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58章 依诺,我们要个孩子吧

    贺雪生眨巴着眼睛装无辜,男人被她勾得受不了了,直接将她压倒在身后的床上,热情地吻了起来。缠绵的法式深吻,等他放开她时,她连气都喘不上来。浑身像煮熟的虾子一样,躺在他身下。

    沈存希单臂撑在她身侧,并不急于碰她,目光灼灼地将她每一个细致反应尽收眼底,“依诺,说好的惊喜呢?”

    惦记着她说要给的惊喜,他本来醉得迷迷糊糊的,硬是逼自己爬起来去冲了个澡,让酒精发散出去。今晚等不到她的惊喜,他睡着了也不踏实。

    贺雪生没想到他还惦记着这事,早上她只是随口一说,为的是打发他走,结果他还较真的记住了。没有的惊喜,现在让她硬憋一个出来,实在很为难。

    沈存希挑了挑眉。瞅见她心虚躲闪的目光,他立即心领神会,没有所谓的惊喜,他眸色一沉,“你敷衍我的?”

    看到他眼中的威胁,贺雪生点头的动作一顿,连忙摇头,“没有,就是你突然一问,我就给忘了。”

    沈存希眸色沉沉地盯着她,似乎在说,你编,你继续编。

    “……”

    “既然没给我准备惊喜,那现在就开始想,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惊喜。”沈存希的手在她身上作乱,她皮肤光滑。手感特别好。生了孩子后,胸部也比以前丰腴了许多,让他爱不释手。

    贺雪生脸红的移开视线,却看到对面的移门反衬出床上旖旎的一幕,她连忙闭上眼睛,娇嚷道:“你现在这样,要让我想什么惊喜给你?”

    “那就按我要的惊喜来?”沈存希双眸亮亮的,似乎就在等她这句话。

    贺雪生咬唇,这么短的时间,她也想不出什么惊喜来。

    见她不吭声,沈存希拿开手臂,直接躺在床上。双手握住她的腰,让她跨坐在他身上。他凤眸幽深,染着异常明亮的欲念,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哑声道:“今晚你主动,就当是你补给我的惊喜。”

    这个动作,让贺雪生感到羞耻,脸颊格外烫,“沈存希,我……”

    “要我教你么?”男人双手闲闲的枕在脑后,静等她的主动。贺雪生头皮发麻,整个人都暴露在他眸底,无遮无挡,身后一头黑发。衬得肌肤白里透红,像妖精一般。

    她知道男人是铁了心袖手旁观,她鼓起勇气,俯身吻上她的薄唇,指尖在他脸上轻轻抚着。

    男人压抑的闷哼一声,这个女人就是妖精,只是一个吻,就能让他弃械投降。他化被动为主动,彻底攻占城池。

    缠绵过后,贺雪生眉眼慵懒地靠在沈存希怀里,身体很累,她却没什么睡意,看着圆桌上的醒酒汤,她说:“醒酒汤凉了,我下去热一热。”

    说着。她要起身下床,一只铁臂绕过她的腰身,将她拉了回去,牢牢的搂在怀里,男人嗓音沙哑低沉,“你就是我最好的醒酒汤,躺着别动,让我抱抱你。”

    男人酒意涌上来,只想抱着她软软的身体,好好睡一觉。这些日子的温暖,让他感觉就像是做的一场梦,那么的不真实。

    他很担心梦醒来,她就不在他身边了。所以每次,只要她有一点动静,他就会马上醒来,他害怕,自己睁开眼睛,看着空荡荡的卧室,发现这只是他做的一场梦。

    所以他总是比她先醒,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却是再无心睡眠。

    贺雪生没再动,是累得不想动。她躺在他胸口,耳边传来他沉稳有力的心跳,想起白天在警局里碰到的那个女警,她说:“沈存希,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

    “什么事?”男人声音清浅,意识有些模糊了。

    贺雪生迟疑了一下,在警局看到那个女警的事,她谁都没说,这会儿却想告诉他,“我今天和云嬗去警局,看到一个人,就是七年前我被拘留那晚,美昕要来保释我,有一个女警给我们送了水进来,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喝了,后来我回到拘留所,头就开始昏沉,等我再醒来时,已经被人带出了警局。所以我怀疑,这个女警送进来的水有问题,说不定加了料,否则我不可能睡得人事不省。而且这个女警,极有可能跟带走我的人有关系。”

