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44章 你想着复合,她想着弄死你

    云嬗皱眉,关于贺雪生她知道得不多,贺家人包括母亲,都对她的事三缄其口,她无从得知具体的消息,也不敢去追查。怕踩到贺东辰的底线。

    贺雪生有病,偏偏看的还是心理医生,现在赫宇因为她被暗杀,到底什么样的病,会连累到一个心理医生被暗杀的程度?

    云嬗心中惊怔,贺东辰这样的男人,哪怕已经身陷囹圄,关心的不是自己能不能出得去,关心的却是贺雪生的安慰。想通这些,她心下一片苦涩。

    “我听到了,我会安排人去保护他,绝不会让他有任何闪失。”云嬗点了点头,刻意压低声音道,也知道在这个地方。不能随意说话。

    贺东辰的大手按在她腰上,手指细细摩挲着她腰上的嫩肉,趁机揩油。云嬗头皮一麻,刚想推开他。又听他一本正经道:“不要和我说这些没用的,让你保护雪生,你给我保护到哪里去了?”

    “……”云嬗有些无话可说。到底不想让自己唯一的能力都被他看轻,她忍不住回嘴道:“如果敌人不是因为从雪生小姐身上无从下手,怎么会去绑架沈晏白威胁她?她主动甩开我们的。”

    云嬗负气的想,贺东辰,你对你这个妹妹到底了解多少?

    贺东辰听出了她心里的不服气,他冷笑一声,态度却更显暧昧,从监控画面里来看,两人不过是在亲热。“不服气?你连雪生那点小伎俩都没防住,你还敢说自己没有失职?”

    这次,云嬗彻底已经无话可说。

    贺东辰见她不说话,他故作与她耳鬓厮磨,语气里却无半点温存之意,“云嬗,不要低估任何人的能力,尤其是雪生。还有,我要你秘密调查,赫宇到底知道了什么,才引来了杀身之祸。”

    “我知道了。”云嬗声音有些抖,因为他的手已经从衣服下摆探进去,她连忙伸手摁住他的大手,红唇突然被他咬住,她心跳一滞,就听到他在她唇上说:“叫出声来。”亚鸟大弟。

    云嬗脸红耳赤。门外传来脚步声,她立即反应过来,可是要让她叫出来,特别是在他面前,想想就羞得无地自容。

    贺东辰黑眸微眯,松开她的唇,吻她的脖子,那是她的敏感点,那天晚上他就发现了,一碰就抖得不行。果然,怀里的女人不停颤抖起来,声音从喉咙深处哼出来,像猫儿一样慵懒。

    门外的人站了站,听到里面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低吟,那人听了一会儿,心里想着这豪门少爷就是不一样,都死到临头了,还巴巴找个女人过来寻欢作乐。

    听了一会儿墙角,那人趁无人注意时转身离去。

    贺东辰耳廓动了动,门外再没声音,他才放开云嬗,没了支撑力,云嬗直接往地上倒去。贺东辰出手如电,扶住她的腰,黑眸紧盯着她满是红潮的俏脸,揶揄道:“还没动你,你就叫成这样?”

    云嬗觉得自己丢死人了,尤其是在贺东辰面前,她推开他的手,靠着门站好,整了整身上凌乱的衣服,脸上的红潮却没有退下去,脸颊越来越烫,她恼羞成怒道:“说完了?说完了我就走了。”

    贺东辰看见她拉开门,他吹了一声口哨,嘴角上翘,“云嬗,回去多吃点养胖点,你腰那么细,我怕一用力就折断了。”

    他的声音很大,走廊上经过的人都听见了,个个拿怪异的目光看着她,云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脸颊烫得能在上面煎鸡蛋。

    她走了两步,到底意难平,又转过身去,站在贺东辰面前,一脚踩在他锃亮的皮鞋上,用力碾压了一下,听到他疼得闷哼一声,她才收了脚,大步走出审讯室,“砰”一声摔上门。

    贺东辰抱着脚疼得额上直冒汗,云嬗穿的是军靴,再加上她不像一般柔软女人,那一脚踩下来是实打实的。这些年他娇生惯养,除了凭着一股蛮力能制服她,别的时候都不是她的对手。

    这个女人,要指望她温柔一点,看来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云嬗气冲冲的走出警局,一路上那些警察都拿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就好像她有多饥渴似的。饥渴?云嬗想起刚才贺东辰满脸邪气的说她,她倏地停下步伐,转身瞪着身后无比庄严的建筑,饥渴你妹!

