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25章 嫌我老了?

    位于黄金地段的独栋别墅里,女人坐在沙发里,半掩的窗帘遮挡了大部分光线,看不清她的模样,可站在她对面的男人,却清楚地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戾。

    女人指间转动着红酒杯。淡淡的光影照身下来,她手上布满酒红色的光晕,她说:“这么说,她身边一直有保镖跟随?”

    “是,这几天我都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发现只要她一离开佰汇广场,就有一辆黑色轿车跟着,一开始我以为是另一批人马,直到昨晚我想跟近一点,才发现那是她的保镖。”黑衣男人谨慎道。

    女人抿了口红酒,微涩的味道在唇齿间徘徊不散,她挑了挑眉。睨着面前的男人,“你跟了她这么久,昨天才发现她有保镖,几年不见,你的能力退步了啊。”

    “是,这确实是我的疏忽。只不过她身边有保镖,我们要向她下手,就非常难了。”男人神情有些挫败。

    女人端着红酒杯从沙发上站起来,男人这才发现,她身上只穿了一条黑色真丝睡裙,洁白的锁骨外露。大概因为长时间躺在病床上,她身形削瘦,却一点也不缺少风情。

    他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堪堪移开视线,窘得耳根子都红透了。

    女人哑然失笑,这年头还有这样纯情的男人?她踩着猫步走过去,伸手搭在他肩上。手指有意无意的挑逗他,她娇笑道:“谁说我要对付她?我让你盯着她,只是为了清楚她的动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男人感觉到女人娇软的身体在他身上磨蹭,他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岂会没有反应?只是顾忌她的身份,他咬牙死扛着,“连小姐,请自重!”

    连清雨踮起脚尖,下巴搁在他肩上。朝他耳朵里吹气,“银鹰,你还是和从前一样无趣,你怕什么,你老大又不在这里,就算你现在要了我,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

    代号银鹰的男人被她的举动撩得浑身是火,他垂眸,恰好看见女人靠在他手臂上。他开始粗喘起来,一把把她压住。

    连清雨在男人身下媚笑,她伸手揽着男人的脖子,在男人耳边低低的喘息,“四哥。要我,我爱你!”

    男人身体一僵,他要被这个女人逼疯了,这个小妖精。

    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结束后,连清雨窝在红色的沙发上,她媚眼如丝的睨着径直穿衣的男人,哑声道:“银鹰,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只听从我一个人的调遣,什么该和你老大汇报,什么不该汇报,你心里有数。”

    男人系纽扣的手指一顿,他看着对方,她甚至不曾在他面前有丝毫的避讳,他看得口干舌燥,猛地移开视线,继续系纽扣,他哑声道:“我知道,上了你的床,没那么容易脱身,但是我还是上了。而你,清楚勾引我的后果吗?”

    连清雨抬起脸,兴致勃勃地望着他,“哦,有什么后果,你说说看?”

    男人走过去,弯下腰捏着她的下巴,薄唇压下去,重重的吻着她的唇,仿佛要将她吞进肚子里一般,末了,他气喘吁吁道:“下次,不要在我身下叫别的男人的名字,还有,这段见不得光的关系是你先喊开始的,那么你永远都没有机会说结束。”

    连清雨眯起眼睛,看着男人深邃的五官,很英俊很男人,走在大街上,会被人轻易认出来,因为他是混血儿。她轻笑了一声,“你功夫这么好,我怎么值得说结束?”

    “小妖精。”男人再度吻上她的唇,片刻后,才放开她,继续穿裤子,“你打算怎么对付贺雪生?”

    “现在还轮不到我出手。”

    “想在你喜欢的男人面前拌纯良?”男人轻易看穿了她的心思,她想要得到沈存希,只可惜那个男人眼里只容得下贺雪生。

    “呵呵,你这么了解我,该不是吃醋了吧?”连清雨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六年多前那场合作,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也让她看到了他的能力,利用好他,他绝对能让她满意的。

    “我只是不希望我的女人想着别的男人,还有,昨晚跟踪贺雪生时,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男人拉上拉链,系上皮带,在沙发上坐下,大手伸过去,捏了捏女人的翘臀。

    连清雨拍开他的手,他穿戴整齐的坐在那里,而她什么都没穿,怎么看怎么狼狈,她弯腰捞起靠枕挡在胸前,一并挡住了雪山丘壑,“什么有趣的事?”