    她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等来沈存希的回话,她抬起头,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那一瞬间,她分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

    “睡吧。”贺雪生将脑袋重新靠在他怀里,不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沈存希睡得迷迷糊糊,只是听到一些模糊的字眼,警局,女警,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一觉,两人都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

    沈存希揉了揉眼睛,动作透着几分稚气,他睁开眼睛的同时,伸手去捞旁边的女人,摸了一下,身侧是空的,他彻底惊醒过来,看见旁边没人,他腾一声坐起来。

    嘶!

    昨晚喝酒加纵欲,他头疼欲裂,可他顾不得,掀开被子下床,拿起搁在一旁的浴袍穿上,匆匆往门外走。无形的恐惧攫住他,他必须要马上看见她站在他面前,他才能安心。

    刚拉开门,就看到贺雪生站在外面,大抵是被他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她手里端着的醒酒汤洒了一点出来,要是能腾得出手来,她一定会拍着胸口说吓她一跳。

    沈存希站在门边,眼神几经变化,他伸手拿走她手里的碗,另一手将她拉进卧室,长腿伸过去,勾住门合上。将碗搁在门边的矮柜上,他将她抵在门边,热情的吻碾压下来。

    贺雪生惊得微张开红唇,他却趁此机会长驱而入,辗转深入。

    贺雪生感觉到他的害怕,可是她就在这里,他在怕什么?抵在他胸前的双手默默的改为搂住他,一边承受他的深吻,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他狂躁的情绪。

    一吻结束后,沈存希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霸道强势,“以后我没醒之前,你不准下床,听到没有?”

    贺雪生被他声音里的强硬与恐惧唬住了,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他刚才反应那么激烈,是因为他睁开眼睛没看见她么?

    她心里突然感到有些酸涩,“我睡不着,就想着下楼去给你煮碗醒酒汤,你以前要是喝多了酒,第二天早上起来胃里肯定不舒服。”

    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存希不安的心情慢慢消失,他捧着她的脸,道:“反正我不管,我就要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你。”

    “好好好,大少爷,现在可以去喝醒酒汤了吗?”贺雪生无奈的点头,现在气温低,虽然家里还是恒温25度,但是东西出锅,还是很快就冷了。

    沈存希咧嘴一笑,牵着她的手,端起醒酒汤走到小圆桌旁坐下,他拿起勺子喝起来,醒酒汤味道很清淡,入口清爽。

    沈存希看了她一眼,撒娇道:“头疼,你给我揉揉。”

    贺雪生站起来,走到他身后,伸手轻轻按揉他的太阳穴,“让你喝那么多酒,现在知道遭罪了吧。”

    “酒逢知己千杯少,也就是和贺东辰喝,别人我也未必喝这么多。”昨晚一聊,最开始两人还互相带着成见,后面倒是越谈越欢,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不过,这也仅仅是在公事上。

    沈存希将一碗醒酒汤喝完,他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面前,他双手搂着她的腰,将脑袋贴在她小腹上,忽然道:“依诺,我们要个孩子吧。”

    贺雪生浑身一僵,万万没料到他会在此时提起这个事,她低头看去,正好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她躲开他的目光,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事再说吧。”

    沈存希却不是能这样敷衍过去的人,他将她拉坐在腿上,遒劲的大掌握住她的下巴,不让她躲开他的目光,“为什么要再说?”

    “沈存希,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不是吗?”贺雪生直视他的目光,知道他要的不仅仅是这些。可是孩子,她从来没想过,要再和他要一个。

    “不好,依诺,就算是我贪心吧,我想要个孩子,你和我的孩子。”沈存希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他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那样他们才会完整。

    贺雪生咬着唇,没有给他答复。

    沈存希一直望着她,没有在她脸上看到任何松动的痕迹,他失望的垂下眼睛,低低问道:“依诺,你还在怪我,对吗?”

