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51章 我对你的心思不单纯

    厉家珍脑子晕晕的,一片空白,只剩下唇上的厮磨越来越重,似乎要将她拆吃入腹。她眼睛大睁,眼前一张放大俊脸,因为贴近而变得模糊。

    男人晨起十分敏感。仅是一个吻,她就感觉到他的反应。她动了动手腕,想将他推开,才发现他将她的手腕高举过头,牢牢的固定在地毯上。

    她突然慌乱起来,他们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她挣扎起来,“沈遇树,你放开我。”

    “不放!”沈遇树的声音里透着偏执,这一辈子,他只想要这么一个女人,他耐心的将她重新纳入羽翼下,等着她慢慢接纳他。

    可是他等来的。是她要逃离的背影,他再也经不起失去,所以哪怕卑鄙,哪怕会被她恨,他也不会放开她。

    察觉到他的吻逐渐往下,厉家珍心里一惊,“不可以,沈遇树。你起来,不要逼我恨你,你快起来!”受到惊吓,她的声音里微微带着哭腔。

    沈遇树在她面前,不只这一次失控。还有一次。是四年前,她与宋清波订婚前夕。班里的同学为她举行庆祝patty,那晚她喝得有点多,沈遇树去的时候,她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发现他的时候,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倒是大度,她就要和别的男人订婚了,他居然还有心情来参加她的聚会。

    不想和他在同一个空间里。她起身出去,在小露台上吹风。冰冷的夜风驱散了酒意,她有些清醒过来。转身要去洗手间,就看到倚在小露台对面的墙壁上,不动声色地盯着她。

    那天她穿着一条黑色抹胸露肩的小礼服,他的目光放肆的落在她身上,眼底闪烁的极强占有欲有让她心惊,她抬手抚了抚颊边被夜风吹乱的头发,就那么瞬息间,他像猎豹一样逼近,将她困在小露台的角落里。

    那天晚上,他很疯狂,眼神猩红得可怕,她甚至以为,他会在小露台里将她强.暴了。可是他没有,最后一步,他停下来了,气喘吁吁的俯在她肩膀上,他说:“家珍,你想和他订婚,想和他结婚,好,我成全你,这是我欠你的,我还。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和他离婚了,我不会再放手,当然,哪怕我孤独终老,我也不愿意看到你离婚。”

    当时他这句话没说完,如果她和他离婚了,那么她一定是受到伤害了,他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哪怕她的幸福不是他给的。

    沈遇树的爱,很沉很闷,却用了七年时间,诉说了他对她的深情。

    这个优秀的男人,他身边不缺优秀的女人,可他宁愿错过一个又一个千金名媛的示爱,只为单身等她,等那个渺小的希望。

    厉家珍算不上了解他,因为此刻,她以为他就是吓唬她的,可是当她的身体被那股重力狠狠劈开时,她才发现,她又一次失算了。这一次,沈遇树真的不打算放过她,不管她的心在哪里,他执意要她,哪怕只是先得到身体。

    长久的禁欲,在得到她那一刹那,他满足的闷哼了一声。这天早上,他将她禁锢在地毯上,不理会她的哭喊,要得很凶。

    结束后,厉家珍眼角的泪水也干了,粘在眼角难受。沈遇树的狠,逼得她将那一页彻底翻过去了,她知道,如今的她,站在了最尴尬的位置,不能退,也不能进。

    她脑子里很乱,理不出头绪来。

    沈遇树温存的亲吻她的眼角,声音里带着满足后的沙哑,空的身体被填满,心也被填满了,看她安静的窝在他怀里,他吻上她的唇角,“我抱你去洗洗,好不好?”

    厉家珍闭上眼睛,没有说话,全身斑斑吻痕,是他刚才留下的。沈遇树看得情动,却也知道现在不能再要她,否则以她炸毛的性子,只怕他很难收场。

    怕她着凉,他伸手抓过她的衣服盖在她胸前,耳边传来她干涩的声音,带着绝决,“沈遇树,你得到了,就当是我还你这些天的照顾,下午厉家的司机会来接我和小煜,谢谢。”

    闻言,沈遇树的脸色沉下来,按在她肩上的手用了些劲,努力克制着自己不伤了她,“珍珍,你非得这样说来惹我生气吗?”