    “贺雪生最近正在洽淡一个意大利奢侈品牌入驻佰汇广场,那个中间商正好是包养她姐姐的男人,你说这事要是让宋子矜知道,就算伤不了贺雪生几分,她也会闹得她颜面无光。正好,这周五晚上是佰汇广场一年一度答谢vip客户的化妆舞会。”男人话说了一半,定定地看着连清雨。

    连清雨虽然在病床上躺了将近七年,但是使坏的脑子一点都没有生锈,她脑子飞速运转,很快心里就了有计较,她伸手过去,问道:“照片呢?”

    “配得上我的女人果然聪明。”男人轻笑着从裤袋里摸出已经洗好的照片,递给连清雨。

    连清雨接过照片,一张张翻着,翻完了,她道:“看来贺雪生也没有外界传得那么金贵,我以为她日子过得有多好呢,还不是要靠陪笑讨生活。对了,你调查到她和贺家人什么关系了没?”

    “据说是贺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女,不过谁说得准,也说不定是贺峰或者是贺东辰养在家里的情人。”男人挑了挑眉,摸出打火机,点燃了烟,深深的吸了口,吐出长长的烟雾。

    连清雨记得七年前,连默设计宋依诺的身世时,她和她一样是孤儿,后来虽然让她和沈存希产生了误会,但是到底没有挡住两人在一起的决心。

    所以连老爷子才逼她去冒充沈家小六,当初她赶在沈存希拿她的头发去化验前,假装伤心欲绝,把连默事先给她的头发样本给了沈存希,如此一来,他拿到的就是真的小六的头发样本,不管他去哪里做鉴定,结果都不会变。

    而她到现在都不知道真正的小六是谁。

    “这不可能吧,贺峰与贺东辰都结婚了,贺雪生要是小三,怎么敢登堂入室?”连清雨道。

    “说笑而已,你还当真?”男人转过脸去,将烟雾吐到她脸上。

    连清雨呛得直咳嗽,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唇再度封住她的,将嘴里的烟雾全渡到她唇齿间,她用力推开他,咳了好半晌才平息下来,“银鹰,你不要太过分了。”

    男人站起来,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照片,他道:“我先走了,有需要给我打电话。”

    连清雨瞪着他的背影,哪里不清楚他轻浮的语气下指的是什么,她收回目光,捡起照片,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她道:“快递公司么,我有快递要寄。”

    ……

    宋子矜收到快递,快递上面没有寄件人寄件地址,只有收件人与收件地址,她皱了皱眉头,拿裁纸刀拆开快递,里面有几张照片掉了出来。

    她低头望去,看见照片上的画面时,她全身一僵,缓缓蹲下去,捡起照片,气得浑身直发抖。她一张一张的翻着,差点没气炸,宋依诺,我还没上门找你麻烦,你倒先勾引起我的男人了。

    宋子矜未必是喜欢这个男人,他是金主,只要讨好了他,给他生个儿子,他的财产都是她的,爸爸也能借此重新站在上流社会。

    所以她忍受屈辱给他当小三,他倒好,居然敢去偷腥,偷腥的对象还是宋依诺,简直无法饶恕!

    她请私家侦探打听宋依诺的消息,私家侦探一直称没有进展,最后被她逼急了,私家侦探才和她说实话,原来宋依诺的所有资料都被人保护得很周密,他在贺家佣人那里打探不出什么,回头去查宋依诺消失那两年的情况,又被道上的人警告。

    他不敢再调查下去,怕惹祸上身。

    她心里暗忖,宋依诺怎么会与道上的人有所牵扯?她失踪那两年行踪成谜,越查不到她就越想知道。但是没有人敢接她的活,给再多的酬劳都没用。

    她盯着照片上男人看着宋依诺的目光简直在发光,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进去,她越想越气,不行,她得教训教训宋依诺,以免她不知道天高地厚。

