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52章 我欺负她,但是我不会辜负她

    贺雪生回到公司,经过秘书台时,看到云嬗正盯着手机发呆,她还从来没有看见云嬗在上班时间发过呆,她倒回去,悄悄将脑袋凑过去,手机屏幕是黑的。她什么也没看见,不由得纳闷道:“你在看什么?”

    云嬗被吓了一跳,腾一声站起来,手机摔到地上,把贺雪生也吓了一跳,忙拍心口,“云嬗,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吓死我了。”

    云嬗尴尬地看了贺雪生一眼,然后弯腰捡起手机,不动声色的放回抽屉里,“你突然出声,我也吓了一跳。我听说韩律师过来找你,开完会就出去了。”

    贺雪生双手撑在大理石台上,定定地瞅着她脸上浮起的淡淡红晕,那可不是惊吓后的反应,她单手托腮,“我正想问你,你一早上去哪里?”亚匠丸扛。

    “送大少爷到公司,然后去手机营业厅买了部新手机。大少爷说要给你定制一款,但是要耗点时间,让你先将就着用。”云嬗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新的手机盒,是苹果6splus,玫瑰金色。

    贺雪生一早上没手机用。总觉得手里空落落的。她接过手机盒,打开来,拿出手机,很漂亮的一款手机,也是市面上最贵的手机之一,她翻来覆去的看,越看越喜欢,“谢谢!”

    “雪生小姐不用和我说谢,是大少爷出的钱。”云嬗想起在车里。贺东辰问她,现在小女生喜欢什么样的手机,她听说过,有些姑娘卖肾也要买苹果6,她就说了。贺东辰当下就掏了信用卡丢给她,让她去买一部新手机,下车的时候,他在门口停顿了一下,又说:“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自己去买。”

    “你跑的腿,一样的。”贺雪生开机,手机联系人全都复制过来,她检查了一下,抬眸看见云嬗盯着她的手机瞧,她想起什么来,道:“云嬗,你和你男朋友怎么样了?”

    云嬗最近有点怪,从她发现她脖子上的吻痕后,越瞧她越觉得她在谈恋爱。

    “啊?”云嬗一时没反应过来,对上她兴味盎然的双眸时,她想起上次的谈话,她说:“太忙,顾不上,所以分手了。”

    贺雪生听她语气很淡,听不出来失恋的伤感,她想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在她面前,云嬗一直就是女金刚的形象。

    她挠了挠头,“这样啊,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不用了,不用了。”云嬗吓得连忙摆手,“雪生小姐,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现在我还不想交男朋友,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贺雪生沉吟了一声,女金刚不是不伤感啊,只是不想表露出来,真是难为她了。这两年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也没时间去谈恋爱,她也有责任。

    “那遇到合适的再说。”贺雪生说了一句,拿着手机进了办公室。

    云嬗看着她的背影步进办公室,她松了口气,抬手一摸额头,竟被她吓得一脑门的冷汗。她跌坐在椅子上,拉开抽屉,翻到短信,匆匆删除。

    贺雪生坐在旋转椅了,她一边把玩着新手机,一边暗忖,她和云嬗是革命姐妹,可不能因为要保护她,就耽误了她的终身大事,否则她无法向云姨交代。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拨了个电话过去,电话接通,那端十分安静,像是在办公室里,“雪生,怎么了?”

    “哥哥,你现在不忙吧?”贺雪生想来想去,能找的人只有贺东辰了,他认识的人多,不缺人品好相貌好家世好的青年才俊,让哥哥牵桥搭线,是最快捷的途径。

    贺东辰看了一眼满会议正等着继续开会的高层,睁眼说瞎话,“嗯,不忙,你说。”

    他这话一出,下面的高层差点没把眼睛瞪突出来,就连靳向南都微微侧目。贺东辰身陷谋杀丑闻,公司几乎元气大伤,这会儿正在讨论如何让贺氏步上正轨,他居然说不忙。

    都说贺东辰为了这个妹妹,什么都不顾,靳向南算是看出来了,传言一点没假。

    “那个啊,就是云嬗,我看她心神不宁,一问才知道,她最近太忙,忙得没时间谈恋爱,刚和男朋友分手了,看样子挺伤心的。你认识的青年才俊多,要不你给她介绍介绍,好歹你们从小一起长大,还是青梅竹马。”贺雪生以为他真的不忙,所以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占着他最重要的时间。

    贺东辰眼角抽了抽,扫了一眼下面竖着耳朵偷听的高层们,他起身往会议室外走去,辩不出喜怒的声音从门口飘来,“她和你说的?”

