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221章 沈晏白回国

    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明明如此严肃的时刻,贺雪生看着靳向南诚恳的俊脸,忍不住笑出来,“靳先生,你是来搞笑的吗?我们才认识几天啊。”

    靳向南眉尖一蹙。他望着贺雪生,神情十分严肃,“雪生,我不是开玩笑的,我很喜欢你,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对你一见钟情。爱情是最没理由的东西,不是吗?”

    “可是我很理性。”贺雪生摇了摇头,知道大家都看着她,也知道靳向南对她是真心的,但是她清楚她现在的情况,绝对不是开始另一段感情的好时机。

    “雪生……”

    贺雪生抬了抬手。打断靳向南的话,她说:“我今天很累了,先回房休息了,靳先生,认识你这样的朋友我很幸运,谢谢你送我回来。”

    靳向南看着她转身上楼,他眼里有着明显挫败的情绪,他知道他今天的行为太过唐突,也太过冲动了,但是他想保护她。想陪在她身边。

    贺东辰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低声道:“向南,雪生还需要时间去接受,不要灰心,再接再厉。”

    靳向南睨了贺东辰一眼,听不出他话里的安慰。他只是惋惜,贺峰招呼他坐下,他道:“向南,年轻人做事要沉得住气,昨天你妈妈已经和我说了,她很喜欢雪生,雪生在感情上的经历太苦,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新的感情,你要多给她一些时间。”

    “伯父,今天是我太过冲动了,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我会放慢脚步,慢慢来。”靳向南望着二楼缓步台方向,那里已经没有贺雪生的身影。

    “我看着你长大的。你的品性伯父信得过,把雪生交给你,我也放心。”贺峰点点头,他希望女儿能够幸福,不管这份幸福是谁给的。

    “谢谢伯父的信任。”

    贺东辰送他出去时,看他坐进车里,他站在车门边迟迟没离开,靳向南瞧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有话说,他一手搭在车窗上,仰头望着他,调侃道:“你有话就说,什么时候变得像女人一样犹豫不决了?”

    贺东辰穿着一身休闲服。他双手抄在裤兜里,倚在车门边上,道:“本来呢,看见你吃瘪,我很高兴的,雪生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的心防太深,拒绝让任何一个人进入她的心。”

    “不是,哥们儿,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些兴灾乐祸?”靳向南瞪着他,哪有人这样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的?

    “你听我说完,但是,雪生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哭,她却接二连三在你面前哭,说明她至少把你当成朋友,向南,我们俩打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了,我这个妹妹我就拜托给你了,希望你能给她幸福。”贺东辰郑重其事道。

    靳向南一怔,他收敛了嬉笑的神情,亦是严肃的回应,“东辰,既然我喜欢她,我就绝不会让她难过。”

    贺东辰站直身体,他看了他一眼,“我其实并不担心你会让她难过,我担心的是她会让你难过。答应我一件事,如果雪生对你没有感觉,你放了她。”

    靳向南苦笑一声,瞧他交的什么好朋友,这话哪句不是往他心窝子上扎,他点了点头,“我欠了你们兄妹俩的。”

    “爱情的世界里,本来就是先爱上先输,我就当你答应了这个君子协定了。”贺东辰说完,也不管他,长腿一迈,径直向别墅里走去。

    靳向南瞪着他的背影,半晌,他抬头,盯着二楼的某一扇窗,心里竟有些落寞。

    ……

    病房里,贺雪生走后,沈存希就一直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仿佛要变成一樽雕像。直到刺眼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他站起来,身形晃了晃,双腿酸麻,像是有无数只蚂蚁钻进去,又酸又疼。他踢了踢脚,一边适应这股疼痛,一边朝床头柜走去,他弯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他正准备挂断电话,忽然想起贺雪生之前说的话,他按向挂断键的手指硬生生滑向接听键,电话那端传来一道童稚的男声,“爸爸,我是小白,我现在在机场,你能接我吗?”

    沈存希脑子还有点晕,机场?他眉尖蹙起,“该死的,你在哪个机场?”