    “难道不是?常言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和小煜在你家白吃白喝这么多天,是该付出点代价。”厉家珍抬眸望着他,平淡的语气,却透着不平常的质问。

    “我不准你这么说。”沈遇树一颗滚烫的心,慢慢凉了下来,他咬牙切齿道:“你不是妓女,我也不是嫖客。我早就言明,我对你的心思不单纯。”

    “是,所以我还留在这里,是我不自重,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出去!”厉家珍冷漠的下逐客令,她知道,比起面对他,她更难面对的是自己,因为刚才,除去第一次的勉强,她也在享受他给予的充实与满足。

    沈遇树心头大怒,看着她冷漠的小脸,他气得直抓头发,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迫她看着他,因为生气,手下力道也不知道轻重,他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珍珍,你以为我的胃口这么小,一次就能满足我?我告诉你,远远不够!”

    说完,他放下她,抓起地上的衣服,快步走出去,将门板摔得震天响。听到他蹬蹬下楼的脚步声,厉家珍全身脱了力般,靠在床脚边上。

    大约过了十分钟,楼下传来防盗门被摔上的声音,厉家珍怔愣半晌,然后起身,木讷的走进浴室洗澡。花洒下,她闭着眼睛,任水流冲刷她的身体,可是却洗不掉他在她身上的痕迹,再也洗不掉了。

    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她的人生会步向另一个轨道,与原先那条再无交集。

    洗完澡出来,小煜已经醒了,他在床上翻滚,咿咿呀呀的吃手指,她走过去,看到尿垫上那摊金黄,以及房间里的怪味,她无奈的叹了一声,“你还真知道给我找麻烦。”

    她抱起小煜,去浴室里给他洗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又冲了奶粉,将他放进童车里,让他吃奶,她则去收拾床上的狼籍。

    露过地毯,地毯有一处湿哒哒的,她意识到那是什么,脸颊烫红,抱着尿垫逃也似的进了浴室。

    再出来时,她的手机响了,她看着来电显示,迟疑半晌,她接通,“妈妈,我暂时不回去了,我在这边挺好,遇树……他对我也挺好,您别担心,嗯,我知道,您和爸爸也保重身体,过段时间我再回去看你们。”

    挂了电话,她将小煜要用的必备东西全部装进行李箱,然后拿背带背起小煜,拖着行李箱离开。暂时,她不能回厉宅,沈遇树一定会追过去,她还不想看见他。

    ……

    沈遇树开车出来,在大街上兜了一圈,心头的火气还是没有消,他索性开车去了沈氏。到达顶层时,沈存希正在开会,不在办公室,他径直进去。

    半个小时后,沈存希开完会,边走边和严城说话,严城说:“这个项目新宋氏与启鸿集团都参与了竞标,我们的胜算占有60%,但是听说宋振业正到处找关系,如果老秦没死,有他在政府那边活动,拿下这个项目的胜算比我们大,现在老秦死了,他就失去了左膀右臂,可惜他没有女儿能再卖了。”

    沈存希蹙眉,“我知道了,你派人盯着他们的动作,别让他们在背后截了胡。”

    “嗯,我明白。”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办公室外,严城推开门,等他进去了,才关上门,转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沈存希走进办公室,眼角余光瞄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他吓了一跳,定睛看去,才发现是沈遇树。他慢悠悠地走过去,抬腿踢了踢他的脚,“放着家里的软玉温香,跑这里来睡什么?不是觉得你家小煜放个屁都是香的吗?”

    沈遇树从沙发上坐起来,明亮的光线下,沈存希一眼就看到他脖子上好几条指甲印,他挑了挑眉,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饶有兴味道:“你把人家姑娘强了?”

    沈遇树神情挫败,把昨天买安全套,把人吓得今天要走,他一急,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把关系坐实的事告诉沈存希,沈存希听完,丢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不是我说你,四年前你有这个决心把关系坐实,还能让她跟了宋清波?”

