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40章 可以说说我们的女儿吗 (11500颗钻加更)

    沈存希洗了手出来,重新在贺雪生旁边坐下,看见沈晏白捏得水饺皮都变了形,还有馅露在外面,他嫌弃道:“沈晏白,自己做的自己吃。”

    沈晏白吓得手一抖。手里那只被捏得奇形怪状的水饺掉在了地上,他抬起水汪汪的黑眼睛,委屈地看着沈存希,见沈存希俊脸黑沉,他立即瘪了瘪嘴,带着哭腔的喊了一声,“花生,你看他凶巴巴的,把我的小白兔都吓掉了。”

    沈存希不耐地瞪过去,那小子居然直接挤出两滴眼泪,可怜兮兮的瞅着贺雪生。贺雪生心软了,本来他们父子俩人斗法,她不太方便参与。毕竟与她无关。

    这会儿见沈晏白向自己求救,又见沈存希对这孩子太苛刻,她犹豫了一下,说:“小白还小,你说话温柔一点,不要吓着他了。”

    柔柔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又带着点说教的意味,他抬起手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另一手撑着餐桌边缘,语带调侃道:“你倒是教教我,要怎么温柔?”

    他靠得很近,说话间呼吸喷洒在她耳边脖子上,痒痒的。她眼角余光瞄到他暧昧不明的态度。着实头疼。她稍稍侧了身体,避开桌下靠在她椅子边的长腿,避免身体上有接触。

    “你不是要包饺子吗?再耽误下去,晚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得上。”贺雪生转移话题,让她教沈存希温柔,还不如教他怎么包饺子来得快。

    沈存希察觉到她躲避的态度,也没再逗她,以免惹急了她。沈存希不是五谷不分的人,在法国。吃不惯菲佣做的饭菜时,基本都是他自己动手做饭。

    只是从来没有包过饺子。

    他拿了一张饺子皮放在掌心,学着贺雪生的步骤往饺子皮上放馅料,结果馅放多了的后果就是怎么包怎么散,最后惨不忍睹,没比沈晏白包的那只好看多少。

    贺雪生瞧了一眼,只说了一句,“谁包的谁吃。”

    “……”沈存希郁闷地瞪了她一眼,瞧她唇角微勾,俏脸上染上一抹薄薄的笑意,他心下一软,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

    沈晏白坐在餐桌对面,看见他俩眉目传情,他拿起一旁的罐装牛奶,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还故意制造噪音,引起两人的注意。

    结果谁也没有看他一眼,他心情更郁闷了。

    沈存希看着桌上保鲜膜上放着的水饺,花形漂亮,露出圆圆的肚皮,仅仅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沈存希发现,面团分了好几个颜色,一一问她,那是什么做的。

    贺雪生解释道:“紫色的是紫薯,绿色的是菠菜,黄色的是南瓜。小孩子容易挑食,我每个颜色的都做了一种馅,吃起来不腻。”

    沈存希安静的听着,她这么了解,是因为曾经养育过他们的女儿吗?一念至此,他凤眸里掠过一抹悲伤,到底还是没有问出口,以免破坏此刻温馨的气氛。

    他拿起饺子皮,放了馅在上面,贺雪生看了一眼,说他馅放多了,让他弄点回去,沈存希照做了,封口的时候,还是学不会。亚助吐才。

    贺雪生做完手里的饺子,倾身过去,握住他的大手,细心的教他怎么捏合饺子皮,才不会将馅挤出来。两人靠得很近,沈存希的心思早不在包饺子上面了,他的目光流连在她的俏脸上。

    鼻端萦绕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她侧颜专注,他的手臂从她跟前横过去,随着她的动作,臂膀移动,好像随时都能碰到她的胸部。

    沈存希目光逐渐变得深邃,等贺雪生察觉到两人如此亲近时,她红着脸退回椅子上做好,为了掩饰尴尬,她特意问了一句,“学会了吗?”

    “没有。”沈存希老实的回答。

    “……”贺雪生不想再教他,瞥了一眼腕表,已经七点半了,外面天早已经黑下来了,她看着桌上刚刚够吃的饺子,还有剩了大部分的面团与馅料,这做完了得九、十点了。

    她瞪着面团发起愁来,如果她现在说走,把这里撂给他,他会不会觉得她半途而废,太没诚意了?