    闵律师正在外面等她,看她怒气冲冲的过来,竟也有点不敢招惹她,“云小姐,贺先生怎么说?”

    “别跟我提这个人,让他一辈子关在这里得了。”云嬗余怒未消,腰间还残留着他留下的酥麻,她双手叉腰,认真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该去找个男人了。

    闵律师摸了摸鼻子,知道她还在气头上,倒也没再追问,只将贺东辰与他说的那些话,转述给她,“想必贺先生已经和你交代清楚了,贺先生现在的情况,属于证据确凿,人证物证都齐全了,警局不会同意保释。”

    “人证?不是只有现场采集到的指纹吗?”云嬗皱眉,哪怕她此刻再气贺东辰,也不可能真的放任他不管。

    “今天早上得到的最新消息,有人目击了贺先生谋杀赫宇的全过程,只要他出庭作证,贺先生这次难逃牢狱之灾。”闵律师神情凝重道。

    云嬗心里的怒气彻底消失,表情慢慢变得凝重起来,她自然清楚如果谋杀罪成立,贺东辰将要遭受什么。最要命的是,他们现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除了寄希望赫宇醒来,指出谋杀他的人,根本就找不到别的证据证明贺东辰是被陷害的。

    她掐了掐眉心,只觉得头疼欲裂,贺家这两兄妹简直就是事儿精。

    “如果公诉方起诉,我们胜诉的可能有多少?”

    “微乎其微!”闵律师直言相告,贺东辰卷入谋杀事件中,新闻一旦传出去,股票一定会大跌,贺氏集团内部也会迅速起内讧,如今贺家根本没有能够主持大局的人。

    贺东辰担心的事情,不只是这件案子,还有担心对方的目的是借此丑闻打压贺氏集团。

    “我懂了。”云嬗心里一沉。

    “还有一件事,贺先生怀疑警局内部有内应,这件事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请云小姐多多费心。”闵律师继续道。

    刚才贺东辰的反应已经说明这个问题,否则他不会对自己上下其手,来掩饰他真正的目的。云嬗点了点头,“闵律师,人证与物证都可以推翻,先把人保释出来,不管花多少钱。”

    “我会尽我所能。”

    云嬗抬眸望着远处警局上方那个国徵,她始终相信,上帝会站在正义那一边,不管有多少邪恶力量,最终会在阳光下遁于无形。

    云嬗离开警局,去了一趟医院,赫宇全身插满管子,人事不省的躺在重症监护室,她站在门前,透过玻璃窗望进去,贺雪生到底得了什么病,会给赫宇招来杀身之祸?

    她旁边站着主治医生,她转过头来问道:“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危险期还没有度过,随时都有可能死亡。”主治医生目露怜悯,他也算是意志力坚强的人,身上中了那么多刀,寻常人早就痛死了。

    云嬗咬了咬唇,“他不能死,他必须活着。”

    “云小姐,就算他度过危险期,也未必能醒得过来,他失血过多,大脑缺氧所致,对神经造成了重度伤害。警局那边也派人过来询问过,怕是无法出庭作证或者是指认凶手。”主治医生道。

    云嬗咬得唇色煞白,赫宇这边是盼不上了,那么贺东辰要怎么办?难道她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去坐牢?

