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223章 我的女人,容不得别的男人染指

    怀里的孩子穿着英伦风的格子衬衣,外面一件牛仔小马甲,下面搭配着一条酒红色的裤子,背着一个黑色的大包。包很大很沉,不知道装了什么,压得孩子的肩都有点弯。

    小男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像顶着一杯泡好的拉面,莫名给人一种喜感。

    贺雪生伸手扶着孩子的肩,下意识伸手拎起他肩上的大包,想帮他分担一点重量。小男孩非常紧张,身体还没站稳,就连忙护住自己的包,“不要碰,那里面是我的宝贝!”

    小男孩说的不是中文,是法文,地道流畅的法文。贺雪生怔了一下,听不懂,但是小男孩明显护宝的动作。她却看懂了,她立即松了手。

    “Sorry,I……我……”贺雪生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知识是如此贫脊,居然连怎么和小孩子对话都不知道。她挠了挠头发,有些尴尬的问道:“你听得懂中文吗?”

    小男孩抬头,看清贺雪生的长相时,他愣了一下,失口吐出两个字:“妈妈!”

    自然,还是法文,贺雪生没有听懂。她眉尖微蹙,看着身后不远处飞出去的布偶,是电影里的暖心人物大白。她走过去,弯腰捡起大白,然后走回到小男孩身边蹲下,将大白递给他,“这是你的布偶吗?”

    小男孩眨巴了下眼睛,她和妈妈长得好像,他在爸爸的钱包里,还有在依苑里,到处都挂着爸爸和妈妈的婚纱照。可是她好像不认识他,他疑惑地望着她,没有伸手去接。

    贺雪生看见他眼里的疑惑,以为她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她叹息一声,看来她得学习一下各国语言了。要不就这样偶然遇到一个孩子,也无法沟通。

    她握住他的手,将大白放进他怀里,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楼上,说:“小朋友,我在楼上工作,你父母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在这里?”

    沈晏白已经确定,她真的不认识他,他抱着大白,满脸失望。“阿姨,你和我妈妈长得好像,我可以叫你妈妈吗?”

    贺雪生一愣,意外他会讲中文,带着法国语调的中文,更让她意外的是,现在的孩子流行在大街上随便叫别人妈妈吗?贺雪生摇了摇头,“小朋友,你妈妈呢?”上阵司技。

    “我没有妈妈,我只有爸爸,我和爸爸相依为命。”沈晏白说起“相依为命”四个字时,贺雪生不由得感到心酸。

    “那你爸爸呢?”

    “我爸爸有很多工作。他很忙,没时间陪我。”提起爸爸,沈晏白的情绪低落下来,就算爸爸有空,也很少陪他玩,他总是盯着钱包里的照片发呆,一发呆就是一天。

    贺雪生越听越心酸,现在单亲家庭的孩子都很可怜,大人忙着工作赚钱,常常没空带孩子,更何况是一个单身男人带孩子,肯定没有女人那样细心,能考虑到孩子的心情。

    贺雪生越想越觉得他可怜,她抬头看了看四周,那边有借顾客休息的椅子,她拉着孩子过去坐下,这个地方方便他的家长看见他。

    两人坐下后,贺雪生打量着他,小男孩粉雕玉琢,长得很漂亮,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想起他刚才说他没有妈妈,就觉得心疼,“你一个人出来的吗?你爸爸会不会着急?”

    “我爸爸不知道。”沈晏白抱着大白,凤眸眨了眨的,“爸爸让我在家写检讨,可是写检讨好无聊,我想出来玩。”

    闻言,贺雪生拧起细致的眉毛,这么小的年纪就让写检讨,这位家长很严厉,她道:“你爸爸为什么让你写检讨?是你做错事了吗?”

    沈晏白耷拉着脑袋,语气低沉,“我想爸爸了,就来看看他。”

    他没敢说他是从法国独自坐飞机过来的,虽然面前的阿姨长得很像他妈妈,但是兰奶奶说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在这里不熟。

    “就为这个他让你写检讨?”贺雪生觉得这位家长不只严厉,还很不通人情,孩子想爸爸是很正常的,为这事还让写检讨,对孩子太苛刻了。

    沈晏白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整个人都萌萌的,他说:“嗯,我不生他的气,我知道他是太爱我了,所以写检讨就写检讨,只要他不赶我走就好了。”

    孩子前言不搭后语的童言童语,让贺雪生整颗心都拧紧了,什么样的家长会这么狠心?她只要一想到这孩子没有妈妈,又不受爸爸待见,还要强颜欢笑的和她解释说爸爸太爱他,心啊肺的都揉在了一处,钝钝的痛。

    如果她的孩子还活着,她怎么舍得她受一点委屈?