    “沈存希,这件事你已经和我解释了,我不会胡搅蛮缠,但是孩子,我暂时不想要。”贺雪生淡淡道,她现在还负担不起一个新生命。

    “我知道了。”沈存希放开她,起身径直走进浴室,不一会儿,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贺雪生站在卧室中央,只觉得浑身像浸入冰窖里,冰寒刺骨。

    过了一会儿,她端起碗,转身下楼。

    吃完早餐,贺雪生准备出门,老王送完沈晏白刚回来,看到贺雪生一个人走出来,他下意识朝她身后看了一眼,“沈太,沈先生呢,他今天不和你一起去上班?”

    “王叔,沈存希昨晚喝了酒,今天不太清醒,可能要麻烦你开车送我们过去了。”贺雪生知道沈存希还在生气,她没有去哄他。

    说话间,沈存希穿着大衣走出来,雾蒙蒙的天气里,他的气色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好。老王也就没有多想,拉开后座的门,让他们上车。

    沈存希看了老王一眼,又看了一眼已经坐进后座的贺雪生,他蹙了蹙眉,坐了进去。

    车子驶出依苑,朝大路驶去。车厢里很安静,沈存希手里拿着报纸,装模作样的看着。贺雪生偏头看着车窗外,大雾弥漫,外面能见度很低。老王将车速控制得很慢,谨慎得很。

    车厢里安静得让人心慌,她知道,她不答应和他生孩子,他正在和她闹脾气。可是闹脾气她就要妥协吗?

    不,她做不到!

    “王叔,把交通电台打开,外面能见度这么低,肯定会出交通事故,听一听,以免被困在车上。”贺雪生柔柔的吩咐道。

    “好嘞。”老王应着,伸手去按电台。

    沈存希斜睨了贺雪生一眼,她这么不想和他待在车里么?他就非得让她和他待在车里,他翻了一页报纸,蹙眉嫌吵,“老王,关掉,吵死了。”

    “……”老王看了一眼后视镜,看到沈存希格外阴沉的俊脸,他只好关掉电台。

    贺雪生心里郁闷,转头瞪他,可男人压根不以意,她越瞪他,他反而心情越好。贺雪生气得扭过头去,眼角余光看到他手里的报纸标题是倒着的,才知道他一路上也没有认真看报纸。

    她忽然就想起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他手里的文件拿倒了,他还神色专注地看着,她提醒他,他还非得跟她强辩。

    她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而是倾身过去,直接将他手里的报纸换过来。结果她刚坐回去,他又倒回去了,“沈存希,你幼不幼稚?”

    “我就喜欢!”沈存希固执道。

    贺雪生:“……”

    雾太大,前面果然堵车了,这一堵就没有动过,贺雪生看向窗外,甚至看不清他们现在堵在哪条路上。堵车是最烦的,一动不动的待在原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车。

    老王见状,连忙下车去打听情况。

    沈存希看见她频频看表,铁青着一张俊脸,问道:“早上有会议?”

    “没有啊,怎么了?”贺雪生下意识答了一句,就看到男人的脸更阴沉了。

    “没有你频频看表干什么,不想和我待在一处?”沈存希怒气冲冲的问道。

    贺雪生无语,“你喜欢被堵在路上动弹不得?”

    “这不是理由。”沈存希无理取闹道,他想不通为什么她不愿意和他再要个孩子。他们最近感情稳定,也没有别的因素影响他们,他年纪也不小了,过了年就38岁了。

    薄慕年的孩子都可以去打酱油了,他能不想要一个骨肉吗?

    贺雪生不说话,车厢里安静下来,格外的压抑。不一会儿,老王回来了,他说:“前面出了特大车祸,一辆大卡车与一辆校车相撞,路过的几辆私家车都遭了殃,恐怕要堵上些时候。我们现在堵在这里,也没法往后退,只能等路面疏散了才能走。”

    堵这么久,贺雪生已经猜到肯定是出了车祸,但是大卡车与校车相撞,思及校车上的孩子,她的心拧起来,“校车上的孩子怎么样了?”

