时,她不想看见他。

    沈存希望着她,她的小脸像凝结了一层冰霜,那样的冷漠,而她眼底的伤痛,让他有些看不懂。如今的她,每一面都有一个故事,却是他看不懂的故事。

    “在没有看到你安全到家前,我不会离开你半步,开车吧。”沈存希语气虽淡,却有着不容商量的坚决。

    贺雪生恼怒不已,她扭头瞪着他,看他不动如山的坐着,她伸手去开门,手腕却被一只大手迅疾握住,耳边传来男人透着几分飘渺的声音,“这么急着逃离我,是怕自己会再次爱上我么?”

    贺雪生所有的动作都顿住,她瞪着他,眼里掠过一抹讽刺的笑意,讥诮道:“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只是不想让你污染我的空气。”

    沈存希眼底掠过一抹痛意,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淡淡道:“开车吧。”

    贺雪生气恼,想把车扔在这里,回头势必得去找他要回钥匙,她咬牙切齿道:“你这个……癞皮狗!”

    大抵是恨极,她才会这样骂人,沈存希唇边掠过一抹笑意,癞皮狗?嗯,要是能癞到她回心转意,那也不错。

    贺雪生知道他是不会下车了,她赌气似的发动车子,跑车如离弦的箭急驶出去,很快便驶上大路,车里很安静,贺雪生尽量不看他,但是变道时不得不看。

    男人窝在真皮座椅里,身量修长,看起来多少有些憋屈,他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在他脸上洒下细碎的光芒。

    她收回目光,注视着前面的路况,如今他们在一起,多数时间不是剑拔弩张,就是互相伤害,有什么意思呢?不如不相见,不如相忘于江湖。

    车厢里很安静,身旁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贺雪生转头看着他,才发现他睡着了。她蹙了下眉头,他在她身边还真是随心所欲惯了,刚才吵成那样,他都能安然睡着?

    贺雪生气乐了,男人果然都是不走心的动物,你在这里气得半死,他倒是无所谓,该吃吃该睡睡,一样不少。

    前面是出城高速路,这个方向通往哪里,她也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到这里来,过了收费站,她一直往前开,前面路牌提示有一个私人农庄,她打了转向灯,车子拐了进去。

    开了一段水泥小路,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前,她熄了火,沈存希没醒,她坐在车里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打开车门下车。

    这里的空气非常好,四处散发着桂花的香气,她抬手遮在眼睛上方,眺望着远处,那边波光鳞鳞,刚才开车进来时,看到那里有一个大湖泊,湖泊旁边是石榴园,树上结满了硕果累累的石榴,压得树枝都弯了腰。

    她转头看了一眼车里还在沉睡的男人,她信步向那边走去,走了一段路,才到石榴园外面,园外围着栅栏,她轻轻推开走进去,有人在石榴园里摘石榴,看到她走进去,停下手里的动作,“姑娘,你找谁?”

    贺雪生挠了挠头,“阿姨,我路过这里,看石榴结得好,就想进来参观一下,不会打扰您工作吧?”

    那人看着她,忽然道:“那你来帮我摘石榴,摘完石榴,你想怎么参观都随你。”

    贺雪生微笑道:“好。”

    阳光从树叶的间隙照射过来,她的脸颊已经没有刚从金域蓝湾出来时那样苍白了,反而透着健康的红色,与树上的石榴相辉映,美得让阳光都失色。

    贺雪生走到那位阿姨身边,阿姨姓何,据说这里是她儿子的地盘,种了石榴,只为观看,她每年都会抽时间过来摘石榴,送给亲朋好友。

    贺雪生站在阿姨身边,听得出她语气里的孤独,有时候人老了,就希望自己的子女待在身边,能够承欢膝下。而她的儿子看来也是非富即贵,这半座山都是他的,再加上这满山的石榴树,种着只为观看,寻常人家是做不到吧。