    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揉了揉他头糟糟的头发,她心酸道:“嗯,天下父母没有不爱自己的孩子的,或许你爸爸是个感情闷骚的人,他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他心里一定很爱你。”

    “真的是这样吗?”沈晏白抬起头来,期待地望着她,似乎想得到她的肯定。

    “嗯!”为了加强自己话里的可信性,贺雪生还重重点了下头,“你爸爸一定很爱你。”

    沈晏白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起来,那样的天真无邪,直击贺雪生的心灵,她有片刻的恍惚。这样天真可爱的孩子啊,只要想到他,心都会柔化吧,还有什么样的家长,会不喜欢自己的孩子?

    “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以后还能来找你玩吗?”沈晏白很喜欢这个长得像妈妈的阿姨,他想爸爸肯定也会喜欢的。

    “我叫贺雪生,你当然能来找我玩啊,但是你记住,要得到你爸爸的同意。外面坏人很多,没有家长接送,很容易被坏人拐走。”贺雪生点了点头,她很喜欢这个孩子,长得漂亮,也很有礼貌。

    更关键的是,他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轻易唤醒她心底的母爱。

    其实她也觉得很意外,她见过那么多孩子,为什么独独对他不一样?

    “我叫沈晏白,你可以叫我小白,这是我的朋友大白。”沈晏白指了指怀里的布偶,向贺雪生伸手过去。

    贺雪生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握住他的手,小孩子的手握在掌心,软软的,肉肉的,她没有多想,她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他,笑道:“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这是阿姨的名片,你收着,要来找我玩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沈晏白看着手里的名片,上面有贺雪生的名字和电话,还有职务与公司名称,他将名片放进自己的包里,妥善收好,他灿烂的笑开,“那我以后叫你花生,好不好?”

    “花生?”贺雪生眉尖微挑,看到孩子期待的神情,她心里软软的,不忍心拒绝,她伸手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道:“好,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

    “花生,花生……”沈晏白越来叫越高兴,他说:“那我们说好了,这个昵称只有我可以叫,别人都不可以。”

    “好!”贺雪生点了点头,她抬腕看了下表,晚上的商务会谈还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她得回楼上去了。他们在这里坐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孩子的父亲过来,将他一个人放在这里,她实在不放心,“小白,你爸爸什么时候来接你?阿姨还有事,要回去工作了。”

    沈晏白掩饰不住小脸上的失落,但随即想到他们已经交换了电话号码,他还可以来找她玩,他就又兴奋起来,“你去工作吧,我在这里等就好了。”

    “你一个人没问题吧?”贺雪生不放心的问道。

    沈晏白比了个OK的手势,“我没问题啦。”

    贺雪生犹豫了一下,“真的没问题?”

    “真的没问题,花生,你快去工作。”沈晏白朝她挥了挥手,贺雪生站起来,也朝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向电梯间走去。

    沈晏白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强忍着心里的失落,从椅子上跳下来,抱着大白朝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去。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兰姨慌慌张张跑过来,边跑边喊:“哎哟,我的小少爷,我的小祖宗,你可把我吓坏了,不是叫你在卫生间外面等我一会儿嘛,这转眼就不见人了,要是把你弄丢了,回头我怎么向先生交代。”

    沈晏白心情高兴了,他拉着兰姨的手,“兰奶奶,我饿了,带我去吃点东西好不好?我想吃水晶猪蹄,还有辣子鸡。”

    兰姨瞧着面前的孩子,都说谁养与谁亲,就连这长相,也越发像先生了。要不是她抱养回来的,她都会忍不住怀疑这是先生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的私生子。

    瞧着孩子从小没有妈,先生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拉扯大,也很不容易,她有意责备他几句,此刻也不忍再责备了,“好好好,只要你不乱跑,你要吃天上的月亮,兰奶奶也去给你摘下来。”

