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34章 沈晏白是我收养的孩子

    贺雪生没料到会看见如此暧昧又基情满满的一幕,她僵站在原地,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病房里的人显然也注意到她闯进来,沈存希脸色一僵,连忙坐起来,张了张嘴。想要解释,最终什么都没说。

    小护士抬起头来,唇红齿白的模样水灵灵的,俏脸一片嫣红。看见她站在那里,神色间多了些紧张与尴尬。

    贺雪生就是再单纯,也猜到了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她眯了眯眸,没有掉头就走,而是拎着外卖缓缓踱进去,她眼里刻满了绵长的嘲讽,“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

    小护士羞愤交加,知道贺雪生误会了。她张嘴辩解,“贺小姐,你……”

    “出去吧,省下的事有人代劳了。”沈存希打断小护士的话,挥手让她出去,小护士很不甘心,但是接收到沈存希投来警告的一瞥,她只得不甘不愿的出去了。

    贺雪生将外卖搁在床头柜上。目光冷冷地盯着他,讥嘲道:“沈总刻意叫我过来是为了看戏吗?既然已经看完戏了,我是否可以走了?”

    “依诺,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很没良心?”沈存希靠在床头,幽幽地望着她,一连好几天都不出现,好像他压根与她没有关系。

    贺雪生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瞅着他。他病服纽扣解开,露出一片小麦色的胸膛,胸膛上有着结实的肌肉,性感的人鱼线一直漫延至裤缝里,他小腹处有一条伤疤,上面有几个线头,看得出来刚才护士正在给他拆线。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她脸上掠过一抹不自在,“是么。让沈总失望了,到目前为止,好像还没有人这样说过我。”

    沈存希凤眸微眯,几天没见到她,想念得紧,好不容易将她胁迫过来,听到她这样和他说话,他又生气,恨不得她没来过,他出手如电,迅速扣住她的手腕,微一使力,贺雪生身形不稳,朝他身上栽去。

    她的小手条件反射般要撑住什么东西,来阻止自己的身体下坠,可是快要碰到他时,她才想起他小腹上有刀口,她连忙收回。

    那一瞬间的犹豫,她已经结结实实的趴在了沈存希胸口,红唇印在他胸膛上。

    犹如一股电流袭遍全身,沈存希全身酥麻,他大手扣住她的腰,微一低头,就噙住她的红唇。

    思念如潮水般涌来,看见她的第一眼,他就想好好吻吻她,只有接吻的时候,她的嘴唇才是软的,才不会吐出刺伤他的话来。

    贺雪生呼吸一窒,挣扎着要起来,腰间的大手却将她牢牢固定住,让她挣脱不开。

    贺雪生逐渐放弃了抵抗,沉沦在他的吻里,直到两人都气氧了,沈存希才放开她。

    他睨着她嫣红的俏脸,以及波光潋滟的双眼,他的手指轻轻抚触她微肿的红唇,这个时候的她最乖,没有棱角没有尖锐的刺,能让他为所欲为。

    就像是吻不够一样,她刚喘过气来,他的唇再度贴上来,这一次不再给她喘气的时间,邪肆掠夺,“依诺,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贺雪生没说话,也说不出话来,被他吻得脑子里一团浆糊,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

    许久,沈存希放开了她,她趴在他的胸膛上小口喘气,耳边传来他紊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连带的她的心跳也乱了节拍。

    微微缓解了思念,沈存希心情大悦,他垂眸望着趴在他胸膛上乖巧的小女人,手指穿过她的发丝,他哑声道:“帮我拆线。”

    贺雪生被搅成一团浆糊的脑子慢慢恢复运作,她站起来,看见那里的伤口长出鲜红的新肉,她咬了咬唇,“我不会,我去叫护士来给你拆。”

    “我不要,就要你拆,刚才不是还吃醋来着吗?”沈存希笑吟吟地望着她,喜欢看她被他逗得手足无措的模样,那样生动,不再是冷冰冰的。

    贺雪生尴尬地移开视线,不敢对上他促狭的目光,她抓了抓头发,“我真的不会,会弄疼你。”

