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第242章 他,来晚了吗

    闻言,贺雪生敛住了呼吸,浑身都变得僵硬起来,她看了一眼专注开车的云嬗,下意识将手机换到另一边,以免手机漏音。被云嬗听见。

    姘头儿子,又是拿沈晏白手机打过来的,说明孩子在他们手里,她故作镇定,“体育课啊?那怎么不和同学们去玩球?”

    云嬗察觉到贺雪生的声音有些异样的紧绷,她敏锐地看了她一眼,她正偏头看着窗外,她只看得到她的侧脸,无法看清她的神情。

    电话那边传来冷笑声,这娘们儿够上道,看来真在乎那孩子,“十分钟后,在南路天桥下面下车。甩掉跟在你身边的人,我们会再打电话过来给你指路。”

    那端说完话,传来一连串嘟嘟的忙音,贺雪生佯装和沈晏白聊了几句,她才挂了电话。云嬗读过军校,要在她眼前逃脱并不容易,更何况还要甩掉身后的保镖,又不让他们发觉。难度实在太大。

    “小少爷打来的?”云嬗随意问道。

    “嗯,上周开家长会,和班里的同学打架,大概被孤立了,很不开心。”贺雪生握着手机。看着前面的路况。下个路口过去的红绿灯,就到了南路天桥下面,她心里很紧张。

    大脑飞速运转,她要怎么才能甩掉云嬗和保镖?上次她开飞车甩掉保镖,哥哥就已经向保镖下了死命令,这几天,她明显感觉到他们跟得更紧了。

    “小孩子打闹难免的,你也别伤神,不过你对那孩子那么用心。是真打算和沈存希复合?”云嬗问道。

    贺雪生心思根本不在这里,随便敷衍的“嗯”了一声,看见路牌指示,马上就要到南路天桥下面,她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突然,她看见路边有公厕,她捂住小腹,俏脸上浮现痛苦之色,她低低呻吟出声,“云嬗,靠边停车,我想上厕所。”

    云嬗不疑有他,打了转向灯,将车停在路边。

    贺雪生从车里下来,飞快跑向公厕,云嬗锁了车,也跟了进去。贺雪生走进隔间里,站在厕所里等了一会儿,她朝外面喊:“云嬗,你在外面吗?”

    “我在。”

    “我来大姨妈了,没有带卫生巾,你帮我去买一下。”贺雪生虚弱的声音从隔间里传来,云嬗与贺雪生几乎算是形影不离,她的经期是哪段时间,她很清楚。

    “日子怎么提前了?”

    贺雪生心里一惊,连忙道:“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再加上……嗯,开了荤,影响了正常时间……”

    云嬗听出她话里“开了荤”的含义,臊到俏脸一红,她说:“我去买,你等我一下。”

    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隔间的门拉开了一条小缝,贺雪生警惕地看了一眼外面,云嬗出去了,她迅速朝卫生间最后面奔去,然后纵身一跃,敏捷地跳上窗台,打开玻璃窗跳下去,动作十分完美。

    她不敢多停留,刚离开公厕,她的手机响了,她连忙接起来,那边传来夸赞的声音,“干得漂亮,你手机里装了定位器,把手机扔到公厕外面,过马路对面的垃圾桶下面准备了新手机,开机后坐上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贺雪生二话不说,扔了手机,迅速朝马路对面跑去,在垃圾桶下面,果然发现了那里放着一部手机,她拿出来边开机边坐上停在路边的出租车,出租车朝相反的方向驶去。

    出租车刚驶离,云嬗从小卖部出来,手里拿着苏菲卫生巾,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通,“喂?”

    “云队,贺总出事了,被警察以谋杀罪逮捕了,现在正送往警局。”

    云嬗心里一惊,手机差点从掌心滑落,她急道:“怎么回事?”

    那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因为现场被封锁,得不到最新的消息,云嬗只觉得喉咙干涩,“你是说在犯罪现场被抓获?”