    “所幸这辆校车刚送了孩子们去学校,准备去加油站加油,否则就太惨重了。”老王道。

    贺雪生提起的心落回原地,沈存希瞥眼看到她惨白的脸色,她挺喜欢孩子的,为什么不愿意再和他生一个?他蹙紧眉头,大手伸过去,将她冰冷的小手攥在掌心,“没事了,别担心。”

    贺雪生抬头望着他,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都没说。

    沈存希吩咐老王打开电台,这样的大雾天气,最容易出车祸,交通广播一打开,主持人甜美的声音响起来,播报的却是一个又一个残酷的车祸,然后提醒车主,哪些道路畅通,哪些道路堵塞,提醒大家绕道走。

    沈存希看了贺雪生一眼,叫老王关掉,他们已经堵在路上了,不用再听交通广播来让自己更堵。

    车厢里再度安静下来,沈存希问道:“依诺,你昨晚是不是和我说了什么?”

    “什么?”贺雪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懵懂地望着他。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你提到警局和女警,不知道是不是我在做梦,听错了。”沈存希早上本来想要问她,结果被孩子的问题弄得心情奇差,没顾得上问。

    贺雪生一怔,连忙摇头,“我没说什么,你可能听错了。”

    “是吗?”沈存希狐疑地看着她,见她点头,他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贺雪生瞧他将信将疑的模样,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不想和他说了,那个女警的事,她自己会去查清楚,没有证据,也不想瞎怀疑别人,也许只是她想多了。

    那天早上,他们在路上整整堵了三个小时,道路才恢复畅通。这条路发生连环车祸,还有一起事故,是私家车撞上了救护车。

    沈存希先送贺雪生去公司,随即回了沈氏。

    刚走进办公室,严城匆匆走进来,脸上满含喜色,“沈总,朱卫回来了,正在会客室等你。”

    六年前,沈存希离开桐城时,朱卫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秘书,专为沈存希寻找沈小六。可这六年里,他节节高升,成为沈氏亚太地区的总经理,事业顺风顺水。

    沈存希点了点头,他说:“叫他来办公室见我。”

    “是。”严城转身匆匆走出办公室。

    沈存希脱下大衣,搭在椅背上,他松了松领带,在车里坐了三个小时,无疑是很累的。再加上依诺不愿意给他生孩子,他心情沉郁,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疼。

    他伸手按下内线,吩咐助理送杯咖啡进来,然后挂了内线。

    不一会儿,严城领着一个身穿铁灰色西装的男人走进来,这几年朱卫意气风发,小腹微微凸起,一头黑发后梳,油头粉面的样子,像极了旧社会的二世祖。

    沈存希看过去,一时间竟没有认出他来,眼前这个男人还是那个朴华无实的朱卫吗?

    “沈总,我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您给盼回来了,您身体好了吗?”朱卫兴冲冲的走过去,大概是经常应酬,也学会了酒桌上那一套,伸手去握沈存希的手。

    沈存希皱眉,不动声色的抽出手来,朱卫一时尴尬,清咳了两声。不管他现在坐到什么位置,在沈存希面前,他还是那个被他使唤的跑腿。

    沈存希站起身来,哪怕心里很反感朱卫这虚假的一套,他脸上却不显露分毫,“朱卫,这边坐,刚飞回来,时差倒过来了吗?”

    “刚下飞机就直奔公司,就想着先来见见您。”朱卫连忙道。

    沈存希回国几个月了,朱卫却一直不曾回来过,只怕在他心里,早没了他这老板。沈存希来到沙发旁坐下,吩咐严城道:“严城,给朱卫倒杯咖啡。”

    严城点头,转身出去了。

    朱卫看着严城的背影,眼里一抹精光一闪而过。他收回目光,看着神情沉肃却不显热络的沈存希,他不安的搓了搓手,沈存希从来都是这样冷冷淡淡的模样,可这次,他竟特别的怕他。

    沈存希目光清冷地打量他,瞧出他的紧张,他薄唇微勾,“工作都还顺利吧?现在调回来,恐怕有一段时间不太适应,要多多克服啊。”

    “受沈总抬爱,朱卫才能有今天,沈总放心,我会摆正心态。”朱卫笑道。

    沈存希点了点头,不一会儿,严城端着托盘进来,先端了一杯咖啡放在沈存希面前,再将另一杯放在朱卫面前,朱卫道了声谢,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沈总这里的咖啡,就是比别处好喝,沈总,您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吧?”