    两人说着从正大门出去了。

    他们身后,贺雪生站在远处,看着他们的背影,她放下心来,只是离得远,她并没有认出那道苍老的背影就是兰姨,只当是孩子的奶奶。

    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一边接听,一边快步转身朝电梯间走去。

    ……

    沈存希下班回到家,他车子刚停在依苑里,就听到客厅里传来孩子高亢的几乎变了调的吼声,说是吼声,是因为他完全听不出那是在唱歌,倒像是鬼哭狼嚎一般。

    他心情欠佳,听到这样的声音,无疑于又一次疲劳轰炸,他大步走进去,看到沈晏白站在茶几上,茶几上的东西都被他掀到地上,他拿着话筒,对着话筒里唱:“我为你发了疯,你必须奖励我,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aremysuperstar……”

    最后那个单词,几乎是嘶吼出来的,完全的魔音灌脑。沈存希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得更厉害,他几步走过去,伸手关了音响,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兴奋了一下午的小家伙,看见神情不善地站在那里的沈存希,他立即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垂下头呐呐的喊了一声,“爸爸!”

    沈存希眉毛拧得快要打结,瞪着他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揍一顿,他冷冷地问道:“谁教你唱这些乱七八糟的歌?”

    其实他唱了什么,他一句都没听懂!

    沈晏白垂头丧气的看了他一眼,爸爸真会打击人,他明明唱得这么好听,他一定是嫉妒他唱歌的天分。不过触到爸爸冷得快要冻死人的眼神,他一句话都不敢反驳,咬着唇不吭声。

    沈存希瞧着他这副二流子的模样,马甲斜挂在身上,脚上鞋也没穿,气不打一处来,怒火一簇簇的涌上来,他怒声道:“马上给我下来,把茶几上的东西复原。”

    沈晏白连忙从茶几上滑下来,跳得太急,膝盖撞到茶几尖锐的棱角上,他疼得眼泪都涌上来了,还是一声不吭,连忙去捡地上的东西,放回茶几上。

    兰姨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沈存希教训孩子,她虽心疼,也插不上嘴。

    看他捡完东西,沈存希拧紧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来,“鞋穿上,把你写的检讨拿过来,过不了关,你就马上给我回法国去。”

    沈晏白吓得一哆嗦,连忙穿上拖鞋,快步往楼上跑去,去拿检讨。

    兰姨看见那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缓步台,她才走出来,站在沈存希面前,低声劝道:“先生,小少爷还是个孩子,不要对他太严厉了。”

    “从小就放松,以后长大了还怎么压得住?”沈存希掐了掐眉心,走到沙发上坐下。

    兰姨瞧他疲惫的模样,她张了张嘴,可她毕竟是下人,能说的话有限,“今天我带小少爷去商场了,我去洗手间一会儿功夫,他就走不见了,找到他后,他就一直念叨着花生花生,说是一个认识的新朋友,回来就兴奋的唱歌。先生,这么多年,你为太太守身如玉,不肯再娶,可太太到底已经去世七年了,贺小姐长得再像,也终究不是太太,你还是考虑一下,给小少爷找个妈妈吧。”

    沈存希没有吭声,兰姨也知道自己这番话已经逾越了佣人的本份,她叹息了一声,转身走进厨房里。都说年轻人心易变,可先生怎么就是一个实心眼?

    沈存希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他可以告诉兰姨,贺雪生就是宋依诺,但是到此刻,他竟无法确信,那真的是他的依诺吗?

    他的依诺不是这样心狠的人,不会置他的痛苦于不顾,她是宁愿伤害自己委屈自己,也不肯伤害他的。

    可是现在,他没有这样的自信,更不知道在他们失去过一个孩子的情况下,他们走在一起的机率还有多少?想到这些,他就心疼。

    沈晏白拿着写好的检讨下来,看见爸爸脸色铁青,他怯怯的将检讨递过去,沈存希抬眸,看着面前还不及他腰高的孩子,不知怎么的,就又想起了他还来不及见一面的女儿,他的神情逐渐变柔,薄唇轻启,“念!”

    沈晏白收回检讨,检讨写得惨不忍睹,有墨滴,有修改过的,有中文也有法文,他看着检讨,就觉得自己肯定过不了关,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沈存希瞅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道:“磨蹭什么?”