    “没有,没有,是我自做主张,我认识的人不多,而且也不了解,怕介绍个二世祖害了她,你认识的人脉多,了解也透彻,你帮她找找,要不我每天看见云姨,我都会有罪恶感。”贺雪生明显感觉到哥哥的声音比刚才要冷,她说错什么了吗?好像没有啊。

    贺东辰掐了掐太阳穴,背靠着墙,一条长腿弯起抵着墙,偏头望着全景玻璃窗外面的艳阳高照,他心说什么样的青年才俊比得上他贺东辰,出口的话却是:“这个事回去再说,晚上我问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

    “你问她她怎么好意思?”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好了,有电话进来,我挂了。”贺东辰不是敷衍她,是真的有电话进来,他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站直身体,边接电话边朝走廊尽头走去。

    贺雪生拿下手机,她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哥哥刚才的语气有点阴阳怪气,仔细回想,他说的每个字都很正常,怎么组合起来,尤其是通过他的口说出来,就怎么都不对劲呢?

    有电话进来,贺雪生没再多想,把这事放下了。

    ……

    办公室里,沈存希正在煮茶,茶香四溢,烟雾袅袅。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薄慕年瞅着他,语气带着几分不屑,“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种附庸风雅的事了?”

    沈存希将煮好的茶倒进白玉小杯里,抬手示意,“尝尝。”

    薄慕年心底虽是不屑,还是弯腰伸手端起一杯,喝了一口,他脸色古怪,要不是出身豪门,他就吐出来。他勉强咽下去,怒道:“什么破茶,也值得你费神煮这半晌?”

    “苦丁茶,去燥火的。”沈存希端起白玉小杯抿了一口,入口苦涩,咽下去后,不久就会回甘。

    薄慕年眉尖一挑,“看来你心情颇好,拿我打趣?”

    沈存希早上进办公室,办公桌上就摆着一份报纸,报纸头条就是面前这位的绯闻。薄慕年在桐城,鲜少有人敢报道他的绯闻,这次记者纷声纷色一篇描述,仿佛亲眼所见。

    他敢肯定,接下来不是这位记者被雪藏,就是这家报社被雪藏。

    “韩美昕和你闹了吧?你说说,偷腥这种事也不知道避讳,还被人拍了个正面,这张脸可英俊啊。”沈存希拿起手边的报纸,指了指报纸上的照片,不理会对面男人铁青的脸色,调侃道。

    韩美昕是离婚律师,揪住这点把柄就能闹一场,他们俩,折腾了这么些年,也不嫌累。

    薄慕年靠在沙发背上,神情有些疲惫,“她申请外调了,我没批准。以前她把小周周当成命根子,只要我拿抚养权说事,她就会妥协。可是这一次,她连女儿都不要了,她说她只要自由。”

    “你怎么想的?”沈存希到底还是觉得愧对这个好兄弟,他为他的事殚精竭虑,到头来却要落得孤家寡人的地步。

    薄慕年闭上眼睛,声音透着些激动,“以前,我觉得她是因为宋依诺的事不原谅我,后来才发现,他妈的都是借口,她就是不想和我过了。你知道她怎么说吗?她说这段婚姻对她来说,就是鸡肋。是啊,怎么不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沈存希望着他的目光掺杂了同情与怜悯,“那你现在是要把这鸡肋扔了,还是吃进肚子里?”

    薄慕年倏地睁开眼睛,也是和沈存希在一起,他才会说这番话,换了别人,他铁定是不说的,“郭玉到现在也不肯结婚,是还在等着她吧?我就偏不放她自由。”

    沈存希隐约知道一点,郭玉是美昕的前男友,“七年了,不能吧,也许是没有遇到合适的。老大,这事吧,我觉得还是你们两口子的事,你们要情比金坚,谁能插足得进来?”