    “暂时会留在国内。”

    “这是桐城人民的荣幸,小少爷呢,这次有没有跟您一起回来,我好久没看到小少爷了,现在长多高了?”朱卫又问道。

    “他也回来了,孩子顽皮,越大越不好管教,家庭教育只怕是每个当父亲的人都头疼的事。”沈存希淡淡道。

    朱卫对此深以为然,附和道:“现在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比我们难管教多了,沈总要费心了,我听说找到沈太了,两个人带孩子,总能互补,沈总也不要太担心了。”

    沈存希淡笑不语,心想朱卫对桐城发生的事倒是了若指掌。他敛去眸里的精光,再抬起头来,不经意的问道:“朱卫,当年我派你去找小六时,有没有遗漏什么重要的线索?”

    朱卫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也算是个精明的人,听到沈存希问起当年的事,立即察觉到其中有异,可是却在沈存希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他道:“沈总,六小姐不是已经找到了吗?”

    “嗯,我就是问问,依诺和小六在同一个孤儿院,她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亲生父母,我想帮她找到她的亲生父母,你说那张照片是在当年给他们照相的那个照相师那里找到的。既然你回桐城了,你去把他带过来,我亲自问问他,对依诺的亲生父母有没有印象。”沈存希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他确实想帮依诺找到她的亲生父母,同时,也想查到小六的下落。

    朱卫,看到他如今的改变,他并不是太相信他,所以没有说实话。

    连清雨不是小六的事,除了影子,就连严城都不知道。他知道,要找回真正的小六,只有不动声色去找,以免打草惊蛇,让敌人有机会抹掉一切线索。

    “这样啊,那我过两天带他过来见您。”朱卫听说沈存希是帮宋依诺找亲生父母,他就松了口气,不是对现在的小六起疑,那就好。

    “嗯,你刚下飞机,没什么事就先回去休息,把时差倒过来,再回来上班。”沈存希唇边挂着一抹淡淡的笑,看不太透他的真实情绪。

    朱卫站起来身,向沈存希告辞,沈存希吩咐严城送他出去。脚步声渐行渐远,沈存希的目光落在刚才朱卫坐的地方,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

    门外,严城送朱卫到电梯旁,朱卫看着严城,心里有些怜悯。当初他们一同为沈存希效力,他一路高升,现在也算在上流社会混得风生水起。而严城,却还是沈存希的秘书,想想他都替他感到可惜。

    电梯上来,朱卫走进去,看见严城要走,他说:“严城,我们哥俩好多年没见了,送我去地下停车场,我们聊聊。”

    严城迟疑了一下,走进电梯里。这次见面,他感觉到朱卫变得越来越陌生,刚才他在他面前趾高气昂的,也只有在沈总面前,他才多了几分谦逊。

    “严城,你这才华留在沈总身边当个小小的秘书,我一直替你感到惋惜,沈总怎么不给你一个更高的职位?”朱卫替他打抱不平。

    严城微微一笑,“能一直留在沈总身边,是我的造化,朱卫,我没有你那么有野心,我也不想出人投地,跟着沈总,我很知足。”

    朱卫瞪着他,他就是一个榆木疙瘩,什么人不想往上爬?什么人喜欢被呼来喝去?严城一定没尝过亲手执掌权利的滋味,让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对待的滋味,才会这样安之若素。

    “你啊你,当年沈总要移民时,我就跟你说过,要为自己的将来好好考虑考虑,你把我的话都听到哪里去了?”朱卫恨铁不成钢道,所有人都争相着往上爬,他怎么就不懂呢?

    严城摇了摇头,朱卫永远不会知道,留在沈总身边,不用奋力往上爬,因为沈总这些年给他的,并不比朱卫争夺抢来的少。

    送朱卫离开后,他转身回到顶层,敲开总裁办公室,他一眼就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今天天气很糟糕,窗外的浓雾还没散去,衬得男人的身影更加落寞。

    他举步走过去,站在他身后,“沈总,朱卫已经离开了。”

    沈存希两指夹着一根点燃的烟,送进嘴边吸了一口,他周身被薄雾笼罩,神情显得有些不真实,他淡淡吐出一口烟雾,“嗯,你们说了什么?”