    “我念,我马上念!”沈晏白抹了抹眼泪,开始念:“我、我不该独自一个人坐飞机回国找爸爸,不该惹爸爸生气,不该让爸爸担心,我、我不该想爸爸……哇……爸爸,我知道我不是乖孩子,可是你别赶我走,我不要一个人回法国去。”

    沈晏白越念越伤心,“哇”一声大哭起来,所有的伤心与委屈,都变成哭声,摧人心肝!

    兰姨在厨房里听到沈晏白说不该想爸爸,她忍不住直抹泪,这孩子偷偷从法国回来,可不就是这一句,因为想爸爸了。

    沈存希心里纵然还余怒未消,也被孩子最后这句话打动了,他看着嚎啕大哭的孩子,心里想着,当年,若不是他收养这孩子,而是换了别人收养,也许他会比现在过得好。

    他轻叹了一声,不习惯哄孩子的他,只道:“明天让你严叔叔给你找学校。”说完,他起身朝楼上走去。

    沈晏白愣愣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爸爸答应他留下了。他高兴的跳了起来,膝盖隐隐作痛,他弯下腰来揉着膝盖,兴奋的对着沈存希的背影,道:“谢谢爸爸,谢谢爸爸。”

    兰姨听到孩子愉快的声音,她也跟着笑开,她走出来,看见沈晏白蹲在那里揉膝盖,她连忙走过去,扶他起来,看他拧着眉毛,她连忙道:“小少爷,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沈晏白太高兴了,他搂着兰姨的脖子,鲜少浮现孩子纯真的一面,“兰奶奶,你听见了吗,爸爸同意我留下来了。”

    兰姨笑眯眯地看着他,“我听见了,来,让兰奶奶看看你伤到哪里?”

    沈晏白乖乖在沙发上坐好,兰姨将他的裤脚挽起来,就看见他膝盖上青紫一片,隐约还泛着血丝,她顿时心疼起来,“这是怎么弄的,哎哟,疼吗?”

    沈晏白摇了摇头,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都咬牙撑过来了,这点伤对他来说小意思。

    可是兰姨就不一样了,看着直心疼,她去拿了碘伏与伤药过来,给他擦药,一边擦一边问他疼不疼,沈晏白都摇头,还劝兰姨,说他是男子汉,不怕疼。

    兰姨的心就跟被小猫挠了一爪子,可怜这孩子,要是没有被先生领养,而是被一个健全的家庭领养,他的生活该有多美好。

    思及此,兰姨就忍不住自责。

    给沈晏白上完药,她就回了厨房,眼泪忍不住淌了下来,这一大一小啊,让她怎么不心疼?

    ……

    一转眼十一小长假过去了,沈遇树在厉宅待了快一个月,厉政楷夫妇看出沈遇树对家珍的痴心,也是乐见其成。厉政楷还时常邀沈遇树谈心,鼓励他不要轻易放弃。

    宋清波来过厉宅两次,家珍都拒绝见他。有些感情,在失去时才懂得刻骨铭心。她和宋清波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不能在一起,是他们都强求了缘分。

    因为这件事,她更加无法面对沈遇树的痴心。厉政楷夫妇对沈遇树越热情,她对他就越冷淡。沈遇树看穿了她的心思,他不以为意,每天都会恰巧出现在她带小煜去散心的路上,然后装作不经意的巧遇。

    天气转凉,厉家珍为了避开他,甚至不带小煜出门。可是小家伙习惯了每天的散步时间,不带他出去,他就在童车里咿咿哎哎,要不然就哭闹。

    厉家珍一开始很有决心,最后还是被小家伙折腾得不得不带他出门。

    这天下午,天气很好,沈遇树又装作巧遇,出现在厉家珍母子面前。小煜看到他,别提有多高兴了,在童车里手舞足蹈。

    沈遇树弯腰,将小家伙从童车里抱出来。小家伙冲他直笑,有时候缘分就是这样,在你不经意间,就获得了孩子的眼缘,从而对你产生依赖。

    厉家珍站在他们身旁,见沈遇树抱孩子的姿势越来越娴熟了,她心里五味杂陈。她不是不知道,沈遇树为了等她,七年都没有交女朋友。如今她离婚了,他更不可能轻言放弃。

    厉家珍从宽松的针织衫口袋里拿出一张票,一张高铁票。她知道沈遇树是开车来的,就算他要离开,也会是开车离开,但是她还是让佣人去买了一张高铁票。

    她将高铁票递给沈遇树,道:“遇树哥哥,这是明天下午回桐城的高铁票,你回去吧。”