    “这句话说得好,我和她七年了,她那嘴跟河蚌一样,拿铁棍都撬不开,别指望她嘴里能说什么好听的,不气死就不错了。”薄慕年气愤道,什么样的女人跟她一样,当初拿契约婚姻绑着她,她就记仇到现在。

    沈存希抚着下巴,笑得有些邪恶,薄慕年看着他那一脸的贱笑,就知道他想哪里去了,他一阵无语。沈存希道:“我觉得我应该改行当爱情顾问了。”

    薄慕年瞅了他一眼,不搭理他。

    “你们两口子的事,自己好好解决,也别迁怒别人,郭玉那里,你要真想向他施压,也不是没有法子不是?你生气的,还不是韩美昕爱不爱你,她要不爱你,跟你生什么孩子?”沈存希总觉得,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最大的爱,就是愿意为这个男人生孩子。

    韩美昕是离婚律师,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些感情破裂打离婚官司的夫妻,她就算再能区分,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再加上她那个性格,也不是会把爱挂在嘴边的女人。

    “看来你真该改行当爱情顾问了。”薄慕年找他发了一顿牢骚,再听他这么一劝,心里倒也平静了些,再认真想想,好像是那么回事,他们之间还有小周周,那是斩不断的联系。

    沈存希又给他倒了杯茶,“下次再来找我,我得收费了,咨询一次一亿。”

    “你钻钱眼子里了?”薄慕年瞪他,然后端起茶喝了一口,倒不觉得那么难喝了,“我听说你老婆又惹事了?”

    “什么叫又惹事了,说得她好像是惹事精一样。”沈存希不满的反驳。

    薄慕年心情好转,也不和他兜圈子,“小四,我提醒你,贺雪生现在不是什么好人,你看她捅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大,老秦被人残杀,他带去的人一个活口不留,就算是放在法律上,这些人也就是从犯坐坐牢,可是我听说是一枪毙命。还有她的心理医生被暗杀,刚找到凶手,凶手也被暗杀了,据可靠消息,杀死凶手的枪,与杀死老秦那伙人的是一把枪里射出去的子弹。我不吓唬你,我就是害怕,有一天她手里那把刀会插进你心脏。”

    沈存希皱眉,最近发生的事哪桩哪件不诡异,单说他赶到废弃修理厂时,那里尸横遍野,就实在让人心中惊悚,他抬手揉了揉眉心,“我看到他了。”

    “看到谁?”

    “一个戴着飞鹰项链的男人,摄像机红外线的光芒照射在他身上,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但是瞧那骨架,是男人没错。”

    薄慕年眉峰紧锁,“贺雪生身边还有你们不知道的保护者?”

    “是,看样子是保护她的,那些人一定是他杀的,只是他一直在暗处,我无法确认是敌是友。”沈存希忧虑道,那段视频他已经交给云嬗了,只不过最后那一段,他截掉了。

    薄慕年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手指轻轻敲着膝盖,陷入沉思,“飞鹰标志?道上哪个帮派是用飞鹰标志联络的?会不会与当初劫走宋依诺的人有关?”

    “我想他们肯定有联系。”

    薄慕年抬眼看他,“小四,我们心中这些疑问,有一个人可以解答,我们在这里瞎猜没用,只有她配合,我们才能得知当年的真相。”

    “我知道,我问过贺东辰,依诺对她失踪那两年的事只字不提,我们不可能强迫她。”

    薄慕年叹了一声,他理解他的想法,如今的他们,拼命想着保护她,又怎么会主动去逼问她当年发生的事。只是他隐约觉得,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一个惊天大阴谋在支撑着,当这个阴谋揭开时,他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她的心理医生倒是一个很好的入口,只可惜对方出手太快,如今那位心理医生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难料。”

    沈存希抿紧唇,若不是贺东辰受牵连被拘留,他还不知道依诺有心理疾病,许久,他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就怕你到不了桥头,船就翻了。”

    “……”