    “你什么时候没让我疼过?我不在乎这点小疼。”沈存希揶揄道,自他们重逢后,她哪次不是拿着刀往他心窝上戳,比起身体上的疼痛,心灵上的疼痛才是难以磨灭的。

    “……”贺雪生在椅子上坐下,她拿起镊子,重新消了毒,然后趴在他小腹处,全神贯注的帮他拆线。刀口开在这个地方,确实容易让人误会,刚才她不就误会了,以为他们在……

    拉住自己飘远的思绪,她小心翼翼地拆线,一般的刀口里面缝合时用的是可溶解的线,外面为了怕力大挣断,所以用的是比较结实的线,伤口愈合后,需要拆掉。

    沈存希靠在枕头上,瞅着她认真专注的模样,她额上布满了一层冷汗,她趴在他小腹处,热热的呼吸喷洒在他小腹上,他非但没有感觉到痛苦,反而心猿意马起来。

    “你刚刚进门时,想到什么了?”沈存希哑声问。

    贺雪生精神高度集中,他一问,她想都没想就道:“还能有什么,你们那么明显。”

    “什么明显?”

    “她趴在你两腿之间,正常人一眼看过去,也会以为你们在……”最后几个字她没有说下去,沈存希已经懂了,她果然想歪了。

    “我很好奇,你这脑袋瓜里都装着什么,这么不信任我?”沈存希无奈的叹息。

    “我要怎么信任你,你没去照镜子,你刚才那表情简直享受得不行,要不是我定力好,早就转身走人了。”贺雪生拆开一条线,已经累得满头大汗,生怕弄疼了他。

    “那你为什么没有走人?”

    贺雪生想了一会儿,才道:“你和什么女人在一起做什么,都与我无关。”

    其实不是这样的,刚才看见他们那样,她第一反应是难过,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会难过。

    沈存希听完她的话,就后悔自己问这个问题了,他咬牙道:“我和别的女人上床你也不介意?”

    “那是你的事。”贺雪生直起腰来,拆线这种事,真的是考人耐力。

    沈存希满眼阴鸷,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刚才还和他吻得火热,转眼就与他撇清关系,真是气死他了。他忽然坐直身体,长臂伸过去,捏住她的下巴,他恼怒地瞪着她,再问:“依诺,真的不介意我和别的女人上床?”ワワ

    贺雪生眉尖微蹙,下颌有点痛,她望进他满是火光的凤眸里,那里倒映着她的身影,她知道,她要再挑衅他,他绝对会让她后悔,她说:“介意。”

    沈存希一呆,没料到她会这样干脆,他像个傻子一样傻笑起来,她两个字就浇灭了他心头的怒火,“再说一遍?”

    “你烦不烦?”贺雪生不耐烦的挥开他的手,耳根子却可疑的红透了,“躺下,还拆不拆线了?”

    沈存希连连点头,他重新靠在枕头上,看她继续拆线,他的心潮久久不能平息,这算是他们重逢这么久以后,她说过最在乎他的一句话。

    接下来拆线的过程中,沈存希非常配合,也不再没话找话,反倒是那双眼睛盯得她心里很不自在。拆完线,贺雪生已经汗流浃背,她抬手抹了抹额上的汗,一抬头,就撞进那双幽深的凤眸里。

    她愣住,男人起身,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薄唇再度碾压上她的红唇,用力吮吸了一下,然后放开她,凤眸亮晶晶的,“老婆,辛苦了。”

    贺雪生脸颊又红又烫,她把医疗用具放回盘子里,拿棉签沾了碘伏,轻轻在他伤口上滚过,做好这一切,她将棉签扔进垃圾桶里,说:“去洗手吧,准备吃饭了。”

    沈存希对她的反应很不满意,但是目前为止,她不再抗拒他,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了,他扣上纽扣,下床去洗手。

    贺雪生望着他的背影,良久,她叹息了一声,提着外卖走到病房的玻璃圆桌旁,她还没洗手,所以没有碰食盒。

    等沈存希从洗手间里出来,她才去洗手。

    沈存希将食盒拿出来,刚摆放好,贺雪生就出来了,他拉开椅子,示意她坐。她走过去坐下,忽然感觉他的气息靠近,她抬起头来,唇上一热,他碰了一下就走,在她旁边坐下。

    她呆呆地看着他,这个男人,现在对她越来越肆意妄为了,而她,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拒绝。

    “吃饭,发什么呆?”沈存希的声音传来,她才回过神来,端起碗小口吃起来,沈存希看着她乖巧的模样,顿时眉开眼笑,他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她碗里,笑眯眯道:“别只是吃饭,也要多吃菜,你这么瘦,我真担心你会被风刮走。”

    贺雪生没说话,安安静静地吃饭,过了一会儿,她道:“那个品牌的代理权,你真的打算签给我了吗?”