    何阿姨摘下石榴,贺雪生接着放进背篓里,一个个又大又红的石榴,就这样长在树上烂掉,真是可惜了。

    “小姑娘,你要不要试着摘几个?”何阿姨年纪大了,头望久了脖子酸,就想让贺雪生来帮她摘。

    贺雪生莞尔,“阿姨,我已经30多岁了,不小了。”

    “你不说还真看不出来,现在的年轻人啊,哪里看得出来年龄哦。”何阿姨感叹道。

    贺雪生从她手里接过剪刀,找了一根石榴又大又红的树枝拉下来,然后一剪刀下去,石榴枝弹回去,树叶从她脸上抽过去,眼睛顿时火辣辣的痛起来。

    “好痛!”

    她惊呼了一声,眼里立即涌出眼泪来,可她手里牢牢抓着那颗大石榴不放,然后她感觉到有人走过来,捧起她的脸,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身体顿时紧绷,由身到心都在排斥他的靠近。

    沈存希感觉到她的排斥,他没有放弃靠近她,她眼周红红的,被树叶抽过去,隐约有几丝红痕冒出来,他温软的指腹轻轻摩挲她的眼角,沉声道:“睁开眼睛,让我看看。”

    他声音紧绷,带着一抹担忧,贺雪生的手连同石榴都按在他胸口上,她欲撇开头,“我没事,你放开我!”

    沈存希和她待在一起,听她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放开她,他是她的命,从他们重逢的那一刻起,他死都不会放开她。

    他眉尖蹙起,低低道:“听话,让我看看要不要紧?”

    贺雪生眼中火辣辣的,被树叶扫到,一阵热辣辣的疼,疼得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沈存希见她不肯睁开眼睛,心里焦灼,担心她伤了眼睛,他双手温柔的掰着她的眼睑。

    因为太疼了,她眼睛紧闭,他费了些力气才掰开,眼珠有点红,没有杂物,还好没有出大事,他心定了定,微噘起嘴轻轻吹气,她眼睫直颤,就像一只蝴蝶震颤着翅膀,一直颤进了他心里。

    “还疼吗?”沈存希吹了几下,柔声问道。

    贺雪生被迫看着他,他紧张、着急与关切的模样尽数落入她眼底,她有些恍惚,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吗?

    为什么和他接触中,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与她脑中那个人有着巨大的差异?是他太擅于伪装,还是她的记忆出了错?

    沈存希微微松了手,她没有立即闭上眼睛,看来那股痛意过去,已经没事了。然而她怔怔地盯着他,眼中有质疑,有不信,还有更复杂的纠结,一时让他看不懂,她在想什么。

    他抬手碰了碰她的脸,“依诺,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不保证我会对你做什么。”

    触到他眸底忽然炙热起来的目光,贺雪生回过神来,她移开视线,迅速眨了眨,感觉眼睛里好像有杂物,很不舒服,她抬手就要去揉,被沈存希伸手拦住,“现在不要揉眼睛,以免伤了眼珠。”

    他的手握在她手腕上,掌心滚烫,她蹙了下眉头,轻轻挣开,倒是听话,没有再去揉眼睛,只是眼睛很不舒服,就一直想去揉,不能揉,心里就跟被猫抓了似的,一阵痒痒。

    何阿姨看他们别扭的模样,她笑道:“贺小姐,还好你没事了,要不然我罪过大了。”

    贺雪生尴尬的笑了笑,道:“何阿姨,是我没用,摘石榴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

    “没事没事,一回生二回熟。”何阿姨摆了摆手,她看着背篓里已经装满的石榴,她说:“摘得差不多了,不用再摘了,你们随便逛吧。”

    何阿姨说着,去背背篓,沈存希先她一步,将背篓背起来,他对贺雪生道:“你在这里不要乱走,我马上回来。”

    贺雪生看着他的背影,轻轻一叹,眼角余光瞄到何阿姨望着她,她连忙移开视线,何阿姨摇了摇头,这两个年轻人,看着就别扭。

    贺雪生目送何阿姨离开,她转身往前走,来到湖泊前,湖泊上面搭着木桥,她手里还抱着刚才摘的那个石榴,索性走到桥的尽头,看着清澈见底的湖水,她弯腰在桥头坐下,将石榴放在旁边。