    “我…我欠她的。”

    沈存希皱眉,想数落他几句,看他苦恼的样子,到底不忍心。这么多年了,他好不容易思春一回,“遇树,感情不是买卖,你欠她,你就放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有时候心走丢了,找不回来。你还在原地,可是她已经经历了另一段感情的失败,如果不想让自己难过,就到此为止吧。”

    “哥,我做不到。四年前,我亲眼看见她嫁给宋清波,我告诉自己,该放手了,可是我放不了手。现在,是我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不管她愿不愿意,我都要死死攥在手心里。”沈遇树俊脸上有着执拗。

    “既然如此,你在苦恼什么?”

    “我……”沈遇树说不出话来,虽然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管她如何抗拒,他都要她,但是到底还是被她的话伤到了。

    “遇树,承认吧,你是因为她无法回应你的感情,才会这样难过。”沈存希一针见血,他是过来人,当依诺用那样陌生的目光望着他的时,他的心在泣血。

    没有一个男人,会不想自己深爱的女人回应自己的感情。

    沈遇树烦躁的揪头发,他抬头望着沈存希,“四哥,我今天……是不是做错了?”

    “什么?”沈存希明知故问,很难得有机会欣赏到弟弟向他求助的样子。

    沈遇树咬了咬牙,“强上了她。”

    沈存希点了点头,像一个专业的情感顾问替他分析,“错,错得离谱,对于女人来说,你这样是不尊重她,但是对于你们的感情来说,说不定这是催化剂,你要不走这一步,或许你们永远都会原地踏步。”

    沈遇树听到他前半段的分析,还觉得天塌地陷,听到他后面的分析,他眼前豁然开朗,“我明白了,你说现在的情形对我来说是危机也是转机?”

    “嗯,就看你怎么把握了。”

    “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四哥。”沈遇树一扫刚才的阴霾,他站起来,像一阵风一样卷出了办公室。

    沈存希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他自己还满头虱子,还当爱情顾问帮遇树,希望遇树不会被他的建议给搞砸了才是。

    他摁了摁眉心,办公桌上的内线响起,他起身去接,“沈总,薄总来了。”

    “请他进来。”

    ……

    吃完早餐,贺雪生去公司,刚走出别墅,身后传来一道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她回过头去,就见贺东辰边穿大衣边走出来。

    黑色大衣抖开,他两臂展开穿进去,帅气逼人。

    贺雪生站在台阶上,等着他走过来,她笑吟吟道:“我家哥哥这么帅,哪家姑娘才配得上你哦。”

    “调皮。”贺东辰轻斥一声,俊脸上明显带着笑意,被她奉承得通体舒泰。他伸手揽着她的肩,往他的座驾走去。

    云嬗等在贺雪生的兰博基尼旁,看见两人走近,她心里掠过一抹不自在,借拉开车门的动作,躲开那道略带审视的目光。

    贺东辰盯着她,微微眯起黑眸,他忽然道:“雪生,我送你去公司,云嬗,你来开车。”

    “那小姐的车怎么办?”云嬗不想和贺东辰同处在一个空间里。

    “让保镖开过去。”贺东辰说完,拉开车门,护着贺雪生上车。关上车门,他看见云嬗慢吞吞地朝他走来,他眼底掠过一抹不悦,她把他当病毒吗?从昨天回来到现在,都对他避之不及。

    云嬗是想挨到他坐进车里,结果看见他站在车门外,似乎有意站在那里等她,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略微有些僵硬,想起昨天半夜那条短信,她就忍不住心慌意乱。

    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须后水味道。贺东辰不喜欢用香水,他身上的香味很纯粹,除了须后水的味道,就是纯粹的阳刚之气,时间彰显着他的存在。

    云嬗刻意绕开一步,躲开他气息,男人并不想放过她,在她伸手去握车门把时,他也伸手过去,连着她的手一起握住,顺势拉开门。

    这个姿势,她在他怀里,他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耳根后,她的脸顿时烧红起来。她不敢看他,贺雪生就在车里,要是被她看出什么来,要出大乱子的。

    她从小就知道,贺东辰是站在神坛上的男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他们若在一起,不仅妈妈会反对,贺家人也会反对。

    谁也不会同意,让贺家继承人迎娶家生子。更何况,贺东辰对她的兴趣,是男人对女人的兴趣,是猎人对猎物的兴趣,他们不会有任何未来。

    “谢谢。”她冷冰冰的道了谢,迅速上了车。

    贺东辰垂眸盯着她,眼底掠过一抹阴戾,“砰”一声甩上门。

    贺雪生坐在后座,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那点微妙的互动,听到车门被摔上,车身晃了晃,她抬起头来,就见贺东辰坐进车里,车身往下沉了沉。