    “是的,现在我们的人只打听到犯罪现场只有贺总的指纹,没有凶手的,所以这件事非常棘手,贺总这是被陷害了。”

    “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去警局。”云嬗挂了电话,快步奔向跑车,拉开车门时,她看到手里的卫生巾,她居然忘了公厕里的贺雪生,她爆了句粗,转身冲进公厕。

    公厕里哪里还有贺雪生的身影,一瞬间,她方寸大乱,一边喊她的名字,一边一间间的踹开找,没人,没人,没人……

    她头疼欲裂,长久以来养成的理智与冷静,在此刻几乎快要崩溃,贺东辰被抓了,贺雪生不见了,她脑子里满是这两句话,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她抱着头蹲在地上,她不能乱不能慌,贺东辰杀人的事情若是被陷害,她现在赶去警局也没用,帮不了什么忙。关键的是贺雪生,贺雪生才是她要保护的人,如果她出了事,贺东辰不会原谅她。

    冷静,云嬗!

    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到底哪里出了错?贺雪生为什么不在公厕里,是被绑架了,还是她自己离开的?她脑子里有上百种思绪在碰撞,然后她慢慢理清了自己的思路。

    公厕里没有打斗挣扎的痕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贺雪生是自己离开的。

    沈晏白,对,沈晏白!

    她接了沈晏白的电话,然后就变得不对劲了,今天不是她的经期,她撒了谎,她是故意支开她的。云嬗猛地站起来,起得太急,她眼前直冒金星,她撑着门框,一边回忆,一边检查公厕。

    贺雪生不可能从公厕正门离开,那里有保镖盯着,所以她一定会从后面。她抬头,就看到尽头那扇打开的玻璃窗,将近两米的位置,是为了防止猥琐的人从外面偷窥。

    一般人很难跳上去,贺雪生居然能从这里翻窗逃走,云嬗心里对贺雪生的能力要重新预估了。她助跑了一下,然后身手矫健地跳上窗台,利落的跳下去。

    在公厕后面不远处,捡到了贺雪生手机。她朝四周看了看,已经没有贺雪生的踪影,她一边打电话,一边迅速绕过公厕,跑到前面去。

    云嬗打给交通部一个同学,声音很急,“老同学,你在交警大队吗?马上帮我查一下,南路天桥下的电子眼,大概十分钟前,有没有一个女人从公厕这边离开?对,身穿玫红色大衣,不,也有可能换了衣服,头发,黑色直发,对,她上了出租车?去了哪里?麻烦你帮我追踪一下。”

    云嬗挂了电话,已经满头大汗,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热的。她冲到停在马路边的跑车旁,拉开门坐进去,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拿对讲机,向跟在后面的保镖队长说明情况,他们的保护人不见了。

    一时间,众人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云嬗掐断对讲机,她的手机又响起来,是她的同学打来的,说贺雪生在闵江路下了车,进了大厦,他们连忙在前面掉头,向闵江路驶去。

    一路飙车,云嬗还要分神接电话,心情竟是前所未有的紧张。

    贺雪生对贺东辰的意义,她心里非常清楚。为了贺雪生,他不惜离婚,也要守护她到底。她应下贺东辰的请求那天,就是把赌注全压在了贺雪生身上,她死,都绝不能让她伤一根毫发。

    她闭了闭眼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也许是她太过紧张了,贺雪生不会有事,可是该死的直觉,却让她无法自欺欺人。

    前面红灯,她被迫停下车,视线在车里扫了一圈,忽然看见橱物格里露出一角的一小课程表。她想起贺雪生刚才在车里接的电话,她连忙扯出课程表,她看了一眼仪表盘上的时间,与周四下午的课程表对照了一下,她低咒一句:“该死!”

    周四下午第二节课是自然,不是体育课!

    她居然眼睁睁地让贺雪生从她眼前消失,真是该死!她甩开他们,只有一个原因,沈晏白被绑架了!她迅速翻到沈存希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完全不理会身后此起彼伏的喇叭声。

    手机响了三声,那端接通,低沉悦耳的中低男音响起,“依诺,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

    “沈存希,你儿子被绑架了,雪生小姐为了去救你儿子,甩开了保镖,我们现在全都像无头苍蝇一样找她,如果你回来只会给她带来灾难,麻烦你在我们找到她后,能离她多远就多远!”云嬗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出去,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如离弦的箭,在黄灯最后一秒冲了出去。

    ……

    沈存希“腾”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受到冲力,直接撞在了后面的书柜上,然后又反弹回来。严城望着他瞬间惨白的俊脸,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沈总,出什么事了?”