    秋阳洒落在她身上,她双手反撑在身后,微微仰起头,感受着阳光的沐浴,闻着桂花香,心中的忧郁,似乎也要被这样热烈的阳光驱散。

    沈存希站在桥的这端,看着那端的女人,瀑布般的青丝披泄下来,他记得,当年她离开他时,她还是短发。如今她头发长长了,人也变了。

    他缓缓踏上木桥,木桥发出轻微的声音,然后他看见,那端坐着的女人浑身僵直。他心尖一痛,总是这样,他还没靠近,她就开始排斥起来。

    贺雪生坐直身体,刚才的放松再也不复见,她耳朵变得灵敏起来,随着木板的震颤,她知道他在缓缓靠近她,三步、两步、一步,他在她身边坐下来。

    沈存希望着远处的蓝天白云,近处清澈见底的湖泊,还有身后那满山的石榴树,这样的午后静谧安然,又因为她在身边,而变得特别有味道。

    他垂眸,盯着那颗让她付出巨大“代价”的石榴,他柔声问道:“饿了吗?”

    贺雪生没说话,不过确实饿了,早上就没吃什么东西,刚才在韩美昕家又那样离开,开了这么久的车,来到这里,哪里不饿?

    沈存希好像并不需要她回答,他拿起那颗石榴,问她:“想不想吃石榴?”

    贺雪生还是没理他,沈存希轻轻叹了一声,伸手探入包里,拿出钥匙扣来,用钥匙将石榴的花蕊部分弄下来,然后轻易就掰开了石榴。

    石榴里的籽红滟滟的,汁水丰沛,看起来就美味可口。沈存希放下一半,然后仔细将石榴籽剥下来,递给贺雪生时,她没有伸手来接,他便抓过她的手,将石榴籽放进她掌心,他说:“尝尝吧,应该很甜,何阿姨说这是纯天然种植的,没有打过农药。”

    贺雪生看着手里饱满晶莹的石榴籽,他剥得小心,一粒都没有碎。到底还是盛情难怯,她放进嘴里慢慢吃起来,石榴籽在她唇齿间碎开,味道甜甜的,她忍不住欢喜道:“好甜,你也尝尝。”

    沈存希没吃,只是看着她吃,她吐了籽出来,他就将剥好的石榴放进她手里,无声的动作,却包含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意,他只愿这样静静的陪伴她就好。

    不知不觉间,贺雪生将一颗大石榴吃完,肚子里也有了饱腹感,她看着他,发现他从头到尾都没吃东西,她心里多了抹难言的滋味,她道:“你不饿吗?”

    “不饿。”沈存希摇了摇头。

    贺雪生睨着他,突然起身,见他也要跟着站起来,她道:“你坐着别动,我马上回来。”

    沈存希没有动,看着她脚步轻盈的离开,背影没入石榴园里,不一会儿,她抱着一颗大石榴回来,走到他身边,她将石榴放进他怀里,她笑得像只小狐狸,“据说石榴能美容养颜,你得多吃点。”

    怀里沉沉的,他低头看着表皮红红的石榴,这是经过阳光照射,一定是汁多味甜,看得出来,她是用心挑选过的。

    即使她不承认,她的某些举动还是说明她在意他,这样想着,他心情大好。哪怕她此刻正在揶揄他老了,他也不跟她计较。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拉着在身边坐下,他依旧用钥匙将石榴的花蕊那端抠掉,贺雪生看着他比刚才要熟练的手法,她眉尖微挑,问道:“你怎么这样剥石榴?”