    沈存希瞧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大抵猜到她在想什么,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跑去看动画片的沈晏白跑过来,赖在贺雪生身边,说:“花生,我好饿。”

    贺雪生见他揉着肚子,她连忙道:“小白,你等等,我这就去煮。”

    贺雪生端着那盘做好的水饺进了厨房,决定先把他们的肚子填饱了再说,至于剩下的那些面团,她怎么也要做好了才能走。

    贺雪生做的水饺与一般水煮的不一样,芝士香煎水饺,等她端出来时,已经半个小时后。沈晏白没等贺雪生说去洗手,就已经洗好手,围好餐巾,像个小绅士一样坐在那里等吃的。

    水饺端出来,一股香浓的芝士味道,惹人食指大动,沈晏白拿叉子叉了一只放进嘴里,边竖大拇指边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沈存希也着实饿了,他尝了一只水饺,皮薄馅多,再加上芝士的香脆,非常好吃。他望着站在一旁的贺雪生,说:“你也坐下吃点。”

    贺雪生摇头,“不了,我把水饺做完,待会儿回去吃,你们多吃点。”

    看到一大一小大快朵颐,她觉得一下午的辛苦都值得了。

    沈存希蹙眉,她这意思是晚上还要回去?开口想留她,又怕吓得她跑得更快。他索性夹了一只水饺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她嘴边,“吃吧,不够一会儿再煮。”

    贺雪生看向他,见他目光坚定,她只好张嘴咬住饺子。沈晏白在对面看见沈存希喂贺雪生吃水饺,他也不甘示弱,叉了一只水饺往贺雪生嘴边送。

    贺雪生终于明白什么叫盛情难怯,父子俩轮番给她喂食,最后她吃得最多。

    沈存希吃完饭,一通电话把他叫上了楼,沈晏白吃饱了则跑到沙发上去看电视,餐厅里只剩下贺雪生一个人。

    她瞪着桌上的碗碟,以及那才做了三分之一的面团,她摁了摁眉心,头疼欲裂,她这算不算挖坑把自己埋了?

    贺雪生做完水饺,收拾好厨房已经快十二点了,她腰酸背痛的站起来,客厅里传来动画片的声音,她踢了踢腿,缓解下小腿肚的酸麻,走进客厅。

    客厅没人,沈晏白的玩具扔了一地都是,她弯腰捡起来重新归整好,然后关了电视,拿起方包准备离开。

    楼上传来沉稳的脚步声,不一会儿,沈存希的身影出现在楼梯上。夜深人静,贺雪生心跳怦然,看见男人已经踱至她面前。

    他还是穿着晚上的针织衫,随着他接近,她闻到一股浓浓的烟草气息,他在距离她两步远的地方站定,目光深沉地盯着她,“做完了?”

    “嗯,正想上去和你打声招呼,太晚了,我要回去了。”贺雪生心里压根没想和他打招呼,就想偷偷溜走。

    沈存希自然清楚她的心思,也没戳破,他径直走到酒柜,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红酒杯过来,见她站在玄关处,他朝她招了招手,“过来陪我坐会儿。”

    贺雪生咬了咬唇,“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沈存希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最后是贺雪生受不了了,慢吞吞的走过去,在距离他两臂远的地方坐下。

    沈存希醒了红酒,分别倒了半杯,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转脸望着她,“依诺,可以说说我们的女儿吗?”

    贺雪生心底一震,抬头望着他,视线对上他沉痛的凤眸时,她心底树立的那道坚不可摧的高墙,竟隐隐有了塌陷之势。

    这是他们的伤口,想要治愈,唯有让他感受她当初的绝望。

    她放下方包,端起茶几上的红酒,一口气将杯里的红酒喝完,心里苦苦压抑的悲伤,在这深夜逆流成河,她哑声说:“你想知道什么?”

    她的态度不再像之前那样尖锐与抵触,沈存希不着痕迹地靠近了她一些,他声音低柔,“关于她的一切,还有你曾经受的苦,我都想知道。”

    贺雪生闭了闭眼睛,“沈存希,你不会想知道那样的过程。”

    沈存希握住她冰凉微颤的手,慢慢挨近她,苦涩的恳求,道:“依诺,告诉我,我想知道。”

    “长久的接触不到阳光,小忆出生时,就患了心脏衰竭,他们说,只要你肯出钱,他们就会放了小忆,让你带回去接受治疗,我给你打了电话,打了很多遍,你都没接,最后接了,却说不认识我。我们被重新关进地下室,地下室阴冷潮湿,小忆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在我怀里停止了呼吸。”贺雪生眼泪滚落下来,至今想起,都是还感觉得到那时候深入骨髓的绝望。

    她眼睁睁看着这世上唯一与她血脉相连的女儿,在她怀里变冷变僵硬,她却什么都做不了,那个时候,她恨沈存希,恨之入骨。

    沈存希心神震颤,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他知道她曾被囚禁了两年,那两年里她到底过着怎样阴暗绝望的生活?他心疼的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她的身体不停轻颤着,他声音沙哑,“依诺,对不起,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陪在你身边,但是我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有接到你的电话,否则我倾家荡产,也会把你和我们的女儿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