    据她所知,在桐城有好几家百货公司在争取这个代理权,佰汇广场不是唯一的选择,但是却是桐城仅有的高端品牌的商场。

    “看你表现。”沈存希意味深长道。

    贺雪生瞪他,“你出尔反尔。”

    “我也没说我言而有信。”沈存希瞧她气鼓鼓的样子,故意逗她。

    “你!”

    “吃完饭陪我下楼去散散步,今天太阳这么舒服,不要辜负了阳光。”

    “要去你自个儿去,签不了约,你叫我来干什么?”贺雪生就知道他要拿这个代理权放长线钓大鱼,可是她还是来了,他们之间,似乎再也回不到从前,她想去见他,就可以没理由的就去了。

    如今,他们要见一面,还得用这些蹩脚的理由当借口。

    “陪我啊,我一个人在医院多寂寞啊。”沈存希一本正经道。

    “医院里美女护士那么多,你寂那门子的寞?”

    “她们都不是你。”不是她,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贺雪生咬了咬筷子,没再和他作对,沈存希偏头看她,有时候他真的想问自己,他到底为什么鬼迷心窍的只想要她?

    13年前,一夜贪欢后,她就在他心里种下了种子,别的女人都勾不起他的兴趣,终于找到她,将她困在自己怀里,可他依然没有满足,他还想要更多更多。

    想和她结婚,想和她生很多很多的孩子,想和她一起白头到老。

    可是那一切的渴望,都在那场爆炸中烟消云散,她彻底消失在他面前,这六年多以来,他活得很累,原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见到她,她却重新站在他面前。

    浅浅一笑,用着陌生的眼神望着他,说一句“你认错人了”。

    可是他怎么会认错人?他们曾经同床共枕,他最清楚她的一切,他又怎么能认错人?他从未那样感激过,感激她还活着,让他们的未来还有无数种可能。

    哪怕这条靠近她的路很漫长很漫长,他也决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贺雪生被他盯得不自在了,她摸了摸脸,“我脸上有脏东西吗?怎么这样看着我?”

    沈存希点了点头,“有,确实有,你别动,我给你擦掉。”

    贺雪生信以为真,当真没有动,他的俊脸在眼前逐渐放大,下一秒,她的唇被他吻住,她“唔”了一声,他双手捧着她的脸,加深了这个吻。

    贺雪生瞪着眼前因为离得太近而变得逐渐模糊的俊脸,知道自己上当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

    吃完饭,贺雪生收拾好桌面,推沈存希下楼去晒太阳,他身上的伤在逐渐复原,想起靳向南说他这个年纪恢复得慢一些,她就忍不住想笑。

    沈存希抬头,就看见她要笑不笑的样子,他薄唇微勾,“在想什么,笑得跟偷了腥的猫一样。”

    贺雪生想翻白眼,翻到一半又顿住,这个男人惩罚人的手段实在太限制级,她还是不要挑战他的权威,“没想什么。”

    沈存希不信,他挑了挑眉,说:“不会是在回味刚才的吻吧?”

    贺雪生俏脸一红,瞪他,“我才没有回味,就是想到有人说你这个年纪恢复得慢一些,我瞧着你恢复得挺快嘛。”

    沈存希俊脸黑如锅底,立即要站起来身体力行,证明自己没老。贺雪生吓了一跳,连忙按住他的肩,“喂,你别乱动了,想半身不遂么?”

    “我若半身不遂,你下半辈子的性福谁来给?”