    不,他绝不能坐牢,他是贺家的支柱,他若倒了,整个贺家也倒了。

    “我知道了,这是我的名片,赫宇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给我打电话。”云嬗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主治医生,见他接过去,她说:“我在这里站一会儿,你先去忙吧。”

    主治医生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云嬗站在重症监护室外,赫宇的双亲正在国外度假联系不上,他的未婚妻去年出国进修,也联系不上,想一想,他还真是蛮可怜的。

    过了一会儿,云嬗转身离开,走出医院时,她打了一个电话,让人过来守着赫宇,绝不能让他出事。

    ……

    沈存希送贺雪生回到贺宅,车子停在贺宅外面的马路上,他转头望着身旁的女人,阳光照射在她身上,却化不开她眉宇的阴霾,他倾身过去,握住她的手,“依诺,别担心,先回去睡一觉,今天别去公司了。”

    贺雪生转头望着他,神色疲惫,她靠在座椅上,说:“他是被我连累的。”

    “依诺,没有谁被谁连累一说,他要是知道你会这么难过,他心里也会不好受,别胡思乱想,也别自责,去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沈存希微微用了点力,似乎要将自己身上的力量传递给她。

    “这五年来,他是真心对我好的人,对他来说,我明明只是陌生人,他却为了我与家人对立,一直悉心照顾我,我欠了他太多太多。”贺雪生闭上双眼,眼角滑出两行清泪。

    这几年,她每次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第一个奔到她面前的人总是他。她一直想要报答他,却一直给他添麻烦,现在还把他害得进了拘留所。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就是祸害,走到哪祸害到哪。

    沈存希叹息一声,其实他也有想不明白的地方,贺东辰为什么会对贺雪生这么好?与贺东辰的单独见面,他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并没有把贺雪生当成女人看待,因为他说话的语气里,不见丝毫的爱慕,反倒是一个兄长对妹妹的爱护有加。

    他曾派严城去打听过,贺东辰与贺雪生也没有丝毫暧昧,两人一直以兄妹相称,而贺东辰,是真的把贺雪生当成妹妹,甚至比对亲妹妹贺允儿还好。

    有句话叫,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人好,贺东辰为依诺付出这么多,不图人也不图感情,到底图的是什么?

    “依诺,我答应你,我会竭尽所能救他出来。”

    贺雪生睁开眼睛,偏头对上那双真挚的凤眸,她摇了摇头,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沈存希,我不信你,你知道吗?”

    沈存希心头一震,这是她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她不信他!他瞳孔一阵紧缩,哑声低唤:“依诺……”

    “我先回去了。”贺雪生移开视线,不去看他晦涩交加的俊脸,她解了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沈存希说不清他此刻的心情,他们早上才在一起,可这会儿她却说不信他,他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迅速下车,紧走几步追上她,大掌牢住她的手腕,将她拽回自己怀里,眼底有着被劈开的疼痛,“为什么?为什么不信我?”

    贺雪生没有挣扎,她抬头望着他,那目光有些冷,不像早上他们温存时情动的目光,他浑身沸腾的血液就那样慢慢冷怯下来,不由自主的松了些力道。

    贺雪生退开去,他并没有弄疼她,她说:“哥哥我会尽我的能力去救,就不劳你费心了,再见!”

    沈存希看着那道离去的身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像早上他占有她时,她的表情始终都是淡漠的,哪怕脸颊布满红晕,丹凤眼里蒙上一层情欲的光泽。

    他拥有了她的身,却离她的心越来越远。

    到底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反差,沈存希摁了摁刺疼的太阳穴,那道背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别墅门后,他想到什么,拿了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影子,我要见你。”

    半个小时后,沿江堤坝上,两辆豪车停在江边,河岸边上,沈存希站在一块被江水冲刷得光滑的大圆石上,他旁边站着一个男人,穿着黑色夹克,头戴贝勒帽,脸上戴着一副墨镜。

    他就是暗中跟在贺雪生身边的影子,最擅长潜伏与追踪。昨晚也是他第一时间追踪到贺雪生去的方向。

    沈存希薄唇含着一截燃了一半的烟蒂,江风吹来,掀起他的衣角猎猎起舞,他看着远处的波光粼粼的江面,两指夹住烟,吐出一口烟雾,“昨天你怎么会被依诺甩掉?”

    影子一口烟呛进肺里,剧烈的咳嗽起来,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他瞪着沈存希,“你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壶?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沈存希凉凉地看着他。

    他揉了揉鼻子,突然道:“沈老四,我看你这辈子注定要死在这个女人手里,你确定她还是七年前那个宋依诺吗?你确定她还爱你吗?”