    沈遇树神情一怔,垂眸盯着她手里的高铁票,他道:“怎么是一张?要买也买两张啊。”

    厉家珍倒是被他的话弄得一愣,“你一个人回去,要两张票做什么?”

    “谁说我一个人回去,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回去。”沈遇树一本正经道,那语气俨然已经把厉家珍当成了他的老婆,反正不管是装疯卖傻,还是抽科打诨,他都绝不会放弃她,独自一个人回去。

    厉家珍皱眉,“谁跟你是一家三口了,你别胡说啊。”

    沈遇树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家伙,他笑着道:“儿子,给咱妈笑一个,告诉她咱们是不是一家三口?”小煜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当真朝厉家珍傻气的笑了一声。

    厉家珍无语到极点,“什么咱妈,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儿子。”

    “我也没你这么年轻的妈,走了,我们去散步喽。”沈遇树抱着小家伙往前走去,他们每天的固定行程,是从厉家珍的院子走到山顶的停机坪,小煜喜欢看飞机,沈遇树从厉御行那里借来了钥匙,每天带着小煜在飞机上摆弄,等玩累了,再推着他回去。

    厉家珍常常沉默地跟在他们身后,看着沈遇树那宽厚的肩膀,她总是心事重重。偶尔沈遇树会忽然转过头去,她眼里的情绪无所遁形,被他瞧了个分明。

    他知道,家珍对宋清波动了真感情,他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来得及让他努力,来得及让他们在一起。

    从山顶回到院子里,厉家珍望院子里空荡荡的地方重新架起来的海盗船,那是前些天沈遇树让人用起重机重新吊进来的,他在用行动告诉她他的决心。

    她转身上楼,浴室里传来沈遇树清朗的声音,他在给小煜洗澡,似乎听到她的脚步声,他大声喊道:“珍珍,把浴巾拿进来一下。”

    厉家珍看见床上放着一条浅蓝色的浴巾,连忙拿起走进浴室,她在他身旁蹲下,把浴巾递给他,沈遇树没看她,伸手来抓,结果一下子抓到了她的手。

    他似乎愣了一下,转过头来望着她,抓住她手的大掌缓缓握紧,然后她看到他眸色逐渐变得深暗,俊脸离她越来越近,近到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痒痒的,撩人心魄。

    直到那两片唇快要贴上她的,她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脚步踉跄地走出浴室,心里却像被投了一颗石子下去,乱得一塌糊涂。

    ……

    沈存希回房换了家居服,上身一件浅蓝色的针织衫,下面一条休闲裤,为他减龄了不少。他抬头看着床头上的婚纱照,他摸了摸脸颊,脸颊并不痛了,痛的却是心。

    刚才兰姨说的话,他岂会没有考虑过?有时候他破罐子破摔,真想找个人结婚,然后忘记她。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是他一念之差,是他对不起她,他又有什么可怨可责怪的?

    就算她现在嫁给靳向南,他又有什么资格成为她幸福路上的拦路虎?当年是他亲手将她推开,如今他想要找回来,又谈何容易?

    如果她心里没有他,如果她已经不爱他了,是否他做再多,都已经来不及了?

    沈存希在床边坐下,心口隐隐作痛,他闭上眼睛,仰躺在大床上。他的心已经为她着了魔,任何人都取代不了,非她不可!

    手机铃声响起来,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接通,“喂?”