    “……”

    贺雪生推他出了电梯,住院部有一个很大的花园,九曲十八弯,还有一个人工喷泉池。下午的阳光明媚,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驱散了冬日的寒冷。

    贺雪生扶着他在长椅上坐下,她拿了一条薄毯披在他肩上,以免被风吹凉了。

    沈存希瞧着她仔细的动作,她还真把他当成老年人一样照顾了,他拉下薄毯,像是闹别扭一样,说:“我不冷,用不着。”

    “别逞强,你现在受不住风。”贺雪生将薄毯拉上去,重新披好。

    到底还是不想让她担心,他就那样靠在椅子上,大手伸过去,轻轻握住她的手,五指撑开她的指缝,与她十指紧扣。

    贺雪生垂眸看了一眼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没有抽回,由他去了。

    那天下午,两人安静地坐在椅子里晒太阳,不提过去,不谈未来,是他们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次温馨的相处。太阳快下山时,花园里起了风,贺雪生送沈存希回病房。

    将他安顿好,她才离开,开车驶回贺宅,她才想起她忘了让沈存希在合约上签字。

    或许是那天下午的温馨相处,让两人重新找回了恋爱的节奏,沈存希每天会给她发短信,她看见了会回复,每晚睡觉前,他会给她打电话,只为和她说一句晚安,一切看似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谁也不敢触及六年多前的事,也不敢触及她失踪那两年发生的事。

    这似乎就是一颗埋在他们之间的地雷,一旦触及,就会将他们现在的情动炸得粉身碎骨。

    沈存希明白,贺雪生也明白。

    这天下午,贺雪生出去办事,办完事出来,刚坐进跑车里,就看见对面一小的门打开,一群身穿校服的孩子从校门里冲出来,三三两两的结伴同行。

    她忽然想起,沈晏白好像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她有好久没有看到他了,她降上车窗,在人群里找寻他的身影。

    那么多人,可是她一眼就看见了他,他一头乱糟糟的鸡窝头,在人群里格外显眼。她推开车门下车,穿过马路,刚要叫他,就听见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叫他,“沈晏白,过几天就是家长会,你爸爸妈妈会来给你开家长会吗?”

    沈晏白瞪着那个小男孩,“你管得真宽,我爸爸妈妈来不来关你什么事。”

    “你爸爸妈妈要是来给你开家长会,我以后就再也不骂你是野种了,你爸爸妈妈要是不来给你开家长会,那你就是个没人要的野种。”

    沈晏白气得一张小脸通红,看见那小男孩子冲着他做鬼脸,他握紧拳头,刚要冲过去,身后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小白。”

    沈晏白回过头去,看见贺雪生站在那里,他忽然有种走丢了很久,忽然看见亲人的激动,他眼眶一红,没有朝她跑过去,反倒转身往学校里跑去。

    贺雪生看到他委屈的模样,她心头一阵刺痛,她连忙追过去,小学生们都在往外跑,沈晏白一转眼就不见人影,贺雪生要很困难,才能避开小学生们,等她走进学校,已经不见沈晏白。

    她想到刚才那个小男孩骂他的话,又想起之前她问他班里同学们好吗,他说好的情形,心里难受极了。这孩子明明受了委屈,竟藏着什么都不说,真是个小傻瓜!

    她走到一年级门口,里面正在值日的小周周与另一个女孩子,看见贺雪生,她兴奋的跑了过来,“雪生阿姨,你是来找我的吗?”

    贺雪生没想到小周周也在一小读书,她在她面前蹲下,看见她脸上有粉笔屑,她伸手给她擦了擦,“小周周,对不起,阿姨不是来找你的,阿姨是来找沈晏白的,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小周周难掩失望,“哦,阿姨,你去钢琴室找他吧,只要他不开心,就会躲到那里去。”

    贺雪生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今天是你值日吗?一会儿雪生阿姨找到沈晏白了,就过来接你,好不好?”

    “好!”小周周立即笑逐颜开。

    贺雪生笑了笑,看见小周周天真的模样,她就想起了小忆,心情十分复杂。她起身去钢琴室找沈晏白,刚走到钢琴室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凌乱的音符,像是发泄什么一样。

    她站在窗户旁,透过玻璃看进去,那道小小的身影坐在琴凳上,背影孤寂落寞,像发了狠一样,使劲的拍着钢琴。

    她推开门走进去,在他身边坐下,温柔的握住他的手,笑道:“小白,钢琴不是这样弹的,我教你。”

    贺雪生小时候学过几年钢琴,有些底子,虽然不能和李云迪这些钢琴大家比拟,但是忽悠忽悠小孩子还是可以的。她摆开一副架势,弹了一首《一闪一闪亮晶晶》。

    沈晏白坐在她旁边,小腿踢动着,有点静不下来的感觉,等贺雪生一曲弹完,他一下子站起来,转身往门外走。

    贺雪生瞧着他别扭的模样,心里叹了一声,连忙将琴盖合上,快步追过去。

    出了钢琴室,不远处就是操场,有好些孩子们在踢球,她站在沈晏白身后,看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一脸向往的模样,她说:“你想去踢球吗?”