    影子一连问了两个问题,问得沈存希心烦气躁。依诺恨他,他心里清楚。影子说他会死在她手里,他亦甘之如饴。死有什么可怕,活着去体会失去她的空洞,每天早上醒来,就会告诉自己一声,她已经不在了,然后任自己在思念里绝望,这才是这世上最痛苦的事。

    “这是我的事,不劳你费心。”沈存希皱眉,用力吸了口烟,也没有平复下心里的烦躁。眼前又闪现先前依诺看他的神情,说不出来的凉薄。

    那不是欢爱过后该有的神情。

    “靠!”影子爆了句粗,“我就想不通了,天下的女人不都一样,除了用来上床发泄,哪个洞不是洞,你咋就这么死心眼?”

    沈存希目光泛冷地看过去,似乎在说你这个不懂爱的粗人,你到底懂什么?

    影子蹙了蹙眉头,认命道:“昨天我跟着他们的车,快到南路天桥时,监听到贺雪生要甩掉她的贴身保镖,你没看见你老婆的动作,从公厕里翻墙出来,那个身手利落漂亮,简直堪称专业级爬墙……”

    “说重点!”沈存希冷冷的打断他,他站在这里吹冷风,不是为了听他废话的。

    “……”影子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道:“她丢了手机,我的监听就没用了,只好跟着她,她在城里兜了一圈,在一家商场里,她发现我跟踪了,然后把我甩掉。沈四,你老婆很不简单,一般人是甩不开我的跟踪的。”

    “那只能说明你太自负了。”沈存希冷着脸,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心里已经接受了影子的说法,依诺已经不是从前的依诺了。

    影子心中郁闷,也不和沈存希声辩,跟丢一个女人,他确实颜面无光,“沈四,我还是那句话,也许你还想着复合,但是她说不定只想弄死你。”

    “也许吧,但是那又怎样?没有她,我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有她,我就当饮鸩止渴。”沈存希认命道。

    “靠,爱情到底是什么,让你跟中了毒一样?”影子问他。

    “等你爱了就知道,会上瘾的。”沈存希又吸了口烟,看着茫茫江面,他想,他是有处男情结吧,他的第一次不是给了五指姑娘,是给了她。

    那一夜,他在她身上,体会到了什么叫欲仙欲死,从此像上了瘾一样,惦记着那销魂的滋味。所有的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他只惦记着她。

    花了四年时间,他找到了她,可她却是自己的侄媳妇。他步步为营,终于在她身上烙下属于他的印迹,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分离,却在转眼间就成了空。

    这六年多以来,他常常问自己,如果那一天,他站出来护着她,结局是不是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为此,他后悔了将近七年。

    刚才,她说她不信他。他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她的信任,而这种信任,很难再建立起来。

    影子怜悯地看着他,对他这种说法敬谢不敏,“得了,看你现在被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还是别爱了,心若自由,哪里不是自由?”

    沈存希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将烟蒂扔进江里,他说:“继续跟着她,不要让她察觉。”

    “我这个人最讨厌半途而废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前几天贺东辰带贺雪生去看过心理医生,就是被谋杀的那个,你老婆有心理疾病?”影子望着他。

    沈存希猛地转头盯着他,“你说什么?”

    “看来你不知道,我昨晚偷偷潜进心理诊所,赫宇那里的病人档案已经被警察拿走,但是电脑里有备份数据,我破了密码,查阅了一下,独独没有贺雪生的治疗记录。但是据我了解,五年前赫宇经常出入贺宅,他是贺雪生的心理治疗师,他手里不可能没有贺雪生的治疗记录。”

    沈存希眉毛拧成了一个死结,贺雪生曾被囚禁了两年,听贺东辰说,他找到她时,她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再加上宝宝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她肯定会患上心理方面的疾病。

    她能够活下来,也是因为对他的恨吧。所以就算他磨破嘴皮,她也不信他!

    思及此,沈存希心里一片苍凉。

    “你的意思是赫宇被谋杀与依诺的病情有关?”