    云嬗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驶出贺宅。后座上,贺东辰坐的位置恰好在云嬗后面,他目光阴沉地盯着她,恨不得将她的脑袋戳出一个洞来。

    云嬗心里一紧,她故作淡定道:“雪生小姐,我已经让人重新给你配了部手机,至于那部摔碎的手机,我会拿去找朋友数据还原,争取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贺雪生想起昨天云嬗说的那番话,她的不配合让她身边的人都受到牵连,也让云嬗的工作量增加。明明是她犯的错,最后哥哥都会一古脑的怪到云嬗头上。

    她再没良心,也不能让她背这个黑锅。

    “云嬗,不用做数据还原了,我昨晚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沈存希在,有些事,他不知道比较好。”贺雪生道。

    云嬗抬眸看向后视镜,不期然的撞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里,她心里一滞,方向盘转了一下,车身晃了晃,她连忙稳住车身,心里却着恼,这样看着她是要闹哪样,不怕雪生小姐看出什么来吗?

    “为什么要瞒着他,难道发来的彩信与他有关?”

    “是,一开始是打电话,播放歌剧魅影里的主题曲,我挂了,就发了一条彩信过来,是一张动图,男人躺在地上,女人拿刀往他心脏上扎,溅起来的血喷了满满一屏幕。”贺雪生现在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贺东辰收回目光,他望着贺雪生,说:“男的是沈存希,女的是你?”

    “嗯。”贺雪生艰涩的点了点头,“我不知道这张动图要说明什么,也许仅仅是恐吓。”

    贺东辰眉头打了结,昨晚她情绪失控,却不愿意说自己收到什么彩信,原来与沈存希有关,“雪生,说不定就是对方的恶作剧,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影响自己的心情,因为这正是对方想要达到的结果。”

    贺雪生掐了掐眉心,语气有些消沉,“哥哥,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揪着我不放?”

    贺东辰心里一叹,轻轻将她拉进怀里,“雪生,你当初决定要公开身份时,我就劝过你,公开身份后,你所要隐藏的过去,都会再度摊在阳光下,那些黑暗将会再度笼罩你。”

    贺雪生抿唇,她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现实的压力会接锺而至。如今她处于被动位置,要想办法变成主动才行。

    “哥哥,我当初想要公开身份,是不想一辈子都躲在你们的羽翼下,有些事情该我面对的,迟早都会来。五年,我已经躲得够久了。只有地老鼠才会永远躲在黑暗里,趁人不防备的时候偷袭别人。而我,不要做这样阴暗的地老鼠,就算要决斗,也要堂堂正正的。”贺雪生道。

    云嬗听着她这番话,不由自主的抬眸看向后视镜,看到后座上的两人抱在一起,她连忙移开视线,注视着前面的路况。

    “雪生,你总是这样固执,被我们保护着不好吗?为什么非得将自己推上风口浪尖?”

    贺雪生没有说话,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唯有靠自己,又怕这话刺伤了他。从五年前他带她回贺家后,他对她的疼爱不比他对贺允儿的少,甚至比对贺允儿还要好。

    贺东辰皱了皱眉,在她心里,她还是没有把他们当成一家人吧。

    车子停在佰汇广场下面,贺东辰下车,拉开车门,护着贺雪生下了车,他瞥眼看见云嬗也下了车,他不动声色道:“雪生,你先上去,我有话要和云嬗说。”

    贺雪生看了云嬗一眼,没有疑心,她点了点头,转身向电梯间走去。

    云嬗心里一紧,贺东辰把话说到这份上,是不容她再躲了,目送贺雪生进了电梯,贺东辰收回目光,看向云嬗,道:“上车,送我去公司。”

    云嬗不情不愿的上了车,后面传来微沉的关门声,她启动车子,向地下停车场出口驶去。

    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耀眼的阳光透过车窗深色膜照射进来,贺东辰淡淡开口,“昨晚的短信没收到么?”