    她放下照片,看见梳妆台上那张丁香紫的邀请函,她冷笑一声,满脸恨意,宋依诺,我绝不会放过你。

    ……

    转眼到了周五,这几天沈存希天天来佰汇广场,成了这里的常客,他每天带着早餐过来,和贺雪生一起吃早餐,两人的话都不多,吃完早餐他就走,绝不废话一句。

    周五早上,沈存希如往常一样走进贺雪生的办公室,却发现办公室里很多人,似乎正在开会,众人齐刷刷地看过来,他一怔,没料到他们这么早就开始工作了。

    贺雪生拍了拍手,唤回众人的注意力,她道:“云嬗,你带人先去宴会现场,确保现场的安全。”

    “是,贺总。”云嬗点了点头,今晚的宴会,绝不容出差错,贺雪生甚至比平常都要紧张几倍,六点不到就打电话给她,叫她把负责这次化妆舞会的策划人员全部叫齐,开紧急会议。

    贺雪生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下去展开工作。众人转身离去,经过沈存希身边时,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女人满眼崇拜以及爱慕,男人则是羡慕与嫉妒。

    身为沈氏的掌舵者,他除了多金,颜值也高,名副其实的高富帅。

    等职员都离开后,沈存希才走到办公桌旁,他说:“我带了早餐,一起吃吧。”

    “我没胃口,你自己吃吧。”贺雪生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离化妆舞会越近,她就越心慌,去年不是没有举办过这样大型的晚会,但是也没有见这么心慌过。

    沈存希将餐盒放在办公桌上,他走到她面前,看她脸色不太好,他伸手过去,还没有覆在她额头上,她就躲开了,他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中,然后执意覆在她额头上,掌心下的温度正常,她没有发烧。

    “是不是太累了?要不去休息一下?”沈存希放下手,看得出来她很焦虑,至于她在焦虑什么,他不难猜到。

    贺雪生退开了一步,她在椅子上坐下,看着面前摊开的策划案,上面包括舞台的设计图都有,她这两天去过现场好几次,也知道没有问题,一切都是她多心了,但是她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尤其是离舞会时间越近,她就越坐立不安。

    早上她从噩梦里惊醒过来,呼吸都还没喘匀,也来不及看时间,就给云嬗打电话,叫她召集所有与这次化妆舞会相关的人,在舞会开始前,再去现场确认一遍。

    “我没事,今天没法陪你吃早餐了,你自己去吃吧,吃完了就回去上班。”贺雪生掐了掐眉心,因为睡眠不足,她脸色苍白,眼尾刺痛,一直漫延到太阳穴,太阳穴突突跳起来。

    沈存希看见她疲惫的样子,哪里能安心离开,他走到椅子后面,拿开她的手,温软的指腹落在她的太阳穴上,轻轻按摩。

    贺雪生闭上眼睛,他的力道不轻不重,疼痛逐渐缓解,一股疲惫由心而生,她在他的按摩下,竟神奇的睡着了。

    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沈存希垂眸看去,见她已经安然入睡,他心里有些讶然。他望着她,她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低垂,却掩饰不住眼底的黑晕,她这几天有点反常,越来越焦虑,这样就睡着了,恐怕晚上睡眠很不好。

    他手没有从她太阳穴上拿开,等她睡熟了,他才绕到办公椅旁,弯腰将她抱起来。

    突然的失重,她有些警醒,沈存希僵住不敢动,怕吵醒了她。过了一会儿,直到她的呼吸再度变得均匀,他才松了口气,放轻脚步走到贵妃榻前,将她放在上面。

    她不安的动了动,然后沉沉睡去。

    沈存希拿起搁在一旁的绒毯搭在她身上,然后侧身在沙发上坐下,他一瞬不瞬地凝视她,巴掌大的小脸更加瘦削,瘦得变成了传说中的锥子脸,她压力这么大,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帮她。

    坐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旁,拨了电话线,然后把她的手机关机,确定她的睡眠不会被任何人打扰,他拿起便利贴,在上面写了一段话,然后压在食盒下面。

    离开前,他走到贵妃榻旁,看着女人沉睡的模样,那样乖巧,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渴望,这股渴望驱使着他弯下腰去,缓缓靠近她。