    “我才不想踢球,跑得浑身汗嗒嗒的,很臭。”沈晏白嫌弃道。

    贺雪生莞尔,这孩子真是口是心非,“那咱们去吃好吃的,化郁闷为食欲,怎么样?”

    “谁说我郁闷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郁闷了?”沈晏白低吼道,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贺雪生看着他,就想起自己小时候被排挤,那时候宋子矜特别讨厌她,比她高一年级,到处散播谣言,说她是没人要的野种。

    当时她只当她是因为爸爸对她好,心生嫉妒才会造谣,却不成想,她真的和宋家一点关系也没有。思及往事,再看面前这个倔强的孩子,她心疼不已。

    “好,你不郁闷,那我饿了,你能不能赏脸陪我去吃饭?”贺雪生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想搏得这孩子的同情。

    沈晏白其实也饿了,他点了点头,“好吧。”

    离开时,沈晏白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球场,最终还是乖乖和贺雪生走了,他们回到班级,小周周和同学已经做完了卫生,他们一起走出校门。

    薄家的司机等在门外,看见小小姐出来,他连忙迎上来,贺雪生和他说了要带小周周去玩,并且当着他的面给韩美昕打了电话,司机才放行。

    而来接沈晏白的司机,看见贺雪生时,他失声道:“夫人……”

    贺雪生望着面前的中年男人,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老王,怎么是你?”

    “我来接小少爷回家。”老王知道宋依诺还活着,但是却不知道她竟会与小少爷认识,难怪前段时间小少爷老是偷偷往佰汇广场跑,看来是去找她玩了。

    “你换东家了?”贺雪生一时间,还没有把沈晏白与沈存希联系在一起。

    老王笑道:“哪能啊,沈总对我们这么好,有感情了,也舍不得换东家,您怎么和小少爷认识的?”

    贺雪生看了看沈晏白,又想起沈存希,她心里一震,沈晏白是沈存希的儿子?他居然有这么大个孩子?她居然一直不知道,难怪她在医院里看见他时,他会说他爸爸受伤住院了。

    老王看着她震惊的神情,大概猜到她并不知道沈晏白是沈总的儿子,现在小少爷就在这里,他想解释,又无从解释。亚圣上技。

    小周周拉了拉贺雪生的手,“雪生阿姨,我们可以走了吗?”

    “哦。”贺雪生回过神来,她垂眸看见沈晏白湿漉漉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她,他是沈存希的儿子,是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这个事实太让她震惊了,震惊得她都不知道什么反应才是正常的。

    “老王,我带小白出去吃饭,吃完饭我送他回去。”贺雪生艰涩道。

    老王点了点头,“您带他出去,我肯定放心。”

    贺雪生带着两个孩子走了,她开的跑车出来,只得让保镖将车送回去,她则带着孩子们坐出租车,去了佰汇广场附近的商圈,那一带有很多美食。

    老王目送他们离去,他连忙拿出手机,给沈存希打电话。这到底是什么缘分,小少爷居然和沈太认识,看样子还很熟,这么大的消息,他要不向沈存希汇报,回头肯定挨训。

    沈存希接到老王的电话时,伤口正在换药,听到老王说沈太带小少爷去吃饭,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在脑子里回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沈太带小少爷去吃饭是指的哪两个人。

    依诺和沈晏白,这样怪异的组合,实在让他吃惊,他仔细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确定没有任何媒体报道过沈晏白的存在,他也没有在依诺而前提起沈晏白。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我也不太清楚,沈太看见我时,还挺吃惊,好像并不知道你收养小少爷的事。似乎误会小少爷是你和别的女人生的,看样子,还很受打击。”老王想起刚才沈太的表情,就替沈总捏了一把冷汗,小少爷回国这么久,他们在一起腻歪了这么多次,怎么就没有把小少爷的事和沈太交代一下。