    “严城,给沈晏白打电话,不,你亲自去趟一小。”沈存希一手插腰,喉咙口像是有烟再冒,吩咐完,见严城转身离开,他才拿出手机拨了个从未启用过的电话号码。

    对方几乎是秒接,调侃的声音从那端传来,“沈四少,你的女人果然有两把刷子,我差点被她甩了。不过你放心,她现在还在我的视线里。”

    沈存希的心缓缓落回原地,“跟紧她,她若出事,我唯你是问!”

    沈存希的话刚说完,电话那端伴随着沙沙杂音传来的低咒声,然后彻底没了声音。沈存希连喂了几声,那端都没有回应,然后通话断了。

    他接着再打过去,那端已经无法接通。

    饶是沈存希早有准备,此刻也不免紧张不安起来。从他知道宋依诺身边有寸步不离的保镖后,他就对她个人的安危十分上心,在她身边安插了自己的人,确保她的安危。

    这么久以来,就是云嬗也没发现影子的存在,他的潜伏水平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有他跟着依诺,他很放心。

    但是那是抵御外敌,如果是依诺本人要甩掉跟踪,那么就另当别论。

    只是,如果连影子都被依诺甩掉,那么她……,沈存希拿起桌上的烟,依诺,似乎已经不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个依诺,她身上有着太多秘密。

    他吸了口烟,手机再度响起,他拿起来接通,就听那边传来影子的咒骂,“shit,我被她甩掉了,沈四少,你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这辈子能甩掉我的没几个人,她就是其中之一,接下来我爱莫能助了。”

    烟雾呛进肺里,沈存希剧烈咳嗽起来,咳得眼泪都流下来了。依诺甩掉了影子的跟踪,这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发生了,他双手撑在桌沿,十指几乎将桌沿捏碎。

    她身上到底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喂,你没事吧?”

    “影子,不要和我废话,继续追踪,她要是有什么事,我绝不饶你!”沈存希挂断电话,他拿起车钥匙匆匆出门,身后办公室门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今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一天。

    沈存希坐上车,严城打来电话,“沈总,学校这边下午就不见小少爷了,因为小少爷经常缺席,老师也没有在意,看样子,确实是被人带走了。”

    沈存希愤怒地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喇叭发出刺耳的鸣笛声,在地下停车场回荡。他只顾着保护依诺,竟忽略了敌人会从沈晏白身上下手。

    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绑架,否则他们怎么那么肯定,他们绑架了沈晏白,依诺就一定会过去救他。这个人是冲着依诺来的,还是冲着他?

    他闭上眼睛,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在他眼前掠过,他在脑海里迅速过滤出最有可能对依诺不利的人,最后锁定在老秦身上。

    他想起下午宋子矜要见他的事,还有她威胁他的那句话,他恨得快要咬碎了牙根,他已经确定绑架沈晏白的就是老秦。

    这个贼心不死的老东西!

    他拿出手机,拨通宋子矜的电话,“你在哪里,我要见你!”

    咖啡厅里,沈存希走进去就看见坐在靠边位置的宋子矜,他大步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一句客套都没有,直奔主题,“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注意依诺很久了。”宋子矜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俊脸阴沉,一双凤眸里满含暴戾,可见依诺已经出事了,或者他不会来见她。

    她从包里拿了一叠照片放在桌上,然后推到他面前,“我去找你,只是想提醒你注意他,不过现在可能已经晚了,希望我这里的信息能够帮你尽快找到她。”

    沈存希拿起桌上的照片,有些是依诺一个人的,有些是她和沈晏白在一起的,还有一些是他们那天去逛超市的,这个老东西果真已经预谋很久。

    宋子矜拎起包站起来,走了几步,她回过头去,看着悔不当初的男人,她说:“我知道我做过很多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是如果你给我一点信任,事情不会走到现在这样糟糕的地步。沈存希,如果你再次错过了援救她的机会,你要怎么原谅自己?”

    宋子矜走了,独留坐在窗边的沈存希,阳光透过高墙的缝隙照射进来,却捂不热他逐渐沉入冰窖的心。宋子矜说得对,如果这次她再因为他出事,他要怎么才能原谅自己?