    薄唇吻上她的红唇时,他喟叹了一声,这个蜻蜓点水般的浅吻,根本就缓解不了他心里的渴望,但是已经足以让他坚持下去。

    他站直身体,转身走出办公室,他站在助理室前,吩咐道:“贺总正在睡觉,不是要紧的事不要去打扰她。”

    “是,沈总。”助理室有两个助理,一个男的一个女的,此时留下的是女助理,她望着沈存希离开的背影,扫了一眼紧闭的办公室门,贺总正在睡觉,他们刚才在里面做了什么?唉,贺总真幸福,有这样一个体贴的男朋友。

    贺雪生这一觉睡了两个小时才醒,她坐起来,看了看自己所在的位置,发现是办公室,她才松了口气,她起身下床,才发现之前还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已经完全不痛了。

    她穿好鞋子走到办公桌旁,食盒还放在那里,下面压着一张便利贴,她拿起便利贴,上面是力透纸背的字迹,“睡醒了就把早餐吃掉,我先回公司了,晚上见!”

    贺雪生看着食盒,倒真觉得饿了,她拿起食盒,走到一旁会玻璃桌旁,打开食盒。一股食物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饥肠辘辘,拿了一只水晶虾饺放进嘴里,皮薄馅嫩,加了柠檬汁在里面,并不会感到腻,反而越吃越好吃。

    她坐在那里,竟将一整盒的水晶虾饺吃光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今天的水晶虾饺味道很特别,不太像是兰姨的手艺。

    她没有多想,只当是他家换厨子了,丝毫也没有想到,她昨天早上和他吃饭时,提起过想吃水晶虾饺。

    她收拾好桌面,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手机,才发现关机了,眼角余光瞄到电话线也被拨掉了,难怪她能睡个安稳觉。

    她将电话线插上,然后打开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提醒,她一一回了电话,然后投入一天的工作中。不知道是睡了一觉,还是那盒水晶虾饺的缘故,她精力充沛,再也不像早上从噩梦里惊醒过来那样疲惫。

    下午五点,她的手机铃声准时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想到早上沈存希才从她这里离开,她就有种自己现在在脚踏两条船的荒谬感受。

    她抓了抓头发,手指滑向接听键,“喂?”

    “公主殿下,我奉令兄长的命令,在楼下接你去换装。”手机里传来男人略带调侃的声音,这几天他出差了,特地赶在化妆舞会前赶回来。

    那是见证她这两年的努力的时刻,无论如何,他也要陪在她身边。

    贺雪生莞尔一笑,她拿着钢笔,在最末端签下自己的名字,她合上文件,道:“我马上下来。”

    贺雪生拿起包,脚步轻盈地步出办公室,乘电梯下楼,走进地下停车场,她果然看见靳向南站在那里,他穿着驼色的风衣,里面是简单的衬衣长裤,如此普通的穿着,穿在他身上,却自有一番气质,像乡间潺潺的溪流,让人感到舒服。

    靳向南笑吟吟地看着她走近,他拉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公主殿下,请上车!”

    贺雪生笑起来,她弯腰坐进车里,车门被轻轻合上,靳向南绕过车身,迅速坐进驾驶室里。贺雪生系上安全带,其实她并没有把靳向南当成追求她的男人,而是当成了兄长。但是她心里也清楚,靳向南接近她,绝不想要当她的兄长。

    有时候人越长大越会发现,有些事情没办法做到黑白分明。她仅能做到的是,不与别人玩暧昧。

    车子驶出去,很快就驶出地下停车场,靳向南转头看了她一眼,她的心情似乎不错,“在想什么?”

    贺雪生转过头去望着他,笑道:“想什么都不告诉你。”

    当一个男人试图了解你内心的想法时,他就已经表明了他想要深入了解你,而她不会给他深入了解她的机会。虽然她在他面前失态不止一两次。

    靳向南装出受伤的样子,“这么怕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好好开车,我可不想魂归离恨天。”贺雪生瞧着他耍宝的样子,她轻嚷道。

    靳向南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探进风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贺雪生,他道:“礼物,打开来看看。”

    贺雪生看着他手里酒红色的盒子,她迟疑着没伸手去接,“为什么送我礼物啊?”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既然特殊,就要纪念,为了纪念这个特别的日子,就送你礼物,快接过去,手臂酸了。”靳向南催促道。