    “是,贺雪生如果只是寻常的心理疾病,心理医生不可能被杀,除非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对方为了保密,才杀了他。”影子分析道。

    “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你指的是什么?”沈存希眉目深凝,这起谋杀案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

    影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那得去问心理医生知道什么了,否则不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我才说你老婆很危险嘛,沈老四,你干脆从她身上下手,总能找到些蛛丝蚂迹。”

    沈存希瞪他,“我算计天下人,也绝不会算计她。”

    “……”影子气得直翻白眼,“我说你怎么就这么闷骚,明明心里很想知道,偏偏要在这里死鸭子嘴硬。我跟你说,你不算计她,她就算计你,小心她使美人计,把你迷得晕头转向,然后再在你背后捅你一刀,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了吗?”沈存希目光里迸射出一股冷意。

    “说完了。”影子震慑于他的气势,不情不愿道。

    “那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

    沈存希不再和他废话,转身就走。

    “哎……”影子看见他跳下石头,朝岸边走去,他烦躁地耙了耙头发,他快步追上去,“沈老四,喂,你别走那么快呀,我提醒你,你不要被下半身迷了心窍,你老婆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沈存希没理他,很快上了岸,然后坐进车里开车离去。

    影子双手叉腰,讪讪地瞪着那辆劳斯莱斯迅速消失在路的尽头,忿忿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

    贺雪生走进别墅,家里气氛很低沉,她刚走到玄关处,那端传来贺夫人尖锐的训斥声,“你还敢回来?宋依诺,你这个害人精,被关进去的怎么不是你?”

    贺雪生俏脸一白,望着站在偌大客厅里凶神恶煞瞪着她的贺夫人,她咬了咬唇,没有吭声。贺峰脸色很难看,低喝道:“闹够了没有?闹够了没有?还嫌家里不够乱吗?”

    贺夫人瞪着坐在沙发上的贺峰,怒气冲冲道:“她把东辰害进监狱里,你还要护她到什么时候?是不是家里的人都死光了,你才罢休!”

    “闭嘴!”贺峰腾一声站起来,起得太急,他眼前一黑,跌坐回沙发上,贺允儿与贺雪生齐齐朝他跑去,“爸爸,您怎么样了?”

    贺峰脸上满是不正常的红晕,贺雪生着急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爸,爸,您别生气,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哥哥。”

    贺峰握住她的手,他摇了摇头,看她急得直掉泪,他心疼极了,“雪生,这事不怪你,你不要自责,你也奔波了一晚上,回楼上去休息吧。”

    贺雪生不停摇头,“对不起,对不起!”

    贺峰叹息了一声,接连发生的事情,让雪生心里负疚得更深,他害怕,再不说出实情,她会离开这个家,离开他的保护圈,“雪生,先回楼上去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好好谈谈。”

    “爸爸……”贺雪生迟疑地望着他,贺峰等于她的再生父母。以前在宋家,她忽然从天堂掉进地狱,宋振业对她十分冷漠,宋夫人也不喜欢她。她极度缺乏亲情,才会早恋,甚至不顾一切的与他结婚,只为有一个自己的家。

    当贺东辰将她带回来贺家,给她新生,贺峰与贺东辰也给了她渴望已久的亲情,他们是她最感激的人,如今却因为她受到伤害,她怎么能原谅自己?

    “雪生,不要胡思乱想,去休息。”贺峰看出她的犹疑,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回楼上去,“允儿,送你姐回房。”

    贺允儿点了点头,站起来扶着贺雪生上楼,回到房间,贺允儿才看见她手腕上触目惊心的勒痕,她心里一惊,抓住她的双手着急的问她:“姐,你手腕上的伤哪里来的?你昨晚一夜未归,是不是出事了?”

    贺雪生缩了缩手,径直往床边走去,“我没事,允儿,我想睡会儿。”

    贺允儿哪里放心得下,她快步跟过去,看她掀开被子躺在床上,她在床边坐下,沉默了一会儿,她才道:“姐,我知道我以前对你有偏见,也伤害过你,对不起,我现在是真心把你当成我姐姐,我不求你会接受我,但是请你试着对我改观。”

    贺雪生摁了摁太阳穴,静静地望着她,“允儿,在我心里,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妹妹,我的家人。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放在心上,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贺允儿闻言,俏脸上扯开一抹大大的笑容,“嗯,前尘往事我们都忘记吧,以后我们就是一对好姐妹,你快睡,我在这里坐一会儿,等你睡着了,我就出去。”