    他心中暴怒,一手掀翻了桌子,咖啡厅里顿时砰砰碰碰的响起来,客人们都扭头看着他,却见他如地狱归来的撒旦,满身戾气,吓得纷纷噤了声。

    沈存希从钱夹里抽出一沓钞票搁在柜台,迅速离去。

    ……

    距离贺雪生甩掉保镖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她并没有出城,对方也没有再指示。夕阳缓缓沉入地平线,她的手机再度响起来,她接通,直接道:“我要听到他的声音,否则我不会再照着你们说的做。”

    然后,手机里传来沈晏白凄惨的大叫声,“花生,你快来救我。”说完,似乎又想起什么,他再度大叫起来,“花生,你快跑,你别来救我了。”

    贺雪生心脏揪了起来,明显听到他的声音远去,直到消失,她咬紧牙关,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好,我去,不要伤害他,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当然,贺小姐如此重情重义,只要你来,我不会动他一根头发,如果你不来,该你承受的一切,我想这个孩子这么稚嫩,他肯定承受不住。”那端传来狞笑声。

    “你让我在城里绕了几圈,把该甩掉的人都甩掉了,现在可以告诉我,我到底要去哪里换他?”贺雪生强忍着谩骂的冲动,她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逞口舌之能的时候,沈晏白还在他们手里。

    男人说了一个地址,然后道:“只准你一个人来,要是让我们知道你报了警,我们会立即撕票。”说完,那端就挂了电话。

    贺雪生将手机揣回包里,她快步走出暗处,来到马路边上,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坐进去,报了地址,她抬手摸着脖子上的项链,过了一会儿,她扯下项链揣在大衣口袋里。

    车子驶出城,到郊区外面一个废弃的修理厂前,外面天已经黑尽了,郊区没有路灯,四周黑压压的,她给了车费,出租车司机连忙倒车离去。

    贺雪生怕黑,是因为她曾过了两年暗无天日的日子,此刻一个人站在荒郊野外,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想到沈晏白还等着她去救,她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她拿出手机,找到手电筒,然后往修理厂里面走去。

    这里长年空置,破旧的汽车层层叠叠的叠在一起,到处都散发出一股霉臭与刺鼻的铁锈味道。夜风刮过,在耳边忽啸着,气氛阴冷,她的心提到嗓子眼上,背上的寒毛倒竖起来。

    她走了一段路,远远地看见前面有灯光,有人在那里探头探脑,看见她走过来,立即跑回去禀报。贺雪生目光轻手,她将手揣进了大衣里,旋转了一下项链上的钻石,信号发射出去。

    她走进修理厂的办公室,办公室很大,头上有数个日光灯,照得办公室里十分明亮。办公室门口站着两个魁梧大汉,里面还有四个。沈晏白被绑在角落里,嘴巴被胶布封着。

    看到她走进来,他眼睛里像燃了一簇火,倏地亮了起来。他激动的呜呜直叫,除了小脸有点花,蓝白条纹的校服有点脏以外,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她松了口气。

    然后她被站在门边的魁梧大汉用力推了一把,她踉跄着跌进去,然后看到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她眯了眯眼睛,“是你!”

    “贺小姐,别来无恙啊!”老秦笑得十分得意,“要请你来做客,真是费尽了心思。”

    “放了他,他只是一个孩子,你要报复冲我来。”贺雪生不和他废话,沈存希收购了老秦的代理公司,他如此费尽心机的绑了沈晏白,又将她引上门来,自然不会是单纯的叙旧。

    “与聪明人谈话真是愉快,省了不少口水,第一次见到贺小姐,我就对你甚为倾心,时常在心里记挂着,只要贺小姐愿意陪我一夜,我就放了这孩子。”老秦摇晃着腿,说话时露出一口黄牙,让人恶心。

    贺雪生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冷笑道:“秦总,饭碗都快保不住了,你还想着这些风花雪月的事,真是好有勇气。”

    “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何况是贺小姐这样的美人儿。”