    “小四,我听说小白回来了,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早说过去要去法国看看他。”电话里传来薄慕年清冷且略带责怪的声音。

    沈存希另一手按着太阳穴,他说:“这两天在关他禁闭,改天再带他来见你们。”

    “小家伙胆儿可肥啊,我听严城说,他一个人坐飞机从法国飞回来,这要放到我们家小妞身上,可不得把我们心脏吓破。”薄慕年是有孩子的人,能够理解那份心情,他听说后,光是想想就觉得后怕,还好没出什么状况。

    “你们家小周周要离家出走,韩美昕不跟你急红眼才怪。”沈存希取笑道。

    “是啊,她最护孩子,我今晚没应酬,一会儿过来看看他。”薄慕年说完,就收了线。沈存希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他坐起身来下楼。

    一个小时后,有车灯从大门口探照进来,沈存希拉着沈晏白去门口迎接。阿斯坦马丁077驶进来,在一侧车道上停下,薄慕年手里拎着一盒玩具过来。

    沈存希道:“沈晏白,这是薄叔叔,叫人!”

    沈晏白的目光落在那盒乐高玩具上,他连忙叫人,“薄叔叔。”

    薄慕年弯腰看着他,“转眼长这么高了,都成大小伙了,我还记得你带他走的时候,只有这么一点大,和我家小周周差不多大。”

    薄慕年感叹的是岁月不饶人啊,孩子们长大了,他们就该老了,虽然他从来不承认自己老。

    沈存希不由得多看了沈晏白两眼,确实是这样,当时兰姨将孩子抱进来,放在他怀里,就那么小小的一团,如今长这么大了。

    “进去吧,外面风大。”沈存希侧身让他先走。

    薄慕年将玩具递给一直虎视眈眈地沈晏白,沈晏白道完谢,抱着玩具飞快穿过花园,冲进别墅。

    薄慕年和沈存希缓缓往里面走,他看着沈晏白迅速消失在别墅大门里的身影,他说:“刚才细细一看,这孩子长得越发像你了,这就叫近朱者赤?”

    沈存希倒也细细打量过沈晏白,只觉得他眉目间没有小时候那样像依诺了,却没有发现他竟长得越来越像他了。他记得曾在书里看到过,夫妻生活久了有夫妻相,那是脾性什么的融合在一起,这孩子跟在他身边长大,一举手一投足,自然也像他多一点。

    “也许吧。”

    薄慕年转头,看见他黯然的模样,他道:“若不是知道这孩子是你领养的,只怕会以为你在外面和别人生的,如果当年你和宋依诺没有……,孩子也有这么大了。”

    提起这个,沈存希的神情更加惨淡,他苦笑一声,“我们有过一个孩子。”

    “什么?”薄慕年惊讶地望着他。

    沈存希心里苦涩难挡,“我也是昨天知道的,依诺被我逼得失控,她亲口告诉我,我们有过一个女儿,但是死了。”

    “死了?”薄慕年挑眉,似乎能够理解宋依诺为什么还活着,也不跟小四相认了,丧女之痛,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原谅。

    他们这段感情,真是一波三折。

    “是。”只要一想起他们那可怜的女儿,他就感到锥心刺骨,当年的依诺,是怎么挺过了这样的痛苦的?

    薄慕年叹息一声,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孩子的人,体会不到这样的痛苦,就像没有孩子的人,体会不到将孩子那柔软的小身体抱进怀里的幸福,那样的幸福,会将一整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所以此时此刻,他最能够体会到小四心中的痛苦与难过,“小四,振作起来,这样的悲痛,她背负了六年了,你是个男人,不要再让她继续辛苦的背负下去。”

    沈存希点了点头,但是想到宋依诺对他的排斥与抗拒,他心里就像被针扎似的。

    “对了,我今天看到报纸了,靳向南是什么鬼?你打算这样放任下去?”薄慕年不是有意向他补刀,很明显靳向南的动作快得惊人,这都开上房了。

    “不,我的女人,容不得别的男人染指!”沈存希这话掷地有声,也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可放凭她排斥他,但是不代表他要就此揠旗息鼓,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别人。

    “好样的,那我就等着喝你们喜酒了。”薄慕年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两人在别墅外站了一会儿,这才举步走进去,沈晏白跪在地毯上,茶几上摆满了积木,他玩得不亦乐乎,薄慕年瞧着他唇红齿白的模样,道:“你家小子长得不错,要不咱们两家定个娃娃亲?”