    ……

    沈遇树回去前,在楼下转圈圈,他不敢上楼,倒不是怕她,而是怕面对她怨恨的目光,今天到底是他失控强迫了她,可是他并不后悔。

    早就想这样做了,四年前,御行建议他拿下她时,他一时心软,放开了她。他以为宋清波会是她的归宿,会给她幸福,最终他却把她伤得体无完肤。

    这一次,他不愿意再放开她的手了,他要牢牢握住,哪怕是用强的,也要将她留在身边。

    他坐在公寓楼下的小亭子里,抬头望着公寓的楼层,第一次在回家的路上变得这么忐忑。要不他还是先去逛超市吧,家里的菜要吃完了。

    找到理由,他连忙起身往小区外走,小区外有一个大超市,果蔬很新鲜,老板娘都认识他了,见他一个人过去,问他:“沈先生,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老婆和儿子呢?”

    沈遇树推着车,心里有些尴尬,“他们在家,我来买点菜。”

    “沈先生真是好老公,今天刚从山里拉来了老母鸡,都是才杀的,新鲜着,你买一只回去给你老婆炖汤喝,你老婆太瘦了,看着风都能吹走。”老板娘热情道。

    沈遇树拗不过她的热情,又想到他今天强了她,她身体确实太虚了,应该要进补,然后买了一只老母鸡。

    从超市里出去,才下午三点多,他乘电梯上楼,到了家门口,却不敢进去,索性又进了电梯下楼。来来回回的上楼下楼,有邻居出来扔垃圾,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再逃避了,不管她是怨是恨,他都要回去面对。

    拿钥匙开门,他走进去,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他大声道:“小煜,爸爸回来了,想爸爸了吗?”

    回应他的是空荡荡的回音,他看着客厅里的行李箱不见了,心里一惊,也顾不上把菜拎回厨房,扔在地板上,飞快上楼。

    推开卧室门,床单理得整整齐齐,不见厉家珍和小煜,也不见行李箱。他的心沉进了深渊,却还是抱有一点幻想,他冲进去,打开衣柜门,衣柜里除了他的衣服,还有一些空衣架,他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靠在展柜台边。

    珍珍走了,不声不响的走了,她真的恼他了!

    他摸了一把脸,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不管她去哪里,他都要把她找回来,他绝不允许她逃离!

    思及此,他拿出手机,拨通那个铭记于电话号码,手机响了三声,被挂断,他再打过去,还是被挂断了。他急了,直接发了三个字过去。

    厉家珍带着小煜在金域蓝湾小区里散步,她没有刻意关掉手机,手机响起来时,她看见来电显示,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犹豫了三秒钟,她挂断,电话再打过来,她还是挂断,然后收到了短信提示,她点开,“接电话!”

    手机再度响了,她这次直接关了机,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她推着婴儿车,打算绕着人工湖走一圈,然后回去做饭。和沈遇树相处的这段日子,基本都是他做饭,她偶尔会帮着打下手,厨艺倒也长进了不少。

    沈遇树再打过去时,手机那端提示关机,他心头又气又慌,她这种态度,比当面厌弃他还让他感到害怕,如此绝决的离开,是一点也不给他机会了。

    他攥着手机,转身快步下楼,来到玄关处,他拿起车钥匙,大步走出家门。

    家珍的朋友不多,她又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和宋清波婚变后,她为了逃离江宁市的流言蜚语,才决定和他来桐城。他没有给她们打电话,问家珍在不在。她早上说要回家去,出了这种事,她肯定真的躲回家了。

    思及此,他直接将车开上高速,直奔江宁市而去。

    到达江宁市时,天已经黑透了,他车子驶进厉宅,匆匆忙忙往家珍的院子跑去。一路上遇到厉家的佣人,他也无心理会,来到家珍的院子外,里面黑灯瞎火的,并没有人。

    他气喘吁吁的扶着墙,家珍不在家,她会去哪里?他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经过梧桐院时,叶念桐和厉御行刚从主宅那边吃完晚饭回来,看见沈遇树失魂落魄的出现在厉宅,两人面面相觑,直觉出了什么事。

    “遇树,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家珍呢?”