    贺雪生一边伸手去接,一边道:“该不会是戒指项链吧,那样我不会收的哦。”

    “你想得美,快打开看看。”靳向南打趣了一句,催促她打开。

    贺雪生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一块腕表,腕表很精致,是某个国际知名的品牌,表盘上面镶了很多粉钻,在阳光下十分耀眼。

    “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贺雪生连忙关上盒子,递还给他。

    靳向南看了她一眼,道:“雪生,收下吧,我从来没有亲自给别人买过礼物,去买礼物的时候,我问和我一起去的秘书,女人最喜欢什么?她说女人最喜欢钻石,送钻石就好。我想送你钻石,但是送戒指与项链都不合适,我就只能送你一块表。”

    贺雪生咬着唇,其实送表有另一种含义,就是把我的时间全部送给你。她不知道靳向南有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她道:“表我不能收,但是我挺喜欢这个酒红色的盒子,我把盒子收下了。”

    贺雪生打开盒子,将腕表取下来,放进他风衣口袋里,然后把盒子收下了。

    靳向南挫败地看了她一眼,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送人礼物,别人把包装礼物的盒子收下了,却把礼物退了回来,“雪生,你得考虑一下我作为男人的尊严啊。”

    贺雪生拉开包,将盒子放进包里,她轻笑道:“礼物是代表心意的,你看我也不是完全退回给你了,我也收下了一样。”

    靳向南叹息一声,心里想着,或许下一次,他不能再选这样贵重的礼物。

    车子停在一家私人会所前,贺雪生推开车门下车,就见有人穿着奇型怪状的衣服从里面走出来,这是桐城最有名的cosplay变装会所。

    贺雪生与靳向南走进去,就有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的男人迎上来,与靳向南热情的拥抱了一下,“向南,好久没看到你了,这是你女朋友?”

    贺雪生连忙要解释,就被靳向南握住了手,靳向南冲她眨了眨眼睛,然后道:“算是吧,女性朋友也可以简称女朋友。雪生,这是我朋友joy。”

    两人相互打了招呼,靳向南问道:“我半个月前定的衣服回来了吗?”

    “到了到了,你拜托的事,我哪敢耽搁,衣服前天就送过来了,”joy领着他们向里面走去,里面是joy的办公室,桌子上放着一个精美的盒子,靳向南放开贺雪生的手,快步走过去,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件白色很仙的裙子。

    他把盒子递给跟着进来的小助理,然后道:“麻烦你帮她穿上。”

    贺雪生像布娃娃一样,只得跟着小助理去了更衣室,两人在外面聊天,joy取笑道:“还没搞定?”

    靳向南苦笑一声。

    joy心领神会,“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我们南哥出马都搞不定的女人,看来我得对她刮目相看了,不过确实漂亮,你要加油!”

    靳向南但笑不语,不一会儿,贺雪生跟着小助理出来,她身上穿着白色裙子,裙边上绣着金线,俏生生站在那里,像是仙女下凡,顿时夺走了靳向南的呼吸。

    在设计这身衣服时,他就已经知道她穿上会有多美,可是真的穿在她身上,那样的美是他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除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似乎再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的震撼。

    贺雪生不自在的拉了拉衣服的领子,衣领有点太低了,隐约可见沟壑,而且胸部的设计,就像游戏里那样,两团浑圆呼之欲出,说不出的性感与撩人。

    joy看得热血沸腾,当然,不是因为她的胸部,他已经在脑海里想象怎么给她设计造型,他感叹道:“贺小姐,我一定会把你打造成今晚全场最令人惊艳的人物。”

    他走过去,推着贺雪生坐在椅子上,然后开始给她化妆造型。上名厅圾。

    靳向南倚在她身后的桌子上,看着镜子里的女人一点点蜕变,他心跳加速。镜子里的女人一头银发束在脑后,耳朵变成尖尖的精灵耳朵,画着猫眼妆,美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joy拿了一个白色面具戴在她眼睛上,此刻的她神秘、魅惑,仅仅一个眼波扫过来,就让人把持不住,心神全被勾走,joy没说错,她今晚会成为全场最美最惊艳的女人!