    沈存希看了一眼沈晏白,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顺着薄慕年的话接下去,“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就不兴这老套的,以免以后孩子们怨咱们。”

    薄慕年听他一口一个咱们,老气横秋的,他笑了起来,“是舍不得你家小子就明说,别说得冠冕堂皇的。”

    沈存希也不解释,一会儿兰姨从厨房里出来,看见薄慕年过来,招呼他们过去吃饭。他们才结束了这个话题,起身去餐厅。

    ……

    晚上的商务洽谈,贺雪生一直在走神,她一直在想今天意外撞见的那个小男孩,长得那么漂亮,又那么懂事,原来是在单亲家庭长大。

    思及此,她心里格外怜惜。

    “贺总,你在想什么?”贺雪生对面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商人,满脸挂着轻浮的笑容,一笑,就露出黄黄的牙齿,令人倒胃口。

    贺雪生回过神来,她在商场上摸爬滚打,早已经学会喜怒不形于色,她笑道:“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我敬秦总一杯,接下来的事情,还请秦总多多费心。”

    “贺总这说的是哪里的话,你是贺家的掌上明珠,咱们跟着你才有肉吃。”秦总端起酒杯,与她碰了一下,手指若有似无的拂过她的手背。指腹如凝脂般的肌肤让他心神一荡,心里不由得起了些小心思。

    贺雪生眉尖一蹙,缩回手去,她豪爽地喝完杯里的酒,道:“秦总,我还有点事要办,等会儿让我的助理送你去金宫,今晚的消费都算在我头上,祝你玩得愉快!”

    说罢,她拎起包,起身拿下风衣,向秦总点了点头,往外走去。

    秦总色眯眯地看着她婀娜多姿的小身段,真恨不得上手去摸一把,看是不是和他想象中一样有弹性,他心里暗忖,“小娘们,迟早有一天老子要搞你一次。”

    贺雪生不是没有遇到过像秦总这样的男人,女人在外学人做生意,注定没有男人容易,也注定要比男人受更多的委屈。

    以往都能挺过来,今晚却特别难受。

    她去了趟洗手间,站在洗手池旁,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陌生。她拧开水喉,伸手过去用力搓洗,可那股恶心的感觉怎么都洗不去,她伸手压了洗手液在掌心,搓出丰富的泡沫,直到快要洗脱一层皮,她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些。

    贺雪生走出洗手间,就看到秦总被她的助理带走,她站在洗手间门口,等他们走远了,她才朝大门口走去。外面风很大,她穿上风衣,迎着风朝停车场走去。

    这位秦总是意大利某奢侈品牌的中间商,她与他周旋几次了,他都不肯让点子。本来以为今晚能敲定,结果他还是在和她钓鱼,她甚至想放弃这个品牌的入驻。

    坐进车里,她不由得想,若是这件事让哥哥或者沈存希来办,他们一定不会像她这样艰难吧?她叹息一声,发动车子驶离,身后不远处的黑色轿车里坐着一个头戴鸭舌帽脸上戴着墨镜的男人,见她的车子开走,立即跟上。

    要跟踪贺雪生很难,因为她身边随时有四个保镖跟随,想要不引起这四个保镖的注意,就是难上加难的事。

    所以跟了一段路,保镖已经有所察觉,那人不得不放慢车速,消失在茫茫车流中。

    护送贺雪生回到贺宅,保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对于今晚的意外状况,保镖队长第一时间向贺东辰汇报。二楼书房里,贺东辰站起来,神色凝重地盯着保镖队长,“有没有看清对方长什么样?”

    “没有,那人很警觉,被我们发现后,他就立即消失了,开的是最普通的轿车,头上戴着鸭舌帽,脸上戴着墨镜,看不清长相,也分辨不出是男是女。”保镖队长道。

    贺东辰眉心拧起,当年雪生被他带走后,他就在她身边安插了保镖,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五年了,都没有人跟踪过她,这沈存希刚回国没多久,她就被跟踪了。

    他掐了掐眉心,道:“这件事你们多留意,但是不要忘了主次,保护雪生小姐是最重要的任务,其他人的挑衅都可以放在一边,懂了吗?”

    “是,大少爷,我明白了。”保镖队长连忙点头。

    贺东辰挥了挥手,示意保镖退下,等书房里再度恢复安静,他却有点坐不住。近来桐城的风向让他越来越担心了,似乎什么样的人都轮番登场,他很担心雪生的安全,更担心的还是她会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