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14章 我们还没离婚 (9400颗钻加更)

    开完会,沈存希脚步匆匆地走回会议室,心底有着难以言喻的欢喜,不管是不是她自愿的,她肯来找他,就是一个进步。

    走到办公室外。他下意识停下脚步,抬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与领结,这才推开门走进去。他的目光落在会客区的沙发上,那里没人,茶几上搁着半杯咖啡。他抬头,看到落地窗那边站着一道纤细的身影,他提起的心缓缓落回原地。

    他走进去,将手里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走到她身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想得很出神,连他进来了都不知道。

    她的背影很忧郁很悲伤,甚至带着几分淡淡的疏离。哪怕就在他眼前,他也有种看不透她的感觉。这种感觉自从他们重逢后,就一直跟着他,让他心底难安。

    他伸手,从她身后轻轻将她拥进怀里。怀里娇软的身躯忽然紧绷,那是下意识的抗拒。但是她却没有挣扎,微微偏头,却看不到他的正脸,她柔声道:“开完会了?”

    “嗯。”沈存希微俯下头,下巴搁在她肩上,一股舒淡的清香混着奶香飘进他鼻息里,他哑声道:“你用什么沐浴露,怎么这么香?”

    贺雪生看着落地窗玻璃上倒映着他们的身影,她眼中的笑意很淡,带着一丝狡黠,“沈总,你现在可是在吃我豆腐。”

    “那你愿意让我吃吗,嗯?”尾音上扬。慵懒缱绻,沙哑迷人,让人的心脏忍不住一酥。

    贺雪生眨了眨眼睛,轻轻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她背抵着落地窗玻璃,笑盈盈地瞅着他,“我是来给你送请帖的,你可真讨厌,非得难为我,让我亲自跑一趟不可。”

    “我不为难你,你就不会来我这里了。”沈存希双手环胸。目光深邃地望着她,她脸上的笑意未达眼底,那双充满雾气的丹凤眼就向大雾迷漫的沼泽,看似美丽,一脚踏进去,就会被吞噬。

    明明如此危险,他还是想要踏进去,死在里面也甘愿!

    “瞧你说得,只要你邀请我来,我随时都能来。”

    “是么,就算我这里是龙潭虎穴,你也来?”沈存希盯着她,总感觉此刻的她又藏在了面纱后面,看不透。而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烦躁。

    他伸手过去,她下意识躲了一下,没躲过,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温柔的摩挲,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依诺,你恨我吗?”

    这个问题如此猝不及防,贺雪生愣了一下,眼中的恨意层层翻涌上来,又被她强行压了回去,她笑得风情万种,“沈总这话问得,我怎么会恨你?”

    “我们新婚那天,我放任警察将你带走,你不肯见我,是因为恨我吗?恨我不信任你?”沈存希没有错过她眼底强行压回去的恨意,明明知道,他还是要问出口。

    即使这段过去对于他们来说,是彼此难愈的伤疤,但是伤疤下面起了脓,如果不揭开伤疤,把脓挤出来,他们始终都不会愈合。

    贺雪生还是那样轻松的站着,顾左右而言他,道:“沈总,我是来送请贴的,你这样会把我吓跑。”

    “我知道你恨我,依诺,我也恨我自己。”沈存希温软的指腹在她耳后轻轻的摩挲,他的神情多了几分自责与内疚,“依诺,我们重新来过,好吗?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失望。”

    贺雪生终究做不到无动于衷,她抬手拉下他的手,她道:“沈总,我有男朋友了,所以抱歉。”

    贺雪生的拒绝很干脆,干脆到不给他留有任何幻想的余地,她侧身越过他,向会客厅走去。沈存希笔直地站在原地,耳边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他知道她正在走离他身边,他低声道:“依诺,你还爱我吗?”

    贺雪生前行的脚步硬生生停下来,她侧身望着他苍凉的背影,轻轻笑了笑,“七年时间,再深的爱恋也会被消磨。”

    “那你爱他吗?”沈存希没有问那个他是谁,最近出现在贺雪生身边的也只有那么一个人,那个儒雅温润的男人,让人感到温暖的男人。

    “爱,我爱他!”贺雪生说得急,就像是为了应付他一样,她说完,快步走到沙发旁,从包里拿出邀请函放在茶几上,她道:“沈总,下周星期五,欢迎你大驾光临!”