    “放了他,我任凭你处置。”贺雪生看着这六个魁梧大汉,来时她就已经预见了所有后果,老秦是冲她来的,她要全身而退很难,只能先把沈晏白救出去。

    哥哥收到她的求救信号,很快会有人来救她,只要她能拖到那时就好。两年的囚禁生活,教会了她一个道理,任何自不量力的突围,都是自讨苦吃。

    老秦虽狠,却不是没有人性的人,他只想得到贺雪生,让沈存希恶心一辈子,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挥了挥手,守着沈晏白的魁梧大汉将他拎起来,伸手解了困住他的绳子,撕掉他嘴上的胶布。

    沈存希哭着扑进她怀里,大骂道:“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来救我?我不值得。”

    贺雪生汗,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和她演偶像剧,她弯下腰,不着痕迹的将项链放进他口袋里,她说:“小白,听我的话,出去就跑,不要回头,听到没有?”

    “没听到,没听到,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你。”沈晏白大声哭了起来,他完蛋了,真的爱死她了,再也不相放手了。

    贺雪生神色严厉,“沈晏白,如果你是男子汉,就不要回头,拼尽全力跑,能跑多远跑多远,我答应你,我不会有事,快走。”

    说完,她用力推了他一把,沈晏白被她推开,他还要再跑回去,就看到她目光凌厉地瞪着他,他不敢不听她的话,哭着冲出了破旧的办公室。

    贺雪生见老秦并没有派人去追沈晏白,她微微松了口气,看来他确实是冲她来的,甚至完全没有想过后果,为了睡她,他倒是勇气可嘉。

    老秦对沈晏白仁慈,不过是因为他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沈晏白是个六岁的孩子,一时半会儿他也找不到回去的路,更不会找到人来救贺雪生,等救兵赶到,他已经得手了。

    沈晏白刚离开,老秦挥了挥手,就有两个魁梧大汉走过来。贺雪生心下一沉,下意识后退,躲开了魁梧大汉朝她伸来的魔爪。

    可她到底不是云嬗,几次闪躲后,就被魁梧大汉拽住,她的心彻底沉进深渊,饶是她再强装镇定,面上也显出了慌乱之色。

    刚才那个逞能的冷静的贺雪生已经完全不见了,她用力扭动起来,声音有些微微变调,“放开我,放开我。”

    两个魁梧大汉岂是她想挣脱就能挣脱的,很快的,她被人拖到办公室后面,那里摆着一张铁床,类似学校宿舍那种双层床,床边安放了摄像机,她顿时明白老秦要做什么。她拼命挣扎,还是挣不脱,魁梧大汉将她按在床上,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用。

    老秦看着她在床上扭动的样子,一阵欲火焚身。他在床边坐下,伸手去摸贺雪生的脸,“美人儿,别乱动,让哥哥疼你。”

    贺雪生心里一阵反胃,转头张嘴狠狠咬在男人的手上,老秦吃疼大叫,一耳光甩了过去,“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你喜欢来硬的,把她的手脚绑起来。”

    贺雪生看到四个魁梧大汉围着她,两人抓住她的手,两人抓住她的脚,将她绑在了铁床上,她动弹不得。老秦的手从她大腿一直摸上来,她开始感到后怕。

    “放开我,滚开,不要碰我!”贺雪生的心凉透了,她脸颊火烧火辣的疼,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她用力挣扎,也不顾绳子勒进肉里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只想摆脱那双在她身上游走的脏手。

    老秦.淫.笑道:“不要碰你?你送上门来,不就是为了让我上的么?贺雪生,我不怕实话告诉你,我斗不过沈存希,也斗不过贺东辰,今天上了你,我就没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好下场。不过我要是上了你,沈存希这辈子都会活在我的阴影里,只要他碰你,就会想起我曾经上过你,你说那种滋味,是不是比诛心还要刺激?”