    沈存希脑子一懵,刚才他就觉得不对劲,经老王一提醒,他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依诺要是误会沈晏白是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那麻烦就大了。

    他连忙挂了电话,找到她的电话号码拨过去,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掐断,这反应,看来真的误会了。他再打,还是掐断,他再打过去,就提醒手机关机,这误会真是大了天了。

    他又给沈晏白打电话,结果也是关机。

    他半秒钟都坐不住,推开护士上药的手,起身下床,脑子里一团乱麻,他必须去找她,不能由着她这样误会下去。

    “沈先生,您的伤还没有上好药,您不能乱动,”护士急了,看见沈存希困难的拿起搁在沙发上的藏青色大衣,一瘸一拐的出了病房,她连忙追上去。

    等她追到电梯前,电梯已经下行,她懊恼的皱眉,受了伤的人怎么会跑那么快?

    ……

    贺雪生带两个孩子去吃粤菜,口味清淡一点的,刚坐下,她的手机就响了,看到来电,她想也没想就掐断。她不需要他解释什么,小白是他和哪个女人的孩子,她没兴趣知道。

    只是心里,却多了一抹受伤。

    她可以自欺欺人,但是却无法说服自己的心,她不是不在乎的,在她失去小忆时,他却怀抱着别的女人给他生的孩子。

    他怎么会懂她失去女儿时的悲痛与绝望,因为那个时候他喜获贵子。难怪他不要她们,因为她们对他已经没有用了。

    心里明明带着怨恨,可是看向沈晏白的目光,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这孩子身上有太多与她的共同点,越了解他就越心疼,她怎么可能讨厌得起来?

    可是只要一想到他是沈存希与别的女人的孩子,她心里就难受,沈晏白有六岁多了吧,那就是她刚失踪,沈存希就和别的女人搞上了,他所说的对她的爱,全都是骗人的。

    沈晏白感觉贺雪生一晚上的目光都在他身上打转,他在单亲家庭长大,爸爸对他的关爱极少,再加上幼时被菲佣欺负折磨过,所以他性格很敏感。

    见贺雪生盯着他,他夹起一只水晶虾饺讨好的送到她嘴边,“花生,水晶虾饺好好吃,你尝尝,再不吃就没有了哦。”

    贺雪生机械的张嘴,将水晶虾饺含进去,眼睛还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沈晏白,沈晏白被她看得如坐针毡,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她这样盯着他看,他都快要吓哭了。

    小周周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边吃东西一边望着他们,雪生阿姨今晚有点奇怪,为什么会一直盯着沈晏白看呢?沈晏白都快被她吓哭了。

    “雪生阿姨,我还想吃水晶虾饺。”小周周大声道,终于拉回了贺雪生的魂魄,她连忙按了铃,叫来服务生,加了一份水晶虾饺。

    看到终于恢复正常的贺雪生,小周周和沈晏白都松了口气。

    吃完饭,贺雪生开机,给韩美昕打电话,让她过来接小周周。韩美昕正在准备一场离婚官司,当事人找她哭诉,她老公趁她怀孕时,在外面和小三偷情,结果她生孩子那天,小三也同一天早产,生了个儿子。那位当事人拉着她一直哭,她原本打算和他们一起吃晚饭,结果脱不开身。

    好不容易把当事人送走,她都快要疯了,她是离婚律师,不是在线情感顾问。

    赶到港式茶餐厅,贺雪生带着孩子们走出来,小周周蹦跳着扑进韩美昕怀里,韩美昕连忙扶住她,她看见贺雪生和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男孩走过来,她挑了挑眉,“这位是?”