    “……”云嬗没想到他紧追不放,就是为了问她这个,她咬了咬唇,“昨晚手机在充电,关机没看见。”

    “你24小时开机,不开机就睡不踏实,关机,你骗谁呢?”贺东辰怒声质问道,把他当三岁小孩哄么?她这个工作敢关机?

    “……”云嬗没搭话,专心开车。

    贺东辰瞧着她这模样就来气,索性头一扭,看向窗外,再不和她说话。可心里到底憋闷,不停找茬,“开这么慢,等你开到公司,黄花菜都凉了。”

    云嬗心想,现在是上班高峰期,就算她想开快点,也得前面的车让道吧,“要不,大少爷去申请交通管制,我保证车开得飞起来。”

    贺东辰瞪她,“你什么时候学会和上司顶嘴了?”

    “……”云嬗不说话了,以免他又借题发挥。

    结果她不说话也是错,只见某人挑高一侧眉毛,“问你话呢,哑巴了?”

    云嬗翻了个白眼,这男人越来越难侍候了,说话不对,不说话也不对,反正横竖是看她不顺眼,干嘛又要她给他开车,自己找不痛快。

    “云嬗,你再给我翻白眼试试,信不信我治你?”贺东辰气得不轻,这丫头简直是个泥鳅,滑得很,一不留神,就让她给溜了。

    “大少爷,你早上吃药了吗?”云嬗突然问道,问得贺东辰一愣,下意识回了一句,“我又没病,吃什么药?”

    “哦,是忘了,难怪!”云嬗了解的点了点头,贺东辰反应过来,她是在暗骂他有病,该吃药了,他咬了咬牙,说:“云嬗,你别落我手里,否则……”

    “否则怎样,你又打不过我。”云嬗洋洋得意道,反正他们勉强打个平手,他也占不到什么好处。

    “……”贺东辰不再和她斗嘴,总有一天她会知道,如果不是他有意放水,就她那点力气,他早就得手了。

    ……

    贺雪生走进办公室,她脱下大衣搁在沙发背上,走到办公桌后,桌上有好几份文件,她随手翻开最上面的一份,是这个月的销量报告单,受大环境影响,这个月的销量远不及上个月。

    她摁了摁眉心,最近她的精力都没有放在公司的事务上,上次想邀请新锐设计师入驻的方案被迫搁浅,还有意大利品牌的代理权也没有谈下来,沈存希一直压着不签。

    她得找时间去他那里一趟,把代理权拿下来,这个品牌在全世界都很受欢迎,如果不能代理,有钱人都去国外了,他们专程跑一趟,不可能就冲着那个品牌,也会顺带买些别的品牌的新品。

    到时候佰汇广场的前景只会更举步维艰。

    秘书进来,将一杯咖啡放在办公桌上,她说:“通知下去,十分钟后开会。”

    “是,贺总。”

    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会议结束后,管理层的高管陆陆续续走出办公室。贺雪生站起来,看着墙上的投影,眉尖越蹙越紧,今年的市场环境很差,受上半年的股市波动影响,桐城已经有三家百货公司易主。

    她的想法是,并购其他的百货公司,从中高端产品下手。

    佰汇广场一开始打的旗号是欧洲的时尚小镇,姿态摆得太高,现在还能勉强维持,但是再不调整,只会走向绝路,并购别的百货公司,就能从消费中端的人群下手。

    毕竟高端消费是有限的,而中低端的人群也会带来可观的收益。

    她正想着,耳边响起敲门声,她转过身去,看见秘书站在门边,她问道:“什么事?”

    “贺总,韩律师在办公室里等您。”

    “我知道了。”贺雪生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笔记本,转身走出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韩美昕正站在窗边打电话,她穿着深蓝色的职业套装,衣袖卷到手肘上,露出一截藕色的小臂,手腕上戴着一只精致婉约的手表,她一手叉在腰上,对那边道:“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色诱也好,抓奸也罢,总之,这个婚我是一定要离。”

    真是笑死了,她堂堂的离婚律师,离个婚离了快七年都没离掉。

    闻言,贺雪生挑了挑眉,她这么抓狂,是要离婚?她走过去,将笔记本搁在办公桌上,然后倚在办公桌上听她打电话。

    听了一会儿,她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抓狂了,原来是记者拍到了薄慕年与一个刚出道的性感嫩模出入酒店的照片。

    韩美昕怒气冲冲的挂了电话,转过身来,就见贺雪生饶有兴味的盯着她,她皱了下眉头,“干嘛这样看着我?”