    沈遇树望着厉御行,突然有些难以启齿,他道:“家珍在桐城,我…天冷了,我来给她拿些衣服。”

    叶念桐的目光落在他空空的手上,问道:“衣服呢?”

    “衣服…衣服…我忘了,我这就回去拿。”沈遇树转身。

    厉御行瞧着他精神恍惚的样子,他向叶念桐使了个眼色,让她先回院子,他拉着沈遇树去家珍的院子,“遇树,是不是出事了?和家珍闹别扭了?”

    “我……御行,你记不记得,四年前你告诉过我,吃进嘴里的才是自己的,所以……你揍我吧,我欺负了家珍。”沈遇树突然大义凛然道,还闭上眼睛,准备承受厉御行的拳头。

    但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拳头如期而至,他睁开眼睛,看见厉御行含笑望着他,“四年前的话你倒是记得清楚,那个时候你要听我的,至于是现在这个样子?”

    沈遇树垂下眼睑,落寞道:“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不干净,我配不上她。想着除了我,她能拥有更好的。”

    “所以我才说你活该,白白浪费了七年时光,不过现在也不算晚,既然欺负了她,就欺负到底吧。但是,你要不能给家珍幸福,我会揍得你满地找牙。”厉御行挥了挥拳头,他一直看好遇树和家珍,只可惜后来硬生生让宋清波截了胡。

    如今遇树不嫌弃家珍离婚,还带了个孩子,把小煜视如己出,他想,除了沈遇树,在这世上,大概找不出另一个男人,这样爱家珍和她的孩子。

    “大哥,我欺负她,但是我不会辜负她。”沈遇树神情严肃道。

    厉御行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我等你这声大哥,已经等了很多年了。”

    沈遇树连忙又叫了一声,“大哥。”

    厉御行应了一声,笑容满面,家珍和遇树在一起,也了却了他心头一桩大事。

    ……

    贺雪生下班,和云嬗一起下楼,不出意外的,在地下停车场看见了沈存希的劳斯莱斯,就那样霸气侧漏的停靠在通行道上,压根不理会已经造成了拥堵。

    男人穿着挺括的灰色格子大衣,斜倚在车门上,眉目深沉,看起来很酷。有人路过,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他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地上掉了几个烟蒂,看来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贺雪生知道他会来,刚才他特意发了短信给她,告诉她,他就在楼下等她。她磨蹭了一会儿,才下楼来。

    男人深沉幽邃的目光看过来,维持着那个姿势没动,将烟放到嘴边,重重吸了一口,吐出烟雾。男人成熟有魅力,贺雪生被他看得心头一阵小鹿乱撞,慢腾腾的走过去。

    云嬗径直往贺雪生的兰博基尼走去,将空间留给他们。

    沈存希盯着女人走近的身影,他扔了烟,伸脚摁灭,直起身体,伸手将她圈进怀里,一点都不避讳别人的目光,“今天都做了什么?”

    贺雪生脸一红,心里很不自在,她扭着腰,要从他怀里退出来,他微微用了些力,她一下子栽倒在他怀里,小手反射性的撑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掌心下是他温热跳动的心跳,沉稳有力,像他这个人一样。

    “上班开会,还能做什么?”

    “累吗?”沈存希的目光落在她翕动的红唇上,克制不住想吻她,心动不如行动,他蓦地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唔……”

    贺雪生惊住,伸手去推他的胸膛,这是她的公司,正是下班时间,她的职员会陆陆续续出来,看她当街与男人拥吻,像什么话?

    可她的手被他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抓住,她再不能动弹。

    沈存希封住她的小口,薄唇在她粉嫩的唇上反复蹂躏,牙齿厮磨着她,贺雪生吃痛地张开嘴,沈存希火热的舌立刻长驱直入,攻陷着她嘴里的每一寸柔软。

    午夜梦回,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有多贪恋她的柔软,有多想将她搂在怀里。如今就算时刻粘在一起,也弥补不了这七年的空白。

    职员陆陆续续走出来,这里正当道,他们无可避免的看到这火热的一幕。众人连忙装没看见,捂着惊愕的嘴,纷纷走避,也有艳羡的目光投过来。

    贺雪生被他掐在怀里,身体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温度逐渐上升,她俏脸晕红一遍,被他吻得气喘吁吁,最后只能他放开她时,她趴在他肩头直喘气。

    沈存希唇边沾染上了她唇上的唇彩,他不以为意,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将她塞了进去。

    等贺雪生回过神来时,车子已经驶上路,城市的路灯璀璨夺目,夜景华丽。贺雪生手指轻抚着红肿的唇,脸颊的温度慢慢降下去,她偏头看着窗,夜景从车窗前迅速后退,“我们去哪里?”