    “这样剥不会伤到石榴籽,还要吃点吗?”沈存希将剥好的石榴递过去,贺雪生摇了摇头,“我吃饱了,你吃吧。”

    沈存希放了几粒在嘴里,贺雪生瞧着他斯文的吃相,她说:“石榴要大把大把的吃才有味道。”

    沈存希皱了皱眉,石榴籽太甜,吃了一口就不愿意再吃了,将剩下的放进贺雪生手里,贺雪生没有多想,直接放进嘴里,嚼了嚼才想起,他刚才吃过的。

    沈存希偏头看她,见她神情有些怪异,然后从容的嚼起来,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继续剥石榴给她,贺雪生道:“其实我想不通为什么有人喜欢吃石榴,吃进去是籽,吐出来还是籽。而且,这是所有水果里最难剥的一种吧。”

    沈存希垂眸盯着手里的石榴,如果对象不是她,恐怕他也没有这个耐性坐在这里慢条斯理的剥石榴,他想了想,道:“或许大家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

    贺雪生双腿在虚空中无意识的晃动,她笑道:“那得是多无聊的人,才会喜欢这样折腾自己。不过味道确实是好,甜进心坎里了。”

    沈存希剥了一把放到她手里,看她自然的接过去,不再抵触,他眼底的笑逐渐加深,在这样宁静的午后,有她陪着,他真希望时间就此定格,那么他们会永远这样下去。

    可他又希望时间继续走,因为他还想和她经历很多很多的事情,因为他贪心的还想拥有更多更多。

    他们在木桥上坐了许久,话却不多,贺雪生看风景,沈存希就看她。贺雪生被他看得很不自在,她站起来,道:“走吧,我们回去了。”

    沈存希仰头望着她,她再度变回那个清冷的贺雪生,他在心里叹息,他阻止不了时光流走。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点了点头,“好。”

    贺雪生在前面走,他跟在后面,下了木桥,他忍不住回头望去,看见空荡荡的木桥,他不知道今生今世,他们是否还有机会再像今天下午这样自在的相处。

    贺雪生走了几步,没有听到他跟上来的脚步声,她转过头去,就看到他正望着木桥的尽头发呆,她忽然道:“走吧。”

    沈存希回过头来,快步追上她,一直向石榴园外走去。

    来到别墅外面,他们的车还停在那里,何阿姨看见他们回来,她热情道:“贺小姐,沈先生,留下来吃了晚饭再走吧。”宏木沟技。

    “不用了,何阿姨,我们还赶着回城,有机会我一定前来叨扰。”贺雪生摇头婉拒,她已经出来一天了,她答应爸爸,要回去陪他的。

    “这样啊,那我就不强留你们了。”何阿姨惋惜道,她抱起一个纸袋,走到贺雪生面前,她道:“这是向阳的石榴,很甜,你带些回去尝尝。”

    贺雪生接过去,向何阿姨道谢,何阿姨摆了摆手,沈存希接过纸袋,放进后备箱里,两人向老人告别。沈存希从贺雪生手里接过车钥匙,他道:“回去我开车。”

    贺雪生看了他一眼,拉开副驾驶座车门上车,沈存希发动车子,贺雪生冲何阿姨挥手道别。车子迅速驶离,很快就看不到何阿姨的身影,贺雪生收回目光,前面一辆眼熟的轿车停在路边,等他们出来,那辆车才驶进去。

    大抵觉得眼熟,贺雪生多看了两眼,然后看到后座上坐着靳向南,电光火石间,她忽然反应过来,难怪看着何阿姨觉得面熟,原来是靳向南的母亲。

    沈存希开车将贺雪生送回贺宅,车子停在贺宅外面,沈存希解开安全带,他偏头望着身旁的女人,低声道:“我就不进去了,你回去好好休息。”

    贺雪生看着路边停着一辆劳斯莱斯,看来已经有人来接她了,她点了点头,“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沈存希推开车门下车,贺雪生已经站在车旁,她目送他上了车,这才坐进驾驶室里,将车开进贺宅。停好车,她打开后备箱,抱起纸袋,还挺沉的。

    她走进贺宅,玄关处搁着两双陌生的女鞋,她换了拖鞋进去,看到楼梯口放着几个大行李箱,她偏头看去,果然在客厅里看到了贺夫人与贺允儿。

    她抱着纸袋走过去,贺允儿站起身来,七年了,她出落得更加漂亮。她穿着米兰时装周上最新款的驼色风衣,下面一双黑色长靴,透着几分知性。

    “雪生姐。”贺允儿上前一步,欲接过贺雪生手里的纸袋,耳边传来贺夫人不悦的声音,“允儿!”

