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18章 带走依诺的目的是他 (10000颗钻加更)

    沈存希坐在病床上,召开视讯会议,不知道是不是与贺雪生那通电话的关系,他心情非常好,就连站在旁边侍候的严城都感觉到了。

    两个小时的视讯会议结束后,严城将水杯递过去。调侃道:“沈总,看来什么药都不管用,还是沈太一通电话最管用,保管让你服服帖帖的。”

    沈存希抬眸睨了他一眼,“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的?”

    “沈总,我可不敢拍你马屁,不过说真的,沈太对你还是挺关心的,我昨天打电话给她,她嘴里说着不来,结果还是来了,沈总。要不你出院后,就主动出击,你们早日复合,我也跟着沾沾光。”严城笑嬉嬉道。

    沈存希捧着水杯喝了口水,眉目有些深沉。

    严城看不太懂,他继续道:“对了。昨晚沈太问了我一个问题,我觉得她的表情挺奇怪的,她问我你离开桐城后,是不是一次也没有回来过。”

    沈存希抬头望着他,“她怎么会问你这样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沈总,你有没有觉得沈太和七年前不太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她有很多很多的心事。”严城没敢说昨晚还和连清雨撞上的事。

    沈存希的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杯沿,他知道依诺藏着很多很多的心事,那些心事只怕连贺家人都未必知道,她向来是个心重的人。心里有事也不肯说出来,总喜欢藏在心里。

    将近七年了,她这性格还是没改,还是喜欢为难自己。

    “你们还说了些什么?”

    “没有了。”

    “我知道了。”沈存希点了点头,他放下杯子,翻开文件看起来。严城站在旁边,看着他没什么反应的样子,他心里着急,可是又不能多说。

    恰在此时,病房门被人敲响了,两人抬头望去。就见薄慕年推门进来,沈存希合上文件,准备下床,“你怎么来了?”

    薄慕年制止了他的动作,“你还病着,别乱动,我听说你昨天昏倒在酒店大堂,有没有做全身检查,这年头什么心脏病癌症的机率实在太高,一不小心就检查个癌症出来。到时候找回了老婆,没命陪她白头到老,看你悔不悔?”

    沈存希瞅了严城一眼,回头望着薄慕年,他笑道:“你是特地来损我的?”

    “特地来探病的。”薄慕年拉了张椅子在病床边坐下。责备他,“你别看严城,他对你算是忠心耿耿了,我还听说你最近吃安眠药吃得量很大,还是失眠,你到底要不要你这条小命了?”

    沈存希又瞧了严城一眼,严城被他盯得头皮发麻,他连忙道:“这话不是我说的,准是老王说的,老王听兰姨说你床头全是安眠药瓶,我们才知道你失眠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出息?为个女人七年不回桐城,如今她还活着,你就上啊,瞎失眠个什么劲儿?”薄慕年恨铁不成钢道。

    沈存希斜睨了他一眼,说:“老大,你说得这么起劲,我怎么也没见你把韩美昕搞定?”

    薄慕年瞪着他,“你这是埋汰起我来了?”

    “不敢!”沈存希那表情可不像是不敢的样子,有些人的感情,看着就差那么一点推力,落在自己身上,才知道那一步走得有多艰难。

    薄慕年也清楚这个道理,否则他和韩美昕这样不清不楚了七年,连女儿都有了,也没能在一起。

    严城见状,悄悄的出去了。

    病房里沉默了一会儿,薄慕年从怀里拿出一份调查报告递给沈存希,他说:“这是你上次托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你看看。”

    沈存希接过去,薄家在商政军界都有人,再加上在桐城的势力牢固,所以消息来源比较多。但是为了查这件旧案,也是耗费了些时间,才拿到比较可靠的消息。

    沈存希看完调查报告,他道:“再见到依诺后,我就怀疑当初那场爆炸是障眼法,为得是让我们所有人都相信依诺绝无生还的可能,而劫走她是有组织有计划的阴谋,但是我想不通,既然把她弄走了,为什么还要把她放回来?这个人想干什么?”