    他此刻甚至有点后悔了,不该给她设计这样的衣服,可是看到她这么美丽,他心里又很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啊,有时候真的矛盾。

    既想让她这样美的站在世人面前,又想拿床单将她裹住,独自欣赏她的美好。

    从私人会所里出来,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了,他们坐上车,向化妆舞会现场驶去。

    车子到达化妆舞会现场,门外铺着红地毯,媒体听说这次的化妆舞会来了许多重量级人物,记者们闻讯赶来,站在门口拍照。

    车子停在会所外面,靳向南率先下车,他穿着黑色骑士装,今天他扮演的是一位保护精灵公主的骑士。帅气的装扮立即换来无数闪光灯。

    他绕到副驾驶室门,拉开车门,优雅的向车里的公主施了个礼,一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伸出来,搭在他手背上,紧接着一道白色纤细的身影从车里下来。

    女人戴着面具,看不清长相,但是这精灵公主的扮相,已经足以颠倒众生。闪光灯此起彼伏,人群里接连响起赞叹声。无疑的,贺雪生已经成为今晚cosplay最惊艳全场的人物。

    靳向南牵着她的手,施施然从镜头下走过,向舞会走去。他们刚踩上台阶,身后一辆劳斯莱斯悄无声息的驶过来,沈存希一身黑马王子的装扮,俊脸上戴着银色的面具,让现场沸腾的气氛再度燃到最高点。

    贺雪生与靳向南转身望去,看到沈存希步伐优雅地朝他们走来,沈存希看到贺雪生那一刹那,凤眸里掠过一抹惊艳,随即是强烈的占有欲。

    该死的,她穿的那是什么衣服,半个胸部都在外面,穿了比没穿还有撩人。他恨不得立即脱下衣服将她裹起来,他缓缓走到她面前,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胸前的丰盈,那目光凶狠得像是下一秒就要撕了她的衣服。

    侵略性极强的目光看得贺雪生心里不舒服起来,她不自在的又扯了一下衣领,总觉得这衣服穿在身上随时会掉下去一样。

    她勉强忽略掉他的目光,道:“舞会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靳向南看了沈存希一眼,瞧他神色阴郁地盯着贺雪生的背影,他轻笑一声,“沈总,请!”

    沈存希收回视线,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位是他的情敌,此刻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他咬牙切齿道:“你就由着她穿成这样出来丢人现眼?”

    “沈总此话怎讲?”靳向南虽然心里也在后悔,但是他绝不会当着情敌的面承认。

    沈存希眼角抽了抽,看着那道婀娜多姿的身影远去,他咬了咬牙,没有再和靳向南废话,抬腿便追了过去。靳向南看着这一前一后离去的身影,他自嘲一笑。

    ……

    偌大的宴会厅里,每个人cosplay的角色都不一样,有种群魔乱舞的感觉。舞台上的摇滚乐手正敲打着激.情高涨的摇滚音乐,前来参加舞会的宾客们已经玩hing了。

    贺雪生走进来那一瞬间,镭射灯的光晕打在她身上,舞台上的音乐停下来,所有人舞动的姿势都停了下来,看着站在光圈里的女人。

    该有什么词来形容她呢?众人在脑子里搜寻了一圈,最终只剩下两个字,美,仙,除了这两个字,什么字眼用在她身上都落了俗套。

    音乐顿时一换,变成仙剑里的音乐,荡气回肠的响在宴会厅上空,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来,同时数十个镭射灯打在那条道上,像时光长河一般。

    众人都惊呆了,灯光效果美仑美奂,更让人惊奇的是她的衣服接触到光线,竟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来,让人无法直视。

    贺雪生缓缓向舞台走去,她脸上的面具像是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想知道摘下这个面具,后面是怎样一张美艳绝伦的脸。

    四周抽气声此起彼伏,贺雪生从众人眼前打马而过,最终走到舞台上,一曲仙剑播完,她站在舞台中央,手里拿着话筒,柔美的声音从话筒里流泄出来,像森林的小溪,清泠泠的声音能让人的心安定下来。

    “大家好,我是贺雪生,感谢各位莅临化妆舞会,也感谢各位在过去的两年里支持佰汇广场……”

    沈存希站在台上,望着舞台上万众瞩目的女人,如今的她站在那里,自信、优雅,像是俯视众生的女王,而她戴着王冠,高高在上。

    靳向南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边,见他失神地望着舞台上的女人,他低声道:“她很优秀吧?”