    贺允儿回头看了一眼母亲,冲贺雪生歉意的笑了笑,那边云姨已经过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看见里面新鲜的石榴,她惊讶道:“雪生小姐,这是哪里摘来的石榴,好漂亮。”

    “今天路过一家石榴园,园主送的,我尝过,很甜。”贺雪生声音柔柔道,她看着贺夫人,尊敬的道:“贺夫人。”

    贺夫人不喜欢贺雪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给她好脸色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贺雪生没有在意,毕竟对于这个家而言,她是个闯入者。

    贺峰听到引擎声,知道是贺雪生回来了,他从楼上下来,就看到贺夫人给她脸色看,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又不想当着雪生的面和贺夫人起争执,以免她心生芥蒂。

    “雪生回来了。”

    贺雪生喊了声“爸爸”,就听到贺夫人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她知道她在贺宅的好日子到头了。贺峰看见云姨手里抱着一个颇沉的纸袋,他道:“买什么回来了?”

    “先生,是石榴,很新鲜,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云姨道,“一会儿我把石榴剥出来榨成汁,你们都尝尝。”

    贺峰点了点头,看见贺雪生红润的脸颊,他问道:“出去好玩吗?”

    贺雪生看了脸色难看的贺夫人一眼,她点了点头,“嗯,爸,贺夫人,允儿,我有点累,先回房了。”

    说着她转身上楼,贺允儿看着她的背影,她回头看着母亲难看的脸色,她皱了皱眉,却是什么也没说,她说:“爸,我上去看看她。”

    贺允儿是在偶然间得知贺雪生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她知道这个消息时,心里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学着接受,学着说服母亲接受。

    贺雪生回了房间,不一会儿,房门被人敲响,她说了句请进,就见贺允儿探头进来,她怔了怔,没想到她会主动来亲近她,“姐,不会打扰到你吧?”

    贺雪生摇了摇头,“进来坐吧。”

    贺允儿走进去,来到她身边,她小心翼翼道:“我和妈妈回来是不是让你不自在了,如果你感到不自在,我可以劝妈妈和我回新西兰。”

    “允儿,这里是你的家。”贺雪生低声道,这是她的家,鸠占雀巢的人是她。

    “也是你的家。”贺允儿道,她比七年前懂事了许多,那时候她就是一个唯我独尊的小公主,所有人都得让着她。现在,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的她,却变得成熟懂事了。

    贺雪生对着这样的她,总是没办法讨厌起来,她说:“爸爸老了,他需要人陪伴,就是你们不回来,我也会打电话请你们回来,你们才是他真正的亲人。”

    “不不不,姐,你别这样说,你也是爸爸的亲人,如果我们回来,你却走了,他会恨死我和妈妈。姐,我知道七年前我很不懂事,做过很多伤害你的事,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求你体谅一下我妈妈,不要跟她一般见识。”贺允儿急道,甚至因为着急而握着她的手。

    曾经,她是她最讨厌的人,讨厌到恨不得她去世,那样沈存希的目光就会落在她身上。后来她才明白,一个人的感情,不会因为另一个人离开而终结。

    她为她当年的偏执而后悔,如果她早知道她是她的姐姐,她不会那样去伤害她。

    贺雪生垂眸盯着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允儿的改变她看在眼里,她回握住她的手,摇头道:“允儿,过去的事情我不会放在心里,至于你母亲,她是长辈,她喜不喜欢我,我都会尊敬她。”

    “姐……”贺允儿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有千言万语想和她说,最终却只化作一句“谢谢”。