    “美昕,你和薄慕年出什么事了?”

    “没出什么事啊,我们闹离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有事没事的闹闹,总有一天会成功的。”韩美昕语气轻松,但是眼里的阴沉却不是那么回事。

    贺雪生知道她现在只是在强颜欢笑,她站起身来走向她,“美昕,我已经回来了,我希望你和薄慕年好好的,你们之间还有个女儿,两夫妻有什么是不能好好沟通的?”

    韩美昕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别说我啦,说说你,我最近都在出差,回来才知道你差点出了大事,让我看看,有没有怎么样?”

    “我没事,你别岔开话题,我和你说正经的。”贺雪生皱眉。

    “我没有岔开话题,依诺,你还记得吗,当年我和薄慕年的婚姻,是契约婚姻,我出生普通,如果不是我闹的那一出,根本不可能闯进他的生活,现在不过是各就各位罢了。”韩美昕眉目苍凉,有些东西,再争也争不过命。

    “美昕啊。”

    “好了,依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别担心我,我肚子饿了,陪我去吃点东西吧。”韩美昕出差回来,就从一位律师朋友那里听说桐城发生了一连串事件,她很担心她,匆匆赶了过来。

    贺雪生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她也未必听得进去,她摇了摇头,拿起包和大衣,说:“走吧,我们去吃饭。”

    两人乘电梯下楼,刚走出电梯,就看到坐在休闲椅上,抱着孩子发呆的厉家珍,贺雪生快步走过去,离得近了,才看见被婴儿车挡住的行李箱,她心里十分诧异,“家珍,你怎么在这里?”

    厉家珍回过神来,她抬起头望着贺雪生,以及她身后的韩美昕,她苦笑了一声,有些迷茫道:“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在桐城,除了他,我只认识你,又怕打扰你。”

    “你还和我生分。”贺雪生佯怒地瞪着她,瞧她神情落寞,她叹息一声,“你拿着行李要去哪里?和沈遇树吵架了?”

    提起沈遇树,厉家珍就想起早上被他欺负的事来,她俏脸泛起红晕,神情尴尬,“是吵架了,我想搬出来,又不想去住酒店。”

    贺雪生明白,她要住酒店的话,沈遇树很快就会找到她,可她这模样,倒不像是吵架了,她与韩美昕相视一眼,韩美昕主动去拉她的行李箱,“厉小姐,你是依诺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只要你不嫌弃,去我家住吧。”

    “太麻烦你了,我还是去住酒店吧。”厉家珍抱起小煜站起来,想要拿回行李箱,却被贺雪生拦住了。

    “家珍,你现在带着孩子,住酒店不安全,去美昕家吧,你还记得吗,就是金域蓝湾的公寓,美昕买下来了,你以前住过的。”贺雪生是想带她回贺家的,但是贺家最近出了很多事,她也被人盯着,她不想将家珍扯进来。

    厉家珍眼眶一红,刚才她走出公寓,站在马路边上,伸手招了辆出租车,坐进去后,司机问她到哪里,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最后来了佰汇广场,可是她却没有勇气上去。

    “谢谢你们,我实在没有地方去了。”厉家珍哽咽道。

    “是朋友还说这种话,该打!”贺雪生瞪她,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她伸手捧着她的脸,拭去她脸上的泪,“好啦,你还没吃饭吧,我们先去吃饭,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负面情绪都吃进肚子里。”

    厉家珍心里很感动,在桐城,不管何时她想投靠她时,她都会无条件的接纳她,她不是一个人,真好!