    沈存希回过神来,看着身边的男人,其实没什么好脸色的,但是此刻,因为心系同一个女人,竟出奇的有种惺惺相惜的错觉,他点了点头,“确实很优秀。”

    “六年前,你抛弃她的时候,一定没想过她会逆袭得这么成功吧?”这句话,怎么听都多了讽刺之意。

    沈存希眉尖一蹙,没打算和情敌解释什么。舞台上,贺雪生一番感言情真意切,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她自嘲了一句,“原本刚才放了那样仙的音乐,我现在所说的未免太俗气,但是我们到底都是俗人,今晚我们会抽取四个大奖,下面由我的助理云嬗云小姐为大家解说。”

    云嬗cosplay的是小火狐的妆容,与贺雪生的清纯与仙气相比,她显得格外热情与妖娆,声音也更妩媚。她指着后面的大转盘,开始解说晚上的抽奖活动与游戏。

    贺雪生步下舞台,从侍者手里拿了一杯颜色漂亮的鸡尾酒,退到人群之外去,静静地看着这不属于她的热闹。

    别看云嬗平时就是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她很会调动气氛,在什么场合该扮演什么样的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场的气氛被她烘托到最高点,舞会正式开始。

    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再度响起,众人跟随着音乐开始摇摆,那重金属的音乐像是敲在她神经上,她神经都在颤抖。

    她想,也许女人过了三十,就不喜欢这样的热闹,只想安安静静的,听一首舒缓情绪的音乐,翻一本流芳百世的书籍,这样热闹的气氛,只适合那些年轻的孩子们。

    她抿了一口鸡尾酒,里面有淡淡的石榴味道。忽然,眼前黑影罩下,她抬眸望去,男人背光而站,她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那强烈的存在感提醒着她,站在那里的男人是谁。

    男人走到她身边,挑了挑眉,问道:“里面那么热闹,你身为这场舞会的举办方,躲在这里喝酒,倒有失东道主之责。”

    贺雪生望着他,他戴着一个精美的狐狸面具,狭长的凤眸看起来更加深邃迷人,她笑道:“我以为你今晚不会来。”

    “担心我不来?”沈存希站在她旁边,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她胸前的景致上。面对她时,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就算再怎么克制,也克制不住时刻想将她压在身下的想法。

    更何况她今天穿得如此性感,介于清纯与火辣之间的,时时刻刻挑动着他的神经,让他只为她一个人魂牵梦萦。

    贺雪生摇了摇头,她极力忽视男人火热的目光,可不管她怎么忽视,他的存在感都没有一点降低,并且他的气息强烈的充斥在她鼻息间,让她下意识想要逃。

    “不是担心你不来,是担心你不喜欢这样的闹腾。”贺雪生不动声色的退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沈存希听出了她的言下之意,他今年37岁了,确实不太喜欢化妆舞会,总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尤其是看见宴会厅里的群魔乱舞,若不是她盛情邀请,恐怕他也不会来。

    “嫌我老了?”沈存希不着痕迹的靠过去,低声问她。

    贺雪生抬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她又退开一步,两人一进一退间,贺雪生竟被他严严实实的堵在了角落里,身后是露台的护栏,身前是男人火热的胸膛,她顿时慌乱起来。

    她勉强扯出一抹笑,“怎么敢?”

    男人抬臂,大掌撑在她腰侧,牢牢地将她锁在怀里,他声音低哑迷人,“依诺,你知道刚才我见到你那一刻起,我想做什么吗?”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她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小手抬起,抵在他胸前,她心慌意乱道:“沈存希,别再靠近了。”

    男人将酒杯放在露台上,大手握住她的小手,轻而易举的反举在身后,这个动作,让她微微挺起了上身,男人的眼神几度变化,然后贴在她耳边,哑着嗓音,低声道:“我在想,扒了你的衣服,用什么姿势上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