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16章 先订婚再恋爱 (9700颗钻加更)

    严城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就见沈存希裹着浴袍从房间里冲出来,他被撞了个趔趄,手里的衣服再度掉落在地上。

    他无奈地看着沈存希飞快离去的背影,叹息道:“你俩年龄加起来也是年逾古稀的人了,就不能稳重点?”

    贺雪生跑出酒店。眼前射来两束刺目的灯光,她抬手下意识遮住眼睛,车子的速度很快,转眼便已经到了她跟前,她吓得愣住,腰间忽然伸来一只大手,揽腰将她用力一扯,车子忽啸而去,她心有余悸的撞上了一副结实温暖的胸膛。

    耳边传来男人焦急的询问声,“雪生,你没事吧?”

    贺雪生仰头望着他,璀璨的灯光下。男人身上似乎笼罩了一圈淡淡的光晕,像天使一样。她眼睛一眨,眼泪滚落下来,她有事。

    靳向南低头看着她,她满脸都泪,妆也花了。看起来惨不忍睹。那双眼睛像是打开龙头的水喉,不停往下掉眼泪,他从来没见过女人哭得这样无声,又这样让人心疼的。

    他刚送走了宾客,就见她从电梯里跑出来,叫她她也没听见,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只管往前横冲直撞。她和沈存希……

    思及此,他心里有点烦躁,仔细打量她,她头发有些凌乱,衣服还算整齐,只是嘴角有一抹血丝。他眯了眯眸,沈存希欺负她了?可看起来又不像,此刻的她,更像一个走丢的孩子,那样茫然无措。

    “雪生,别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靳向南的声音放得又低又柔,她这样无声落泪,看得他的心都拧在了一处。

    贺雪生只是哭,也不说话。思及沈存希的态度,她心如刀割,她的小忆,她可怜的孩子。

    靳向南手足无措,看她一直哭,他想不到别的办法安慰她,他伸手将她拥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有我在,别怕。”

    靳向南的怀抱有股让人安心的力量,贺雪生没有推开他。她很绝望,只想抓住点什么,阻止自己沉入深渊。她静静地靠在他怀里,所有的声嘶力竭都在刚刚宣泄完,此刻她只是觉得自己很悲哀,明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依然被他身边的人所说的话给动摇了。

    她要再不擦亮眼睛,她怎么对得起小忆?

    贺雪生的心,一寸一寸的变得冷硬,她不可以再被他蛊惑,绝对不可以!

    沈存希追出来,他那样注重外表的男人,此刻只穿着一件浴袍,甚至脚上只穿了一只拖鞋他都没有发现,一心只顾着追上情绪失控的贺雪生。

    她的指控,她的谴责,他统统都受得住,只是受不住她伤心落泪,尤其还是因他而落的泪。那会让他觉得他很无能,保护不了她。上向长巴。

    然而当他看到站在酒店门外静静相拥的两个人,他奔跑的动作猛然停下来,就像是在跑步机上奔跑,突然停电了,有些猝不及防,他身体往前倾了一下,一脚穿着拖鞋,一脚光着,看起来格外狼狈。

    可再狼狈,也比不上他的心。

    那一瞬间,他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动不动的,心拼了命想去靠近她,将她从那个男人的怀抱里拽出来,可身体像是灌了铅一样,他一步也动不了。

    他怔怔地站在那里,酒店里时而有人经过,不免多看他两眼,可他的眼中,只有门外那对相拥在一起的男女。

    男人似乎正在柔声安抚她,然后车来了,男人护着她坐进后座。接着,男人跟着坐进去,似乎察觉到什么,男人朝他望过来,眼里掠过一抹诧异,然后从容的关上车门,车子驶离,尾灯很快消失在酒店外。

    沈存希闭上眼睛,胸口袭来一股股锥心般的疼痛,疼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右手按着左边心脏的位置,疼得似乎要炸开来,他抬步转身往电梯间走,刚走了一步,他眼前一黑,直挺挺倒在地上。

    ……

    车里,靳向南抽了两张纸巾递给贺雪生,他温声道:“擦擦眼泪吧,你这个样子回去,他们会担心你。”

    贺雪生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车厢里很安静,路灯的光芒洒落在她身上,忽明忽暗间,她的神情透着几分飘渺,她道:“靳先生,晚上真对不起,没有扫你们的兴吧?”

    靳向南轻叹一声,她自己都顾不好了,还有心情关心他们,“没有,我们也不是这样小气的人,对不对,倒是你,出了什么事?不能和我说吗?”