    “你变态!”贺雪生怒气腾腾地瞪着他,一双丹凤眼火光映天,美艳动人。

    她越是不肯屈服,反而越挑起老秦的征服欲,他全身燥热,不怒反笑,“够辣,我喜欢,待会儿就让你在哥哥身下欲仙欲死。”

    老秦从对襟唐装的口袋里摸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刀口锋利,他点在贺雪生胸口上方,邪笑起来,“不要乱动哦,刀锋不长眼,伤着你,我会心疼的。”

    贺雪生怒瞪着他,心一点一点往下沉,眼角余光看见刀锋所经之处,衣服已经被割成碎片,她拼命扭动,锋利的刀口一下子割在她的皮肤上,顿时皮开肉绽,血珠冒出来,迅速凝成一片。

    鲜艳的血液刺激着老秦,他低下头去,还没碰到贺雪生的肌肤,室内突然陷入黑暗中。老秦心里一惊,抬起头来,四周又黑又静,沉沉压在他心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魁梧大汉拿起手电筒,快步出去了,魁梧大汉去了许久,都没有回来,老秦不耐烦道:“去看看他在干什么,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回来?”

    又有两个魁梧大汉离开了。

    贺雪生心里暂时松了口气,黑暗可以掩盖她的狼狈,也可以延迟她的“死刑”。如果她的身体被老秦玷污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得下去。

    那两个魁梧大汉也没回来,老秦心里焦躁起来,贺雪生过来时,他确定没有任何人跟踪,救贺雪生的人不可能来得这么快。

    不行,他计划好的一切,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打了水漂,就算录不了像,他也要贺雪生身上烙下属于他的印迹,羞辱沈存希的印迹。

    “你们都去看看。”老秦遣走了他身边的人,看见三个魁梧大汉冲出门去,他就着摄像机上传来的微光,脱了裤子,爬上床,压在贺雪生身上……

    ……

    贺东辰被困警局,警察连番轰炸,问他谋杀赫宇的细节,贺东辰巍然不动,一个字都没有开口。他意志坚定,疲劳轰炸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

    警察见撬不开他的嘴,再加上他在桐城的地位,与他的身份背景,他们不敢轻易对他严刑逼供,毕竟他们还不敢与整个贺家为敌。

    贺东辰被抓进警局半个小时后,他的私人律师赶了过来。闵律师出于职责,首先要提出保释他,然而警察在现场抓到贺东辰,也在现场收集到他的指纹,算得上证据确凿,警方根本不让保释。

    来到审讯室,他看见贺东辰西装笔挺的坐在黑色椅子上,浑身散发出阴冷的气势,哪怕身陷囹圄,也丝毫掩盖不了他与身俱来的矜贵气度。

    看见闵律师匆匆走进来,他眼角微挑,“我可以走了?”

    闵律师很想点头,以证实自己的办事能力,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案发到现在不到24小时,警方不允许保释,贺先生,你今晚大概要在拘留所待一夜了。”

    “怎么?他们还想让七年前的爆炸案再重来一次?”贺东辰心情很恶劣,赫宇被谋杀,如今不知道是死是活?谁是凶手,为什么要杀他,他一无所知,这让他感到烦躁不安,隐隐觉得有些事情已经不在他的掌握之中。

    闵律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审讯室里的摄像头,“贺先生,这里不是可以随意说话的地方。”

    贺东辰冷笑,薄唇抿出一抹冷血的弧度,警察来得那么快,他分明是被陷害的,“他怎么样了?”

    “哪个他?”问完了,闵律师才反应过来,他说:“身中数刀,最致命的一刀是心脏上方,好在刀锋偏右,没有伤及要害,但是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抢救,能不能活过来,还是未知数。”

    贺东辰抬手掐了掐眉心,腕间的名贵钢表在灯光下散发出幽幽冷光,衬得他眉目更加冰冷,他声音压得很低,“闵律师,我怀疑这不是简单的谋杀,如果我没猜错,应该与雪生的病有关。赫宇一定掌握了什么不该掌握的信息,才会招来杀身之祸。”

    闵律师在律师界打拼多年,贺东辰一说,他就明白了几分,“我知道了,我会派人暗中调查。”

    “如果赫宇被暗杀与雪生有关,那么敌人一定就在我们身边,通知云嬗,叫她不要掉以轻心,寸步不离的守在雪生身边,以防不策。”五年前,从贺东辰把贺雪生带走那一刻开始,他就想到这一天迟早会来。

    敌人逼得如此紧,他们却连敌人的真面目都看不见,一开始就处于被动地位,这不是好事。

    “好,我马上去办!”闵律师站起来,快步走向门边,刚拉开门,就被贺东辰叫住,他沉沉地目光落在他身上,让他心陡然一紧,然后他听到他说:“闵律师,你知道我有个习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闵律师神色一震,他点了点头,“贺先生,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贺东辰目送闵律师离开,门在他眼前缓缓合上,他抬头望着摄像头,薄唇扯出一抹轻蔑的冷笑。以为把他困在这里,就能偷偷抹去那些痕迹?