    贺雪生看着她脸上异常炫目的笑容,心里幽幽一叹,她脱下外衣,躺在床上。她心乱如麻,对贺家来说,贺东辰是唯一的支柱,他绝不能有事。

    可能真的太累,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却迷迷糊糊的沉入梦乡。

    迷迷糊糊时,她感觉到手腕上传来清凉的感觉,鼻端萦绕着淡淡的药香,然后脚踝上也是凉幽幽的。伴随着这股药香,她沉沉睡去。

    贺允儿给她的伤口上抹了药,这才转身离去。

    ……

    贺雪生睡得并不安稳,时睡时醒,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她坐在床边,抬腕看表,已经24小时了,哥哥应该已经被保释出来了。

    她拿起外套穿上,脚步虚浮的往门外走去,她觉得额头很烫,呼出来的热气烧得鼻翼疼。她扶着墙壁走到二楼缓步台,听到楼下传来闵律师的声音,“贺老,警局那边不放人,贺先生回不来,他遣我回来通知您一声,叫您不要着急,他不会有事。”

    贺雪生站在缓步台上,只觉得从头凉到脚,她双手紧扣着扶手,什么叫回不来?不是已经过了24小时了吗?警局有什么理由扣着人不放?

    她跌跌撞撞的冲下楼梯,拖鞋跑掉了一只都没有发现,她冲到闵律师身边,双手紧紧抓住闵律师的手腕,“我哥哥为什么回不来?你不是24小时到了就能保释吗?”

    “贺小姐,对不起,警局那边掌握了新的证据,我们没有办法,现在的情形对贺先生很不利,目前要将他保释出来很困难。”闵律师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她,拖过了24小时,就没有理由能瞒住她了。

    贺雪生踉跄着后退了一步,闵律师看她快要跌倒,连忙去扶她,她却躲开了他的手,“骗子,骗子,他们为什么不把我关起来,为什么要关哥哥?”

    她扑过去,抓住闵律师的手,她眼眶猩红,道:“闵律师,你带我去自首,告诉他们,人是我杀的,我去坐牢。”

    “贺小姐……”闵律师感觉得到,此刻的贺雪生情绪有些崩溃,她的眼神透着不正常的偏执,“贺小姐,贺先生特意要我告诉你,别怕,他在,一直在。”

    贺雪生眼圈一红,以前她每次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他都会赶过来抱着她,对她说这几句话。往日能够安定她的心的话,此刻却让她陷入无限的恐惧中,她死死抓住他的手腕,眼中浮现疯狂,“闵律师,人是我杀的,和哥哥无关,你叫他们抓我,求求你,哥哥不会坐牢。”

    贺允儿看着她的情绪已濒临崩溃的边缘,她几步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姐,你冷静点,大哥只是暂时不能保释,你别担心,哥哥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出来。”

    贺雪生不停的摇头,“不,他们不会放他出来,他们会再制造一起爆炸,然后把哥哥带走,囚禁他折磨他,他们喜欢看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闵律师,带我去,让我去换哥哥出来。”

    众人都发现了贺雪生的不对劲,此刻的她,已经不是处于正常的范围,贺峰脸色大变。贺东辰带回雪生那一年,她整个人都疯疯颠颠的,精神状况一直不佳,后来贺东辰寸步不离悉心照顾她,她才慢慢恢复,在家里养了整整一年,才说出了第一句完整的话。

    后来贺东辰带着她出去,与人接触,她看谁都是坏人,不肯和陌生人说话。贺东辰带着她,像带着一个孩子,教她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帮她找回原本的自信。

    他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将她变回正常人。对贺雪生来说,贺东辰等于她的精神世界,他安全她便健康,一旦他出了什么事,她的精神世界就会崩溃。现在贺东辰被抓,成为压倒她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贺峰很担心,如果东辰的罪名成立,被判刑期,他会不会同时失去这双儿女。

    闵律师与贺允儿面面相觑,完全没料到她的情绪反应会这么激烈,两人都束手无策。

    贺峰疾步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试图让她冷静下来,“雪生,深呼吸,放轻松,来,跟着爸爸一起,呼气,吸气……”