    贺雪生搁在膝盖上的手慢慢紧握成拳,她淡淡道:“就是想起一些不好的往事。”

    靳向南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是在避重就轻,她是个心重的人,有什么事都往肚子里咽,不愿意说出来。恰恰是这样,才让人心疼,“雪生,我知道你现在不想提,我不逼你,如果有一天你想说了,你记住,我一直在这里,随时洗耳恭听。”

    贺雪生抬起头来,冲他感激一笑,“谢谢你。”

    车厢里沉默下来,贺雪生偏头望着窗外,眼中汹涌着激烈复杂的情绪,最后归于平静。

    靳向南将她送回贺宅,目送她进去,他才吩咐司机开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三少,夫人让你回去后,去她房间一趟,她有话要和你说。”

    “我知道了。”靳向南掐了掐眉心,偏头看着远远抛在车后的贺家大宅,他眸色逐渐变得深沉。

    贺雪生走进客厅,发现贺峰与贺东辰都在客厅,看到她进来,贺东辰连忙站起来迎向她,她立即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道:“你们还没休息啊,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了。”

    贺东辰快步走过来,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将要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变成了惊愕的问句,“你哭了?”

    大抵是哭狠了,她眼睛浮肿,泛着淡淡的粉色,在明亮的灯光下无所遁形,她移开视线,不自在道:“没有,就是沙子进眼睛里了。”

    “你骗鬼去吧,你这样子还不是哭了?是不是沈存希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贺东辰气得不轻,像个热血少年一样,撸了袖子就要去和沈存希干一架。

    “哥哥!”贺雪生眼疾手快,连忙攥住他的衣袖,她吸了吸鼻子,道:“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的原因,你上了一天班,晚上又去宴会,不累啊?”

    “再累也要给我妹妹讨回公道。”贺东辰声音冷硬,他就不该让她跟沈存希走,算一算,这段时间她和沈存希见面后,哪次回来开心过?

    “哥哥!”贺雪生不依的跺脚。

    贺峰在客厅里听到他们兄妹的对话,他扬声喊道:“雪生,过来坐会儿,爸爸有话要和你说。”

    贺雪生应了一声,仰头望着贺东辰,他俊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担心,她心里明白,他是怕她受到伤害。她倾身抱了抱他,“哥,你快上去休息吧。”

    说完,她放开他,转身走进客厅,在贺峰身边坐下。

    贺东辰看着她的背影,明明满腹的心事,偏偏要在他们面前装没事。其实他们都清楚,从沈存希回国那天开始,她失眠的次数就越来越多,心事就越来越重。

    她还是没有把他们当成一家人,以致于不肯说她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出现在那极寒之地,为什么会遍体鳞伤,她昏迷时嘴里念叨的那个名字,又是在喊谁?

    那么多的疑惑,他不是没有尝试着从她那里找到答案,但是她闭口不谈。而她曾经存在的痕迹,被人抹得干干净净,查不到一点蛛丝蚂迹。

    她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他直觉这里面大有文章。看来,就算是为了雪生,他也应该和沈存希联手,查出她失踪那两年在什么地方,受过什么样的折磨。

    贺峰看着贺雪生红肿的眼睛,眼球上布满血丝,那是大哭过后留下的痕迹。他的这个女儿啊,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罪,他却保护不了她,想想他就心疼得厉害。

    “云姨,拿点冰块出来,还有毛巾。”贺峰大声吩咐道,晚上离开宴会时,他听东辰说了,雪生被沈存希带走了。对于沈存希,在事业上,他欣赏他的能力。在感情上,他却和他一样优柔寡断。

    要说他错,也未必是错,只是不够爱雪生。

    云姨很快拿来毛巾和冰块,用毛巾包着冰块递给贺峰,贺峰接过去,轻轻按在她眼睛上,叹息道:“雪生,来,用冰块敷敷眼睛,明天早上起来才不会肿得睁不开眼睛。”

    贺雪生按在毛巾上,眼周冰凉凉的,有些难受,但是她没有拒绝贺峰的好意,“爸爸,您有什么话就说吧。”

    “你和向南见过几面了,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贺雪生望着有些忐忑的贺峰,心里已经猜到他要做什么了,她垂下眸,道:“爸爸,靳先生是个好人,他值得更好的女人,我配不上他。”

    “配不配得上,这你说了不算,今晚靳家两老看见你,很满意你,向南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他品性端正,性格温暖,与你再合适不过,我问过他的意思,他很喜欢你。我们的意思是,你们先订婚,订完婚再谈恋爱,如何?”贺峰笑吟吟地望着她,不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丝情绪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