    “沈晏白,妈妈,他是我的同学。”小周周抢先答道。

    韩美昕知道沈存希收养了个孩子,她听薄慕年提过几次,因为依诺的“死”,她恨着沈存希,对他的消息也不怎么上心,是听说这孩子叫什么白来着。

    这会儿看见他和依诺在一起,她直觉就是依诺和沈存希和好了,否则沈存希的养子,怎么会让她带出来吃饭?所以她也没多想,“依诺,今天太晚了,我先带小周周回去了,等我忙过这一段时间,我再打电话给你。”

    “好,你们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贺雪生点了点头,神情已经恢复冷静。

    “好,你们也早点回去。”韩美昕向她点了点头,然后又让小周周跟他们道别,她才带着小周周离开。

    她们刚离开,贺雪生的手机又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直接关了机。

    韩美昕给女儿系上安全带,她回头望着站在树下温温静静的女人,总觉得此时的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冷漠,她想,等这段时间忙过了,她真的要约她出来坐坐了,她朝她挥了挥手,然后坐进车里,发动车子驶离。

    小周周坐在后座上,她说:“妈妈,今天雪生阿姨很奇怪,一直盯着沈晏白看,沈晏白都快被她吓哭了。”

    “她为什么一直盯着沈晏白看?”

    “我也不知道,妈妈,沈晏白很可怜的,在学校里经常被同学欺负,他们都骂他是野种。”小周周皱着眉头道。

    韩美昕看着后视镜,里面已经看不到依诺和沈晏白的身影了,她蹙了蹙眉心,“那你有没有跟着他们一起欺负他?”

    “我才没有。”小周周说,她从来没有欺负过沈晏白,因为她知道,有妈没爸,有爸没妈的孩子有多可怜,“妈妈,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欺负沈晏白了,肯定是因为他长得帅。”

    “……”韩美昕对女儿无语了,她这么小,懂什么叫帅?

    ……

    贺雪生招了辆出租车,把沈晏白送回依苑。她回国五年,这是第一次踏入依苑的领域,这座曾经给予了她全部幸福与希望的地方。

    出租车停在依苑外面,沈晏白推开车门下车,他望着贺雪生,扭捏的问道:“花生,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小兔子?”

    贺雪生摇了摇头,“不了,你快进去吧,早点休息。”

    沈晏白小脸上难掩失望,他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看得出来很黏贺雪生。贺雪生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依苑的大门后,她心里最后那点念想都折断了。

    沈晏白姓沈,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将他和沈存希联系在一起?

    或许是联系过,只是动了那个念头,就被她打住,她不愿意多想。沈存希有个孩子,为了这个孩子,他放弃了她和小忆,这样的念头,只要想想就揪心。

    “小姐,要开车吗?”前方传来司机的声音,贺雪生点了点头,“开车吧,去贺宅。”

    一路上,路灯明明暗暗的照射进来,坐在后座的女人长发披肩,脸色却像纸一样白,她偏头看着窗外,似看着,又似全然没在意,直到出租车停下来,司机告诉她到了。

    她才从那暗无天日的怨恨中抽身出来,拉开包,拿出钱包,她抽了几张粉红钞票递给司机,没要找零就推开门下车。

    站在车外,她只觉得冷,风刮着她的脸,渗进了她皮肉里,那样冷。要怨恨那个孩子,她做不到,所以只能怨恨那个男人。

    她抬步往贺宅里走,一个黑影从高高的围墙下走出来,逐渐走进光亮中。

    她定睛望去,看到男人身上穿着病服,外面套着一件藏青色的大衣,明明如此落拓狼狈,偏偏优雅的像贵公子,落魄也是贵公子。

    沈存希定定地望着她,声音微哑,“我给你打了一晚的电话,为什么不接?”

    “没听见。”女人的神情那样凉薄,睁着眼睛说瞎话,却说得理直气壮,沈存希气得吐血,“没听见为什么掐断我的电话?”

    “手机出故障了。”

    沈存希瞪着她,那表情就好像在说,你给我扯,继续扯。贺雪生耸了耸肩,无所谓的态度,她说:“我很累,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沈存希看她要走,一闪身挡住她的去路,他目光灼灼地逼视着她,“你没有话要问我吗?”

    “我该问你什么?”

    “依诺,你还是这样,不问就定了我的罪。”沈存希凤眸里漫上漫长刻骨的失望。

    贺雪生神情尖锐,“那么你呢?你不一样,即使将我送进监狱,你也没有问过我,是不是我推她下楼的。沈存希,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信任,现在谈这个,不觉得讽刺吗?”

    “沈晏白是我收养的孩子,六年前,兰姨在依苑外面捡回来的,如果没有他,六年前我已经病死了。”沈存希低低道,不管她听不听得进去,不管她信不信,他不能让误会加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