    “桐城机场。”沈晏白小心翼翼答道,即使隔着电话,他都能感觉到爸爸声音里的怒气快要透过电话线烧过来。

    沈存希的太阳穴突突直跳,神情更是阴沉,他怒声道:“你怎么会在桐城机场,你别告诉我你一个人从法国飞回来的,好了,你什么都别说了,给我待在那里别动,我马上过去。”

    沈晏白委屈的瘪了瘪嘴,想说他给他发过短信,电话已经挂断。他给了钱,背着小书包,怀里抱着大白,坐在那里等沈存希过去接他。

    机场的治安还不错,菲佣将他送上飞机,他心里其实还是很不安的,好在睡了一觉,就到桐城了。他跟着大家走出桐城,站在陌生的街头,看着满眼的黄皮肤黑头发,他才感到后怕起来。

    有人问他要不要搭车,他谨记菲佣的话,不能随便上陌生人的车,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走。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公用电话,给爸爸打电话,爸爸还凶他,一点都没有电视里演的又惊又喜嘛。

    他坐在机场外的大柱子下,抱着大白,越想越难过,一会儿爸爸过来,会不会直接买张机票将他扔回法国,他对他总是很凶,说话也很不耐烦,他知道爸爸不爱他,他尽量不惹他心烦。

    可是爸爸从来没有离开他这么久,他很害怕,害怕他不要他了。他想到这里,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四周来来往往的旅客,有人看到他哭得这么伤心,就过来问他是不是和父母走丢了,他一个劲儿的摇头,伤心得说不出话来。

    旅客见他一个人,就想把他送到机场的公安部去,他死活不肯去,拽都拽不走。

    沈存希赶到机场时,就看到这样一幕,他快步跑过去,将沈晏白从那人手里解救出来,他瞪着那人,“怎么回事?”

    “这位先生,这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能让孩子一个人待在这样危险的地方,万一被拐走了怎么办?”那位旅客见沈存希神情冷漠,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惧怕他的威慑力。

    沈存希弯腰将沈晏白抱起来,他看对方不像坏人,他朝对方道了谢,然后抱着沈晏白走向停在路边的座驾。沈晏白看着沈存希阴沉沉的俊脸,他吓得缩了缩脖子,哭都不敢哭了。

    严城看见沈存希黑着一张俊脸走出来,单手揽着沈晏白的腰,那副情景分明看起来很滑稽,他却不敢笑。刚才赶来的路上,沈存希闯了好几个红灯,时速都飙到180了,他现在想想都还心有余悸。

    他看着挂在沈存希怀里不敢吭声的沈晏白,这小子才六岁,就敢一个人坐飞机回国,他有心数落他一两句,再看沈存希黑下来的俊脸,只得将话咽回肚子里,以免煽风点火。

    他拉开后座车门,就见沈存希十分粗鲁的将沈晏白扔进车里,小小的身影连带着怀里的大白,扑进了后座,沈存希怒气冲冲地坐进去,“砰”一声将门甩上。

    严城站在车外,看着老板难得发怒的样子,心里亦是为沈晏白担心,他这次真的是胡来了,事先一个连个预警都没有。

    沈晏白感受到爸爸的怒气,就算是摔疼了,他也立即爬起来坐好,憋着眼泪不敢哭,就连大白掉在座椅下面,也不敢去捡。

    沈存希坐在那里,没有先和沈晏白算账,他拿出手机,才发现自己的手指都在轻颤。他怒从心头起,刺得他脑子里一阵发懵,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一想到沈晏白独自一人坐飞机越洋飞国,他心里的怒火压都压不住。

    他首先拨通法国家里的电话,用法语将家里的菲佣给吼了一顿。严城坐在前面,听到老板一声大过一声的训斥,他能够理解他心里的焦急。

    六年前,沈总一病不起,兰姨捡到沈晏白,交给沈总抚养,这个孩子是他那段灰色人生唯一的支柱,陪着他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期。

    自那以后,沈总性格就越发冷淡,对孩子也不刻意亲近。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不喜欢这个孩子,有时候他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欢。

    刚才听说沈晏白在机场,他那样冷静自持的一个人,竟也会慌张到好几次都打不燃火。所以此刻,他发再大的脾气,都不为过了。

    沈晏白缩在车门边上,此刻他眼里的爸爸,就像浑身都燃着火的火球,一不小心就能将他烧成灰烬,实在太可怕了,他开始后悔,不该独自回国了。

    沈存希训斥完菲佣,他刚挂了电话,耳边就传来孩子伤心欲绝的大哭声。

    他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他转过脸去,瞪着那小小的人儿,不耐烦的低吼道:“哭什么哭?不许哭!”