    严城不像在外人面前那样,在他面前很拘谨,他说:“如你所料,他劝我弃暗投明。”

    “呵呵,挖墙角挖到我这里来了,他还真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沈存希讽刺的笑了一声,侧身望着他,“这么说,你也觉得我这里是暗?”

    “我哪敢?”严城的语气半是认真半是玩笑,他从未想过背叛沈存希,这也是他能在沈存希身边待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在法国,沈存希创业之初,是他陪着他奋战撕杀,在洋鬼子眼皮子底下杀出一条血路来,他见识到这个男人身上的王者之气,也见识到他骨子里阴狠凶残的一面。

    他们不仅仅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更是朋友亲人。

    沈存希说过,用人不疑。前些天,他突然问他,可不可以相信他,他想,他一定担得起他的信任。

    “严城,派人跟紧他,当年小六的资料是他找来的,他一定知道真正的小六在哪里?”沈存希眯了眯眼睛,没想到自己身边居然有叛徒,难怪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连清雨不是小六。

    严城愕然,“沈总,你说连小姐不是六小姐?”

    刚才他听到沈存希忽然问起七年前的事,隐隐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他是怀疑连清雨了。

    “对,你还记得那天我们撞见连清雨打依诺的事吗?她的行为让我产生怀疑,我拿了她的头发和老头子的头发去做dna鉴定,她不是小六。”说话间,沈存希又吸了口烟。

    严城心里震撼,这短短时间里,竟发生了这么多事,“连清雨不是六小姐,那谁才是六小姐?”

    “你问我,我去问谁?”沈存希心烦气躁,一想到自己被蒙蔽了七年,还害得依诺受尽苦难,他就想狠抽自己一顿。

    严城瞧他神情阴郁,心知沈存希此刻肯定恨不得将连清雨剥皮抽筋。他最亲的妹妹,因为她而找不回来,他最爱的女人,因为她而受尽折磨。换作是他,他也会疯狂得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来。

    以往沈存希还能容忍连清雨,是因为她还是他的妹妹,如今连这个顾忌都没有了,连清雨的下场可想而知。

    “沈总,连小姐不是六小姐的事,沈太知道吗?”严城突然问道。

    一提起这个沈存希就怄,那个女人到底是以什么心态,看着他被蒙在鼓里,她一定躲在旁边偷偷笑他蠢吧。沈存希神情阴沉到极点,他说:“她早就知道,却一直瞒着我。”

    “什么?”严城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连清雨还在昏迷时,她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在等连清雨醒来,等我自己发现连清雨的真面目。”沈存希越说越感到憋屈。

    严城闷笑起来,沈太似乎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沈存希瞪他,恼怒道:“你还笑,叫你派人去跟着朱卫,还杵在这里,等我亲自去办?”

    “是是是,我马上去。”严城说着转身走出办公室。

    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他心里烦躁的又何止这一件两件事?

    ……

    佰汇广场,贺雪生坐在办公桌后发呆,眼前又浮现侧写师画的那张简画,她撑着脑袋,那是他么?他怎么会变成一个杀人狂魔?

    可是那晚,在废弃修理厂,她虽然昏迷,却分明闻到一股熟悉的体味。

    她闭上眼睛,如果连默还活着,他为什么不出现在她面前,而是这样故弄玄虚?还有那个女警,对,那个女警,当年的事,她又知多少?

    她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看清她的名牌,如果现在她贸然去警局找她,只会打草惊蛇。可是不去证实,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当年她被绑架的真相。

    贺雪生心里矛盾极了,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云嬗就在这时推开门进来,她透过凌乱的发丝看着她,像是看到一线生机般,她连忙将头发抚向耳后,“云嬗,过来坐。”

    云嬗抱着春季新品宣传册走进来,佰汇广场大牌云集,每个品牌都有新品发布,这些新品不是每个国家每个城市都能供应的,只有一部分对国外开放,所以要在这些新品里找出当季流行的主题,也是贺雪生的工作之一。以女叼扛。

    将宣传册放在贺雪生面前,她对上她热切的目光,在她对面坐下,问道:“雪生小姐,怎么了?”

    “云嬗,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啊。”贺雪生搁在桌上的双手交叠在一起,迟疑了一下,她说:“你会不会入侵警局的人事系统?”