    “先去吃饭。”沈存希看了她一眼,贺峰没反对他们在一起,他就不用将她送回家去。

    “哦。”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新开的港式茶餐厅前,沈存希熄火下车,将车钥匙抛给泊车小弟,拉开副驾驶座门,伸手扶着她出来。

    茶餐厅装修精致,外面欧式田园风的风格,大气辉煌,大概是刚开业,生意很火爆。他们进去,就有服务生过来领路,来到包间里,包间里是地中海风格,与大厅的装修毫无违和感。

    墙上挂着一幅花开富贵图,看得出来是手绣的,很有新意。

    贺雪生坐下后,看着对面的男人,“这家餐厅不错,花了不少钱吧?”

    沈存希翻开菜单的手一顿,抬眸看她,“不喜欢?”

    “挺喜欢的。”贺雪生的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从外面一路走进来,服务生对沈存希的熟稔,就让她心中有了疑惑,再看外面坐满了,里面还特地留了一间包间,她就猜到了这家餐厅是他开的。

    “以后想吃茶点了,就来这里,这间包间是专为你而留。”沈存希淡淡道,没有邀功的意思,她喜欢吃港式茶点,他就开一家,让她随时能吃到。

    贺雪生托着腮,笑吟吟道:“沈总这么大手笔,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沈存希睨了她一眼,点了几样菜,其中有一样就是她喜欢吃的水晶虾饺。待服务生出去后,他瞅着她,说:“坐过来,我们说说话。”

    “不要!”贺雪生摇头,他眼底的火焰,在车上就一直没有熄灭,她怕她真的坐过去,就是说话那么简单的事了。

    沈存希直接起身,走到她那边,在她身旁坐下。

    “……”

    贺雪生被他堵在他与墙之间,进退两难。男人大手按在她腰上,像是不经意的轻轻揉捏着,她神经紧绷,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来。

    沈存希侧坐在沙发上,以手支着下巴,观察着她的表情,“依诺,那天你为什么甩开你的保镖,去救沈晏白?”

    贺雪生全部注意力都在他的手指上,突然听到他发问,她想也没想道:“看到他,我总会想起我自己,自然而然的想亲近他,更何况他是因为我,才被秦总绑架。”

    “就这些?”沈存希挑了挑眉,问道。

    “不然呢?他被亲生父母抛弃,你这个养父也没有尽到照顾他的责任,沈存希,我还是那句话,既然收养了他,就好好照顾他,不要让他变成第二个我。”贺雪生不想去怨恨,不想去比较,但是当宋振业知道她不是他亲生的孩子时,那种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她无法忘恩负义的去诽谤他什么,但是他给她心灵上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沈存希知道自己拐进了一个不太好的话题里,他趁机道:“依诺,男人带孩子,没有女人来得细心,你要是担心我照顾不好他,你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我们一起照顾他,好吗?”

    贺雪生一怔,没有说话,正好服务生上菜,把这个话题带过。

    沈存希看了她一眼,没再勉强她,有些事情总要循序渐近,将她逼紧了,只会适得其反。吃完饭,沈存希开车回依苑,贺雪生一开始坚持要回贺宅,沈存希一招就搞定了她。

    “沈晏白想你了。”

    贺雪生坐在车里,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孩子没有抵抗力,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相似的身世?好像不是。似乎有一根线拉扯着她,只要事关沈晏白,她就莫名被吸引。

    是因为小忆吗?是因为她失去过一个孩子,所以对别的孩子也那样亲近?