    沈存希转过身来看着她逃也似的背影,他忽然道:“我会去的,依诺,把他带来,让我帮你把把关,只要他能给你幸福,我会退出你的视线,再也不去打扰你。”

    贺雪生咬紧牙关,攥着包带的手紧握成拳,她转过身去,望着与她距离甚远的沈存希,她有些近视,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却知道这个男人同样盯着她,她笑,“这还真稀奇,从来没听说过前夫替前妻把关的。”

    沈存希鹰隼般的凤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他说:“确切的说是现任丈夫,依诺,我们还没离婚。”

    贺雪生差点将一口银牙咬碎,当年她是“离世”,他的配偶栏里顶多写着已故,他们确实还没有离婚,但是,“宋依诺已经死了,我是贺雪生,沈存希,希望你下次不要叫错我的名字。”

    沈存希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拉开门出去了,门“哐当”一声合上,他静静站了一会儿,然后走到茶几旁,俯身拾起那张丁香紫的邀请函,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讳莫如深。

    他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方,把关么?他唇角微勾起一抹精明的弧度,他不掐了她的烂桃花就不错了。

    贺雪生怒气冲冲的走了,不一会儿,严城敲门进来,看见沈存希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办公桌后处理文件,他走过来,八卦兮兮道:“贺小姐看起来很生气,你们吵架了?”

    沈存希头也没抬,讥嘲道:“严城,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像胡同里的大妈一样闲唠嗑了?”

    “……”严城听着他这语气,心情应该不算坏,他连忙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嘛,瞧你这些年为了沈太守身如玉,肯定憋坏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份文件朝他飞过来,他身手敏捷的躲过去,讪讪道:“看来真的憋坏了,那我先出去了,哈哈哈。”

    严城说完,麻溜的开溜,沈存希黑着一张俊脸瞪着他的背影,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不怕他了。

    严城拉开门,才想起自己进来的目的,他趴在门边,道:“沈总,有件事我得向你汇报,沈太早上去过医院了,看样子是去找六小姐麻烦了。”

    沈存希握着钢笔的手一顿,他道:“由她去吧,只要不闹出人命,让她出口气也好。”宏司住扛。

    严城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沈总,那是你亲妹妹,你也不管了?”

    “那是她咎由自取。”沈存希冷冷说完,垂眸不再理严城。严城看着老板这副模样,他就是再八卦,也不敢再问了。

    他垂眸,看见手里烫金的请贴,他道:“沈总,还有一件事,靳家今晚在盛世豪庭举办晚宴,这是邀请函。”

    “靳家?靳向南?”沈存希凤眸微眯了眯,这个情敌不容他小觑。

    “是他!”严城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你告诉他,今晚我一定准时到。”

    ……

    贺雪生离开沈氏,想起沈存希刚才说的话,她没来由的一阵心烦,她拉开车门,将包扔进去,他要退出她的视线?为什么还来招惹她,玩欲擒故纵么?

    还有她为什么嘴贱,她现在上哪去找个男朋友给他?

    她恼怒的抓了抓头,将发型抓乱了也不管,她为什么要如此在意他的话,只因为严城说他这些年来身边都没有女人,就觉得他对她情深意重吗?

    宋依诺,你别傻了,他要是这样爱你,又怎么会放任你不管?你为你的愚蠢已经付出过一次惨重的代价了,难道还想再来一次?

    贺雪生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再胡思乱想,不要被那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动摇了决心。

    思及此,她发动车子驶离沈氏,回到公司,她刚踏进办公室,云嬗就快步迎上来,朝她比了比办公室方向,低声道:“雪生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靳先生在你办公室呢。”

    贺雪生抬头,透过玻璃墙,她看见站在落地窗玻璃前的靳向南,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她推开玻璃门走进去,靳向南转过身来,看见她走进来,他微笑道:“贺小姐,好久不见,前两天家母说在石榴园见过你,我还不信,今天听东辰说,你确实去过石榴园。”

    “是啊,伯母很热情,我离开的时候她还送了我一大袋石榴,我都不好意思拒绝。”贺雪生笑盈盈道,她其实很欣赏靳向南,他是一个很温暖的男人。

    “我母亲很喜欢你,对了,晚上有场宴会,我找不到舞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靳向南问道。

    贺雪生将包搁在办公桌上,“好啊,反正我晚上也没什么事,什么样性质的宴会,需要穿得很浓重吗?”

    “就是一般的宴会,礼服我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吧?”靳向南抬腕看了下时间。

    “好吧。”贺雪生点了点头,拿起包和他向办公室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