    “这个人想干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这场爆炸牵连甚广,绝不仅仅是一两个人能做到的。第一,警局里有内应,据说那天警局的监控被人关闭,所以那些人才能顺利进去带走宋依诺,第二,交通局里也有内应,那天警局外那几条道上的电子眼与监控器都全部被屏蔽,让人查不到蛛丝蚂迹。当然,当初他们做得可能不完善,但是事后我们没有怀疑,也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消灭证据。”薄慕年分析道。

    “有谁会花这么大的力气设这么大的局来带走依诺?”沈存希暗忖,“他们带走依诺的目的是什么?”

    “是你!”薄慕年直指问题核心,神色十分严肃。

    “我?”沈存希指着自己,忽然就明白薄慕年的意思,带走依诺,就相当于挖走了他的心,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他崩溃。

    而事实上,他确实已经崩溃,如果不是薄慕年他们发现得及时,葬礼上,他已经随依诺去了。

    薄慕年看着他越蹙越紧的眉峰,知道他已经想到他所想到的事情,他说:“这个局布得很大,风险也有,必须环环相扣,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所以他们才会在婚礼上下手,清雨摔下楼,包括伪造监控录相,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只为了让我亲手送依诺进监狱,送进他们的陷阱里。”沈存希恍然大悟,原来还是他错了,他的不信任,让依诺掉进了他们的陷阱中,他真是该死!

    “是,我还记得宋依诺被关进警局那天,我的律师去警局保释宋依诺,被人拦了回来。称微博上舆论闹翻天了,就算是注意影响,也得让宋依诺在警局待一晚上。我找了许多关系,警局那边都压着不放人。当时除了我,还有贺东辰与郭玉,都在为保释宋依诺的事奔走,三波势力的施压下,警局最多扛到第二天早上,就会让我们把人保释出来,而他们要争取的,就是这一晚上时间。”薄慕年回想当初,美昕怪他没有尽快将宋依诺保释出来,实际上他们都尽力了。

    “警局里一般的小人物,是不可能扛得住这么大的压力,除非是警局局长,可他为什么这么做?”沈存希蹙眉道。

    “你有所不知,当时的警局局长叫徐远,据说他与连家交好,曾受过连老爷子的恩惠。而我派去的人调查到,在你们结婚的前一天,徐远与连默秘密见过一面,宋依诺被刑拘那晚,徐远在警局里,而警局的监控室,他是有权限随时进入的。”薄慕年道。

    “连默?”沈存希念着这个名字,他居然把他忘记了。上找吗划。

    “是,连默,宋依诺失踪后,他在桐城也销声匿迹了,我已经派人去打听他的下落,不过暂时没有消息。但是我相信,你回桐城了,宋依诺也出现了,他很快也会出现。”薄慕年看着他,他说了这么多,想必他心里已经有眉目了。

    沈存希的心思百转千回,连默是所有人里最有可能带走依诺的人,因为所有问题的关联都在他身上。他对依诺压抑的爱恋,他设这么大的局带走依诺,不仅仅是为了报复他,还是为了成全他的痴心妄想。

    可既然人是连默带走的,他为什么又要将她放走?

    他记得贺东辰说过,他在五年前见到依诺时,她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

    地狱?连默费尽心机将依诺带走,又怎么可能让她生活在地狱里?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是他漏掉的。

    “连默曾经是名律师,他经常与罪犯打交道,再加上他城府深沉,他完全有本事可以把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小卖部店主被杀前,据说在你之前,还有人去见过他,那人穿着黑色皮衣皮裤,戴着帽子与墨镜,看不清长相,也判断不出年龄。那人犯罪手法专业,一刀封喉,应该是惯犯,他没有留下任何蛛丝蚂迹,杀小卖部店主,应该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那晚的目击证人,还有就是他想通过小卖部店主做一些事情,而小卖部店主做到了,他留他也没用处了。”薄慕年曾是特种兵,他的嗅觉比寻常人更敏锐一些。

    沈存希轻抚着下巴,看着调查报告,他道:“小卖部店主给了我一件衣服,那件衣服是贺东辰的,他的目的是想让我和贺家反目成仇,借以坐收渔翁之利。又或者,他杀小卖部店主,是要让依诺误会我,加深我们之间的矛盾。”

    “两者都有,更关键的还是,他要杀人灭口,所以这是一箭三雕的事。”

    沈存希眯紧凤眸,如今他步步在对方的算计中,如果这个人是连默,那么他就实在太可怕了。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再次出手,让他们走进他所设下的陷阱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