    沈存希偏头,看见她盯着窗外的夜景发呆,这个时候的她,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疏离,让人难以靠近。他心情忽然烦躁起来,伸手握住她的手,拉过去搭在他大腿上。

    贺雪生转头望着他,看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她蹙了蹙眉头,欲收回手,却怎么也抽不动,“沈存希,你好好开车。”

    沈存希攥着她的手指,温软的指腹在她虎口处轻轻摩挲,没有放开她的意思。贺雪生一晚上被他又搂又抱又强吻,这会儿也不再矫情,他爱牵着就牵着吧。

    沉默半晌,沈存希忽然问道:“依诺,那天你去救沈晏白时,救了你的人是谁?”

    贺雪生猛地抬头盯着沈存希,脸色有一瞬间的苍白,甚至连手指都变得僵硬。沈存希敛了敛眉,他转头看着贺雪生,她果然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比方说那天出现在废弃修理厂,把那里变成屠杀地狱的人,是她认识的人吗?

    贺雪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可能已经让沈存希疑心,她连忙摇头,“我晕过去了,我不知道,不是你赶到救了我吗?”

    沈存希看向前面的路况,心底多了一抹凝重,依诺有事瞒着他,不,或许不止瞒着他,还瞒着她身边所有的人,“不是,我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晕过去了。”

    “哦,我以为是你救的我。”贺雪生道。

    “依诺,你应该听说了,老秦死了,除了你,现场一个活口都没留,可是这件案子却变成了一桩悬案,找不到任何与凶手有关的证据。”沈存希看了她一眼,她的脸隐在光影里,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掌心的手,越来越僵冷。

    “我听云嬗说过,今天警察也过来例行询问过,我没见过凶手,我不知道是谁。”贺雪生将手抽回去,搁在腿上。

    她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醒了,她就在依苑的房间里,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变过,她还是那个爱他的宋依诺。

    可是她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依诺,你不觉得奇怪吗?那人杀了所有人,却独独没有动你,他认识你,对吗?”沈存希试探着问道,老大说得对,有些事情他不能装作不知道,而知道答案的就在身边,她却不一定会告诉他。

    “我不知道,沈存希,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如果我身边有这样的能手,我根本不用把我自己送上门去换沈晏白,不是吗?”贺雪生情绪忽然激动起来,“还是说,你希望他杀了我,这样你就不会怀疑我了,是吗?”

    沈存希瞧她情绪失控,他连忙打了转向灯,连转两条车道,将车靠边停下,他熄了火,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依诺,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想知道救了你的人是谁?”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还想怎样?”贺雪生愤怒地瞪着他,然后伸手去解安全带,太过着急,安全带并没有解下来,在卡位里卡得死死的,她越解越气,“七年前你不相信我,七年后你还是不相信我,沈存希,既然你不相信我,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沈存希见她真生气了,他也顾不上这是大街上,扑过去抱住她,“依诺,你别激动,是我错了。我相信你,七年前我也相信你,我之所以让警察带你走,是想知道是谁在背后陷害你。”

    “你不用解释,我不想听,我不要听。”贺雪生伸手捂住耳朵,拒绝听他的解释。

    沈存希见状,太阳穴突突直跳,好好一个话题,怎么会突然扯到信任不信任上面了?再看她歇斯底里的不愿意听他的解释,他直接捧着她的脸,薄唇吻了上去。

    一开始,她很不配合,张嘴就咬他,血腥味弥漫在两人的唇腔里,他痛得闷哼一声,却没有退出去,依然执着的吻她。

    贺雪生渐渐安静下来,她眼里弥漫上一抹雾气,那雾气逐渐凝结,变成泪滴,滴落在两人的唇齿间。沈存希捧着她的脸,手指插进她的头发里,他放开她的唇,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贴着她的鼻尖,很亲昵的姿势,“依诺,冷静下来了吗?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说话了吗?”

    贺雪生抿着唇,他说话时,嘴唇一动,就碰到她的唇,撩起一股酥麻,让她心房都在颤抖,她想躲开他灼热的视线,却躲不开,只得抿紧唇不说话。

    沈存希叹了一声,“七年前,我欠你一句话,依诺,我相信你,哪怕是你推她下楼,我也相信你,也只会站在你这边。对不起,这一句相信,我迟了七年才给你,幸好还来得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