    沈晏白不敢哭了,他连忙闭上嘴,一双凤眼里盛满两泡眼泪,要掉不掉的,隐约泛着可怜的光芒,就那样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也不说话,也不求饶。

    沈存希最受不了他这样看着他,每次看到他这双清澈干净的凤眼,他都会想起另一个女人,那个消失在他生命的女人,一想到她,他就会心痛。

    所以他总是不愿意太接近他,也烦他来靠近他。只要不面对,他的心就不会痛。

    此刻看到他,他再度想起那双相似的眼睛,那黑眸里满满的恨意让他招架不住,他狼狈地移开视线,偏头看着窗外,咬牙切齿道:“严城,买明天最早回法国的机票,两张,你亲自送他回法国。”

    沈晏白听到沈存希要送他回法国,他又放声大哭起来,扑过去抱住沈存希的大腿,撕心裂肺的哭喊:“爸爸,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别送我回去。”

    耳边孩子的哭声很揪心,严城抬头望着后视镜,看到沈晏白抱着沈总的大腿,沈总一脸的无动于衷,他说:“沈总,小白少爷刚刚回国,他肯定是想你了,你就让他在桐城多待几天。”

    沈存希恼怒地瞪着严城,“什么时候我说的话都成耳边风了?”

    严城抿了抿唇,不敢再劝说。小少爷这次确实太胆大包天了,但是也不外乎是因为想念父亲,才敢独自一人从法国飞回桐城。

    还好途中没遇到坏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沈晏白知道爸爸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想到要被送回法国,整天和不是坐在学校里,就是和佣人待在一起,他就哭得更凶残了,边抽泣边使性子,“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

    “我还拿你没办法了是不是?”沈存希瞪着他,那一簇簇怒火直往脑门上窜,真想把他揪起来揍一顿,但是看到他的眼睛,就怎么也下不了手。

    “我不回去!”沈晏白抹着眼泪,“法国没有爸爸,我不要一个人回去!”

    不知道哪句话击中了沈存希的软肋,他浑身高涨的怒火就那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他看着眼前的孩子,除了那双眼睛,真的找不到半点与依诺的相似之处,他沉默的将他拎起来,放在座椅上,沉声命令道:“回去写检讨,通过了就留下,通不过就回法国去。”

    沈晏白大喜过望,他激动地看着沈存希,连哭都忘记了,“你说真的?”

    “不信?那现在就回去!”沈存希瞪他,什么时候竟怀疑起他的诚信来了?

    沈晏白的小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我信,我信,爸爸,我们说好了,我的检讨通过了,你就不赶我走,我们拉勾。”

    孩子软软的手穿过他掌心,与他的小手指勾在一起,还盖了章。

    沈存希垂眸,看着一大一小的手掌,想起依诺说的他们的女儿,一时之间,他悲从中来。他狠狠地闭上眼睛,将眸里的泪光逼退回去,他们的孩子,如果没死,应该也有沈晏白这么大了吧?

    严城看着后座上的父子俩,他提起的心终于缓缓落回原地,看来是他白操心了。

    沈晏白与沈存希拉了勾,他才真正放心,他破涕为笑,乖乖的坐在旁边不吵他。眼角余光瞄到躺在座椅下的大白,他想去捡起来,他看了一眼沈存希,瞧他闭着眼睛,他在座椅上扭来扭去,一点一点往他的大白靠近。

    沈存希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的小动作,他沉声道:“要捡就捡,磨磨蹭蹭干什么?”