    “啊?”云嬗吃惊地望着她,“你入侵警局的人事系统干什么?警局的防火墙是十级,很难攻入,就算攻入了,也很容易出事。”

    贺雪生郁闷的抿着唇,她想她是刑侦片看多了,警局的人不是吃白饭的,怎么可能让他们随随便便就侵入了,“我想找一个人,但是又不能惊动对方。”

    云嬗忽然想到她昨天的反常,“就是你昨天追的那个人?你为什么要找她?”

    贺雪生舔了舔干燥的唇,她抬头望着云嬗,问道:“云嬗,我可以相信你吗?”

    云嬗蹙眉,贺雪生不是第一次问她这种话,而她会这么问,代表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或者是找不到可信任且会帮她的人。

    她点了点头,“雪生小姐,我是你的贴身保镖,你的生命都交给我了。”

    “我要找她,是因为七年前,她曾给我下药,导致我昏迷被人带走。这件事情牵扯重大,背后一定有一个大阴谋,所以我不能打草惊蛇。昨天她看见我时,因为心虚,甚至叫我沈太。我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只有极少数与沈存希亲近的人,才会叫我沈太,所以她绝对有可疑。”贺雪生说出自己的推测,虽然这个推测真的有些天方夜潭,甚至很有可能让云嬗觉得她是神经病。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她给你下药?”云嬗问出心里的疑惑。

    “出事那天,我只在婚宴上喝了果汁,如果果汁有问题,应该是当场发作,不会到警局才发作。后来哥哥去牢里看我,我吃了点东西,哥哥应该不会害我,除此之外,我就只喝过那个女警给我送来的水,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是她在水里下药。”贺雪生目光有些放空,如果没有撞到那个女警,如果不是那个女警惊惶失措,也许她还想不到这一点上。

    “我明白了,雪生小姐,我会想办法拿出警局的人事档案。”云嬗有一个军校要好的朋友在警局档案室,要拿到警局的人事档案,并不太难。

    “谢谢!”贺雪生感激道,“还有,这件事你知我知,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连大少爷都不能知道吗?”云嬗诧异地望着她。

    贺雪生苦笑,“哥哥昨晚不还训斥你,越是亲近的人,越要提防么?”

    云嬗心里一怔,不由得替贺东辰说话,“可是大少爷是最疼你的人。”

    “我开玩笑的,哥哥现在很忙,我有你帮我,已经事半功倍了,现在告诉他,只会让他担心,等我查出当年我被绑架的真相,我再告诉他不迟。”贺雪生倒没真想过要防备贺东辰,就像云嬗说的,他是这世上最疼爱她的人。

    云嬗松了口气,随即起身出去做事了。

    云嬗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下午就拿了一个紫色u盘给她,里面是警局人事档案的备份。她将u盘插入电脑,这是加密u盘,她迅速输入密码,u盘打开,人事档案出现在她们面前。

    云嬗调出人事档案,然后点了幻灯片,电脑自动播放人事资料。

    贺雪生目不转睛地盯着照片,不知道那名女警叫什么名字,她只能看照片,一个一个的找。警局的人员很多,几百个人这样盯着看,看了一会儿她就头晕眼花了。

    “云嬗,能不能分类,先保留女性的?”

    “可以,你等一下。”云嬗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不一会儿,界面上就只剩下女警的资料,还是有两百来个人。

    “再留下工作七年以上的。”

    云嬗照做,留下的就只有20来个女警的资料,云嬗点击播放幻灯片。贺雪生一瞬不瞬地盯着电脑屏幕,不放过任何一张相像的脸。

    可是找完下来,没有找到那名女警的资料,她皱了皱眉头,“怎么会没有?云嬗,你把看过的放在一个文件里,把剩下在职的女警资料调出来。”

    在职的女警有50多个,她一张一张的找过去,也不用幻灯片了,看得她眼睛胀痛,还是没有找到那名女警的资料。

    怎么会这样?她昨天明明在警局里撞到她,人事档案里怎么会没有她的资料?

    “还是没有吗?”云嬗问道。

    “嗯,算了,不分类了,她一定在里面,有可能是我疏忽了,我带回去慢慢找。”贺雪生见下班时间到了,索性带回依苑去找,她不信找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