    杀人偿命,一旦他脱了身,不管那人有谁罩着,他都要一点一点揪出他们,让他们现出原形来。亚肝肝弟。

    闵律师走了没多久,警察再度进来审讯,可任他口水都问干了,贺东辰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对于这种嘴硬的杀人犯,他们有的是办法撬开对方的嘴,但是在贺东辰面前,他连桌子都不敢拍,实在憋屈。

    这样的审讯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外面天已黑尽,华灯初上,密闭的审讯室里,却完全看不到外面的天色。贺东辰被关进来时,手机已经被警察没收。

    时间在指缝间流失,他并不知道外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直到他腕间的钢表突然闪现红点,他看见腕表上出现微型地图,他点了一下那个红点,上面立即出现经纬度,以及详细地图。他瞳孔紧缩,猛地站起来,像一头被惊醒的雄狮,狂躁的走向审讯室。

    审讯室从外面反锁着,他用力拽了几下,没有开,直接一脚踢过去,门框松动了一下,层层灰尘扑下来,他没有理会,连踢了几脚,厚重的木门哐当一声倒下去,他大步走出去。

    这边的动静早已经惊动了警察,贺东辰刚走出去,就被警察团团围住,几乎所有人都举着枪对准贺东辰,贺东辰从容不迫地睨着他们,气势慑人,他说:“我要见你们局长!”

    没人敢开枪,刑事小组组长抬手示意,立即有人去请示局长。

    贺东辰没有耐心等局长下来,他凌厉的目光落在刑事小组组长身上,毫不客气道:“手机借我用一下。”

    刑事小组组长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当他把手机交到贺东辰手里,他才反应过来,想要拿回已经来不及。

    贺东辰迅速拨通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贺东辰没和对方客气,“沈存希,雪生出事了,在城西郊一个废弃的修理厂,你马上去救她,拜托你了。”

    他的钢表里装了微型软件,可以躲过任何高威力屏蔽信号的磁场,里面的微型软件与手机的软件是联通的,雪生出事,只要她打开求救信号,他就能立即接受到。

    如果不是他被困警局,他不会假他之手去救雪生。

    沈存希一愣,连忙吩咐严城继续往前开,“我知道,我正往那边赶。”

    沈存希没有问贺东辰为什么会知道具体的地址,他们也是刚刚才追踪到依诺去了城西郊外,这会儿正和云嬗的人赶过去。

    距离她失踪已经好几个小时,如果老秦是冲着依诺而来,他无法向贺东辰保证,他会带会一个毫发无伤的她。同时在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管她变成什么样,他只要她。

    沈存希挂了电话,一边催促严城开快点,一边打电话给云嬗,告诉她具体位置。通话结束后,他心急如焚,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很快,前方出现了废弃修理厂,以防车灯惊动里面的歹徒,他们弃车进去。沈存希和云嬗带来的人都是练家子,很快包抄了修理厂。

    夜黑风高,他们握着手电筒,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忽然,有声音从破旧的汽车后面传来,手电筒的光立即照射过去,有保镖迅速过去,从后面拽出一个孩子来。

    沈晏白吓得不轻,看见爸爸,他“哇”一声哭出声来,他跑出来后,外面很黑,他辨不清方向,跑了一段路,又折了回来,不敢回去找贺雪生,就找地方躲起来。

    这会儿见到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他无所顾忌,抱着沈存希的大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爸爸,你终于来了,他们把花生关在屋里,你快去救花生,呜呜呜。”

    沈存希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严城带他回车里,片刻不敢耽误的朝修理厂的办公室走去。几分钟后,他们站在办公室外面。

    四周透着一种诡异的安静,废旧的办公室里漆黑无比,沈存希的心沉入深渊里,没有打斗,没有声音,四周安静的可怕。

    他,来晚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