    他的话音刚落,沈晏白已经弯腰捡起大白,牢牢地抱在怀里。他转过脸来,怯生生地望着沈存希,问道:“爸爸,你是不是到更年期了,阿姨说人要是到了更年期,就特别容易烦躁。”

    “噗嗤”严城忍不住笑出声,接收到后面投射过来的警告,他勉强忍住笑意,沈总这恐怕不是到更年期了,而是看得到吃不到,憋坏了吧。

    “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哪那么多废话?”沈存希瞪着小家伙,看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跟鸟巢似的头发,他受不了的移开视线,“严城,明天带小少爷去把头发剪了,好好一个中国人,弄得跟洋鬼子似的,看着就扎眼。”

    “爸爸,什么是洋鬼子?”沈晏白奶声奶气的问道,大概是他的父母基因好,他的五官十分精致,肤色很白,眨巴着眼睛的样子,像极了洋娃娃。

    “洋鬼子就是……”沈存希说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和他解释这么无聊的东西,他伸手指了指他,说:“你照镜子好好看看你自己就知道了。”

    严城忍俊不禁,总觉得这父子俩的对话十分搞笑,虽然老板闷骚,小白少爷性格倒是开朗,金句也是信手拈来。

    沈晏白虽然还是不懂什么是洋鬼子,但是看到爸爸满脸嫌弃的样子,他也知道那必定不是什么好称呼,他抓了抓头发,洋洋自得道:“我觉得我很帅啊,严叔叔,你觉得我帅不帅?”

    严城看了一眼后视镜,他可不敢说他帅,回头沈总找他麻烦怎么办?于是他委婉道:“小白少爷,我觉得你换个发型会更帅!”

    沈晏白瘪了瘪嘴,就知道严叔叔会这么说,他继续问道:“严叔叔,你觉得我帅还是我爸爸帅?”

    严城瞧着后视镜里那个一脸无害的小家伙,他咬了咬牙,这小家伙还真是忘恩负义,转眼就给他挖坑让他往下跳了,他说:“自然是成熟男人更有魅力一点,小白少爷,你要多吃几年饭,才能赶超你爸爸。”

    沈晏白哼了一声,偏头看着窗外,前面已经下了绕城高速公路,向市中心驶去,他趴在玻璃窗上,看着眼前璀璨的夜景,“哇,好漂亮,我喜欢这个地方,难怪你们都乐不思蜀了。”

    沈存希皱眉,盯着他的目光全是不赞同,“沈晏白,坐好!”

    “喔!”沈晏白看了沈存希一眼,乖乖坐好,可是看向窗外的表情却是一脸向往。劳斯莱斯从希塔下面驶过,沈晏白忽然兴奋的指着希塔道:“严叔叔,这是什么地方,好高啊!”

    沈存希朝窗外看了一眼,看见窗外的希塔,他没吭声,严城道:“那是希塔,是你爸爸设计,并且监工修建的,是桐城的第一高塔。”

    沈晏白转过脸来,一脸崇拜地望着沈存希,“爸爸,你好厉害!”

    男人冰冷的神情有一丝丝裂缝,但很快就无迹可寻。严城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他轻咳一声。小白少爷这样崇拜他,也没见他流露出多一丝的温情,这个男人把心里最后那点余热,都给了沈太,可沈太到底还是不领这份情。

    沈晏白已经习惯了沈存希的冷淡,他心里也没有多少失落,他看着窗外越来越远的希塔,嘀咕道:“真想上去看看。”

    沈存希听见了,他看了他一眼,忽然道:“严城,掉头,晚上去希塔用餐。”

    沈晏白马上兴奋起来,他笑嬉嬉道:“谢谢爸爸,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了。”

    严城心想这熊孩子真会拍马屁,可转眼看到沈存希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温柔,他心里叹息一声,在前面掉头,向希塔驶去。

    ……

    翌日,贺雪生到公司时,下属看她的目光怪怪的,她不以为意,径直向办公室走去。云嬗见她过来,连忙跟进去,将一份报纸递给她,“雪生小姐,你又上新闻头条了。”

    贺雪生将包搁在桌上,接过报纸,她一边打开一边道:“今天又是什么新闻?”

    “你看看就知道了。”云嬗站在旁边,看她握着报纸的手僵住,她笑道:“这角度倒是取得好,像是拍摄唯美偶像剧,可比上次那照片拍得有意境多了。”

    贺雪生轻飘飘的扫了她一眼,她立即识趣的闭上嘴,贺雪生看着报纸上几张照片,有一张是靳向南抱着她进酒店,还有一张是他抱着她进房间,最后一张是他们一起从酒店里走出来。

    照片很清晰,再加上下面煽情的报道,几乎就已经坐实他们去酒店开房的事实。她眉尖微蹙,五年来,没人敢随意偷拍她,就算偷拍了也不敢把照片登报。沈存希一回来,她就频频上新闻头条,而且还是为了这些捕风捉影的风花雪月。

    她放下报纸,拿出手机,正好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勉强压抑着火气,接通电话,“靳先生,报纸上的新闻是怎么回事?”