    她又怎会知道,贺雪生最想谢谢的是她们,让她拥有了五年的父爱,那是她梦寐以求的父爱。

    贺允儿眼眶发烫,她低声道:“那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贺雪生放开她的手,看见她转身向门外走去,那一刹那,她喉咙上像堵了一团棉花,她低声道:“允儿,欢迎你回家。”

    贺允儿脚步微顿,复又迈开来,快步走出去。

    贺雪生靠在桌子旁,看见卧室门合上,高跟鞋敲在地面的声音逐渐远去,她长长的呼了口气,心里沉甸甸的。

    晚饭时,一家人全到齐了,长方形餐桌上,贺峰坐在主位上,贺东辰与贺雪生,贺夫人与贺允儿分别坐在两侧,餐桌上的气氛有点沉闷。

    贺峰拿起筷子,他道:“吃饭吧。”

    见贺峰动筷,其他四人才拿起筷子,云姨榨了石榴汁,色泽艳丽鲜亮,贺东辰偏头看着她,道:“听说你今天去石榴园了,那边怎么样?”

    “空气不错,风景也不错。”贺雪生答道。

    “向南在郊外也买了一处农庄,种了很多石榴树,一到九十月,熟透了的石榴挂在树上,像红灯笼一样。他也不让人摘了去卖,只说看着好看,什么时候我们全家一起过去玩,城里的空气质量越来越糟糕了,要定期去洗洗肺。”贺东辰道。

    贺雪生说:“我今天去的石榴园就是他家的。”

    “是么,你们一起去的?”

    “不是。”

    贺东辰看了她一眼,心里已经猜到几分,他没有再问。

    贺夫人瞧着这两兄妹自然的聊天,心里很不是滋味,到底是有血缘关系的,贺东辰对允儿总是冷冷淡淡的,就算从小一起长大,也没见他对允儿这样关怀备至。

    她心里想着,真是白养了一场。

    她目光在四人身上掠过,然后她搁了筷子,道:“这次我和允儿回来,就不打算再回新西兰了,允儿在新西兰学管理,打算在桐城找个工作。”

    四人都望着她,贺峰说:“那就去贺氏吧,东辰,在公司里给你妹妹安插个职位……”

    贺夫人打断贺峰的话,她说:“贺氏压力太大,我不希望允儿那么累,就去佰汇广场吧,雪生,我想你不会不愿意让允儿过去帮你吧?”

    贺雪生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贺峰将筷子拍在桌上,他怒道:“胡闹,你回来若是给我添堵的,就赶紧收拾东西回新西兰去。”

    贺夫人脸色大变,她腾一声站起来,“我怎么胡闹了?我今天刚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你就要赶我走?贺峰,我和你做了20多年的夫妻,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吗?”

    “妈!”贺允儿站起来,拉了拉贺夫人的手,不想她惹爸爸生气,“我不去佰汇广场,那是雪生姐姐的事业,我也不去贺氏,我不想被人说我是空降的。我回来前已经投了简历,光亚集团已经录取我了,您不用操心我的工作。”

    贺夫人蹙紧眉头,不悦地瞪着她,“你什么时候背着我偷偷找工作了?”

    “我哪有偷偷的,光亚集团是跨国集团公司,前途不可限量,我要证明我的能力,不靠家族企业也能生存,所以您别和爸爸吵,我哪里都不去,就去光亚。”贺允儿道。

    贺雪生听到“光亚集团”四个字,下意识抬头望着贺允儿,这是巧合吗?光亚集团的老板是沈存希,这件事除了她知道,应该没人知道,可偏偏贺允儿将要去工作的地方就是光亚集团。

    “只要有能力,在哪里闯不出一片天地来?允儿,爸爸支持你。”贺峰的脸色缓和过来,却是看也不看贺夫人一眼,近年来,银欢变得越发的变本加利了,回来板凳都还没坐热,就想着和雪生争权夺利。

    贺夫人见谁都不站在她那边,她气乎乎的退开椅子,蹬蹬上楼去了。贺雪生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二楼缓步台,她心里难受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