    吃完饭,贺雪生打车,送厉家珍和韩美昕回金域蓝湾,吃饭的时候,小煜醒了,喝了奶又睡了。下车的时候,贺雪生接过那小小柔软的身体,目光被孩子纯真的睡颜吸引。

    厉家珍从车里下来,看见贺雪生怔怔地盯着小煜看,她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打开婴儿车,慢慢跟在她后面,三人一起走进金域蓝湾。

    韩美昕出差一周,女儿送去薄慕年家,家里没有人,地板上蒙上厚厚一层灰,她带着厉家珍去客房安顿下来,“家珍,家里有点乱,你别介意啊,我马上找钟点工过来打扫。”

    “没关系,不用叫钟点工了,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我来打扫吧。”厉家珍将小煜放在床上,挽起衣袖就要去打扫卫生,韩美昕连忙拦住她,“这怎么行,来者是客,哪有让客人打扫的道理。”

    贺雪生倚在门边,笑道:“家珍,你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要太拘束,随意点。”

    厉家珍和韩美昕不熟,只知道她是宋依诺最好的朋友,她来她家借住,到底还是有些不自在,可她又实在没地方去,不能回江宁市,她点了点头,“韩小姐,给你添麻烦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再这么客气,我可恼了。”韩美昕说完,又担心厉家珍不自在,她说:“依诺,你陪陪家珍,我去洗个澡,住酒店里,总觉得身上长了跳蚤似的,浑身不舒服。”亚引冬技。

    她边说边走进主卧室,门一关,就只剩下贺雪生与厉家珍两人。贺雪生去把她的行李箱拎进客房,帮她将行李整理到衣柜里。

    厉家珍连忙走过去,蹲在行李箱边,和她一起整理。

    厉家珍穿了件低领毛衣,蹲下来就露出脖子上的吻痕,贺雪生看见那吻痕,忽然明白了什么,她促狭道:“家珍,你和沈遇树不是吵架了吧?他那么紧张你,哪里舍得跟你吵架?”

    厉家珍瞧她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脖子,她垂眸一看,看到胸前的吻痕,她俏脸涨红,连忙拉高衣领,欲盖弥彰,“我……”

    “家珍,我们都是成年人,没有什么话题是不能聊的,你们做了?他强迫你的?所以你恼羞成怒,离家出走了?”贺雪生一副过来人的模样,问得厉家珍脸红脖子粗,却一个字都反驳不出来。

    “全中?”贺雪生挑眉,看她那副模样,她还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宋姐姐,你再调侃我,我不理你了。”厉家珍扭过头去,脸红耳赤,脸颊烧得可以在上面烙饼吃了。

    贺雪生以手托腮,若有所思道:“其实我一直认为你们是一对,七年前,沈遇树为你离婚,我以为你们会在一起,哪里知道你会嫁进省城宋家。也许现在,是上天给你们的机会,要让你们重修旧缘。家珍,你不讨厌他吧?”

    厉家珍垂眸整理衣服,沈遇树吻她的时候,她不反感,他要她的时候,她也有感觉,她应该是不讨厌他的。

    见她不说话,她微微一笑,“我这话也问得白痴,他曾经是你最爱的男人,你应该是不讨厌他的。家珍,给他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厉家珍讷讷道,她才离婚四个月,还没有做好开始另一段感情的心理准备,身体却已经先一步和他发生关系。

    她匆匆逃离,除了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面对他们之间的转变,还有她不知道,他们现在又算什么,她结过婚,和宋清波有过一个孩子,他和她在一起,是他亏了。

    贺雪生莞尔,“因为你们已经发生关系了?”

    厉家珍尴尬地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看她。

    贺雪生被她的反应逗乐了,她捂着嘴笑起来,“你都是孩子他妈了,怎么还这么单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就那点事?再说,沈遇树一个身心健康的大男人,你要他看着你却不能吃,他还不得憋死。”

    “宋姐姐!”厉家珍跺脚。

    “好啦,我不逗你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家珍,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就当这些年你们都走丢了,现在好不容易重逢,就好好珍惜现在的缘份,现在不是很流行一句话,活在当下。你要是心里别扭,让他着急几天,治治他,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我相信,在这个世上,除了沈遇树,再也没有一个男人会比他更爱你。”贺雪生建议道。

    厉家珍没说话,继续整理衣服,过了一会儿,她道:“宋姐姐,我在韩小姐家住的事,你不要告诉他,我暂时不想见他。”

    “好,我尊重你。”贺雪生没见过宋清波,当年她遗憾的是他们没能在一起,现在他们能在一起,她想想都替她开心。

    有句话叫,上帝关了一扇门,会记得开一扇窗,也许家珍的幸福,从来就只有沈遇树能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