    “雪生,对不起,是我的疏忽,我已经派人去处理了。”靳向南看到报纸时,就已经猜到贺雪生会生气,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靳先生,出了这样的新闻,我想对我对你,都是一种困扰,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但是我希望不会再有下次。”贺雪生虽然已经努力在克制,还是免不了语气里的冷意。

    靳向南垂眸看着手中的报纸,照片里的他们俊男美女,十分亮眼。她柔柔的靠在他怀里,不像此刻说话时浑身都带着刺,他叹息一声,“雪生,你应该知道,这则新闻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困扰。”

    贺雪生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雪生,我喜欢你,从现在开始,我要追求你,报纸上的新闻是捕风捉影也好,还是添油加醋也罢,总之我希望会变成事实。”靳向南声音虽然温柔,但是却带着一抹势在必得。

    贺雪生听着他的话,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咬了咬唇,道:“靳先生,昨晚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现在没有心情谈情说爱。”

    “没关系,你可以不回应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靠近你。”靳向南轻笑道,这丫头直率得有点伤人。

    贺雪生气得直接挂了电话,对他讨厌也讨厌不起来。

    云嬗站在她旁边,听到她与靳向南的对话,看她气红了脸,她笑眯眯地问道:“雪生小姐,靳先生怎么说?”

    “怎么会有这样厚脸皮的人?”贺雪生咬牙切齿的说了这么一句,她将报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以后这样的报纸不用给我看,直接叫公关部去处理。”上每助号。

    “我知道了。”云嬗点了点头。

    贺雪生在椅子上坐下,她伸手打开电脑,她道:“云嬗,通知一下部门主管,下午我要去巡视卖场。”

    “好,我马上去通知他们。”云嬗转身出去了。

    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合,贺雪生坐在那里,目光不由得移向垃圾桶,怔怔出了会儿神,她才收回目光,开始一天的工作。

    ……

    沈存希早上起来下楼,兰姨正在楼下,听见他的脚步声,她连忙将报纸叠好藏起来,然后慌慌张张站起来,“先生,你醒了,小少爷还在睡吗?”

    “嗯,他还在倒时差,不要去吵醒他。”沈存希点了点头,声音冷淡,却藏不住关怀。

    兰姨点了点头,转身朝厨房里走去。

    沈存希在沙发上坐下,找了一圈,没有看到今天的报纸,他叫住兰姨,“兰姨,今天的报纸呢?”

    兰姨神情有些不自然,她攥着围裙,道:“今天的报纸还没有送来,每天的新闻都差不多,不看也罢,你看看早间新闻。”

    沈存希若有所思地望着兰姨的背影,他拿遥控板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好播放娱乐八卦节目,荧屏上出现一张照片,有主播在报道,“昨日有记者拍到桐城最低调富豪靳三少,与未婚妻进出酒店,看来喜事将近,靳家在桐城向来……”

    主播后面在说什么,沈存希完全听不见了,他的注意力被电视里的照片吸引了去,依偎在靳向南怀里的女人,不是贺雪生是谁?

    她从他那里离开,立即投入另一个男人怀里,让那个男人抚慰她的悲伤么?

    沈存希忍不住疯狂的嫉妒,他们去开房了,男女开房能做什么?而且在她情绪如此低迷的时候,靳向南陪在她身边,他们……

    沈存希拼命制止自己不要想得太极端,可是那些画面不停往他脑子里蹦,他腾一声站起来,焦躁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喉咙口像是被火舌舔过,烧得他口干舌燥,狂躁的心情怎么都平复不下来。他满脑子都是宋依诺乖顺的窝在靳向南怀里的情形,他像一头被惹怒的狂狮,片刻都安静不下来。

    他可以忍受她不理他,可以忍受她恨他,独独无法忍受她属于另外一个男人,彻彻底底与他没有关系。

    兰姨端着早餐出来,看见沈存希狂躁的背影,她被骇住,呐呐道:“先生,你哪里不舒服吗?”