    贺雪生闭上眼睛,全是贺东辰被虐待的画面,她捧着脑袋,崩溃道:“我不要深呼吸,爸爸,我要哥哥,您那么多人脉,求您救救他,那里太危险了,他们会折磨死他。”

    贺允儿看着她又哭又闹,眼里尽是担忧。她没有见过贺雪生如此失措的样子,大哥带她回贺家时,她已经去了新西兰,后来听妈妈提了两句,倒也没放在心上。

    此刻她从她话里的意思听出来,她失踪那段时间,竟过得如此黑暗与糟糕,囚禁折磨,天哪!她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贺允儿捂住嘴,心疼得直掉眼泪,她们本是同根生,命运却相差这么多?这一切,都是妈妈一念之差造成的啊。

    贺峰见状,知道自己不能让她安静下来,他朝云姨使了个眼色,云姨看懂了,连忙拿起手机匆匆往门外走,不敢当着贺雪生的面打这通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50上下的西装男人匆匆赶来,他手里还拎着医药箱,看见贺雪生情绪失控,他连忙道:“先制住她。”

    这个时候,讲任何道理对她来说都没有用,只有先给她打一针镇定剂,让她睡一觉,再想别的办法。

    贺峰到底年迈,刚才要制住她已经花了大力气,这会儿她挣扎得更剧烈。闵律师与贺允儿都过来帮忙,将她按在沙发上,看她拼命挣扎,他们又害怕伤到她,手劲一松,她就挣脱开。

    “拦住她!”贺峰暴喝一声,他不能让她出去,她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一旦让她离开,他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贺雪生一心想着要去救贺东辰出来,反应比兔子还敏捷,逃脱三人的控制,对他们已经明显有了敌意。但是她顾不得,她要去找贺东辰,要去救他。

    她刚拉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人,云嬗与风尘仆仆归来的靳向南,听到贺峰的暴喝声,两人同时出手,将贺雪生擒住,医生也赶了过来,直接给她扎了一针,将镇定剂推入她的血管。

    贺雪生还来不及挣扎,头一歪,软倒在靳向南怀里。

    客厅里已是一片兵荒马乱,所有人都心有余悸,看到睡过去的贺雪生,他们才稍稍松了口气。靳向南将她打横抱起,在贺允儿的领路下,将她送回了她的房间。

    给她掖上被子,靳向南转头望着一屋子忧心忡忡的贺家人,眉头深皱,“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雪生为什么会失控?”

    “她知道东辰暂时保释不出来,情绪崩溃了。”贺峰看着床上的贺雪生,晶莹的眼泪从紧闭的眼角滑落下来,即使睡着了,她依然还在担心。想到刚才她发疯那一幕,他着实后怕。如果就让她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靳向南听说贺东辰出事,就订了最早的航班回国,但是贺雪生情绪崩溃,与贺东辰被抓有什么关系?

    见他疑惑,贺峰叹息道:“在雪生心里,东辰相当于她的小爸爸,你没有发现吗,她对她哥哥言听计从,很依赖他。”

    云嬗站在众人身后,听到这话,不由得看向床上的贺雪生,原来他们的感情如此深。

    靳向南转头望着床上的贺雪生,她脸色苍白,隐约看得到肌肤下的青色血管。听到东辰出不来,她竟如此焦心,看来对东辰,她真的很依赖。

    “她……”靳向南迟疑的开口,“她不会有事吧?”

    “我不知道,雪生的精神世界是东辰花费了很多时间与精力重新修补起来的,如果东辰出不来,难保她不会……”贺峰的话没有说完,在场的人都听懂了。

    靳向南搁在膝盖上的大手慢慢紧握成拳,“伯父,您放心,在东辰出来之前,我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绝不会让她伤害自己。”

    贺峰摇了摇头,“向南,雪生的心理医生被人谋杀,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雪生这里,除了东辰,没人能得到她的信任。比起这里,贺氏更需要你去主持大局。”

    靳向南心中明白,贺峰说得对,在东辰平安出来前,贺氏更需要他。可是她在这里,他舍不得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