    沈存希没有回答她,直接转身上楼,兰姨端着早餐追到客厅,看到他已经走到二楼缓步台,她大声道:“先生,你不吃早饭吗?”

    回答她的是重重的关门声,她站在那里,低头看着手里精心准备的早餐,叹了一声,她把早餐放到餐桌上,就听见略显凌乱的脚步声从楼上下来。

    她探头望去,看见沈存希已经换了身衣服,几步下楼,走到玄关处换了鞋子,然后出去了。

    兰姨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这星急火燎的是要去哪里?

    沈存希开车出了小区,就看见路边一家报刊亭里挂着今日的报纸,明明离得那么远,他却看得很清楚,连她脸上那安然幸福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么扎眼,又那么刺心!

    “嘎吱”一声,轮胎磨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报刊亭老板抬头望去,他在这样知名的小区承包这个报刊亭,每天见过不少的豪车从眼前经过,但是劳斯莱斯幻影却很不常见,尤其这几年都不常见了。

    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车门打开,首先伸出来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鞋,紧接着一个满脸阴郁的男人从车里下来,男人气场强大,仅仅站在面前,就给他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先、先生,你要买点什么?”

    “今天的报纸,全部要。”沈存希拿出皮夹,从里面抽了数张粉红色大钞放在摊位上,然后将那一捆还没来得及拆开的报纸提起来,拉开后座车门扔进去。他回头,看见挂着的那份报纸,大手握住边缘一扯,就将报纸扯了下来。

    老板愣愣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觉得他和这报纸有仇一般,每个动作都透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沈存希捏着报纸坐进车里,他看着报纸头版上那几张照片,嫉妒得发狂,他拿出手机,拨通严城的电话,厉声道:“严城,你怎么做事的?”

    严城接到老板的电话,就被这样没头没脑的一顿喝,他努力回忆自己这两天有没有失职的地方,确定没有,他才道:“老板,冤枉啊……”

    “啊”字音还没落,他眼角余光瞄到办公桌上的报纸,他定睛一看,看到上面的照片,他顿时头皮发麻,立即明白老板大清早火气这么旺的原因。

    “沈总,这报纸上的主角是靳向南,咱们也管不了他的绯闻不是?”严城赔着笑脸道。

    “和他闹绯闻的是我的女人,莫非你视力不好看不见?马上把报纸处理了,再让我看见一份报纸,你就给我回法国去!”

    严城还来不及说话,那端就已经挂了电话,他瞪着黑下来的屏幕,满心幽怨,这欲求不满的男人实在太恐怖了!

    可此刻他哪里还有时间腹诽,连忙拨打电话,让人回收报纸。

    沈存希将手机扔进橱物格,心情阴郁,他看着手里的报纸,扔在副驾驶座上,开车驶出去。

    ……

    云嬗看到气势汹汹冲进来的男人,她想拦也没拦住,“沈总,贺总现在不方便见客,麻烦你……”

    云嬗哪里拦得住满心嫉妒的男人,眼睁睁看着他推开门进去,贺雪生从文件上抬起头来,看见沈存希那一刹那,她又想起了昨天下午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她的脸色不由得黑沉下来。

    云嬗站在门边,不安地望着贺雪生,“雪生小姐……”

    贺雪生站起来,她摆了摆手,示意云嬗出去。她看见男人快要喷出火来的凤眸,她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将窗帘关上,“沈先生,这么早过来,你有何贵干?”

    沈存希手里还抓着那份报纸,看见贺雪生对他不痛不痒的态度,他一颗心像有一千只小手在挠,让他难受得很,他将报纸拍在办公桌上,他咬牙切齿道:“宋依诺,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贺雪生看了一眼,随即轻笑道:“沈先生你是我的什么人,我有什么必要跟你解释?”

    “宋依诺!”沈存希的声音从齿缝里迸出来,他太阳穴鼓起,那是怒到极致的表现。

    贺雪生坐下来,将报纸拿开,她声音温凉,听不出起伏,“想来沈先生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的身份,请你认清楚了再来找我,不,你认清楚了就更没有必要来找我了。”

    沈存希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直冒,他一直都知道,七年后,他在宋依诺心目中的地位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可是真的看见她如此漠然,还是扎伤了他的心。

    从看到报纸到现在,他满心愤怒与嫉妒,那些不堪的画面折磨得他每一根神经都在刺痛,他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

    他上前一步,将她从椅子上拽起来,满脸阴云密布,他锁住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迸,“宋依诺,你给我听好了,我们还没离婚,你和别的男人去开房,就是出轨!”

    手腕处的大掌越握越紧,贺雪生疼得拧紧眉头,她用力挣扎,只换来他残暴的对待。她听着他那不堪入耳的形容,她气不打一处来,“沈存希,就算我和别的男人去开房,也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你弄疼我了,放手!”

    沈存希在她眼里看到了自己,那样可怜与卑微,七年前,他在乞求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好不容易得到了,他还来不及喜悦,就已经失去了。

    七年后,他再次强求一段不属于他的感情,这一次,他一样不会放手。

    沈存希握住她手腕的力道没有消失,反而更攥紧了些,那样凶狠的力道似乎要将她的腕骨捏碎,他盯着她,“那我呢,你弄疼我了,可你从来没有放手。”

    “沈存希……”贺雪生仰头看着他,在他眸底看到了强烈的痛楚,她一时怔忡,胸口像是被一只大手,瞬间撕裂了一道口子,风在往里面刮,空荡荡的难受,狠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他们犹如两头被困的野兽,挣扎不开牢笼,只能伤害自己伤害对方。

    “你到底还要怎样糟蹋我对你的感情,嗯?”沈存希这句话问得很轻很轻,落在贺雪生耳朵里却像惊天炸雷,炸得她一哆嗦。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眼前淌过一股热流,她努力压抑住,不肯在他面前落泪,她冷笑道:“沈存希,谁都可以说糟蹋,唯有你不可以!”

    沈存希看着她冷漠的样子,心口翻涌的疼痛,一波一波朝他袭来,他必须要做点什么,证明她还在身边,没有被任何人抢走。

    贺雪生看见他眸底滑过一抹奇异的光芒,她心里一惊,刚往后退,腰身就被男人困住,紧接着她的后脑勺被男人的大掌牢牢掌控住,她眼睁睁看着男人的薄唇朝她压下来,她躲避不及,被他结结实实吻住。

    两人的唇瓣都是冰凉的,谁也无法给谁温暖,就像这个吻,除了掠夺就是占有,温暖不了他们被伤害的心。

    贺雪生眼眸大睁,瞳孔里倒映着男人俊脸,因为离得太近,反而更加模糊。她只看得到男人的眼睛,像一个漩涡,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吞噬进去。

    唇上的厮磨越发激烈,男人的大掌不再停留在她身后,而是急不可耐的探进她衣服里,揉着她绷紧的后背。

    贺雪生在男人眼睛里看到了欲.望,还看到了绝决,她的心疯狂的跳动起来,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她激烈地挣扎起来,“沈存希,你放开我,别逼我更恨你!”

    恨这个字眼刺疼了男人的神经,他脑海里满是她被靳向南抱进酒店的情形,他嫉妒得发狂,甚至口不择言,“你不是空虚么,我现在就满足你,省得你去勾引别的男人!”

    贺雪生整个人都愣住了,男人的唇从她下巴滑落,印在她的脖子上,大手拉扯着她的衣服,每一个动作都带着爆发力,她甚至听到纽扣绷落的声音,那样清晰,又那样遥远。

    他的话像山谷里的回音,在她耳边一直回荡,他怎能这样羞辱她?

    她眼眶赤红,但凡他还有一点良心,听到他们的孩子去世的消息,他都该有些沉痛与自责。可是他没有,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没有为他曾经的所作所为而忏悔,反而来污辱她,他怎能这样凉薄?

    贺雪生心里翻江倒海的疼起来,她手上蓄了力,忽然用力推开他。沈存希猝不及防,被她推开,他正欲上前,下一秒,一耳光“啪”一声甩在他脸上,他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贺雪生用力吸了口气,劈手指着办公室门,怒声道:“滚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